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小吏(六完)
cover
試閱內容

第五十一章

三日後,雲雁回與趙允初攜手去約會,比賽在蒲關澤的場地進行。

雲雁回怕阿李看到自己緊張,沒有告訴他自己來了,也沒有坐在前排的位置,而是坐在看臺大約中間的地方,人群之中。

巧的是,這一場斜街隊對上的是他們的老對頭,死敵百花獅子隊,整個場地都被兩隊的標誌淹沒了。

吉祥物已經上線,斜街隊的仙鶴「阿斜」,抖著兩片翅膀在場地上扭動。

百花獅子隊的吉祥物自然是獅子,據說叫「金獅」,也在另一邊甩著尾巴。

各隊的吉祥物面世後很快就受到了球迷們的認可,現場來看比賽的人中有的年紀比較小,還拿著小小的吉祥物玩偶。而在阿斜和金獅扭動,與大家互動時,也引發了陣陣歡呼聲。

雲雁回還是忍不住吐槽:「阿初,你看那個鳥,你覺得牠是什麼?」

趙允初疑惑地道:「不是雞嗎?」

這時,一旁有斜街隊的支持者震驚地轉頭:「是鴨子吧?!」

很多粉絲也紛紛發聲,覺得是鴨子的占大多數。

雲雁回心想你們是真粉絲嗎?居然不知道牠到底是什麼,他含蓄地道:「你們覺得……為什麼要把吉祥物做成一隻鴨子呢?有什麼寓意?」

仙鶴、獅子,那都是很好的象徵,但是雞啊鴨的,能代表什麼?

雲雁回這麼一說,這些人也沉默了,不禁開始思考:是啊,為什麼是鴨子呢……

這時候,蹴鞠隊員們入場了,一下子打斷了大家的思緒,全都振臂歡呼起來。

雲雁回看到阿李也跟在後面,大家一起對觀眾行禮,然後阿李這樣的預備隊員便坐在一旁了。和其他隊員比起來,還未成年的阿李身形略顯矮小,不是很顯眼,可能只有雲雁回才注意到他了。

雲雁回很期待阿李能上場,但是也做好了今日沒機會的心理準備,反正他和趙允初在哪約會都一樣。

兩人不是狂熱愛好者,便一邊聊天一邊看比賽,討論賽況。

今日百花獅子隊狀態神勇,屢屢製造危機,斜街隊奮力抵抗,才讓比分維持在零比零。

兩隊的吉祥物就站在各自半場的看臺前,指揮球迷們鼓掌、喊口號之類的,不時還要鄙視一下對方,阿斜衝著金獅搖屁股,金獅便隔空揮拳頭。

趙允初小聲道:「我聽阿爹說,這些吉祥物每次一互相挑釁,觀眾就特別激動,恨不得讓他們打上一架,因此現在吉祥物這樣已經成慣例了,能讓觀眾興奮起來。」尤其是斜街隊和百花獅子隊這樣的死敵。

「……看兩個胖墩墩的玩偶打架有什麼意思啊,還真是商業性互相調戲。」而且雲雁回覺得,金獅做得太胖了,倒是阿斜還靈巧一些,要是真打起來,阿斜說不定會占上風。

他們倆是小聲說的,下面剛好百花獅子隊突破重圍,進了一球,滿場慶祝,金獅也原地扭著,還對斜街隊的球迷擺了個挑釁的手勢。

斜街隊的球迷頓時生氣了,大聲喊:「揍他!揍他!」

「阿斜,上啊!」

因為自己不能衝上去,所以大家寄希望於阿斜,希望他去把囂張可惡的金獅打一頓。不過,阿斜和金獅互相挑釁是不成文的規矩,打架就不一樣了,他只能蹦躂一下,表示抗議而已。

隨後的比賽中,斜街隊頑強抵抗,沒讓百花獅子隊拉開比分,但是也沒能追上比分。如果一直是這個局面,那這場就是百花獅子隊勝了。

尤其是到了下半場,斜街隊這邊的隊員或多或少出現了體力問題,他們的教頭考慮了一下,換上了三名替補隊員,反正繼續保持或者再輸球,都是輸,他決定拚一拚,希望能打開僵局。

而在這三名替補隊員中,就有阿李。教頭也是猶豫了一下,才選擇了他,並且在他耳邊說:「盡力就好。」

教頭覺得這一場很有可能是百花獅子隊勝,他們狀態實在是太好了,他不希望阿李這個新隊員第一次上場就輸,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甚至是陰影。

