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槍手
cover
目錄

推薦序|寫出她們的故事,正視她們的存在/林立青

1 穿越來的女人

2 砸鍋

3 歹玩奧客

4 Money talks

5 他人的祕密

6 通往地獄的善意

7 爸爸的話

8 長假

9 金色夜叉

10 送神

11 不同的人

12 重逢

13 分歧點

14 破底

15 初夜

16 終結孤單

17 賦別

18 甜美的夢

專文評述|「上班小姐」的日常:真誠面對社會中的慾望男女/陳美華

後記

試閱內容

1. 穿越來的女人

宋良韻拎著一袋手搖杯,邊拭汗邊在虛掩的鐵門口踢掉水鑽涼鞋,搬家工人正把一箱又一箱的家私堆進這層分租公寓的空雅房中,新室友──林瑋書正俐落地指揮工人該將一二三四號書架配置到何處,宋良韻呼了口氣,虧林瑋書大學畢業後職場爆肝八年餘,逐水草而居搬了十次家,竟還有力氣捎上這許多不是錢的紙張。

奉長輩命令來協助姐姐喬遷的林道儒,手足無措地站在紙箱八卦陣之外,宋良韻塞給他一杯多多綠茶半糖少冰,讓這位插不上手的靦腆男孩,至少能插上一句話:「謝謝。」

宋良韻抬了抬眉毛,她工作場域遇到的男性幾乎不道謝,也不會臉紅,經紀人、看櫃檯的行政以及負責跑腿的老弟小弟,對小姐的溝通都是用虧的:「這件衣服好可愛啊,可愛到客人不會介意你嘴巴這麼機掰,就直接點你了。」

前來模擬選妃、淋浴完後赤裸裸趴在按摩床上,等待小姐來翻面的客人們則是千奇百怪,有的沉默異常,有的之乎者也掉書袋,有的會滑手機看猥褻的幼女ACG圖片助興,也有不少喜歡叨叨絮絮,或問各種經典的蠢問題:「你為什麼要做八大?」「你媽知道你在當小姐嗎?」「你幫我做都不會爽嗎?!」

客人們拋出廉價的關心,無非不是要凹個免費的乳交口爆顏射內射,一名五十歲的阿伯堪稱奇葩,「妳不覺得,我的老二很漂亮嗎?」昏暗的燈光下,他捏著自己老二,洋洋得意地獻寶:「粉紅色的、又乾淨、形狀又好看、大小又適中,多少小姐想騎上來我都不讓她們騎,萬一弄髒了怎麼辦?」

「……」阿伯看自己的屌越看越美,宋良韻覺得自己已讀不回很給面子了。

「妳看到我的老二,都不會想騎上來嗎?」

這是宋良韻聽過最刷下限的騙炮臺詞,但她仍甜笑著回應:「真的耶,你這麼一說,它真的是很漂亮,要不要我拔下來送博物館參展?」

其實鬼扯嘴砲些什麼不重要,不說謝謝也不重要,出來玩就別忘了帶錢,千百句謝謝,不如從口袋裡掏出小費上道。

「你看我一身邋遢又沒化妝,但是去飲料店的路上,居然還可以遇到痴漢。」

「欸?!」林道儒這才正面轉向披掛著粉紅色薄開襟外套的宋良韻,即使已被允許打量個夠本,他的眼光還是立刻從低胸細肩帶的乳溝間彈回宋良韻臉上,沒來得及欣賞她的韓版寬褲、腰臀比○‧七的致命曲線,呵呵,是一本正經的男孩啊。

「上帝給男人兩個頭,血液只夠一個地方用。」忙著挪移家當的林瑋書,多年財金記者的訓練讓她成為優秀的逗點,比口齒笨拙的弟弟還有餘裕men’s talk:「那痴漢沒對你怎麼樣吧?」

