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裡很有事:明清宮廷小人物的日常生活
cover
目錄

第一章 明清宮中人的生活日常與昔日身影

第二章 明代宮廷中的朝鮮妃子與交阯太監宮人

第三章 紫禁城裡上學去:明清時期的皇子教育

第四章 皇帝眼皮下的民間祕密宗教(上):真假白蓮教

第五章 皇帝眼皮下的民間祕密宗教(下):狐仙與狐尾

第六章 皇家宮門前的混亂:你不知道的紫禁城門禁管理

第七章 紫禁城守門兵丁的人生苦惱

第八章 百里加急,皇命必達:驛遞差役的馬上人生

第九章 明清北京城的熱鬧市集與太監宮人的秘密交易往來

第十章 這裡也有宮外人:皇宮園林中的各種流動人口

第十一章 太監逃走中:宮中人的生活際遇與箇中甘苦

第十二章 秀女、宮女、官女子:明清宮廷女子的日常生活

第十三章 如夢似幻話當年:明清宮廷職人的回憶錄

第十四章 是真再來人:紫禁城裡的章嘉國師

試閱內容

十一、太監逃走中:宮中人的生活際遇與箇中甘苦

清代筆記小說中,清朝初年皇帝們對太監是抱持著相當高度戒心的。昭槤著名筆記《嘯亭雜錄》卷一〈不用內監〉便提出了清代人對於內廷的具體觀察。例如當時皇帝為了識別太監們是不是有了解官方行政文書流程的能力,乾隆皇帝便想出了將這些「預奏聞事」的太監們,統一更改姓名冠以「王」姓的方法。這些被加強管理的太監們若是被發現有和外朝官員往來,是會被處以嚴刑的。雖然對於檔案文獻的正確性,我們不容易核實。但昭槤出身清朝宗室成員,他的記錄或多或少,都反映了一些清朝領袖階層的內心真實想法。

清代行政文書管理上確實較為嚴謹,這都是為了避免像明代太監當權所造成的禍事。或許,我們可以這樣說,以史為鑑,明代太監大璫們把持朝政的往事,依然深深影響著清朝數代皇帝,讓他們對於太監可能干預政治有著強烈的恐懼。也因此形成了清朝以宗室親王擔任內務府大臣,來管理太監大小事務的特殊制度。同時清代也在交泰殿特立鐵牌,用以警示內官太監,不得干預政事。但儘管宮廷禁樞規矩重重,但是再嚴密的管理,總還是會有一些漏洞,甚至也有太監的逃亡事件屢屢發生。

整體來說,清代宮廷中的「太監」其實是一種不太有生活保障的服務業工作。依照官府定例,若是太監們生病了,會被逐出宮廷,放歸為民,聽任他自謀生路。但離開了皇家生活的太監們,並不被視為正常的人,維生相當困難,因此這種在朝廷內朝夕難保的日子,造就了太監們特異的行為與生活形態。

太監多是出身貧賤的人,為了找尋生路,進入宮廷常是他們維生的途徑。例如出生在順天府大興縣貧寒人家的總管太監蘇培盛便是一個例子。他曾經是雍正潛邸中的近侍,後來隨著雍正登基,開始漸漸在內廷中行走,差事甚為得力,甚至成了宮內相當有權力的總管太監。但是即便如此深得雍正皇帝的信任,但他只要稍顯驕橫,便受到莊親王等人的參奏糾核,最後引來了雍正帝的訓戒,並被要求要約束言行舉止。

透過清代《內務府奏銷檔》的描述,我們可以看到在莊親王等親貴眼中,太監蘇培盛不過是一個出身低賤的下流之人。他只是因為得到了皇帝的恩賞拔用,才能在宮中當差。所以若他在宮廷日常生活裡,言行舉止稍有驕橫,那就是忘記了自己的身份,絕對需是要被好好究責參議一番的。所以說,太監近侍無論官職大小,是否深受恩寵,不論如何,太監依舊被人看不起,生活在一種不安的氛圍之中。

太監偷寄家信與私下往來結交官員

也許是因為這些生活中的不安全感更加深了對於家人的思念,清朝檔案與《刑案匯覽》、《清實錄》中常可以看到查獲太監偷偷寄信給家人,以及私下請託帶信出宮的案例。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的《軍機處檔.月摺包》中便記錄了嘉慶二十二年八月二十一日,總管內務府大臣英和向朝廷奏報,有關審理宮中內左門當差太監王幅受擅自寄送書信給宮外家人的案例,並詳細記錄了太監王幅受寄出的家信內容。

