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野葛
cover
試閱內容

之一 自天王(節選)

到底從吉野的深山到熊野地方一帶,由於交通不便,因此長久存在和古老傳說及歷史有淵源的世家也不足為奇。例如後醍醐天皇行幸時,一時權充居所的賀名生之堀氏行館等,不僅從前建築物的一部份現在仍保存當時的原樣,連子孫現在也還住在該屋裏。此外『太平記』大塔宮流落熊野的一段中,所出現的竹原八郎一族——王子曾暫時御駕駐留,和本家女兒之間曾產下王子,這竹原氏子孫也人丁旺盛。此外更古老的時候,在大台原山中有一稱為五鬼繼的部落,——當地人說那是鬼的子孫,決不和那部落通婚,他們也不想和自己部落以外的人結親。並自稱為役行者之前鬼的後裔。這一切都因是這樣的土地特色,因此號稱他們擁有服伺過南朝王子們的鄉士血統,被稱為「筋目者」的世家為數眾多,現在柏木附近每年二月五日祭拜「南朝樣」,在將軍之宮的御所遺蹟,神之谷的金剛寺舉行莊嚴的朝拜儀式。當天數十家「筋目者」被容許穿著附有十六菊御紋章的禮服,可以就代理知事或郡長等的上位席次。

我所得知的這各種資料,難免為一直在構思中的歷史小說計畫,更增添了熱度。南朝、櫻花之吉野、——深山奧底的祕境、——十八歲英姿煥發的自天王、——楠二郎正秀、——隱藏於岩窟中的神璽、——雪中噴血的天王首級、——光試著這樣排列出來,已經沒有比這更絕妙的題材了。總之場景太美了。舞台中有溪流、斷崖、有宮殿、茅屋、有春櫻、秋楓、這些都可以充分取來活用。而且並非毫無根據的空想,而是正史不用說,紀錄和古文也完備得沒得挑剔的地步,因此作者只要把被賦予的史實適當安排,應該就可以寫成有趣的讀物了。但,如果能在那之上,稍微施加潤色、適度插入口碑和傳說,有些地方採取特有的點景、鬼之子孫、大峰之修驗者、熊野參拜巡禮等記載,創造與王匹配的美麗佳人、——大塔宮王子的子孫的公主等也可以,將更有趣吧。有這些材料,為什麼過去沒有引起稗史小說家的注意,覺得真不可思議。不過據說有馬琴所作的「俠客傳」這未完成的作品,雖然沒讀過,但據說是以楠氏的一位女子,姑摩姬這虛構的女子為主的故事,因此可能和自天王的事蹟無關。此外,據說德川時代有一、二篇關於吉野王的作品,但那到底多少是根據史實則不清楚。總之以世間普遍流傳的範圍之內,無論是讀本、淨瑠璃、或戲劇,都未能親眼接觸。因此,我想趁著誰都還沒沾手之際,自己務必先把那材料處理妥當。

然而,這時候,很幸運的是,由於一件出乎意料之外的因緣,而能親自去到那深山裡,聽到各種有關當地的地理和風俗。說來就因一高時代的一位姓津村的同學——他本人雖是大阪人,但親戚住在吉野的國栖,因此我也幾次透過津村得到造訪該地的方便。

以「kuzu」發音的地方,在吉野川沿岸附近有兩處。下游地方以「葛」字配音,上游地方則以「國栖」字配音。以和「飛鳥淨御原」天皇、——天武天皇有因緣的謠曲著名的是後者。但葛和國栖都不是吉野名產葛粉的產地。

葛不知道怎麼樣,國栖方面,村民多半以造紙維生。而且是以現在都很稀奇的原始方法,將楮樹的纖維泡在吉野川的水中,以手抄方式製成紙張。而且據說該村很多人姓「昆布」這樣的怪姓,津村的親戚也姓昆布,且以製紙為業。是村裡規模最大的一家。據津村的說法,這昆布氏也是相當古老的世家,應該和南朝遺臣的血統多少擁有關係。我是在造訪這家時方才知道寫成「入之波」的字要讀成「潮之波」,而「三之公」則是「三之子」的意思。此外根據昆布氏的說法,從國栖到入之波,越過五社嶺的險峻山路有六里多的路程,從那裡往三之公,到達峽谷口有二里,到最深處,從前自天王居留的地點,超過四里以上。不過也只是聽說而已,從國栖一帶也絕少有人去到那樣上游的地方。只是據順流而下的竹筏師傅的說法,山谷深處人稱八幡平的凹地有燒炭的部落五、六間,從那兒再走五十丁到盡頭稱為隱平的處所,確實有所謂王之御殿的遺跡,也有曾經奉安神璽的岩窟。但從山谷入口起的四里之間,則是完全沒有像路的路,全是可怕的斷崖絕壁的連續,因此連到大峰修行的山伏(修驗者),都無法輕易進入那裡。一般柏木一帶的人,會前往入之波的河邊湧泉泡溫泉,再從那裡折回來。其實據說如果仔細探察山谷深處的話,可以發現有無數溫泉從溪流中噴出,由明神瀧開始即懸掛有幾處飛瀑,但知道那絕景的人只有少數樵夫或燒炭者而已。

