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接體員
cover
目錄

Chapter 1 菜鳥接體員

您好,我是殯儀館接體員,很高興為您服務!

那具遺體跑去哪裡了?

凶宅

鬼壓床

夜半鬼聲

躺冰櫃的體驗

進館

便利商店外的小妹妹

奶奶

Chapter 2 有故事的人

老司機

遺體修復師

殯儀館警衛

長老的畢業典禮

師父

Chapter 3 殯儀館怪談

人生百態

自殺或他殺

不一樣又怎樣(上)

不一樣又怎樣(下)

錯了

報應

霸凌

鬼來電

割腕

墜樓

沒處理好

放下

套路不對

只有自己看得到的「東西」

再見老胡

骷髏伯

詛咒

緊抱孩子的母親

義哥

都市傳說

亂葬崗

無意義的遺書

火山孝子

漫談自殺

自殺未遂

圓圈後面的世界

除夕

後記

我的作品,我的故事

試閱內容

人生百態

我們這地方冰了很多都是比較窮苦的人,或是無名屍跟有名無主的。不豪小,有時候幾個星期內從某大公園就接進來三個以上遊民,而且是在同一個公園。

很多人都以為在殯儀館工作會遇到很多靈異事件,但老實說並不多,只有一兩件讓我覺得神奇的事情,可能微微靈異而已。因此這次分享一系列的故事,其實滿平凡的,沒有什麼特殊的重口味。

在成為殯儀館接體員以前,我還做過照服員的工作以及便利商店的打工,這些工作都讓我必須面對人群,接觸人群,有時候看人們處理事情的方式,都可以給我很多思考的地方。

跪在母親靈前的A先生

他母親過世了,因為沒錢而選擇政府的聯合公祭,如果沒有額外的需求就不用多花一毛錢。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感覺他就是遊民的樣子,身上破破爛爛的,背了一個破背包,全身酸味。

當我們把遺體拉出來給他看的時候,他不發一語,只是哭。後來問我們:「可以讓我在這邊上香嗎?」

我們回答:「不行,冰庫裡面禁止上香,你可以安個牌位在靈堂,這樣每天都可以去上香。」

他問:「需要錢嗎?」

「請個師父安個靈大概萬把塊可以解決吧,你可以問問外面葬儀社的。」

他一聽也不說話,突然向他母親跪了下去。

之後只要他每次來看遺體,都在他母親遺體前跪十分鐘,一直跪到他母親出殯。

不為父親辦喪事的B先生

他父親是獨居老人,因為久病往生,所以聯絡他來這邊認屍。當一切流程跑完之後,他卻堅持不辦認出手續。

當時他說了:「躺在裡面那個從小沒養過我,為什麼死後我要出錢給他辦喪事?我幹嘛要認他?」

後來是我們告訴他說有聯合公祭這件事情,再加上直系親屬往生可以跟勞保局申請喪葬費。

他才說了一句:「這種事你們為什麼不早說?」

之後一直到出殯都沒再看過這位B先生。

乖乖桶的C先生

他也是很妙,礙於親戚壓力,找了一家葬儀社,什麼都用最便宜的東西給他父親。然後火化的時候連骨灰桶也省了,等到他親戚走光了,他拿了一個乖乖桶說:「我爸等等就放裡面就好了。」

粉紅收屍團

還有一個經典的故事,是關於「粉紅收屍團」。「粉紅收屍團」大概是在說外配嫁給很老的老榮民,然後領高額遺產。這天我們就遇到了這種事情,一個老榮民在家往生有段時間後被發現,身體明顯發綠腫脹,屍體狀況很不好。

當驗完屍之後,他老婆拿了死亡證明隔天立刻火化,但是火化前需要家屬確認遺體。老榮民的老婆真的超猛,帶了一個男人來,十指緊扣,緊緊跟在那個男人旁邊,完全不敢看那個老榮民的臉。

後來是因為我們一直說你不確認我就不給火化,她才很勉強看了一眼那個全身發綠腫脹的老伯伯,看完之後馬上躲到那個男人的懷裡,說了一句:「老公呀!你看老陳(那個老榮民)怎麼綠成那樣呀?!」

