術數師(6):曼德拉超時空實驗
cover
試閱內容

在你死前的二十四小時內,發生過甚麼不尋常的事?

我的死亡時間是十二時二十二分。

昨天,由正午十二時開始,我都在等一個人。

地點是洛杉磯國際機場二號航廈的候機區,傑夫用證件帶我過關之後,我跟他就坐在小餐吧,監視著前往登機閘口的行人。桌面上擱著一本黑封面的書,《中美終必一戰》……這種鬼扯的題材,居然是全美的暢銷書。

「這本書很精彩!」

傑夫極力推薦,剛剛經過機場書店,特地買了一本送我。

一扯到這種話題,他就興致勃勃,右手的義肢揮動得要甩出來似的,硬是要我接受他的高見:

「所謂『修昔底德陷阱』,簡單來說就是兩雄勢不兩立,最後就會用戰爭來改寫世界秩序。看現時的世局,只要有甚麼風吹草動,中美大戰就會爆發,導火線極有可能是北韓!」

「北韓不是放棄核試了嗎?」

「你信嗎?上世紀九○年代,北韓就簽署過無核化協議,簽完又廢,廢完又簽……結果呢?死胖子。」

傑夫這個人啊,思想有點偏激。

不過,他的說法也不無道理,過去八十年確實是人類史上最和平的時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前,戰爭才是常態,很少人可以倖免。

「這麼久沒發生大戰,絕對不是好事。我打個比喻,如果沒有小地震,地底的能量沒有釋放,憋得太久,下一次的大地震就會排山倒海地大爆發……你明白的,一個男人也不能禁慾太久……」

傑夫愛講黃色笑話,我習慣得好像在聽電台的報時廣播。

閒談間,我倆都在一心二用,每個在光溜溜的地板上走過的旅客,都逃不過我倆監視鏡頭般的雙眼。傑夫和我都穿著黑色大衣,款式不謀而合,老搭檔之間,就是有這樣的無形默契。

前天,我在《華盛頓郵報》讀到一篇文章,文章的作者自述童年時遇見的神蹟——有一頭美洲豹救了他一命。

投稿者是瑪雅.華奎斯,就是我當年遇見的男童。

我立即打電話給傑夫,告訴他這件事。

「你等一等,我之後找你。」

那時候,我以為他只是在忙,不料到了中午,傑夫又再打來。他一口氣唸出:「瑪雅.華奎斯,明天起飛,QR740,LAX到緬甸,三時四十五分。」

我問他為甚麼查得出來,手機傳來他咯咯的笑聲。

「我派人去搜過他的酒店房間。」

唔……這幾天,聯合國在洛杉磯舉行會議,華奎斯先生也在列席名單。而我退休後,就一直住在洛杉磯的老家。是命運的安排嗎?雖然我不齒傑夫的做法,但我考慮了一會,還是決定接受他的美意。

傑夫看過我的遺願清單,知道我有個未了的心願:

重遇那個男童,祈求他的原諒。

紀博士給我的磁碟,我早就銷毀了。

磁碟裡的資料讓人極度震撼,我才知道自己差點犯下彌天大罪。

一九九三年那一年,我不停祈禱,在失眠中苦苦度日,直到我走入教堂的告解室向神父懺悔,那個折磨我半年的怪夢才在懺悔的當天消失。

傑夫沒有宗教信仰,始終不信這等奇事,但他很夠朋友,願意陪我過來機場一趟,幫我完成遺願。

洛杉磯國際機場,二號航廈。

下午二時正,我捏了捏手心,發現手心都在冒汗。

我要等的人還沒有出現。

傑夫手裡的杯斟滿冰塊,倒入威士忌。

我盯著他,衷心答謝:「真的很謝謝你。」

傑夫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

突然有個年輕的金髮男人——我一眼就看出他是局裡的職員——他走到我們身處的餐座旁,遞給傑夫一個塑質的公事包,問候欠奉,來去倉促,而傑夫也只是在鼻子裡發出「嗯」的一聲。