此案中太監王幅受曾多次託人寄信給住在天津縣的母親。這些往來書信最後都被查獲了,奏摺附件中甚至還保留了一封王幅受母親寄給他的家書。由於這件是違反了宮中禁例,王幅受被治罪處罰。但事件的源頭,其實是紫禁城外的王母因為過分思念兒子,才託人帶信給在宮中當差的王福受。可是,儘管是母親的思念,也是被嚴格禁止的。

儘管有酷刑尾隨,但這樣的違規事例仍然是屢見不鮮。畢竟思念家人、母親乃是人之常情。只是宮中人偏偏是沒有這種屬於常情的權力。正因為如此,清代其實有不少太監逃跑的案子,試圖逃離這重重封鎖。而逃離宮廷的諸多例子,既有成功,自然也是有失敗的。被官府查拿到的逃跑太監們,多半也都得面對嚴厲的處罰。透過《內務府奏銷檔》中所記載的數件太監逃跑被官府捕獲的案例,我們可以得到一個概要的理解。

許多案例太監初次逃離被捕後,會被送回宮中,再作處置。多半處罰是會被總管太監罰板仗責打六十下,然後再被判至吳甸、甕山等處鍘草一年。至於,有些多次逃跑成為累犯的太監,則會被加重處罰,例如被處以「鍘割野草二年」。這些逃跑太監們在接受割草勞役處罰完畢後,通常也不能回到原來當值的地方,只能被另外派到宮廷外圍的「端則門」等各處所,當差執役。

面對嚴厲的宮廷禁規,宮中太監們有時也會與侍衛,以及在圓明園等處當差的滿族官員,結交朋友,進而請託幫忙代辦打點私人事務。例如嘉慶二十年七月發生的一起宮廷弊案中,便是由林爽文一案的逆犯後嗣林表、林顯兄弟倆人有重大關係。林爽文事件時,林氏兄弟因為年紀幼小,沒被牽連處死,而是被解送至北京閹割,充當宮中太監內侍。九死一生的情況下,兄弟二人順利生存了下來。隨著時間歲月,在宮中當差的兩人,漸漸開始有了人脈勢力。不過,因為一時的得意,林家兄弟觸犯了與官員私下往來的禁規,犯了宮中大忌,引起一連串的事件。

綜合相關證詞,我們從中可以得知林氏兄弟的人際網絡相當綿密。兄弟倆人多年來在紫禁城、圓明園澄心堂等處當差,因此結交認識也宮中當差二等侍衛林寅登、三等侍衛關敏,郎中吳春貴,候補主事普琳,以及在圓明園當差的內務府官員外郎慶琛等人。林氏兄弟於是利用這些人脈關係,照顧家人,他們並托帶各種家信物品、打點各種家中大小事情。

該起宮廷弊案事件,因為牽連人數眾多,引起了嘉慶皇帝高度的重視。畢竟淨身入宮多年的逆犯後人,照理應當安靜守法,謹守分際,可是林氏兄弟卻私下四處結交宮中侍衛,甚至是內務府官員。這種行為嚴重觸犯了宮中禁例。因此,嘉慶帝特有旨意,太監林表、林顯兩兄弟,以及其弟林媽定,均照「與內官互相交結,洩漏事情,夤緣作弊律」,判以「斬監候」,酌期審明情實辦理 此外,林氏兄弟的房產也都被查抄入官。二等侍衛林寅登則因為私下與太監林表往來,被判發配新疆伊犁。內務府員外郎慶琛因為曾贈與林顯布匹紗料,降職為主事。而,內務府正黃旗護軍統領阿克當阿,也因與林顯相互餽送物品與銀兩,罰降為內務府郎中頂戴。另外,候補主事普琳也因為與林媽定往來,並曾在蘇州贈付銀兩三十兩,降職為筆帖式。此案事涉重大,牽連多名官員,所以在清朝檔案中保存有相當詳細的案件始末,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嘉慶朝宮中檔》中甚至保存有澄心堂太監林表口供供單一份。

瘋迷、投水、金刃傷:太監的逃亡與自戕案件

宮中生活不易,或許靠近權力中心,所以精神壓力特別巨大。太監們年老後出宮更是無依無靠,不堪宮廷生活的無奈悲苦,不少人便選擇在還有能力時便偷跑出宮,想辦法另覓生路。據《內務府則例》的記載,清朝時許多太監往往裝病後,棄職逃回家中後,就不再回皇宮中當差辦事。又或者是私下改換姓名,又再至京城各個王府當差,甚至是跑回原有的王府主人家中,也多有所見。《宮中檔》、《內務府奏銷檔》、《內務府奏案》等清朝檔案中也記錄了不少宮中太監犯罪的滿漢文檔案記錄,有時是偷盜宮中金銀財物首飾,也曾經發生有太監私下攜帶贓物逃出宮外的案件。

