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傳奇(2)
cover
試閱內容

蕭崇瑜原本以為,乙級聯賽既然比丙級聯賽高一層級,觀看比賽的人數一定會比較多,支持與加油聲肯定會充斥整個體育館,現場的硬體與軟體設備絕對會比丙級聯賽更加精良。

可是,當他踏入舉辦乙級聯賽的場館,他就知道自己錯了,而且錯得非常離譜。

現場的觀眾席除了他跟苦瓜,就只有五隻手指頭就可以數出來的觀眾,而且觀眾還都是球員的家長,沒有任何單純為了欣賞球賽而進場觀戰的人。場地跟丙級聯賽一樣,地上黏貼了不同顏色,用來區隔籃球與其他球類場地的線條,讓人看了眼花撩亂。除此之外,籃球架的保護裝置還是比賽前才匆匆裝上,籃網也是剛剛才換上新的。

「苦瓜哥,這就是乙級聯賽嗎?」蕭崇瑜聲音沙啞,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苦瓜點頭,臉上看不到任何表情,指了指底下,「光北都已經到了,我們沒有走錯地方。」

「不是,苦瓜哥,我的意思是,乙級聯賽不是更高等級的比賽嗎,怎麼我一點都沒有這種感覺,不論是觀戰人數或是場地設施,跟丙級聯賽沒有任何差別啊?」

苦瓜看了蕭崇瑜一眼,深吸一口氣,「事實就是這樣,這種情況到了甲級聯賽才會出現變化。把東西準備好,比賽開始後,你就可以感受到何謂丙級與乙級之間的差別了。」

蕭崇瑜咬牙,「是,苦瓜哥。」看著底下已經開始熱身的球員們,蕭崇瑜替他們感到心酸與不甘心,台灣的籃球環境,真的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蕭崇瑜雖然感嘆又感慨,但沒忘記來到球館的目的,他從後背包裡拿出單眼相機,將鏡頭裝上,開始拍攝兩邊球員熱身的照片。

「嗯?」沒多久,蕭崇瑜就在光北那邊補捉到一個陌生的面孔,「苦瓜哥。」

「怎樣?」苦瓜手裡拿著一杯熱騰騰的黑咖啡,正努力趕跑瞌睡蟲。

「除了高偉柏之外,光北還有一個新人。」蕭崇瑜把相機遞給苦瓜。

「新人?」苦瓜放下手中的咖啡,拿過蕭崇瑜的相機。

「除了二十一號高偉柏之外,還有一個又矮又瘦,不太突出的二十號王忠軍。」

「嗯。」苦瓜利用單眼相機上的觀景窗觀看王忠軍的動作,下了判斷,「身高絕對不超過一百八十公分,肌肉量也不多,感覺像是用速度在場上生存的球員,不過他的運球動作並不流暢……」王忠軍正好運球上籃,殊不知觀眾席上有人正注意他的一舉一動。

「結果在完全沒有人防守的情況下,上籃放槍……」苦瓜放下手中的單眼相機,看了站在場邊觀看球員熱身的李明正一眼:「李明正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竟然會選這種連上籃都不會的球員進來光北?」

蕭崇瑜猜測道:「會不會跟詹傑成一樣,是個控球後衛?」

苦瓜呿了一聲,不屑地說:「以他那種運球,如果真的交給他控球,過不了半場球就會被抄走了。」

蕭崇瑜又說:「說不定他的防守能力很好啊,苦瓜哥,人不可貌相。」

苦瓜又呿了一聲,更不屑地說:「憑他的身高跟身材,防守很好?等一下比賽開始之後,不要被撞飛就不錯了。」

苦瓜把相機還給蕭崇瑜,雖然對王忠軍的第一眼印象並沒有很好,還是說:「繼續拍,多拍點高偉柏跟那個又矮又瘦的新球員的照片。」

蕭崇瑜補充說:「苦瓜哥,他叫王忠軍。」

苦瓜哼了一聲,「如果他等一下有上場,表現又夠好的話,我會記住他名字的,否則我可不想浪費我的腦容量去記得一個不怎麼樣的球員。」

蕭崇瑜繼續拍照,「我倒是很相信李明正的眼光,王忠軍一定是有他的過人之處,否則李明正不會讓他穿上光北的球衣。」

苦瓜手撐著下巴,看著王忠軍上籃時試著打板把球投進,卻力道過大,球連籃框的邊都沒碰到。

「這個球員到底有什麼好?」苦瓜想起之前,光北的第四場丙級聯賽結束後,李明正接受他的採訪,還信誓旦旦地說:「我可以保證,到了乙級聯賽的時候,你們會看到一支完全不同的光北隊。」

