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圖書館(3):燃燒的書頁
cover
試閱內容

晨曦閃爍地映在窗玻璃及中央廣場斷頭台的刀片上。鴿群聚在簷槽裡嘰嘰咕咕,因為四周一片死寂,才得以聽見牠們在聒噪。只有嘎吱嗄吱的手推車車輪還有啪答啪答的輕柔腳步聲,擾亂了凝滯的空氣。

艾琳感覺她和凱的周圍,籠罩著更大範圍因恐懼而造成的寂靜。路人都避免與他們眼神接觸,一心只求別引起他們的注意。當然,這全是因為他們「借」來的制服:每個人都生怕有一天國民兵會盯上自己,以進行反革命活動的罪名拖走他們。然後是監獄、審判,再來是斷頭台……因此他們這身裝束是讓他們不受注意、自由行動的最佳偽裝,沒人會多看國民兵一眼,以免國民兵回應他們的目光。

他們兩人俐落地原地轉身,在街角轉彎,踏著整齊畫一的步伐走向街道,斷頭台從視線範圍消失。艾琳很不理性地鬆了口氣。就算他們還沒脫離險境,至少她不必再看著那個可能把自己頭砍掉的東西。

「還有多遠?」凱掀動嘴角低聲問道。即使穿著毫無魅力的國民兵制服──厚重的黑色羊毛大衣和長褲,還有三色肩帶──她的助手仍然有本事看起來俊俏得幾乎超現實。陽光晶亮地映在他的黑髮上,並且讓他的臉龐煥發健康而充滿活力的光采。他走起路的步伐就像貴族,或是掠食動物,而不是像朝九晚五的平凡人那樣拖著腳步。不過他們沒什麼方法來掩飾這一點。在臉上抹點泥巴不合軍人身分,若是讓他扮成被帶去問話的平民又太冒險了。

「下一條街。」艾琳喃喃回應。站在凱身邊她相形失色──她偶爾會自怨自艾──因此她比他不起眼得多。她那平凡的棕髮和普通的五官,需要特地加工才會變得有特色,或者說才會比「整齊乾淨」來得更吸引人一點。不過由於大部分時間她都希望沒人注意自己,這對她的工作來說算是優點。

幸好國民兵裡是有女兵的,因此她不用纏住胸部之類的來混進去。在這個平行世界藉由法國大革命而崛起的歐洲共和國專制、暴虐、強硬、危險至極,不過至少容許女性把性命葬送在軍中。也許是因為戰火不斷,他們人力吃緊吧,不過那是題外話了。

他們在下一個街角轉彎,艾琳迅速瞥了一眼那棟老舊的赭石建築,那就是目的地。它幾乎已經整個散了──衰敗的磚牆上布滿常春藤和裂縫,百葉窗板緊閉,上頭滿是塗鴉,屋頂的瓦片東缺一塊西缺一塊。他們彷彿有正當理由去那裡般,大步走到前門。凱拍了拍門,等待回應,然後一腳把門踹開。兩人其勢洶洶地走進屋內。

凱往黑暗裡望去。一束束光線從百葉窗板邊緣滲入,足以讓他們看出這棟樓房的內部已經完全荒廢。通往二樓和三樓的樓梯看來幾乎不能走,而所有家具都不見了,牆上寫滿革命者信條。這裡或許曾是座圖書館,可是現在只是破敗的穀倉,而且可能連路過的牛都會嫌它太不舒適。

「我不懂這地方怎麼可能還與大圖書館有連結。」凱說。

「我們也不懂,不過如果它能帶我們回基地,我是沒什麼意見。」艾琳把身後的門踢上。少了從門外透進來的光線,這裡變得更暗了。「有時候要經過很多年,某個世界通往大圖書館的入口才會移動位置;有時候甚至要過好幾百年。不過本地所有圖書館和書店不是關了,就是有武力看守,這是我們最好的機會了。」

「以我的身分,是不是不該說我不喜歡這個平行世界?」凱問。他解開大衣鈕釦,伸手進去,拿出他們被派來找的書,交給艾琳。

她接過書,注意到書因為他的體溫而熱熱的。「完全不會,我也不喜歡它。」

「所以還要多久妳才不會再接到……」

他在思索比較不傷人的說法,不過艾琳自己已經對這種狀況很不爽了,覺得沒必要再用糖衣包裝。「還要多久我才不會再接到各種屎缺?天知道,畢竟我現在在緩刑期,而緩刑期並沒有固定天數。」