傑夫喝光整杯酒,才緩緩地說:

「我今天陪你過來,也是剛巧有工作的事要找你——生日快樂!這是給你的禮物。」

傑夫把整個公事包給我。

「甚麼東西?」

「精液。」

我佯笑了一聲,拉開公事包的拉鍊,瞥見包裡只有一個條狀小布袋。不用打開布袋,我也知道袋裡藏著自動恆溫的攜帶式檢體盒。

傑夫指著餐桌上的《中美終必一戰》。

我翻到某一頁,有一張照片,照片中人是個華裔男子。而寫在照片後面的暗碼,顯示此人和「IX」有重大的關聯。

「我們查過這個男人的背景,他擁有生物學博士的學位。他最近入境美國,我們就在他待過的酒店房間搜出用過的保險套。我們想知道他過去三個月的行蹤。」

我點了點頭,願意幫忙聯絡紀博士。

華奎斯先生乘搭的航班,起飛時間是下午三時四十五分。

下午三時正,掛牆螢幕顯示該航班即將登機。

這裡是前往登機閘口的必經之路,我和傑夫都不可能看漏眼。我倆直接走到登機閘口,向航空公司的職員查問。

「這位旅客沒有報到。」

「怎會這樣?」

傑夫對我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我知道不是他的錯,當然沒有怪他。華奎斯先生臨時更改了行程,我覺得這樣也好,冒昧見面可能會嚇著他,或者我該好好寫一封道歉信,再託聯合國的職員轉交給他。

下午四時三十二分,我離開機場,直接返家,一路都在塞車。

那一天的日落,原來是我人生最後看見的日落。

晚上七時,我透過私人電子信箱,傳出一封電郵給紀博士,約他下星期一見面。

九時四十分,收到一封關於電郵帳號安全的郵件,說甚麼「已攔阻可疑登入」。但我不予理會就上床睡覺了。

十一時與午夜之間,小睡了兩個小時,我便醒來了。

凌晨五時,無法再成眠,我呆呆看著窗外的樹影,內心有股說不出的平靜。我特地開車到山上,看了一次美麗的日出。

早上六時,我心血來潮,繼續開了兩小時車程的車,到了二十五年前懺悔過的教堂。

八時整,彌撒開始。

合唱團天籟一般的歌聲令我聽得熱淚盛眶。

彌撒之後,我再一次走入了告解室。

十二時二十二分,當我正在告解,有人掀開了布簾。

一個華裔男子,剎那間,我認出他——昨天的照片,傑夫的目標人物,那個和「IX」有連繫的生物學博士。

他的手法相當熟練,極快對準我的太陽穴。

來不及聽見槍聲,我就失去了意識。

無痛的死亡。

瞑目之際,我全身輕飄飄的,腦裡閃過年輕時作過的怪夢。但這一次不同,大十字架上,有個背光的人物伸開雙臂迎接我……

感謝上帝,這是給我最好的結局。

封鎖線裡,告解室外,站著一男一女。

女人穿著黑色洋裝,一頭黑鬒鬒的秀髮。她的目光由混濁變得清晰,回神過來的一刻,就朝旁邊那個男人說話:「他口中的紀博士就是你吧?」

男人黯然一笑。

他穿著哥德風格的披肩式外套,長髮垂落領口。他戴著深黑色的眼鏡,手裡拄著拐杖。他雙眼看不見,但能洞悉世上的事物,在腦中參透宇宙間的奧祕。

告解室分隔為兩邊,兩邊都有濺開的血跡。

封鎖線外面,警員仍在教堂裡搜查證據。

六個小時之前,週日彌撒結束之後,告解室這邊發生了槍擊案。

死者是教堂的神父,還有一名叫努比斯的前探員。

由於努比斯的身分特殊,中情局極為重視這起謀殺案,特別用專機接送紀博士過來,由他親自協助調查。

紀九歌的雙眼永久失明,雖然是被弄瞎的,但他一直認為是「天譴」,這是使用「天眼」這種超能力的代價。在紀九歌失明之前,他一直利用這種能力,來讀取努比斯靈魂深處的記憶。

