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F零級領域(4)
cover
試閱內容

1.

我是民明高中的二年級生,學生會長,大家的貞德學姐。

我最喜歡吃的東西是劉詩荷;最討厭吃的是葉軒嵐。

我最喜歡的生物是劉詩荷以及可愛的女孩;最討厭的是葉軒嵐以及蟑螂。

我喜歡玩網路遊戲,因為在之中我找到了自我,享受著決定自己扮演角色的世界,可以像貞德擁有受人愛戴的光鮮亮麗,也可以像貞子一樣為所欲為的發洩情緒。

對我而言,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跟詩荷在一起玩遊戲,她的溫柔讓我空虛的內心有了溫暖;對我來說,最不幸的事情就是在遊戲裡還存在著軒嵐這傢伙,他無下限的惡意總讓人心裡的瘡疤發痛。

「……戴著手銬真難寫。」

我不知道該表達心中的想法,有好多話想說但不知道該怎麼說起,也不知道該向誰說,所以我動手寫下了這篇日記,將無法對人說的經歷給寫出來。

這是貞德與軒嵐兩人──不想跟他寫在一起,換掉好了。

這是一個互相傷害的故事,壞人們的報應……不對,不可以用這字眼,換一個吧。

「呵,又不是在寫學校報告,我想這麼多做什麼。」

其實我只是抒發情緒也不用太糾結,直接切入故事的主題吧。

一切,從那面飄舞的旗幟開始說起。

那一天跟平時一樣是我們的快樂日常……

立於火山的公會──

「我想好公會的名字了!」詩荷開心的說著,可以看出她的自信。

「這名字超級無敵強的喔。」串門子的桐霜眼睛放光的說,中二之魂在燃燒。

「終於要改掉這名字了。」貞德感嘆。

軒嵐的公會……預設的名字擺了好幾天,她每次聽到每次都覺得刺耳。

「跟桐霜討論?那可以直接否決了。」軒嵐沒興趣的繼續躺在躺椅上。

「軒嵐,不可以這樣說。」

「對嘛對嘛,師父二號。」

「學弟不可以有偏見。」

「主人不能這樣。」

「軒嵐同學,就算一票抵三票也沒意義了,況且你還把會長位置讓出來了。」

「哇靠,多數暴力,還有一堆不是公會的人亂入。」軒嵐一邊抱怨,一邊坐起身朝大家走來。

他的不合群個性大家也算習慣了,沒有太多理會的繼續說下去。

「登~登~登~」詩荷,目前三人一女僕的小公會會長,她自配音效的打開自信之作,那是一張描繪公會徽章的白紙。

只見兩條線,一橫一豎構成十字圖形切在圖紙的中央,四個圓點有大有小的落在十字劃分的四個區塊中,有的壓在線上、有的在邊邊角角,四個點並沒有什麼規律性。這徽章是一個對稱的十字與沒有半點規則的四個小點,構成的簡單圖案。

「我想要將公會名叫做『自由象限』。」詩荷微笑解釋著,「這是座標,而這個四點是代表著我們四人。無論個性、種族,身分,我們雖然存在座標中的不同地方,但公會讓我們聚在一起,我想要變成一個可以跟任何人做朋友的公會,所以叫做『自由象限』。」

「……」

詩荷迎來的是一片沉默。

唯一有反應的桐霜則狀況外的左看右看,見大家都安靜她也不敢說話。

「嗚……很奇怪嗎?」詩荷試探的問著。

「……」軒嵐一言不發轉頭看向窗外,「天氣正常啊,沒有紅雨也沒有隕石。」

「軒嵐,這是什麼意思?」

「別理那傢伙,他就是誇獎不出口罷了。」貞德道。

本來貞德打算無論詩荷想要任何名字……除了名字中還保留軒嵐外,她都會給予支持,但想不到她會想了這麼多天,更想不到她會想出這麼有深度的名字。

其他人也同樣意外──自由象限,兩個詞彙組合在一起變成最適合她的形容詞了,完美詮釋出了詩荷包容一切的個性。

一邊直挺站著的NPC女僕佩菈,悄悄的轉過身去。貞德知道她在隱藏眼眶中的淚光,做為詩荷口中的第四人,她感動的無法言語了。

「數學讀到腦子壞了?這幾天換讀物理好了。」

軒嵐的話依舊跟誇獎無緣,不過從不否定這點就可以知道他對於這名字很滿意了。

有人問過,為什麼公會會長會是詩荷?

