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F零級領域(5)
cover
試閱內容

變天了。中午還是烏雲密布的天空現在已經可以看到夕陽的光芒。街道上店家的透明櫥窗許多人駐足在前方,看的是透明玻璃上投影的直播新聞。

新聞記者用帶著口乾的聲音,播報最新的內容:

案情大逆轉,《米倫格爾》中最強公會的神耀,其實他的成績是用作弊方法換來的。遊戲公司已經出面證實,遊戲第一名的成績其實是使用遊戲諸多漏洞得來的。

豢養魔物拿來襲擊NPC,藉此賺取任務的機會;搶劫帶有好裝備的NPC……這些犯規行為一直被有意規避而無法查清楚,甚至大多數成員都不知道自己的會長做過什麼事情。在玩家間也傳出有多次的脅迫行為,就像這一次圍攻女武神少女事件,就是一場脅迫不成的暴力搶奪案件,目前警方已經介入調查。

關於女武神的爭議,遊戲公司已經站出來陳述事件經過,明確的表示該寶物為女武神所有物,並多次慎重的說出「毫無爭議」一詞來表達。關於女武神的說詞官方語帶保留,目前沒有看見她本人出來澄清,在這個事件中她只有在遊戲中出現一次,以下為相關影像──

「──軒嵐,以及學姐,他們兩人是我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朋友。」

「……咳,說這種話真不害羞。」

軒嵐在大街上將頭上的兜帽拉得更低,可說是幾乎蓋住了視線,但他仍能準確的看到一棟民房以及並排飄浮在空中的直昇機,數名警衛攀爬在房屋外各處。外邊吸引大量民眾,這電影般的畫面可不是平常能隨意見到的,集結的人群被警衛擋在街道外邊,七嘴八舌議論著屋內是什麼窮凶極惡的犯人。

屋內的人自然就是無神夜,被以超高規格的待遇捕捉,一點也想不到這是為了追捕一個打網路遊戲的玩家,但事實上,這種待遇目的其實是為了另一個人──

「嘖。」軒嵐將握緊的拳頭放開。

不管別人說什麼,他是不可能就此罷休的,但林老師一把將犯罪的機會搶走,自己就真的沒辦法了。倘若只有傷害才能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透過正確法律行為確實是最好的。

諷刺的是被無神夜掛在嘴邊的信條「這又沒有犯罪」,被徹底打臉。

就算沒有犯明確的法律,林老師依舊可以找警察直接抓人,一個遊戲玩家跟世界級的戰士談法律?層次完全不能相提並論。而且這次抓人也不是無視法律,而是張大了法律這頂保護傘。

上萬人遭到遊戲公司提告,這創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網路刑事案件。是否有牴觸到言論自由?法律專家如此回答:「可以的,只是過去沒有判例罷了,一切按照法律行事。」

法律是上千年來人類努力建立起的支柱,可沒有這麼無意義。

軒嵐沒有想過法律可以正常運作,畢竟對於自己這個惡人而言大家都在玩法律罷了。而且要靠法律勝利……倘若沒有一些人從中幫忙是不可能的。

林老師、網咖夫婦、獨霸天下的人脈、詩荷自己以及她所擁有的人脈,還有葉無雲。

而網路上那一萬人,繼續在遊戲網站中熱鬧的吵著,戰意沸騰的向國家宣戰絕不妥協,揚言絕不向向惡勢力低頭……不管再多證據,女武神的黑粉、無神夜的腦粉,繼續相信他們眼中的世界。

