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仇
cover
目錄

第一回座密千官盛,場開百戲容

第二回素為妻子累,悱然爭朵頤

第三回榮枯憂喜殤,人間戲一場

第四回驚雁落虛弦,煙花信多奇

第五回防身豈乏智,直道不容身

第六回愁心逢此人,迎風一半斜

第七回為官萬里道,君子情何如

第八回捐軀報弟仇,萬死不顧生

第九回牢落江湖意,殘月窗外明

第十回天命有定端,守分絕所欲

第十一回神功諒匪測,宿願實難成

第十二回奇藥本難求,君意在復仇

第十三回師承實神敏,才華乃天授

第十四回丈夫誓許國,憤惋復何有

第十五回我願執爾手,爾方達我情

第十六回何時騰風雲,搏擊申所能

第十七回報恩為豪俠,死難在橫行

第十八回天地賭一擲,慷慨淚沾纓

第十九回成敗身自受,傍人那歎息

第二十回持此一生薄,空成百恨濃

第二十一回巧為復仇計,絕智萬人敵

第二十二回順水推舟易,人心實難測

第二十三回成器雖因匠,懷剛本自天

第二十四回琰玉性惟堅,成壺體更圓

第二十五回將軍誇寶劍,功在殺人多

試閱內容

第一回座密千官盛,場開百戲容

江西旺遷知縣大院,一進大門,正東是花園,一片綠茵,沁人心脾;往西是覽月亭,芳草萋萋,幽雅細緻。這日張燈結綵,熱鬧非凡;門內四個八歲小童,模樣可愛,分站兩邊。

這是為了迎接新任知縣:楊善。

楊善,字與人,四川郛縣人。年約四十,粗眉細目,大口長鬚;極少言,性溫和;說話做事,不疾不徐,仁人君子,剛直誠篤。

都說「上梁不正,下梁歪」,但這縣衙內,上樑雖正,下樑照歪。

捕頭領班雷雨田,江西濻州人,細眉三角眼,短鼻窄口,年方二十七。率領手下,排難解困,濟弱扶傾。辦事雷厲風行,脾氣暴躁如雷。手下又以兩人最為能幹:沈亮儒,廣東汕頭人,小雷雨田一歲,人如其名,面如白玉,溫文儒雅,五官清秀,斯文有禮。渠大強,綽號惡人逃,廣西南寧人,年方二十五,前胸寬厚,背膀闊實,虎背熊腰,孔武有力,不怒自威,殺氣騰騰,惡人一見就逃。

其時天下太平,五穀豐登;三人文忠武勇,聯手辦案,無案不破;手到擒來,從未失手。日前三人突發奇想:聽說新任知縣寬和敦厚,性情溫良,從不疾言厲色,更別說大發脾氣。於是打賭:看誰能讓知縣發脾氣。

渠大強個性勇猛奮進,率先說道:「我可以手持笏牌,漫步廳上,起先旁若無人,自走自唱;隨後橫眉豎眼,瞪著知縣;最後對他打躬作揖,唱個喏。再若無其事,大搖大擺離去,這樣他應該生氣。」

新官上任三把火,楊善不發威,手下感激都來不及,怎麼見楊善心慈面善,想要先給頂頭上司來個下馬威?但三人就是這樣:越是旁人不敢為、不屑為、不想為的事,三人越是躍躍欲試,能屢破大案,不是沒有原因的。這就是三人破案關鍵:天馬行空,蛛絲馬跡不放過;遍地開花,鐵樹開花水倒流,再難破的案子照破不誤。

手下突發奇想,捕頭領班雷雨田不但未阻止,還附和;不但附和,還提出賭金,笑道:「如果你的方法可以把他激得生氣,我請你一頓酒席,你要找什麼姑娘助興,儘管找。」

而素來溫文儒雅的沈亮儒,半推半就,雖不敢高聲附和,但低調參與,以示團結之心。並問:「大強,你怎知你的方法一定有效?」其哉怪也!依常理,他不問知縣會不會因怒翻臉,重罰三人,還只問方法有沒有效!

