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愛情故事(限)
cover
試閱內容

這不是愛情故事

「我不想寫愛情故事。」

很平靜的口吻,不帶任何情感。

編輯嘆了一口氣,沒想在這事情上浪費唇舌。人生還是寶貴的,她可不想隨意揮霍。更何況眼前還有另一個更棘手的問題,她將稿子放在女孩面前。

「我知道。妳在開頭就很明確的表態了。」 頓了一秒,她將圍巾繫緊些,今天的寒流可不是一般的冷,「但小珍啊,妳也不需要一開始就替讀者下定論吧。故事的發展很好,只需要稍微修補前段。」

「事情就是這樣,為什麼要遮掩呢?就像維尼熊就是兒童卡通,總不可能硬說它是野生紀錄片吧?」 坐在對面戴著墨鏡的女生回應,「我就是想寫一個人與人之間的故事,不是愛情小說。談情說愛的故事太多了,無論是小說、電影、偶像劇、流行音樂。但人生還有很多其它重要的事情吧,我不想加入吹捧愛情的行列。」

編輯決定放棄這爭論,反正無論她寫什麼,讀者也都買單。眼前這固執的傢伙雖然在這行業算是新手,但她的作品從一開始就受好評,多半也歸功於她尖銳的文筆以及獨特的題材。算了,沒有這樣的個性大概也沒這樣的文字。

「我們先別談稿子了,我有一件事要跟妳討論。」

女孩只是定定的看著她,等她繼續。隔著墨鏡,她看不到她的表情。

「就是啊......妳也知道,我們出版社旗下也有雜誌部,近期正籌備個旅遊特集。老總想要有噱頭,成功請到了著名攝影師徐影全權負責拍攝和美術。文字部份嘛,老總意思是當然選個自家的......」 編輯看著她。

「和旅遊公司合作的方案?」 女孩很敏感的抓住重點。

「嗯。」

「那我不要。」 很果斷的拒絕。

「恐怕沒辦法退掉。」

「陳家欣!」 女孩有些懊惱了。

「許唯珍。」 陳家欣拿起眼前的熱咖啡啜飲,不多理會眼前快爆發的火山。

「吼......為什麼!」 小火山終於像洩了氣的氣球靠在椅背,她很了解陳家欣,當她用這樣的口吻就意味著事情毫無妥協或商量的餘地。

放下咖啡,很滿意眼前這不算是共識的結果。「小珍,人生很多事情都像套餐。妳不能只選擇妳喜歡的部份。妳喜歡寫作,甚至可以說很任性的執著於喜歡寫的文字、想表達的事情。妳可以這樣做是因為公司支持妳、縱容妳,當然也因為妳有亮眼的成績單、漂亮的營業數字讓妳有本錢任性。即使如此,妳喜歡的事情必定要搭配妳不喜歡的瑣事,因為沒有一個人是完全獨立的孤島。就像妳喜歡漢堡也需要接受套餐裡的薯條和玉米。」

「我才不要漢堡......我要牛排。」 許唯珍負氣的埋怨,她瞄了編輯一眼,「說得頭頭是道,我看啊妳應該去當作家才對。」

「好好好,不只牛排。到時候龍蝦螃蟹整個海鮮大餐都可以挑選。」 陳家欣覺得有些好笑,從背包取出一個文件夾,「這次的旅遊專案我很期待哦!是普吉島附近的小島嶼,離普吉島快艇半小時的時間。」

