惡母
cover
試閱內容

真央在一旁扭來扭去,那個瞬間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啊啊,天又亮了。今天會是漫長的一天,當然讓人感到很幸福,但是今天在身心方面恐怕難免都會有所磨損。

奈江用手摸索著智慧型手機,拿到眼前一看,還差五分鐘就八點了。

伸出一隻手拍拍趴睡的真央背部。可以的話真想再這樣多睡一會兒,再三十分鐘就好了,喔不,十分鐘就夠了。不過這個小小的心願立刻就崩潰了,真央已經開始哭著叫「媽~媽~」。

叫媽媽時是「媽~媽~」,肚子餓了也是「媽~媽~」。

真是方便的一句話啊,奈江在心底叨唸,嘴裡也跟著一起「媽~媽,媽~媽~」,邊說邊幫真央換了尿布,並抱到一樓的客廳。

丈夫一晃出去工作之後,桌上留有麵包盤和咖啡杯。另外還有營養補給食品的瓶子,他是最近才開始吃的這些東西的。

橄欖綠的窗簾緊緊拉起,但光還是透過窗簾照射進來,看來今天的天氣很不錯。

雞肉鬆及蔬菜一起烹煮的燴飯,再加上煮好的南瓜和香蕉。

運用事先冷凍保存的離乳食物,很快就將一小碗的寶寶食品端上桌,但可能是因為真央一晚上三番兩次爬起來喝奶,所以現在完全都沒胃口,一點都沒吃,在沙發上親餵母奶也很快就不喝了,奈江只好任由她衝到電視旁邊的玩具箱。看著膨脹的尿布在屁股上鼓成圓形,奈江小小地嘆了口氣,將哺乳靠墊放到一旁,並從沙發上站起來。

奈江拿起剩下的奶油餐包,搭配沙拉和火腿一起當作早餐吃,結果真央嘴裡一邊喃喃念著一邊爬了過來,並靠著奈江的腳站了起來,還用「來玩嘛」的眼神向上看著奈江。日常的每一天,就像這樣跟孩子緊緊黏在一起,只要是孩子醒著的時候,就連五分鐘的個人喘息時間都不可得。

囫圇吞棗地草草解決一餐,然後立刻將真央抱了起來。身體開始左右搖晃之後,真央立刻發出開心的笑聲,臉也整個皺在一起。奈江也下意識地笑了起來,然而這孩子的體重已經將近十公斤,所以長期累積而來的腰痛和肌腱炎已經開始在抗議了。

為了要應付越來越纏人的真央,奈江買了巧克力色的巧拼地墊回來用,從玄關進來的地方一直鋪到丟垃圾的小窗附近。在垃圾小窗的上方掛了一個裝飾著橡果子的木製時鐘,上頭的指針正指向九點。奈江把手伸向窗簾,原本想要拉開的,一瞬間卻……停止了動作。

她突然想起來,今天是禮拜二。

趕緊放開抓在手裡的窗簾,並走到淺茶色的沙發上坐下,隨即拿出了智慧型手機。最近大家都開始用LINE在聊天,為了要加入大家的行列,所以奈江特別買了新手機來替換先前的功能型手機。大家都說LINE用起來比E-mail方便多了,但是奈江卻完全無法適應,功能操作上也都還在學習當中。

打開LINE之後,『一歲的媽媽們』這個群組從凌晨四點就開始聊天了。

「早安啊!」杏媽媽發出訊息。

「有人起床了嗎?」又是杏媽媽。「看來大家都還在睡吧。」

過了一會兒之後久留里媽媽回應了:「早安呀!妳好早喔!」

「杏四點就起床了。」

「我們家的也是。久留里已經連續哭了兩個小時了。」

「我們才真的想哭吧。」

「對啊對啊。」

八點過後,大姊頭佐和子發了一句「大家辛苦了。」加入了聊天的陣容。

「我們家的洗衣機一大早就一直轉個不停,都是俊做的好事。」

結果後續就有人問道:小俊怎麼了?大姊沒事吧?