渠大強笑道:「越是外表安靜之人,內心越渴望他人尊敬。我如此大鬧廳堂,楊大人必定大怒。」

沈亮儒緩緩點頭,像是在思索有何不妥,又道:「古人說,物極必反。如果楊大人真的大怒呢?」

渠大強拍手笑道:「真的大怒,正合我意。他能奈我何?第一,你想想,新官上任,還不是要靠我們?多少功績都是手下出生入死、受盡艱難換來?第二,身為知縣,他不主動籠絡我們、對我們大加示好,已經表示他不上道,還敢生我們的氣?第三,若真的生氣,我屢破奇案,立功連連,天不怕地不怕,還怕他生氣?我只要享受大哥的酒席就好。」雷雨田在旁,頻頻點頭。

翌日,渠大強持笏在大堂遊走嬉鬧,大出洋相。

沒想到,楊善竟然視而不見,既不發笑,也不動怒。渠大強失敗了。

晚間,雷雨田和渠大強激沈亮儒出手,激怒楊善。沈亮儒道:「大強的表演太笨拙,了無新意,譁眾取寵,最後落得自取其辱。楊大人當然無動於衷。我打算穿上紫色女衫,來個男扮女裝,在大堂當新娘子;然後突然瘋癲,從新娘子變惡瘋婆,潑婦罵街,不怕大人不怒。」

渠大強大聲叫好,道:「小儒,你長相斯文,扮起女裝,必然妙不可言,美不勝收。哈哈!哈哈!」沈亮儒微笑稱謝。

雷雨田是捕頭領班,雖然覺得男扮女裝似乎有些過分,畢竟開玩笑歸開玩笑,當手下的還是應該有個分寸,不可造次。但一來渠大強說不妨一試,應無大礙;二來也想看看沈亮儒的女裝扮相,心癢難搔之下,又達成協議:他和渠大強每人出十兩,如果沈亮儒成功,就可得二十兩。

次日沈亮儒薄敷白粉,淡點胭脂,他皮膚本極白,這一妝點更是白裡透紅,嬌豔欲滴,連自己也認不出。再穿上繡花鞋,還有點擠腳呢!自己看了又看,頻頻點頭,很是滿意。

於是上場,雖使出渾身解數,魅態百出,汗流浹背,但楊善又和上次一樣,視而不見,見而不怒。沈亮儒一不做二不休,唱起小曲:

冤家為你惹場憂,坐想行思日夜愁,香肌憔瘦減溫柔。

天,要見你不能勾,悶得我傷心兩淚流。

從前與你共綢繆,誰想你今番把我丟。

唱完小曲,朝著垂拱端坐的知縣大人拜了三拜。

楊善依然不動。

三拜不夠,又加三拜。

楊善還是不動。

追加三拜,一共九拜。

楊善絕對有看到,但還是無動於衷,什麼也沒說,更別說大發脾氣。抬頭看了一眼,輕輕一笑,問道:「不脫衣嗎?」沈亮儒一怔,覺得很無趣,訕訕走了。沒贏二十兩,還輸二十兩,被大家笑了一陣。

雷雨田道:「你們方法都太平凡,我來個厲害的。」渠大強拍手道:「這個好這個好,什麼厲害的?」雷雨田道:「明日月初,是每人報告手上案子進度。楊大人必然極為重視,你們想想,新官上任,還有什麼比績效更重要?我偏偏來說個笑話,把場面搞得四不像。」

沈亮儒搖搖頭,認為有點鬧過頭,這不成功則矣,萬一成功,大人真的被激怒,這樣的仁者,平時雖寬厚,但真正發起脾氣來,一定大發雷霆,不知會下什麼樣的處罰,不是鬧著玩的。連渠大強這種激進個性也猶豫了。

但這樣的鬧法實在太有刺激性了,其餘捕快有人瞎起鬨,有人敲邊鼓,大夥把賭金加到一百兩。

兩個最優手下鎩羽而歸,雷雨田若不出手,顏面何在?更何況自己是始作俑者,若不趁此機會,展現一下自己除了高效率辦案以外的特殊才藝,豈非可惜之至?

次日清晨,楊善召三人至大廳,一邊吃早點,一邊聽取各人辦案進度。雷雨田輕輕咳了一聲,首先道:「我最近辦了一奇案。」故意停頓,欲言又止,似有難言之隱。楊善眼睛一亮,催道:「快說!快說!」雷雨田看了渠大強和沈亮儒一眼,緩緩說道:「東城有個土財主,很愛吃河豚。這天他六十大壽,請來七位皇親國戚,一起品嚐河豚。大家看到鮮美河豚,又想吃,又不敢吃;舉起筷子,欲夾又止。」

