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志異之紙人堂
cover
試閱內容

楔子

「哥!」

門直接被推開,比往常重了幾分的腳步聲加上音調上揚的口氣,他十分肯定他們家的寶貝公主非常的不開心。

他暗自嘆了口氣,把目光從電腦螢幕上移開,帶著有些無奈的笑容,「怎麼了?哥哪裡惹妳不開心了?」

「你明明答應要買新手機給我的!」

妹妹一臉委屈的神情倒是好一陣子沒見到,從小到大他對妹妹幾乎有求必應,就為了不要看到她委屈的神情。

「我買了,就放在妳桌上。」他耐心的解釋。

「不能用啊!你要買我能用的啊!」她的神情從委屈變成忿怒。

他愣了一下,「瑕疵品嗎?我拿去換就好,妳不要生氣。」

「就跟你說那個不能用啊!你要買我能用的你聽不懂啊!」

她突如其來的怒氣讓他嚇了一跳,那一張化著精緻妝容的臉看起來如此的陌生。

妹妹有對肖似母親的鳳眼,她總嫌自己眼睛小,和他偏像父親那一雙杏眼完全不同,出門前總花上半小時去描畫自己的眼妝,好讓眼睛看起來大一點。

但他現在只看見妹妹那對因為怒氣而瞪大的雙眼看起來毫無生氣,原本宛如曜石般的眼球現在像是顆灰敗的石頭,糊掉的眼妝讓她的眼睛像是失去了畫框的畫,好像一個不小心就會掉下來的感覺令他感到……恐懼。

他不明白自己在怕什麼,那是他妹妹,他想說點什麼來安撫她,但卻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來。

「去買我能用的,我要的,你什麼都要給我,你欠我的。」

她靠近他,一字一句緩慢的說。

她身上飄來的香水味濃郁得刺鼻,但他卻在那種令人窒息的香氣中聞到一絲腥臭的味道,好似在什麼地方才聞過那個味道……

碰地一聲巨響,嚇得他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他睜開眼睛連忙按住桌子站起來,深呼吸了幾下才意識到自己睡著了。

他抹了下臉,把差點被他掃到地上的筆電扶好,轉身出去看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媽,妳怎麼了?」

他一走進客廳就看見母親跌坐在地上,趕緊過去輕扶住她的手臂,疑惑的望向貼在牆壁邊一臉驚嚇的印佣,「小莉?」

小莉被他一叫回過神來,趕緊跑過來幫忙,他放開手讓小莉扶起母親,轉頭就看見他妹妹的笑臉,明媚燦爛。

那是她十六歲的時候拍的,她最喜歡的照片。

他皺著眉看著靈堂前的香爐一片焦黑,直燒到桌面都是一片漆黑,滿客廳的焦味,他昨天剛買回來放在供桌上的手機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他疑惑的望向站在旁邊一臉愕然的男人,「舅舅,這是怎麼了?」

舅舅扯鬆了領帶,神情看起來有些驚嚇,「呃、那個……我也不曉得,剛剛我想上個香,結果香一插上就燒起來了……」

他疑惑的看著焦黑成一片的桌面,那得要多大的火能燒成這樣?「怎麼熄的?」

「突、突然就……」

「一定是她不喜歡。」

他回頭看去,母親已經回過神來,一臉責怪的望著他,語氣加重的又重複了一次,「一定是你沒有買對!你到底有沒有仔細聽你妹妹說話!」

「姐!」

舅舅有些緊張的抬高嗓音喚了聲。

母親停頓了一下,像是意識到自己語氣不對,他趁母親有些猶豫的時候,搶先開了口,「可能是我買錯型號,不要緊,我再去買一支就好。」

母親最後什麼也沒說,只胡亂的朝他點點頭,他只吩咐小莉照顧好媽媽,朝舅舅打了個招呼就轉身出門。

不出意外的,在他走出玄關前舅舅就跟上來了。

「懷禛啊,你知道你媽媽不是……」

「我知道,舅舅,我知道。」顧懷禛朝舅舅笑了笑,看著對方有些尷尬的笑容,帶著些安撫的語氣說。「舅舅要有空的話,多住兩天陪陪媽吧,亞亞不是嚷著想換工作?讓她休息幾個月,上北部來陪陪我媽,我給她找個好工作。」

