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槓青年:全球職涯新趨勢,迎接更有價值的多職人生
cover
目錄

自序:從此以後,按自己的方式生活

Chapter 1 在人生的交叉口,你會往哪裡走?

全新的開始

生命的意義,誰決定?

誰奪走了工作的樂趣?

現代企業還能生存多久?

從紐約颳起的「斜槓青年」風

金錢與快樂,如何兼得?

你可以不只是上班族

這樣賺錢,最有尊嚴

財務自由只有一步之遙

創業者的謊言

Chapter 2 迎接多職人生

強者的答案

「我不夠好」,怎麼辦?

一萬小時的虛幻馬拉松?

你被堅持「綁架」了嗎?

利己的盤算,道德嗎?

小心!倖存者偏差

壓力與思考的悖論

「內聖外王」的人生哲學

Chapter 3 成長,請先折磨自己

天賦的啟示

累積優勢

扒開活埋你的惰性

【晨間日記:自我管理的關鍵】

進步的關鍵:刻意練習

【我的網球訓練日誌】

如何打造你的知識結構?

知識結構決定你的生活

讓理性之燈,照亮你的迷茫

一千個鐵粉理論

從0到1

Chapter 4 此時此刻,就過自己的人生

人生就圖個內外一致

「防守」的奧祕

「理想生活」長什麼模樣?

幸福的反向思考

我為什麼簡單生活?

冥想,不備情緒控制的練習

Cross Fit,讓身體帶給自己快樂

後記:我的「斜槓生活」

試閱內容

Chapter 1 在人生的交叉口,你會往哪裡走?

誰奪走了工作的樂趣?

二○一六年六月三十日,我離職滿一年。毫不誇張地說,這一年是我人生中最充實,也是產出最高的一段時光。這一年的經歷,甚至改變了我對工作的看法。

我曾經與大多數人一樣,認為工作就意味著被控制、管理,做著不喜歡卻不得不做的事,它讓工作變成了有趣和快樂的對立面。我估計九○%以上的人會相信,在沒有經濟壓力的情況下,只要能不工作,自己肯定會選擇不工作。我們也常聽人說最大的夢想是盡早實現財務自由,如此一來就無需再工作。在傳統的觀念中,工作彷彿是一件痛苦的、令人討厭的事。然而,真是如此嗎?

過去一年中,我已經忘記有多少次在鬧鐘響之前,就迫不及待地起床,坐在電腦前,興奮地開啟一天的工作,直到飢餓難耐才去吃早餐。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但這的的確確發生了。同樣是工作,為什麼以前去上班感覺像上刑場,而現在卻成為一件無比開心的事?這種差異得從人類行為動機的角度來理解。

關於人類行為動機,早年科學家存在著錯誤的認知。

很長一段時間,科學家認為人類行為的驅動力只有兩種:一種是生物性驅動力,即滿足最基本生存需求的動力;另一種是外在驅動力,意即因外在環境刺激(例如獎懲措施)而產生的行為動力。早年科學家認為,人類天生懶惰,只擁有滿足最基本需求的動力,如果想要求人類做基本需求之外的事,就必須依賴外在刺激—獎勵或懲罰手段。

然而,這種錯誤的認知卻成為現代管理學的基礎。在現代管理學中,員工被認為是懶惰的,只要無人監督,就會偷懶、不認真工作。也因此在企業中,「胡蘿蔔和棍子」一直被視為最重要的管理策略,而管理階層存在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為了更有效地控制各層級員工,也象徵著管理階層對員工普遍的不信任感。如此一來,員工對手上的任務不容易產生共鳴與成就,同時可能變得被動消極。人只有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時,才會有真正的愉悅感,這也是大多數人在工作中難以快樂的關鍵原因。

慶幸的是,這種觀點最終得到了糾正。心理學家透過大量的實驗與研究,證明人類還存在第三種驅動力:主動學習、創造更美好世界的動力。科學家認為人類天生就有發現新奇事物,藉由尋求挑戰來施展才能和獲取新技能的內在傾向。也就是說,在沒有任何激勵的條件下,人也會自主行動,這種行動的驅動力源自於對挑戰和成長的渴望。史丹佛企管教授詹姆斯.柯林斯就曾在《基業長青》(Built To Last: successful habits of visionary companies)中寫道:「追求進步的驅動力源自人類一種深沉的衝動,一種探索、創造、發現、成功、改變和改善的衝動。追求進步的驅動力不是枯燥的理性認識,而是深入內心、具強迫性、幾乎與生俱來的原動力。」