苦瓜看著在場上極為不顯眼的王忠軍,心想,李明正,希望你能夠再次顛覆我的想像。

比賽開始前五分鐘,兩邊已經停止練習,到場邊聽取教練的指示。

吳定華對球員說:「德勤高中雖然這幾年戰績不好,但是在五六年前,他們還是一支能與向陽高中爭奪冠亞軍的球隊,等一下上場的時候,要全力以赴,不能大意。」

「是,教練!」球員齊聲回答。

李明正接著說:「等一下的先發球員,後衛,傑成與大偉,禁區,逸凡、真毅還有麥克,進攻就跟平常練習時一樣,以禁區的攻勢為主,如果有快攻機會也要好好把握。傑成,掌控好場上的節奏,逸凡與真毅,你們放手打沒關係,現在有偉柏可以輪替,不用擔心體力的問題。」

「是,教練!」

「防守方面,就跟剛剛總教練說的一樣,德勤在乙級聯賽畢竟是一支有歷史的球隊,不能因為他們這幾年戰績不好就小看他們。一開始就用全場壓迫性防守打亂他們的節奏,不過乙級聯賽強度不一樣,考慮到體力的問題,壓迫性防守只針對德勤前五波攻勢,之後就採用二三區域聯防。」

「是,教練!」

「大偉,德勤的控球後衛就交給你了,多製造他的麻煩,不用怕犯規。麥克,今天你的任務還是一樣,鞏固籃板球,如果有德勤的球員想要侵犯我們的禁區,用你的火鍋告訴他們,我們光北不是他們該來的地方。」

「是,教練!」

「好,上場去吧,用你們的實力告訴德勤,我們比他們強。」

「是!」

李明正說完話之後,李光耀立刻跳出來,「隊呼!」

李光耀、麥克、魏逸凡、楊真毅、詹傑成、包大偉首先圍成一個圓圈,雙手搭在彼此的肩膀上。

「你們在幹嘛,過來啊!」李光耀抬起頭,對著王忠軍與高偉柏大喊:「你們也是光北的一份子!」

王忠軍與高偉柏加入了圓圈之中,不用李光耀提醒,謝雅淑很快進入圓圈之間:「光北!」

「加油!」

「光北!」

「加油、加油!」

「光北!」

「捨、我、其、誰!」

結束隊呼之後,先發球員脫掉身上的外套,走進場中,而這時代表比賽開始的哨音響起,站在場中的裁判示意雙方球員上場。

麥克走到球場中央的圓圈,與敵隊的中鋒跳球,爭奪這場比賽的第一個球權。

與丙級聯賽一樣,包大偉與詹傑成站在前場,深信麥克可以將球撥給他們,馬上進行快攻;魏逸凡與楊真毅站在後場,萬一德勤的中鋒跳到球,他們可以立刻退回去防守。

最資深的裁判站在球場中間,手拿著球,眼神看向場邊的兩位裁判,三個人眼神交會之後,資深裁判輕輕吹哨,把球高高拋起。

當球達到最高點,被地心引力往下吸的剎那,麥克與德勤的中鋒同時跳起。

在這個瞬間,德勤的中鋒瞳孔收縮,在他眼中,麥克成了一支黑色火箭,以令人不敢置信的速度升空。

麥克的手指撥到球時,德勤中鋒的手才伸到麥克手肘而已,兩人的彈跳速度差太多了。

麥克撥到球的瞬間,包大偉判斷球會落入詹傑成手中,立刻轉身像一支飛箭般往前場衝,此時前場完全無人防守,只要詹傑成把球傳給他,就可以完成一次簡單的上籃。

只是德勤縱使這幾年戰績十分不理想,但他們總歸是乙級聯賽的球隊,發現麥克撥到球的瞬間,完全不管往前飛奔的包大偉,一隻前鋒與一隻後衛包夾詹傑成,讓詹傑成連接球的機會都沒有。

