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嗎?療癒歷程,我們走在同路上
cover
目錄

讓我好好抱你一下

如果有一個人被照顧到,會有兩個微笑出現

第一篇 創傷,是大腦為了保護我們而發展出來的求生機制

每個生命都有其價值_馬匹療癒 。筆記:與馬兒相處

學會愛自己_藝術療癒

發現自己並非想像中堅強,療癒就開始_芳香療癒 。筆記:安撫情緒的節氣經絡芳療

透過植物,我們彼此信任_園藝療癒 。筆記:台灣好生好長的療癒植物

放開自己去連結,進到他的世界裡

Run Run Go_運動療癒 。筆記:壓力如何影響大腦,轉變我們的身心?

若你呼喚,音樂與你共乘一段路_音樂療癒

第二篇 療癒,所有人都渴望「活得像個人」

不賣書的書店,與村莊一起練習分享_練習曲書店

說故事,能讓世界更美好_夢想蝸牛故事屋 。筆記:主題故事設計

一人一故事,為你而演_花天久地劇團

哪怕只有一個支點,也要撐住企盼_矯具義肢師

缺少的,奶媽幫妳補回來_義乳內衣設計師

對靈魂好一點,世界就好了_部落祭師/ 傳統醫療儀式者

第三篇 我想為你做的是??

紓壓園藝、音樂占卜、小廚房計畫、照顧者咖啡、共享悲傷卡片、動物溝通、

催眠式引導冥想、部落影像紀錄、療癒系素寫

附錄:現行醫療體制與輔助療法簡介

試閱內容

若你呼喚,音樂與你共乘一段路

音樂療癒

文字_盧怡安。攝影_林靜怡

家家是陳綺慧老師長期陪伴患有唐氏症的女孩,從五歲開始至今與鋼琴已相伴十多年,雖然她的手指無法完全伸直,但卻能牢記許多旋律與琴鍵位置,用自己的方式按壓,彈奏許多曲子。

上課時,家家好幾次轉向綺慧老師,仔細地調整老師脖子上的項鍊,「好~有正了。怎麼樣,有沒有漂亮?」綺慧老師理解家家的各種堅持以及在意表現的心情。此時, 她們不像師生,比較像兩個之間存在默契的「女孩」,笑嘻嘻地等待一切就緒。這堂鋼琴課很特別,音樂不只是音樂,治療的意義也不再僅是痊癒。

● 一切都從〈You are My Sunshine〉開始

「一直就是別人叫我做什麼,我就試試看吧!」陳綺慧與樂器的相遇是父母的期待,如同每個學鋼琴的小孩,哈農和拜爾是古典的乏味教材,「當時對我來說,音樂僅是填鴨而已。」

覺得自己觀念仍算傳統保守的綺慧,帶點逗趣地說,基督書院畢業後本打算以一技之長「Do So Mi So 一箍五箍」進入職場,但又因爸爸一句:「妳跟同學一起準備看看吧!」四個月後,綺慧就飛到美國繼續唸書。即將取得教會音樂文憑時,爸爸電話中提及希望她未來的工作,能幫助到花蓮弱勢的孩子。不久之後就聽朋友提及「音樂治療」的科系,雖然第一次知道,覺得既能繼續接觸音樂又能幫助到人,於是萌生繼續進修的念頭。

在這之前,綺慧以為從小練琴、從音樂學系畢業,好像就應該是要光鮮亮麗、很有氣質地在舞台上演奏。直到正式修習音樂治療,某次看到教學影片中一位五六十歲的大叔,拿著樂器引導需要協助的個案,那樣日常的形象,那樣靠近的距離,她心裡大呼:「對!這才是我想要做的事。」

〈You are My Sunshine〉是一首在美國耳熟能詳的歌曲,輕快明亮的曲風時常被音樂治療師作為問候歌的開場。當時綺慧跟著系上大量的實習,背著吉他、抱著電子琴及大大小小的樂器,東奔西跑接觸失智症長輩、精神科日間病房、兒童特殊教育、成人社區團體等各種不同的服務對象,也時常在許多團體中和大家合唱著這首歌曲。「沒有光圈及優雅形象,音樂治療其實很『那卡西』。」

她心中不曾忘懷當初看到教學影片中音樂治療大叔和孩子們一同玩音樂的畫面,「這是多麼真實的一件事,這件事很棒,我很喜歡。」於是回國後心心念念的工作便是,「要用音樂幫助特別的人。」她一直走在音樂治療的路上,一走也二十年。

“You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ey.”