當我們發自內心地想做一件事時,這件事本身就是目的,我們去做,不是為了得到報酬或獎賞,而是在做的過程中能獲得樂趣。例如我們喜歡打電動、運動,不是為了獲得獎賞,而是我們從中得到挑戰和成就感。同樣的,很多人在業餘時間不求回報地參與一些組織和活動,也是渴求發揮自己的價值,希望藉由行動,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由此可見,問題的關鍵不在於工作本身,而在於工作背後的動力。我們以為自己討厭工作,但事實並非如此。事實上,人最快樂的時候並非是無事可做的閒散時光,無所事事會讓人感到乏味和空虛;反而當投注身心到一件喜愛的事時,會讓人擁有高度興奮又無比充實的感覺,這也就是心理學家所說的「心流」(注:flow,從事感興趣、具挑戰性,且技術較有清楚架構的活動,樂在其中並全神貫注的心理狀態。)。

既然我們天生喜歡挑戰,渴望學習與成長,但為什麼我們如此厭惡工作?到底是什麼奪走我們本應在工作中獲得的樂趣?

美國暢銷作家丹尼爾.品克在著作《動機,單純的力量》(Drive: The Surprising Truth About What Motivates Us)給出了答案,他認為我們在工作中無法獲得快樂最核心的原因之一,在於我們被剝奪了決定權。根據美國心理學家提出的「自我決定理論」,人類有獨立、自主、尋求歸屬感的內在動機。當此動機被滿足,人們就能取得更多成就感,生活得更充實。

丹尼爾.品克在書中提到,現代經濟正經歷一場巨大的變革,經濟發展的動力從「左腦能力」轉移到「右腦能力」,意即創造力、同理心和全域思維能力變得越發重要。過去「胡蘿蔔和棍子」的管理思維已經行不通了,當工作僅僅被看成一項不得不完成的任務時,員工會缺乏內在動機,潛能與創造力即無法獲得發揮。因此若想有效鼓勵員工,使其最大限度地發揮價值,管理上就必須釋出更大的自主性,讓員工有機會選擇工作內容、時間、方法,甚至團隊。

Google、Facebook、小米等公司都已將大部分的主動權交給了員工。這些公司有著非常扁平的組織架構,在這裡被管理的是專案,而不是人,因為每個人都有強大的自我驅動力和自我管理能力。只要不影響專案合作與進度,員工可以根據需求來決定工作時間和地點。有的公司甚至賦予員工極大的創新空間,鼓勵公司內創業,只要你的想法被證明是有潛力的,就能向公司申請資金,自行組織團隊。

然而,這樣的變革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在此之前,我們從工作中獲得樂趣的唯一辦法是主動探索和創造;抑或離職,然後去做自己喜愛又能賺錢的事—聽起來十分理想,也是許多人所渴望的,但未必是當下最合適的選擇,因為這代表著你需要有明確的自我認知、清晰的商業頭腦、足夠的實力、執行力,以及強大的內心。

因此對大多數人來說,目前更需要思考的並非離職與否,而是如何在工作中獲得更多的自主性。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斜槓青年」所提倡的多職人生就是一種主動尋求讓自己生活得更快樂的方式,它讓我們在保留一份穩定工作的同時,也能去探索不一樣領域的可能性,從而發掘人生的熱情與意義。

美好的人生來自於在工作中享受快樂,是時候去找回那些我們本應在工作中獲得的樂趣了。

從紐約颳起的「斜槓青年」風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瑪希.艾波赫在其著作中描述了紐約的一個現象:在紐約很多人都不只擁有一種職業,每當遇到「你是做什麼的」之類的問題時,他們並不能像其他人那樣用一個完整的詞來介紹自己,而是選擇用「斜槓;/」來區分不同的身分,於是她為這些人創造了一個名詞:斜槓青年。在書中,艾波赫舉出許多真實案例,例如:

桑賈伊.古普塔,神經外科醫生/CNN記者

卡麗.萊恩,藝術顧問/皮拉提斯教練

丹.米爾斯坦,工程師/戲劇導演

羅德.霍夫曼,諾貝爾化學獎得主/詩人/劇作家

羅伯特.蔡爾茲,心理治療師/小提琴工藝家

她把這種現象稱為「斜槓現象」,亦即越來越多的人使用與愛好和業餘生活相關的身分,而不僅僅是以工作中的職位來定義自己。工作只告訴他人你是做什麼職業、靠什麼維持生計;而工作外的身分則體現了你是誰、喜歡什麼、有何特別之處。

艾波赫認為用這種方式能讓一個人變得更加有趣、完整和立體,而且相比於傳統的單一職業,多重職業的生活讓人更滿足,保持收入的同時還能追求和發展更多的自我。

關於斜槓青年,很多人存在著誤解。

有人以為斜槓青年就是擁有幾份兼職;有人則把它等同於沒有穩定收入的自由職業;我甚至還聽過類似「多一個兼職會不會忙不過來?」「斜槓青年會不會影響本業?」「如何保障收入來源?」的問題。

儘管在那些大家所熟知的斜槓青年故事中,主角似乎都因為多重職業而擁有了多重收入,然而成為斜槓青年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擁有額外收入,甚至也不是為了能夠自由支配時間,而是為了追求更豐富的人生和更完整的自己。

即便你有固定的工作,即便有些身分並不能給你帶來收入,這些都不影響你成為斜槓青年。事實上,艾波赫就有一份固定的工作,她是美國一家非營利組織的副總裁,但這並不影響她成為斜槓青年,因為她還同時擁有作家、演說家和人生教練等其他身分。而今年因中篇小說《北京折疊》而獲得第七十四屆雨果獎的郝景芳,也是一位擁有固定工作的業餘作家。 

斜槓青年的思考

某天,我去參加一位朋友的生日聚會,朋友介紹我認識他的另一位朋友,當這位新朋友問起我的職業,我很自豪地告訴他自己是斜槓青年,並特地解釋了它的意涵。然而,令我大吃一驚的是,他一本正經地對我說:「一個人只能成為一個領域的專家,因為我們無法同時做好那麼多事。」聽到這裡,我只能禮貌地點頭微笑,然後默默走開。

這樣的人在生活中並不少見,他們喜歡用固有的思維與信念來判斷所有事物,但問題是,信念是有力量的,它能夠影響人的行為,狹隘的信念很可能會限制一個人的發展和成長:如果有人認為一輩子只能把一件事情做好,那麼他就不會開始其他的嘗試;但如果他相信人有多重潛能,人生也可以有其他可能,那麼他就會選擇體驗與嘗試不同的事,讓自己成為更多面向的人。不同的信念會導致不同的選擇,不同的選擇構成了不同的人生。

然而人的信念是難以動搖的,所以對於堅信「只能專注做一件事」的人,我並無意去改變他們的想法,但對於思想開放、渴望不同生活的人來說,斜槓青年是一種新的啟發,能讓人們看到不一樣的理念與生活方式,並鼓勵人們在人生中開創出更多可能。

艾波赫在著作出版後,收到了世界各地讀者的來信,許多讀者因為書中的故事而深受啟發,他們突然意識到,做喜愛的事與賺錢並不衝突,夢想與工作也並非無法並肩而行。於是很多人重拾了過去的夢想,或者深入發展既有的愛好,讓生活慢慢走向自己想要的面貌。

事實上,我身邊也有很多類似的例子:一些朋友受斜槓青年概念的影響,利用各種優勢與特長,過上了一種全新的、更自主的生活;還有一些朋友利用業餘時間培養新的興趣,例如插花、繪畫、鋼管舞、瑜伽、廣播主持等等……即使這些愛好目前還無法成為穩定收入來源,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們因此更快樂和自信了。