有的案例中是太監私下偷盜宮中銀兩、香供松石、珊瑚珠串等物,再找機會逃到宮外與家人會合,由家人代為藏匿贓物。例如《軍機處檔.月摺包》便記載有乾隆十七年三月九日,直隸總督方承觀奏報宮中太監馬陞趁機盜取宮中銀兩、香供松石、珊瑚珠串等物,逃出宮外,並攜帶贓物交給家人親友藏匿。後來東窗事發,太監馬陞與家人被捕下獄治罪,並在他的家人住所裡搜出數串松石珠串,一併得上繳。

類似的追捕與查輯逃亡太監的案例頗多,清朝檔案中也保存了許多逃跑太監的口供供單。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的《軍機處檔.月摺包》便有起記錄:乾隆十七年五月二十二日河南巡撫蔣炳奏報盤獲太監程貴一案,隨案並附有太監程貴的口供供單一份。 同類的案件並不少見,例如:乾隆二十四年元月二十九日兵部右侍郎阿爾泰向朝廷奏報緝拿逃走太監趙德一案;乾隆三十四年七月二十日,陝西巡撫勒爾謹奏報拏獲脫逃太監劉進玉解交內務府一事,同件奏摺中還附有太監劉進玉供單一份,提供了較為詳細的口供內容。

類似的案件還有嘉慶二十一年九月二十四日,山東巡撫陳預奏報拏獲在逃太監孫如玉一案。相關的案件的善後處理與處罰條例上,逃亡的太監在被查獲後,會先押赴京城,之後再被送至內務府審詢,並究辦治罪。逃亡的太監們多半依照「監犯越獄之例」,究責定罪。例如乾隆四十六年八月四日,管理內務府大臣永瑢奏報奏報拿獲逃走太監張福並治罪一案中,太監張福便是依照「監犯越獄之例」,議處定罪。內務府處理此類案件非常嚴厲,更鼓勵彼此舉報,凡是協助官府挐獲逃跑的太監,都可以因功領賞。

此外,沒有能力偷跑,但又對生活絕望的宮中的太監、宮女們則有些會選擇在西華門附近、內務府衙門一帶投河、投湖,因此《刑案匯覽》中亦記有專條〈禁城病迷自戕無親屬治罪例〉,這個條目所指的就是那些多有瘋迷,於繡漪橋、昆明湖投水自盡的宮中人。除了投湖外,清朝檔案中也記載有宮中太監在御花園自縊的案子。

生生死死,來來去去,太監們生活在這一座座的皇家園林中,看似雅緻華麗的紫禁城御花園,卻也是許多太監們在絕望中自縊身死的場所。有機會逃跑的太監們則往往會先向京城的西面逃去,從這面逃多半都會經過現在的「中關村」一帶。事實上,現今科技新貴聚集的「中關村」,在明清兩代是用另一種名稱出現在歷史中的,那時的地名是寫作「中官屯」。所謂「中官」,即「太監」的雅稱。

「中官屯」做為明清兩朝許多年老離宮的太監們最後落腳處,又或者是太監死後入土為安的墓地。也因此,太監們逃亡需要熟人接應幫助時,也大多會往這一代逃逸。北京海淀區中關村一帶,清代也還設有一個「恩濟莊」,這也個是收留恩濟年老太監在宮外安養天年的處所。北京著名的八寶山墓園區,則是在明清兩代太監近侍們的主要墓地之一,留有不少的墓碑、墓園遺址。

正由於逃跑與身故的太監人數太多了,乾隆年間曾向各親王府徵募在王府裡執事的太監以填補宮中的人事缺口。這些出身親王府的太監們,來源更為複雜,多半是京城四鄰地區的窮苦人家,因此個性也較為強悍,常當差處事的過程有所過失。但由於皇家日常生活需要大量人力供差,辦理雜務,因此儘管知道也許會產生問題,依舊引進這些來自王府的太監,做為人力的補充。

不過,這確實也為嘉慶十八年天理教攻入紫禁城的亂事,埋下伏筆。天理教亂事件裡,追究宮中作為內應的太監出身,便會發現他就是這些原本在王府當差的太監之一。這些王府出身的內官,原本就較為強悍,且與民間往來互動密切。另一方面,這些不同出身的王府太監們也不太能融入宮廷中的嚴格規矩,互動不佳的情況下,或許也造就深埋了日後反叛的遠因。(未完)