我們聽到這句話真的忍笑忍得很辛苦,領出的時候真的還不忍心看,心裡只想著:「老陳,為什麼你綠成這樣呀?!」

不敢看母親臉的D小姐

這次分享的是一位小姐的故事,簡稱她為D小姐,她來殯儀館因為她的母親往生了。她給我的感覺應該跟她母親感情不錯,但是她有一個怪異的地方:她不敢看她母親的臉。

這種情形我覺得又可以分成兩大類:一種是看了之後太難過,我遇過不少白髮送黑髮的都哭到昏倒;另外一種是「害怕」。

D小姐雖然不敢看她母親,但是常常夢到她母親說:「她很冷,她想喝水,她想吃檸檬。」

所以每次來都說:「小弟可以幫忙我放些東西在她旁邊嗎?我真的不敢看我媽媽。」

一般來說我們是不會幫忙的,家屬有問題可以找葬儀社。但是她是屬於那種聯合公祭的,所以也不太敢要求葬儀社什麼。我想說反正做做功德,我就每次幫一點。

直到出殯前一天,她很開心地跑來跟我說:「我昨天夢到我媽媽,她很感謝你,她想親自跟你說聲謝謝。」

我一聽心裡想,你媽親自跟我說謝謝?

嘴巴還是很客氣地說:「不用啦小忙而已,我跟我媽還有我妹的小孩一起住,來找我說謝謝真的不太方便。」

她一聽好像也領悟到親自說謝謝這件事怪怪的,所以就很不好意思地走了。

隔天,她母親出殯了。很幸運地那天晚上她沒跟我說謝謝,但是有件事情很玄,她是有花錢安靈位的,所以我請清潔阿姨把她的靈位清理一下。

過了十分鐘,那個阿姨說:「阿弟呀,那個靈位桌上東西都可以收嗎?」

我說:「都可以呀。」

阿姨說:「可是她桌上有放一張紙耶!」

我拿起那張紙一看,紙上有三個數字。我直接跟阿姨說:「丟掉沒關係。」

阿姨說:「阿弟呀你知道這個是什麼東西嗎?」

我說:「我不知道啦,不過應該沒什麼。」

隔天阿姨請我喝飲料,她用那三個數字簽六合彩中了三星。

外配

有天送來一位先生,是喝掛的,來填寫資料的是他的外配跟兒子。兒子大概七、八歲,很小,外配不大會寫字,所以資料都兒子寫。

我看了這組家屬,心裡覺得滿心酸的。外配問她什麼都無法決定,反倒是她兒子做決定很快,應該是小朋友也沒想那麼多,想到什麼就說什麼,這樣反而好處理。

手續辦好後,這一組一樣是沒錢安靈位的。隔天帶了一瓶阿比跟一條黃長,來遺體前跟他說說話,我一樣將遺體拉出來給他們看,只聽外配說:「你現在好了,以前整天出門找女人不回家,現在那些女人呢?我知道你娶我只是想生兒子,兒子有了你整天往外跑,現在好了,你也走了,留下我們怎麼活?我們怎麼活呀……」

我不為這些聽到的、看到的,流眼淚。不然我的工作,就是每天以淚洗面了。

被遺忘的人

曾經我當看護的時候,照顧一個阿茲海默症的伯伯。好巧,他也叫老陳。他老婆每天來看他,真的是每天。老陳很高很壯,所以他老婆很喜歡我上班,因為比起看護阿姨們,我算是壯丁。他的女兒也常常來看他,一天我跟他閒聊的時候,他老婆突然跟我說:「弟弟呀~你知道失智症怎樣最慘嗎?」

我答不太出來,只是靜靜的想知道答案。她說了:「最慘的是,你最愛的人,每天跟你生活在一起大半輩子的人,一天一天地慢慢忘記你,直到有一天,他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誰了。我那麼愛著他,你看,老陳現在看著我,他卻不能跟我說他愛我,甚至連我是誰他都還搞不清楚,他忘了我,但我還牢記著他,這就是最殘忍的事情。」

我真的很不勇敢,沒像這位奶奶一樣有勇氣承擔這種痛,遇到了我應該會逃避,後來聽護理師說,陳奶奶跟她女兒都有憂鬱症。其實不意外,很多照顧久病的家屬都有。

抱歉以上故事好像沒有媽佛點,補一個很可怕的故事好了。

焚妻

這天晚上,某派出所打電話來,說了有人在公園裡面涼亭發現焦屍,請我們盡快來協助。

當我們裝備穿好準備要出門了,派出所又打電話來:「抱歉!誤報!到現場近看發現是充氣娃娃!」

誤報你個頭,這很明顯是謀殺呀!!!!!