奈江急忙回追這些一來一往的聊天內容,並丟出一句「大家早安,辛苦了,我們家平安無事。」要回覆訊息就得要花時間一個字一個字輸入,一心想著要趕快回應才行,結果內容就變成這種奇怪的風格。很快地有人傳來「真是一點都沒變呢(笑)」,還有「妳是在打電報嗎?」

『一歲的媽媽們』群組中有佐和子、杏媽媽、久留里媽媽,以及奈江四個人。她們都是因為參加夏季所舉辦的地方性活動『遊戲教室及育兒討論會』,有緣被分配在同一個班級中,所以才互相認識的。當時佐和子出來主導四人的聊天話題,並互相交換了E-mail帳號。

在那之前,奈江無論是帶孩子到公園散步,或是到兒童館去玩,都沒有認識新朋友,更別說交換E-mail帳號了。對於長久以來都備感孤獨的奈江來說,可以加入這個小團體簡直是開心得像是飛上雲端一般,這樣的形容一點都不誇張。

群組名稱的由來,單純只是因為她們的孩子今年都是一歲,不過媽媽們的年齡就有大有小了。奈江是三十三歲,佐和子三十七歲,是最年長的,杏媽媽則是唯一還沒三十歲的年輕人。想著想著LINE又有訊息傳來,上頭寫著「關於上次的那封Mail……」

「有人回信了嗎?」

「啊!我還沒!」久留里媽媽回應道。她剛好滿三十歲。

所謂上次的Mail,指的應該就是昨天晚上很晚的時候,坂田廣美所傳送的那一封吧。信的內容寫得很長,奈江只能跳著快速看過,總之重點就是坂田想要問大家今天的行程。

「其實我也還沒回。」杏媽媽回應。

「真是的,好麻煩喔……」久留里媽媽接著說。

兩人的對話就像日常聊天一般以流暢的節奏進行著。

「該不該跟她說今天的事情呢?」

「啊,妳該不會想跟她說我也會去吧。」

「應該會喔。」

「拜託饒了我吧。」

她們兩人今天約好要去參觀車站旁的游泳教室。那間游泳教室只要孩子滿一歲半,就可以在沒有家長陪伴的情況下進去學游泳,小杏和久留里都快要一歲半了,所以大概會選擇送過去吧。

真央明後天才剛要滿一歲,而且她很討厭碰到水,所以奈江既不想參觀游泳教室,更不會送孩子去學。不過,小俊的動向倒是讓她有點在意。現在小俊才一歲三個月,不過佐和子卻發訊回道:「明年我們家的也帶去參觀看看吧。」如果小俊也進去游泳教室的話,那到時候奈江恐怕也只能選擇跟進了。