商品簡介

「一樣的紫禁城,不一樣的風景。」

「宮中小人物雖然面目模糊,但也有他們的歡喜悲愁。」

書中的小人物呈現著與皇族貴人不一樣的生命故事,不一樣的歷史潛流;

從他們的人生際遇和生活甘苦,或許正閃爍出你我人生中的一些吉光片羽。

宮廷裡小人物的故事,是種特別的敘事,不同於固式版本的歷史記憶,

更是大敘事間時常被忽視的微小重點。

《紫禁城裡很有事:明清宮廷小人物的日常生活》描述明清時期一群我們常常在歷史小說或宮廷戲劇中看到讀到,卻對他們相當陌生的宮中小人物的故事,這群人當中有太監、宮女、守門兵丁、驛遞差役、外來職人…等等小人物,作者王一樵將他們的日常工作、宗教寄託、黑市交易、逃離宮廷、寂寞守夜、酒醉打架、被債主追債、偷竊宮內珍藏……等生活面相活靈活現地在紙頁中展開,呈現出這些在正史上沒沒無名小人物們的某面真實。對這些小人物,或許我們都有著似曾相似那熟悉卻陌生的認識和感覺,與史書或電視劇當中所熟知的宮廷大人物故事比較,這些人小物的生活更呈現芸芸眾生生命中的一些吉光片羽。

這些故事同時也是種相當特別的敘事方式,將不同版本的歷史記憶,從大敘事中篩檢出來,使時常被忽視的小細節在書頁裡熠熠發光。全書章節主要依照時間上的先後順序,從明代漸至清代初期,再由乾嘉時期,逐漸鋪陳至嘉、道、咸以來宮廷文化相關的人、事、物,最終將敘事延伸至晚清、民國前後的宮中人回憶。希望透過這樣子的安排,能夠在文字敘述中有呈現「也同歡喜,也同悲愁」的閱讀氛圍,讓讀者們走入宮中人的生活之中,隨著各章的敘事,一起感受宮廷中各種小人物在生命際遇上的各種喜樂與憂愁。

作者由宮中人生活的點點滴滴著手,期望讓讀者看到不一樣的風景、聽到不一樣的歷史潛流,在字裡行間,宮廷文化中最繁華富麗的剎那榮景印入眼簾,而曲終人散後,殿宇樓閣中無盡無邊的空寂落寞也將在內心迴盪。

作者簡介

王一樵

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中研院文哲所人文講座專任助理,「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專欄作者,長期從事明清歷史研究,以及東亞文化交流的研究與探索,也參與「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當中的「弱勢者的歷史」專案計劃。

作者自序

序:明清宮中人的生活日常與昔日身影

我的授業恩師王汎森先生曾在〈時代關懷與歷史解釋〉中寫道:「一個關心時代的史學家是有可能將他的關懷、時代境遇與史學工作疊在一起,成為一面三稄境,映照他所屬的時代」。這一本聚焦在明清宮中人的小書,誠如一面「三稄鏡」,一方面源自於我心中的時代關懷,也出自於些生活際遇,更包括了自己多年來從事的明清檔案研究工作的心得體會。書中許多故事都是我在研究中得到的有趣發現,書寫與構思的過程雖然跨時漫長,但細細想來更有不少十多年來求學與研究中的溫暖回憶。

2002初到北京,那時候正是秋初時分,氣候正好,我便時常造訪故宮。昔日書本上的知識化為實際,實地地感覺一種更深刻的情感觸動。古老的殿宇樓閣不再只是史料文獻中的字句,而是厚實的人文歷史積累。漫步在祡禁城的中軸線上,隨著參訪的遊客人群們走在古老的宮殿群中,時間漫成一種超脫現實的氛圍,心靈深處也產生了莫名的震動。

還記得那時候趁著在北京大學歷史系短期學習交流的機會,我時常一手拿著谷應泰編著的《明史紀事本末》,一邊準備學科專業知識,一邊趁課餘時間盡可能去故宮,或是在北京各處轉轉。由課堂走到歷史的現場,體會、感受文字筆墨的昔日故跡是相當令人興奮的。興許,這一書的發想就在那當下:我想用文字記錄下這一份來自歷史文化的感動。