但即使沒辦法接球,詹傑成拚命把手往前伸,硬是在夾縫中把球撥走,而撿到球的,是楊真毅。

楊真毅彎腰拿到球後,看都沒看,雙手把球用力往前一送。

德勤雖然快速回防,但是人跑的速度當然比不上球飛的速度,包大偉順利接到球,輕鬆在籃下上籃取分。

比數,二比零。儘管遇到波折,但是光北第一波進攻還是用快攻拿分。

「沒關係,打一波!」德勤的控球後衛用力拍手,鼓舞士氣,接過得分後衛的底線發球。

包大偉直接站在控球後衛面前,張開雙手,重心放低,而光北就在此時發動全場壓迫防守,詹傑成很快跑向控球後衛,打算與包大偉一起包夾他。

德勤的控球後衛心裡喊糟,連忙往右邊切,想要在詹傑成過來包夾前先突破包大偉的防守,不過包大偉早一步把控球後衛的路線堵死,而就這麼一丁點的時間,詹傑成已經站在控球後衛身邊,雙手舉高。

德勤的教練在場邊大喊:「接應!快點過去接應!」

德勤的得分後衛還有小前鋒馬上跑到後場,對著控球後衛喊:「這裡!這裡!」

控球後衛被詹傑成還有包大偉的防守逼得不斷往後退,看到有人過來接應,跳起來把球傳出去,但德勤對全場壓迫防守的反應慢了一步,控球後衛跳起來把球傳給得分後衛的瞬間,楊真毅已經判斷好了球的來向,馬上把球抄走,完成簡單的上籃。

比數,四比零。

德勤的總教練萬萬沒想到光北竟然會這麼大膽,一開始就用全場壓迫性防守,在場邊大喊大叫:「幫忙擋人!」

被打出一波四比零的攻勢,而且還是一支才剛晉級乙級聯賽,完全默默無名的球隊,德勤的球員面子掛不住,此時終於認真起來。

控球後衛底線發球給得分後衛,詹傑成與楊真毅馬上上前包夾,得分後衛直接把球傳給從底線衝出來的控球後衛,控球後衛面對包大偉的防守,堅決地往左邊切,包大偉速度慢了一絲,沒擋下控球後衛,但依然緊緊跟在他身旁,不過在小前鋒的掩護下,控球後衛這次順利地把球推進到前場。

「果然是乙級聯賽的球隊,這麼快就突破光北的全場壓迫性防守。」場上拍照的蕭崇瑜說:「苦瓜哥,你說是吧。」

苦瓜哥沒理蕭崇瑜,專心看著球賽。

場上,控球後衛想趁光北防守還沒到位的情況下發動攻勢,但就在他這麼想的瞬間,光北所有球員已經跑回到後場防守,而包大偉也站在他面前不斷干擾他的運球。

控球後衛咬牙心想,可惡,光北不是一支才剛晉級乙級的球隊嗎,怎麼這麼強!

其實在賽程表一出來,德勤一知道自己的對手是剛從丙級聯賽晉級的光北,上到總教練,下到球員,全部都犯了一個錯,那就是小看了光北,連光北在丙級聯賽的十二場球賽紀錄都沒看,就認定光北只是一支在丙級聯賽裡比較強的球隊而已,根本不需要擔心。

他們在比賽前認為,他們已經先取得一勝了,殊不知,光北卻用快攻跟全場壓迫防守,馬上讓他們知道自己錯了。

包大偉雙手不斷在控球後衛身邊揮舞,不斷試圖抄球,讓控球後衛煩不勝煩。

控球後衛把球傳給隊中速度最快的得分後衛,希望靠得分後衛的切入撕裂光北的防守。

得分後衛一接到球,直接往禁區切,過了較不擅於防守的詹傑成,只不過就在他準備上籃,認為自己將穩穩拿下這兩分時,一道黑色的身影突然從旁邊撲來,而他手中的球,被一隻黑色巨手狠狠地擊飛。

「麥克,好球啊!」看到麥克賞對方一個大火鍋,李光耀馬上跳起來大吼,對著麥克比出大拇指。

只不過下一個瞬間,被麥克轟飛的球被德勤的控球後衛撿到,把球一箭穿心傳給大前鋒,大前鋒一個運球往右邊切,然後馬上轉身,收球做了一個假動作,魏逸凡被騙起來,大前鋒靠在魏逸凡身上,底線裁判哨聲響的同時,順勢將球投出。