●〈那雙看不見的手〉推著我走這條路

當年綺慧回國時,台灣的音樂治療師不超過二十位,雖當時已有「希望訂定音樂治療相關法規及認證制度」的聲音出現,但一般大眾對其觀念、論述及應用方法的認識仍剛起步。在花東地區只有綺慧一位音樂治療師。她在黎明教養院的主責工作之餘,還得面對如雪片般飛來的各種個案需求、推廣課程及演講邀約,在她臉上看不到任何疲憊面容。「我當然也很想追劇、宅在家裡做甜點啦!但只要一想到能幫助人,我能接就接。」那是多麼大的堅定及能量。

在個案類型、狀況、需求都不一樣的情況下,要為個案量身定做課程其實都是一大挑戰,「課程開始前我需要一個人的安靜時間準備課程,寶貴三十分鐘的治療課程,會設計四到五種不同的音樂活動,活動過程與音樂帶領方式必須在腦海中走過一遍。」面對沒有接觸過或不熟悉的個案,事先要查很多資料,結合自己在國外實習的各種經驗,「做足功課還不夠,過程中個案的回應無法預測,有時毫無進展,或是完全提不起個案參與的動機,就必須當機立斷使用不同的方式。」

她曾陪伴過一群東南亞婦女團體,在沒有共通的語言、文化與價值觀的情況下,如何選擇音樂與設計活動?是否達到讓對方紓壓的需求?當時,綺慧尋求藝術治療師的妹妹協助,嘗試以視覺搭配聽覺,「我蒐集了很多的時尚、旅遊雜誌,將圖片剪下以不同主題分類,設計簡單的旋律,幫助個案表達情緒或是分享對家鄉的思念。」只要能達到治療師與個案的共同目標,「無所不用其極」的精神才是音樂治療師的魔法。

二○一一年,她帶著黎明教養院的孩子敲棒鐘,與「樂興之時」交響樂團下鄉計畫合作展演歌曲〈那雙看不見的手〉,從敲擊旋律,到能與四重奏樂團合奏,進錄音室錄音更是新鮮嘗試。她將這些工作挑戰與每一個邀約,都視為上帝希望在自己身上成就的美好,因此累積了非常豐富的實務經驗,也沒有悖離「用音樂幫助人」的初衷。當年決定修習宗教音樂取得文憑,是希望「把自己最好的留給上帝」,現在,上帝的手則引領她「將自己最好的分享出去」。

「?的話語導我前行,經過每個山谷,攀越每座山嶺,?的手將我牽引。」

●〈媽媽的喜歡〉不只是治療是陪伴

家家坐在鋼琴前,不斷地把綺慧老師的手撥開,一再發出聲音來表達她對於「接受協助」的不滿情緒。即使手指頻頻落在不如自己預期的位置上,家家仍努力地敲打著琴鍵,想要自己完成一段樂句、一首歌。「不要生氣,要有禮貌。」「需不需要老師幫忙?」綺慧老師一邊提醒家家對情緒的控制,一邊繼續提示接下來音符的唱名或手指的位置。身為一位音樂治療師,綺慧老師明白家家因無法自主而憤怒的情緒,同時也需要「完成曲子」的成就感,並獲得旁人的認同與掌聲。

音樂治療中很重要的「共乘效應」,是讓個案能「隨著音樂或彈奏樂器,引導生理與心理的自我察覺,自然引發內在的動機,刺激出相應的行為反應,進而去表達展現。」因此從家家踏入教室那一刻,課程就開始了,脫外套、放置物品、在鋼琴椅上坐好、敲擊琴鍵、彈奏完整的曲目,都算是音樂治療課程的訓練。

音樂治療師除了是擁有「十八般武藝」的引導者,更是一個不離不棄的陪伴者,「無論是治療師或音樂,都希望能陪伴出他們的『自我』。」綺慧擅長以活動形式,觀察個案行為及互動,「能在音樂中的『此時此刻』讓個案感受到存在及完整,我認為就算是有發揮到音樂助人的力量。」