斜槓青年是一種策略

過去我們在考量職涯時,基本只有一種策略:縱向單一發展。根據自身優勢決定職業,再一步步往上爬。然而斜槓青年帶來了一種截然不同的策略:橫向多元發展,也就是根據自身優勢與愛好發展多種領域,並獲得多重收入。

在我看來,橫向多元發展是一種更適合未來生活方式的自我發展策略。它能適度結合愛好與工作,不僅平衡生活,也提升了個人發展的靈活度,收入也更有保障。

然而斜槓青年並非一蹴可幾。如同傳統的生涯規畫,斜槓青年的發展同樣需要審慎規畫和全心投入,你必須思考為了達到某個職業要求,要做哪些自我投資。艾波赫根據許多的案例與讀者回饋,將斜槓青年總結為左列五種:

① 穩定收入+興趣愛好組合

這種模式比較適合還在興趣愛好探索階段,或興趣愛好的收入不足以支撐生活的人。

② 左腦+右腦組合

這是一種理性與創造性思維共同發展的模式,例如前文提到的工程師兼戲劇導演丹.米爾斯坦就是這種類型。理性與藝術是非常好的互補,可以帶給人們更開闊的思維。

③ 大腦+身體組合

這種模式能夠讓人在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中相互切換,確保身心健康和生活的平衡,例如卡麗.萊恩, 她的雙重身分包括藝術顧問和皮拉提斯教練。對於腦力工作者而言,如果能同時發展出體力勞動的職業,是個挺不錯的選擇,我自己就在業餘時間教爵士舞,同時也是CrossFit(混合健身)一級教練。

④ 寫作+教學+演講+顧問組合

這可說是一個黃金組合,也是艾波赫自己的斜槓模式。這四種身分間可以形成完美的迴圈:寫作讓你成為某個領域的意見領袖,演講邀約也隨之出現,等到累積足夠經驗之後又能開展教學和顧問領域。這條斜槓青年發展之路適合知識型人才。

⑤ 一項工作多項職能型

事實上,你不必擁有多種職業就能成為「斜槓青年」。也許你只有一種職業,但它要求你須具備全方位能力,並涉及不同領域,那麼你也是斜槓青年。所有的CEO都符合這個標準,不過這樣的角色在企業中將會越來越多。

斜槓青年實際上可被視為一種全新的人生理念和個人發展策略,它強調的是人生多面向的平衡,以及個體潛能的探索,同時鼓勵我們將工作、生活和愛好進行適度結合,最終帶給我們的不只是額外的收入,而是更充足圓滿的人生。

Chapter 2 迎接多職人生

你被堅持「綁架」了嗎?

幾年前,我發起了一個行動叫「夢想啟動計畫」,目的是經由為期六週的分享與實踐,促使大眾開始為夢想行動。共有三十位參與成員,我們每週選取一個主題,共同學習、探討和實踐。

記得在一次討論中,我與成員分享了自己過去為夢想所做的事:商學院畢業後,一直利用業餘時間做不同的嘗試,例如先在美國創辦一個以討論政治、經濟問題為主的論壇;回到北京後與朋友建立了一個女性社群;之後獨立做自媒體,夢想啟動計畫則是最近的一個新想法。說到這裡,一位成員提出了質疑,她說:「如果總是做一段時間就放棄,不堅持下去的話,會不會永遠無法成功?」

說實話,這句話的確引起了我的反思,那一瞬間,我甚至因為自己的不堅持而略感羞愧,然而我並沒立刻否定自己,而是腦子裡突然冒出一個疑惑:堅持,就一定是對的嗎?

成長的過程中,我們經常被告知做任何事都必須持之以恆,以致於任何的「不堅持」都會讓我們感到羞愧。然而這是一種謬誤,這樣的觀點是建立在我們深信堅持就能得到想要的結果,而這種結論顯然是錯誤的。想想許多運動選手,每個人都是堅持的典範,但王者永遠只有少數幾人。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堅持是沒有必要的,只是堅持有理性與盲目之分,而你的堅持是否值得推崇,取決於你所追求的目標類型。

