豁出去的覺悟 名作家林真理子與暢銷書之神見城徹掏心暢談挽救人生的方法
cover
目錄

前言 見城徹

對談

過剩的兩人「失去的十六年」

第一章

挽救人生的方法

人際關係需要一點訣竅

將自卑情結轉化為工作

順勢讓對方捧自己的重要性

盡早認清自己的資質

信任夥伴就能獲得成果

徹底講究細節

度過瓶頸的方式,決定了人的未來

別怕人家說你宅

批判別人時應該注意的事

培養對他人的想像力

第二章

工作使人成長

沒有什麼比工作更能使人成長

想受歡迎的心情,無論何時都很重要

把做白日夢的能力發揮在工作上

搞定戀愛的人也能搞定工作

如何讓上司站在自己這邊

解決問題是最好的學習

蛻變的時候一定會遭到詆毀

向天才盜取創意

外表比內在重要

熱衷投入某事,一定會有收穫

第三章

為了最後獲得勝利的策略

做看似老套但沒人做過的事

想攫取人心,唯有付出壓倒性的努力

具體想像未來的自己

相信「新手運」

想想曾經被人稱讚的事

做自己喜歡的工作

專挑空著沒人的地方站,就能凸顯自己

喜歡做別人做不到的事

就算沒錢也不可憐自己的方法

側耳傾聽內心的聲音

第四章

掌握「運氣」的必要條件

不知天高地厚又有何妨

無知是最強大的力量

運氣可以靠自己操控

別輕易認輸

看準辭職的時機

持決心面對人生關鍵時刻

在勝負的關鍵時刻拋開羞恥心

必須靠人推一把,才能真正下定決心

告訴自己「我誰都不是」

工作辛苦是天經地義的事

後記 林真理子

試閱內容

【寫給你的人生之書】

給苦無機會一展長才的人們

能抓住人心的還是只有努力。而且,那不只是普通的努力,如果不能努力到弄痛自己的地步,努力就沒有意義。只有那種痛才能觸動人心。不痛不癢的表面努力,絕對無法攫取人心。

給身在低潮期的自己

低潮期就像在濃霧中徘徊,看不到前方。人生中總會遇上痛苦的時期,未來人

生將如何發展,往往決定於這段時期如何度過。如果在此放棄,一切也就玩完了。可是,若能換個角度想,這將成為積蓄實力的時期。

給在工作中擺盪的人們

公司裡良莠不齊,什麼樣的人都有。就某種意義來說,公司是殘酷社會的縮影,也可說是人生的縮影。社會與人生多的是不合情理的事。出社會工作,有時也是為了學會面對這樣的現實。

給開始成長蛻變的自己

從兔子蛻變為老虎時,無論多小心還是會招來詆毀。誰都不喜歡聽到毀謗,還不習慣這種事的時候,心情也會受傷。要保持平常心是很難的,最好告訴自己:這世界就是這樣,接受它。

盡早認清自己的資質

――見城徹

我跟林小姐接觸得比其他編輯慢了些,因為我對湊熱鬧寫散文的流行女藝人沒興趣。

沒想到,《買個開心回家吧》令我讀了之後驚為天人。她擁有太可怕的才華了。於是我急忙約林小姐見面。

林小姐的文章是那種帶有太多「過剩」的人寫出來的東西。所謂「過剩」,是從平凡生活的框架內滿出來的意思,也代表這個人有無法對自己妥協的地方。作家之類的創作者,往往透過表現這些過剩來與自己達到妥協。我對太晚讀她的作品懊悔不已,不過,我也自認當時與她接觸的編輯中,只有我看出林小姐具備寫小說的資質。

我開始從事文學相關工作的貴人是作家高橋三千綱。當時我還不滿二十五歲,在廣濟堂出版社工作,認識了在東京體育報當記者的高橋三千綱。因為東京體育報打算介紹我編輯的書,碰面討論之後我們便成了朋友。