她缺少該有的領導能力──這點軒嵐跟貞德比她強上許多了,不過,她擁有比領導更重要的魅力──接納所有人的心。就算不會指揮,大家也會自動自發的構成美妙旋律,這就是詩荷過於常人的個人魅力。

事實上,能讓貞德與軒嵐合作,這已經十足說明她的能力了。

貞德發自內心的覺得,倘若太陽從世界消失,那剩下的唯一溫暖就是來自這名少女。

詩荷,有如這遊戲世界的主角。

貞德聽見心中吶喊著想要獨占這耀眼的笑容,但不可以的,這不是她應有的待遇,這世界並沒有給予她應有的高度。

讓詩荷像主角一樣發光發熱,給予熱愛遊戲的她應有的成功──這就是軒嵐與貞德兩人的計畫。

史詩劍進化成傳奇劍、拯救龍的英雄,再來就是消除掉阻擋的傢伙……如果這個世界對於她而言不友善,那就改變成友善的模樣吧,讓她無雜質的笑容可以永遠的持續下去。

「上課時間到了。」

「等等軒嵐!現在掛上公會旗幟,應該要好好慶祝才對的!」

「否決。」

「師父二號,為什麼我也被綁,喂女僕醬的力氣太大了吧!」

然而這樣的歡笑日常,還沒有人意識到、想像到,會有人忍心摧毀。

2.

咖啡廳,一直以來是眾人談事之處,熟悉的女服務生準備著托盤上的甜點與咖啡、光頭老闆的背影依舊健壯無比。

然而,此時熟悉的位置上目前只有貞德一個人,她按捺不住等候的心情先來,但提早的有些多了。

葉無雲,葉軒嵐三年前失蹤的哥哥,這個名字出現在三年前某個男子贈送給她的一箱遊戲中。

三年前那箱遊戲改變了她的一生,她有很多感謝的話想說出,而且也非常想知道一切的始末。貞德想要確認自己的恩人身分,距離真相差距一步的這種近在咫尺的感覺折磨著她的內心,這種感覺讓貞德很不舒服,所以索性提前離開學校來到這個咖啡廳等候了。

「學生會長妳好。」

第二位出現的是軒嵐與詩荷的同班同學,王英才。他其實與整個事件並無關係,只是湊熱鬧的路人,不過他不甘願只當聽眾,在椅背上掛著的公事包表示有備而來。

「我想跟玉藻姐確認我的推測。」

「嗯。」貞德頷首。

貞德避開了目光,她不善於面對這個學弟。

經過學校的資料調查,貞德發現王英才是個智商非常非常高的資優生,由於跟學校協商隱藏了成績才沒被人發現,他的家庭狀況不明,聽說有個妹妹,不過也只是聽說,這年頭滿多人心中都有個妹妹的。

這樣的天才、未來國家的棟梁,為什麼會沉迷於遊戲呢?遊戲不應該是他碰觸的世界。貞德對於這件事感到疑惑。

「喀、喀、喀。」腳步聲響起,踩著木屐的狐耳旗袍蘿莉出現。

「小孩子不可以點有酒精的食品。」

「咱是永遠的十七歲,但物理年齡絕對成年了。」

玉藻今天也是穿著旗袍出場,兩隻狐狸耳朵依舊很有精神的直豎著,她的身材依然是國中生體型,還因為這外表跟店員發生小小的糾紛,而她的身分是貞德母親的妹妹、貞德的小阿姨……

嗯……母親的妹妹是名蘿莉,還有對狐狸耳朵……貞德想一想覺得這很合情合理,所以不需要太在意了。對,完全不需要在意!

「呦?兩個主角遲到了?」玉藻嫵媚笑著,「孤男寡女,該不會……跑去玩桌遊了?」

「他們現在才剛下課,再等一下好了。」貞德將手指從杯子上鬆開,她差一點把杯子捏破了,同時,她在心中發誓要是軒嵐敢對詩荷做什麼,自己肯定要他好看!