「是沒怎樣,就是嘴砲多少錢給不給上,我叫他滾一邊去,別來煩我。」見林道儒瞪大了眼,宋良韻回以一笑:「我的才華就是吸引痴漢,但叫我真的給上?呷咖麥耶。」

這份輕描淡寫讓林道儒更不可思議,林瑋書指著紙箱山的頂端,一個被麥克筆龍飛鳳舞寫上「清潔工具」四個大字的箱子:「弟,幫我打開那一箱,我需要抹布。」

宋良韻正要伸手去拿,「我來就好。」林道儒急忙將飲料放到一旁,終於有個明確指令讓他捲起袖子,「怕你弄髒。」

「沒關係,這件舊外套不怕髒。」

宋良韻的粉紅外套袖口起了些毛球,這件二手衣是從另一名小姐手上接收過來的,外出能預防曬出肩帶痕、冷氣房內又好保暖,扔了可惜,宋良韻便不客氣地從休息室的垃圾桶中將它撿回家,洗一洗又是一件好衣服,大經紀人最看不順眼她這從少女時代養成的窮酸氣,總是咕噥:「一個月賺多少錢的女人,還穿得跟乞丐婆一樣?」

「你今天怎麼有空來幫你姐搬家?」

「剛好休假。」

「然後老爸老媽堅持要他來。」林瑋書顯然不太高興弟弟來充當爸媽的眼線,檢視她未來一年會待在什麼樣的環境,一邊當自由接案寫手一邊養病:「我可是全能極限搬家王耶!能自己搞定的好嗎?你好不容易休假,不是應該去約會?」

「呿,跟誰約啊。」

瞧林道儒被虧得訕訕地,宋良韻笑著答腔:「你做服務業?」

「呃……算是吧。」

「算是?」

「第一階段快結訓了,再一陣子要去實習。」

「連鎖店嗎?是餐飲?服飾?」宋良韻心想,做服務業臉皮卻這麼薄,以後可有他好受了。

「都不是。」林道儒搔了搔臉頰:「……是警察。」

「什麼?!──」

宋良韻驚叫,只差沒加上京劇甩頭騰騰騰倒退三步,真是可悲的本能反應,畢竟做八大行業便注定得跑給條子追。昏暗的美容室遮掩小姐厚重的妝容、鬆弛的小腹或下垂的臀部,客人們則在幽暗中釋放自我,每回燈光大亮,就是警察登門臨檢了,大家像被遙控器按下快進一般,滑稽地八倍速套上衣服,搜查哪裡掉了胸罩內褲保險套,確保包廂內的尺度是普遍級,好避免大夥兒全被招待到警察局半日遊,「公司」方面有一份耳提面命的教戰守則,「我們都是做純的,今天來按摩的是熟客,我就多給他一些殺必死……」而眼前不過是隻將跳出條子育成所又容易臉紅的菜鴿,都足以把她嚇得寒毛倒豎。

比起宋良韻,更侷促不安的反而是林道儒:「啊啊,看來這個職業的社會觀感真的滿差的。」

「不不不,不是那回事!」宋良韻連連搖手,慶幸林道儒道行淺,沒看出蹊蹺:「瑋書說你是念師範大學的,我還以為──」

「到處都是流浪教師,有開缺的學校都是代課,當萬年代課不是辦法啊。」

「小韻你吵死啦──」

隔壁房間的門忽然打開,飄出冰庫一般的冷氣,夾帶陳年煙草味混合香水味,凍得林道儒打哆嗦,一名蒼白的紙片女子裹在絨毛睡衣中,一雙鳥仔腳踏著繡花的羊毛止滑室內拖,她瞇著一雙大眼,盯著手上的iPad Pro,在叮叮噹噹的遊戲配樂中,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高速滑個不停。

「哇靠都幾點了?Tiffany你睡到現在──」宋良韻顧忌一旁的林道儒,才把「是來得及做頭髮化妝打扮去上班嗎」吞回去。

「今天新室友喬遷捏!我要跟公司請假,等一會叫個外賣吃吃。」Tiffany頭也沒抬,又將門關上了。

宋良韻吁一口氣,Tiffany那一掛酒店妹最近瘋一款手機遊戲瘋到不要不要的,正式名稱不知道是叫什麼傳說,還是什麼對決的,打一個回合要十幾分鐘,玩到妹子們被點了檯,仍拖拖拉拉不肯出休息室,被偷時間的客人自然是抱怨連連,酒店方面隨即下了禁玩令,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十六歲就下海的Tiffany,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