「呃、好,好,我問問她。」仍然帶著些許尷尬的笑容裡多了幾分喜悅。

顧懷禛朝舅舅揮揮手,一出門就轉身快步走進車庫裡,迫不及待的把車開出去。

一如往常,他只想離開這個「家」,回到自己那個窩裡去。

在繞著山路往下走的時候,一個錯眼就看見他妹妹站在路邊,帶著照片上那個明媚的笑容。

他愣了一下,猛地轉頭去看,在一陣巨大的喇叭聲中他慌忙回過頭來,急速閃過迎面衝來的車,在差點撞上山壁前剎住了車,他腦子一片空白,握著方向盤的手微微顫抖,直到有人拍著他的車窗,他才記起要呼吸,連忙按開車窗。

外面的人低下頭來看他,本來一臉不善的表情瞬間溫和了點,「山路耶,你也不小心點。」

看見是熟人,他扯了扯嘴角,好一陣子才開得了口,「抱歉,恍神了。」

心臟還急促跳動著,對方點了根菸遞給他,他抬起有點顫抖的手接過,猛吸了兩口才覺得緩了過來,「謝了,明睿。」

「跟我客氣什麼。」許明睿伸手抓抓頭,猶豫了會兒才開口,「你沒事吧?」

「沒事,就跟你說不小心恍神。」他笑笑的回答,像是轉移話題的問他,「你什麼時候回國的?怎麼不說一聲?」

「說啦,你根本不看群訊息好不好,我一個個通知要重複打多少次。」許明睿翻了翻白眼,「你一定不知道晚上有同學會吧?」

「今晚?」他愣了一下,抬頭望向許明睿。

「是啊,過來見見大家吧,這次幾個在國外的都回來了,你也出來露露臉吧。」許明睿像是想到什麼,一臉厭惡的問他,「你媽該不會叫你每天給你妹守靈吧?」

「沒有,你也知道我不站到她面前,她根本不會注意我在不在。」他吸了最後一口,把手上的菸熄掉,覺得去一趟好像也沒關係,正好換個心情。

「把地點時間傳給我,我會過去。」顧懷禛點頭朝他的老同學兼老鄰居笑笑。

「你還回來這邊嗎?要的話我七點去接你?」許明睿拿起手機邊傳訊息。

「不了,我從家裡直接過去就好,晚上見。」他晃著手機示意自己收到了。

「嗯,晚上見,開車小心點。」許明睿拍拍他的車門,後退了幾步讓他把車開走,才走回自己車上。

顧懷禛朝他笑了笑,小心倒著車,然後用比平常慢很多的速度下山,他直直的望著前方的山路,專注的盯著馬路朝山下開,連呼吸都顯得輕緩,他盡量把腦袋放空,不要去想剛剛看到的。

