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等魂師(4):談不攏,就翻桌!
cover
試閱內容

第三十三章 偷襲

足以容納數百人的演武場周圍,四面八方都出現端木世家守衛,定位在每一個能夠突圍的方位。

清一色深皮革色戰鎧中,那四個沒有穿著深皮革色戰鎧的人,就顯得特別鶴立雞群。

特別是,他們還站在最中央。

四面八方的守衛都離他們至少三大步遠,但又完全堵住他們的去路,這種被一堆人圍堵的感覺,真是讓人看得眼抽抽。

特別是,剛剛走過的大門又被重重關上,門口還有加倍的守衛擋著,重重防守以避免裡頭的人再逃跑出去。

整一個「關門放狗」的情勢。

雖然這四個字大聲喊出來的效果很美妙,但是她一點都不想當那個即將被咬的倒楣人士!

可惜很不幸的,她就是這個圍堵事件的主因。

端木玖內心囧囧的,懷裡抱著小狐狸,抬頭看著端木傲硬邦邦的神情、與眼底隱隱閃動的怒火,一副隨時要與人幹架的氣勢──

雖然他為人兄長的責任感爆棚,但是端木玖在感動中,也有點彆彆扭扭地不好意思了。

讓別人為自己打架拚命什麼的,實在不是她的風格。

所以她空出一隻手,拉拉他衣袖:

「我真的可以自己解決的。」

「不用,我來。」端木傲的回答簡短有力!

端木玖還想說什麼,端木傲再說一句:

「乖,一邊等著。」

端木玖就這麼被護在身後,然後還特別把她塞到夏侯駒身邊。

兩個男人特地眼神交流。

別動手、照顧好小玖就行。

夏侯駒會意地點點頭。

如果只有端木玖一個人,遇到這種狀況,夏侯駒當然會出手幫忙;不過有端木傲在,出手的人就輪不到他了。

而且端木傲還不只和夏侯駒眼神交流,更用眼神再示意自己的隨從秦肆,看好小玖不准她亂來。

於是繼被端木家守衛圍在中央後,她又被護在夏侯駒和秦肆的中間,絕對不會隨便被人攻擊到。

被三個男人當成脆弱的花朵保護起來,端木玖眼角有點抽,然後看著抱在懷裡的小狐狸。

小狐狸,我被當成脆弱小白花了耶!

這種被哥哥保護的心情,還是讓她感覺很新奇。

端木玖從上輩子以來,一向就是自己保護自己。

這輩子雖然換了一個不同的地方生存,但她還是她。

好不容易說服北叔叔讓她出來歷練、適應這個世界,結果遇到「傳說中的兄長」,又不時被當成脆弱小白花保護──

哥哥愛護妹妹這種心情,她是很感動啦。

但一想到「脆弱小白花」這種形容詞套在她身上……還是讓人全身都彆扭。

小狐狸聽了,完全沒有體會她的糾結,只回了她一句話:

這些人,弱。

小狐狸一出聲,端木玖頓時無語。

這一副嫌棄的語氣,意思是她不打也很好,正好省事,反正這些人不值得她動手嗎?

他就這麼把幾十個魂師和二、三十個地階魂師加起來的戰鬥力評定為:「弱!」

真的沒問題?

小狐狸懶洋洋地微閉著眼,任她抱在懷裡。

狐狸表示:這種問題,完全不需要討論。

這點程度的魂師根本連讓他看一眼的興趣也沒有,就算再來幾百個,他也一樣不看在眼裡。

但是對於在場的所有人來說,要單獨對戰這近百名魂師與地魂師,絕對是一項嚴峻的挑戰。

一人單挑端木府裡守衛近百人,端木傲面無表情。

守衛長雖然把話說得義正詞嚴,但還沒動手,心裡就有點發怵。

雖然他們人很多,但是四少爺很強啊!

地階和天階的實力落差,那根本不是在一條線上,而是天差和地別啊!