「妳也會一起去?」 許唯珍的口氣終於有些活力了。

「對啊,咱們倆可以一起去有陽光沙灘的海邊度假,離開寒冷的台北,妳說這是多好的機會!」 看得出陳家欣真的很期待。也對啦,許唯珍知道她最討厭冬天了。

「妳說那有名的攝影師也會參與這黑暗的報導?」

「嗯,我也不知道公司是動用了什麼人脈竟然邀請到徐影。而且這是旅遊特集,妳怎麼把它說成什麼黑暗勾當呀!」

「根本就是好不好!旅遊公司合作就是贊助啦,在這種情況下呈現出的報導能有多客觀?哦,但我說錯了,它不是黑暗,是爆閃。」

「爆閃?」

「嗯,被金錢閃瞎了。」

陳家欣暗自偷笑但依然擺出嚴厲的表情。「所以就這麼說定了。下個週末我們就出發,一切行程工作人員會安排。飛機的時間是早上九點半,妳只要準時出現在桃園機場。不,算了,為了安全還是我來接妳,週日六點見。」 她對許唯珍的賴床以及時間觀可是領教過的。

說著,陳家欣起身逃離。早起這件事是許唯珍的罩門,她可不想留下來面對滔滔大浪般的怨氣。

看著編輯的背影,許唯珍也懶得抱怨那兩個關鍵字了......六點。飛機不等人啊!其實世界上的一切都不等人,時間就是最暴力野蠻的。它永遠只向前,毫不在乎妳的意願,一分一秒流失,妳永遠都回不到上一秒。所有的事情和感動都只能放在心裡,但她好怕自己記性差、怕心太小裝不下每一天與自己的對話,所以幾年前她開始將一切記下來。深怕一恍神就錯過了什麼,一眨眼發現人生一片空白,忘記自己為了什麼而開心難過感動,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偶然認識陳家欣,她不知不覺開始寫作,一個自己從沒想過的可能。

這兩年她確實得到了很多,陳姐和公司也很幫忙。就是一趟旅行一篇報導嘛,也不算什麼。就當去度假吧!

***

週日就在一天天的流逝中來臨。陳家欣將車停在許唯珍公寓樓下,看到一個長髮飄逸,一身黑色襯衫破洞牛仔搭配深綠色風衣的女生走來,戴著墨鏡看不到表情只有一臉的冷漠讓周圍的寒意比冬天早上的氣溫更低,她很確定那是剛起床的許唯珍。

許唯珍一上車,她遞了一杯熱咖啡開了爵士樂。直覺和經驗告訴她這個時候保持沉默比較安全。

開往機場的路程非常通暢,陳家欣瞄了身旁一眼。許唯珍已經喝完咖啡,閉上雙眼靜靜地休息。但她知道她並沒睡著,淺眠的她不太可能在車上入睡。棕綠色長髮,瓜子臉,五官和頸項曲線分明的許唯珍雖然習慣中性打扮,其實是個美女,不笑時看似冷漠讓人不太敢靠近。陳家欣回想初次見到許唯珍的情形。

陳家欣正想跟書店的店員詢問一本外語書時,身旁一把聲音抓住她注意力。在第一時間她好喜歡那聲音。

「請問有聶永真的《不妥》嗎?」

她被這疑問勾起好奇心,因為她也很喜歡這本散文集。轉身瞄了女孩一眼,好難不被那高顏值吸引,她默默注意著眼前的女孩,意外發現她一個人在書店角落座位用筆電敲敲打打,偶爾發呆自言自語,看起來不像工作報告。

應該是太好奇了吧,她決定走向前。「妳好,請問妳是寫作的?」

女孩取下耳機,一臉狐疑看著她。她指著筆電重複了問題。女孩搖頭,說只是記錄著自己一些想法和心情寫照。不好意思打擾對方,她遞了名片說明自己是出版社的編輯,若有興趣可以投稿。

那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人生真的很奇妙。一個不起眼的時機造就的偶遇讓兩個陌生人的人生交叉。又看了身旁一眼,怎麼這傢伙看起來又瘦了,單薄的肩膀真讓人心疼。

