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美宋詞裡邂逅最美的愛情
cover
目錄

序―斷腸草,情花毒 003

第一章 愛就是―即使相思也淡如清茶,經得起平淡流年,時時感於心、動於情。

晏殊―當時共我賞花人 012

晏殊―昨夜西風凋碧樹 016

晏殊―鴻雁在雲魚在水 021

第二章 愛就是―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林逋―羅帶同心結未成 026

第三章 愛就是―給自己所愛的女人一個名分,把她大大方方地娶回家。

范仲淹―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 032

第四章 愛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才織就了這張情網。

張先―閒花淡淡春 038

張先―不如桃杏,猶解嫁東風 043

張先―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

第五章 愛就是―生命裡有妳攜手,我的一生都將止步於這溫柔的春光裡。

晏幾道―長記樓中粉淚人 054

晏幾道―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058

晏幾道―猶恐相逢是夢中 063

晏幾道―不眠猶待伊 066

第六章 愛就是―每一朵花都愛戀,每一朵都戀戀不捨。

柳永―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072

柳永―為伊消得人憔悴 079

柳永―今宵酒醒何處 083

柳永―誤幾回天際識歸舟 088

第七章 愛就是―明知是不能長相守的相聚,還是拚盡全力;明知是不能再見的告別,還是肝腸寸斷。

歐陽修―人生自是有情痴 092

歐陽修―樓高莫近危闌倚 100

歐陽修―庭院深深深幾許 103

第八章 愛就是―人一輩子歡樂的時光非常短暫,散盡千金只為博得美人一笑,也是值得的。

宋祁―肯愛千金輕一笑 108

第九章 愛就是―不管你是生是死,是病是痛,是福是禍,我都無條件地跟隨著你。

蘇軾―十年生死兩茫茫 114

蘇軾―多情卻被無情惱 118

蘇軾―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123

蘇軾―三十年前,我是風流帥 127

蘇軾―共粉淚,兩簌簌 134

蘇軾―一朵芙蕖,開過尚盈盈 139

蘇軾―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 144

蘇軾―燕子樓空,佳人何在 148

蘇軾―此心安處,便是吾鄉 153

第十章 愛就是―明知他有很多女人,也願意飛蛾撲火地拚上一把。

秦觀―柔情似水,佳期如夢 160

秦觀―謾贏得,青樓薄倖名存 164

秦觀―多情但有,當時皓月 170

秦觀―一簾幽夢,十里柔情 174

秦觀―霧失樓臺,月迷津度 178

第十一章 愛就是―她在時,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一旦抽離,才感到無法呼吸。

賀鑄―誰復挑燈夜補衣 184

賀鑄―錦瑟華年誰與度 188

第十二章 愛就是―即使妳是皇帝的女人,我也敢泡。

周邦彥―纖指破新橙 194

周邦彥―念月榭攜手,露橋聞笛 198

第十三章 愛就是―人已在佛家,對塵世的一切,卻仍是戀戀不捨。

仲殊―殘陽酒醒,一棹天涯 204

第十四章 愛就是―一副神奇的藥,所到之處,病馬上消除。

李之儀―只願君心似我心 214

李之儀―不見又相思,見了還依舊 221

第十五章 愛就是―因為在一起的時光太過美好,分別時,便分外難熬。

李清照―人比黃花瘦 226

李清照―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230

李清照―多少事、欲說還休 235

李清照―尋尋覓覓,冷冷清清 239

第十六章 愛就是―她,繁華過盡之後的唯一風景。

辛棄疾―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246

第十七章 愛就是―因佳人不再而憔悴,再也消受不起黃昏美景。

趙令畤―斷送一生憔悴 250

第十八章 愛就是―走吧,我放你走,即便你不再回來。

司馬槱―夢回明月生南浦 256

第十九章 愛就是―一生品嘗相思之樹結下的苦果。