楊善皺眉道:「河豚有毒,若出了人命,況且又是皇親國戚,這案子不得了,很難辦啊,精彩,快說。」只聽雷雨田道:「忽然有一位客人,摔倒在地,口吐白沫,全身抽搐,不能言語。主人和其他客人都以為他是吃了河豚中毒,情急之下,唯一想到的就是立刻催吐。於是弄來糞水強灌,但灌不入口,且陷入昏迷。眾人更是心急,頻問:怎麼辦?怎麼辦?其中一人說:『不如這樣吧,我們在毒發之前,先服下解藥。』於是每人喝了一大杯糞水。不久,客人醒來,大家很高興,認為糞水功效迅速,強大無比。不料客人卻說:『實不相瞞,小弟向來有羊癲瘋,三不五時發作,不是中了河豚的毒啊。』所有人聽了,都很後悔白白喝了一大杯糞水,一邊漱口,一邊嘔吐,然後狂笑不止。」

渠大強笑得前仰後和,沈亮儒掩口而笑,雷雨田說完自笑,哈哈不止。楊善既不笑也不生氣,表情古怪。

第二回素為妻子累,悱然爭朵頤

就在此時,一婦人快步走進,看上去比楊善還大五歲,窈窕身材。眉似青山,含笑微慍兩相宜;目若秋水,時而懾人時溫柔。杏臉桃腮,芝蘭含香,身穿紫色中衣,端端正正,齊齊整整。

雷雨田三人一怔,那婦人正是楊善之妻,苗秀瑤。她從不參加每月初一晨報,今日突然現身,不知是何事?三人互看,一時之間,全無頭緒。

苗秀瑤笑道:「三位肚子餓了吧?這陣子也辦了不少大案,辛苦了,何不讓我招待一下?」三人尚未回答,苗秀瑤雙手一拍,隨即兩位廚工搬出一張長桌,桌上一鍋牛肉,三個盤子。

楊善眉頭一皺,道:「秀瑤,讓他們先說手上案子的情況。」

苗秀瑤冷笑一聲,道:「說說手上案子的情況?哼,剛剛是說笑話吧?你不在屬下面前立威,反而讓屬下說笑話,讓天下人看笑話,很有趣嗎?」

楊善眉頭越皺越緊,不發一語。苗秀瑤又道:「聽說這三人在你面前裝瘋賣傻,一下子扮女人,一下子唱花旦,你也不管。是吧?嘿嘿,好大的度量!好大的度……」

「量」字未落,左掌倏出,無聲無息,又快又猛,只聽啪的一聲,楊善左臉被打了一個耳光。

雷雨田三人面面相覷,又是驚訝,又是不解,場面怪到極點,只見楊善左手撫臉,又痛又腫。為了面子,壯着膽子大吼:「妳有本事就再打一次。」

苗秀瑤毫不猶豫,又呼了一巴掌。楊善這下子嚇住了,雙手撫臉,只好說:「既然妳這麼聽話,我就饒妳一次吧。」說著退到一邊。

苗秀瑤看都不看一眼,得意洋洋,神采飛揚說道:「三位是抓賊高手,但你們知道如何選牛嗎?」

三人早就聽說這位新任知縣大人的夫人蠻橫狂野,沒想到當著手下的面打丈夫,我行我素,目空一切,實在令人匪夷所思。對自己丈夫尚且如此不留情面,還有多少厲害手段對付丈夫的下屬,也就不難想像,怎麼會好心請吃燉牛肉?三人戒心漸升,絲毫沒有受招待的喜悅。