「光北三十二號,阻擋犯規!」同時,球在籃框上彈了幾下,然後掉進籃裡。

「進算,加罰一球!」裁判喝道。

「好耶!」大前鋒右手握拳,與隊友擊掌,接著站上罰球線。

嗶的一聲,底線的裁判把球傳給德勤大前鋒,「罰一球。」

大前鋒把握住罰球機會,把球投進,完成這次三分打。

比數,四比三。

大前鋒球罰進之後,魏逸凡拿著球站到底線外,把球傳給詹傑成,說:「傑成,等一下把球傳給我。」

詹傑成看著魏逸凡眼神已經冒著不甘心的火燄,知道魏逸凡想要把剛剛那一球討回來,點頭,「好,沒問題。」

詹傑成接過魏逸凡的底線發球,幾個跨步來到前場。一過半場,德勤控球後衛馬上貼身防守,但詹傑成穩穩地控著球。

詹傑成看了控球後衛一眼,用不屑地口吻說道:「原來德勤的水準也就只是這樣而已,真是令人失望。」

德勤控球後衛大怒,「你說什……」

詹傑成故意激怒控球後衛,利用他說話的空檔往左邊切入,一路切進禁區,大前鋒馬上上前一步補防,詹傑成立刻傳球給無人防守的魏逸凡,魏逸凡一接到球,輕鬆上籃拿分。

詹傑成舉起手,與魏逸凡擊掌,「他跟你是不同等級的球員,這種事不需要證明。」

魏逸凡點頭,卻說:「我知道,但是剛剛那球是恥辱,我一定要討回來。」

詹傑成看著魏逸凡,發現魏逸凡眼神裡不甘心的火燄完全沒有消退,「好。」

詹傑成心想,還真是個不服輸的人,也是,如果沒有這種心態,他當初也不可能成為榮新高中的先發前鋒。

這次德勤的進攻中,光北的全場壓迫性防守再次被破解,不過包大偉的防守對控球後衛造成許多麻煩,讓控球後衛漸漸變得不耐煩,連續喊了幾次戰術,跑位卻非常不流暢,讓他沒辦法放心把球傳出去,最後與上一波攻勢一樣,把球交給球隊單打能力最強的得分後衛手中。

得分後衛接到球,一樣面對詹傑成的防守,知道詹傑成速度跟不上他,再次利用切入突破,不過剛剛麥克的火鍋讓他對光北的禁區有些恐懼,一看到麥克已經站在籃下虎視眈眈看著他,直接收球跳投。

得分後衛出手的瞬間手抖了一下,緊張大喊:「搶籃板球!」

不用得分後衛大喊,籃底下已經擠滿了人,不過這一球受了幸運女神的眷顧,在籃框上彈了幾下,最後還是進了。

比數,六比五。

楊真毅拿起在地上彈跳的球,底線發球給詹傑成,後者直接把球運到前場。

德勤控球後衛面對詹傑成擺出防守架式,看著詹傑成的雙眼冒著凶光,好像用眼神就可以把詹傑成撕碎。

詹傑成看都不看控球後衛,發現魏逸凡已經在罰球線左邊把防守的大前鋒卡在身後,右手舉高向他要球。

詹傑成把球吊高傳給魏逸凡,魏逸凡背對籃框,右手接到球,馬上轉身往底線切,在與德勤大前鋒身體接觸時,肩膀輕輕頂了他一下,直接把大前鋒撞退,一個運球之後直接收球,輕鬆打板上籃取分。

比數,八比五。

光北進行最後一波的全場壓迫性防守,但又再次被德勤破解,控球後衛跟得分後衛合作,把球帶到前場。

控衛到前場後,把球傳給得分後衛,得分後衛地板傳球給大前鋒,很快退開,清出單打空間。

大前鋒之前在魏逸凡頭上進算加罰,這次進攻更有信心,拿到球,轉身,面對籃框,先做了一個假動作,想騙起魏逸凡,但魏逸凡完全不為所動,大前鋒果斷往右邊切入,卻被魏逸凡踩住切入的路線,而且還有注意他動向的麥克。

