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機處:永遠的權力中心
cover
目錄

小引

壹 初立背景:西北鏖兵

貳 宮室爭權:軍機處職權的伸展

參 陳情密折藏玄機

肆 乾隆即位與軍機處的廢立

伍 逐步走向權力的中心

陸 鄂張黨爭

柒 軍機元勳之死

捌 尋找真正的親信

玖 乾隆御臣有術

拾 嘉慶親政與和珅之死

拾壹 權臣肅順與軍機處地位的搖擺

拾貳 叔嫂恩怨:慈禧對奕訢的借用和打壓

拾參 走向終結:軍機處與衰世共沉淪

拾肆 寫在最後

後記

主要參考文獻

試閱內容

軍機初成

軍機處是什麼?此時此刻,恐怕就連雍正自己的感覺也是非常模糊。從機構名稱的反覆修改便可以得知,它多半是靠著雍正的摸索才逐漸定下來。最初階段,它可能只是為了解決軍需問題,但在接下來的日子中,雍正慢慢發現,情報傳遞和戰略決策,乃至於情報的保密等等,都需要做通盤的考慮,於是才改稱軍機處。今天的人們僅僅從軍機處這三個字便可以推測,它一定是和軍事,尤其是和軍機直接相關,這其實也是一種合情合理的猜測。

軍機處是什麼?對於眼下的張廷玉來說,他暫時也難以立刻說清楚。就成立之初的情形而言,它只是一個臨時搭建,簡易而又狹小的木板房,而且夏天悶熱、冬天寒冷,辦公條件非常簡陋,但他必須每天前來簽到值班。每天張廷玉都需要趕在日出之前便騎上快馬,以最快的速度趕往這個木板房。他必須在雍正皇帝召見之前,將西北傳來的軍情及時地進行整理然後上報,並在得到雍正的指令之後,迅速擬定作戰文書,然後命令探馬飛速送往西北戰區。

軍機處是什麼?不久之後,驛站的役卒們也有了他們自己的體會。對他們來說,軍機處就是讓他們跑斷腿也得跑下去的發令槍。郵驛制度,古已有之。到了清朝,為了配合軍機處,郵驛必須更加快捷而高效。清代高度重視驛站建設,並將其視為伴隨著中央集權統治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由此形成了以京師皇華驛為中心,向全國各地輻射的龐大軍情傳遞網路。路網分布之廣,組織建設之複雜,為歷代之最。在清代,「馬上飛遞」更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度,遇有緊急軍情,一晝夜的傳送速度可達六百里至八百里。這種高效驛傳,為軍機處命令的執行起到了有力保證。

軍機處是什麼?遠在西北的將士慢慢也有了體會。對於他們而言,軍機處就是讓他們奔赴沙場、赴湯蹈火的指令,也是時刻做到令行禁止的遙控器。從此之後,雖遠在千里之外,他們的一言一行無不受到嚴密監控。戰或不戰,乃至於衣食住行等等,都必須得到朝廷的明確指示。春秋末期著名兵家孫武曾說:「將在軍,君命有所不受。」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將軍必須要根據戰場情況靈活指揮,不一定完全聽從於國君的命令。但在軍機處的相關設置中,所謂「君命有所不受」顯然已經不再適用。誰敢違抗君命,違背朝廷旨意,就會引來殺身之禍。

將領的「緊箍咒」

在設置軍機處之時,雍正和張廷玉認為,既然有了快速而又高效的郵驛制度做保證,所謂「遙控指揮」不僅完全可以做到,同時也可以就此消除兵權在外、無法控制的隱憂。但是,戰場形勢終究是瞬息萬變的,軍機處會不會成為指揮員現場指揮和戰爭決策的牽制,他們倒沒有做過更為認真的考慮。通過軍機處來遙控指揮的這種辦法,到底有多大的實際效用,甚至是不是管用,都需要留給戰場和時間來檢驗。

張廷玉不僅支持發起戰爭,同時也積極為雍正推薦領兵作戰的將軍。經過張廷玉推薦,領侍衛內大臣傅爾丹被任命為靖遠大將軍,受到雍正的重用。不久之後,雍正設計了兩路進兵的作戰計畫。靖遠大將軍傅爾丹率軍二點四萬,以振武將軍巴賽為副將,由北路進攻;川陝總督岳鍾琪則被任命為寧遠大將軍,四川提督紀成斌為參贊,率軍二點六萬,由西路進軍。 雍正計畫儘快實現兩路合圍,直搗準噶爾腹地伊犁。與此同時,雍正命令河南、四川等地努力做好後勤補給,靜待戰爭發起。河南總督田文鏡收到命令,開始瘋狂地在各地徵調馱馬。在經過一番周折之後,他將三千匹馱馬送到岳鍾琪手中。岳鍾琪發現其中十分之一以上或老或病,純屬湊數,只得在陝西一帶臨時急購四百匹,以備戰爭之需。