靈魂是一串記憶。

人體只是個容器,焊接著靈魂,大腦就像存取裝置,靈魂才是保存永久記憶的主體。

靈魂不滅——

就像蒸發掉的水,肉眼看來是消失了,但水依然留在這片空間之中,只是由液態轉變成氣態。

而巫潔靈看得見。

她是真正的靈媒,可以向亡靈盤問。

在別人眼中,她只是照顧紀九歌的女助手,取代導盲犬的角色。由二○○八年開始,她一直匿居美國,在美國上大學,現在和亡靈講英文當然不成問題。

老人家廢話特別多,巫潔靈最怕遇上這種亡魂,折騰了半天終於問完紀九歌想知道的事。其中一條是私人問題,紀九歌一生孤僻,聽到努比斯認同自己是老朋友,也為之動容,嘆息了一聲。

巫潔靈看著陰魂不散的告解室,忍不住問:

「『IX』是為了報復,才派人幹掉他嗎?」

紀九歌一臉嚴肅地說:

「恐怕他是接觸到非常重要的線索,才立即招致殺身之禍。」

接著,他拿出口袋裡的智慧型手機,朝巫潔靈的方向遞出。智慧型手機正發出天堂鳥叫聲的提示語音。

「照片傳來了。請妳幫我看一看,照片中人就是那個華裔男子……如果我猜中的話,他有可能是妳曾經見過的人。」

巫潔靈用手指滑動螢幕之後,不禁皺眉大叫:

「他!是他!」

殺害努比斯的華裔男子,巫潔靈曾在秦陵見過一面。

他在「九歌」裡的代稱是商鞅。

此人真名不詳,商鞅也只是個假名,但他頭腦的厲害,即使連紀九歌也心悅誠服。八○年代中期,在紀九歌獲得「天眼」能力之前,他已盜走紀九歌破譯《連山》和《周易》的實驗室檔案。

這時候,黃色的封鎖線抖了一抖。

來者是穿著深藍色制服的白人探員,他手上拿著一台平板電腦。

「分析報告出來了……」

話只說到一半,紀九歌立即打斷:

「是不是有北韓這個地方?」

「是的。這名華裔男子半個月前去過北韓。」

為甚麼商鞅要去北韓?

這個疑問已不再是疑問,因為就在一個小時之前,答案已顯露在世人面前。

巫潔靈單手握住手機,盯著螢幕播放的新聞畫面。

「真的假的……太誇張了……」

無論看多少次,她都感到不寒而慄。

新聞正在直播熊熊火海中的都市廢墟——北韓誤發遠程核彈,核彈竟落在香港最核心的商業區。由衛星圖片可見,蘑菇雲的爆點在港島西邊,衝擊波遍及大嶼山及新界南部,輻射雲漸漸擴散,香港居民已開始集體逃亡。

巫潔靈向紀九歌說:

「瑪雅就是我們一直在等待的救世主……想不到他臨時更改行程,才在香港轉機,真是陰差陽錯……」

「有消息嗎?」

儘管紀九歌看不見,巫潔靈還是搖了搖頭。

「甚麼都沒有啊……還是聯絡不上樊博士。真糟糕!涼拌炒雞蛋,世界快完蛋……」

巫潔靈口中的樊博士就是樊系數。

如無意外,樊系數應該在飛機上和瑪雅相遇。

兩人生死未卜。

現時世界大亂,整個城市的通訊網絡中斷,別說是飛機失聯,根本連電話也打不通,香港變成了徹頭徹尾的死城。

紀九歌知道,「IX」和「九歌」之間有莫大關聯,兩者就像是子公司和母公司的關係。自從二○○八年秦陵一戰,「九歌」突然銷聲匿跡,但紀九歌知道這幫人早晚一定行動,實現他們驚世駭俗的滅世大計。