大前鋒不敢硬切,向右轉身,收球,做一個投籃假動作,他相信這個假動作一定可以跟上次一樣騙起魏逸凡,靠在魏逸凡身上,就算球沒投進,至少可以有兩次罰球的機會。

不過魏逸凡沒有犯第二次錯,身體緊貼著大前鋒,雙手舉高,沒有被騙。

已經收球的大前鋒沒辦法再運球,魏逸凡的雙手又遮住他的視線,他不敢貿然投球,只能把球傳給外線的控球後衛。

詹傑成相信魏逸凡這一球一定可以擋下大前鋒,在大前鋒收球時,就已經盯上控球後衛,球還沒傳到控球後衛手中就直接把球抄走,毫不猶豫地往前場衝。

一看到詹傑成往前場快攻,包大偉立刻跟上去,而禁區的麥克、楊真毅與魏逸凡也很快地衝向前場。

德勤的控球後衛與得分後衛分別對上詹傑成與包大偉,面對控球後衛的防守,詹傑成沒有把球停下來的打算,依然往前飛奔,在三分線收球,往前跨了兩大步,但儘管如此,詹傑成依然離籃框很遠,而包大偉又被得分後衛守住,把球傳給包大偉有很大的機會失誤收場。

控球後衛跳起來,空中完全沒有與詹傑成身體接觸,雙手舉起來遮擋詹傑成的視線,心裡已經在等著詹傑成胡亂將球投出。

不過詹傑成沒有投球,而是看似隨地的把球往後丟,控球後衛視線跟著球移動,看到魏逸凡拖車跟進,穩穩接住球,輕鬆上籃得手。

比數,十比五。

控球後衛落地,不敢置信地看向詹傑成,他剛剛一直防守詹傑成,所以他可以肯定詹傑成從頭到尾沒有回頭往後面看過,而在這種情況之下,詹傑成竟然完成一次如此精彩的助攻。

這個傢伙,難道背上有長眼睛嗎?

叭!

低沉的聲音響起,第一節比賽結束。

在第一節的十分鐘裡,魏逸凡與詹傑成合力接掌整個比賽,詹傑成憑著精彩的傳球與助攻,把比賽的節奏牢牢掌控在手中。

在第一節的後半段,德勤的節奏完全被光北牽著走,當中最大的功臣絕對是詹傑成。而魏逸凡則發揮自己屬於甲級聯賽的實力,在禁區打得德勤潰不成軍,大前鋒完全無法守住魏逸凡。

德勤總教練很快下達指示,只要魏逸凡一拿到球就包夾,但是魏逸凡一遇到包夾,馬上把球交給外圍的詹傑成,讓詹傑成重新組織一波進攻,或是將球交給禁區的好夥伴楊真毅,讓楊真毅可以在大空檔的情況下輕易把球投進。

魏逸凡與詹傑成一裡一外,幫助光北在第一節就順利取得領先。

比數,二十五比十五。

美中不足的是,魏逸凡在第一節比賽快結束前,為了擋下德勤得分後衛的切入,身體上有所接觸,賠上一次犯規,加上這次犯規,魏逸凡在第一節已經累積兩次犯規了。

除了魏逸凡之外,麥克在這場比賽一開始太過緊張,雖然做好自己的本分,幫光北鞏固籃板球,但也幾次出現走步與籃下三秒的違例,平白送了幾次球權給德勤。

麥克在失誤後更加緊張,不過魏逸凡與楊真毅兩個人在場上不斷安撫麥克的情緒,並且在攻防兩端扛起壓力,讓麥克只要專心搶籃板就好,加上李光耀在場邊喊話,麥克緊張的情緒慢慢平復,在第一節後半段穩定下來。

先發球員回到板凳區,拿起擺在椅子上的毛巾與水瓶,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喘著大氣,連喝了幾口水。

因為一、二節之間的休息時間很短暫,李明正長話短說,「逸凡,你兩次犯規了,自己要小心。麥克,籃板球搶得不錯,你不用怕,德勤沒有半個人籃板球搶得過你。」

李明正簡短叮嚀幾句後,做了光北正式比賽以來第一次的陣容輪替,「第二節,光耀跟忠軍上,傑成和大偉休息。偉柏,逸凡兩次犯規,你頂替他的位置。」

「是,教練!」

此時,場邊裁判哨聲響起,同時用手勢示意兩邊球員上場。

李光耀、王忠軍與高偉柏脫下外套,昂首闊步地走上場,李光耀表情充斥著興奮,雙眼冒著火燄,他已經等不及要把丙級聯賽那十二場比賽都坐冷板凳的能量一次爆發出來了!

