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天遙事件簿(2):沒有名字的故事
cover
試閱內容

第二章 開口

「我叫呂雅薇,我找了這孩子好久,終於找到他了。」這位女性看起來頂多二十七,甚至更年輕,要說她有個十二歲的孩子,雖也有可能,但還是有些奇怪。

「喵~」黑貓狐疑地坐在桌面上,陸天遙明白牠的疑惑,如同他自己也不清楚一樣。

他在這裡待了這麼長的時間,有著悲慘人生的人類絡繹不絕,但即便是有所相關的人,也不會同一時間出現在圖書館之中。

這一次是個特例,沒料到認識的兩個人會一同出現在這。

但更令陸天遙有些好奇的是,那張木椅變成了紅色的雙人沙發,呂雅薇坐在一側,另一手搭在姜奎的肩膀上,另一手則握住姜奎的手,攬得很緊,像是一個保護者的角色。

而姜奎沒有再恢復嬰兒的模樣了,而是維持十二歲的樣子,乖乖地坐在這位女人身邊。

「請問妳是姜奎的……」陸天遙一邊問,一邊往後抽出一本淡粉色的書籍。

「我是他的阿姨,也就是他媽媽的妹妹。」呂雅薇說完後微笑了一下,她有著絕美的容顏,中分的長髮直至肩膀,說起話來輕柔又得體。

「阿姨,我媽媽呢?」姜奎詢問。

「你媽媽她啊……」呂雅薇的眼神些微黯淡,但很快地揚起笑容,「她過得很好,你不需要擔心。」

「那她為什麼不來……」

「噓,寶貝,乖,你是不是該睡覺了呢?」呂雅薇將姜奎攬得更緊,在她懷中,姜奎變成了七歲的模樣。

而同時,姜奎的懷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隻綠色的小熊,他的眼皮緩緩閉上。

呂雅薇將姜奎放到了自己的腿上,嘴裡輕輕哼著搖籃曲,讓姜奎沉沉睡去。

過程陸天遙不發一語,只覺得眼前情況十分不可思議,靈魂在這是不需要睡眠的,也不會感覺到疲累,但姜奎卻睡著了。

「我該怎麼稱呼您呢?」呂雅薇的手撫摸著姜奎的小腦袋。

「我叫陸天遙,不需要對我使用敬語。」他打開了那本淡粉色的筆記本。

在這個世界,所有前來的人類,都有一本專屬的本子,在來到的同時,本子便會自行出現在離管理員身邊最近的書架上。

「那,我們來到這裡是為什麼?」呂雅薇抬頭,看了四周,「死亡後的世界,應該不是這個樣子。」

「對於你們姨姪都能在第一時間發現自己死亡的消息,說實在的讓我很驚訝。」看樣子這位呂雅薇比較清醒,至少看起來比較願意聊聊。

「大概是因為,我一直以來都明白死亡終將來到,所以才能平靜接受吧。」她低頭看著在自己腿上睡著的姜奎,「加上這裡還有小奎……一見到他,怎樣也能明白這邊已經不是人世間了。」