終於開出山路,寬闊的道路上車輛也顯得多了起來,他鬆了口氣,突然想起剛剛睡著時做的夢。

他自嘲似的笑了笑,對自己認真思考夢境感到好笑,決定把那個夢跟他任性的妹妹都拋在腦後,加快了速度趕回家,突然覺得去見見老同學們也沒什麼不好的。

第一章

他漠然地看著妹妹摔了他的水杯、電腦、盆栽跟手機,把他桌面上的東西全掃到地上去。

這也不是第一次,電腦被她砸過幾次之後,他已經習慣隨時備份在雲端,只要是錢能解決的問題都是小事,再買就好了。

反正等她沒東西可以砸了,或是氣出夠了、手痠了就會停手。

「你說話不算話,我要跟媽說!」

她雙眼含淚的神情楚楚可憐,明明是極其任性的舉止,臉上的神情卻總能看起來飽受委屈,任誰看了都不捨得。

但他連無奈的感覺都已經沒了,面對她這個神情,他只有麻木的回答,「想要什麼,告訴我就好了,我哪次沒買給妳?」

「手機啊!你答應買那支手機給我的!」

她的尖叫聲像把鋒利的刀直戳進腦內,他下意識的摀住耳朵,只覺得溫熱的液體順著手腕滑落,鮮紅的血滴落在他雪白的襯衫上,怵目驚心。

在一陣驚懼之下他突然清醒過來,喘著氣雙手緊握著方向盤,他意識到自己還在車上。

他定了定神,望向車窗外,又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他記起自己從爸媽家出來,下山時遇到許明睿,答應了參加高中同學會,然後回家洗澡換了衣服才又開車出門。

所以他想起自己把車停在舉辦同學會的私人會館停車場裡,他似乎只是閉了下眼,居然就睡著了。

抹了把臉,顧懷禛抬起手腕看了下時間,他在停車場裡待了大約二十分鐘。

深吸了口氣,他下車走進會館大廳,先找了洗手間洗了把臉,整了整衣服,才走向同學會的會場。

一走進門,所有人都轉頭朝他看來,他習慣性的擺出業務用的笑容迎上,一一和老同學們打招呼。

「我聽說你妹妹的事了,節哀。」

「我妹妹哭了好幾天呢,過兩天我陪她去給你妹上個香。」

「別太難過,身體重要,伯母還好吧?」

大同小異的安慰話語,隨著一個個熟悉又陌生的面孔輪著上來,他只能一一的笑著答謝,最後還是許明睿過來給他解圍,開了瓶好酒,讓人推上個蛋糕給正好過兩天生日的女同學慶生,把圍在他身邊的人給引走。

他念的是直升的私校,從幼稚園開始一直到高中為止都在同一個學校,和他一起直升到高中的同學大概有十來個,這十來個裡頭有四個和他住在同一區,許明睿就住在他隔壁棟,許家爸爸工作常年都在海外,許家媽媽沒事就抱著他串門子,兩個人算是真正意義上的青梅竹馬。

顧懷禛鬆了口氣,端了杯果汁,找張角落的沙發坐下,抬手鬆鬆領帶,轉頭才看見拐角的另一張沙發上坐著一個熟面孔,對方剛好也轉頭看過來,視線對上,兩個人都朝對方笑了笑。

顧懷禛還以為自己找的地方夠角落了,沒想到視線死角還有更不讓人注意到的地方,對方大概是看出他的想法,朝他露出笑容,大方的起身過來坐在一個不算親近卻也不失禮的距離上,朝他開口招呼。「好久不見了。」

「是啊,最近還好嗎?」顧懷禛一時之間還真想不起這人是誰,班上有四十二個同學,他比較有來往的也就那十來個,他只好先應付著。

「還不就老樣子,家裡生意將就撐著。」老同學笑著回答,一張圓臉笑起來親切溫和,個頭不高,一身西裝樣式顯得很正式,不是太新潮的款式但看起來顯得穩重,大約家裡的生意是自己跑的業務。

他班上同學大多非富即貴,通常一個個的形成小圈圈,他那一個圈子就都是些國內龍頭企業的二、三代,班上也有不少同學是家裡生意做大了的自營業。

顧懷禛笑著掏出張名片給對方,「有機會互相照顧一下。」

大多數人都愛收他的名片,不管是為了他自己的公司,還是他家裡的公司,業務有沒有關聯都無所謂,大多為了攀個關係,他的人脈好,拿著他親手發出來的名片總是有許多方便,他也不吝於發給老同學們。