距離約定的時間剩下五分鐘。

其實貞德早來並沒有意義,知道一切真相的GM玉藻並沒有打算提早說明。軒嵐是葉無雲的親弟弟、詩荷則是和葉無雲情同兄妹的鄰居,兩個主要的當事者都還沒到,與葉無雲沒什麼關係的貞德,自然沒有權利先知道答案。

「做為打發時間,學姐,我來告訴妳一個提示──其實軒嵐同學哥哥的信已經把答案說出來了,只是他沒注意到罷了。」王英才從公事包中拿出一封信。

「信?」王英才手中的這封信,讓貞德感覺很熟悉。

貞德回想起當初在軒嵐家中看見他用立體投影過信件,此刻看到的實物基本上是完全一樣的,連上頭的紋路幾乎都相同。當時她曾用各種讀法也沒發現任何玄機,現在當然也沒法想出來。

「等下我就會公布答案了……這似乎也算是立FLAG呢!」王英才說。

五分鐘後,就是公布答案的時候了……

遲到五分鐘……

再五分鐘……

時間持續在前進,貞德握著手中的手機,跳動的秒數往下一分鐘前進,詩荷兩人已經足足遲到十分鐘了,這狀況可是非常反常的。

撇開軒嵐不說,貞德知道詩荷一定會傳訊息給她的……為什麼會忘記?該不會真的玩桌遊玩到忘記?孤男寡女的玩到忘記時間……

十一分鐘、十二分鐘、十三分鐘……貞德坐不住了!

「我確認一下,詩荷她不會隨便遲到的。」貞德按捺著站起身的衝動,傳送訊息給詩荷,很快就收到了回應:本人進入FD狀態中,不方便接電話。

詩荷正在使用FD頭盔?貞德皺起了眉頭,她除了遊戲,基本上沒有使用的原因。但現在才剛下課,她不可能在這種時候待在遊戲中才是,更不可能會為了這件事情忘記了邀約。

一定有問題!

貞德立刻開啟了手機的衛星定位。

「補充一下,沒有任何合法軟體可以搜尋到別人位置的。」王英才說。

「網咖?!」

定位以後跳出的圖案竟然是網路咖啡廳的招牌,貞德不由得吃了一驚。

她蹺課過去?貞德想想覺得這不可能,詩荷是不可能能爽約跑去網咖,只有可能是待在遊戲中超過時間。而且她就算要玩遊戲也不可能跑出學校,即使不愛讀書也不會做出這種事,更何況學生會室也已經幫她準備遊戲頭盔了,根本不需要浪費錢去網咖才是──一定有問題!

「軒嵐同學也在遊戲中。」王英才放下手機,「有點古怪,我問問看作者……跑了啊。」

他轉頭想對貞德說話,卻發現人已經不在位置上了。

軒嵐……貞德心中非常清楚他不可能做這種事,但還是希望這一切都是他搞得鬼,除此之外,她想不到任何樂觀的可能了。除非──她一點也不想假設任何的「除非」!

貞德咬著牙想甩去心中的不安,邁開雙腳拚命的向前跑著。

抵達詩荷所在地的網咖,貞德一開門就往櫃檯衝去。

「客人,請問需要什麼服務呢?」櫃檯裡一名身穿執事服裝的少年詢問,少年表現出不符合外表的口吻,「倘若要使用FD,得請客人先稍作休息。」

「劉詩荷在哪裡?」

「……」

貞德想起軒嵐說過,人的表情會從雙眼展開,要觀察就從對方的目光開始……於是,她很敏銳的發現,櫃檯中穿執事裝的少年原本微笑的神情瞬間被驚訝取代,然後又迅速恢復成原本神情。

「我們不接受任何關於個資的詢問。」櫃檯裡的少年低下頭,遮掩目光。

貞德無法從他的態度知道詩荷在不在,但最初一瞬間的驚訝已經出賣了他。

詩荷說過她喜歡去一間有女僕與執事的網咖,而且網咖裡的執事哥哥身材嬌小、女僕姐姐則是長得非常高,女僕與執事、是「大姐姐」與「小哥哥」,兩人確實如她所描述的一樣。

貞德不再和執事多做糾纏,直接尋覓起詩荷常用的房間號碼。

「妳是誰?」

「找我們的妹妹有什麼事?」

就在貞德要闖進去時,一大一小兩個身影衝了過來擋住了門──這行為已經暴露了答案。

「我是她學校的學生會長。」貞德忍住闖進去的衝動說明。

「確實是同間學校的制服,但客人請您按照正式流程抓學生,我們並未收到通知。」

「請回吧。」

兩人並沒有放行的打算。

「我是她朋友,我只是來確認她的狀況!」

「呵~妹妹確實很會交朋友,連房間編號都說了……但我們不可能就此判斷妳真的是她朋友。」執事少年瞇起眼睛,「說不定妳是騙我們的。所以請妳在這裡等她出來。」

「請在休息室稍等一會。」

不安的心情繼續敲打著貞德的大腦,然而儘管她的內心再焦躁,卻依然無法前進半步,被當作壞人一樣的擋住。

「頭髮顏色變了?」

「小心!」

兩人驚訝的神情就像看見怪物一樣……

怪物?貞德欣然接受這種眼神。對,我就是怪物,我不會讓你們阻擋我的!