很抱歉跟大家分享那麼悲慘的故事,但是我一點都不覺得慚愧,因為我是單身狗,見不得有情人終成眷屬!

如果感覺沒有媽佛點我再補個可怕的故事好了。

天花板上的女子

我在醫院上班的時候,有一次來了一個有錢又剛有失智狀況的老奶奶,那個老奶奶覺得我很像她的孫子,而且是最疼最不成材的那個,常常在護理師前面說:「你看你老婆在這裡,你還跑出去風流,乖乖在家不好嗎?」

我一出門照顧別床的老人,她就跟護理師說:「抱歉啦,跟到我這個『噗嚨共』的孫子,抱歉啦!」

然後常常神神祕祕地跟我說:「客廳沙發下面的五千塊你拿去,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了,你不要再賭了,記住拿快一點不要讓你爸知道!」

直到我離職的前一天,我還是沒找到那張沙發……

一天大夜我工作到一段落覺得無聊,就去跟奶奶聊天。奶奶說:「孫欸,你跟你爸冰箱的粽子要拿出來蒸,端午節要吃。」

我看著她對面的日曆寫著十一月十二號,說:「好,阿嬤那我們端午要不要拜拜?」

奶奶說:「當然要呀!我不是有給你錢去買雞,錢咧?」

我說要裝就裝到底:「阿嬤昨天我手氣很差,輸光了!」

奶奶氣噗噗不理我,過了五分鐘她看著天花板說:「孫欸,你看那個女的要幹嘛?」

我說:「哪個女的呀?」

奶奶說:「就是那個穿白衣服帶小孩那個呀!」

我看著牆上時鐘寫著一點五十分,而且是半夜,說了:「現在早上了應該去買早餐了吧。」

奶奶說:「孫欸,不對呀,她帶著那個小孩好像要往下跳,孫欸,你去看看啦!」

我看著什麼都沒有的天花板,想想休息時間也結束了,就說:「好,阿嬤,我立刻看看!」

我就跑去工作了,清晨下班回家看新聞,才知道昨天晚上有送來一個跳樓的女生去急診……

指甲刮屍袋的聲音

某個過年前的晚上,一具在南部某醫院有死亡證書的遺體,說要辦進館。當時一切手續都辦妥了,我們也把遺體推到冰庫前面了,打開屍袋別好手環,當要換床的時候,突然我聽到好像有指甲在抓屍袋的聲音。

直覺不太對勁,而當時的老司機也看著我,過不久又是一聲,我就跟司機說:「這個要再看一下!」

當時我跟老司機一起把屍袋打開,就看到老人家還在那邊喘。我跟他兒子說:「靠,你爸還在喘欸!」

他兒子說:「那……這樣還要冰嗎?」

我真想掐死他兒子!生塊叉燒都比較好!總之,他父親是送回醫院了,過了一週後,他們又來,一樣是我上班……

阿嬤的金戒指

有些人應該有經驗,往生的時候不把生前的首飾取下來,直接火化,希望往生者帶去極樂世界。

事實上黃金到哪裡去了?

我們火葬場的同仁,只要我們有撿到黃金,都是請大家吃一頓中餐,剩下的錢全部捐給家扶中心,而且都有開收據。所以我覺得滿不錯的,也感到很驕傲,至少在幫助失學少女、單親媽媽、新移民後,我又幫助了家扶中心的人。

那有沒有例外呢?

今天說這個阿嬤的戒指,就是例外。話說這個阿嬤在化妝完要出殯的前一天,家屬還來看一下,有位家屬想把她的戒指拿下來,另一位家屬就說:「媽戴了它六十幾年了,就給她這樣帶走吧!」

其他家屬都同意這件事情,所以就這樣把她推到火葬場了。到了火葬場之後,葬儀社的人就把家屬安頓一下,然後請他們出去。

(記住,在這邊我把他叫做葬儀社的人而不是禮儀師是有原因的。)

當家屬離開後,他一個轉身,直接把阿嬤的戒指拿了下來放進口袋!

直接把阿嬤的戒指拿了下來放進口袋!

直接把阿嬤的戒指拿了下來放進口袋!

大家以為這個是媽佛點嗎?為什麼我人在冰庫知道這件事呢?

因為是火葬場的同事告訴我的,幹戒指的事情不是沒有,但是這個阿嬤燒了特別久,特別難燒。家屬其實很難過,他們辦的場花費很高,也把阿嬤最愛的東西給了她,為什麼燒的時候那麼困難呢?

