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錯錢
cover
目錄

專文推介|好故事的誕生:讓好電影成為可能/左撇子

第一章:阿誠與阿豪A

第二章:玉皊A

第三章:萬姊A

第四章:小龍A

第五章:正哥A

第六章:阿誠與阿豪B

第七章:玉皊B

第八章:萬姊B

第九章:小龍B

第十章:正哥B

第十一章:阿誠與阿豪C

第十二章:玉皊C

第十三章:萬姊C

第十四章:小龍C

第十五章:正哥C

後記

試閱內容

第一章:阿豪與阿誠A

「幹你娘的廢物!哇哩咧機掰快點幹他啊!」

內裡嫌陰暗、牆壁上的廣告海報也都已經過時了的網咖內,理了個浪子頭的阿豪瘋狂點著滑鼠,嘴裡吆喝著,整張臉皺成一團,而畫面上的遊戲,正是知名的大逃殺遊戲《PUBG》。他的角色如他一般慌亂,準心亂轉,子彈噴得到處都是,就是沒有命中畫面中的對手。他身上的衣服是黑色潮牌Imahu的骷髏頭短袖T恤,褲子則是破洞加工過的白綠棕迷彩牛仔褲,勉強算是潮流感與殺氣兼具。

「操!操!操!操!」

坐在阿豪左手邊的阿誠低聲咒罵著,他留了個才三分長的小平頭,身上則是穿著較為普通的素面黑色短袖搭配了普通的水洗牛仔褲。他雙腳穿著一雙帆布鞋,腳底板因為緊張的緣故快速踩跺著地板,雙股下的椅子也隨之震動,老舊的齒輪便發出微弱、細聽時令人感到牙酸的摩擦聲。這間「藍語網咖」陰暗,價格便宜,可相對地設備也偏老舊,最明顯的便屬桌椅硬體了,某些桌子上有明顯的刮痕,鍵盤滑桌拉動時不時卡住,空氣更是因為揉合了芳香劑、汗臭、泡麵、炸雞、滷味以及一間禁菸網咖不該要有的煙味而顯得難聞。

「快點啊!從右邊『爛』過來!」阿豪激動下,口齒都不清晰了:「快點啦!」

「操、操!」

阿誠沒空回話,過度用力地按壓WSAD,操作荒腔走板,衝出掩體進行壓制射擊,只是,因為是死扣著滑鼠左鍵,準頭因為反作用力而亂噴,毫無威嚇性可言,倒退回去時,竟還笨拙異常地卡了一下,讓他多挨一顆子彈,血量掉得更低。

「我幹──你娘的!」

阿豪角色倒地,進入瀕死狀態,如果隊友及時趕到進行救援,阿豪是還能活的,可其角色才勉強爬了一秒,敵人的子彈便又掃來一波,好幾顆命中了他,角色哀號一聲徹底死去,畫面發黑,隨即進入終局分數結算畫面。他怒氣沖沖地抓著滑鼠用力砸了下桌子,碰的一聲,引來不少其他顧客側目。

「阿誠,做點事好不好?算我拜託你了!」

阿豪轉頭瞪著旁邊還努力點著滑鼠敲著鍵盤的阿誠,大聲抱怨,更伸手推了他肩膀一下。

「欸,操,別碰我……我……」他沒有轉開眼睛,還是死瞪著自己的螢幕。

「趕快死一死啦!反正你這麼爛,沒有我怎麼贏!」

「我可以──啊啊,操……」

阿誠的角色也死了。

在他仍與對手僵持對峙時,另一名敵人悄悄繞過了掩體,從側翼摸來,在他能夠反應之前將他爆頭,他的畫面便也隨之轉暗。

「你真的有夠爛的。」阿豪咒罵,輕蔑地癟著嘴角:「拜託,你今天有拿到兩殺過嗎?沒有吧?要不就是零殺、要不就是一殺,你可不可以打得好點啊?算我拜託你了。」

「還不是你剛剛推我一下,害我──」阿誠回嘴。

「──聽你放屁,少在那邊牽拖,最好有差,你他媽就只是龜在那邊,有差嗎?」

「我原本可以打死他,要不是你在那邊──」

「好啦好啦,隨便啦。」

「那個……先生?」

網咖裡面專職顧櫃台的小妹不知何時已經走了過來,怯生生地朝兩人搭話。她穿著很普通的白色T恤,一點也不露,就連內衣的顏色也都沒透出來,可阿豪的視線仍自然地落在了她的胸部上,瞪著,明顯是在評估究竟有多大,自己又能不能摸到。