策零得知清軍已經著手布置攻擊計畫,立即下令全員準備,積極做好戰爭部署。針對清軍的攻勢,策零決定先採用詭計迷惑清軍。在此期間,羅卜藏丹津曾經試圖發動政變謀殺策零,事洩被捕。策零便巧妙運用羅卜藏丹津來施行緩兵之計。他派人對岳鍾琪說:此前他們也一直想將叛賊押送京城,無奈路途遙遠,一直未能成行。此刻,叛賊羅卜藏丹津已經在押往京城的路上,聽說清廷發兵,只得半途折回。岳鍾琪不敢怠慢,隨即將這一情報報給雍正皇帝。雍正以為自己的大兵壓境已經讓策零的態度發生轉變,西北局勢也已經迎來轉機。他一面下令發兵計畫暫緩一年,將岳鍾琪和傅爾丹調回京城議事,一面派人前往準噶爾,聯繫冊封之事。

就在雍正布置綏靖計畫、清軍主帥離位之時,策零偷襲了清西路軍。當時,西路軍交由紀成斌臨時代管。滿族將領查廩奉紀成斌之命在科舍圖一帶放牧馱馬。策零召集兩萬兵馬,趁著清軍不備,向科舍圖發起突然襲擊。對此,狂妄自大的查廩完全沒有任何防備,面對敵軍的偷襲,反應也顯得十分遲鈍,結果好不容易才籌集的大批馱馬,被準噶爾軍掠走。後來經樊廷等將士奮力拚殺,才將準噶爾軍擊退,並奪回一部分馱馬。惱羞成怒的紀成斌下令將查廩捆綁,並推出去斬首,幸虧岳鍾琪及時趕到,才救下了查廩的性命。

岳鍾琪非常清楚滿漢之間有著不可逾越的界溝。故此,他堅決喝停紀成斌,命令其刀下留人。至於查廩此後恩將仇報,反咬一口,讓岳鍾琪喝了個滿壺,這倒是岳鍾琪始料不及的。

名將之血──岳鍾琪的悲喜人生

在官場上,岳鍾琪幾經歷練,越來越善於處理各種關係;在戰場上,他也是一位驍勇善戰、善於指揮的名將。平定青海叛亂的過程中,岳鍾琪充分展示了自己的指揮才能,受到雍正的重視和火線提拔。據說他是宋代抗金名將岳飛的後人,而岳飛所抗之金其實就是滿人的先祖。基於這個原因,一些反清復明人士一度希望能拉攏他,促其謀反,這讓岳鍾琪一度非常苦惱而又惶恐不安。倒是雍正一直用人不疑,對岳鍾琪一直高度信任,直到讓他做成了最高級別的將軍。

當然,在西北戰場,由於年羹堯事件的影響,雍正也注意對岳鍾琪的兵權實施嚴格限制。這個時候,軍機處正好可以派上用場。按照雍正旨意擬定的一道道軍令,由軍機處發出,再經過驛卒馬不停蹄的投送,源源不斷地傳遞到岳鍾琪所部。岳鍾琪每邁出一步,都可以感覺到雍正其實就在他身後,嚴密地注視著他。

當初,岳鍾琪曾經專門密陳奏摺,陳述對準噶爾的「十勝情形」,引起雍正的高度關注。由此開始,雍正特地下令,將西路軍交由岳鍾琪全權負責。可是,隨著戰事的進展,雍正的這種信任感正在漸漸消失。當初曾大力稱讚岳鍾琪「十勝之奏」的雍正,改為非常氣憤地批駁他的「十勝之奏」完全失敗,甚至是「無一可采」。

策零的假和談其實就是經由岳鍾琪上報,事後被證明完全是一個假情報。清軍為此付出慘重代價,大量馱馬被掠走,雍正此前所設計的兩路合圍戰術因此無法施展。雍正心中的懊惱無處發洩,於是把怨氣全部撒在岳鍾琪身上,也徹底對其失去信任。雍正憤怒地罵道:岳鍾琪當初所鼓吹的長驅直入戰法,不僅不能奏效,反而被盜賊掠走了很多馱馬,真是「既恥且憤」。盛怒之下,雍正甚至要求岳鍾琪賠償那些被準噶爾人搶走的馱馬。