對方愣了一下,笑著收下他的名片,但卻沒掏出自己的,只笑著說,「你還真不記得我是誰了吧?」

顧懷禛愣了一下,有些尷尬的笑笑,對方也沒什麼不悅的神情,仍然笑咪咪的對他說,「我以前外號喪屍你記得嗎?」

顧懷禛怔了會兒,回憶裡那張臉,倒還真的和現在面前這張對上了,「你是喪屍?」

「是啊,是我啊。」喪屍用著和外號不符的開朗笑容回答他,指著自己的臉說,「我現在臉色好很多了吧,也胖多了,難怪你認不出來。」

顧懷禛知道他是在給自己臺階下,也實在說不出口,雖然自己記得他的外號也想起對方了,但他……記不起對方的名字。

「我一直沒機會謝謝你,要不是你,我大概熬不過高中那三年。」喪屍雖是這麼說,臉上那種很溫和的笑容卻沒有變,看著令人感覺舒服。

「別這麼說,都是同學,那時候大夥兒也年輕,開玩笑都沒輕重的。」顧懷禛聽他這麼一說,倒想起來為什麼他不回遞名片給自己。

喪屍家裡是開禮儀公司的,聽說還有家宮廟什麼的,大概是高一下學期,不曉得是誰說出了他家裡的事業,就有人開始排擠他,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喪屍總是一臉蒼白毫無血色,不曉得是誰說了句跟喪屍一樣,這個外號就跟了他三年。

本來沒什麼交情的,出入教室碰上最多點個頭,剛開學的時候喪屍還經常一臉笑,但有這個外號之後,就總是低著頭走路,有時候甚至連點個頭的機會都沒有。

有次午休幾個愛鬧的圍著喪屍,說好聽點是開玩笑,但其實就是在找麻煩,當時他手上正好拿著顆橘子,順手走過去放在喪屍桌上,看著對方抬起頭有些訝異的臉,他朝喪屍笑著。

「你就是太缺乏維他命B跟C才會臉色這麼差,這給你。」

許明睿跟在他身後望了喪屍一眼,不曉得從背包哪個角落裡掏出罐綜合維他命B群,倒了兩片給他。

喪屍當時眨眨眼睛,朝他們露出個笑容,道了謝,默默的剝了橘子吃,那幾個人不想惹他跟許明睿就悻悻然的散了。

之後他三不五時就放點水果在喪屍桌上,跟他要好的幾個人見他這麼做,也都願意對喪屍釋放點善意,喪屍也不時的在晚自習的時候偷渡些滷味、鹽酥雞進來給他們算是回禮,之後雖然喪屍沒有擺脫這個外號,但至少沒人再欺負他,因為能在晚自習偷渡宵夜的同學絕對要重點保護。