小妹注意到了那無禮的視線,稍稍退了一步,但沒有說出什麼「拒絕性騷擾」、「請尊重女性」的老土台詞。會來這種老舊、客人只是將就著玩的網咖上班,她早有覺悟了。況且,她能夠有這份工作,跟她的身材說沒關係也是騙人的。

「怎麼了嗎?」阿誠的眼睛倒是直視小妹。

「可不可以麻煩兩位聲音不要太大?這樣會干擾到其他的客人……」

「我們有很大聲嗎?」阿豪這才把視線從胸部離開。

「這個……稍微有點大。」

「我不覺得有啊,明明就正常音量吧!?我看是妳比較敏感吧?」

「那個……您可能沒有感覺,但是……真的有點大聲。」

「隨便啦。」

「還有……能麻煩先生不要摔滑鼠嗎?壞掉的話,我們是會需要您照價賠償──」

「──媽的勒,這爛滑鼠早就有問題了好嗎?妳知道這拉基害我輸了幾場嗎?還好意思跟我要錢喔!?」

小妹張了張口,似乎想要反駁點什麼,但最後,她沒有說話,只是聳聳肩,識相地不再討論那話題。畢竟,那滑鼠確實是有可能本來就有問題。這裡是網咖,多數的滑鼠早被人摔過了十幾二十回,為了省下開支,只要游標還能動,他們便懶得換新。

小妹癟癟嘴,轉身走了,阿豪則是盯著她的屁股看了好一陣子,忖量著是否肥美。不過,這般「性致」幾秒鐘後便被驚怒給取代。透過骯髒到如同霧面的玻璃窗向外看,一名警員正準備要開單。他們的車就停在了那裡。

「哇咧幹你娘!快啦!」

他風風火火地站起,順手敲了阿誠後腦杓一下,豈知阿誠剛好拿起了飲料,啪的一下梅子可樂便全都灑到了電腦鍵盤上,褲子也遭殃,溼了一片活像是尿褲般。

「你幹嘛啦!?」阿誠哀嚎。

「臭條子在開單了啦!」

阿豪衝向門口去,阿誠看著一片狼藉,遲疑了一下將只剩下一口飲料的杯子舉起喝乾,放到桌上,隨即追著阿豪出去。

「打翻飲料了!幫忙清理一下。」經過小妹時,阿誠還不忘交代。

阿誠推開門時,阿豪已經跟一名年輕警員吵起架了。明明才只比他快出去五秒的。警用機車停在了路邊,一名較為年長的警察搭檔坐在了坐墊上,懶散地抽著菸,一點也沒有想要加入戰局的意思。

因為人行道上的停車位已滿,阿誠把機車水平插在了人行道與馬路間的紅線內,但紅線可是連碰都沒有碰到,這又是條幾乎沒啥人會來的巷子,還很寬,根本不會干擾到誰。這樣就要被開單,阿誠一點都不服氣。政府他媽就沒有畫夠停車格,干他們屁事?