胡思亂想了一會兒,她們抵達了機場。停好車子,兩人拉著行李走向航空櫃檯,發現已經有公司的工作人員等著 。

「陳姐!」 一個活生生的海綿寶寶以高於常人的分貝朝她們的方向大喊,雙手熱情地揮舞。所謂海綿寶寶就是一位身穿非常亮眼的黃色海棉卡通圖案T恤的年輕女生。

此刻陳家欣真想掉頭就走,她瞄了身旁的許唯珍臉上竟然出現一抹暗笑,嘴角微微上揚的弧度真好看。眼睛被墨鏡遮擋看不出完整表情。

「別笑了,那只海綿寶寶會跟隨妳上機。」 陳家欣有些壞心眼的說,心中也開始樂了起來。

許唯珍的笑容立刻僵硬。陳家欣開心的笑聲換來隔著墨鏡都能感覺到的逼視,她大步走到那只海綿面前。

「海敏,這位是許唯珍。」 在心中默數三秒後摀住耳朵。果然一陣尖叫聲眼前一閃,下一秒海綿寶寶已經緊緊抱著許唯珍。

「天啊!我從來沒想到有機會見到妳本人!我是因為妳才努力加入這行業的!」

此刻陳家欣有些後悔自己的惡作劇。太過分了嗎?沒預先警告許唯珍確實很刻意。但能看到她一臉錯愕的機會太難得,錯過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好了好了。海敏,妳先冷靜。」 轉頭看著被抱得全身僵硬似乎被嚇壞的許唯珍,陳家欣試著緩和激動的海棉寶寶,「唯珍,海敏是公司新加入的助理,她會參與這次的工作,主要是協助妳以及旅途的安排。」

「我可以叫妳許姐嗎?」 沒等任何答覆繼續著,「我叫海敏,朋友都叫我海綿就成了海綿寶寶。我好喜歡妳寫的書,所以立志要進入出版社這行業。這次能一起工作我覺得太幸運了!」

「咳。。這......嗯,謝謝。」 許唯珍尷尬的擠出答覆。

「海敏,這次是工作不是偶像見面會,妳可要認真哦。」 陳家欣叮嚀著。

「陳姐您放心,我一定非常認真,普吉島那邊的行程都安排好,我們現在可以入境了。」 認真起來的海綿寶寶可不馬虎。

很快的,三個女生辦好入境,走向登機門。許唯珍刻意慢下腳步配合陳家欣的步伐。

「妳是故意的。」

「什麼意思?」

許唯珍瞪著裝作無辜的罪犯。

陳家欣終於笑了出來,「好啦,我是故意沒警告妳,但說了也沒差。更何況我怎麼可能剝奪妳被粉絲告白的感人時刻?」 收起笑臉,她還是補充,「海敏是直率單純些,但她的工作效率真的沒話說。做起事來可認真,看來妳這個偶像作家還是有正面影響的。」 陳家欣又忍不住揶揄。

聽到身後的笑聲,海敏轉頭看著兩人,「陳姐今天心情很好嘛!」

「哈哈哈......對啊,我很期待碧海藍天陽光普照的沙灘哦!」 她對海敏眨眼。

看著身後分別夏天和冬天寫照的兩人,海敏一臉糊塗不敢多問。

七個小時的航班經由曼谷轉機,三個疲憊的身影終於抵達普吉島。走出飛機前,陳家欣遞了紙巾給許唯珍。

「我才不需要。」 雖然嘴硬但她還是接過。

陳家欣暗自偷笑,剛才不曉得是誰邊看電影邊默默流淚,努力隱藏自己的淚水。那是一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好萊塢電影〈梅根李維〉,看到軍犬被人類遺棄的時候,許唯珍已經忍不住抽泣。這也難怪,陳家欣知道她非常疼愛小動物而且「被遺棄」這件事是她的敏感點。

三人一走出機場便看到有個身穿粉紅色翠花襯衫的當地男生舉著海綿寶寶圖案的牌子。一剎那,許唯珍還以為是自己哭多了出現幻覺。轉頭看到陳家欣同樣驚訝的表情,她確定不是自己眼花。