凱迅速閃避她的眼神,臉頰也驀地發紅,讓她有了罪惡感。畢竟認真追究起來,她會處於緩刑期可以算是他的錯。她為了跑去救被人綁架、面臨奴隸命運的凱,在另一個世界拋下了駐地圖書館員的責任,只在行動前緊急通知上級;而在這個過程中,她也避免了一場戰爭發生。顯然她能保有職位已經很幸運了,不過代價就是要接下這類任務。提醒他這些並不公平,而她自己重新回想也沒有好處:每次她越想就越生氣,又或是她會幻想「他們會發現自己錯了並道歉」,兩者對她都沒有幫助。

「我們快走吧,」她說。「如果那些國民兵檢查紀錄,就會發現我們是冒牌貨,有可能會追到這裡。」

凱朝陰影裡張望。「我不確定這層樓有任何完整的門。我們需要完好的門加門框,才能進到大圖書館嗎?」

艾琳點點頭。他說的沒錯──這地方真的被破壞得很徹底。她真希望自己有機會看到仍然充滿藏書時的它,在被革命掏空內臟前的它。「對,真是有點尷尬的狀況。我們最好去樓上試試。」

「我先走。」凱說,並且趁她反對前搶先跑到樓梯前。「我比妳重,所以我踩過的樓梯既然能承受我的體重,妳踩上去應該也很安全。」

此時此地並不適合又一次進行「你可不可以不要再保護我」的辯論。艾琳讓他先走,小心翼翼地隨著他爬上嘎吱作響的樓梯,只踩在他踩過的位置,同時攀住油漆斑駁的扶手,以防突然墜落。

到了二樓,這裡幾乎和一樓一樣滿目瘡痍,不過中央的大樓梯平台邊有一扇門,還鬆鬆地和鉸鏈相連。艾琳看到它的時候安心地嘆了一口氣。「這應該可以,等我一下。」

她集中精神在自己身為立誓圖書館員的身分上,挺直身體,深吸一口氣,上前一步用手貼著門,把它關上。「通往大圖書館。」她用語言說。語言重塑現實的力量,是圖書館員最大的資產。再過一下子,他們就能離開這裡,回到他們效命的介於次元之間的書籍蒐藏所,準備為它龐大的庫藏再增添一個品項。

接下來發生的事絕對不該發生。那扇門及門框一下子就燒了起來。艾琳不可置信地呆站在原地,她千鈞一髮把手抽離高溫,一股力量有如失控的汽車,在她腦袋裡衝撞。凱不得不抓住她的肩膀把她往後拖,讓她遠離火苗。那火燒得又熱又白,以超乎自然的速度點燃木頭,在整面牆上蔓延。

「火,熄滅!」艾琳命令道,但沒有用。通常語言會與她周圍的世界互動,就像齒輪相互嵌合、同步運作,但這次那比喻上的齒輪沒有卡住,語言也就抓不住現實。火焰升得更高了,她忙不迭地往後躲。

「發生什麼事?」凱大喊,他得提高音量才能壓過劈啪作響的火焰燃燒聲。「門上有陷阱嗎?」

艾琳在腦子裡抓住自己搖了搖,振作起來,一邊退離範圍越來越大的火勢。她原本預期自己會像平常一樣,感覺力量流失,但她剛才手上的觸感更像是通了電的電線──有股與她對立的力量流瀉而出,當她想用自己的力量去觸碰它時,就爆炸了。幸好那股力量似乎並沒有影響到她,只影響了他們本來要當作回大圖書館路徑的那道門。「我不知道,」她喊回去。「快,我們要找到另一個入口!在這整棟屋子都著火之前!」她死命握緊那本書把它壓在胸前──要是把它弄掉、付之一炬的話,天知道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再找到一本。

他們跌跌撞撞來到樓梯邊,煙霧已經朝他們伸出魔爪,並開始透過百葉窗板飄出去。越來越響的火焰爆裂聲在後驅趕,這次艾琳率先爬上了樓梯。她聽到身後傳來清脆的碎裂聲,凱踏破了一道階梯,不過他粗聲粗氣地要她繼續爬,過了一會兒,他的腳步聲便跟上了。