社會上也不乏質疑音樂治療「療效」的聲音,「音樂最重要的療效,是為個案在『當下』創造出一個感覺到自己存在、重要、被尊重的時空。」如同當年帶領黎明教養院的孩子和「樂興之時」的樂手們同台演出時的感動,「音樂對於他們來說是一個平等的機會,這世界不就是應該這樣嗎?」

課程快結束時,綺慧老師鼓勵家家,「要彈哪一首呢?〈媽媽的喜歡〉好不好?還是〈媽媽的愛〉?母親節要到了,回去可以彈給媽媽聽!」家家看著綺慧老師翻樂譜,腳又不自覺盤起自己喜愛的角度,如同媽媽長年耐心的陪伴,音樂與綺慧老師也一如往常在身旁。

「長大後,我才明瞭,媽媽只有一個喜歡。這樣的喜歡,是完全的愛,比春雨滋潤,較春風暖。」

● 〈送你這雙翅膀〉在音樂中找到療癒

花蓮港教會的教室中,一群銀髮太太正等待著「那位教我們敲棒鐘的老師」來。「你們兩個是C,你敲D,你們負責E??」綺慧讓同學們以個人或小組方式負責不同音高的棒鐘,「今天我們要繼續練習〈送你這雙翅膀〉,彈的時候如果忘記看老師指揮,就趕快看旁邊同學,大家互相提醒喔!」這個樂團中,其實部分長輩有輕度失智的狀況,部分是新同學,也有反應較快願意協助的同學,綺慧刻意分組,每位長輩都能做自己並專注於「合奏」的喜悅。

現階段,失智團體及長輩會是綺慧傾向服務的對象,一方面社會需求增加,另一方面自己的家人也有一定年歲,希望更關注這方面的需求。銀髮太太們緊握著棒鐘,專注的眼神與敲擊後揚起的雙手,的確就如同綺慧老師形容的那般優雅,迴盪的棒鐘聲響,就像有了翅膀,乘著風飛舞起來。

「送給你這對翅膀,學習飛翔越過最高山;送給你這對眼睛,學看世上的美事;送給你歡欣的歌,歌頌春天來臨的喜悅;送給你跳躍的心,翱翔在海的那邊。 」

● 推薦書籍

琴之森/一色真人 著/2000

羊與鋼之森/宮下奈都 著/2017

注意力交響樂:運用音樂活動改善孩子的注意力/蕭瑞玲、孟瑛如 著/2016

音樂治療十四講/吳幸如、黃創華 著/2006

● 推薦影片

不老交響夢(Golden Orchestra!)/細川徹 執導/2016

逆光飛翔(Touch of the Light)/張榮吉 執導/2012

進擊的鼓手(Whiplash)/達米恩.查澤雷(Damien Chazelle) 執導/2014

羊與鋼之森(The Forest of Wool and Steel)/橋本光二郎 執導/2018

● 推薦音樂

調色盤/徐佳瑩 演唱/2012

晨歌/吳金黛 製作/1999

幸福的孩子愛唱歌專輯/謝欣芷 製作/2010

● 請跟著唱,會比聽還療癒——

「滿天都是小星星,閃閃放光明

好像微笑的眼睛,看著我和你

星星數也數不清,代表我的心

星星閃閃亮晶晶,滿滿的愛都給你」

by_《幸福的孩子愛唱歌專輯—數星星》

商品簡介

不只看事件表面,而是關注他人或自己的內心感受,療癒就已經開始了。

這是一本探詢從事輔助療法的助人者的書。

輔助療法並不是去醫治某個病症,而是強化我們「好的部分」,

重建受創者與自己與他人的連結,才能去協助受創部分得到修復。

花蓮有不少助人者走在前面,

馬匹治療、音樂治療、園藝治療、正念治療、戲劇治療、運動治療......等等。

期待每個受創的心靈,被照顧。期待真實的微笑,能相遇。

作者簡介

寫寫字採編學堂 第五屆師生共同創作

撰文_王心怡、王玉萍、巫芷玲、吳翠、林芯瑜、翁嬿婷、陳雅慧、黃東榕、張佳蓉、楊庭嘉、劉光容、鄭佩馨、盧怡安、蘇暐凱

攝影_林靜怡、黃東榕、翁嬿婷、張楷勁、任以真

繪圖_王心怡(第三篇人物)、李瑾倫(封面)、巫芷玲、黃文儀、張佳蓉、Sera(篇名頁)