就算四少爺只有一個人,他們可以打車輪戰,耗到四少爺沒力氣,但問題,四少爺可是魂師!

魂師真正的底牌是什麼?

是契約魔獸!

等四少爺的魔獸一出來,他一個人就可以完全吊打他們近百個人,毫無壓力。

這架還怎麼打啊?

偏偏長老的命令不能違背……

義長老簡直是坑死人!

長老啊快點回來快點回來啊!

就在守衛們表面嚴肅、內心集體狂吼,端木傲伸出手、身上魂師印亮起的時候,原本關上的端木府大門,突然「砰!」一聲被打開。

來人還沒踏進門,含著怒火的質問已經先傳來:

「是誰膽敢在我端木世家放肆!」

***

關上的大門,突然被來人從門外打開──不對,這種聲勢,比較像大門被人踹開。

堵在大門內側的守衛一聽到聲音就趕緊自動退開,守衛長更是大大鬆了口氣。

只見一名看起來年約五十歲上下的男子,面帶怒容、神情倨傲,大踏步伐的跨過門檻走了進來。

緊跟在後的,是一名身穿深青色鎧甲、五官剛毅端正、身形高大魁梧,年約三十幾許的男子,昂然闊步,看起來一臉正氣,跟走在最前面的「老男人」氣質完全不一樣。

再其後,是一名看起來大約二十幾歲、身穿墨色鎧甲的青年男子,以及數十名端木家的子弟。

一行人進門,看見門內演武場上的情況,再看著被包圍的四個人,一時間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那四個人中,有三個人他們認識,但還有一個陌生的小女娃。

「九小姐,現在走進門的人當中,最前面那位是天耀城的管事長老,端木聰,二星天魂師;後面那位,是執法長老端木正,七星天武師;以及他的徒弟,八星地武師,端木洋。」秦肆小小聲地介紹。

「所以現在,現在他要一人挑兩個天階長老?」端木玖立刻問道。

秦肆聽得眼角一抽。

「應該不是。」就算四少很強也不可能單挑兩個天階啊!而且其中還有一個是很不好對付的。

還有,九小姐您那語氣中的滿滿期待是怎麼回事?他聽出來了!

「啊,不是啊……」語氣之失落的。

秦肆:「……」默。

難道九小姐很想看四少被……毆打?

端木聰的眼神,落到一旁的守衛長身上,問道:

「怎麼回事?」

他不過是不在一個月,端木世家在天耀城的分家就要被翻天了嗎?

「回管事,是帝都義長老傳來的命令……」守衛長立刻奔過來,把事情說了一遍。

他們絕沒有要翻天的意思啊!完全是因為長老有令,他們一定要遵從的。

「九小姐?」他看向端木玖。

就看見一名漂亮、嬌嬌弱弱的少女,像抱寵物一樣抱著一隻紅色小狐狸,有些好奇地回視著他。

他記得,九小姐是個傻子,雖然現在看起來不像傻子,但是她看起來嬌弱又瘦小,就是弱!

對於弱者,端木聰沒興趣多看,轉而看向夏侯駒:

「夏侯皇子,遠來是客,但可惜現在端木家有家事要處理,請恕我不能招待你,不如你先到客房休息?」

「不必,我與小玖一起來,約好一起回帝都,長老有事的話不妨快說。」言下之意就是:本來就沒什麼交情又立場不同,虛偽的話可以省了,免得耽誤彼此的時間。

端木聰一噎。

同是天階高手,夏侯駒又有皇子身分,面對端木世家的長老,態度不客氣一點也不算失禮。

但他就是不爽!