這時候葬儀社的人跑出來:「阿嬤對世間還有留戀,讓我們辦一場法事讓她好好安息……」

那場法會六位數,這個故事就說到這裡。

登山客

我記得之前我寫到,我第一次看到蛆是在一個登山客的眼睛裡面,那件事情滿妙的。她當時失蹤很久,也有一大群人進入山區找她,可是最後發現的地點,是在登山口往前不到兩百公尺叢林旁的樹下。

那天晚上他們進來時,我無聊問一下這具到底怎麼發現的。家屬說,當時他們不知道已經第幾次上山要去找,也差不多打算放棄了,所以之前都只有大人去,到後面開始會帶小朋友去,希望可以感應到什麼。

結果我想大家都猜得出來,她其中一個孫女,大概是上幼稚園的年紀,一進登山口就覺得她阿嬤在叫她。然後走沒幾步,她突然指著那棵樹,喊著:「阿嬤在那裡。」

一過去就看到樹後面,她阿嬤嬌小的身體坐在樹下。

到這邊就如我之前所說,可能是那時候天氣太冷,她死亡時間有點久,但是真的用看的,就跟剛往生的沒有什麼不同。如果那時候眼睛裡面沒有一條白白的蛆,我會真的以為那是具剛往生的遺體。

不過,最後我覺得比較有趣的是,那群家屬之後平靜下來在靈堂裡面閒聊的時候,有提到其實當初是帶她最疼愛的孫子去找,最後找到她的卻是家裡最不突出的孫女,她不是最皮的那個,也不是最受疼愛的那個,甚至連親都談不上很親,這點一直是他們想不透的事情。

祭桌上消失的雞腿

有一天,殯儀館內的安靈室一整排都滿了,最前面的第一間,有人訂了祭拜的飯盒放在那裡祭拜,後來發現雞腿被偷吃了。身為管理人員,我們會調監視器查一下是誰拿走的,但是使用那個安靈室的家屬,看到雞腿被偷之後就說:

「昨天我夢到爸回來,說想吃雞腿。」

「爸生病那麼久,整天只能喝牛奶,現在終於可以回來吃雞腿了!」

「爸生前最愛吃雞腿,你們看這個飯盒只有雞腿被動過,別人家都不會,他一定有回來看我們!」

後來我們去看監視器,發現原來是隻野貓,在監視器裡只見牠身手矯捷地咬一隻雞腿就跑掉。凶手是抓到了,但聽到家屬所說的故事那麼撫慰人心,我們也不說破了。

我個人覺得殯儀館故事很多,大致上都源自人們對於往生者的遺憾而腦補出來的。當然我也絕對相信有真的靈異事件,但是有不少都是聯想出來的故事,而我們相信如果我們說出去,故事有可能變成:

「父親藉由附身在貓身上,完成吃雞腿的願望。」

「你看那野貓來吃一次從此後就消失了,肯定是老爸變的。」

有遺憾的事情,總是需要一些故事去撫慰,不是嗎?

商品簡介

我不敢想像天堂,因為我知道,

地獄裡早有我的一個位子。

★ 紅爆PTT媽佛版的系列文章「接體員大小事」原作者「過水流大師兄」隆重登場!

★ 米娜(聲音創作Youtuber)、李屏瑤(作家)、林立青(作家)動容推薦!

▌吊死的叫做盪鞦韆、跳樓是小飛俠、腐屍是綠巨人、燒炭是小黑,也沒有什麼尊重不尊重,工作就是工作,該做的事情一件都不會少做。▌

Case1

A先生的母親過世了,但他窮到沒錢給母親安靈位,所以每次到冰庫來看母親的遺體都跪十分鐘,一直跪到他母親出殯為止。

Case2

B小姐到火葬場送同性戀人的最後一程,卻被戀人的家屬驅趕,不讓她參與摯愛的身後事與撿骨儀式,但在撿骨結束之後,家屬突然跟工作人員說:「麻煩分一些骨灰給她吧。」」

Case3

C先生礙於親戚壓力,找了一家葬儀社,什麼都用最便宜的東西給他父親。火化後連骨灰桶也省了,他拿了一個乖乖桶說:「我爸等等就放裡面就好了。」

◆第一線的接體實錄!

◆台灣葬儀界白幕背後首度曝光!

◆暗黑系幽默美學,集萬千飄點、淚點和沸點於一身,帶給各位滿滿的大平台!