姜夔―淮南皓月冷千山 262

姜夔―長記攜手處 267

第二十章 愛就是―愛起來時不管不顧,不愛時也不管不顧。

謝希孟―我斷不思量,你莫思量我 274

第二十一章 愛就是―即便換來一世罵名,也要活在自己的愛情裡。

朱淑真―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280

朱淑真―嬌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懷 286

朱淑真―斷腸芳草遠 290

朱淑真―剔盡寒燈夢不成 294

第二十二章 愛就是―去與世無爭的山林間,過自由自在的生活。

嚴蕊―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 302

第二十三章 愛就是―不纏,不鬧,不求,只說想,只說愛,只說痛。

聶勝瓊―況誰知我此時情 308

第二十四章 愛就是―錯過不再。

陸游―山盟雖在,錦書難託 314

試閱內容

范仲淹――

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

◆御街行‧秋日懷舊◆

紛紛墮葉飄香砌。夜寂靜,寒聲碎。

真珠簾捲玉樓空,天淡銀河垂地。

年年今夜,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

愁腸已斷無由醉。酒未到,先成淚。

殘燈明滅枕頭欹,諳盡孤眠滋味。

都來此事,眉間心上,無計相回避。

每讀范仲淹的詞,只覺一片蒼涼,也許是因為那首有名的〈漁家傲〉先入為主的緣故吧。

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

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裡,長煙落日孤城閉。

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

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髮征夫淚。

范仲淹這首詞可不是在書齋裡憋出來的,詞中的白髮將軍正是他自己。歐陽修讀過此詞後,大笑,這就是窮寨主嘛。

什麼叫窮寨主呢?范仲淹領兵打仗,自然應該豪氣干雲,意氣風發,可惜,這個邊關守將只會關起寨門,唱著淒苦的詞曲,顯得太窮酸了。

照理說,范仲淹是個讀書人,怎麼又做了將軍呢?原來,利用手中兵權奪了別人天下的宋朝皇帝害怕別人也用同樣的辦法搶了他的寶座,所以一直重文輕武,只鼓勵老百姓讀書,不贊成他們習武打仗。宋朝老百姓倒因此而享了一陣子福,可是,繁華的東京就像一塊誘人的烤肉,早把邊塞天天吃沙子的西夏人饞得口水直流了。西夏人兵臨城下,皇帝一聲令下,五十二歲的范仲淹只好騎上馬,端起大刀,打扮成將軍的樣子。白頭文將軍能領兵打仗嗎?

論驍勇善戰,宋兵和女真絕不在同一水平線上,但打仗不是靠蠻力就能打贏的。范仲淹的打法很奇特,先是嚴防死守,按兵不動,接著,看准機會,就地修城,十天內修成了一座孤城——大順城,好像鍥子一樣,刺入西夏軍腹地,與前面宋軍修築的各個堡寨馳逐照應,把陣地守得固若金湯。元昊的鐵騎再剽悍,也只能望而興嘆,只好求和,從此換來北宋五十年的邊界和平。西夏人對范仲淹佩服得五體投地,送了他一個外號「小范老子」。

這首〈御街行〉婉約中亦有蒼涼。單看每一句,句句柔情;整合起來看,卻是一副鐵骨錚錚的男子漢的言語。讀到「愁腸已斷無由醉。酒未到,先成淚」,卻讓人想起「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髮征夫淚」的老淚縱橫狀。

上闋很好理解,「真珠捲簾玉樓空」,暗示思人的是一位閨閣中的女子。「年年今夜,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顯然,這是一個特別需要紀念的日子,或許是中秋,或許是她和他相識的紀念日也說不定。

愁得只想喝酒,喝了酒就不愁了吧,酒杯還沒有端到嘴邊,淚水已經叭嗒叭嗒地往下掉。燈油快沒了,只剩下一點小火苗忽明忽滅地跳著。一個人歪在枕頭上,翻來覆去地睡不著。這孤枕難眠的滋味真不好受啊,愁在心裡,說來就來,怎麼能逃得掉呢?

小別勝新婚,但久別卻不免成悲。太遙遠的愛情總是不太讓人可信。他是否還會再回來,是否已經另有了新歡?一切都是未知,只是倍加折磨當事人。痴女子等待了多年,等來的往往是心上人的移情別戀。她豈是沒有預見到這樣的結局?只是,縱然最終的結果是背叛,即使在寂寂長夜中,嘗盡孤枕難眠的滋味,她還是要等!