阿李鄭重地點頭,「我會的!」

教頭看到阿李的模樣,知道他沒領悟自己的意思,想說些什麼,還是放棄了,畢竟是年輕人,還是想拚的。

阿李上場後先開始熱身,他在慈幼局玩的球很小孩兒氣,是藤編的,而真正的蹴鞠球是皮縫製的,不過對於阿李來說,差別不是很大,他在訓練中很快就適應了。

因為是第一次上場,球迷們並不認識,加上現在形勢不好,所以給他們的掌聲並不多。

吉祥物阿斜跑過來,憨態可掬地抱了抱阿李,比了個加油的手勢。

阿李覺得特別溫暖,也回抱了一下胖乎乎的吉祥物。

熱身結束,比賽正式繼續。剛開始,阿李並沒有機會碰到球,只是在場上跑動,和隊友一起防守百花獅子隊的猛烈的進攻。

──許多球迷也看出來了,今天百花獅子隊就像打了雞血一樣,都領先了還在不斷進攻,這場很可能要輸了,但他們還是有點不甘心。

這時候,阿李的隊友找到了破綻,將球搶到腳下。

因為阿李的球感好,所以他擔任的是球頭這個位置,一般射門都要由球頭來。隊員搶到球後,也的確是第一時間將球傳給了阿李,百花獅子隊的人則第一時間攔截。

場上場下,一片緊張,所有人都在擔心,這個第一次上場的矮小的預備隊員,能夠射中那小小的,離地足足有三丈高的風流眼嗎?

這是最後的機會了,馬上,比賽時間就要到了。

阿李屏息凝氣,在對方球員剷走球之前,用力一腳將皮球踢了出去。

這一腳踢完,阿李就有一種強烈的預感,球要進了。

阿李在盯著球看,他的隊友、對手們在盯著球看,雲雁回在盯著球看,全場觀眾都在盯著這顆飛速射出去的球,它離著風流眼可是有段距離呢!

皮球在眾目睽睽之下,一頭鑽進了風流眼中,落在地上,因為力道太大,發出「砰」的一聲響!

現場沉寂了足足有一個呼吸的時間,斜街隊的半場才發出了震天的歡呼聲,與此對應的,則是百花獅子隊的半場惋惜的嘆息聲。

只差一點,百花獅子隊就勝了!

然而就因為那個瘦小子,變成了平局。

雖然是平局,但是因為事先大家心裡覺得會輸,預期值降低,所以現在反而十分驚喜,比贏球還要開心一般。

斜街隊的隊員們將阿李圍住,用力擁抱他,大聲誇獎他方才的表現。

隊長牽著還有些發懵的阿李,走到了場邊,對看臺上的球迷們揮手,享受他們的歡呼聲。

山呼海嘯一般的聲音幾乎要把阿李淹沒,他忍不住大聲喊出來,他也不知道自己喊了些什麼,就是想發洩一下,而球迷們也十分給面子地在他每個動作之後提高音量,彷彿應和。

這半大小孩,可是把他們從輸球的邊緣拯救回來了啊!在他進球的一剎那,幾乎所有人都已經喜歡上他了,他們的喜惡就是這麼簡單。

更讓阿李驚喜的是,在一片人頭中,他竟然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阿李難以置信,是雲先生,雲先生居然來看他比賽了?那麼,他剛才的表現雲先生也都看到了?

阿李開心地衝著雲雁回揮手,眼睛紅紅的,他大聲喊雲雁回。

雲雁回雖然聽不見,但是他和阿李的目光對上,知道阿李看到自己了,於是也露出笑容,衝他比手勢:阿李,你表現得真好!

阿李彷彿也讀懂了,露出略帶羞澀的笑容。

雲雁回非常感慨,看著阿李沐浴在掌聲、歡呼中,身上那點自卑已經完全褪去了,彷彿脫胎換骨一般,「你看阿李多厲害!」

趙允初也用力鼓掌,對著雲雁回微笑,兩人牽住了對方的手。

這時候,雲雁回看到百花獅子隊那邊的金獅也跑到這邊來,擺出種種姿勢噓他們。

百花獅子隊的球迷也都噓了起來──又不是贏球了,至於那麼樂嗎?

阿斜腆著肚子,去推金獅,趕他回去。

金獅則頑強地抱住欄杆,用屁股把阿斜頂開了,引來斜街隊球迷不滿的聲音,慣例地齊聲喊:「揍他!揍他!」

阿李那股興奮的勁頭兒還沒下去,看到這一幕,不知哪裡生出來的想法,上前幾步,三兩下竄上金獅的背,抱著他的大腦袋將其按倒在地,騎上他身!

斜街隊這邊的看臺反應宛如之前進球一樣,先是沉默一下,隨即反應過來眼前的場景後,他們就發出了今天最高亢的叫好。

「揍他!」

現場一片混亂。

金獅腦袋被按在地上,背上還騎著一個阿李,四肢徒勞地划動……

阿斜呆在原地一會兒,彎腰撅屁股地去拉阿李:劇本上沒這齣啊!