聽到呂雅薇這麼說,陸天遙終於能夠稍微鬆一口氣,看樣子總算能開始寫故事了。

一想到那些來者終於可以安靜下來,陸天遙心情就好上不少,所以他拿起了墨條,開始在硯台上面磨墨,黑色的墨汁隨著水暈開來。

接著從一旁的筆架拿下一枝毛筆,在淡粉色的書上寫下了呂雅薇三個字。

「這裡的圖書館專門蒐集各式各樣的故事,姜奎來了好幾天了,始終不肯說出他的故事。」

「他一個字都沒說嗎?」呂雅薇問。

「他只說了他是被媽媽殺死的,以及死前的一些景象。」

「什麼景象?」

陸天遙停頓了一下,「他死的時候,妳在身邊嗎?」

呂雅薇愣了下,有些自責地搖頭,「嚴格說起來不在同一個空間,但我的確是在現場,所以我知道小奎被我姊姊……」她捂住嘴,哽咽起來。

「所以,他真的是被媽媽殺死的?」

呂雅薇聲淚俱下,「是的,但是請你明白,我姊姊並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壞人。」

「是不是壞人,對我來說都沒有意義,我這邊只記錄故事。」

「難道這裡不是什麼十殿之一,要經過一層層的關卡與審判,最後到閻羅王那嗎?」

「不,這裡基本上連陰間都還不太算,算是一個過渡站罷了。」

「所以我們在這裡說的話,不會成為往後的審判依據?」

對於呂雅薇的話,讓陸天遙有些好奇,「看樣子,妳有信奉的宗教?」否則怎麼會問出這樣的話呢?

「誰沒有一點信仰呢。」她輕笑,「我只是想問清楚,怕說了些什麼,影響到了姊姊。」

「別擔心,不會那麼複雜,這裡還不是陰間,所以不會有什麼審判的事情,妳所說的都只會寫下,在這本書裡面,成為來來往往的人們所借閱的故事。」

「那借閱這些故事的人是誰呢?」呂雅薇好奇。

「這妳就不需要知道了。」陸天遙瞇眼微笑。

呂雅薇知道,這是他的拒絕,所以她輕輕嘆息,「看來,我們一定得把自己的故事都給說出來,才能出去,對吧?」

「沒錯。」

「那我想小奎是沒有辦法說出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如果可以,就由我這位阿姨來說吧。」她的手再次撫摸了姜奎的臉蛋,露出了一絲憐愛。「我不知道陸先生您有沒有發現,小奎他是個沒有辦法行走的孩子。」

陸天遙的確沒發現這件事情,因為自從姜奎一出現在這裡,就一直是坐在木椅上。

「這是先天的嗎?」

「不,不是的,也許我應該要從頭說起。」呂雅薇一說完,她的左手邊也出現了一個漂亮的白色桌子,上頭放了一台膠囊咖啡機,她熟練地按下了按鈕。

一杯熱騰騰的咖啡就這麼完成,「你要喝一杯嗎?」

陸天遙搖頭微笑地拒絕了。

她輕啜一口,終於開口:「我的姊姊叫做呂家琪,我們年齡相差很多,她大了我十歲。」

呂家琪和呂雅薇,都不是在父母預料中出生的孩子。

呂家人原本有個長子,但在長子十歲那年,過馬路的時候被車撞死了,所以呂家父母非常傷心,但隔年,與哥哥相差十一歲的呂家琪出生了,從此父母將所有的愛都灌注在呂家琪身上。

但這樣沉重的愛,讓呂家琪產生了抗拒,叛逆期來得很早,幼稚園便會偷學校小朋友的鉛筆,直到國小一年級,已經會偷拿家裡的錢去學校當大姐頭。

父母不知道要怎麼教導這個因為溺愛而走偏的孩子,加上每次犯錯被抓到,呂家琪便會哭哭啼啼地道歉,那可愛的臉蛋讓父母一再心軟。

一直到呂家琪十歲,她已經是一個完全無法被控制的孩子,她很懂得利用父母的弱點,也很明白大人愛聽些什麼,學校的同學們也以她為中心,她已然成為一個小霸王。

而在這時候,呂雅薇出生了,這一次,父母把所有愛都轉到了她的身上。

呂家琪對於妹妹的出生並沒有太多的感覺,只是暫時認為父母把注意力轉到了呂雅薇身上,讓她更加自由,她感到十分滿意,可是很快地,她發現不只是注意力,連一切的愛與關懷,好像也都到了妹妹那,這對原本受盡寵愛的她,在心裡有了強烈的不平衡。