只聽苗秀瑤又道:「選牛,不出牛眼、牛體、牛骨、牛氣四大要素。」

雷雨田乖覺,恭恭敬敬道:「夫人高見,必能令我們增廣見聞,茅塞頓開,願聞其詳。」

苗秀瑤道:「牛眼如人眼,就是要清,越清澈越好;越清澈明亮,則牛越健康,眼濁則牛鈍,牛鈍則肉硬,誰還有胃口?」

渠大強笑道:「牛眼如人眼?哈哈,誰會沒事瞪個銅鈴眼?」沈亮儒趕緊捏他大腿,渠大強痛到眼淚差點流出。

苗秀瑤續道:「牛體則主要看牛頭,最好是昂揚有力,不可垂頭喪氣。牛骨要寬、要大、要壯、要實。牛氣是叫聲,牛雖少鳴,但鳴叫聲當然是越響越好。」

沈亮儒也趁機敲邊鼓,認真回道:「這個自然。體衰則肉弛,吃來全無嚼勁,毫無口感。就是不知選了好牛,該如何烹煮,才不會白白可惜了這好食材?」

苗秀瑤點頭微笑,甚是稱許,道:「先洗肉,入鍋中,再加水。老薑是一定要的,水滾後再滴入紹興酒,微火,三個時辰即撈起,待涼。用縫棉被的大針,在煮好的肉上均勻戳洞。如此一來,燉煮時,一來可釋放油脂,二來可軟化肉皮,三來易熟無腥味。接著將肉皮面朝下,炸至黃金色,再放入剛才煮肉的肉湯中浸泡三個時辰。撈起後,用醋、蒜、酒、鹽、糖、碾碎的豆腐乳泥,再醃漬三時辰。」

渠大強知道現在只有轉移苗秀瑤注意,消減前來原意,於是故意道:「光聽我就受不了,我要多吃一盤。」說著把三個盤子都盛滿了。三人自知日前玩笑開太大,知縣不動怒,但夫人很在意。於是故意請益,一方面消減夫人怒氣, 一方面拖延時間,見機行事。

苗秀瑤哪會如此好心,用上好的牛肉招待這三人?她特選駕車多年,年老體衰的老牛,燒烤成熟肉,而且還烤過熟,一大塊比臉還大,裝在大盤子裡,讓三人大口吃。

面對奇形怪狀,既不美又不香的牛肉,牛皮牛筋,又硬又粗,三人只咬一口,咬不動,撕不開,嚼不爛,吞不下,不敢再吃。且不說消化不良,只怕連一塊牛肉都擺不平,有失英名。

只有渠大強雙眼圓瞪,抓起牛肉,大口大口咬。那肉彈力十足,一端在口,一端在手,渠大強牛脾氣一來,猛拉猛扯,牛筋啪的一聲斷裂,彈到臉上,渠大強又是憤怒,又是難堪,吐出牛肉,不願再吃。

苗秀瑤狠瞪渠大強,問道:「世間什麼最苦?」

渠大強想了一下,道:「地獄最苦。」

苗秀瑤道:「不對。」

渠大強臉上微微變色,道:「夫人的意思怎樣?」

苗秀瑤道:「穿著這套官服而不明瞭大事,這才是最苦的。」

雷雨田和沈亮儒對望一眼,心中均想:「今日之事,恐怕難以善了。」

沈亮儒偷偷看了楊善一眼,楊善依然面無表情,不為所動。

只聽苗秀瑤道:「三位嫉惡如仇,辦案如神,立過無數汗馬功勞,這點我是很佩服的。」頓了一頓,又道:「渠大強,聽說你光是從放屁的聲音,就可以知道這個人吃了什麼,這事可是有的?」

渠大強道:「羊肉是低音,低沉;豬肉是嘶嘶聲,暗音;雞肉鴨肉是吱吱聲,高音。魚肉短而快捷,清音,或稱輕音。」

苗秀瑤甚是滿意,微微一笑,道:「其餘二位,武藝想必是高的?」

沈亮儒外貌斯文,十足書生模樣,以流星錘為護身兵器,他的索子以細鋼絲做成,有十八步長短。無論手拋腳踢,臂膝肩頭,皆能發出,在十八步之內,百發百中,進能制服賊人,退可自保防身,也算一件絕技。心想:「夫人該不會要考我們武藝吧?」

苗秀瑤是看著沈亮儒說話,但左手倏出,纖纖五指,卻是抓向雷雨田。

雷雨田身為捕快領頭,早已知曉日前在大堂開楊善玩笑已傳到夫人耳裡。他很清楚,以夫人個性,絕不會善罷干休;他更清楚,以自己個性,絕不可能道歉。方才首次見識到她賞楊善耳光那出手如風的狠勁,著實了得;而苗秀瑤表面上要招待三人吃牛肉,其實意在羞辱;語帶嘲諷,咄咄逼人詢問渠大強辦案技巧;此時聽她語氣不佳,早就全神貫注。見苗秀瑤五指抓來,一低頭,同時後仰。但苗秀瑤出手實在太快,撲嗤一聲,雷雨田左肩還是被抓到,其痛無比。他又驚又怒,管她夫人不夫人,舉手便打。苗秀瑤扭腰向左,竟然輕輕鬆鬆就躲過,腰桿挺直,同時右手射出三支短劍,竟然直打楊善!