幾天後,朝日新聞的文藝時評的某段文章吸引了我的視線。

「獲得群像新人文學獎的高橋三千綱氏作品《打發無聊》展現不同於日本民情的風格……」

雖然也可能是同名同姓,我仍打了電話到東京體育報。

「拿下群像新人文學獎的是你嗎?」這麼一問,高橋三千綱就說「是啊」。

「那請務必讓我替你慶祝一下。」

在這場飯局之後,我們很快熟稔了起來。

第一次和作家往來,讓目標是成為文學編輯的我內心興奮不已。

某天晚上,我們約在某間酒吧碰面,我稍微遲到了,抵達時高橋三千綱身邊已坐了個我不認識的男人。那人身材明明魁梧得像個職業摔角選手,卻沒來由地散發一股纖細的氛圍。

高橋三千綱向我介紹他是「作家中上健次」。

中上健次寫過不少以故鄉紀州熊野「巷弄」為背景的小說,後來以《海角》一書成為第一個戰後出生的芥川獎得主。當時他不到三十歲,還是個剛出道不久的作家。

我稱讚他體格好,他就用自嘲的語氣說,光靠寫作活不下去,這是在羽田機場當貨物搬運工鍛鍊出來的體格。

後來,我又認識了和中上健次相熟的立松和平,漸漸拓展與作家們的人際關係。

事實上,那時我自己也在寫小說。或許是老王賣瓜,我也有自信能寫出不錯的作品,也想過要辭去當時在廣濟堂出版社的工作,成為專職作家。

然而,考慮到生活,對辭去工作一事還是有所猶豫。因為當時我正與同一年進公司的女同事結婚不久。

我幾乎每天和年輕作家們在新宿黃金街喝酒談天,白熱化的討論還曾令我們大打出手。

是否該辭職成為作家,這個念頭在我心中搖擺。不受組織束縛,自由自在地生活是我的嚮往。

然而,隨著與他們的交情愈深,我愈發有所自覺。

我知道,「這些人不寫就活下去」。

他們的內在都滲著血,傷口凝固就結成痂,從裡面溢出膿水。如果不透過文學表現將那些東西往外輸出,就會自己把自己給毒死。

而我身上沒有這樣的東西。就算不寫,我也活得下去。

尤其是中上健次,我從他身上感受到非成為作家不可的宿命。

中上生於受歧視的「差別部落」,在夾雜異母異父兄弟的複雜家庭環境中成長。不識字的母親深信只要讀書就會發瘋,哥哥在柿子樹下上吊身亡,親戚之間發生過悽慘的殺人事件――

我不由得認為這一切都是神為了要他寫小說的安排。中上喝醉時經常說:「我不在這裡,這裡沒有我。」或是在新宿街道旁大喊:「我是個空殼,空架子!」醉醺醺的中上在我腦中留下深刻印象。

中上心裡究竟存在多麼混沌的虛無,我無法理解。無論體格再強壯,這男人身上總是散發絕望的氣味。眼神憂鬱,彷彿只要一不看好他,這人就會馬上消失到什麼地方去。為了讓自己與現實社會有所聯繫,中上必須寫作。沉溺於酒、性與暴力的生活中,除了書寫,沒有其他救贖。

我沒有那樣的宿命。心想,我還是成為在背後支持他們的文學編輯吧。不、我也只有這條路能走。

我很幸運,透過與作家的往來察覺自己的資質。在人生的早期階段察覺自己的資質是很重要的事。如此一來,就能看清自己的人生該做什麼。

為此也該和能帶給自己刺激的人、強烈吸引自己的人建立深厚的關係。

我和中上健次及高橋三千綱幾乎每天在一起喝酒,從中選擇了自己的生存之道。沒有變化、沒有刺激的人生太無趣。我轟轟烈烈地改變了自己的人生。

不知天高地厚又有何妨

――林真理子

人為什麼會想當作家呢?