艾琳踉蹌進入三樓,看了看四周。這裡和一樓一樣殘破不堪,舉目所及沒有門,只有空空的門框和破損的牆壁。這裡光線比較充足,不過那是因為屋頂破了幾個大洞,而雨水落進來處,地板上有大片水漬。

也許妳該更有效率地使用語言,成功把二樓的火撲滅才是。而不是光會叫「有火!」然後驚慌失措地逃走,她腦中自我批判的聲音冷冷地指出。如果妳再努力試一下,會不會就成功了?還有別踩在那些水漬上,那個聲音尖刻地表示。那裡可能泡爛了,很不安全。

凱大步走到一扇有百葉窗板的窗邊,透過窗板和牆壁間的縫隙窺視底下街道。他的身體定住了,即使光線昏暗,艾琳也看得出他的肩膀很緊繃。「艾琳,我有壞消息。」

儘管驚慌失措是很誘人的選項,但意謂浪費寶貴的時間和精力。而火讓這個選項變得更誘人百倍。「我猜猜看,」艾琳說。「國民兵追蹤我們到這裡了。」

「對,」凱說。「我能看到十幾個人,他們正指著煙霧。」

「要期盼他們沒注意到未免太不切實際了。」艾琳試著想出替代方案。「如果我能滅火──」

「也許可以──除非它和大圖書館或混沌有關。」凱指出。「那種狀況曾讓妳沒辦法使用語言,妳知道這次是什麼引起的嗎?」

「不知道。」艾琳也來到窗板前。外面有一組二十人的士兵,有男有女,他們暫時還沒有進來的唯一原因,大概是房子著火了。她逼自己用很刻意的冷靜口氣說話,不去理會腹部那種揪緊的恐懼感。「天呀,我們一定把他們惹毛了。不過沒想到他們這麼快就追上來。」

「我好像認得那一個,」凱指著一個士兵。「妳用語言說服一個人相信我們是巴黎來的官員,是不是就是她?」

艾琳瞇眼細瞧,然後點點頭。「好像沒錯,看來語言的效力比平常還要快消退。好吧。」

比起她容許自己表現出來的樣子,其實她內心更為不安得多。她擔心的不是外面那二十個人,那個她能應付。好吧,應該說她和凱合力就可以應付。她在意的是自己想要打通連接大圖書館的門被關閉了,而且是以沒見過也想不透的方式。目前她正處於緩刑期,代表她會接到一些苦差事和危險任務,譬如像這次要優雅地穿越一個極權主義共和國,進入他們的私人地窖,去拿一本獨特的大仲馬著作《波托斯的女兒》。但是如果從這個世界前往大圖書館會有問題的話,她應該會事先收到警告。這是基本安全問題。如果有人故意不告訴她就派她來這裡……

之後有空再來研究這件事。就眼前來說,他們被困在燃燒的房子裡,外面還有憤怒的士兵。再正常不過了。「趁著二樓還能通行,我們走後門吧。」

他們後方傳來崩塌的巨響。

「樓梯垮了。」凱木然地說。

「很好。」真不可思議,被節節進逼的大火截斷退路竟然能讓人頓時集中精神。而且不是早晨醒來第一杯咖啡讓人專心的那種程度而已,而是像用放大鏡把所有微小的恐懼都聚集起來,變成純粹恐慌形成的雷射光。艾琳一向不喜歡火。不僅如此,一把野火吞噬她的藏書更是她特別擔心的噩夢。受困火場在她的「不想面臨的十大死法」排行榜上名列前茅。「我們打破這層樓的窗板逃出去,投降,晚點再逃走。」

「就這樣?」

艾琳揚起一眉。「除非你有更好的主意?」

「其實我有。」凱的語氣半是自豪、半是叛逆,不過整體來說很堅定。「我們不用再回來這裡,所以讓他們看到什麼並不重要。我可以變身,載我們兩個離開這世界。」

這話讓艾琳猝不及防。她完全沒有朝這個方向思考。凱並沒有向她隱瞞他身為龍族的事──至少在她察覺端倪之後沒有再隱瞞──但他鮮少提議做任何要用上這個特質的事。而且她也沒有看過他完整的龍態。「他們有來福槍。」她很實際地指出。