只是令人不解的是,以「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范仲淹為什麼突然間蹦出來這樣一首情意綿綿的作品來呢?以范仲淹的性子,他應該不是隨便說說的人。他說相思,那便是真的相思了。范仲淹不僅有相思人,雖然費盡周折,到底有情人終成眷屬。

仗打完了,「小范老子」回到了京城。他是一個閒不住的人,嘴上更是不饒人,一來二去就把宰相給得罪了,被貶往江西鄱陽任饒州知州。沒想到,這一去就生出了一段風流才子與紅樓佳人的故事來。

和大多數宋朝的文人一樣,范仲淹愛上的也是一位青樓女子,只是,他不像別人那樣,只是寫幾首肉麻的酸詞就算了,他要給自己所愛的女人一個名分,把她大大方方地娶回家。

她名叫甄金蓮,原本也是官宦之女,幼年時父母雙亡,被叔父賣到了青樓。從小就受到良好教育的甄金蓮不僅能詩擅詞,還會指畫筷書。范仲淹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位才色不俗的女子。

不過,甄金蓮是官妓,在沒有從良之前,官員別說迎娶,就是想和妓女過夜也是不允許的。就這樣,二人只能各自藏起對彼此的愛意,保持著純潔的知己關係。

後來,范仲淹到別處做官,一晃幾年過去,回到京城後,仍然對姑娘念念不忘,於是寫了一首〈懷慶朔堂〉,寄給接任的老朋友魏介:「慶朔堂 前花自栽,便移官去未曾開。年年憶著成離恨,只託春風管領來。」意思是說,我在慶朔堂前親手栽了很多花,我離任之前花還沒開過,我每年都想它們盛開的樣子,只好託春風把花香送到我的夢裡。

他還附寄胭脂一盒,託魏介轉交甄金蓮,並題詩曰:「江南有美人,別後常相憶。何以慰相思,寄汝好顏色。」

魏介一看,這老范啊,有話直說嘛,不就是想讓我幫忙把你的心上人送到你府上嘛,於是出錢幫甄金蓮贖了身,遣人將她送到范仲淹家裡。有其賀聯可證:

慶朔堂前,桃李春風欣結子。

鄱陽湖畔,漁舟唱晚賀來遲。

據說,新婚之夜,甄金蓮還是女兒之身。

蘇軾――

燕子樓空,佳人何在

◆永遇樂◆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曲港跳魚,圓荷瀉露,寂寞無人見。紞如三鼓,鏗然一葉,黯黯夢雲驚斷。夜茫茫,重尋無處,覺來小園行遍。

天涯倦客,山中歸路,望斷故園心眼。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異時對,黃樓夜景,為餘浩嘆。

遇,是初見,是相逢,是相知;永遇,是痴心永不改,一生知遇。「永遇樂」這三個字本身就是一段啼血的愛情悲劇。據毛氏《填詞名解》記載,有一個工於填詞的書生,愛上了鄰家女孩酥香。這女孩也很有才華,能背得出所有才子佳人的詩作。有一天,她與他相見,遂成「逾牆之好」。被發現之後,酥香的父母將書生告了官,書生以誘拐少女的罪名被發配到河朔。臨行前,他寫下〈永遇樂〉送給她。酥香將這詞唱了三遍,聲竭而亡。

相似的愛情在詩詞裡纏綿輪迴。

一個叫關盼盼的歌妓,愛上了一個叫張愔的書生。張愔為二人能長伴廝守,為她建了一座燕子樓。他為她撫琴,她為他歌舞。

如果張愔和盼盼沒有遇到大詩人白居易,也許,後來的悲劇就不會發生了。張愔素來仰慕白居易的大名,有一天,聽說白居易來到了徐州,高興之餘便邀請他到家裡喝酒。有酒怎能無歌?只聽張愔喊道:「盼盼!盼盼!」只見自繡簾中出來一位端莊秀麗的美女。一聽來客是白居易,盼盼眼睛頓時瞪得溜圓,興奮得差點尖叫起來,原來這盼盼還是「白粉」。盼盼人長得漂亮,歌唱得更動聽,白居易也喜歡得緊,當場慷慨贈詩,讚美她「醉嬌勝不得,風嫋牡丹花」。要不是礙於「朋友妻不可欺」的道德約束,大概早就騙回家做小妾了。