兩人納悶的對看了幾秒只見身後的海敏興奮揮手,走向前去。

「海綿寶寶與派大星?」 許唯珍挑楣看著眼前這一幕。

陳家欣無奈的聳肩。「我想我們還是幫海敏另取綽號吧。」

兩人帶著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迎接那奇特的畫面。

「三位好,我叫阿凡,是負責接你們到度假村的。」 自稱阿凡的男子以不太流利的中文解釋後,禮貌接過行李帶大家到一旁停靠的車子。

大概是太累了,車上一片安靜,慶幸的是阿凡也很識相的保持沉默。許唯珍最怕在外頭遇到過於熱心不停聊天或介紹景點的導遊。她望出車窗,外面的天空好藍,一踏出機場就感受到與台北氣溫的明顯差距。無可否認,這樣的天空、樸素的街景確實讓人自然的放鬆。或許,這次的工作會有不錯的收穫。

大約二十分鐘的時間,車子抵達了碼頭。

「我們需要坐三十分鐘的快艇到大瑤島。」 海敏指著前方停靠的快艇,寫著聖蒂雅大瑤島度假村。

雖然海浪不大,依然濺起一些海水。冷冷的鹽水灑在臉上,頓時的清爽讓三人的心情都很愉快。

「陳姐,我聽說著名攝影師徐影也會參與這案子?真的太刺激了,才女許唯珍遇上大名鼎鼎的徐影,兩個不同領域的女神耶!」 海敏一臉興奮。「還有,我收到消息,徐影一個星期前已經抵達度假村了。」

「我才不是什麼才女或女神好不好。」 許唯珍急忙澄清。

「妳怎麼知道徐影的行程啊?難不成妳也迷戀她?」

「才沒有!我偶像只有許姐呀!」 海敏立即否認,「跟低調的許姐相比,徐影高調多了,經常能看到關於她的訪問或媒體報導。她不只喜歡在攝影機後,看起也來很享受在閃光燈前。但我會知道她的行程是聽她助理說的啦。」 拉扯了好一陣海敏終於說出重點。

「妳聯絡上她助理?」

「對啊,總要確定一下大家的行程,約好隨後開會以及工作的時間嘛。」

「嗯,不錯哦,小粉絲沒被閃昏頭。」 陳家欣很滿意的點頭。

對於徐影,許唯珍的印象都是從媒體看到的。年僅二十八歲已經在世界各大攝影展得到很高的評價以及獎項,在國際平台上擁有非常高的知名度,可以說是台灣之光。就如海敏所說的,徐影對媒體並不陌生,屬於少有的高調藝術家。加上高挑的身材以及美貌,說她比較適合當模特或明星並不為過,完全顛覆了許唯珍對藝術家的刻板印象。但無可否認,徐影的攝影作品都非常優秀獨特。

很快的,她們抵達了聖蒂雅大瑤島度假村。眼前是碧綠的海水以及沙灘,綿綿不絕的山巒中佇立一排排的兩層樓木屋,看得出是經過刻意的規劃,但完全融入在大自然的懷抱,毫無違和感。

海敏之前已經與負責人打過招呼,她們無需浪費太多時間在煩瑣的入住事項。當地的負責人也了解她們這次的目的,非常配合早已為她們準備了最豪華的別墅。

走進兩層樓的木屋,附有私人游泳池以及面向大海的陽台,確實讓人很難不興奮起來,尤其是海敏。

「天啊!這視野也太好了吧?簡直是完美,跟馬爾地夫沒兩樣嘛!」 海敏站在陽台看著眼前的風景。

「咦?妳到過馬爾地夫?」 陳家欣有些好奇。那也是她嚮往的旅遊地點之一。

「哈哈哈,沒有啦......我從旅遊節目看到的。」 海敏不好意思地解釋。

陳家欣忍住笑,轉向許唯珍,「這次的黑暗勾當不錯吧?妳說的對,果然是爆閃呢!我被這美景閃瞎了。」

許唯珍聳肩,「仍待觀察,我不會因為這些福利而影響判斷的。」 她放下行李,走向門口。

「妳要出去?」

「微服出巡。」

陳家欣看著嘴硬的傢伙走出木屋,暗自微笑。

「陳姐,我們需要跟著嗎?」 海敏聽著兩人的對話一頭霧水。

「不用了,就讓她去走走吧。趁工作正式開始前,我們來放個假吧!」 陳家欣已經迫不及待從行李中找出泳衣。

許唯珍沿著沙灘走,發現度假村的面積很大,每棟木屋都隔著一定的距離,保持適當的隱私和寧靜。度假村總共有六間餐廳、兩個游泳池以及按摩和健身設施,座落在島上不同角落。由於佔地廣大,飯店也很貼心安排了高爾夫車接送旅客到各設施以及木屋。