詹傑成、包大偉與魏逸凡用毛巾擦去不斷滴落的汗水,同時喝水補充流失的水分。趁著這個空檔,魏逸凡手肘靠了詹傑成一下。

詹傑成揚起眉毛,用奇怪的眼神看向魏逸凡,「幹嘛?」

「跑快攻那一球,你怎麼知道在你後面的是我,我記得你沒有往後看過。」魏逸凡非常好奇地問。

詹傑成喝了一口水,搖搖頭,「我不知道是你。」

魏逸凡著實驚訝,「啊?」

詹傑成聳聳肩,「我只是聽到有人在我後面奔跑的聲音。」

魏逸凡不敢置信地看著詹傑成,「然後你就這樣往後一傳?」

詹傑成用力地點頭,用堅定的眼神看著魏逸凡,「因為我相信,第一個追上來跑在我後面的,一定會是我的隊友。」

魏逸凡聽著詹傑成篤定的語氣,看著他堅定的眼神,心中完全被震撼了。

「你是我見過最瘋狂的控球後衛。」魏逸凡驚歎道。

「也會是最強的控球後衛。」詹傑成語氣帶著堅決與信心。

「苦瓜哥,李光耀上場了!王忠軍也上場了!」觀眾席上,蕭崇瑜轉頭,激動地對苦瓜大叫。

苦瓜站起身,把咖啡放在椅子上,走到欄杆前,身體往前倚,雙手靠在欄杆上,「除了練習之外,這還是我第一次看李光耀上場打球。」

「苦瓜哥,別忘了,還有王忠軍啊!」不知道為什麼,蕭崇瑜今天第一次看到王忠軍的時候,他非常不顯眼的身高加上瘦弱的身材,還有彆腳的運球跟上籃動作,深深擊中蕭崇瑜的內心,讓蕭崇瑜特別想注意他,想知道他在籃球場上有什麼特點,可以讓李明正同意他加入籃球隊。

苦瓜沒理會蕭崇瑜,看著德勤上場的依然是先發陣容,說:「看來德勤想要搶分,還是先發陣容。」

苦瓜說中德勤總教練的心思,在第一節比賽過後,德勤總教練雖然很不願承認,但光北的實力確實在德勤之上,光是詹傑成與魏逸凡就把德勤搞得團團轉,只不過德勤總教練並不認為德勤會輸。

德勤的總教練認為光北能拿到丙級聯賽的冠軍,進而參加乙級聯賽絕對不是運氣,而是靠著詹傑成與魏逸凡兩個人的努力達成的,現在魏逸凡有兩次犯規,詹傑成又下去休息,是德勤把比分縮小,甚至是超前的大好機會,雖然這麼做會讓先發球員體力劇烈下滑,但是為了比賽的勝利,也是不得不的選擇。

第二節比賽一開始,德勤球權,光北在後場採二三區域聯防。

德勤的控球後衛一把將球帶過半場,看著又矮又瘦的王忠軍,重心一壓低,毫不猶豫地往禁區切,而王忠軍也馬上就被控球後衛過了。

對於王忠軍的防守能力,光北每個人都知道,因此禁區早就有心理準備,德勤會針對王忠軍進攻。

高偉柏在控球後衛切入的瞬間就有所反應,上前補防,擋住控球後衛的切入。控球後衛馬上分球給小前鋒,小前鋒做一個假動作,但沒有順利騙起楊真毅,接著堅決地往左邊切,收球上籃,楊真毅與麥克兩人一起跳起來要封阻小前鋒的投籃,不過小前鋒在空中小球傳給大前鋒。

大前鋒一拿到球,在籃下沒有人防守,跳起來準備投籃打板取分,不過一隻大手卻突然出現在眼前,高偉柏適時回防,右手直接把大前鋒的球拍走。

「吼啊!」高偉柏蓋了一個大火鍋之後,雙手握拳,仰天大吼,惡狠狠地大叫:「誰都別想從我頭上得分!」

楊真毅眼明手快,馬上把高偉柏蓋下來的球緊抓在手中,接著傳給李光耀。

李光耀接住楊真毅的傳球,用接下來的表現,粉碎德勤總教練贏得這場比賽的希望。

李光耀把球帶到前場,雙腳跨過中線的時候,左手運球,右手伸起來,往旁邊一揮。

光北的隊員看到李光耀做出這個手勢,很有默契地往旁邊站,把中間的空間清出來。

李光耀慢慢往前走,走到距離三分線兩大步的時候,德勤的得分後衛上前防守,李光耀重心壓低,一個胯下變向運球晃過得分後衛,身體像一隻獵豹般瞬間加速,一個跨步就把得分後衛甩在身後,在罰球線的位置收球,德勤的中鋒反應很快,這時已經站在籃下準備送李光耀一個大火鍋。