編輯_楊庭嘉、王玉萍、鄭佩馨

設計_陳文德

校對_王心怡、王玉萍、林苡薰、陳文德、黃東榕、張嘉琳、楊庭嘉、劉光容、蘇暐凱、藍漢傑

行銷_王心怡

2018「寫寫字採編學堂」授課老師群

採訪_陳琡分、林清盛

寫作_藍漢傑

編輯_王玉萍

插畫_李瑾倫

攝影_林靜怡

設計_陳文德

體驗_徐思婷(正念)、邱怡華(藝術)、林芯瑜(芳療)

助教_林苡薰

出版_寫寫字工作室

印刷_成偉事業有限公司

初版_2019年6月30日一刷

作者自序

發刊詞

如果有一個人被照顧到,會有兩個微笑出現。

文字_王玉萍

● 那之後,你的生活好嗎?

「不要心情不好了,快打起精神來吧!」你是否也偶爾這樣跟自己說,或是聽到別人跟你說?我們不要的「壞心情們」,去哪兒了?

做療癒主題,起因是日常生活的種種事件,在某日成為鮮明的感觸:「現在的人,都覺得自己活得很辛苦吧?」遇到困境要強作沒事,其實會變成外表看不出的「內傷」吧?於是先提出探索方向:如何讓自己的心安定、身好好活?

沒想到一兩個月後,花蓮就發生○二○六大地震,我們「身在其中」不得不先面對災後創傷。於是與一群在地朋友們發起「七公里的幸福街坊」團隊,開設各式療癒工作坊,陪伴社區居民安頓身心。

「只要地震,我一定繃緊神經,跳起來手不停的抖,拿著手機要打電話,卻慌了不知道打給誰。」

「傾斜四十五度站穩都很難,餘震不斷我們還是要進入搜救。那是我第一次,把生日願望送給別人,希望能救出那個人,但後來他還是沒有了生命跡象??。」

曾參與九二一災後重建工程的心理師說,典型災後創傷常見的症狀,是睡眠情況不佳、心理狀態處在某種不安定,需要有耐心給自己一點時間。但多數人還是期許當個堅強的人,眼淚擦一下就要打起精神恢復正常生活。「若不幸地在重建時又遇到挫折,受創的身心可能會承受不住。在九二一災後的半年至一年間,就引發了自殺潮。」

那時,腦海浮現一本多年前閱讀的書,村上春樹《地下鐵事件》。他成書的起心動念,來自於某次隨手翻閱的一本女性雜誌,其中讀者投書欄,是一位因丈夫遭遇地下鐵沙林事件而失業的女性所寫的,「??幾天後雖然出院,卻不幸留下後遺症,無法順利工作,剛開始還好,但事件隨著時間過去,上司和同事開始說起一些刺耳的閒話,丈夫無法忍受那樣冷淡的環境,幾乎像是被趕出來般地辭掉工作。」

「然而話說回來,現在在這裡自己什麼也做不到。我——或許正如大多數的人一樣——也只能嘆一聲氣合起雜誌,回到自己日常生活和工作中。」

● 沒辦法視而不見

不過村上春樹合起書後,「為什麼」的疑問並沒有從腦子抹去。「為什麼那些運氣不佳遭遇沙林事件的純粹『被害者』,除了承受因事件本身所帶來的痛苦之外,還必須受到那樣殘酷的『二次傷害』呢?」

他決定行動,採訪受害者及其遺族們,完成《地下鐵事件》。之後,又採訪奧姆真理教的信徒們,完成《約束的場所》。

「被難以承受的經歷擊垮」的人真實存在,他們後續如何生活?「仍有些人的內心被困在事件發生的瞬間,是無法抽離回到當下,好好生活的。」對經歷過大地震的人來說,不是想像。