遲到一分鐘扣五十元,換算一小時就扣錢三千元,遲到兩個小時,酒店就會要求小姐自買全場,一天不進公司的大框要萬把塊,這時Tiffany手機裡存的一長串恩客名單就派上用場了──

「大哥~Tiffany今天頭好痛、身體好不蘇胡,沒辦法去上班,但是經紀人好凶喔T_T奪命連環摳人家去公司」

「踢昏你妹妹還好吧」

「沒精神的Tiffany不能見人啦,大哥救救人家O_Q包人家今天嘛,人家下次放假時補償你~」

「好喔,但是今天哥哥沒空捏」

「今天人家醜醜不好看,感冒好了就補償大哥,放假一起出去玩~來,打勾勾嘛」

「打勾勾,約好下次囉,妳就在家好好休息」

「謝謝~~~下次來店裡玩,Tiffany請大哥桌面和果盤喔<3」

Tiffany倚著枕頭冷笑,幾通撒嬌簡訊,就有冤大頭甘心一面不見,捧著白花花的銀子替她填坑,如此還不蹺班玩個夠本,對得起誰?

三人一邊閒聊一邊收拾約半個小時,客廳的門鈴大響,四個大披薩、炸雞桶薯餅拼盤、大罐可樂之外,魚貫進入家門擺滿桌子的食物,不只有知名水產店的生魚片握壽司拼盤、五碗鰻魚飯、日式小菜加上七八樣燒烤,還有老牌控肉飯的滷排骨便當、涼拌干絲加上酸辣湯餃,而林家姊弟沒見識過滷味攤也接外送訂單的,滷蛋滷海帶滷大腸滷肝連滷各式蔬菜,那位外送員還捎上六、七杯手搖飲料,熟門熟路地向Tiffany請款。

「這根本是十五人份吧!」林瑋書瞠目,她手上還有一杯宋良韻請她喝的珍珠奶茶:「我們只有五個人要吃耶。」

「不知道你們愛吃什麼,台式日式西式各來一點。」Tiffany繼續滑平板,旁邊坐著她呵欠連連的男友,也是一手滑著手機,一手意興闌珊地用塑膠湯匙搗著鰻魚飯,Tiffany面前排著另外四隻手機,嗡嗡嗡震動叮咚叮咚響個不停:「放心,今天我請客,都算我的。」

「這、這太不好意思了啦!」

「謝謝,讓你破費了。」

可能是林家姐弟道謝得太頻繁,讓Tiffany暫時從恩客金主的海量訊息分神:「哪這麼多可以謝的?不謝。」

「弟,芹菜可以給你吃吧?」林瑋書將涼拌干絲中的芹菜夾到小盤中。

「你不吃芹菜啊?」

「不吃,那個味道我實在沒辦法。」林瑋書笑道:「如果死後下地獄,要把生前不吃或浪費掉的食物吃光才能投胎,那我的噴桶裡面大概全部都是芹菜吧。」

「我的那桶裡面一定亂七八糟什麼都有,完全就是噴!根本不是人吃得下去的東西。」宋良韻嚼著披薩,偷瞄林道儒默默吃掉芹菜,一邊將紅蘿蔔絲夾給他姐姐。

「噁,都涼了。」Tiffany啃了十分之一的薯餅,隨即滿臉嫌棄地將它丟到桌上:「不好吃的就別吃了,反正晚一點天山童姥會幫我們清廚餘。」

「天山童姥?」林道儒愣了一下,沒料到賃居這間屋齡上看三十年的分租公寓的住戶們,竟然講究到請了打掃阿桑。

大門口傳來響亮的鑰匙轉動聲,Tiffany翻了個白眼:「說人人到。」

玄關玻璃門口出現一名提著大包小袋的胖女人,桃紅色底加上鮮豔花紋的嬤嬤洋裝頂端,冒出一張汗涔涔的麻子圓臉,雙下巴差不多快抵住脖子上的民族風亮片項鍊,搭配染成栗子紅的鮑伯頭,扣除她違和感十足的服裝搭配,最為爆擊林家姐弟感官的,是她用上青少女口吻加娃娃音打招呼:「大家安安,喔哦~在吃飯啊。」