「因為喜歡寫文章。」

「因為想用自己的話表達想法。」

「不起眼也沒關係,想按照自己的步調工作」……

希望成為作家的人,大部分都會這麼說,我認為這些都不是謊言。或許不完全是謊言,但應該有其他更真實的答案。

「因為想成名。」

「因為想踏入光鮮亮麗的世界。」

「想享受被人阿諛奉承的滋味。」

這或許才是真心話。我認為說這種話也沒關係喔,因為過去的我就是這樣。

大概會有人說這些動機太不單純,可是,等到那個人自己也開始成功,獲得一點地位與榮耀後,一定會發現其實自己也是那麼想。

不只作家,任何領域都一樣。主動開始做什麼的人,希望獲得成功是理所當然的事。這種想法正來自野心。

野心這兩個字聽起來不太好聽。克拉克博士有句名言「Boys, be ambitious」,通常翻譯成「少年們,要胸懷大志」。不過,這裡的ambitious意思原本就是「帶有野心的」。

我認為,「想成為更有價值的人」是很正常的想法。

我向來主張「野心也是一種才華」。

如今我所擁有的一切,出發點都是野心。如果我沒有野心,現在或許一無所有。

常聽人說「要識相」、「不要不知天高地厚」,只要遵守這類教誨,大概不會犯下大錯或發生嚴重的失誤。

可是,那也意味著一輩子不會有什麼了不起的收穫。

我的人生,走的是和那類教誨完全相反的道路。

少女時代的我,認真想當一個女演員。心想,就算無法當上電影或電視明星,至少可以當個舞台劇演員吧。

現在回想起來真是無知,我一定以為,如果是舞台劇演員,就算長得不美也當得上。聲音宏亮、人高馬大的我,自以為站上舞台一定很醒目。再說,我從小就喜歡扮家家酒,又喜歡做白日夢,簡直天生就是一塊當女演員的料。如此認定的我,瞞著家人向四季劇團申請了報名表。

後來,我又想當歌手。經常有人稱讚我聲音好聽,我有自信,絕對能當上歌手。

大學時,我參加了某個有名的歌唱比賽,在那裡深受打擊。我的歌聲和伴奏的鋼琴聲完全配合不上,當場真想挖個地洞躲起來,比賽結束後,只能垂頭喪氣地回家。

結果,我既沒當上女演員也沒當上歌手。可是,我從不覺得自己「不知天高地厚」,也從不否定自己想成為演員或歌手的心情。

「不知天高地厚」是年輕人的特權。這句話的主詞是「自己」,可是每個人年輕時都還不了解自己,既然不了解,又怎麼會知道和自己比起來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正因如此,年輕人才能懷抱各種夢想,從中培育未來的可能性。

不過,野心雖然不是壞事,也有必須注意的地方。野心這種東西很像癌細胞,會在不知不覺中增生,慢慢佔據整顆心。長年與野心共處的我都這麼說了,鐵定不會有錯。

想馴服野心,本身需要具備某種程度的實力,否則只會讓自己痛苦。

和擁有野心同等重要的,是冷靜檢視自己的能力。不要被野心駕馭,而是好好與野心共處,善加利用野心。

日本人討厭看見毫不掩飾的野心,才會培養出「要識相」、「不要不知天高地厚」的說法。然而,這些不過是場面話。若不經過深思,只會全盤接受這些場面話,最後損失的是自己。

人永遠都要往上看,朝更高的地方邁進,才能過有充實感的人生。「太知道天高地厚」,將會剝奪這份充實感。

不必太高也不必太厚,只要以「比現在高一點、厚一點」的地方為目標就夠了。我認為這比什麼都重要。如此一來,眼前的選項一定會增加,人生也會過得更豐富。

就結果而言,或許未必能達成原本設定的目標。但是,至少可以走到接近目標的地方。要是一開始就做個「識相」、「知天高地厚」的人,沒有野心也不嘗試挑戰,那就一步也踏不出去,什麼都獲得不了。

「不知天高地厚」,肯定能讓我們獲得更多。

想攫取人心,

唯有付出壓倒性的努力

――見城徹

聽到林真理子說她年輕時連蘇格蘭是威士忌都不知道,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現在已是大牌女星的某位女演員剛從鄉下到東京來時,因為一些機緣巧合,我負責幫她處理一些篩選工作的事務。為了招待初來乍到的她,我就帶她去吃法國料理。侍者過來桌邊問:「餐前酒想喝什麼?」她毫不猶豫地回答:「白蘭地。」

聽了她的回答,侍者肯定在內心偷笑。等侍者離開後,我才小聲告訴她:

「我說妳啊,白蘭地是餐後酒,用完餐後才能點啊。」

「咦?是這樣喔?」

當時她驚訝的表情,直到現在仍深深烙印腦海中。

不過,每個人年輕時都是這樣的啦。

二十幾歲時的林小姐,在交文案補習班的歌詞作業時,寫了傳統演歌的歌詞。我認為這是一個最能象徵林真理子成功的小故事。

說到女性出人頭地時的武器,最好用的還是外貌。

事實上,不管在哪個領域,只要是身材非常好或長相非常美的女性,肯定都能獲得比別人多一百倍的機會。

必須失禮地說,林小姐並不具備這種女人的武器。那麼,為了抓住少數經過眼前的機會,該怎麼做才好――林小姐為自己想出了人生的策略,並且順利抓住糸井重里的心,從此踏上通往成功的階梯。

年輕時,抓住一個能提拔自己的關鍵人物是很重要的事。對林小姐來說,那個人是糸井重里,對我來說,那個人就是角川春樹先生。

當年二十四歲的我,正考慮辭去原本在廣濟堂出版社的工作。廣濟堂是專門出版商業書和實用書的出版社,而我想做的是文學書。

有一次,我正好有機會和春樹先生碰面,心想這種機會不會再有第二次,我便拜託他「請讓我進角川書店」。然而,春樹先生卻說「沒辦法」。不過,他接著又說:「現在我正在進行一個造船計畫,你明天能不能跟我一起去淡路島?」

現在的文庫本都附有彩色書封,看似理所當然,其實起初並非如此。最早為文庫本加上彩色書封的是時任角川書店編輯局長的春樹先生。原本枯燥乏味的文庫本,在加上現代化的彩色書封後,一百八十度扭轉了原本以古典名著為中心的形象,堪稱劃時代的創舉。同時,文庫本的內容也和封面一樣,開始帶有多采多姿的娛樂性質,角川文庫接二連三推出暢銷作品,角川書店也迎來前所未有的好景氣。

這樣的春樹先生擁有冒險家的一面。聽說他還是學生的時候,就已經曾從伊豆下田出發,搭船橫渡太平洋到阿根廷及智利。這年,春樹先生又想按照《魏志倭人傳》裡的記述,從釜山航海到博多。儘管旁人看來是個瘋瘋癲癲的計畫,他本人卻是認真到不行。這艘取名為「野性號」的古代船完全按照古法打造,別說一根釘子,連刨刀和鑿子都沒用上。

到了淡路島,我替春樹先生提包包,整天跟著他東奔西跑。最後,春樹先生對我說:「我很中意你。」於是,我終於獲得進入野性號事務局打工的機會。

事務局上上下下只有我和事務局長兩人。而且,那位事務局長因為忙於其他工作,根本很少露臉,野性號事務局的工作幾乎靠我一個人處理。

說到事務局的工作,就是調整和韓國之間的關係,向日本海上保安廳取得航海許可等等,對我來說全都是些從未經驗過的工作。明明想進入出版社當文學編輯,卻整天對著書面資料和帳簿,處理各種瑣事。

然而,如果不能克服這個考驗,就無法從事自己真正想做的工作。我無論如何都想讓野性號的航海計畫成功。半吊子的努力無法獲得別人認同,不懂巧妙話術也沒有後門可走的我,為了在社會上出人頭地,除了付出壓倒性的努力之外,沒有其他方法。

野性號預定出航的日子近在兩個月後。這段時間我拚命工作,不惜犧牲睡眠時間。很快地,身體撐不住了,還患上血尿的毛病。

即使如此,我仍不停地工作,希望自己做的一切都能獲得春樹先生的認可。

結果,野性號只出航十六天就結束了旅程。搭上船的有春樹先生和高橋三千綱,高橋三千綱後來在《野性時代》上發表了航海遊記《船啊,前進吧》。「船啊,前進吧」是古時船夫划船時的吆喝聲,仔細想想,那真是個悠閒的時代。春樹先生他們從釜山搭上野性號出航後,拜良好的天候所賜,平安無事抵達博多。

過不多久,正當我在事務局內忙於後續處理時,春樹先生打了電話來。

「見城,謝謝你。野性號的航程能這麼順利,都是你的功勞。不嫌棄的話,以正式員工的身分來我這裡工作吧。」

我高興得差點落下眼淚。我付出的壓倒性努力,春樹先生確實看見了。

說到底,能抓住人心的還是只有努力。而且,那不只是普通的努力,如果不能努力到弄痛自己的地步,努力就沒有意義。只有那種痛才能觸動人心。不痛不癢的表面努力,絕對無法攫取人心。