一般來說,目標可大致分為兩種:簡單目標與複雜目標。簡單目標是指行為與結果之間有明確線性關係的目標,例如減脂、增肌、增加外語詞彙量、提高外語聽力水準、學程式設計等等;複雜目標則是指結果受控於許多因素,而各因素間又存在複雜關係,行為與結果之間沒有直接明確線性關係的目標,例如二○%用戶成長、創造千萬銷售額、幫助他人成長、獲得幸福等等。

對於那些簡單目標來說,堅持確實有必要,因為所有能力的提高都仰賴長時間的練習與累積,但即便如此,堅持也只是必要條件,並非充分條件,也就是說僅僅靠堅持是不夠的,還需要有正確和有效的方法。如果方法是錯誤或低效益的,那麼這樣的堅持就是一種無效的努力。舉例來說,有人想以健身達到增肌的目標,但每次訓練都不選擇具挑戰性的重量,那麼不管做多少次訓練都很難達到目標。因為肌肉增加的原理就是讓肌纖維先撕裂,再通過攝入蛋白質修復肌肉,訓練重量和強度都不夠,就無法刺激肌肉增加。

在生活中,我們經常會看到有人堅持學習了很長一段時間的英語,但依然無法達到與人交流的目的,關鍵原因也在於方法不對。提高英語能力除了學習語法、累積詞彙、堅持朗讀之外,還需要大量的刻意練習。也就是說,我們不僅要開口說,還要在說的過程中反思,有意識地糾正錯誤。因此,刻意練習才是學習技能的關鍵,這點我在後面的章節會討論到。

因此,堅持只對簡單目標有意義,如果面對的是複雜目標,堅持不僅不會幫我們獲得想要的結果,有時甚至還會錯失機會。複雜目標之所以複雜,是因為目標能否達成取決於大量相關因素,並存在著無數的選擇與可能性,而每個選擇所導致的結果又是不可預知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堅持其實意味著機會成本,因為堅持一種選擇,就會失去其他選擇。

舉個例子,所有公司都有業績成長目標,這是一個典型的複雜目標,它由很多因素決定,例如產品策略、行銷策略、消費者偏好、競品比較等等。為了提升業績,公司開發出一款新產品,然而上市一段時間後發現銷售十分不理想,那麼此時理智的做法不是繼續堅持下去,而是果斷放棄,把資源改投入在其他有潛力的機會上。

現在流行一個詞「試錯」,也已成為許多公司的發展策略,背後的理念很簡單:事情對還是不對,做了才知道,對了就繼續,不對就重新調整。實際上,無論對公司還是個人而言,最好的發展策略都不是堅持,而是「試錯」,特別是在如今極其複雜又快速變化的商業環境中。

我們所有的決策都是基於假設和對規律的理解,然而我們對規律的理解不一定正確,結果也可能與預期大相逕庭。當事實與假設相悖時,我們一定要根據事實的回饋做出相應調整,而非盲目堅持之前的策略,否則將失去止血和新的機會。只有不斷「試錯」,才能一步步走上正確的道路。

回想我過去幾年的經歷,所謂的放棄只不過是試錯過程中的一個選擇而已。創辦論壇是商學院畢業後的嘗試,過程中我逐漸發現自己對於政治和經濟的興趣並沒有想像中濃厚,而是更喜歡做與個人成長相關的事,於是便放棄論壇,轉而做女性社群;女性社群一開始是成功的,因為那時正是社團興盛的時候,然而當我們打算把它從業餘社團轉成正式的創業項目時,卻發現它存在很大的發展瓶頸。這個時候,微信推出了公眾號功能,讓我們看到了新的可能,經過討論,我們打算把社團轉朝女性自媒體發展,但因我們缺乏做媒體的經驗,所以這個項目仍以失敗告終。不過,這段經歷卻因此開啟了我的自媒體之路,並以此為起點走入內容創業的領域。

對某些人來說,我可能「不堅持」了很多次,然而儘管過程遇上多次挫折,我的目標始終沒變,就是幫助更多人實現個人成長。而那些失敗,則是現實環境對我「試錯」的回饋。

這個社會太過於強調堅持的重要性,卻沒有意識到堅持是有成本的,而懂得放棄,更是一種智慧與果決的體現。或許我們更應關注和讚美的是改變,因為世界的本質是變化,而且速度越來越快,只有不斷改變,才能和時代並肩而行。

利己的盤算,道德嗎?