這間公寓的格局是三房兩廳兩衛浴,附帶前後兩個陽臺,前陽臺擺放了洗衣機和鞋櫃,狹長的後陽臺則與林瑋書的雅房相通。Tiffany和她男朋友的主臥室有獨立衛浴,林瑋書、宋良韻的雅房共用一間浴廁,剩下是廚房、餐廳與客廳的公共空間。林道儒納悶,天山童姥是睡在哪裡?

這個謎底很快揭曉,天山童姥一進門,先將大包小袋扔在客廳沙發上,隨即撩起連身洋裝,反手到背後去解開胸罩的扣帶,再從領口伸手進去拉出那對巨大的罩杯,然後把那件洗得泛黃的白色內衣丟在大包小袋上,整個客廳都籠罩在她的汗味和體熱中。

「有客人欸,天山童姥你好歹也遮掩一下吧。」

「大家都是女森嘛。」胖女人一扭頭,目光落在林道儒身上:「唉呦,有帥哥,小韻終於交到男朋友了!」

「北七,他是瑋書的弟弟,來幫她搬家的。」宋良韻開始害怕林道儒會覺得這層公寓住的全是怪胎。

「你好,我是林瑋書,雙木林、玉部瑋、書法的書,今天起來當大家的室友。」林瑋書擠出採訪官員學者時配戴的職業笑容,好讓自己的表情不顯僵硬:「怎麼稱呼你?」

「新室友啊?我是美美,也可以叫我天山童姥呦。」

「……真的可以叫你天山童姥?」

「都沒見過你耶,你是上哪家的啊?是最近才下──」

「喂喂喂!天山童姥你嘴巴沒個門把的喔!」宋良韻白眼快翻到後腦杓了,林道儒無論多菜都還是個警察,在他面前大剌剌地問「在哪家酒店上班」,是不是「最近才下海」,敢情是嫌大家被《社會秩序維護法》課扣的「稅金」還不夠多?

「她是小韻的同事,人很天,跟住天山差不多。」

「你跟她也算同事好嗎?!」

不理宋良韻的嗆聲,Tiffany用筷子插了一顆滷蛋,指著天山童姥吐槽:「別看她那張老臉,她才十九歲喔。」

「美美好年輕!以前我帶過暑假來實習的大學生,跟他們相處久了,覺得自己都青春起來了呢。」

「哇──太狂啦!原來瑋書姐姐已經當上媽媽桑了~」

「噗!」

林道儒和Tiffany的男友不約而同把飲料噴了一桌,當林道儒摀嘴嗆咳個不停時,Tiffany的男友抽了張衛生紙,邊擦手機螢幕邊笑罵:「天山童姥你智障喔!人家是良家婦女啦。」Tiffany則是嚷嚷著「髒死了髒死了」,把半包衛生紙都倒到桌上胡亂抹拭。

「哈哈哈,還真的跟媽媽桑差不多喔。」林瑋書腦海中閃過在財金雜誌社八年來肝腦塗地的歲月,自嘲:「不只實習生寫的東西我得核稿,怎麼查資料、怎麼算匯率、怎麼用公開資訊觀測站,怎麼寫email,連怎麼Google都要教。」

「那是什麼東東?」

「你對投資有研究啊?!」Tiffany的男友眼睛一亮,開始嘰哩呱啦地問林瑋書最近該買哪支明牌,Tiffany則是嗆他在政府開設的合法賭場股市中,不知道賠了幾個屁股進去,天山童姥坐到餐桌前,抱著炸雞桶大嚼起來,不時拋出蠢問題,但林瑋書就是有辦法讓話題動線不被打亂,也沒讓天山童姥覺得被冷落,看著熱絡起來的飯局,宋良韻與林道儒交換個眼色,除了全能極限搬家王的頭銜,真該頒給林瑋書「無敵冷場救援王」勳章。