這竹筏師傅的說詞,讓我的小說世界感覺更加豐富。本來有利條件已經相當齊備了,現在從溪流中能湧出溫泉,這說起來又為寫作題材添加一項再理想不過的題材了。但我只是從遠處調查能查得到的事情而已,如果那時候沒有津村的邀約的話,恐怕也不會真的去到那深山僻地裡去。能夠收集到那麼多的題材,就算不去實地訪查,其餘也可以憑自己的空想來進行。而且有時那樣反而方便,不過既然津村好意邀約「機會難得要不要來看看」,是那年的十月底,或十一月上旬。津村有事要去拜訪上述國栖的親戚,因此,就算未必能去三之公,但只要能到國栖附近走一趟,看看大致的地勢和風俗,一定也有參考價值。不必一定限於南朝的歷史,土地總是土地,從中也許可以發現和那不同的材料,足以充作兩三篇小說的素材。總之不會白費,何不趁這機會發揮一下職業意識?如今正好秋高氣爽,最適合旅行不過了。雖然是以櫻花著名的吉野,不過秋天也很不錯。——他這樣說。

那麼,開場白未免太長了,因為有這樣的關係因此我忽然想出門遠行。尤其津村所謂的「職業意識」也推了一把,老實說,其實是以漫無目的的行樂為主的。

商品簡介

惡魔的古典回歸,戀母情結的極致書寫。

谷崎潤一郎再創文學生涯第二巔峰之作。

「自己彷彿是忠信狐,被以母親的皮所張的鼓的聲音吸引──」

敘事者「我」一直在購思一篇以南朝為背景的歷史小說,適逢中學同學津村的邀請,遂前往大和吉野的深山國栖考察題材。

在遊歷至吉野川時,津村向「我」娓娓道來自己的身世:津村出身大阪島之內的世家,自幼時便失去雙親,尤其特別地思念母親。後來得知母親來自吉野的國栖,少女時期曾被賣往大阪的花街,便憧憬著探尋母親的生家故鄉。津村以歌舞伎〈葛之葉別子〉為例,訴說自己欣羨安倍童子能尋訪母親的痕跡;及深刻理解〈義經千本櫻〉狐狸忠信常伴初音之鼓的心情。

最終,津村在探得母親故居的同時,邂逅了遠親的少女阿和佐,津村將對母親的戀慕投射於阿和佐身上,向阿和佐求婚……。

作者簡介

谷崎潤一郎

明治十九年生於東京日本橋(1886~1965)。東京帝大國文科肄業。明治四十三年與小山內薰等創刊第二次《新思潮》,發表〈刺青〉、〈麒麟〉等,受永井荷風激賞,確立文壇地位。最初喜歡西歐風格,關東大震災後遷移到關西定居,文風逐漸轉向純日本風格。以《痴人之愛》、《卍》、《春琴抄》、《細雪》、《少將滋幹之母》、《鍵》等展開富麗的官能美與陰翳的古典美世界,經常走在文壇的最高峰。晚年致力於《源氏物語》的現代語翻譯。《細雪》獲每日出版文化賞及朝日文化賞,《瘋癲老人日記》獲每日藝術大賞。一九四九年並獲頒文化勛章。一九六四年被選為第一位獲得全美藝術院榮譽會員的日本作家。

譯者簡介

賴明珠

一九四七年生於臺灣苗栗。中興大學農經系畢業。日本千葉大學園藝學部碩士。從事廣告企劃撰文,開始精選日本文學作品翻譯,包括村上春樹著作多本。

吉野葛
作者:谷崎潤一郎
譯者:賴明珠
出版社:聯合文學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9-04-18
ISBN:9789863233022
定價:260元
特價:88折  229
其他版本:二手書 73 折, 19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