「雅薇,妳要吃布丁嗎?」呂家琪拿著便利商店買來的新口味,看著正自己玩著洋娃娃的呂雅薇。

「要!我要吃!」四歲的呂雅薇立刻放下洋娃娃,伸手向十四歲的呂家琪討著布丁。

「好呀,過來。」呂家琪抬起下巴,才十四歲的她當時已經有了張早熟的漂亮臉蛋,只要上點妝,說這是高中生也有人相信。

也因此,呂家琪在學校的人緣非常好,她不需要做些什麼,就會有一群人圍在她的身邊,宛如眾星拱月的女王一般。

呂家琪嘴角帶著不懷好意的微笑,拿著布丁爬上了沙發,並打開了沙發上頭的窗戶,四歲的呂雅薇左右搖晃地跟著她的姊姊爬上沙發。

「快過來這邊吃。」呂家琪拉開了安全裝置的窗戶,一腳跨出了窗台,一腳踩在沙發上。

呂家琪打開布丁的蓋子,並且拿起小湯匙在呂雅薇面前晃呀晃的,自己還張開嘴巴想吃掉。

「啊~」呂雅薇小手在前面晃,跟著要爬上沙發頂端。

「雅薇,布丁在這喔。」呂家琪把布丁放到了窗戶欄杆上,然後輕輕地打開了外層鐵窗安全護欄的鎖。

「我要吃!」呂雅薇踩上了鐵窗台上,年紀尚小的她根本不會害怕六樓的高度,她的眼中只有布丁,於是她伸手拿起了就在鐵窗開口的布丁,就這樣一屁股坐下,吃起了布丁。

「好乖呀。」呂家琪瞇起眼睛笑著,看著四歲的呂雅薇背影,於是她伸出手,輕輕推了呂雅薇一下。

「哇!」呂雅薇手上的湯匙沒拿好,從鐵窗的欄杆細縫下掉了下去,打到了樓下的遮雨棚,落到了後巷之中。

「哎呀,湯匙掉了。」呂家琪笑了聲,又推了呂雅薇一下。

這一次,換布丁掉下去了。

「啊!」呂雅薇看著黃色的柔軟布丁在空中脫離了盒子,先是撞到了鐵欄杆邊緣而碎裂兩塊,再從隙縫之間掉下去,柔軟的布丁在空中彷彿受到空氣的擠壓而變形,與盒子分開。

金黃的布丁摔碎在樓下的遮雨棚頂,而盒子繼續往下落,沿著遮雨棚、遮陽板、牆壁等,一路的撞擊發出了咚咚咚的聲響,接著掉落在後巷。

「啊,我的布丁……」呂雅薇好可憐地說著,她甚至將頭探出了鐵窗上已經敞開的安全門。

而呂家琪在後頭笑著說:「哎呀,怎麼辦啊?布丁掉下去了,就都怪妳沒有拿好,我還沒吃到呢。」

「我還想吃……」呂雅薇咬著指頭,盯著下面早已看不見的布丁。

「但是我只有一個布丁呀,被妳弄掉了。」呂家琪揚高聲音。

「怎麼辦……」

「去把它撿起來呀!」呂家琪大聲說,並不懷好意地笑著。

「可是我不會下去……」才四歲的呂雅薇並不怕高,她說這句話的意思就單純的是「不知道要怎麼下去」,所以她用求救的眼神看著呂家琪。

「很簡單啊,跳下去不就行了?」

「姊姊,我不會。」

「那我幫妳呀。」呂家琪帶著狂喜的笑容,說完便兩手一舉,就要往呂雅薇身上推去───

「妳在做什麼!」就在這個時候,張彩莉,也就是呂氏姊妹的媽媽,她的聲音從後頭傳來。

「嘖!」呂家琪覺得惋惜,但是她很快揚起了陽光般的笑容說:「雅薇不乖,她太調皮了爬上窗台,說要看小鳥,我現正在把她拉下來呢!」