這頓飯吃了三個多小時,在林瑋書的堅持下,原本要倒進垃圾袋的各種食物,全都分門別類裝到保鮮盒中,而滿冰箱的過期食物與調味料,通通被林瑋書掃進廚餘桶,她同時消滅了冰箱內所有的陳年汙漬,把該放冷凍櫃、該放冷藏櫃的東西排列整齊,並洗乾淨製冰器,得意地說以後就不用花錢去便利超商買冰塊了。

做完這些事情不夠,林瑋書竟然還有力氣,指揮肚皮脹成圓球的室友們下樓追趕垃圾車,連大懶人Tiffany都敵不過她的氣勢,拎著一袋塑膠類在隊伍最後哼哼唧唧。

將最後一箱紙類送上資源回收車後,林道儒說自己也該告辭了,林瑋書擺擺手,表示自己還有很多家當必須收拾,去捷運站可以靠宋良韻導航,她就慢走不送了。

「你姐真是猛,搬家搞了一整天都不會累。」

「看不出來她前陣子還躺在加護病房吧?」林道儒無奈地笑:「她是工作狂,如果醫師沒有威脅她再不好好養病,恐怕會翹辮子的話,她大概這時候還在加班趕稿。」

「她有跟我抱怨過!說住在家裡就會被爸媽一個勁催去睡覺,也不管她稿子寫完了沒,工作晚歸也念、應酬也念,坐在電腦前面太久也念,還每天逼她去考公務員,煩得她出社會才幾個月就搬出家門。」宋良韻忽然想到,林道儒就是聽話去考警察特考的乖乖牌,連忙補上一句:「只是工作到身體出問題,何必?」

「她剛進媒體的頭幾年很辛苦,抓不到業界的潛規則,後來終於上手一些,所以打死都不肯辭職。」

「潛規則」這組關鍵字擊中宋良韻心尖,她想起自己窮得要命的少女時代,每天打四份黑工,薪水加起來才堪堪破萬,大學時租給她破爛雅房的房東,認為瓦斯費應該從「偷窺女房客洗澡」的樂趣中抵扣,立志好好找份正經工作,老闆們卻都想要「潛」她──每天睜開眼睛,信箱都有新塞進的帳單或催繳通知,宋良韻將那些帳單拋到鞋櫃上,不一陣子鞋櫃上就堆出一座岌岌可危的峭壁,崩潰的她在心中吶喊:「既然你們都想上我,那就付錢啊!」

「而且,她也不是捧鐵飯碗的個性嘛……雖然她看起來和以前一樣精力充沛,但我和爸媽還是滿擔心她的。」

宋良韻恍神了一段,想不到捷運站已經近在眼前。

林道儒停下腳步,正色道:「我姐就拜託你照顧了,謝謝,麻煩你了。」

「你這麼正式道謝,我反而不好意思啦!」宋良韻連連搖手。

「對了,是不是該陪你走回去?」林道儒搔了搔臉頰:「已經這麼晚了,如果又有人騷擾你……」

「沒關係不用啦!我家離捷運站比飲料店還近,真的不用啦!」

「那個……」林道儒又搔了搔臉頰:「可以跟我換個LINE嗎?回到家報個平安。」

這種情況下,宋良韻實在說不出「不要」。

商品簡介

手槍店女孩慾海掙扎求上岸!

脫淫脫窮想脫單!

在指掌間引爆男人高潮就是她的生存之道,

但……到底要伺候這些奧懶X到什麼時候!?

獨立記者第一手直擊田調取材寫成!絕不腦補,保證搔到癢處!

八大小姐同感大噴發齊呼:「這就是我們的日常甘苦!!!」

╳ ╳ ╳

這個世界先笑貧、再笑娼,

但為什麼笑著笑著我卻有點想哭~!

酒店紅牌養小鬼搶客,內心寂寞只有嗑藥跟酗酒陪伴的她,

家人經紀人齊剝削,尺度海放到天邊還是三餐不繼的她,

暈船愛上騙財騙色的渣男,慘被客人拔套還要去送嬰靈的她……

她們是下海賣身的「人魚公主」,但沒想到大家都是公主身丫鬟命~!