我還在公司上班時,每當我與其他人談起工作之餘自己在做的事時,對方總會問這麼一句話:「你老闆知道嗎?」言下之意大家都懂,老闆一般都不願意自己的員工做一些與公司利益無關、但對員工自身發展有利的事,即便是在他們的下班時間。然而,為什麼老闆們會有這樣的心態呢?原因很簡單,他們害怕這些工作之餘的個人發展很可能帶來新的機會,導致員工最終離開公司。

這就是公司與員工之間典型的利益衝突:公司希望員工專心致志為公司服務,不希望他們費心思在個人發展上;但有時員工所期待的成長無法從公司得到,這種情況下他們會渴望在工作之餘尋求其他機會。然而,很多人常會因這種利己的想法而產生罪惡感,因為「公司利益在個人利益之上」已是多數人根深柢固的觀念。

利己主義在大部分文化中都帶有貶義。一位學者曾如此批評:「我們一些大學,包括北京大學,正在培養一些『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他們高智商、世俗、老到、善於表演、懂得配合,更善於利用體制達到自己的目的。」我們的文化反對以自我為中心,認為把個人利益擺在最高的位置是一種不道德,把他人或集體利益放在自己之上,才稱得上犧牲奉獻。

然而這是社會對利己主義極大的謬誤,這種謬誤甚至成為一種文化枷鎖,壓抑我們內心許多真實的渴望,阻止我們前行。因此,我們有必要從本質上來理解利己主義,才能擺脫傳統偏見帶給我們的沉重束縛。

利他的本質就是利己

一九七○年代,當時還只是牛津大學講師的理查.道金斯發表了著作《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這本書引發生物學界的一場大革命。它的出版是繼達爾文進化論之後,給自以為獨特和尊貴的人類又一記重擊,再次徹底顛覆了我們對自己的認知。

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中的突破貢獻在於,他讓我們認清了一個事實:人類不過是基因自我複製的工具,正如英國作家塞繆爾.巴特勒那句經典描述:「母雞僅僅是一個雞蛋製造另一個雞蛋的方式。」我們存在的意義只是為了幫助基因完成複製。這個發現讓人難以接受,卻是無可爭辯的事實。

在此之前,我們的理解是:基因的存在是為了讓生物體得以繁衍,因此基因是為我們服務的。而真實的情況卻恰恰相反,我們是基因製造出來為它們服務的,它們才是主角。死亡則是基因自我進化的重要機制,經由生物個體的死亡,基因得以持續優化。正因如此,永垂不朽的是基因,而不是人類。

道金斯由此得出重要的觀點:人天生是自私的。既然基因是自私的,它只在乎自身的複製,那麼人類(也包括所有生物)作為基因的載體,我們的使命就是體現自私的基因,因此人類進化獲得的一切本能,都是為了增加自身基因存活率或基因複製成功率。了解這一點很重要,因為這是理解利己主義和利他主義本質的關鍵。

利己主義真的是不道德的行為嗎?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就得深入地理解我們所認為的道德行為:利他主義。

利他主義曾是困惑進化生物學家的一道難題。按照達爾文物競天擇的進化理論和道金斯自私的基因理論,生物體都是自私的,進化則是通過生物競爭,讓適者得以生存和繁衍。

然而奇怪的是,自然界中除了競爭之外也存在著利他主義,例如工蜂和工蟻,放棄生育的權利,在其短暫一生中,不辭辛苦、任勞任怨地建造蜂巢、蟻巢,撫育王蜂、蟻后的後代;澳大利亞紅背蜘蛛在交配完後,雄蜘蛛會心甘情願地被雌蜘蛛吃掉,讓雌蜘蛛能獲得更多營養;土撥鼠遭遇掠食者時會高聲喊叫,以警醒族群中同伴逃脫,卻因而增加自身被捕食的危險。