海景確實非常美,但許唯珍發現一件礙眼的事,沙灘上經常能看到垃圾、玻璃瓶、塑膠袋等雜物。飄浮在海上的木片也被海浪沖上沙灘,完全破壞了大自然的美感。

「我猜妳就是作家許唯珍吧?」 就在厭惡感蔓延時,身後飄著這樣的問句。她轉身看到一張經常出現在電視上的臉孔。眼前站著的就是徐影。

「嗯,我們應該沒見過面吧。」 她禮貌地微笑,有些意外竟然會被認出來。她打量著眼前這女人。一身休閒裝扮,米色長袖麻衣襯衫搭配白色七分褲以及平底鞋,卻比許唯珍稍微高了一些,及肩的褐色長髮有著不太明顯的自然捲。

「初次見面,我是徐影。」 對方伸出手,非常親切燦爛的笑容。

許唯珍有些尷尬地握手,她不擅於和人打交道,這兩年工作上唯一比較頻繁接觸的也只有編輯陳家欣。

「我搜索過妳的資料,這年頭任何資料圖片都可以在網絡找到。」 徐影握手時解釋。

徐影的答覆讓許唯珍無法接話,有些訝異以及更多的不舒服,對方為什麼要搜索她的資料?她沒開口只是轉身繼續沿著沙灘走,徐影跟在身旁,時不時拿著手機拍下風景照。

一個人的散步有一種被打擾的感覺,徐影的出現讓她覺得很不自在,她考慮回木屋找陳家欣。不知道此刻陳家欣和海棉寶寶在做什麼?

「妳一直都是這麼安靜嗎?」 徐影好奇的看著她。

許唯珍點頭,「妳不是攝影師嗎?怎麼不用專業的相機卻拿手機拍照?」

「這個?」 徐影看著手機,滿意的笑了,仿佛很開心許唯珍終於肯開口說話,「我只是拍下周圍的風景和地形,以及不同時間的光線作為參考,正式拍攝時當然會拿出正當工具。」

「哦。」

「其實我覺得手機也沒什麼不好。近來手機無論功能或畫素都越來越好,作為隨身攜帶的工具也是不錯的選擇。我從來不認為昂貴專業的器材才是最好的,就像一個廚師如果只是為了填飽肚子煮個泡麵不需要名牌大鍋吧?所謂最好,是在每個時間點用最合適的方式取得自己需要的已足夠,我是這樣認為的。」

可以看出徐影非常健談,但許唯珍的頭皮已經開始發麻,她好想逃離這地方。不,是逃離這個初次見面就滔滔不絕、讓她無法自在的徐影。

「我不打擾妳散步。妳們今天剛到吧,應該還沒機會好好參觀。」 仿佛感覺出許唯珍的不自在與沉默,徐影向她道別,還是那親切的微笑。

許唯珍看著離去的背影,頓時鬆了一口氣。和人交際這件事真不是她的強項,是自己平日太宅了嗎?可是跟家欣在一起時她從不曾覺得不自在。回想當初她憑著一張名片跑到出版社找陳家欣時,真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太不像自己平日的作風,但在書店與陳家欣的第一次交談,那眼神讓她感覺到認真和誠懇,讓拿著名片來尋人的她看起來不會太傻。那天下午,坐在陳家欣安靜的辦公室,感覺是舒服的。

商品簡介

比友情更濃烈 / 若有似無的情絲/是曖昧還是愛

北極之光新銳作家,來自新加坡的夕月,初登場處女作《這不是愛情故事》,比友情更濃烈的深刻情感,若有似無的情絲伴隨著忽近忽遠的距離,是曖昧還是愛呢?跟隨夕月的腳步,安謹《我和她之間,等價交換不存在》,藍斯《以後別做朋友》,用生動的故事告訴大家,友情和愛情的界線如何脆弱,不經意就能輕易跨過,三篇精彩的小說,讓妳的心跳難以恢復平穩,這就是愛嗎?