說完,她趕緊將呂雅薇抱了下來,不忘說著:「雅薇怎麼可以這樣子,這樣很危險呢,不乖。」

張彩莉見狀也趕緊抱起了呂雅薇,「真是的,還好有姊……」但就在這個瞬間,張彩莉注意到了通往鐵窗,也就是沙發上的窗戶上的安全鎖被打開了。

那並不是呂雅薇這樣四歲的孩子可以輕易解開的鎖,所以她狐疑地看了呂家琪一眼,可是呂家琪卻帶著可愛的笑容,將手放在身後看著張彩莉和呂雅薇。

那天真又可愛的模樣,讓張彩莉覺得不該隨便地懷疑自己的女兒。

於是這件事情,就這麼不了了之了。

「你相信嗎?那個時候才十四歲的姊姊,她居然嘗試要殺掉我。你要說,那是什麼也不懂的孩子的嫉妒嗎?」呂雅薇邊說邊苦笑著,此刻的她並不恐懼,也沒有怨恨呂家琪。

她只是在敘述一件過去的事情,而這個過去卻讓她直到現在依舊百思不得其解。

「女人之間的情感,有時候是很複雜的。朋友們之間都是如此了,何況是親生姊妹呢?」陸天遙如此回應。

「是啊。畢竟不管怎麼樣,她也是我唯一的姊姊。」呂雅薇優雅微笑著,「況且在我們為數不多的共同生活的日子之中,這也不是她第一次這樣對待我。」

「她還有過其他想要對妳惡作劇……」陸天遙停頓了一下,想要把四歲的妹妹推下陽台,這可不是輕易的惡作劇三個字就可以簡單帶過的。

所以他改口:「應該說,想要傷害妳的其他意圖嗎?」

「當然,也許無論是怎麼樣的嫉妒,本身就是很恐怖的吧?想把我推下陽台是一回事,實質上傷害我又是另一回事了。」說完呂雅薇抓著自己的領口,然後往左邊肩膀拉了下來,那有一條長長的疤痕。

「這是什麼?」

「這可是我親愛的姊姊,她所做的。」呂雅薇帶著淒楚的微笑。

那是呂雅薇剛上小學不久的事情,不過也才七歲。

即便如此,她也擁有如同呂家琪一般美好的臉蛋,只有七歲也能看出未來必定是美人胚子,況且除了這樣,還是人見人愛又優秀的好孩子,走到哪都是父母感到驕傲的女兒,這讓呂家琪對日漸長大的妹妹嫉妒心更重了。

而那一年,呂家琪十七歲。

她會抽菸、蹺課、與朋友和男朋友廝混、並出入一些不良場所。

那時的呂雅薇懵懵懂懂,但至少下意識地明白,呂家琪討厭自己,所以不要和姊姊靠得太近,因為呂家琪並沒有掩飾對她那赤裸裸的恨意,讓呂雅薇感到有點害怕。

有一天,爸爸呂士能和媽媽張彩莉有事情,無法趕回來一同晚餐。他們特別叮嚀呂家琪要回家照顧妹妹。

但呂雅薇希望這位姊姊別回來,她一個人也會泡泡麵……但就在她這麼想的時候,家門打開了。

呂家琪穿著過短的黑裙,白色的襯衫最上面好幾顆扣子都沒扣,可以見到她發育良好的雪白將書包的背帶卡在其中。

她吸著菸,一臉鄙夷地看著穿著高級私立小學制服的呂雅薇,見狀,呂雅薇嚇了一跳,雙手握在裙襬上瑟瑟發抖,同時她也發現,不是只有呂家琪一個人,她身後還跟了另一個男生回來。