她帶著怒意道:「你們、給我、讓開。」

「怎麼了?」

突然,一個怯生生的聲音傳入三人耳中,所有人都一同反應的看向聲音的來源。

是詩荷!

她站在走廊的另一端,神情委靡的一點也沒有昔日的朝氣。三人都注意到她的異常,但沒有時間詢問,齊齊邁開雙腳往她的方向奔去。

「小心,躲起來。」最先到達的是距離最近的女僕,她很快的將詩荷擋在背後。

「……」

貞德停下腳步,將握緊的拳頭鬆開。

看見兩人將詩荷護在身後,貞德確定他們不是什麼怪人。

緊繃的心情放下,隨著急促跳動的心臟漸漸回歸平靜,貞德思緒也回到清晰了,並且意識到是自己太衝動了。自己這樣不由分說的就要闖進去,自然會被擋下來。

「我……抱歉,我激動了。」貞德咬著嘴唇,低頭道。

「貞德學姐,妳──啊,抱歉,我剛剛忘記要去咖啡廳了。」

詩荷也道歉了,不過她的眼神飄向其他地方,心神顯然不在此。

「發生什麼事情了?是軒嵐對妳做了什麼?」

昔日朝氣蓬勃的女孩不在,淚痕還未乾的面容是在努力遮掩自己的難過而強顏歡笑,讓貞德唯一慶幸的是,看得出來詩荷是在為其他人難過,至少確定她並沒有受傷。

只是貞德不解,又是誰讓她這麼難過,還連咖啡廳的約會都被放下。

「喂。」又一個聲音響起,一對鏡片在走廊中反射著森冷白光,「那個死殘廢呢?」

是軒嵐,另一個爽約的人。

「軒嵐,你有怎麼樣嗎?」詩荷撲了上去,抱住沒有笑容的軒嵐,「我剛剛離開前看到你、你被……會長跟大家殺了。」

軒嵐被殺?貞德在嫉妒他得到詩荷擁抱的同時,訝異著這段話。

「緊張什麼啊,遊戲中死掉而已,送他們一點經驗加一顆路邊的石頭。」

貞德鬆了一口氣……果然是在說遊戲中的事情,可是、可是,軒嵐居然在遊戲中死掉?!

軒嵐……他有可能在遊戲中敗北?雖然他不一定勝利,但是他基本上都保持在絕對不輸的狀態。

他在遊戲中可是比鬼、龍都還可怕,用災難來形容也不為過,而且聽說他過去連遊戲本身都可以毀掉,是都市傳說中的「遊戲魔王」。

這樣的怪物會輸掉?貞德真的無法想像。

「這些等下在說。」軒嵐將詩荷推開,抓著她的肩膀道,「妳的『好朋友』呢?」

他特別加強了語氣諷刺的說著。

「瑪莉……我不知道她去哪裡了。」詩荷神情落寞,這是從來沒有在她臉孔上出現的神情。

此刻的詩荷讓人覺得有些陌生,取代她笑容位置的情緒是挫折,她遭遇了巨大的打擊擊碎以往的開朗,那模樣就像個受傷的孩子。

「靠!」軒嵐抓抓頭,目光掃向旁邊看著的執事與女僕,「我要監視器畫面。」

「就算是軒嵐君,也──」

「那個殘廢女欺騙了詩荷,打算從現實搶裝備。」

「……過來說清楚。」

詩荷與軒嵐並沒有到咖啡廳赴約、詩荷因為在遊戲中而耽誤時間、軒嵐在遊戲中被殺害──這一切的發生原點是來自「朋友」的一場騙局。

貞德從破碎的資訊中縫合出事件的輪廓了,而其中還有一件她不懂的事情……

「『瑪莉』是誰?」

這是貞德沒有聽過的名字,而且她根本不記得詩荷認識所謂的「殘廢女」。

「她是……網友。」詩荷低頭說著,語氣中依舊充斥著驚魂未定的慌亂,尚未接受自己遭受算計的事實。朋友、傷害,這兩樣東西在她心中是不應該搭在一起的。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文龍新書《NDF零級領域04》中!

商品簡介

★「巴哈姆特」人氣新星 文龍×戰鬥派網遊系繪師 Nairo初試啼聲話題新作,讓

你爽快淋漓!