──張漠藍 / 北極之光出版社主編

《這不是愛情故事》夕月

「我從來沒覺得妳柔弱。妳是我見過最堅強的人。」

「妳不是還有我這個最佳拍檔嗎?就像剛才妳不也把我抓住了?」

許唯珍是新銳作家,文筆尖銳題材獨特,出版的作品本本暢銷,因著公司的安排,她前往美麗海島撰寫旅遊特集的文案,卻和意想不到的人擦出火花。

人生的每一個當下都可能被上一秒或曾經的某一個決定牽連著,從來不知道哪個時刻會是生命最重要的轉捩點。

原來,她們的故事,很早就開始了。

《以後別做朋友》藍斯

「我……我不是一個好情人,很多時候……我都很脆弱。」

「我不是想要逼妳,只是……想要妳信任我。」

俞佑璇是醫學中心的專科護理師,工作忙碌,她早已習慣乏味的單身生活,內心不再泛起漣漪,參加同學婚禮時意外和五專時期的學妹重逢。因為醉意擦槍走火,卻不知道曖昧總會讓人受盡委屈。

有時候,感情在對的時間點,如果沒有人踏出那一步,錯過就是錯過了。

這一次,不能再錯過。

《我和她之間,等價交換不存在》安謹

「即使不是現在,在未來的某一天我們也會發現的。」

「不是餘震,是我強而有力的心跳震到妳了。」

趙誠美是忙碌的程式設計師,身高一五三公分總被歸為可愛一族,實則孤僻挑剔不愛跟人親近,唯有面對大學室友盧可湘例外,超過十年的交情,她們是最好的朋友,彼此間沒有祕密,只是,心跳不知不覺無緣無故脫序,異樣的情愫在她們之間緩緩燃起,迅速延燒到無法忽視的地步。

友情跟愛情要怎麼分清楚?不能跟自己最好的朋友討論真是太令人崩潰了。

是不是同性戀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一直在一起。

作者簡介

夕月

喜歡旅遊、閱讀、發呆。喜歡大雨前空氣裡的味道。

願不忘初心,喜歡的感覺不被遺忘。

Email:2019xiyue@gmail.com

臉書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people/夕月/100041558708764

安謹

一個信仰愛與和平的孤獨患者,用寫作思考人生。

喜歡簡單悠閒的生活,喜歡邊聽音樂邊看書。

已出版作品:《心鎖修訂版》、《如汐》、《有生之年修訂版》、《緣情書》、《冬城》、《朝露》、《落日》、《無垠》、《偷偷喜歡妳》(收錄於《愛的記憶》)

Email: anjinstory@gmail.com

臉書網址:http://www.facebook.com/anjinstory

藍斯

一位喜歡被文字洗禮的假文青。

喜歡惆悵的事物、喜歡情感下的承諾、喜歡雨滴打在傘葉上的瞬間,更喜歡把上述所有事物,囊括進文字中的那種感覺,所以持續書寫。

已出版書籍:《梔子香》(收錄於《月夜星光》)、《餘波盪漾》、《憶紅塵》(收錄於《不悔》)、《我願意》、《寧夏》、《愛情的模樣》(收錄於《愛的記憶》)、《天天想妳》

Email:lance2818@gmail.com

臉書網址:https://facebook.com/lance0503

這不是愛情故事(限)
作者:夕月、藍斯、安謹
出版社:北極之光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9-10-10
ISBN:9789869726894
定價:300元
特價:79折  237
特價期間:2019-10-21 ~ 2019-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