「至於廣美的那封Mail,」佐和子繼續回道:「昨天我已經回覆了,我跟她說很不巧今天我們大家都有事。」

大家立刻回應:「真不愧是大姊,謝謝!」「那這樣我們就不用再回她了吧。」

奈江也覺得很佩服。事實上她昨晚在收到廣美的Mail之後,也是一直思考著到底該怎麼回應才好,深夜哺乳的時候,甚至在半夢半醒之間,腦袋裡不停打轉的就是這件事。

奈江選擇了一個表示「Thank you.」的貼圖加以回應。雖然她對於使用智慧型手機還有很多不習慣的地方,但是有方便的貼圖可以使用,真是教人心懷感激。

接著奈江收到了佐和子單獨傳給她的訊息。

「那麼,我現在要出發啦。」

「一路順風。」奈江回應。

比起在群組裡面的聊天互動來說,奈江和佐和子反而更常像這樣一對一私聊。

「我打算明天晚上再回來,」佐和子要帶小俊一起回娘家探親。「後天的慶祝活動我一定會去參加的。」

「麻煩妳了,真期待,路上小心。」

「妳也凡事小心啊,畢竟今天是禮拜二嘛。」

「知道了。」

「千萬要小心,別讓她到妳家去了喔。」

正想要回個「我知道」時,真央叫了起來。因為專注在LINE上的關係,所以奈江生氣地吼了一聲「不要吵了!」然後隨即連聲「抱歉抱歉」地向真央道歉,並拿出積木及玩具球跟真央一起玩,還用會發出聲音的繪本念故事給她聽。玩了好一會兒之後兩人才一起出去買東西。今天出門買東西的時間比平常晚了大約半小時,這也是為了保險起見。

確實鎖上大門門鎖之後,奈江推著娃娃車,三步併作兩步地走下彎曲的小坡道。坡道邊的花圃中,淡紫色的孔雀草正盛開,可惜沒有時間好好停下來欣賞。

奈江一邊專心留意著四周的情況,一邊靜悄悄地出門。沒想到才沒走幾步,就聽到一聲「早安」,害她嚇了一跳,身體頓時之間變得僵硬。

對面的金木犀樹下,青山幸代突然探出頭來。

幸代是住在對門的家庭主婦,生了兩個兒子,因為兒子們都已經離家投入職場了,所以目前是和丈夫兩人同住。「男人真無趣啊」是她老是會掛在嘴邊的口頭禪。

奈江是在三年前因為結婚而搬到這裡來的。雖然離娘家不遠,一天即可往返,但剛開始來到這個新環境,難免感到有些不安,當時教她垃圾分類的方法,以及怎麼去市公所的,就是幸代。對園藝有著高度興趣的幸代,總是在花園裡蒔花弄草。奈江自家的孔雀草,就是幸代來幫忙種的,受了人家多方的照顧,奈江多少覺得有點過意不去,但幸代只是用手在胸前揮了揮,說了句「哎呀,我的個性就是這樣,沒辦法放著不管。」另外,幸代也是這個社區的包打聽,這可能是因為她在這裡住很久了跟大家都很熟的關係。

幸代停下手中修剪植栽的剪刀,朝著外面走了出來,站定在娃娃車前方之後,她彎下腰笑著對裡頭的真央說:「妳好啊,有沒有乖乖的呀?」接著視線持續停留在孩子身上,身體則挺了回來並對奈江說道:

「妳要去買東西啊?」

「是啊,要去金義超市一趟。」

金義超市位在車站前,奈江總是到那邊去買食材。

接著幸代便緩慢地看了看四周,然後湊到奈江的耳邊說道:

「剛才,我看到他又在附近徘迴了。」

果然!奈江心想。

「大約是三十分鐘前吧。」幸代直直盯著奈江的眼睛,單手托腮說著。「在這邊晃來晃去的,然後沒多久就往那個方向走去了。」

幸代邊說邊用眼神指往金義超市的方向。

於是奈江趕緊變更了行程,不去金義超市了,改往反方向的便利商店走去。前往便利商店的道路是主要幹道,說起來並不適合散步,而且便利商店距離比較遠,價格比較貴,品項更是少得可憐,但為了不要和那個人不期而遇,也只能將就點了。

在便利商店買了小番茄、納豆以及黑輪之後,奈江帶著真央到大馬路旁的一座小公園玩耍。那是一座只有蹺蹺板和長椅的小公園,實在沒什麼樂趣可言,但是真央卻自己扶著長椅繞圈走,好像玩得很開心。繞了長椅好幾圈之後,真央終於心滿意足地回到娃娃車裡,回程的路上還累得睡著了。

回到家之後,奈江把睡著的真央抱到客廳旁的和式房,讓她睡在床墊上,然後奈江自己也在沙發上躺了下來。可能是因為在走路的過程中一直保持高度警戒吧,奈江感到身體沉重而疲憊。