你好,我是殯儀館的接體員。

我們這裡冰了很多都是比較窮苦的人,或是無名屍跟有名無主的。許多人都以為在殯儀館工作會遇到很多靈異事件,老實說並不多,倒是因為常常接觸屍體,看多了死亡面前所展露的人性,讓我對「人類」這種生物,有了不一樣的思考。

我在殯儀館擁有一群快樂夥伴,警衛「大胖」是我有福同享,有禍他當的難兄難弟。我最大的志願是存錢買凶宅;最不想面對的殘忍事實,是胖到被女飄嫌棄的體重;最深的遺憾是二十八歲那年沒有撿起地上的紅包,沒能完成的終生大事;至於畢生的理想,則是希望下輩子,可以分得清楚「在」跟「再」……

本書特色:

◎第一線的接體實錄!

◎台灣葬儀界內幕首度曝光!

◎紅爆PTT媽佛版的系列文章《接體員大小事》原創!

◎暗黑系幽默美學,飽含人生寓意又飄點滿滿的優質好文!

◎有血有目屎,有笑有人生的驚世之作!

◎眾鄉民趨之若鶩耳口相傳,紛紛敲碗跪求出書的「過水流大師兄」隆重登場!

作者簡介

大師兄

殯儀館接體員,PTT媽佛版紅人。

「接體員的大小事」系列文章原作者。

我是大師兄,一個沒有目標的肥宅,曾經當過運鈔車司機和照服員,現在是殯儀館的接體人員。

每天都快樂,不想買房,不想買車,不想交女朋友,也不想發大財。

夢想是奢侈的,但我知道我跟別人不一樣,我很喜歡上班。在上班之中遇到的一些案件,一些故事,都給我一些啟發。不論是好的或是壞的,我都覺得很有意思。

現在我只要能吃飯就覺得很快樂!一早起床能呼吸就覺得很愉快!

口頭禪:「我是大師兄,我們下次見。」

作者自序

我的作品,我的故事

我沒有想過,我有一天會寫作,還出書。這本書對我的意義,也許就像朱亞君總編所說,是用來祭祖的。

我書裡寫的都是我在當照服員和接體員時發生的事,我常在想,如果我爸沒生病,我不會想當照服員;如果我爸沒過世,我也不會想來殯儀館工作。

我爸年輕的時候沒教我什麼,但他生病之後,我人生卻因他而改變,我為他而去做那些我從來都沒有想過的事情。

我爸對我影響真的很深,記得還小的時候,老師說不可以說謊,我奉為天旨,所以有個叔叔打電話來家裡,問我爸在家嗎?我說在,然後就被我爸打了一頓。

後來才知道那個叔叔是來討債的,從此我很少接電話。

我不明白為什麼有時候可以跟那個叔叔說我爸在家,而有時候又不行;為什麼有時候他是我爸朋友,而又有時候變成債主。

還記得有一天,我爸跟我說等等誰來找他都說他不在,我說好。過後一個叔叔出現在家門口,我撒謊說爸爸不在,那個叔叔不相信,直接把我推開跑進我家,然後在廁所找到了他。

我記得那天他們在我家大吵,那個叔叔逼我爸簽了一張東西。離開前,那叔叔看我一眼,說:「那麼小就說謊,你想以後跟你爸一樣嗎?」

我走進家門,看著坐在客廳的爸爸,他只跟我說:「看個門都不會!」

我很難過,我真的很難過。為什麼聽老師的話不說謊會被罵?為什麼聽爸的話說謊也會被罵?我不明白。

國中有一次的段考,我考差了,我回家後偷偷把老師寫給父母的通知信收起來,被我爸發現,他問我為什麼要說謊?為什麼要逃避?我冷笑說:「這些話你敢不敢對債主說?」

他聽到後拿起皮帶就一頓打,不需要別的解釋,只因為他是我爸。

我的印象中,那時候家裡總是有很多債主登門討債,一個離開了下一個就來。我有個任勞任怨的媽媽,也因此,他三不五時就搞出一個麻煩,然後躲起來,等麻煩結束後才回家。

我們家裡總是沒有錢,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我的叔伯姑姑們都很幫忙,連我大學的學費都是我姑姑幫我出的。

我上大學後,因為經濟問題,很少社交。有一次我跟同學相約去吃麥當勞,我想說皮包還剩五百,應該很夠。於是我到了麥當勞,點餐後拿起錢包,才發現錢包裡的五百塊已經被我爸偷走了。

哈哈。我居然在麥當勞哭了出來,想起來真的很好笑。一個大男人在麥當勞點了餐,結帳時發現錢被老爸偷走!哈哈哈!