這讓軒嵐看得內心無比愉悅。

他們在自己圍出的圈圈中快樂的享受勝利喜悅,在愉悅中否定外在的一切,無視即將降臨的現實。他們繼續相信著自己了解的遊戲規則,然後用可笑的姿勢溺死在其中。

一萬人的鬧劇必然相當有趣吧?軒嵐知道自己可以好好開心一陣子了,並在心中邪惡的想著該如何鼓勵他們、煽動他們,讓他們永不放棄的滑稽下去……

「咳……」

在品嚐勝利喜悅的同時,軒嵐更感覺到內心的空虛──自己根本不是贏家。

這是詩荷的勝利,但絕對不是自己的勝利。自己與無神夜都是互掐的輸家,差別僅在於多了個葉無雲接過了戰爭,讓自己不需要再戰鬥下去了。

葉無雲……

「又輸了。」軒嵐嘆息。

「肯定又在想些死腦筋的事情了。」

軒嵐背後傳來聲音,是貞德。她穿著跟遊戲中一樣的黑色制服,一頭黑髮隨著晚風飄揚。

她烏黑的髮色像現在頭上走入夜晚的天空,帶著星辰似的亮麗漆黑,跟過去帶著些許病態的黑不一樣,顏色飽滿多了。

「我暫時變不回金髮了,所以乾脆染成黑色,反正這幾天也沒有要去學校了。」

「把我家當什麼啊。」軒嵐頭痛的揉揉腦袋,「跑出來幹嘛?都給妳跟詩荷獨處的機會了。」

「這叫機會?」貞德抬起右手晃了晃,上頭繫著手銬,「你這種人哪可能隨便給我機會。我做正事的時候你肯定會用手機的連線裝置透過手銬對我電擊。」

「……」

軒嵐沒有否認,他手機中的一格畫面正是屋內的監視器,能清晰看見詩荷流著口水的在床上躺著。

「下課時間別在外面逗留,以免陌生人被你傷害。」貞德將手銬上連接的另一銬環銬在軒嵐手腕上,「這次換鎖你了,無神夜的事情別再想,反正你哥哥和林老師會處理,所以不需要你繼續亂來。」

「……」軒嵐低頭不語。

他沒有反抗讓貞德有點意外,見到失蹤已久的哥哥讓他情緒變得挺怪異的。他離開遊戲後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一貫的笑容已經看不到了,突然就像變了個人似。

不過自己也不需要知道他在想什麼,只要阻止他亂來就對了。

「……」

「別讓那孩子餓太久──」貞德跨出步伐但馬上就收回了,手環傳來的異常拉扯迫使她停下腳步。

她的手腕被力量向下拉扯,她沿著被拉住的右手望去,看見一隻垂掛舉起的手,以及一個戴著連帽的身影躺在地上──軒嵐,倒下了。

「軒嵐?葉軒嵐!」

鼻腔中流出的血水染紅了袖子,軒嵐眼皮未能全部蓋住的雙眼此刻毫無神色。

軒嵐家裡──

「這孩子超過三十六小時沒睡,並且全程精神呈現極度緊繃狀態,以及使用特殊藥物或特殊方式激活大腦,用腦過度還有身體過度疲倦造成現在這種狀況,休息是唯一的治療方式。」

醫生說了醫囑後離開了,留下躺著的軒嵐、低頭不語的貞德,以及開車接送的玉藻。

玉藻像是早就知道狀況的出現在現場,這才讓貞德不需要叫救護車送人。

倘若她知道軒嵐做了些什麼,自然能想到現這情況。

「三十六小時……」貞德呢喃著,腿上的雙手在顫抖著。

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就算他是魔王也不會增加的。軒嵐從詩荷被算計開始,就沒闔上眼的一路到現在,而且還經歷一場場高強度的戰鬥。

殺意誤導──用殺氣製造假攻擊誤導人;無名拳法──用意志力讓拳頭精準揮拳;傷痛控制──讓自己可以無視傷痛的……一項項凌駕於遊戲的技能都是不需要消耗魔力,但實際上消耗的都是自己的精神,而且內心還因為間接傷害到詩荷而感到煎熬……就算是魔王也會倒下的。

他的行為就跟自殺沒有差別。

「這孩子跟他哥完全不一樣,一點也不優雅呀,老實說逞強很可愛,但躺著可就不可愛了呦。」玉藻晃著狐狸尾巴,走到軒嵐身邊,伸出小手碰向他的臉,「知道他是那種不會愛惜自己的白痴,咱當初封印了他部分大腦,如今還是這樣呀……有椅子嗎?」