可惜就算不爽,他也不能直接嗆回去,因為夏侯駒的實力和身分,他都惹、不、起。

「既然如此,夏侯皇子可以旁觀,但請不要干擾本長老處理家事。」忍耐地說完,端木聰不再理會他,直接轉向端木傲:「四少爺,義長老既已傳令,就請你與九小姐配合。」

端木傲同樣再回他一句:

「小玖由我帶回帝都。」

端木聰眼神一沉。

「四少爺這是要違背義長老的命令?」

「小玖由我帶回帝都。」端木傲只有這句話。

端木聰眼神一橫。

「四少爺,即使是你,也不能反對長老們的決議;你要想清楚,為了她──值得嗎?」

為一個傻子、廢材,根本沒什麼感情的兄妹之情,公然挑釁長老們,即使他是嫡系四少爺,一樣會被處罰的。

「值得。」他毫不猶豫地回道。

端木玖一聽,立刻看向他。

端木傲沒有看她,但說出口的話,就是諾言。

從相遇以來,知道她是端木玖,他沒有像別人一樣,恍然大悟後、就是一副看笑話的表情,看她就像她是什麼低等存在,而他們有多高貴,根本不屑和她站在一起比較,反而明著暗著護著她……

對待她,他沒有擺出一副兄妹情深的樣子,反而面癱得很笨拙,連關心的話聽起來都像在罵人。

可是在行為上,不管誰想找她麻煩,他都一樣擋在她前面──

他說:她是妹妹。

不是因為血緣,也不管有沒有相處過後的情分,他就是單純的認了她這個妹妹,所以護著。

這跟北叔叔一直護著她,把她看得比掌上明珠還要掌上明珠,如珠如寶帶大的感覺不一樣。

哥哥……

她從沒有過哥哥,真正體會到被這樣「新鮮的人」保護的感覺,對端木玖來說,很奇妙。

有點感動、有點驚訝、有點不知所措、有點不可思議……

「執迷不悟!」端木聰一點都沒有被這種兄妹之情感動到,只覺得端木傲在找他的麻煩。

「來人,拿下他們。」

端木聰一聲令下,半數守衛立刻動手,但他們只要接近端木傲身前一丈範圍內,就統統被打飛。

「啊!」「呃!」「哇……」

一連串慘叫聽在端木聰耳裡,簡直像在打他的臉,啪啪啪地響。

他立刻看向一邊站著沒動靜的端木正,順帶就看見他剛才下令後,演武場裡有半數的守衛就開始悄悄移動位置,站到他周圍,一點動手的意思都沒有。

簡直沒將他的命令看在眼裡。

端木聰頓時怒了。

「正長老,你還不幫忙!」

一直在看戲、認真當觀眾的端木正:「……」

這種當綁架犯的事,他一點興趣都沒有!

內心雖然很吐槽,但他嚴肅正直的臉上,表情還是那麼嚴肅正直樣:

「我相信這點小事,完全難不倒聰長老,聰長老一定能處理得很完美,本長老就不添亂了,也不搶你功勞。」

他可沒忘記,每次出門做個任務端木聰一定斤斤計較酬勞,非到不得已絕對不會讓端木正幫他出手。

「什麼功勞不功勞?我們都是端木家的長老,為家族做事是理所當然的。你別忘了,帝都本家的命令,所有人都要遵從;要是讓人從我們手上跑掉,你也一樣有責任。」端木聰簡直咬牙切齒了。

同在天耀城裡,又同為長老,偏偏行事、性格都不合,如果是別的對手,他一定恨不得端木正什麼事都別做。

但是四少爺的魂階本來就在他之上,實力更是高出他許多,光靠他和這些守衛們根本不是四少爺的對手。

只有加上實力高強又擅長戰鬥的端木正才有勝算。

不得不開口求自己討厭的人幫忙,這感覺簡直憋屈地讓端木聰想吐血。

端木正一聽,沒有被求的開心,只有內心更想吐槽。

他是堂堂天武師不是人販子,綁人這種事簡直降低他的格調!完全不符合他的人設!