我當時不知道是笑到流淚還是難過到流淚,只知道是同學幫我付錢。我開始賺錢以後,有機會就會請這位同學吃飯,我不會忘記他的恩情,也忘不了那分屈辱。

我跟我爸第一次打架,是我大四的時候,那天我爸先動手打我媽,原因是我媽工作晚回來,我爸懷疑她有外遇。本來那天因為他動手打我媽,我就很生氣,直到他罵我外婆,我終於崩潰去跟他輸贏,打到警察來了,我們才停下來。

這件事後我就帶著我媽和我妹搬走,原以為終於可以擺脫他,但有一天,我回家時發現我爸在我新家裡,原來他是來哀求我媽說他沒地方可去,求我們收留。

我真的被我媽氣死,我不懂我那麼努力把她從地獄拉了出來,為什麼她又要自己跑回去? 我跟我爸說,絕對不可以在我家過夜。因為這件事情,我們又打了不少次架,直到他中風了。

他一開始是小中風,左半部不能動,右半部還可以動。他不努力復健,跟我說就算他中風也要拖垮我們。

有次我跟我媽帶他去醫院復健,我們搭計程車,在路上,我發現他右手一直往褲子後面拉,一時沒注意他在做什麼,到了醫院看著一車的排泄物,我呆住了。

我將他抬到輪椅上,然後跟司機大哥道歉,一直對不起地說,司機大哥也喊倒楣,多收我一千就走了。

我跟我媽將他推到廁所換尿布,排泄物沿著走道滴,一路上他哈哈大笑,說他是故意拉開尿布讓我們出糗的。我們一人幫他換尿布,另外一人跟清潔大姐借了拖把,把地板處理乾淨。

我拖完地板,在廁所裡看著鏡子,告訴我自己:「這沒什麼好哭,要笑,如果我哭了,外面的媽媽怎麼辦?快笑呀!快笑呀!你最愛搞笑的怎麼還笑不出來?」

出了廁所,跟我媽說剛剛那個計程車司機臉多歪,多倒楣,然後呵呵傻笑,完全不想搭理我爸。

我跟他幾乎沒深聊過,這是我這輩子最遺憾的一件事情。我小時候也曾經幻想有天長大了,我可以拿瓶啤酒跟他坐下好好談:「你對我的人生做了什麼?」

勉強地說,我們也許曾經有兩次深聊的機會,一次是他二次中風,完全變成植物人的時候。我坐在病床旁,問他是否記得以前的事情,問他說如果我放棄治療,他會怎麼看我這個孽子?

另外一次,是出殯前我坐在化好妝的他旁邊,告訴他說他這輩子已經結束了,告訴他說我沒有再恨他了。真的。我也不會懷念他,無喜無悲,就是我對他的感覺。

反倒是我媽哭得很慘,我在他們身上,看到了什麼是真愛。他們吵了一輩子的架,而我第一次聽到我媽親暱地叫他「老公」,是我爸已經成為植物人的時候。我媽每天照顧他,卻樂在其中,常看到她深情地摸他的頭,或溫柔地幫他洗澡換尿布。

我才知道原來要夫妻之間沒有爭執沒有衝突,必須要有一方不能說話也不能動的時候,才看得到。

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想起了當年我爸很依賴我媽的同時,其實我媽也是無悔的付出,深愛著他。

記得我爸中風前,我有一次跟我爸又打架了,打完後他氣喘吁吁地瞪著我,然後笑了,他對我說:「你知道嗎?你很像我。你會跟我一樣沒有朋友,你會跟我一樣愛玩愛賭,你會跟我一樣一事無成!」

事後認真想,他說的也沒錯,我是沒什麼朋友,也不喜歡交朋友,愛賭愛玩,感情無法專一。所以有人找我寫書,我就很想把書寫出來,拿到他的靈前跟他說:「爸,你錯了,有一點我跟你不一樣,至少我可以寫出一本屬於我的作品,我的故事。」

你好,我是接體員
作者:大師兄
出版社:寶瓶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8-12-12
ISBN:9789864061419
定價:320元
特價:79折  253
特價期間:2022-10-01 ~ 2022-12-31其他版本:二手書 73 折, 232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