往後的十多年,我一直在明清史研究的道路上埋首努力著,投入了《明清內閣大庫》的檔案整理,將青春歲月付出在這一份數量龐大的歷史文獻裡。這些精采的宮廷故事以及宮中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其實都來自於最無趣的文書整理。每天大量的閱讀,日復一日的整理內容,編寫摘要是這一本小書的源頭。也或許我該這樣說,這些明清以來的官方檔案文書與史料文獻裡,一直有著許多動人的故事,但它一直沉睡在堆積如山的龐大案卷裡,靜靜地等待有緣人的到來,讓故事可以被訴說,無聲的眾人生命際遇可以被後世傳講。

書中各章的撰寫動筆時間、跨度相當大,編輯成書的過程,參考了各方面的修訂意見,考量到讀者的閱讀感受,將內容依照時間上分先後順序,由明代漸至清代初期,再由乾嘉時期,逐漸鋪陳至嘉、道、咸以來宮廷文化的相關人、事、物,最終將敘事延伸至晚清、民國前後的宮中人回憶。希望透過這樣子的安排,能夠在文字敘述中產生「也同歡喜,也同悲愁」的氛圍,讓讀者們走入這些為史家們所忽略的宮中人的生活,隨著各章的敘事,感受宮廷裡各個小人物在生命際遇上的喜樂與憂愁。

我們閱讀這些宮中人的記錄時,或許會犯下一些錯置的問題,把自身的情感與關懷框架在這些敘事情節之中,但也許在這些宮中人所留下這些回憶文字中,是為將其這一生在紫禁城中的見聞,以及宮廷中的各種日常生活中的細節,還有自己生在其中的各種獨特的人生體悟真實的記載下來。因此若換一種角度來閱讀,由宮中人生活點滴著手,或許我們將會看到一種不一樣的風景,聽到一種不一樣的歷史潛流。讀者在遊走在字裡行間中,除了感知宮廷文化中最繁華富麗的剎那榮景,更有曲終人散後,殿宇樓閣中無盡無邊的空寂落寞。

序言的最後,我想說明一下自己對於宮中人的想法,或者該說我認為是這些宮廷中的無聲眾人們,該如何被記憶,甚至成為歷史意識的一部分。王老師亦曾在演講中詳細討論過他對於史學研究者的看法,他強調所謂的「史學」,是一種「擴增新量之學」,為讓人們擴展生命的層次與感悟,由心上念頭想法,漸至手邊日常舉止言行之中。我也認為歷史學的普及作品應該要有著這樣的特質,使讀者可以在閱讀中提昇生命質量,擴大生活的感知體驗。討論這些歷史記憶對於我們而言具有何種特別的感受,甚至如何影響了我們對於自己,對於社會的想法,這些都是一種在閱讀與欣賞歷史中必經的過程。我們在閱讀這些宮中人故事的當下,必定會發現到主流敘事中,同時存在著各種不同層次的歷史知識或記憶,伏匿深藏,但各種都有其動人之處。這些知識與記憶或許與一般人常識有所不同,但卻是確實的存在。

換一句話來說,各種歷史知識與歷史記憶之間未必是一種非此即彼的關係,但是它們之間卻往往有所出入,甚至讓人感到意外。但這些差異往往觸動到人心深處,特別讓人動容,久久難忘。正因為如此,我們更應該注意一個時代中多元多樣的歷史知識,理解與感受它們不同的輪廓,留心各種歷史敘事之間,各種自覺的,或者是不自覺的競合關係。大潮流的敘事中,必定有一些無聲的潛流匿伏,也必定有一些小人物的生命際遇會同樣讓人深受感動。正因為存在著互有出入的歷史敘事版本,或者是對於某一段記憶的選擇性關心與刻意忽略,我們才有更多元的想法。這些多元多樣的競合關係,大敘事與小細節之間的異同,都對我們日常生活中的各種選擇與取向,也有著一些無法被忽視的影響。畢竟,身為小人物的我們,也總是在故事中投入了我們自身的感情、信仰,甚至是價值上的認同。

明清宮中人的故事,正是種特別的敘事,不只是不同版本的歷史記憶,也是大敘事中時常被忽視的小細節。華麗宮廷中的人生際遇,生活甘苦,不也正是你我生命中的一些吉光片羽。

名人推薦

胡川安(《和食古早味》作者)

涂豐恩(《大人的日本史》作者)

駱芬美(銘傳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

蘇上豪(圖書金鼎獎得主)

誠意推薦

紫禁城裡很有事:明清宮廷小人物的日常生活
作者:王一樵
出版社: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7-05-03
ISBN:9789571369532
定價:280元
特價:9折  252
其他版本:二手書 57 折, 159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