「這小可愛是誰?」男生嘴裡也叼著菸,穿著和呂家琪同款的制服,蹲了下來將煙吐在了呂雅薇臉上。

「咳咳咳……」呂雅薇面對突如其來的刺鼻煙味感到嗆鼻,連續咳了好幾聲,口水還不小心噴到了眼前男生的臉上。

「哎唷,小鬼的口水。」男生沒有生氣,而是痞痞地一笑,用手抹去了後還聞了下,「香的。」

「你噁不噁?」呂家琪翻了白眼。

「嘿嘿,妳妹妹跟妳長得還真像。」男生起身,菸灰隨意地落在了地板,呂雅薇一見狀,立刻抽起旁邊的衛生紙撿起。

「哇,這樣好像我做了什麼壞事一樣。」男生誇張地往後退。

「別理她,她就是喜歡這樣裝乖。」呂家琪將菸蒂從家門外丟出去,順道抽走男生手上的菸,也朝外丟去,「姜紹察,你來我家是來看我妹的嗎?」

「當然不是,是妳說今晚妳父母不在。」他嘿嘿笑著,起身勾住了呂家琪的肩膀,手卻不安分地往下游移到了她的胸前,大肆揉捏。

呂雅薇年紀很小,她看不懂那是什麼意思,只是隱約覺得這樣好像不太好。

「看屁呀,妳總有一天也會這樣的。」呂家琪用力推了呂雅薇一下,讓她屁股朝後坐了下來。

「可憐的小東西。」名為姜紹察的男生彎腰扶起了呂雅薇,還伸手碰了一下她的臉蛋,這讓呂雅薇本能地甩開,並立刻往後跑回房間,上鎖躲了起來。

「哈哈哈哈,沒用的小鬼。」呂家琪大笑著。

然後他們竊竊私語,帶著笑聲和一些碰撞聲響,呂雅薇不敢走出去,她可以隔著那薄薄的木板聽見他們的聲音,明白呂家琪和姜紹察兩人在客廳不知道玩些什麼,聲音好大,呂家琪好像在笑,又好像在哭,夾帶著她的喘息聲音,還有姜紹察的低聲吼叫聲,他好像打了她,可是呂家琪卻很開心地大笑著。

呂雅薇覺得肚子好餓,可是她總覺得,不要打開門比較好。

那一天的最後,似乎是她睡著了,然後被門板劇烈的震動給吵醒,她揉著眼睛聽見了父母的吼叫聲音,打開了門,瞧見了張彩莉慌張地問:「姊姊去了哪?」

她不是就在客廳嗎?

可是當她看見呂士能從呂家琪的房間走出來時,注意到了呂家琪房間似乎一團糟,而她的姊姊,永遠消失了。

商品簡介

我媽媽是因為愛著我,才會殺我的!

陸天遙擔任這座圖書館的管理員已近千年,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事。

先是自稱被媽媽殺死的少年姜奎,拒絕說出自己的故事,甚至退化成無法言語的嬰兒,一直賴在圖書館不走,繼而少年的阿姨呂雅薇也在一片狂風暴雨中闖進了圖書館。

陸天遙在這裡待了這麼長的時間,有著悲慘人生的人絡繹不絕,但即使是彼此相關的人,也從來不會在同一時間出現在圖書館裡,這次是一個特例。

「我們一定得把自己的故事都說出來,才能出去,對吧?如果可以,就由我這位阿姨來說吧。」

究竟是什麼樣的媽媽,會忍心把自己的孩子殺死?又是什麼樣的媽媽,會背叛孩子對她的愛?隨著呂雅薇開始述說他們的故事,陸天遙的心中也出現了一些似乎早就該遺忘的記憶,那些曾經身為人的痛苦和罪惡感,無論過了多久,都依然在啃蝕著他……

作者簡介

尾巴

也以另一個筆名「Misa」活躍於創作之中。

該是理性的金牛B型,卻從小就被說是不切實際以及天馬行空。

但我十分感謝自己的天馬行空卻又時不時理性吐槽自己的矛盾,才能讓我創作出這麼多不同種類的故事,最大的願望便是能一直寫到不能寫為止。

最喜歡「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這句話,只要你細心觀察生活周遭,每一道風景都是畫面,每一個人都是故事。

繪者簡介︰

ALOKI

全自動貓咪餵食器。

Tumblr:alo-ra.tumblr.com

Pixiv:id=2274006

陸天遙事件簿(2):沒有名字的故事
作者:尾巴
繪者:ALOKI
出版社:平裝本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9-08-12
ISBN:9789869790642
定價:260元
特價:79折  205
特價期間:2019-10-07 ~ 2019-11-20其他版本:二手書 46 折, 12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