╳ ╳ ╳

個性嗆辣,把幹話當靜思語在講的按摩店槍手宋良韻,

人稱「雞界的聖女貞德」,下海五年只嚕管不賣身,

花名「涼圓」,除了缺錢,最缺的就是良緣。

她在慾望最深的地方勤做手工,錢一槍一槍地賺,

明明想上岸,但未來和真愛卻離她愈來愈遙遠……

存款見底又負債,豬隊友家人還頻頻討錢添亂,

最傷心的,莫過於被心上人發現自己原來做八大!

當現實一吋吋輾壓過來,她一步步退讓,

翻身的最後一招,竟是想到──「拍賣初夜」!?

房門打開那瞬間,身旁眾姊妹的人生際遇一一閃現而過,

她不禁狐疑起自己的命運遊戲,能否走出不一樣的結局?

作者簡介

陶曉嫚

生於一九八六年,台大經濟系畢業,小時候立志以文筆與畫筆描繪人生風景,長大後成為傳媒業的螺絲釘,曾參與網路媒體《沃草》創業,後在《新新聞》周刊任職,體制內生涯八年後,轉職為自由寫手與漫畫練習生。

熱愛閱讀、單車、登山與背包客式自助旅行,對好故事永遠飢腸轆轆,在鞭策自己克服懶散去創作的同時,與公民社會一起蜿蜒地進步。

名人導讀

【推薦序】寫出她們的故事,正視她們的存在 林立青/作家、《做工的人》作者

《性感槍手》這部作品寫的是台灣的八大行業社會,故事主角是專門幫男人打手槍的小姐宋良韻,藉由她在「色情護膚店」中上班的故事,描繪出一幅台灣八大行業的眾生相。讀者可以從書中看到八大行業會遭遇到的景況:各形各色的奧客、爛人,討厭的臨檢和同為八大行業女性不同程度的抱怨私語,以及更重要的──她們的人生。

這是我印象中第一本以台灣「手槍護膚店」為主題的作品,全書許多價值觀的衝突皆透過對話來呈現,同時引領讀者一探台灣的地下社會,在書中諸多黑話如「人魚公主」、「體育課」、「音樂老師」等詞彙大量出現,也進一步形塑了全書的故事氛圍。在八大產業中這些黑話具有一些特質,例如「每個客人都會凹」以及像是做S(全套性服務)如何生存,故事中的各式俚語帶著韻腳出現,透露出的是這些第一線性工作者在職場和生活之間如何切換及自娛,而那些遇到爛客人時的「奧爛雞」等名詞火爆生猛,讀起來更是趣味盎然。

台灣社會對於八大產業的態度多以沉默為主,不談不思考,至今連一個工會組織都沒有成立;對照在書中,小姐們有面臨經紀人和家庭雙重剝削,有遇到惡劣經紀人苛扣抽成而以借款動手術之名轉投其他老闆旗下,也有遇到變態勞點而飽受騷擾、不得不搬家的故事,作者透過堆疊生活細節,寫出了八大從業人員的困境和辛酸,更藉由這些細節為讀者勾勒出了小姐們較為清晰的生活輪廓。

針對這些八大行業從業人員書寫的文字一向不多,即便到了網際網路時代,依舊只是氾濫著以男性消費者為第一視角的體驗文字,內容嚴重誇大男性觀點,例如所謂的女友FU,或充滿各種「比較」以及凹套凹全的CP值參考。偶有一兩篇文字討論女性從業人員的辛酸出現在網路上,也總是被淹沒在主流的「傳統價值」中,多數投以「就是愛錢」等回應,能被同情的若非家世可憐急需用錢,就是為了籌措學費生活費,徒然加重刻板印象。