凱哼了一聲。或許是因為煙,確實越來越濃了。感謝老天這裡沒有書等著被燒。畢竟她是圖書館員,痛恨任何破壞書的行為。「在我完全變身之後,來福槍對我來說不成威脅。」

艾琳幾乎說出:「那我呢?」不過及時閉緊嘴巴。畢竟這是他們現在唯一的希望。「好吧,」過了一下子她說。「這裡的空間夠嗎?」

「外面會比較容易。」凱說。更多煙從地板縫隙間飄上來,火焰的劈啪聲也越來越響了。「不過這裡的空間剛好夠用,麻煩退到牆邊。」

艾琳把書塞進大衣裡,繼續待在窗邊的位置,背緊貼著牆,凱則走向地板中央。她在想變身成龍是不是會失去衣物,然後又在心裡斥責自己不該在危機關頭胡思亂想。不過她沒有移開視線。

凱停下腳步,高舉雙臂,然後踮起腳尖,背弓起來。他的動作並沒有就此停住。房間裡的空氣似乎變得濃密,變得越來越稠、越來越真實,存在感勝過了煙。從屋頂破洞灑進來的光變強了,當他的形體轉變時,那光就在他周圍閃爍。眩目的光刺痛了艾琳的眼睛,無論她多麼努力緊盯眼前的一切,還是忍不住眨了一下眼睛。

等她又能看清楚時,凱已經不是人類了。

在艾琳看過的所有龍的圖片中,他看起來很像某些中國古畫裡的龍。深藍色的身軀像蛇一樣盤蜷著,雙翼收起貼在身側。他身上被光線直射的位置,鱗片就像白晝的深海一樣呈現清澈的黝深藍寶石色,而鱗片排列的紋路則像河面波紋。她研判當他完全伸展開時,可能至少有九公尺長,不過他現在蜷在房裡,四周又煙霧瀰漫,這很難說得準。他的眼睛和紅寶石一樣紅,還散發著不需要反射日光就能燃燒的光芒,當他張開嘴,她看到肉食性動物的森然利齒。

「艾琳?」他說。他的聲音很低沉,像管風琴一樣嗡鳴,不過還是聽得出是凱,她的骨頭彷彿被微微振動著。連地板似乎都在顫動著回應他。

她振作了一下。「嗯,」她說。「你──你還好吧?」她知道這是個蠢問題,不過很難判斷這時候該說什麼才對。關於助手變成龍形之後的禮儀──又是《大圖書館常規全書》中缺漏的一章。

「好得很。」他用隆隆的聲音說。「這地方與我的磁場滿合的。妳先保持距離,我要把屋頂掀了。」

——精彩後續請見《看不見的圖書館3 燃燒的書頁》

商品簡介

前進俄羅斯冬宮,竊取凱薩琳女皇的睡前讀物⋯⋯

「我們的存在意義是保存,不是統治,我們是圖書館員。」

獻給閱讀冒險家的全新旅程,圖書館員版的「古墓奇兵」

隱藏在世界之間的大圖書館,

負責保管各個世界裡珍本中的珍本。

其中偶有獨一無二的特殊版本,甚至能影響所在世界。

圖書館員則身懷重任,前往不同時空,尋書收藏。

知曉內情的人們,通稱大圖書館為「看不見的圖書館」。

黑暗威尼斯事件後,由於之前的擅自行動,艾琳正處於緩刑期。

現在,她得負責其他館員不願接手的燙手工作,例如這次取得某本大仲馬作品的任務。這任務從一開始就透著古怪,而且當他們準備撤退時,通向大圖書館的出入口竟然燒了起來。好不容易藉著龍族力量逃回駐守世界,又先後遇上落難的妖精友人現身投靠、蜘蛛大軍襲擊。而他們的好友大偵探韋爾,接觸混沌後惡夢連連,只能靠打嗎啡逃避現實⋯⋯

同時,圖書館員頻頻遇襲、與平行世界連接的出入口紛紛起火,大圖書館需要更多獨特書籍來加強與其他世界的聯結。艾琳接下緊急任務,要前往一個魔法世界的聖彼得堡,從俄羅斯凱薩琳大帝的檔案庫裡偷書⋯⋯因為,叛徒妖伯瑞奇發出恐嚇,要大圖書館臣服,不然就徹底摧毀大圖書館!