商品簡介

每個人都必須對自己的生命負責。每個當下的決定都必須有豁出去的覺悟。

文學史上首本編輯與作家的掏心對談。

史無前例的人生成功經驗分享、名言佳句首度完整披露。

豁出去的覺悟

名作家林真理子與暢銷書之神見城徹掏心暢談挽救人生的方法。

作家與編輯,才華的擁有者與發掘者,也是人生永遠的對手。

他們掏心暢談的,是每個人都需要的永不妥協的勇氣與堅持下去的力量。

林真理子:我想,人生果然有面臨勝負的關鍵時刻。這種時候一定要迎向挑戰,把手上擁有的東西全部投入才行。

見城徹:我深刻體認到,能不能豁出去,抱定賭上生命的覺悟,將成為工作與人生的決定性關鍵。

每個人都必須對自己的生命負責。每個當下的決定都必須有豁出去的覺悟。

文學史上首本編輯與作家的掏心對談。

史無前例的人生成功經驗分享、名言佳句首度完整披露。

該有何等覺悟才能如此清醒的撕開傷口。作家他們的內在都滲著血,傷口凝固就結成痂,從裡面溢出膿水。如果不透過文學表現將那些東西往外輸出,就會自己把自己給毒死。

林真理子與見城徹兩人在斷絕往來的16年後,娓娓道來從學生時期飽受霸凌歧視、自卑害羞的自己,到大學畢業時徬徨無助、沒有背景,既要找出自己的興趣潛能,又要面對職場挑戰。自初入職場的無助新鮮人,從戰戰兢兢到能獨當一面,自傲的成為社會的中堅份子:一位是第一次出書就成為銷售30萬本的暢銷作家,另一位是連續21年,年年創出銷售破百萬冊、打造暢銷書作家的編輯人。

當年兩人相見便立下共同的目標「直木賞」,經過三次入圍後,見城徹終於順利將林真理子推向事業的高峰。自此看似一帆風順,見城徹卻在事業巔峰一夕間墜落,無奈之餘只好白手起家創立幻冬社,而昔日的戰友林真理子也因獲獎後,急於突破自我的銷售紀錄,陷入了創作困境。兩人也因彼此的自傲、自負與諸多誤解而漸行漸遠。

直到一次機緣偶遇,讓兩人重新回憶起30年前初相見的過往,決定一起接力書寫這本獨一無二的人生之書。兩人以「挽救人生的方法」、「工作使人成長」、「為了最後獲得勝利的策略」、「掌握運氣的必要條件」四大主題,題點出如何將失敗、成功都提升轉化為人生繼續前進的力量。

作者簡介

林真理子

1954年 出生於山梨縣。日本大學藝術學部文藝學科畢業後,曾擔任廣告文案撰寫人、媒體人。直木賞獲獎作家,現任直木賞、吉川英治文學賞、中央公論文學賞、每日出版文化等諸多文學獎評審委員。

1982年 出版第一本散文集《買個開心回家吧》,單行本銷售即創下30萬本的紀錄。

1986年 以《只要趕上末班車》、《到京都》榮獲直木賞。

1995年 以《戀戀白蓮》榮獲柴田鍊三郎賞。

1998年 以《大家的秘密》榮獲吉川英治文學賞。

2013年 以《阿斯克勒庇俄斯的愛人》榮獲島清戀愛文學賞。

在日本藝文圈享有盛名,是諸多文學大賞的常勝軍,作品多部被改編為電視劇。

著作等身,主要著作包括《讀書的女人》、《不愉快的果實》、《化粧品──COSMETIC》、《下流之宴》、《野心的建議》、《中年心得帳》,以及《豁出去的覺悟》等。

見城 徹

1950年 出生於靜岡縣。慶應義塾大學法學部畢業。現任幻冬舍社長,有「日本暢銷書之神」的稱號。

1974年 大學畢業後進入「廣濟堂」出版社,第一本企劃出版的《公文式數學的祕密》就暢銷38萬本,並讓原本會員數只有5萬人的「公文數學研究會」一舉躍升為年營收超過6百億的大企業。