「我們又沒有碰到紅線,是有什麼問題啦!?」阿豪正大聲叫罵。

「紅線區是不分內外──」

「──啊就沒有影響到誰啊?是怎樣,有這麼窮喔?」

「……有人檢舉我們就得要處理──」

「──哪個臭婊子?有意見叫她──」

「──算了,」阿誠看那警察似乎就要發火,趕緊插嘴打斷:「我們現在移總可以了吧?」

「我照片已經拍了──」

「啊有需要這麼基掰嗎?」阿豪再度插嘴,一臉不屑。

「你現在是想要再吃一張妨礙公務嗎?」

「哪裡妨礙到了啦?我就問個問題就算妨礙喔!?」

「你這什麼──」

「──正男,算了吧,都要午休時間了。」

在一邊抽菸發呆的老警員出聲,打斷年輕警員不爽的回嘴。年輕警員看了他一下,沉默幾秒鐘後,點了點頭,隨即以不悅的語氣朝阿誠說話,「把車移走。」

「把車移走~」阿豪故意憋緊了喉嚨學他說話,譏諷對方娘砲。

年輕警員聽到那露骨的嘲弄,停下了腳步,一時間似乎又想要回去開單,但最後,他只是瞟了他們一眼,便走了回去,騎上自己的車。年長的警員嘖了一聲,發動引擎轟地便走,年輕的隨後跟上。

「沒屁用的廢物。」阿豪瞧著走遠的後車燈,得意洋洋地說:「看到沒,這就叫做氣勢,嚇倒了他們。」

「喔,嗯。」

「啊你是怎樣?嚇到尿褲子喔?」

阿豪邊說邊比了比阿誠下半身。

「還不是你害的?」

「蛤?干我屁事?」

阿誠正想要回嘴,卻看到小妹也跟著走出了網咖,左手拿著已經空了的玻璃杯,右手則是那濕淋淋、兀自滴著梅子可樂的鍵盤。她會追出來,就是怕這兩個傢伙直接落跑,鍵盤更換的開銷要由她吸收。

「那個……鍵盤,要麻煩你賠錢喔。」

× × ×

下午,阿豪、阿誠兩人走出網咖時,臉色都很臭,畢竟,罰單不過就是六百元,但那鍵盤一賠卻要八百塊。他們還特地上網去查了價,確定那「騷包臭婊」沒有坑他們,才不爽地付錢了事。外面天氣清朗、萬里無雲,加上他們才剛從陰暗的「藍語」走出,一時間,眼睛並不適應那顯得有些刺眼的陽光,都各自眨了幾下,阿誠甚且舉起了手,稍稍遮擋一下自己的雙眼,揉了揉,這才適應。

「真他媽熱死了。」阿豪斜眼看著天上的太陽抱怨。

「真的,」阿誠附和,「這哪裡像是春天?」

「誰知道,該死的臭氧層破洞破很大吧。」

「喔,對!就是這個,臭氧層破洞。」

「幹,簡直跟那破麻一樣破。」阿豪咒罵,看了網咖裡面一眼,小妹正擺著一張臭臉玩自己的手機。

「去哪?」

「去吃個涼麵好啦,去老地方。」

「那很遠耶。」

「會死喔?反正又沒事做。」

阿誠聳聳肩,隨即掏出了鑰匙,便往移車後停放在人行道上的機車去,解開了龍頭鎖開了車廂,將放在裡面的兩頂瓜皮帽拿出。兩人將之戴上了腦門,卻都沒有將扣環扣上,儘管那能夠在摔車時保護他們的腦袋,但一來他們自認為騎車技術高超,怎樣都不可能出車禍;二來,他們或許潛意識地也認為腦袋不可能撞得更壞了,所以,不怎麼在意保護這件事情。

他們跨坐上了車,阿誠一催油門,兩人便往老地方涼麵的方向騎去。

「剛剛最後一場我們明明該會贏的。」阿豪開口說。

阿誠沒有立即回應,他實在不想要聽阿豪繼續抱怨那些有的沒有的。

「欸,你有聽到嗎?我說我們剛剛最後一場是有機會贏的。」

「可能是有機會吧……」

「結果你又在那邊雷了。」

「我沒有好嗎?」

「哪沒有!?」

「我是被包抄才死的啊,這我哪有辦法。」

「啊我不是早就叫你趕快過來我這裡了!?」

「那距離很長,跑出去我不就給人當靶子打──」

「──你留在那邊就不是被當成靶子打喔?我看你怎麼玩都是被人家當靶子打啊!你乾脆回去玩《英雄聯盟》算了。雖然你也只是個銅學。」

「我才不是銅學好嗎?我是銀四。」

「那跟銅學沒有差多少好嗎?我可是金牌喔?說真的,我看你是不太適合玩這種射擊遊戲吧,最後那場,你也是一個人都沒有打到不是嗎?而且你不是比我開始早玩嗎?完全看不出來耶?」