玉藻想碰軒嵐的頭,但手太短,試了好幾次也摸不到,尷尬的尋找可以踩踏的東西。

玉藻像精美藝術品般的粉色指甲與修長手指,突然被一隻手緊緊抓住,軒嵐用像是要捏斷一樣的力氣抓著它,「老太婆,果然是妳對我的腦袋做了什麼。」

軒嵐坐起身來,目光有著還未恢復焦距的朦朧,但已經透出了凶光:「不需要妳多管閒事!」

「呦。」玉藻狐狸耳朵動了下,露出邪魅笑容,手一縮瞬間從暴力的手掌中掙脫。

嬌小身軀無預警的跳躍起,翻身旋轉到軒嵐身上,光腳丫踩在胸膛上的把他壓回床上:「咱太聰明了,這樣就不怕腳弄髒床了呦。軒嵐小弟,就算咱沒動手腳,你依舊弱的不像話呀,病倒了就只能被踩在腳下,這種簡單的道理居然不懂呦?咱沒封印你,跟貞德戰鬥時你早就倒下了。」

「……」軒嵐沒反駁。被腳踩在頭上也沒辦法好好說話了。

「力量還你,為這個被踩在腳下的身體想想怎麼使用吧。遊戲天才,不用教你怎麼玩才對呀。」玉藻伸手往軒嵐頭上一彈,跟著就輕巧的跳下床離開。

惡意衝擊──玉藻奪走的能力,是軒嵐名符其實的殺手鐧,連貞子都承受不了一擊。

不過,他就算拿回這能力,事情也根本不會有任何變化,反倒是他有可能被這自傷八百的力量給反噬了,而這就是自己的選擇了。

過去軒嵐不覺得自己倒下會怎麼樣,只要贏了就好……但是當自己真的倒下時,感受到身體的脆弱,身體就像不再是自己的一切都失去了控制,到了這時候才理解過往的自大與輕率。

「軒嵐,你就聽小阿姨的話別亂來了,詩荷會很難過的。」坐在旁邊的貞德低頭道。

「……妳很吵。」軒嵐別過頭。

「這兩個孩子就交給照顧妳呦。」

詩荷的安眠藥藥效還沒退,軒嵐則是直接倒了,兩個人都需要人照顧才行。

身材嬌小的玉藻用跳躍的拿取櫃子高處的物品,軒嵐將鑰匙藏在櫃子上方,是被銬著手銬的貞德根本沒辦法拿的地方。

「我知道小阿姨工作很忙,我們自行處理就可以,都已經向學校請假了。」貞德抬起被銬住的右手,讓玉藻用鑰匙解開束縛兩人的手銬。玉藻的動作不輕柔,但也沒有吵醒入睡的軒嵐。

「小阿姨……葉軒嵐的哥哥……」

貞德猶豫了一下,還是提出了這個人。他是軒嵐踏進遊戲的目的,但到了現在軒嵐卻完全沒有想多知道的意思,這種感覺非常奇怪。

代替病倒的軒嵐,貞德想知道多一點的情報。

「劇透結局了,你們還有走下去的意義呦?」玉藻「喀」的一聲將手環鎖在軒嵐左手上。

「……」

「等他自己問吧,葉無雲不會閃躲的呀。」說著,玉藻將另一個手環鎖在貞德右手上,笑道,「一切都看他自己了呦。況且妳想問的問題,不是這個吧?」

「……」貞德再次低下頭默認。

葉無雲是個謎一般人物,是一切事件的核心但卻不是問題本身;葉軒嵐真正的想法,才是一切問題與答案。被遊戲再次傷害的他,會繼續玩下去嗎?貞德問不出口。

不過有件事情,她必須現在明確的知道才可以!