不過演化生物學家最終還是解決了利他與利己間的矛盾,同時成功證明了利他其實是另一種形式的利己。

演化生物學家將利他行為分為兩種:「親屬選擇」與「互惠利他」。前者是指與血緣有關的利他行為,後者則發生在沒有血緣關係的個體之間。

親屬選擇理論是一九六四年由英國演化生物學家威廉.漢彌爾頓所提出,他認為生物個體會做出對自身有害、卻對其他親屬有利的行為,是一種自然演化結果。前提條件是,這種行為能夠增加其自身基因的複製機會。從這個角度來說,工蜂、工蟻的行為並非無私,而更可能是一種利己行為,因為比起自己獨力無奧援的繁殖,幫助姊妹們繁殖能在後代族群中留下更多自身基因的複製品。

互惠利他理論則是一九七一年美國演化生物學家羅伯特.泰弗士所提出,他認為生物中的施惠者必須能看到大量獲得回報的機會,如果這種機會不存在,施惠行為便難以進行。因此,互惠利他是以「未來能獲得回報」為進化基礎,從本質上來說,就是利己主義。

因此,利他主義並沒有我們所想的偉大,它的出現僅僅是因為它能幫助增加個體自身基因複製機率,而這也再強化了《自私的基因》的觀點:人類不過是基因複製的工具,比起生物體的生存與利益,基因得以複製才是最重要的。

美德是虛構的文化產物

如果說,利他和利己在本質上並無差異,都是基因為了更好地自我複製而賦予我們的本能,那麼為什麼利他主義成了美德,而利己主義卻被視為不道德呢?

事實上,道德並不是存在於自然界的客觀事實,而是文化的一部分,是人類大腦中虛構的信念。文化對於人類的發展極其重要,它使我們超越生物的限制,並最終與其他生物體區別開來。然而文化既非憑空出現,也非固定不變,而是有其自身的演化規律,並與人類社會的發展相互影響。

道德作為一套價值觀體系,告訴我們什麼是好、什麼是不好;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以此規範我們的行為。而區分行為好壞的標準則是看這種行為是否有利於社會發展。如果某個行為有利社會發展,那麼它會在文化的演化過程中獲得讚揚;相反的,如果不利社會發展,那麼文化會以譴責的方式來抑制它。

利他主義在所有文化中都被視為美德,就是因為它在人類社會發展過程中,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儘管人類有利他主義的生物本能,但這種本能無法演化成高級的社會型態,因為社會發展須憑藉陌生人之間的大規模分工合作,這當中仰賴的是信任,而這與人性是相悖的。那麼為了進步,人類社會必定存在著能增加彼此信任的文化。如此一來我們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所有的宗教和文化都無一例外地反對利己而讚美利他,因為利他能增強人類彼此間的信任,利己則會破壞這種信任。

利己是新時代的美德

在漫長的人類歷史中,利己主義一直被視為不道德而受譴責,然而十八世紀的英國卻出現了這樣一個人物,他公開讚美利己主義,並看作是經濟的原動力,這個人就是經濟學鼻祖—亞當.斯密。

亞當.斯密認為經濟發展依靠的是利己主義,而非同情心或利他主義,因為利己是人類的本性,當人們為了實現自我利益最大化而做出選擇時,一隻「看不見的手」就會出現,它能推動經濟發展,促進社會的繁榮與進步。

每個人只關心自己的利益,但在此一過程中實現了社會整體利益增加的結果:麵包師傅、水果攤販、商人提供食物和用品,都是出自利己的盤算,卻滿足了所有人的需求。

亞當.斯密最大的貢獻之一在於,他把人類從賺錢和利己的罪惡感中釋放出來,讓人們在利己的支配下努力勞動,世界經濟也因而有著突飛猛進的發展。毫不誇張地說,我們每天所享用的一切物質文明,都得益於人類的利己主義。

同樣的,利己也是公司和個人發展的原動力。我們為別人工作時的動力遠沒有為自己工作時的動力大,別人的夢想也永遠無法像自己的夢想一樣讓我們激動興奮。公司想走上更好的道路就必須承認並接受此一法則,因為當公司限制員工追求個人發展時,也同時奪走了他們的工作動力,抑制了他們的潛力。聰明的老闆一定懂得如何讓公司利益與員工利益保持一致,這樣一來,當員工拚命為自己努力時,公司的利益才可能朝最大化發展。

我們完全沒有必要因為自己的利己之心感到愧疚,因為我們只有在為自己努力時,才會擁有最強大的動力,並因而激發所有潛能。利己與利他從不衝突,它們是人性的兩面,都是為了人類變得更好而存在。

商品簡介

除了本業,你還擁有什麼?