阿誠忍住反脣相譏的衝動,假裝自己正專心地觀察路況、安排騎車路線。阿豪其實也就只是比他好上一丁點,但偏偏,就是比他好,於是,他沒有辦法反駁。話說,阿誠是道道地地的高雄人,所以每當遇到紅燈時,便自然而然地右轉,管他是小巷也好、大路也罷,就是要確保光榮的「雙腳不落地」準則被完美實踐,沒多久之後,他們便穿到了一條小巷之內。

「欸!慢一點、慢一點!」阿豪忽然說,更用自己的安全帽撞了一下阿誠的安全帽,發出響亮的碰撞聲,嚇得阿誠不自覺按緊了一下煞車,讓兩人身子向前傾了一瞬。

「幹嘛啦?」

「左前方,那女的,有看到嗎?」

「幹嘛?想把喔?」

那是一名走在路邊的女生,她腳下踩著稍微墊高腳後跟的娃娃鞋,打扮得算是時尚,雖然阿誠只是驚鴻一瞥,但也同意她的長相確實是不差。

「你有沒有看到,她的包包好像是LV的呢。」阿豪說:「還是側背的啊。」

「然後呢?」

「感覺很有錢啊。而且這條巷子沒有半台攝影機,」他邊說,邊在後座扭來扭去,觀察著她,讓機車有些搖晃不穩:「欸,別再騎了啦,掉頭。」

「拜託,你認真喔?現在是白天耶!?」

「有差喔?沒有路人、沒有監視器,早上晚上有差嗎?快點掉頭啦!你是忘記剛剛才賠了一個鍵盤喔幹。」

「她不一定有錢好嗎?LV包包很有可能是假的吧,我去菜市場也有一堆歐巴桑在用LV啊──」

「──我看你是沒種吧。」

「……又不是沒有做過,但我的意思是──」

「──快點回頭,趁現在沒人,快啦!」阿豪不但動口,還動手了,啪的一下打了阿誠的安全帽一下,力氣太大還將其打歪了,擋到了他的視線。

阿誠鼻子噴了噴氣,不爽地以左手調整了一下安全帽,更翻了翻白眼。不過,阿豪自然看不到。阿誠也不真的想要讓阿豪看到就是,要給看到了,肯定又會被碎唸上二十分鐘。

「……但是──」

「──快啦幹!你狗喔?這麼廢喔!?快啦。」

阿誠嘆了口氣,張望了一下左右,確定真的沒有監視攝影機又或是路人之後,龍頭向左迴轉,便往女子騎去。阿誠深呼吸了一口,催了油門,阿豪則專注地死瞪著女人手上的LV包,五爪張開,準備好一攫就走。

「真要──」

「──對!」

幾秒鐘後,阿誠的機車已經逼到了女人的左後方,速度稍減;女子聽到了機車的聲音,轉過了頭的瞬間,阿豪的大手已經探去,抓住了她側背的包包。

「放手!」阿豪大喊說,手同時用力地扯。

「呀啊!」女子理所當然地放聲尖叫,手卻是違反常理地死死抓住背包,不肯放:「救──」

女子喊聲的同時,阿誠已經催油門向前了,車速將她扯倒,碰的一聲直接仆摔在地,求救聲也因劇痛而中斷,轉成嗚咽。

不過,摔歸摔,她卻還死抓著LV包,正所謂作用力等於反作用力──當然,阿豪現在早就把國中課本忘得精光了──給她摔地的重量一扯,阿豪也坐不穩了,在一聲「哇操」的咒罵中,後仰摔跌,啪的一聲背脊落地,疼得他齜牙咧嘴,猛力抽氣,沒有扣上的安全帽,也因為慣性法則飛了出去,落到一邊地上。

至於阿誠,胯下的車子因為女子仆地的拉扯力、後座重量的消失,整體重心偏移,失衡撞向了路邊的電線桿,雖然勉強在最後一刻轉開了龍頭,雙手鎖緊了煞車,後照鏡還是喀啦一聲撞上桿子,清脆地應聲斷裂,落地時鏡面更撞擊了地面,震得碎裂,他的安全帽也因為緊急煞停噴飛出去,在地上滾了好幾圈。