1975年 進入角川書店,擔任《野性時代》副總編輯與《角川月刊》總編輯,並將《角川月刊》的發行量,從數千本擴大到15萬本的規模,同時也出版了狂銷4百萬冊森村誠一的《人類的證明》、5本直木賞作品以及無數膾炙人口的暢銷書。

1991年 擔任角川書店董事編輯部長。

1993年 創立幻冬舍,屢次打破出版常規,甚至不惜賭上公司的存廢發行新書,在21年內連續創造出年年銷量破百萬本的暢銷書,寫下日本出版界至今無人能破的黃金傳奇。

著有:《編輯這種病》、《不憂鬱哪算是工作》、《人生是一個人的狂熱》,以及《豁出去的覺悟》等書。

譯者簡介

邱香凝

喜愛閱讀和書寫,用翻譯看世界。育有一狗,最喜歡的一句話是「認養取代購買」。

現為專職譯者。

作者自序

前言

見城徹

從我和林真理子第一次見面到現在,已經超過三十年了。直到今天,當時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

我們約定見面的地方是位於六本木的喫茶店「A.Lecomte」,二樓只有我一個客人。

我一邊喝柳橙汁,一邊等林真理子來。

店內歷史悠久的階梯發出吱吱嘎嘎的聲響,穿著牛仔褲的林真理子上來了。

我和林真理子的命運從此交會,擲地有聲。

後來的十年,我肯定是最常和林真理子合作的編輯。

林真理子不斷推出暢銷散文集,第一次嘗試的短篇小說入圍直木獎,也很快地獲得了直木獎。

她談了幾場戀愛,然後結婚。

這一切我都深入參與其中。

或許可以這麼說,如果沒有林真理子,身為編輯的見城徹不會以今天的姿態存在,而如果沒有我,今天這個身為作家的林真理子也不存在。

這不叫命運,什麼才叫命運。

我辭去角川書店的工作,自己成立幻冬舍還不到一年時,我們兩人決裂了。當時根本沒想到絕交的狀態竟然會長達十六年。在那之前吵架雖是家常便飯,往往兩、三天就能重修舊好。

這空白的十六年間,我心裡或許從來沒有放下這件事。期間好幾次偶然巧遇,兩人總是背轉過身,不看對方。

在這樣的狀況下,某天,札幌的「渡邊淳一文學館」舉行了一場盛大的西式自助茶會。我以出版社社長的身分,林真理子以渡邊淳一作家友人代表的身分,同時出席了設在飯店寬敞宴會廳中的盛會。

當我看到穿著和服站在遠處桌邊的林真理子時,猛然領悟如果錯過這一次,我將永遠失去與她言和的機會。

我拜託身旁一位熟識林真理子的男性傳話,「見城說無論如何都想向妳道歉,可否請妳移駕一下?」

在那位男性將她的答案帶回來之前,林真理子已站在我眼前。

「我覺得我應該過來,見城兄。」

從那個瞬間起,我們兩人重新建立起睽違十六年的關係。

本書開頭收錄的兩人對談,是由她提出邀請,在《週刊朝日》雜誌上實現的內容。

包括秋元康在內,承蒙許多人稱讚,說是從來沒看過那麼有趣的對談。得知那次對談引起這麼大的迴響,講談社編輯原田隆向我們提出企劃,表示想做一本以我倆關係為主題的書。剛開始我半信半疑,這個主題真的能做出一本書嗎,沒想到一旦開始之後,腦中陸陸續續浮現各種回憶。

透過講談社拿到的林真理子原稿對我形成良好的刺激,正好也促使我回首四十年來的編輯生活。

我告訴自己,現任作家與現任編輯出一本這樣的書,或許會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我有自信,一定能完成一本獨特的書。

讀者不妨將本書當作人生論來讀,或者視本書為林真理子暢銷書《野心的建議》的番外篇,讀起來也會有另一番樂趣。

對我而言,這是一本豁出去的書。

只要讀者喜歡,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

後記

林真理子

兩年前我在《週刊朝日》上有個對談專欄,當時邀請了見城兄與我對談,引起廣大的迴響。

「真虧你們有辦法重修舊好。」

「原來你們又恢復交情啦?」

很多人這麼說,不過聽到最多的評語還是:

「真是一篇非常有趣的對談。」

性格強烈的兩人激辯起來,似乎是一件很新鮮的事。

看似順水推舟地出了這本書,其實中間發生了不少事。

首先,在我們為了出這本書,兩人得經常碰面那陣子,發生了出名的《殉愛》騷動事件。我一點也不討厭百田先生,那本書本身也很有意思。只是書中關於未亡人的描寫明明有那麼多不清不楚的地方,竟然沒有一本週刊雜誌敢開口提起,我實在覺得太奇怪了,於是把自己的想法發表在《週刊文春》上,不少媒體和網路也報導了這件事。

由於這件事過後不久就得和見城兄碰面,我和編輯都覺得壓力很大。

「那種事真是傷腦筋哪。」

沒想到他只笑著這麼說,使我對他稍微刮目相看了。真要說的話,我做的事稱得上擋人財路,他卻能把兩件事分開來看待。

話雖如此,也不好在那場騷動中出版這本書。

「在這節骨眼上出書的話,怎麼看都像我們為了出書而鋪的哏啊。」

本書的出版因此而延期,沒想到後來又遇上《少年A》問題。 讀了《週刊文春》的報導,我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既然已經不出那本書了,乖乖閉嘴不是很好嗎?那人果然是喜歡待在風暴中心的人……」

然而,見城兄的說法是,那次採訪完全不在他預料中。當時人在夏威夷的他被記者逮到,好像覺得不說點什麼不好意思,因此有了那篇報導。確實,他從以前就有一點濫好人的地方。

等到我仔細讀完本書原稿,還是不得不佩服起見城兄那異於常人的自我表現欲,以及伴隨而來的精力與天賦直覺。

和我說的話比起來,見城兄說的話是多麼具體,多麼明晰,字字句句充滿自信,堅定不移。比我說的話有趣多了。

想必正是那份決不動搖的堅定形成巨大的魅力,使得許多作家、演藝圈人士、IT創業家和政治家深深受他吸引。

儘管如此,出版界還是有不少「反見城派」。對於這些人,見城兄是這麼說的。

「我當然知道啊。可是,我有從那些人身上拿走什麼或搶走什麼嗎?」

他激動地說。

看似工於心計,卻又讓人恨不下去。看似老謀深算,卻又有哪裡少根筋。近乎老派地相信人情。

出版界以外的人,反而更能理解見城兄的魅力。我覺得這件事非常有趣……或許輪不到我這麼說吧。

見城兄已不是當年我所熟悉的見城兄。現在的他在社會層面與經濟層面拓展出更開闊的格局。只要讀完本書,一定會明白原因。

名人推薦

書評

以無法對自己妥協為武器

以無法對自己妥協為武器創造時代的兩人毫不保留的赤裸心聲,讀完縈繞心頭不去。

要一直秉持如此旺盛精力引領時代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但也正因如此,兩人的巔峰成就才令人心服口服。平凡上班族如我,讀來仍大受激勵。

一本大力讚揚「努力」的書

很少看到像本書這樣推崇「努力」的書,對正在努力的人而言,堪稱帶來激勵的寶貴禮物。試以兩點表現本書精髓如下:

第一、必須付出徹底的努力才會得到成果。

第二、努力的當下雖然辛苦,卻也證明了只要做正確的事就會得到至高無上的回報。

世間明白這個事實的人不多,見城徹的這本書確實具有成為暢銷書的資格。

因為愈多人讀過這本書,社會就會充滿愈多正向積極的風氣。

讀來有意思。

泡沫經濟時代曾聽過林真理子的演講,給人和電視上完全相反的印象,訝異於她其實非常善於體察人心。或許可以說林真理子表現在外的形象與真實的她是兩回事。

正反兩面評價兼具的作者,反而增添了書籍本身的魅力。

豁出去的覺悟 名作家林真理子與暢銷書之神見城徹掏心暢談挽救人生的方法
過剩的二人
作者:林真理子、見城徹
譯者:邱香凝
出版社: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7-08-09
ISBN:9789571370347
定價:330元
特價:88折  290
其他版本:二手書 48 折, 159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