但是身為長老,在家族裡也不是最大的那一個,有時候就是這麼的身不由己,帝都的傳令,他不能當成沒聽見。

早知道回城會碰到這麼坑人的傳令,他就帶著徒弟繼續在城外歷練繼續做任務,不回來了……

「正長老!」眼看守衛們全被打飛,端木聰又催叫。

「別叫了,你自己不動手偏要叫我,待會兒不要說本長老搶了你的功勞。」端木正說道。

「那當然不會。」雖然事成功勞不是他一個人的,但也是兩人都有分,當然一起平分。

不過,如果有機會獨占功勞,端木聰也不會放過就是。

端木正沒理會他一臉算計的表情,只邁開腳步走向前。

「四少,你聽見了。」在帝都本家的義長老是這麼傳令的,不是他要找麻煩。「雖然我本人對這則傳令也不太贊成,但命令就是命令,身為一城管事,我有執行命令的義務。除非……」

「除非?」

「天魂大陸,強者為尊。只要四少打贏我,這則傳令,我就當作沒聽見。」端木正微笑地說。

在他後方的徒弟端木洋一聽,一時腳滑得差點沒站穩。

這根本是光明正大找打架的理由吧!

師父,您已經出去一個月了,城外那些魔獸看你看得都不想理你了,難道還沒打夠架?

義長老的個性小氣又記仇,您不好好執行命令的話會被找麻煩的啊!

「可以。」端木傲一口應下。

「呃──」端木玖才開口。

「小玖,妳到一旁等我。」

端木玖:「……」完全沒有開口的機會,她就被夏侯駒和端木傲的隨從秦肆,拉著帶到一旁去了。

四周的守衛們見狀,不管受傷還是沒受傷的,統統立刻散開,空出武場中央的一大片空間。

天階高手要過招,他們地階以下離遠一點比較安全。

「四少,請。」端木正拱手一禮。

「請。」端木傲同樣回禮,兩人同時動作。

端木正飛身向前,手上突然冒出一把與他本人同高的長形寬刀,揮向端木傲。

端木傲翻身向後一躍,躲開大刀的同時,身上魂師印浮現──

三顆星魂、七方角亮。

「七星天魂師,他又精進了。」夏侯駒一看,嘖嘖說道。

「四少說,還不夠。」秦肆很忠實地把當初晉級時,端木傲的原話說出來,而且是非常不滿意的語氣。

夏侯駒無語了下。

「一年晉一星,還不夠?」這話說出去,端木傲一定會被廣大的魂師群眾追打的。

魂階晉級,是愈往上愈難。

晉級所需的魂力,是加倍再加倍。

到了天魂師的階段,不靠外力、單靠自身的修練,一星與一星之間的晉級相隔好幾年的都有。

端木傲晉級的速度已經夠快了,這樣還不滿?

「因為四少爺的目標不只於此。」秦肆低聲說道,覺得自己也要更努力修練才行。

身為護衛,實力要是低於主人太多也是不行的。

「唔。」夏侯駒一聽,倒是一點都不意外。

身為天魂大陸的一分子,就沒有人不追求實力、不想變強的──等等,好像有個人……

他的眼神轉向身邊還沒他肩膀高的「小妹妹」。

「小玖,好好看喔!這是很難得的對戰,七星天武師對七星天魂師,魂階相同、勢均力敵。」夏侯駒提醒道。

一同對敵過,雖然沒打完,但他大概知道這個小妹妹實力也是不凡的,但她畢竟「恢復」不久,實力就算奇特的好,但戰鬥經驗應該是不夠的;多看這樣的對戰,對她有好處。

「嗯。」端木玖點點頭,興致勃勃地看著打鬥中的兩人,眼神專注。

而在魂師印亮起同時,浮光一閃,端木傲身上頓時罩上一層水青色的鎧甲,波光灩灩。

當鎧甲出現,一股看不見的威勢立刻朝四面八方散開。

在場所有人都感覺到一股不明覺厲的壓迫感,端木聰與所有端木家的護衛甚至紛紛後退了一至三步。

但夏侯駒沒動、秦肆後退一步。

夏侯駒本來要護一下端木玖,怕她承受不住天階魂師與高階魔獸放出來的威勢,卻驚訝地發現,她一步都沒有退,而且觀戰的神情還是一樣專注,彷彿什麼也沒感覺到。

按理說,高手或高階魔獸的存在,本來就會讓低階者感覺到一種威迫感。

實力相差愈大,威迫感就會愈強。

他沒有感覺是有原因的,但是她──

總不會這個「威勢」還會挑人,特別繞過她吧?