現在真的一舉驚動了世界。

「陳連山……李斯……」

紀九歌喃喃自語。

他口中的兩個名字都屬於同一個人,一個由古代穿越到現代的術數師,一個將心計施展得淋漓盡致的謀略家。

紀九歌敗在李斯的手上,除了因為看不穿他裝死的騙局,也因為李斯知道他的生辰八字。

「李斯一定算得出來,我們一直在等待的『聖人』,他將會在香港出現。但因為李斯不知道『聖人』的生日,未必能算準他的所在位置。」

但有一個方法行得通——

把整個香港炸掉。

最絕、最狠,也最高效益的方法。

就算紀九歌神機妙算,亦無力扭盡六壬。

「我們晚了一步……」

他想起,愛因斯坦說過:「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戰會用哪些武器,但第四次世界大戰中人們肯定用的是木棍和石塊。」

核武器經過百年演變,破壞力如複利般大幅增強,如今一個垃圾桶大小的彈頭,威力可達廣島原爆的二十倍級數。

一場大浩劫即將降臨,末日時鐘開始倒數。

亂世一到,惡魔就會崛起,以假救世主的名義,來使愚眾頂禮膜拜。

唯一的希望,就在那個叫瑪雅的真救世主身上……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術數師6:曼德拉超時空實驗》)

商品簡介

《術數師》系列:暢銷十年.香港第一

上帝有祂的旨意,撒旦也有他的計畫⋯⋯

你知道什麼是曼德拉效應嗎?

「2019年那一場決戰,我的同伴都死光了。」

「而我生存下來的意義,就是為了改變過去。」

第三次世界大戰之後,地球上只剩兩個國家:

愛比堅尼聯合國及大東歐亞共和國。

全球人口銳減,人類正步向滅亡。

而在歐洲某個角落,進行著史無前例的實驗——

靈魂超越時空,在黑暗的歷史中按圖索驥。

七十年的孤寂,只為了那人的存活,

扭轉一切的關鍵,便是少女身懷的異能。

西元2088年,地下城,那個舊名為香港的所在。

末日降臨,七位救世主迎戰撒旦的傳人,

而我的任務是——找出解救七位救世主的人!

本書特色

*人氣作家 天航 入選2018年香港書展年度代表作家

*《術數師6 曼德拉超時空實驗》2018年香港書展100%完售,堪稱書展全場最暢銷的作品!沒有之一!

*系列前作稱霸香港當年度文學類圖書銷量榜TOP1

作者簡介

天航 | KIM

香港作家,現居台灣。

12月17日射手座。

畢業於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系,

主修心理學及經濟學。

十九歲出道,自此筆耕不輟,

覺醒之後,每本小說都登上暢銷榜,

至今已創作超過三十部著作,

筆下作品屢被改編成漫畫及舞台劇。

2005、2006、2011年度香港最暢銷男作家,

2012年終於勝過其他女作家,成為全港最暢銷的本地作家。

2015年由全港中學生票選為「我最喜愛的作家」,

《先知瑪雅的預知夢》的銷量全港全年第一。

2018年,入選為「香港書展年度代表作家」。

FB關鍵字:天航

天航作品

三分球神射手系列(全六冊)

AMOEBA系列(陸續出版)

四百米的終點線

君子街,淑女拳

戀上白羊的弓箭

披上狼皮的羊咩咩

書蟲的少年時代

君子街,淑女拳[冬之卷]

術數師系列(陸續出版)

術數師1——愛因斯坦被摑了一巴掌

術數師2——蕭邦的刀.少女的微笑

術數師3——宮本武藏的末世傳人

術數師4——秦始皇最恐怖的遺言

術數師5——先知瑪雅的預知夢

術數師6——曼德拉超時空實驗

術數師(6):曼德拉超時空實驗
作者:天航
繪者:有頂天99
出版社:蓋亞文化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8-11-28
ISBN:9789863193678
定價:280元
特價:79折  221
特價期間:2019-11-15 ~ 2019-12-31其他版本:二手書 74 折, 206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