除了職稱,你還有沒有比名片更亮眼的故事?

席捲全球新風潮!

不是迫於生存,而是不甘平庸!

斜/槓/青/年──Slash是一種生活態度!

共享經濟時代,越來越多人不再滿足於單一職業和身分的束縛,

開始選擇一種能夠利用自身專業和才藝,經營多重身分的多職人生。

這些人都擁有一個共同的名字:斜槓青年/Slash。

對於一個斜槓青年最重要的是:

不是身兼很多種賺錢的方式,而是擁有許多真正熱愛的事物。

透過不同管道,讓你的才華和機會超/展/開!

斜槓青年並不浪漫,但可能精采。

他們投資的不是財富,而是自己人生的故事────

一邊做設計同時開書店、從事攝影也是健身教練、寫程式邊做Youtuber……

如今全球斜槓青年的故事已越堆越厚,如果你還未上路,那你該緊張了。

未必要辭職去旅行,

拋棄麵包追逐詩與遠方。

但是你該捫心自問,

除了一份安穩的工作,你還會什麼?

如果世界是精采的,

當你delete人生的其他選擇,自然就沒得選擇。

你要做一隻在猴群裡爬樹的魚?還是也同時痛快地游水!

讓現在的業餘愛好,成為你未來謀生的手段!

從今以後,按自己的方式生活!

作者簡介

Susan Kuang

留美MBA, Linkedin專欄作家,自媒體人。

文章〈「多重職業」成為全球新趨勢〉曾被近千家媒體轉載,是將「斜槓青年」概念引入中國的第一人。關於人在生活中各領域、各種角色的探索,有著豐富的經驗與心得。從研究所畢業後陸續擔任美國州政府的數據分析員、網路公司分析師,她一直利用工作之餘進行不同的嘗試,先後創辦了「思想者小組」(The Thinker Group)論壇和「蘭溪沙龍」女性社群,舉辦過兩次個人畫展,並獨立營運自媒體、撰寫專欄,並創辦《如果生活是一幅畫,你會如何創作》《我的十個基本生活信念》等四本雜誌書,創立兩個教育品牌,並在北京教授百老匯爵士舞蹈,同時是Cross Fit健身課程一級教練。

2015年正式結束職場生涯後,成為一名獨立創業者,實現了生活與工作的完美結合。作為引入「斜槓青年」的第一人,她希望藉由打造一個專業的自我發展空間,幫助人們在豐富生活的同時,迎接更有價值的多職人生。

微信公眾號ID:susankuang2014。

名人推薦

★好評推薦★

這個時代,大家都處於一種不斷變動的焦慮,過去的一招半式闖江湖,一份工作做到底,已經過去了。

現在的經驗法則,就是沒有法則,必須依靠探索和嘗試來瞭解這個「沒有模式的時代」的新規則。

作者這本書以他自身的觀察出發,提供在生活之樂中找到生存之道的思考與路徑,適合仍在理想及麵包兩端心理交戰、期望有所不同的朋友閱讀。

——前公務員/《公門菜鳥飛》作者/生態保育NGO/政治工作者 林于凱

本書完整解釋了「斜槓青年」一詞的真正來由,也加入許多作者有感於科技蓬勃發展的當下,對比過

往與現今社會而給出的許多應逐漸捨棄或轉換的價值觀建議。

這是一本適合以下兩種人閱讀的書:沒察覺但其實正逐漸成為斜槓青年一份子的年輕人/越來越不懂當下青年到底在想什麼的中生代青年。

──Workis創辦人/toetoe共同創辦人/tico及時通訊創辦人 楊皓宇Howie

斜槓青年:全球職涯新趨勢,迎接更有價值的多職人生
作者:Susan Kuang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7-09-01
ISBN:9789861336312
定價:280元
特價:79折  221
特價期間:2019-10-01 ~ 2019-11-30其他版本:二手書 71 折, 20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