「救命、救命……」女子喊聲。

阿豪勉強爬起了身,雖然渾身痛得要死,但一時之間也管不了這麼多了,腳狠狠地踢去,可因為方才摔得太重,第一下腳沒踢好,明明該要踢她側臉的,卻是踢中了女子的肩膀。

「呀啊──」女子尖聲哀叫。

「閉嘴啦臭婊!」

阿豪再度出腳,這次精準命中女子的面部,重擊聲悶沉,雖然不清楚製造了多少傷害,但,求救聲倒是如他所求地戛然而止了。

「操他媽的婊子……」

阿豪咬著牙抱怨,彎低了腰,伸手去撥開了那女人有氣無力、卻仍然試圖護住包包的手,用力將LV包搶了過來;另一邊,阿誠則扶正了車子,伸手撈起斷裂在地的後照鏡殘骸,胡亂塞到了車前置物空間,噴飛一旁的安全帽也趕緊撿回戴上,隨即雙腿一推,倒車回到馬路上。

「快點、快點、快點!」阿誠喊。

「開車肚子!」

阿誠屁股向前滑,喀啦一聲掀開了車肚子蓋,撿回了安全帽的阿豪則一跛一跛地趕來,將LV包丟了進去,碰地一聲用力摔上了車肚子,稍微笨拙地爬上。

「快騎!」

轟的一聲,機車便呼嘯而去,衝到了前方巷道的交叉路口,隨即一個右轉,消失。巷道邊,女人身子顫抖著慢慢坐起,原先看來不差的面容,如今已經扭曲,鼻骨斷裂、鼻孔流著血,臉頰的擦傷與地板上的灰塵交雜,汙穢噁心,而取代鼻子進行呼吸的嘴巴,淌著幾條黏稠牽絲的鮮血、唾液混合物。

她茫然地看著他們消失了的地方。

商品簡介

現金入手發大財?

但他們搶錯錢了!!!

★鏡文學影視長篇小說大獎|評審獎 ★

// 百萬黑錢意外當街遭飛車搶劫,

挑起黑白兩道壓抑已久的敏感神經!//

不長眼的魯蛇混混明知搶錯錢,卻心存僥倖想用這筆錢逆轉人生。無辜妓女被懷疑自導自演,差點陷入殺身之禍。黑道發出全面追殺令,白道深怕骯髒醜事爆發,這時,偏偏冒出菜鳥警察堅持查案來攪局。

在各方背後勢力積極運作下,是大鯨魚終究贏過了小蝦米,還是小蝦米可以游出一番新天地?

一樁搶案,五種視角──有人想找回錢,有人想擺脫這筆錢,有人不但要找到錢,還要找到搶錢的人──每個人的命運都將因此改變。

作者簡介

灰階

為了當作家,特地去澳洲打工度假一年賺取寫作基金,感謝上蒼,在基金用罄前就幸運獲獎,得以繼續生存。其他興趣包含羽球、攝影、電玩、重金屬吼腔、嘻哈饒舌,但每個都半吊子。不寫作的時候,擔任自宅警備員。

鏡文學作家專頁︱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2612

名人推薦

小野|劇作家、王小棣|導演、葉如芬|資深電影監製、劉蔚然|資深電影監製、駱以軍|作家(依姓名筆畫排序)──生猛暢快推薦

「作者深諳台灣小混混世界,有一種貼近特寫的寫實能力。包括跳開一個人物的觀點重新講事件的側邊,技術都非常流暢,做了很多生活田調。以電影的浮誇來講,很樣板,很像昆丁塔倫提諾。以雕刻來比喻,這個作者用刀豪邁,有塑造角色的能力,劇情一環扣一環,很準確精巧。」──作家|駱以軍

▎左撇子|資深影評人──專文推介 ▎

搶錯錢
作者:灰階
繪者:蔡尚儒
出版社:鏡文學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9-07-08
ISBN:9789869782029
定價:350元
特價:88折  308
其他版本:二手書 6 折, 21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