「為什麼又拿手銬把我們綁起來?」貞德抬起手不解看著像手環一樣的手銬。兩個像是手環一樣物體其實是磁力手銬,可以不用鐵鍊的限制人身行動範圍。

「有鐵鍊綁著就不能好好照顧他們了呀,所以我幫妳加長行動範圍了,不客氣呦。」

「這……」

「不用擔心解不開,咱設定成跟小弟健康狀況綁在一起,這樣他在恢復前都不能亂跑了呦,咱真聰明呀。咱要趕去迪士尼玩了,拜拜、拜拜,不用送呦。」玉藻開窗跳下去了。

「……」

貞德放棄吐嘈了。

於是就這樣開始了變相的三人同居生活。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文龍新書《NDF零級領域05》中!

商品簡介

★「巴哈姆特」人氣新星 文龍 X戰鬥派網遊系繪師 Nairo初試啼聲話題新作,讓你爽快淋漓!

★網路掀話題!2018年期待度爆表最顛覆世界觀的網遊小說

以毀滅遊戲為樂的惡意組織END再度出手!

新的獵殺目標竟是過去的首領葉軒嵐……

黑化魔王vs.極惡組織 

腥風血雨 殺招百出!

隱藏、出手、殲滅、背叛……米倫格爾將面臨崩毀命運?!

[故事簡介]

從組織創立開始,目標只有一個:

殲滅所有的遊戲,給予它們永遠的END。

末日將近,下一個殺戮對象:魔王‧葉軒嵐!

隨著「被遊戲帶走的青年」現身,

陰謀的黑雲再度壟罩米倫格爾,新一輪的殺戮也開始倒數……

這次,軒嵐的敵人不是NPC也不是玩家,

而是由他一手打造的最強毀滅組織:END!

面對敵方毀天滅地的卑鄙戰術,

女武神被迫離開遊戲、貞德與路人A戰到渾身浴血……

難道,軒嵐的遊戲之路即將劃上句點──?

失敗?認輸?逃避?我的字典裡沒有這些字!

──就讓你們瞧瞧魔王真正的手段!

「GAME START!」

作者簡介

筆名:文龍 種族:不詳

從讀者變成作家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以前總是很討厭悲劇,不懂作家為什麼要寫成悲劇。然而自己動筆時……感覺被邪靈附身一樣,想要痛上加痛030

真正開始寫稿才了解困難,一齣動畫要看半小時、一本漫畫要看二十分鐘,一本小說要看一個小時……然而每週都有新東西出現實在讓人難以抗拒。於是,我開始鍛鍊自己的心智,努力研究如何讓一天變成三十六小時,這樣我就不用怕拖稿了(・ω・)

作者自序

身為主角,收到兄長信件的葉軒嵐,雖然不想進入遊戲,但最終只有一條路可走(哈)。

這個討厭網路遊戲的少年,在不得已之下踏進了遊戲世界,走上尋找哥哥的旅程,而原本就是遊戲天才的軒嵐,每一步都顛覆與玩弄遊戲規則:駕馭數據、製造金融風暴、與NPC交涉,只為讓哥哥出現(兄控?)。

當然,一部網遊作品不僅要攻略遊戲,也要攻略女主角!

本書的第一女主角劉詩荷,是個深愛遊戲的女孩,在遊戲中被稱為女武神,也是葉軒嵐的青梅竹馬,根據戀愛公式就應該……(才沒這回事)。

總之,軒嵐與詩荷,是惡意與勇氣方別,價值觀黑與白的對立,究竟兩人會碰撞出什麼樣的火花呢?

除了主要兩個角色,這部作品還有更多出色的角色:熱衷角色扮演的同班同學桐霜、雙重面貌的學姐貞德、追求敗北的天才、流淚訴說自我的魔龍Boss、強到沒朋友的NPC樹敵、活在遊戲中數年的謎之玩家……這麼精采又有趣的故事怎麼怎麼能不閱讀呢~那、我們就書中見啦~

DNF零級領域(5)
作者:文龍
繪者:Nairo
出版社:長鴻出版社(小說)
出版日期:2018-08-17
ISBN:9789864748181
定價:220元
特價:88折  194
其他版本:二手書 59 折, 13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