後來,張愔死了,盼盼獨居在燕子樓,獨守孤燈,發誓一輩子不嫁。

可是我們的白居易大人覺得這還不夠,或者覺得盼盼守著一座空空的燕子樓,寂寞難奈,真是生不如死,倒不如再進一步,殉情,反而能製造一段千古流芳的愛情佳話。或者,他覺得這盼盼太矯情,妳說妳愛他,怎麼不見妳跟他一塊死?所以就想諷刺諷刺,於是,他寄給關盼盼一封信,信箋上寫著這樣一首詩:

黃金不惜買娥眉,揀得如花四五枚。

歌舞教成心力盡,一朝身去不相隨。

不管怎麼說,白居易怪人家不殉情,相當不厚道。人家殉不殉情,關你何事?這詩寫得也太尖刻了。關盼盼也是,讓妳死妳就死嗎?難不成你白居易家的小妾死了都要殉葬不成?她回信說:「不是我不想去下面陪伴他。我是怕別人說他的閒話,說他竟然讓自己的小妾殉情。」原來,她不怕世人給她的流言,卻怕別人誤會了自己的老公。沒想到,連張愔的老朋友白居易也不理解自己的難處。關盼盼也是太要強的女人,自尊心強得要命,人家對她有一點點不理解,便受不了了。你說我不敢死,我就死給你看看。她委屈地對白居易說:「自守空樓斂恨眉,形同春後牡丹枝;舍人不會人深意,訝道泉臺不相隨。」寫完這封信後,便絕食七日而死。

中國幾千年,為愛而死的人有多少已經數不清。有文字記載的第一段殉情記錄見於《莊子‧盜蹠》:「尾生與女子期於梁下,女子不來,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據《西安府志》記載,尾生所抱的橋在陝西藍田縣的蘭峪水上,故稱「藍橋」。從此,凡和尾生一樣的殉情者,統稱為「魂斷藍橋」。

舒乙說:「愛情是甲之砒霜,乙之蜜糖。」或者說,此時為蜜糖,彼時為砒霜。當愛不在時,絕望的一方飲下愛之毒酒,為愛而死。其實,熬過去之後,大多數人都會發現,人生其實還有比愛情更快樂的事情可以去做,生命並不會因為沒有愛而失色。

盼盼的死和白居易脫不了干係。他事後也想明白了,名聲畢竟比不得一條好端端的人命。為了不重蹈盼盼的覆轍,白居易在古稀之年,將自己最寵愛的「樊素」和「小蠻」遣散,讓她們另嫁他人,以免令她們在自己死後孤苦一生。

兩百餘年過去了,東坡在夢中叩開了燕子樓的紅門。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曲港跳魚,圓荷瀉露」,是這樣的良辰美景,風清月白,如同在水晶宮中一般。魚是快樂的,它們在池塘的荷葉間不時跳出水面,荷葉上滾動著午夜降下的露水,晶瑩剔透,這一切美得像夢。但蘇軾為什麼說「寂寞無人見」呢?「 如三鼓,鏗然一葉,黯黯夢雲驚斷。」太安靜了,一點聲音都沒有,一片葉子落下來,竟如三更鼓響,驚醒了夢境。誰在這個夢境裡寂寞呢?「夜茫茫,重尋無處,覺來小園行遍」。蘇軾醒後,走遍了燕子樓的小園,卻再也看不到夢裡的那個畫面。

醒來的蘇軾再也睡不著。「天涯倦客,山中歸路,望斷故園心眼。」想自己宦遊至此,飄泊無依,「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再看這空空的燕子樓,當年的美人已經死了,只有燕子還年年在此築巢,成雙成對地飛進飛出。「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別說人生如夢了,就是這個世界本身,難道不是由一個夢境組成的嗎?只是這個夢境永遠不會醒,人在其中做著一個又一個「舊歡新怨」的夢,「異時對、黃樓夜景,為餘浩嘆」,黃樓是蘇軾在徐州的住所,蘇軾自言自語地說。等我死的時候,誰能對著黃樓的夜景,就像此時對著燕子樓的我一樣,來憑弔我呢?