七公里團隊裡有心理師、社工師、芳療師等助人工作者,他們成為穩定存在的陪伴者,讓受創者感受到「當下」,進而能回頭看「那時,發生了什麼事」,願意尋求協助,就踏上療癒之路了。

● 我們都是帶著創傷活下來

一年的療癒工作中,寫寫字夥伴仍隨身攜帶最初的提問,「現在的人,都覺得自己過得很辛苦吧?」除了「災後創傷」,應該還有其它的創傷問題。

會這麼說,是因為一個無法被忽略的現象:助人者發現,對不少出現創傷症狀的人而言,緊急災難不過是「觸發事件」,創傷其實源自於過往各種的負面經驗。

負面經驗是什麼?與父母的衝突、失戀、學業失敗、求職受挫、朋友背叛、親友突然死亡??有些事件,讓你以為世界改變了,別人卻無法理解你的感受;或是對自己不能快速復原感到生氣、失望。有些創傷已不記得卻還在影響我們,像是兒童長期被虐待、忽略。

我們多少都經歷過傷心事,大部分都能轉化為經驗學習,有些則被大腦隱藏,成為自己可能都不清楚的「情緒地雷」,若遇到觸發事件,就爆發。

● 輔助療法不是治病症,而是新的學習

當我們認識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童年逆境傷害(ACE)、惡性壓力這些專業術語,也理解了:創傷不只是心靈問題。《深井效應》作者娜汀.哈里斯透過小兒科的臨床與科學數據確認,成長過程中若經歷過多的創傷累積,會造成各種疾病、壽命減短。身心議題,確實是一體的。

《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一書也詳細說明,近二十年來,國際精神醫學與公共衛生領域檢視過往創傷療法,如藥物、談話治療為何效果有限?並轉而結合各種輔助療法。輔助療法並不是治療,而是強化我們「好的部分」,由此重建受創者與自己及他人的連結,進而能去協助創傷修復。

這是多麼「療癒人心」的發現啊!至此,我們有了更明確的方向:探詢從事輔助療法的助人者。也才知道,原來花蓮有不少助人者走在前面,有馬匹、音樂、園藝、正念、戲劇、運動等療癒方式。

這些領域的專業者都能做治療嗎?並不是喔!舉例,雖然聽音樂也能讓身心舒暢,但音樂治療指的不是用「聽音樂」來治療,而是要直接演奏樂器去開啟身體感知。音樂治療老師說:每一次治療課程,她都要特別針對這次對象目前的狀況,設想適合的樂器與引導方式。輔助療法,是很專業也很細膩的工作。

「孩子說,騎在馬背上第一次發現,可以專心跟自己相處,意識到不要被焦慮影響。他們喜歡騎馬,進而身心產生轉化。」

「音樂最重要的療效,是為個案在『當下』創造出一個感覺到自己存在、重要、被尊重的時空。這世界不就是應該這樣嗎?」

助人者們的共通點是:想的都是別人。這已不只是心地善良,是對世界有責任感而勇敢承接。如果看見有人因為被照顧而綻放笑容,助人者一定也是跟著開心的人。他們知道,那很不容易、很珍貴。

接著,我們又探索到「非專業助人者」。矯具義肢師、義乳內衣設計師、一人一故事劇團??以自己的方式實踐助人的想法,就連參與這屆療癒主題的學員,也在結尾的篇章介紹自己能為別人做的好事。

● 療癒是很個人但不孤單的歷程

這本書有點奇妙,寫寫字之前的出版品《自宅職人》、《海有.島人》都是已知有「知識架構」的題材,而這本療癒之書,它不斷要我們推翻想像。美術設計提醒:書的開場不宜放一堆照片,那像自定的「成果展」,讀者未必同感。於是改為兩個關於安慰的提問:別人給出的安慰,是自己想要的嗎?反之亦然。期望讀者能找到療癒自己的答案。

點一首文章裡推薦的音樂吧!這可不是想像——希望你好好的人,由此又延伸出更多。

期待每個受創的心靈,被照顧。期待真實的微笑,能相遇。

你好嗎?療癒歷程,我們走在同路上
作者:寫寫字採編學堂
出版社:寫寫字工作室
出版日期:2019-06-30
定價:360元
特價:88折  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