現在想起當時的事也只覺得懷念,顧懷禛笑著說,「直到現在我們都搞不懂你是怎麼在晚自習偷渡宵夜進來的。」

「欸、別告訴別人啊,校長跟我外公可好了,宵夜都是我外公逼他拎給我的。」喪屍瞇著眼睛的模樣帶著幾分狡猾。

「真的假的?那個老校長?」顧懷禛倒吸了一口氣,沒想過犯人居然會是那個一臉嚴肅總愛訓人的老古董。

「真的,他下棋老輸給我外公,明知道會輸又愛跟我外公賭,只好給我送三年的宵夜了。」

「這還真是……」

顧懷禛一下子大笑了起來,大夥猜了三年都沒猜中的犯人居然會是那個老校長。

喪屍跟著他一起笑著,那副笑容倒是一點都沒變,就算在被欺負的那將近半年的時間,喪屍最多是不笑,但只要他笑了,總是那一臉的親切溫和,彷彿一點困擾都沒有。

他當時不太懂這人怎麼能不在笑容裡表現出一絲陰鬱,但他還挺敬佩那種豁達。

顧懷禛覺得自己好陣子沒這樣笑過了,一晃眼妹妹那張忿恨又委屈的神情又好像出現在眼前,他收了笑端起果汁喝了口。

喪屍手上端的是杯熱茶,大約也是開車來的所以不喝酒,見自己盯著他手上的熱茶,招手請服務生來給他的茶壺加水。

「來,喝點熱的,茶葉我自己帶的,我就猜這裡除了酒就只有果汁。」喪屍笑著給他倒了杯熱茶。

顧懷禛道了謝,喝了幾口熱茶,覺得一路暖到胃,不曉得為什麼,看著喪屍的笑臉,有些不過腦的就把話問出來了。

「我方便問你一些專業的問題嗎?」

問完之後,他自己覺得有些尷尬,但喪屍的笑容連變一下都沒有,「你問,我能回答的都沒問題。」

「你可能有聽說……我妹妹前些日子意外走了。」顧懷禛看著喪屍收起笑容,一臉鄭重而專注的的神情,覺得好像也沒什麼說不出口的。「她走前,一直吵著讓我給她買款手機,我昨天想起這件事就買了放供桌上,但我一直……夢見,她說不能用,而且不只一次,我是想請問一下,你曾經碰過客戶家屬提過這類事情嗎?」

喪屍點點頭,溫和的開口,「是這樣的,往生的人需要的東西,跟人用的是不一樣的,你得買她能用的。」

你要買我能用的啊!

妹妹的怒吼聲好像還在腦子裡迴響,顧懷禛連忙開口問,「什麼樣的是她能用的?我得去哪裡買?你們家裡頭有賣嗎?」

喪屍沒有馬上回答他,盯著他的臉望了大概有半分鐘才開口,「令妹哪天做七?」

顧懷禛愣了一下才回答,「頭七嗎?明天。」

「這樣啊……她是想要那個剛剛才上市,廣告打很大的那個手機吧?」喪屍伸手撓了撓額頭,看起來有點困擾。

「是啊,我媽就她一個女兒,寵得上天,明明上一支手機用不到二個月。」顧懷禛苦笑著,不自覺的嘆了口氣。

他真的很不懂他妹妹,一支手機、一個包、一條手鍊、一款香水,每隔幾天就會出現些什麼她想要的,想要不是什麼問題,問題在他一定得要馬上、親自、立刻去買給她,如果沒有達到她的要求,那真是比天塌下來還難處理,好似他有多對不起她,有時候他覺得妹妹想要的根本不是那些東西,她只是在享受可以隨意使喚他的優越感。

喪屍看著他的神情,從外套口袋掏出本便利貼,拿了枝筆寫下個地址還畫了簡易的地圖,撕下來給他,「可以的話,等下就過去,這間店應該有賣你想要的款,要是剛好沒貨就問問老闆能不能現場做給你,提一下令妹明天頭七,不太能等。」

喪屍說著,目光對著他上下看了看,像是在審視什麼,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對他說,「應該沒問題。」

商品簡介

不被家人所愛究竟是什麼感覺?

無比渴求卻又遙不可及,為了獲取一絲關愛而無止盡付出,

換來的,卻是成了鬼魂也依舊對他糾纏不放的「親情」。

為了免於再受妹妹的鬼魂騷擾,顧懷禛在老同學的建議下,

來到一間神祕又帶著古樸風味的紙紮工藝店──紙人堂。

深夜的店裡,除了面癱話少的年輕老闆石茗外,

還有眾多的紙紮人立於其中。

而到了晚上十一點,紙人堂會開啟另一扇門,

將會有另一種客人,前來光顧。

原本該是讓人有些悚然的氣氛,可不知為何,

這間木造屋和彌漫店裡的紙香,卻每每讓顧懷禛覺得安心。

石茗有著驚人的手藝與能力,等閒鬼魂皆不敢輕易招惹,

在他的幫助下,顧懷禛開始調查自己的身世問題,

也漸漸地,對石茗產生了依賴的感覺……

本書收錄獨家番外。

商品特色

蒔舞 繼《寧安社區管理室》後,微靈異耽美系列第二彈!

當你進到紙人堂,有一點須謹記:

生人得在子時前離開。

因為店裡,將開始接待另一種客人……

作者簡介

蒔舞

不太務實的摩羯座,喜歡妄想和發呆,腦汁常常不夠用,暫存記憶體只有1%,喜歡犯罪電影和靈異小說,最強技能是馬上忘記事情。

今志異之紙人堂
作者:蒔舞
出版社:平心出版
出版日期:2019-05-09
ISBN:9789864940875
定價:330元
特價:9折  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