真央會睡多久呢?寶貴的空檔應該要拿來好好地休息一下,然而……在神經緊繃的狀態下,奈江的眼睛還是炯炯有神。

到底為什麼會淪落到這步田地呢?奈江思考著。

夏季的『遊戲教室及育兒討論會』,廣美也有帶女兒由加里一起去參加。因為分在同一個班,所以曾經打過招呼,也稍微聊過天,大概就是關於育兒的煩惱以及抱怨之類的內容。以佐和子為中心,幾個媽媽形成了一個小團體。

所以說起來交換E-mail帳號的包含廣美共有五個人。互相取得連絡方式之後,五組親子也開始一起行動、一起玩耍。

不過漸漸地,廣美以外的四個人常有Mail往來,四組親子一起出遊的頻率也越來越高。組成LINE群組的時候也沒有邀請廣美加入。大家並沒有刻意往這個方向發展,就是順著情勢自然而然發生。

──反正她用的也是功能型手機,應該沒差吧。

──沒差吧。

──之後有機會的話再邀請她來加入我們吧。

奈江靜靜地看著大家的對話,大家把不習慣使用智慧型手機和LINE當成一個最好的理由。

奈江慢慢地伸出手,撈起真央掉在地板上的毛毯蓋在自己身上,接著勉強自己閉上眼睛。

好不容易正要進入夢鄉的前一刻,一聲「嗚哇哇哇」的刺耳哭聲傳來,聽起來既不像嬰兒也不像小朋友。

奈江瞬間驚醒,睜開眼睛並從沙發上坐起身。定睛一看,真央仍香甜地睡著。她緊抓著毛毯四下窺探,這才聽清楚是大門吱吱嘎嘎的聲音。有人從前廊走進來了,然後哭聲也變得越來越近。

看樣子來訪的人是走到了大門前停下腳步,「叮咚叮咚」門鈴聲隨即響起。

奈江慢慢將雙腳放到地板上,並坐在沙發邊緣,接著不動聲色地看著掛在門邊牆上的監視螢幕。

畫面中有一個女人,長長的黑髮、雪白而纖細的下巴,看起來風姿綽約。

小孩子激烈的哭聲依舊持續,過程中偶爾會夾雜一兩聲門鈴聲。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

簡直就像是要將聲音的空檔全都填補起來似的。

奈江像是屏住氣息一般安靜地看著監視螢幕,結果叩叩叩的敲門聲開始傳來。

「奈江!」

呼喚的聲音又高又細,聽起來有點像長笛。

「如果妳在家的話開個門好嗎?由加里的狀況,非常不妙啊。」

感覺上小孩子的哭嚎越來越大聲了。

看來沒有辦法置之不理,奈江只好站起身走向玄關。

打開大門後,映入眼簾的正是廣美,以及緊緊抱住廣美的身體不停啜泣的由加里。

廣美垂下眉毛,露出有點困擾的笑容說道:

「太好了,妳在家!」

「我剛好在休息。」

奈江裝出一副很抱歉的模樣,然後視線往下移並對由加里說了句「妳好啊」,接著便在由加里面前蹲了下來。

由加里小小的右手用一條白色的手帕包著,而那條手帕已經被鮮血染紅。鮮血從手帕滴下下來,弄髒了由加里的鞋子,甚至啪咑啪咑地將門廊的磁磚也染紅了。

「怎麼會這樣啊?」

奈江一問,廣美立刻泫然欲泣地說道:

「在無尾熊公園玩的時候不小心跌倒了……沙坑裡有玻璃碎片……」

由加里的哭聲持續著,臉頰脹紅、眼睛張得大大地不停哭泣。筆直的眼神盯著奈江看,彷彿是在抱怨她、責怪她。

「對不起,」廣美用幾乎快要聽不見的聲音說著。「因為奈江的家是距離公園最近的,所以、所以我才……」

「趕快先進來吧。」

奈江只說了這句,接著便將兩人帶入屋內。

在招呼客人進屋的時候,奈江想起了佐和子所說的話。

──千萬要小心,別讓她到妳家去了喔。

只是為了要幫忙療傷而已──奈江小小聲地說給自己聽,並將玄關的大門鎖上。

商品簡介

宛如湊佳苗《惡毒女兒.聖潔母親》 X 韓劇《天空之城》的詭異母親們,

隱藏在平凡生活中的惡意!一步步邁向毀滅性的結局──

★「女人們的算計、偽善、忌妒及憎恨。

全都在春口裕子的筆下赤裸現形!」

★讀者好評

「每一頁都寫得讓人很有感觸,想起自己剛為人母的種種體驗。」

「看完覺得要對自己的太太好一點,媽媽們的世界如此黑暗。」

「精采絕倫、有趣至極!無法相信作者是在寫別人的故事!」

「恐懼與共鳴的讀後感想不斷傳來,後勁超強的懸疑小說──」

【故事簡介】

【警告文】

寫這封信的主要原因,是為了警告幼稚園及托兒所等相關機構,一定要非常小心留意以下幾位即將進入幼稚園就讀的孩子及其家長。

岸谷真央的媽媽 岸谷奈江

長谷川俊的媽媽 長谷川佐和子

山中久留里的媽媽 山中美幸

石井杏的媽媽 石井京香

以上幾位在過去曾主導一樁非常惡質的霸凌事件,沒有任何破綻地害一個家庭陷入痛苦深淵,甚至還繼續窮追猛打,讓受害的一家人宛如置身地獄……

透過六段故事,傑出描寫出女性內心世界的心理懸疑連作短篇集!

第一話 不請自來的客人

一封匿名信,送到了奈江去參觀的幼稚園。

內容指出因為奈江等人的霸凌,導致某戶家庭因而崩潰的事情。

兩年前媽媽友團體的痛苦回憶,再次於奈江的胸口浮現。

第二話 有毒之葉

真央就讀的幼稚園,裡面養的兔子莫名其妙地死了。

由於原因不明,所以有很多人開始臆測飼料裡是不是參雜了有毒的葉子。

這是一個意外事件,或是某人的惡意呢?

第三話 在一起比較好

真央的小學考試很多,所以花了奈江很多金錢和時間。

所有的委託都是希望絕對要及格,沒想到卻反而落入了陷阱……

第四話 轉禍為福

真央好不容易交到了朋友,那個朋友的家前面的馬路有一個「廣場」可以讓小朋友們玩。母親們完全不在意造成附近鄰居的煩惱……於是悲劇就……

第五話 我的孩子是主角

真央的同班同學是小小模特兒,一來家裡玩就不想回家。原本預定要在運動會上一起跳舞,但是她的母親好像跑去學校對跳舞場地下指導棋……

第六話 友情契約

很久沒跟媽媽友團體一起出去購物的奈江。

聚在一起時奈江才知道有一個要取代奈江的twitter帳號。

因為內容讓人感覺充滿了惡意,所以身在媽媽友團體裡的奈江也妥協了。

究竟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做?最重要的是,衝擊性的事實是……

作者簡介

春口裕子

一九七○年生,日本神奈川縣人。慶應義塾大學文學部畢業,在產物保險公司任職之後,以「火群之館」拿下第二屆驚悚懸疑大獎特別獎,並就此正式出道成為作家。在各大文藝雜誌及文選上發表了多篇巧妙描寫女性心理的短篇小說佳作,另外散文作品也常獲得讀者共鳴。另著有「女優」、「住在隔壁的女人」、「惡女」等書。育有一兒。

惡母
悪母
作者:春口裕子
譯者:李喬智
出版社:尖端出版
出版日期:2019-10-18
ISBN:9789571086828
定價:300元
特價:79折  237
其他版本:二手書 63 折, 19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