還是……

他看了被小玖抱在懷裡的紅色小狐狸一眼。

……這小狐狸,看起來一點都不像能扛住高階者威勢的樣子,應該不是因為牠吧?

暫時想不出原因,夏侯駒暫時放下疑問,繼續觀戰。

演武場上,與端木傲對戰的端木正雖然沒退,但表情比剛才慎重了一點。

「四少的契約獸,果然不同凡響。」端木正稱讚道,雖然沒羨慕,但有那麼一點點心酸啊。

身為天武師,雖然感受沒有魂師那麼明顯,但是鎧甲上身的那一刻,端木傲全身氣勢的上升,身為對手是不可能沒感覺到壓力的。

即使魂階與武階相同,但是有契約獸鎧化,魂師的戰鬥「裝備」可比武師高級多了。

什麼級別的魔獸,就會化出什麼級別的鎧甲。

而武師想要鎧甲──得買啊!

重點是還不一定買得到,這才哀怨!

不過端木正也沒有因此覺得不平衡或是嫉妒,實力,終究是掌握在自己手上的,所以他──戰鬥意識反而更加高昂了。

兩人看著彼此。

一個持刀昂揚、一個沉著於勢。

身在同一個家族,對彼此的實力多少都是有了解的,多餘的試探可以省下,直奔重點。

「四少,速戰速決吧!」

他贏,就變人販子──真不想承認。

他輸,放人離開。

「可以。」端木傲點頭。

「很好,大刀──龍捲!」

長刀旋揮,一陣宛如龍捲風的刀風挾捲一陣煙塵,讓人看不清刀風的捲動方向,直撲端木傲。

端木傲身上水青色鎧甲光芒頓時一閃。

「──鎮!」

當有如龍捲風般的刀風捲到端木傲面前一丈處,一道宛如城牆、半透明的水青色屏障頓時出現,不但擋住了刀風,還化散了蔽人視線的煙塵。

一招才過,端木正已經飛身過來,舉起手中長刀一劈,水青色的屏障頓時輕「鏘」一聲,當場破散。

長刀的刀勢卻沒有止住,反而直接劈向端木傲。

端木傲瞬間飛起,避開長刀的同時,反身一掌拍向地面。

「砰!」一聲。

整個演武場為之一震,巨大的威力更是直接掀起好幾塊石面地板,砸向端木正!

端木正立刻飛身後退。

「好!」他讚賞一聲。

果然實力相當打起來就是爽快!

飛身而起的端木正不是避閃,而是藉著飛身而起的機會,長刀在空中旋揮,凌空一劈!

「天武.一刀長空!」

宛如閃光的刀芒,向端木傲疾衝而去。

端木傲在空中避無可避,只輕叫一聲:

「玄甲!」

水青色的屏障再現,但是這次的屏障,卻不是半透明,而是實實在在的護障,等著刀光直接撞上來

「轟──」一聲。

刀光沒有消失,反而像遇到阻礙一般,因為反作用力而反撲向端木正。

端木正彷彿早有預料,長刀一撥、刀光散開同時,他整個人連刀宛如化成一體,瞬間消失!