***

周邦彥――

纖指破新橙

◆少年遊◆

並刀如水,吳鹽勝雪,纖指破新橙。

錦幄初溫,獸煙不斷,相對坐調笙。

低聲問:向誰行宿?城上已三更。馬

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這首詞是周邦彥寫給誰的呢?從表面意思理解,是寫一個男人和女人幽會時的情景。

刀如水,鹽似雪,她用纖纖素手破開一枚新橙 。錦帳裡還有她身體的溫度,屋子裡點著獸香,兩個人對坐著笙簫合奏。男人和女人坐在有錦帳的屋子裡,是幽會,還是偷情?

低聲問,妳今晚去哪裡住?男人戀戀地望著她,沒有回答,於是,她故意看看窗外說,已經三更天了,外面已經下霜了,路很滑,別走了吧。外面已經沒有人趕夜路了。現在走會很危險吧。

「向誰行宿」──今晚去哪裡投宿?表面關切實則是小心地打探,乍一聽好像並不打算把他留下來似的。

「城上已三更」──這是在提醒對方:時間已經不早,要走就該早走,不走就該決定留下來了。

「馬滑霜濃」──顯然想要對方留下來,卻好像一心一意地替對方設想:走是有些不放心,外面天氣冷,也許會著涼;霜又很濃,馬會打滑……真放心不下。

這樣一轉一折之後,才直截了當地說出早就要說的話來:「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意思是:你看,街上連人影也沒幾個,回家去多危險,你就不要走了吧!

真是一語一試探,一句一轉折。你分明聽見她在語氣上的一鬆一緊,一擒一縱;也彷彿看見她每說一句話同時都窺伺著對方的神情和反應。作者把女子所顯現的機靈、狡黠都逼真地摹畫出來了。

更有趣的是,據記載,這首詞中的男女主角不是別人,正是當時東京城的頭牌名妓李師師和萬人之上的宋徽宗趙佶。

據說,李師師原本是汴京城內經營染坊的王寅的女兒,自幼失母,父親用豆漿當奶喂活了她。那時有一種風俗,為了使孩子能夠消災免禍,要將其捨身佛寺。三歲時父親把她捨身寶光寺。捨身時,女孩突然哭起來,僧人為她摩頂,她卻立刻安靜下來。僧人認為她和佛門有緣,因時稱佛門弟子為師,父親便將她取名師師。過了一年,父親犯了罪,死於獄中。失去雙親的小師師被經營妓院的李媼收養,改名李師師。長大後,李師師色藝俱佳,冠絕一時,成為京城的「頭牌」。文人雅士、公子王孫競相追逐,能得到師師的青眼和招待,那是件非常有面子的事。

這可是個大腕,不是一般人能追到手的。一說宋徽宗趙佶,人們第一個印象就是,這是個昏庸無能的皇帝,北宋就敗在他的手上。不過,說起他的字畫,在當時可是天下一絕。這個皇帝的才華絕不遜於當年的李煜。趙佶聽說師師的大名後,心癢難耐,有一天,換了身行頭,打扮成商人模樣就去了。總不能說我是皇上趙佶吧,就叫趙乙吧,也就是趙二。等了一天也不見李師師出來接客,趙二不幹了,開始嚷嚷起來:老子是花了銀子的,妳牌兒再靚,不也是賣的嗎?太沒職業道德了吧。總之,這趙二大概態度不太好,師師偏不吃這一套,就是不給他好臉色,千呼萬喚連吵吵帶嚷嚷地總算彆彆扭扭地出來了。

師師一出來,趙二就沒聲了。以前他覺得當皇帝三宮六院,普天下就他一個男人有這等福氣。一見師師,他知道,自己這輩子算白活了。什麼三宮六院,和師師一比,都不過是些庸脂俗粉。別說是等上一天,就是等一個月把美人等出來也值了。師師見到趙二,也不搭理他,徑直走到琴旁,懶懶地彈起琴來。