在這個系列中,作者珍娜薇.考格曼不時流露出對閱讀的熱愛。堅強的主角艾琳,就像圖書館員版的「古墓奇兵」,聰明、獨立、能面對尋書任務中的任何挑戰。跟著她,讀者將走訪媲美福爾摩斯的偵探、行經飛船劃過天際的倫敦,並穿梭於不同時空的奇幻世界。「看不見的圖書館」是獻給閱讀冒險家的全新旅程

本書特色

★Barnes & Noble書店年度最佳科幻/奇幻選書

★美國亞馬遜書店年度最佳科幻/奇幻選書

★英國《獨立報》年度十大奇幻小說

★英國亞馬遜書店暢銷電子書

★已出版英、德、義大利等多國語言版本

書籍評論者 小部

彰化高中圖書館主任 呂興忠

金石堂網路書店文學線 劉盈萱

——愛書人好評推薦

看不見的圖書館系列書評推薦

「考格曼充滿生氣與機智的文字為這個類型帶來了新氣象⋯⋯讓人聯想起黛安娜‧韋恩‧瓊斯和尼爾‧蓋曼的作品。考格曼的小說是閱讀的一大樂趣。」

——《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

「愛書人一定會為這本迷人的初試啼聲之作瘋狂,考格曼在這部作品裡成功滿足了有趣奇幻的條件。善於謀略的角色們與輕快的動作場面,都在這個引人入勝、架構迷人的世界裡。」

——《圖書館期刊》(Library Journal)

「令人滿意的綜合體⋯⋯這本書讓人沉迷。」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

「與黛博拉.哈克妮斯的《魔法覺醒三部曲》一樣⋯⋯現代背景遇上童話故事!」

——《大誌》雜誌(The Big Issue)

「這部機智風趣的奇幻裡面有福爾摩斯式的偵探、奇妙的魔法列車、讓人著迷的妖精政治、逗趣的橋段,以及為了在有限時間內營救凱,艾琳所經歷的驚險迷人冒險。」

——《軌跡》雜誌(Locus)

「這個系列的書迷會很興奮能更深入認識龍族及善變的妖精,並且將超級期待下一集。」

——《書單》雜誌(Booklist)

「⋯⋯從頭到尾充滿了動作場面,無論是艾琳或各位讀者都難以獲得喘息的片刻。」

——The Book Plank 網站

「作者的行文充滿速度感及節奏感,讓你在這整場熱鬧非凡的冒險中都興奮不已⋯⋯《燃燒的書頁》不只是本難以釋卷的書,你根本難以遠離它!」

——The Fantasy Book Review 網站

「如此機智,同時又讓人毛骨悚然,還有精心建構的世界觀與伶牙俐齒、聰明又性感的角色們!」

——雨果獎得主、「繼承三部曲」作者 潔米欣(N. K. Jemisin)

「耀眼的愛書人出道作。」

——雨果與軌跡獎得主,查爾斯‧史卓斯(Charles Stross)

作者簡介

珍娜薇‧考格曼(Genevieve Cogman)

幼時接觸到了托爾金和「夏洛克‧福爾摩斯」,從此一頭栽入閱讀的世界。

她有醫療領域統計學的碩士學位,在各式各樣的工作中發展這份專長,像是醫院臨床編碼員、資訊分析師、分類專家等等。「看不見的圖書館」系列雖然是她的第一部小說,但在那之前考格曼曾經擔任RPG遊戲的劇本家。另外,她的嗜好還包括了拼布、串珠、編織與電玩。

考格曼目前定居於英國北部。

考格曼作品:

看不見的圖書館系列

1 消失的珍本書

2 蒙面的城市

3 燃燒的書頁

4 The Lost Plot

5 The Mortal Word

陸續出版

譯者簡介

聞若婷

師大國文系畢業,曾任職出版社編輯,現為自由譯者。嗜讀小說。譯作包括《虎丘情濃》、《我們為何成為貓奴》、《沒有名字的人》、《黑櫻桃藍調》等。

看不見的圖書館(3):燃燒的書頁
The Burning Page
作者:珍娜薇.考格曼(Genevieve Cogman)
譯者:聞若婷
出版社:蓋亞文化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9-07-03
ISBN:9789863194323
定價:340元
特價:9折  306
其他版本:二手書 53 折, 18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