「這才是真正的殺招!」

夏侯駒突然意會,話聲才落,就又聽見「轟──」一聲。

端木正竟然穿透過水青色的屏障,手上長刀砍向端木傲,卻被端木傲空手接擋住。

半空中的兩人,一瞬無聲。

看似平和,好像兩個人都奈何不了對方,但是天魂技和天武技的氣勁,根本就是在兩人體內亂竄,兩人才一時之間都動彈不得。

「四哥和端木正長老受傷了。」端木玖突然開口說道。

話才說完,兩道血跡從半空中落了下來。

夏侯駒和秦肆訝異地看著端木玖。

他們都還沒看出來的事,她怎麼就看出來了?!

「他們要掉下來了!」她又輕呼一句。

夏侯駒和秦肆連忙再轉頭,空中水青色的光芒一爆,端木傲和端木正兩人同時往反方向被彈飛。

「唔──」

「呃──」

「師父!」一直注意戰況的端木洋立刻向前,接住天上掉下來的師父。

「四少!」

「端木傲!」

秦肆要衝向前,卻沒有夏侯駒動作來得快。

他直接飛上半空接住端木傲,讓他免於從「天上掉下來」的囧況,但接住人的同時也發現,端木傲傷得不輕。

水青色的鎧甲已經自動收回,端木傲渾身乏力。

相同的,那邊端木正的情況也差不多。

見兩人落地,端木玖立刻要走向他們,但橫方卻突然亮出一道閃光,傳來一聲輕喝:

「天魂技,狼影魔光!」

半空中突現狼影幢幢,窮兇極惡地瞬撲而來!

突來的變化,令所有人錯愕地瞪大眼。

「玖小姐!」

「小玖!」

秦肆、夏侯駒驚愕,一個發招太慢、一個扶著人,根本來不及救援!

幽暗的狼影,瞬間將端木玖整個人吞滅!

「呦嗚!」

「砰!」

商品簡介

抵死反對逼嫁!絕對拒認老公!

沒想到卻居然先找到了師兄?!

隨書附贈:人見人愛 花見花開 美男師父精美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超雷小番外〈所謂「師兄」〉!

身為端木家九小姐,回自家宅院歇腳竟然被喊「放肆」?

好在她有美男皇子與帥哥兄長的幸福護駕(左擁右抱?!),

面癱好哥哥的愛從來不寫在臉上,但出手護妹絕對比誰都快。

沒想到,堂堂長老竟然偷襲玖玖!

哼哼!誰能惹就是她家的魔獸不能惹,

傲嬌小狐狸立刻把長老燒得連灰都不剩!

可怎麼長老去了一個還有一個,而且嗜好一個比一個奇怪?

大叔長老不偷襲,卻愛堵人加搬大道理誘拐小女孩去測魂階。

擺在眼前的肥羊哪有不趁機敲詐的道理?

玖玖立刻獅子大開口要了五個金幣。

然而不測魂階還好,一測果然嚇垮半個傭兵工會!

好不容易終於擺脫大叔長老的魔掌抵達帝都,

才喘口氣喝了不是茶的神祕飲料,

玖玖緊接著又碰上被無良師父始亂終棄積怨數十年的「師兄」!

咦?師父不是說,有朝一日遇到師兄要把他們都打趴?

作者簡介

銀千羽

每天跟文字奮戰的宅女,熱愛寫作與想像。

生活中最大的樂趣是:小說小說小說,咖啡咖啡咖啡。

目前最大的願望是──擺脫卡稿的詛咒,努力增加荷包厚度。

銀千羽【千言萬羽】粉絲團:www.facebook.com/yuatcrown

銀千羽-伊人難為臉書:www.facebook.com/ynnovel

銀千羽-伊人難為微博:www.weibo.com/ynnovel

繪者介紹︰

希月

腐生菌耽美科,雖是外來種但其實很純良。

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hizuki24

●銀千羽【千言萬羽】粉絲團:www.facebook.com/yuatcrown

末等魂師(4):談不攏,就翻桌!
作者:銀千羽
繪者:希月
出版社:平裝本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7-08-14
ISBN:9789869379380
定價:220元
特價:88折  194
其他版本:二手書 59 折, 13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