德勤的中鋒時常站在籃下補防,對方的後衛看到他只會有兩種反應,第一,放棄進攻籃框的企圖,把球傳給別人;第二,依然沒有放棄得分,為了閃躲他的封蓋在空中扭動身體。

中鋒知道自己只要站在籃下,憑著自己的身高跟厚實的身材就有十足的嚇阻力,只要抓準補防的時機,他有自信,在乙級聯賽很少有後衛球員可以面對他的補防得分。

只不過,今天,中鋒見識到了在他補防之下,對手的第三種反應。

這是中鋒第一次看到李光耀,也是第一次防守他,但是在這一次的補防之後,李光耀三個字將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中,往後的人生都不會忘記。

李光耀似乎看不到中鋒的防守,眼裡只有籃框,用力跳起來,在眾人的目光裡,李光耀好像火箭升空,彈跳速度快得嚇人,完全無視中鋒的防守,右手拿球往後拉,身體像是老鷹般伸展開來,在空中達到最高點的時候,直接把球塞進籃框裡。

砰!

爆炸性的聲音響起,籃球架在李光耀的灌籃下搖搖晃晃,發出刺耳的金屬摩擦聲。

李光耀抓著籃框,整個人騎在中鋒身上,中鋒一臉驚恐,似乎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李光耀手放開,身體落下,繃緊全身的肌肉,仰頭狂吼,把之前丙級聯賽那十二場坐冷板凳的沉悶心情透過剛剛的灌籃,還有現在的怒吼全部發洩出來。