阿李狂搖金獅的大腦袋,搖暈後還往地裡懟,反身用力拉他的尾巴,發出勝利的怒吼,「嗷──」

興奮的斜街隊球迷們:「哦哦哦──」

風中凌亂的百花獅子隊球迷:%¥%#*&!

雲雁回:=口=!

次日,《東京日報》體育版登出消息,報導了甲級蹴鞠聯賽賽場上發生的慘案,一初次上場的新球員因興奮過度,竟以毆打敵隊吉祥物的方式來慶祝進球。

這樣的行徑影響惡劣,引發了廣泛關注,聯賽管理方也迅速介入調查。

最後,考慮到球員年紀較小,經驗不足,且吉祥物沒有受什麼傷,因此,只判定斜街隊監管不力,罰款並加強管理,而該球員需在《東京日報》上公開道歉。

而實際上的情況,則是道歉沒什麼人在意,全都討論阿李本人去了,這個第一次上場就有驚人表現的球員。他的球技很好,但現在他身上的爭議更引人注目。

就連不怎麼看比賽的路人,也知道了這號人物,街頭巷尾都有人津津樂道,賽場上斜街隊的新球頭是如何「痛毆」百花獅子隊的金獅,那叫一個慘烈。

所以阿李這一揍,可算是徹底出名了。斜街隊的球迷們才不管他道了歉沒,反而覺得他特別棒,揍得好,金獅就是欠揍,即便是比較理智的球迷,也只是表示:「他不是道了歉嗎?」

雖說平局,還公開道歉,但是斜街隊的球迷們表現得好像是大獲全勝,還自發組織去球隊訓練場外慶祝了。

相對的,百花獅子隊自然是對阿李恨之入骨……

這個時候,阿李也正耷拉著腦袋,接受一眾老師的教育。

阿李已經到了十五歲,也有了工作,但他還未將戶籍獨立。他交錢給慈幼局,訓練日住在隊裡,放假了便回來,繼續去上課。

現在呢,以雲雁回為首,教阿李的先生、慈幼局的官員、帶大阿李的乳母,輪番教導他。

「吉祥物之間的挑釁,只是一種調節現場氣氛的方式,你衝上去打人家,你看給人嚇得……」

「影響不好,你如今一衝動打的是吉祥物,日後站在你旁邊的如果是對方隊員呢?或者對方隊員用言語挑釁你,引導你動手,怎麼辦?」

「現在大家當你是英雄一般,不以為恥,反而為你歡呼,但你有沒有想過,那是因為你的行為尚未對蹴鞠隊產生很大影響,而且你還進了球。日後你要是沒進球,或者害蹴鞠隊扣分,你覺得他們會不會用唾沫星子淹死你?」

阿李越聽汗越多,心中僅存的一點不以為然也蕩然無存了,哭喪著臉道:「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先生們教我該怎麼辦吧?」

雲雁回嘆了口氣,「還能怎麼辦?這種大賽經驗也是累積出來的,心態要靠你自己調節,凡事三思而後行,想一想後果,好好反省一下,路是自己走出來的。」

阿李小雞啄米一般點頭,「我知道了,先生,我一定會好好反省的。還有,三思而後行。」

教他課程的老師也板著臉道:「三思後行是早就學過的,非要遇事了才知道,你啊,還得好好向人道歉。」

「沒錯,還有,你這樣搞得隊裡也很難做。他們即便心裡也覺得你打得好,卻是不能表現出對你的喜愛,你可不能讓人為難,不但要在心裡反省,姿態也要做足了。」

慈幼局的官員語重心長地道:「咱們局裡好不容易出你這樣一個人物,大家剛覺得面上有光呢,你可不能讓人覺得,咱們慈幼局長大的人,都暴戾成性啊,這不是害了弟弟妹妹們嗎?」