三劍說到就到,如何躲閃?楊善原本好整以暇,看著手下三人的吃牛肉大秀,說不上幸災樂禍,但當作好戲看,倒也不錯。孰料太座大人短箭飛來,此時無暇細想,猛然起身,雙手一扶桌子,用腳一勾椅子,往旁一躲,三劍全釘在椅上。苗秀瑤見楊善竟敢閃躲,怒不可遏,掄起大廳的椅子,由大堂上打起,稀里嘩啦打過去,把大堂上橫楣子、公案桌、後屏風、鳴冤鼓,全都打得粉碎。如同瘋魔一樣,打了三個來回,古董玩器等一概全完。

這時有差役來稟報楊善:發現屍體。

雷雨田三人你望我我望你,心中想的都是同一件事:「來得好,快溜。」

商品簡介

王竹語的一人出版社《易仇》

†‡仇可以交換‡†

你聽過交換廣告

你喜歡交換禮物

你當過交換學生

但你知道仇可以交換嗎?

†‡仇要怎麼換?‡†

用什麼換?

跟誰換?

在哪換?

何時換?

†‡本書將改變你對報仇的看法‡†

當用盡一切計畫都報不了仇時

還有一個大家都不知道的辦法

★ 重返巔峰,再現鋒芒 ★ 創新傳統之武俠大作

☑ 復仇是不夠的,要連本帶利的復仇。

☑ 復仇無關生死,它比生死更重要。

☑ 復仇沒有標準答案,你必須為仇人量身訂做攻擊手段。

☑ 復仇最重要的事是什麼?耐心。

★ 25幅全手工水墨插畫 ★ 豪邁跨頁呈現

筆法細膩,人物傳神,畫風獨特

古味盎然,再次領略絕美的筆硯風情

結合作者古樸典雅的文字

更臻華語敘事文學極致

這,就是紙本書的永恆魅力

書籍延伸影片內容:

https://youtu.be/cgFpphH5gkw

作者簡介

王竹語

臺灣作家,臺中豐原人,筆名取法學自畢卡索。

2018年2月以一人獨資成立「王竹語出版社」,從企劃、邀稿、版權交易、編輯、校對、版型與封面構想、插畫草稿;到叫紙、印務控管、看數位樣、入庫、會計、出納、點庫存書,全都一人負責;此外,為了追求品質,提高效率,還學習自製影片、倉儲管理、成本概念、營運方針、行銷策略、財務報表、通路狀況,全部都要一人完全掌握。

過去已出版著作:

1.《醫生》(本書是2010年10月德國法蘭克福書展『臺灣館』展示作品)

2.《尋找一首詩》(除了在臺灣出繁體版,簡體版由天津百花文藝出版)

3.《我的整形世界》(天下文化,2006)

4.《微笑看人生》(時報文化,2005)

5.《無常看人生》(時報文化,2005)

6.《高科技健檢救你一命》(城邦集團原水文化,2006)

7.《中國經典寓言的智慧》

8.《工作必勝!!戰國策》

其中3.4.5.6.開放下載免費電子書PDF檔,歡迎直接下載:https://goo.gl/VgeB75

作者自序

《易仇》釋書名

一、易,交換。《易‧繫辭下》:「日中為市, 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貨, 交易而退,各得其所。」南宮進要易祿把殺弟之仇跟他對魏忠平的仇交換。

二、易,代替。《易•繫辭下》:「上古穴居而野處,後世聖人易之以宮室。」司馬悠然說服易祿殺魏忠平來代替殺弟之仇,以此先報南宮進之恩。

三、易,改變。漢•班固〈答賓戲〉:「風移俗易,乖迕而不可通者,非君子之法也。」苗秀瑤不忍易祿因報仇而死,畢竟已死了南宮進,所以表面教他報仇,其實希望他改變心意;改變心意不是放棄報仇,是轉移注意力,改變生活中心,不再整天以仇為中心。

四、易,蔓延。《東觀漢記•杜林傳》:「絕其本根,勿使能殖,畏其易也。」易祿把殺弟之仇輕易蔓延到魏忠平身上,這是仇恨最可怕的地方。

由此可知,南宮進在牢裡勸易祿不要報仇,真是意味深遠啊。

王竹語

戊戌初秋,臺北

易仇
作者:王竹語
繪者:吳敬瑜
出版社:王竹語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11-02
ISBN:9789869645829
定價:269元
特價:88折  237
其他版本:二手書 52 折, 14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