任何創作者要破解刻板印象和歧視,最好也最有用的方法,就是要懂得比其他人多,讓更多人知道事實「原來和大眾的想像不同」,那需要工作中的細節、獨特的行業思維以及不同於他人的觀點來達到。作者在書中運用了諸多情節傳達出相關從業女性的真實感受:如何透過借貸轉換經紀,如何在檯面下選擇信任的雇主,如何存錢或者是找尋下一個工作機會。透過這些鋪陳,讀者得以一窺八大行業的真實面貌,也才有可能破除原有對於八大行業的刻板印象。

在我看來這本書至少有幾個特殊性,例如書中赤裸地描述八大行業中的「內幕」,諸如店家中出不戴套的標準處理方式,轉檯轉單以及應對客人的技巧。再來是藉由這些小姐處理各種「性癖」,凸顯小姐們的特殊價值和專業能力。

這樣赤裸裸揭露八大行業「內幕」的作品,能出自於一個記者之手,這是令人欣喜,也是最合適不過的,小說中有許多情節,即透過書中記者角色視角來述說。沒有文字的紀錄,社會大眾就無從理解並且進行討論,特殊語言被社會理解是一個重要的過程,代表這些人的「存在」,也能從這些黑話中看得出產生的脈絡和聯想,維克多‧雨果在《悲慘世界》中大規模的描述並且強調「黑話」的生命力,原因就在此。

用這樣的角度來看,這部作品就有很特別的價值了,無論是幾位小姐們口中所說的「奧懶叫想凹中出口爆」和「遇到天菜帥哥」,甚至那些帶有特殊性癖的「客人」,都真實存在於台灣社會,而那些小姐們遇到的保單、直銷現況,補財庫和各種養小鬼等傳聞,也都值得在閱畢本書後持續討論。

台灣的社會在近年來逐漸開放並且朝擁抱多元價值的方向前進,對於這些過去被認為是禁忌和避之唯恐不及的話題也逐漸被世人接受,《性感槍手》一書便是在這種社會氛圍下面世。我認為這本書會是一個起點,讓台灣大眾開始思考這群八大行業從業女性的生活、體驗和感受。

我相信盡可能寫出台灣性產業的故事,即為作者的初衷。我和作者陶曉嫚在二○一七年時結識,那時候她表示,希望可以寫一本關於性產業的書,我們那天約在懷恩堂前的麥當勞討論了各種性產業和台灣階層的問題。這本書的完成,見證了曉嫚長時間的調查和思考,現將成果呈現在台灣人的眼前,作為一個讀者,我驚嘆於這本書對於細節的描述,對於人物在環境中的特殊思考,對於信仰以及價值的衝突下如何選擇,都讓我掩卷嘆息。

很高興她能夠寫完,作為這個時代的紀錄。

名人推薦

林立青|作家、《做工的人》作者

陳美華|中山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專文推介

一劍浣春秋|AV評論家、專欄作家

席耶娜|條通媽媽桑、五木條通商圈發展協會會長

簡莉穎|劇作家

周芷萱|女性主義者

酒與妹仔的日常

──淋漓暢快推薦

「這本書會是一個起點,讓台灣大眾開始思考這群八大行業從業女性的生活、體驗和感受……我驚嘆於這本書對於細節的描述,對於人物在環境中的特殊思考,對於信仰以及價值的衝突下如何選擇,都讓我掩卷嘆息。」──林立青|作家、《做工的人》作者|專序推薦

「『『上班小姐』始終是個不會退燒的創作題材,因為它一直是這個社會的一部份……這類創作與書寫的價值之一,就在於它多少具有填補人們試圖瞭解性產業及其工作者,但又始終無法窺其堂奧的空隙……(本書)對於性工作勞動現場有生動的描繪。」──陳美華|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專文推介

「直球對決,正面揭露社會底層艱辛、社會背面人們醜惡樣態的眾生相。」──周芷萱|女性主義者

「看A片不如起而行,實戰部分,請看《性感槍手》!」──一劍浣春秋|AV評論家、專欄作家

性感槍手
作者:陶曉嫚
出版社:鏡文學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8-12-27
ISBN:9789869695022
定價:340元
特價:79折  269
特價期間:2019-07-01 ~ 2019-09-30其他版本:二手書 48 折, 163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