阿李悚然,想到這樣的確會影響慈幼局的名聲,讓一些領養人猶豫不決,頓時更為焦急了,「我一定會努力補救的!」

「嗯,你儘管去做吧,而且要趁著現在。」雲雁回沒說出來,現在去做,路人好感度會回升,斜街隊的球迷也只會諒解他礙於管理方的權威。

阿李猶豫地道:「那……下次比賽,還能請大家一起去看嗎?」

阿李曾經想過,自己有了上場機會後,請慈幼局的大家一起去看他比賽,現在,他卻有些不敢了,畢竟他現在的角色可是一個壞小子。

「去,怎麼不去?」雲雁回說道,「也讓他們看看,做錯事就該道歉。」

再過數日,斜街隊和百花獅子隊會再次交手,他們就去看那一場。

這一日,慈幼局的全體人員都拿到了球賽門票,分作幾批,浩浩蕩蕩向球場前行。這麼些人,只除去太小不能去球場的孩子,和留下照顧他們的人員,也足足有幾百號人了。

阿李的經歷在慈幼局簡直就是個傳奇,本來成績吊車尾,卻突然與最有名的職業蹴鞠隊之一簽約,現在聽說還一球成名了……

秤砣尤其興奮,他的年紀介於可以去與不可以去之間,因為和阿李關係好,所以雲雁回特許他一起去,這會兒就緊緊跟在雲雁回旁邊,不住地問問題。

「阿李哥哥已經在賽場了嗎?他今日是不是要給我們表演打獅子呀?」秤砣住在慈幼局,對阿李的事蹟一知半解,這會兒仰著頭,天真地問雲雁回。

雲雁回差點原地一個踉蹌,「誰說的!秤砣,我告訴你,阿李打的不是獅子,是百花獅子隊的吉祥物『金獅』,所以他的行為是不對的。」

秤砣露出了失望的神情,他還以為阿李哥哥去做了蹴鞠隊員後,真鍛鍊得那麼厲害了,都能打獅子了。

不過很快,秤砣就被熱鬧的球場吸引了,他與很多慈幼局的孩子都是第一次觀看如此壯觀的賽事。無論是一群群穿著色調統一的球迷,還是寬大的賽場,都讓他們覺得很新奇。

在引導之下,他們上了看臺入座。

大家都在找,阿李在哪呢?

不止是他們,其他球迷也在找阿李,在過去的幾天裡,阿李基本上是東京最紅的人了,還在《東京日報》上發表了一份道歉信──百花獅子隊球迷拒絕接受,他們的訴求是讓金獅毆打阿李一頓,當然,這個訴求也未被接受。

現在,大家都想看到阿李,看看他是什麼情況,斜街隊還會派他上場嗎?

阿李還在球員休息室,時間一到,他才與隊友們一起出門,準備上場。

在萬眾呼喚中,阿李才出現,他並未跟在隊友們後面,但也並非一個人出現,他手裡牽著百花獅子隊的金獅,一起走到球場上。

現場響起了一片噓聲。

百花獅子隊的球迷在噓阿李,斜街隊的球迷自然是再幫阿李噓回去。

阿李都快出冷汗了,按照雲雁回教的,親熱地拉著金獅的手上場,分別前,還抱了抱金獅,在他的大腦袋上親了一下,揉了揉他的屁股──大家都看到了,上次他揍金獅時,正是揪著金獅的尾巴不放。

百花獅子隊的噓聲稍微小了一點,但還是有些忿忿不平。

「以為揉揉金獅就行了嗎?金獅的尾巴都快被他拽斷了!」

「太殘忍了,上次金獅的腦袋都快沒法從地裡拔出來了……」

「一定是做戲,這小子就是個魔頭,肯定不會這麼輕易悔過的!」

「我還是沒辦法原諒他!」

在百花獅子隊球迷的心裡,虐了他們吉祥物的阿李就跟妖魔鬼怪沒什麼差別了。

商品簡介

《天庭出版集團》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全新穿越古代爆笑之作。

【開封腐報】

雲雁回居然跟八王爺最得意的兒子趙允初,雙雙出櫃啦!

穿越大宋種田文完結篇,歡樂登場!

雖是連科舉資格也沒有的小吏,卻是強將手下無弱兵,

不但慈幼局出了一位蹴鞠聯賽的明日之星,

費心照看的府學學生也在科考中大有斬獲,

往日馬仔還出息到送得起房地產當禮物了!

只有小老虎這倒楣的一家人,災難接連而來,

讓雲雁回不得不親送小老虎返回廣南,只是──

眼前這個男人,是……當年落水失蹤的雲大郎?!

南方突然傳來雲雁回被土族俘虜上山的消息,

趙允初出京被阻,心急之下竟在雙親面前出櫃了!

面對官家有意維護,包拯的上門要人,

八王爺夫妻不得不使出殺手鐧,

找上可能會是他們夫妻倆最有力的盟友──鄭蘋,

好將最有出息的兒子、最欣賞的子姪扳回「正途」……

本書收錄番外〈千年後的論壇體〉、〈夫夫雙雙反穿越〉、

〈全員貓化日常〉、〈周惠林╳趙允迪〉,

以及實體書獨家番外〈初次〉。

作者簡介

拉棉花糖的兔子

懶得出奇的兔子一隻,吃的是草,拉的是棉花糖。喜歡輕鬆無虐的劇情,壞人活不過三章,最大的願望是有生之年能把感情戲寫好。

作品:《天庭出版集團》《大宋小吏》《我開動物園那些年》《美味的我》

微博:http://weibo.com/u/5878738870

大宋小吏(六完)
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繪者:北斗齋
出版社:平心出版
出版日期:2019-01-10
ISBN:9789579614924
定價:300元
特價:9折  270
其他版本:二手書 73 折, 22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