觀眾席上的蕭崇瑜馬上拿起相機,對著李光耀連續拍了幾張照片,「李光耀一上場就直接來一個大灌籃,太誇張了!」

苦瓜眼裡閃過一絲興奮的光芒,表情卻沒有任何的變化,輕輕點了頭,走回座位,拿起椅子上的咖啡,又坐了下來。

雖然苦瓜沒說話,但蕭崇瑜知道苦瓜對剛剛李光耀那個切入,是非常滿意的。李光耀的實力,並沒有辜負苦瓜心裡對他的期望。

李光耀怒吼完,馬上跑回去防守,而在灌籃後,李光耀的鬥志如同火燄般熊熊燃燒,也將光北的氣勢帶起來。

李光耀在接下來的防守端鎖死得分後衛,逼得他差點發生失誤,讓他在慌忙之間把球傳回給控球後衛。

控球後衛想把球往禁區塞,但發現禁區裡有面露凶光的高偉柏,有高大的麥克,還有一個不搶眼,但其實進攻與防守都有一定實力的楊真毅。

控球後衛驀然發覺,自己是場上唯一一個在對位上,擁有進攻優勢的人。

控球後衛知道自己沒時間猶豫,但外線不是他的強項,他壓低身體往右邊切,過是過了王忠軍,可是光北禁區的壓迫力太可怕,讓他不敢繼續往裡面切,收球急停跳投。

不過這次出手力道過大,球彈框而出,籃板球被高偉柏搶下來。

高偉柏心不甘情不願地把球傳給李光耀,李光耀感受到高偉柏傳球的力道,抬起頭,目光與高偉柏交會,咧嘴笑道:「怎麼一點力氣都沒有,禁區扛得住嗎?」

高偉柏冷哼一聲,沒理會李光耀的挑釁,一路跑到前場去。

李光耀緩慢地把球帶到前場,這次得分後衛在李光耀一過半場就貼上來防守,而後面的德勤球員眼睛也都注意著李光耀的動向,深怕李光耀又來一記灌籃。

李光耀球運得很高,得分後衛想抄球卻不敢貼的太近,他剛剛親身體驗過李光耀驚人的速度,知道如果貼近防守,下場只有被過的份而已。

只不過,對於李光耀而言,得分後衛的防守就像是不會動的椅子一樣,右肩一晃,加上一個換手運球,簡簡單單地就晃過得分後衛。

控球後衛放下自己防守的王忠軍,馬上過來補防,只不過李光耀等的就是這個機會,控球後衛一站過來,馬上將球傳給站在右邊側翼,三分線外的王忠軍。

王忠軍一拿到球,毫不猶豫地直接出手。

接下來的唰聲,讓王忠軍心中感到無比振奮。

德勤總教練心中一涼,有了極不好的預感,看著子弟兵運球過半場,在場邊大喊:「球要輪轉,不要想靠個人能力打球!」

然而,兩隊的差距就是擺在那裡,儘管德勤的球員努力空手跑位,但是除了王忠軍之外,李光耀、高偉柏、楊真毅與麥克都是防守不錯的球員,德勤的球員怎麼樣都跑不出空檔,最後依然把球交給個人能力最強的小前鋒。

而小前鋒的切入又被楊真毅擋下來,最後在二十四秒進攻時間結束前,胡亂投了外線,球軌道明顯偏移,彈框而出。

麥克把籃板球搶下來,然後把球交給他最信任的李光耀。

李光耀不急不徐地運球過半場,這一次,李光耀又是輕鬆過了得分後衛的防守,吸引防守後,再把球傳給三分線外的王忠軍。

王忠軍沒有絲毫的猶豫,拿到球,直接出手。

唰的一聲,三分球再次空心入網。

王忠軍球進後,李光耀突然大喊:「不要退,全場壓迫!」

德勤總教練,眼神絕望。

叭!

第二節比賽結束。

商品簡介

你們要跟上我,我不會等你們!

我要做的,是成為世界最強的籃球員

POPO年度強打新人作家 冰如劍 X 熱血籃球插畫家 唐尼宇

《灌籃高手》之後 將挑戰記憶中的熱血經典

台灣第一部青春熱血籃球小說

POPO原創網1,000,000點擊超人氣作品

知名作家、藝人、球員、球評、主播 熱血推薦

★ 知名籃球評論家HBK、大豫言家-說書人柳豫、知名創作歌手陳零九、運動視界站長楊東遠 專文推薦

★ POPO原創網百萬點擊超人氣作品

★ POPO原創網明星作家出版計畫精彩作品

★ 讀者好評:

「喜歡籃球的沒理由不喜歡這本書。」

「如果《灌籃高手》是看完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會想去打球的漫畫,那麼《最後一擊》就是看完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會想要去打球的小說。」

「以為很難寫的有趣的題材,卻意外的好看。」

「光看文案就讓人感覺熱血起來;為難得一見的運動題材小說加分!」

「我不打球,也很少看球賽,但這部作品真的讓我很熱血。」

在新任校長的強烈堅持及要求下,

光北高中籃球隊正式復活!

有著史上最強的怪物王牌李光耀、

曾經參與甲級聯賽的魏逸凡,

以及高三將畢業的全能型球員楊真毅。

看似黃金陣容的光北籃球隊,隨著丙級聯賽的開打,

除了要面對各校挑戰,同時還有隊友們的困境:

只會控球體力奇爛的後衛詹傑成、

空有三分球技巧其他能力全無的射手王忠軍,

和擁有絕對身材優勢但對籃球一竅不通的麥可。

他們真的能夠順利橫掃丙級聯賽,

獲得進入乙級聯賽的夢想門票嗎?

*內容特色:

1.台灣第一部青春熱血籃球小說

2.台版《灌籃高手》

作者簡介

冰如劍

一個夢想用文字改變世界的笨蛋作家,想要窮盡一生之力,寫出感動自己也感動他人的書。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icelikesword

粉絲專頁:冰如劍

https://www.facebook.com/icelikesword/

繪者簡介

唐尼宇

資深魯宅,在插畫/動畫圈打滾十餘年,對籃球始終懷抱熱情的中年大叔;受傷後致力於籃球插畫,在網路吹噓自我陶醉的籃球故事。作品偶見於網路/電視廣告、歌手MV。

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unideadonny/

最後一擊:傳奇(2)
作者:冰如劍
繪者:唐尼宇
出版社:城邦原創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8-01-31
ISBN:9789869512435
定價:260元
特價:93折  242
其他版本:二手書 74 折, 192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