文采是男人的絕殺技。趙二雖是個孬種,但肚子裡還是相當有墨水的,對付女人足夠用了。很快,他就把師師給追到手了。宮裡的妃子問徽宗這李師師有啥好的,他說她「一種幽姿逸韻,要在色容之外」。意思是,師師的美不光在容貌,她身上另有一種超凡脫俗的風韻,這是沒法用言語形容的。

為了方便幽會,他從宮中打了一條地道通向她家,整天就這麼鑽來鑽去。現在開封的宋城遺址,還能看到這個地道的存留。

照理說,皇帝的女人誰敢再追?就算敢追,師師能不能看上眼也說不定。不過,據說,敢泡皇帝女人的這個人真有,就是周邦彥。

據張端義《貴耳集》中記載:有一次宋徽宗生病,周邦彥趁著這個空檔前來看望師師。二人正在敘闊之際,忽報聖駕前來,周邦彥躲避不及,只得藏身床下。宋徽宗帶來一顆江南進獻的新鮮柳丁。周邦彥在床底下,看見師師玉手剝柳丁的樣子很好看,二人的悄悄話也一併聽了個一清二楚,於是回家後就填了這首〈少年遊〉。這師師很天真,等皇上再來,她就把這首詞唱給皇上聽了。皇上一聽,這不就是寫的咱倆的事嗎?一氣之下,就讓周邦彥滾出京城了。

商品簡介

一部宋詞,便是一部情史;愛上宋詞,怎能不愛上那千古絕唱的愛情故事。

解讀五十八首史上最美的愛情古詞,帶你走進最美的的愛情世界。

陸游一生放不下被迫分離的唐婉,

李清照無盡等待與趙明誠再也回不去的時光,

蘇軾坎坷一生唯有朝雲了解他的不合時宜,

辛棄疾在燈火闌珊處看到的究竟是誰?

宋朝詞人用搖曳多姿的筆調寫盡人世間的溫柔與纏綿、情思與哀愁、憂鬱與明亮、繁華與孤寂。仔細聆聽他們內心千迴百轉的衷曲,或許也能看到你我自身的影子,回想起曾經邂逅的最美愛情。

宋詞與唐詩是中國古代文學皇冠上光輝奪目的兩顆巨鑽,與唐詩並稱雙絕。在文學的閬苑裡,它以姹紫嫣紅、字字珠璣、千姿百態的風韻俘虜了一代又一代愛詞之人。

年少輕狂時節,我們都曾中過宋詞的情毒,都曾被情花的刺扎到。我們在愛情里迷惑,難道愛情真的只能是情花上的刺,那美麗的花朵不過是一個蓄意的陰謀?如果你不幸中了情花毒,也只需以歲月為酒,服下它,待親自挨過那斷腸的痛楚之後,必會獲得屬於你的那一份成熟與淡定的幸福。

古典才女宋默守宋詞的清韻,引經據典,解讀史上最好的愛情古詞,以現代視角解讀愛情與婚姻的各個層面,以唯美清麗的文字詮釋宋詞的溫柔與纏綿,文風堪比白落梅!

邂逅最美的宋詞,邂逅最美的愛情;聆聽緩緩而吟的詩意與柔情,品味字里行間的美麗與哀愁。

作者簡介

宋默

一個游走於現代生活中帶著桃花源氣質的女人,喜歡古典文學,喜愛低調生活,雖無傾城美貌,確有傾國之才。她文風多變,在柔弱的外表下有一個狂野的心,因而她的文風頗有「漢」味。

作者自序

斷腸草,情花毒

斷腸谷,斷腸崖,情花。

「花瓣的顏色嬌豔無比,似玫瑰而更香,如山茶而增豔」,這是金庸對情花的描述。中了情花毒的人,心中只要存有愛念,便會毒發,痛苦至極,直到死去。楊過身中情花毒之後,心中一旦思念小龍女,胸口就會像被人用大鐵錘猛擊一樣。解藥在哪裡?你會為那有情人而心急如焚,希望金大師能夠立刻大發善心,發明一種起死回生的解藥。