★網路掀話題!2018年期待度爆表最顛覆世界觀的網遊小說

嫉妒引爆的惡意,讓遊戲不再只是遊戲,

變調的FD世界,被抹殺的會是神……還是惡魔?

極惡魔王vs.最強大神 撼世對決至死方休

一場以牙還牙、以毒攻毒、以命搏命的復仇之戰正式引爆!

致玩家們:

我們將開啟聖戰,驅逐惡劣玩家瓦爾基麗!

六大公會聯合聲明。

好不容易收服岩漿龍、找出狐狸女GM,

正當軒嵐打算套出哥哥的蹤跡時,

惡意從網路蔓延到現實──

這次的目標不是魔王,而是魔王的幼馴染女武神!

面對來自《米倫格爾》最強公會神耀的霸凌,

鬼畜魔王攜最強鬼后、傳說惡龍、神秘NPC、路人,

以女武神之名,展開終極懲罰遊戲!

背叛朋友的人、散播謠言的人、藉此霸凌的人……一個都別想逃!

5人VS.10000人──

即使獵殺了死神,也無法保證遊戲能安全謝幕。

無視人數差距、挑戰最強傳說,

大神?強敵?高手?通通別想逃!

──我要你們百倍奉還!

「GAME START!」

PS. 網遊有風險,登入需謹慎──

一,尋找出遊戲的視窗按鈕。找不到就代表你穿越了。

二,點開遊戲視窗,確認有沒有登出鍵。找不到就請聯絡GM,並準備好雙劍。

三,看到一個戴眼鏡的玩家時,請勿拍打餵食,且立刻轉身逃跑。

人物簡介:

葉軒嵐:主角。暱稱「大雄」,但是是「腹黑」的。

遊戲中沒有法律,我就是王!

劉詩荷:第一女主角。是「想要坐她隔壁NO.1」的班級之花。

就算PK我也要阻止軒嵐黑化!

貞德:第二女主角。學生會長。表如聖人般,裡常情緒爆發。

這本書的女性角色都是屬於我的我的!

佩菈:女僕NPC,種族「亞馬遜」。年齡破百,外型為黑肉雙馬尾蘿莉。

雖然是NPC但也會想逃避、也會想被人保護。

王英才:路人A,個人興趣是挑戰,喜歡的生物是妹妹,擅長拉人組圍毆團,熱愛世界和平。

我擁有世界上最可愛的妹妹,妹妹永遠是對的。

作者簡介

筆名:文龍 種族:不詳

從讀者變成作家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以前總是很討厭悲劇,不懂作家為什麼要寫成悲劇。然而自己動筆時……感覺被邪靈附身一樣,想要痛上加痛030

真正開始寫稿才了解困難,一齣動畫要看半小時、一本漫畫要看二十分鐘,一本小說要看一個小時……然而每週都有新東西出現實在讓人難以抗拒。於是,我開始鍛鍊自己的心智,努力研究如何讓一天變成三十六小時,這樣我就不用怕拖稿了(・ω・)

作者自序

身為主角,收到兄長信件的葉軒嵐,雖然不想進入遊戲,但最終只有一條路可走(哈)。

這個討厭網路遊戲的少年,在不得已之下踏進了遊戲世界,走上尋找哥哥的旅程,而原本就是遊戲天才的軒嵐,每一步都顛覆與玩弄遊戲規則:駕馭數據、製造金融風暴、與NPC交涉,只為讓哥哥出現(兄控?)。

當然,一部網遊作品不僅要攻略遊戲,也要攻略女主角!

本書的第一女主角劉詩荷,是個深愛遊戲的女孩,在遊戲中被稱為女武神,也是葉軒嵐的青梅竹馬,根據戀愛公式就應該……(才沒這回事)。

總之,軒嵐與詩荷,是惡意與勇氣方別,價值觀黑與白的對立,究竟兩人會碰撞出什麼樣的火花呢?

除了主要兩個角色,這部作品還有更多出色的角色:熱衷角色扮演的同班同學桐霜、雙重面貌的學姐貞德、追求敗北的天才、流淚訴說自我的魔龍Boss、強到沒朋友的NPC樹敵、活在遊戲中數年的謎之玩家……這麼精采又有趣的故事怎麼怎麼能不閱讀呢~那、我們就書中見啦~

DNF零級領域(4)
作者:文龍
繪者:Nairo
出版社:長鴻出版社(小說)
出版日期:2018-07-12
ISBN:9789864747863
定價:220元
特價:88折  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