天竺神僧在臨死之前發現了解藥,那就是生在情花旁邊的斷腸草。一般人一聽斷腸草,必然以為那是比情毒更劇烈的毒,哪還敢服下。然而,彼時是毒,此時卻是解藥;彼時是解藥,此時卻是毒草。這分明是在說愛情啊!相愛時,愛是蜜糖;散場時,愛就是毒藥。只有經歷了那腸斷的歲月,方能漸漸從情愛的泥潭中爬出來。

那麼,情花在現實中到底存不存在呢?據資料顯示,白色的曼陀羅又稱情花,原產印度,主要成分為莨菪堿、東莨菪堿及少量阿托品,如用酒吞服,會使人發笑,有麻醉作用。華佗發明的麻沸散的主要原料就是曼陀羅,故曼陀羅又名「醉心花」。所以,現實中的情花是不分有情還是無情的,只要過量服下,人人都會「醉心」而死。所謂「情花」只存在於金庸的武俠小說裡,可「情」卻絕對是一種毒,比所有毒藥還要毒的毒。

斷腸草又名相思草,南朝梁任昉《述異記》卷上云:「今秦趙間有相思草,狀如石竹而節節相續,一名斷腸草,又名愁婦草,亦名霜草,人呼寮莎,蓋相思之流也。」情花可以解毒,那什麼又能解那斷腸之痛呢?

斷腸草,沒有解藥。元好問曾為一隻為情赴死的大雁寫下膾炙人口、流傳千古的句子:「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雁尚有情,更何況人乎。古往今來,為情而死的人就更多了。因為中毒太深,唯有死可以解斷腸之痛了。

情花雖毒,但對無情的人,卻一點作用也沒有。可惜,誰敢說自己一點情都沒有呢?便是最惡的人,也是有情的。或者說,作惡的源頭也不過是因為被情傷得太重,以至於因愛而生恨罷了。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隨意翻開一本宋詞,一闋闋精緻絕美的文字,一段段悲歡離合,一場場離愁別恨,就會一幕幕接連上演。一部宋詞,便是一部情史、一部紅樓,寫盡紅塵心事,寫盡兒女情態。那裡的男女,在紅樓中都能找到他們的影子。無論是孤守也好,是偷情也罷;是相思也好,是決絕也罷;是無情也好,是多情也罷,都能在宋詞裡,留下情愛的一片痕跡。

宋詞那麼美,愛情那麼美,但我們總是不明白,為什麼痴情者的結局總是分開,為什麼有情人總是不能成為眷屬。這似乎成為一個悖論,沒有人能解。即使在隨時都可能發生愛情的現代人身上,愛情,也常常是相似的結局。

我們讀過蘇軾的「十年生死兩茫茫」,讀過歐陽修的「人生自是有情痴」、「庭院深深深幾許」……相思語,最斷腸,每一句、每一聲都足以讓人疼到手指尖。

愛上宋詞,怎能不愛上那千古絕唱的愛情故事?愛情是開在塵世間最美的花朵,我們被宋詞淒婉華美的文字所迷醉,一如看見春光中的花朵,不需解花語,單是那花香就會使我們迷醉。待你徘徊其中,隨它一番吟風詠月之後,就會發現,你已經不知不覺地中了「毒」。那毒雖不致死,卻會讓你心痛不已。那說不出、理還亂的愛恨情仇、悲歡離合,自此便在你心裡生根,開花,再也驅除不掉。宋詞,是情花,也是斷腸草。

年少輕狂時,我們都曾中過宋詞的情毒,都曾被情花的刺紮到。我們在愛情裡迷惑:難道愛情真的只能是情花上的刺,那美麗的花朵不過是一個蓄意的陰謀?其實,愛情本身既非情花,又非斷腸草。正如幸運金幣的背面是不幸,愛的另一面就是恨,相守的另一面就是相思,相聚的另一面就是分離,就看我們願意將金幣翻向哪一面。如果你不幸中了情花毒,也只需以歲月為酒,服下它,待親自挨過那斷腸的痛楚之後,必會獲得屬於你的那分成熟、淡定與幸福。

在最美宋詞裡邂逅最美的愛情
作者:宋默
編者:余純菁
出版社:英屬維京群島商高寶國際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出版日期:2018-09-27
ISBN:9789863615927
定價:340元
特價:88折  299
其他版本:二手書 29 折, 10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