很快,岳鍾琪所率領的西路軍中便安插了兩位副將,一位是雍正的心腹都統伊禮

布,另一位則是鄂爾泰的愛將石雲倬。這種明為幫忙、實為監視的人事安排,立刻讓岳鍾琪感到不寒而慄。他似乎隱約感覺出從千里之外的軍機處所傳來的陣陣殺機。

科舍圖之戰,策零雖偷襲成功,獲得部分馱馬,卻也領教了岳鍾琪西路軍的戰

力,便把目標改向北路軍。策零知道,岳鍾琪沒有得到雍正的旨意絕不敢擅自出兵,所以用兵更加大膽。

雍正九年(一七三一)六月,策零只用少部分兵馬牽制西路軍,另外集中三萬大軍向傅爾丹的北路軍發起猛攻。在戰爭中,策零巧妙地運用誘敵之計,取得成功。他先是派出細作散布假情報,謊稱準噶爾內部已經發生分裂,接著便做出退讓之舉。傅爾丹認為這是千載難逢的戰機,便親率大軍發起攻擊,不料落入策零精心設置的伏擊圈。清軍在傅爾丹指揮下一路快速推進,當行進到和通泊一帶時,突然聽到笳聲大作、鼓聲四起,準噶爾士兵如同漫天烏雲一般殺將過來。傅爾丹見勢不妙,急命士兵倉促應戰。經過一番激戰之後,北路軍幾乎全軍覆沒,巴賽、常祿、查弼納等一大批戰將戰死沙場,只剩下兩千餘人狼狽逃回。

岳鍾琪早先拜訪傅爾丹之時,發現傅爾丹在營帳之內布滿精美兵器,於是立即向他討教用意。只見傅爾丹答道:可以立威!岳鍾琪走出營帳之後慨然嘆道:作為大統帥,不知道謀略勝人卻只知炫耀武力,他日必敗!不想很快就得到了驗證。

傅爾丹大敗而歸,雍正只是將其作降職處理,並沒有予以深究。這與他對岳鍾琪的態度形成鮮明對比。同為大將軍,一個是滿人,一個是漢人,雍正厚此薄彼的態度非常鮮明。對此,岳鍾琪只能報以一絲苦笑。

岳鍾琪很快就迎來了人生噩夢。在一次設計伏擊失敗之後,他本想彈劾副將縱敵失職,沒想到雍正對此將信將疑,要求軍機處提出處理意見。鄂爾泰認為岳鍾琪這是推卸責任,隨即也對其提出彈劾。相比之下,雍正顯然更加相信鄂爾泰的話,於是將岳鍾琪調離前線,勒令其回京覆命。滿人查郎阿就此取代了岳鍾琪主帥之職。

當初被岳鍾琪從紀成斌刀下救出的查廩,正巧與查郎阿有親戚關係。令人唏噓的是,查廩此時非但不念救命之恩,反倒是反咬一口,將科舍圖之戰的責任完全推到岳鍾琪身上。查郎阿迅速向雍正遞交了一份彈劾岳鍾琪的奏摺。雍正本來就對岳鍾琪不太信任,在看到這份奏摺之後,不由得勃然大怒,宣布將岳鍾琪關進大牢候審。一直以岳飛後人自居,把忠心報國視為己任的岳鍾琪,差點丟掉性命。

西路軍岳鍾琪已遭關押,北路軍傅爾丹也被降職,雍正忽然覺得西北戰局已經亂如團麻,當初精心設計的兩路夾擊戰術,至此也已經完全破產。七月,雍正由軍機處擬旨,發布了由攻轉守的命令:「果能固守,即伊等之功矣。」

策零怎肯就此罷手,他決心率領準噶爾軍將戰爭進行到底。遠在京城的雍正和身處軍機處的軍機大臣都坐立難安。沒想到就在這個危機時刻,父親康熙所留下的一筆遺產,意外地幫助雍正得到了最後的解脫。

商品簡介

權力叫人戀棧,權力叫人腐敗

從興起、繁盛到衰亡,一切從這空間開始。

軍機處,耳熟能詳的名字

是輔助皇權集中的貼心祕書處,

或是大臣傾軋弄權的鬥爭大平台?

大清帝國的道路、中國歷史的走向

在軍機處成立這一刻就已發生改變。

熊劍平的《軍機處:永遠的權力中心》,徹底解讀:

雍正皇帝創建軍機處的始末

名將岳鍾琪的悲喜人生

軍機元勛張廷玉晚節不保的祕辛

大貪官和珅如何走上奪權之路

晚清權臣肅順、奕訢與慈禧太后的明爭暗鬥

列強環伺下的大清帝國與衰世共沉淪……

「軍機處」經常出現在與清代有關的文學作品或是影視戲劇中,但這個創立於雍正年間的機構,成立的初衷是什麼,又經歷過什麼樣的發展、演變;更重要的是,它如何實現了皇權的集中與統一?

從雍正時期為了因應羅卜藏丹津叛亂而創設,直到宣統三年,清政府實行責任內閣制而撤除,軍機處在這一百八十餘年的時間裡,對清代政治、經濟和軍事等各個方面,都產生了非常深刻的影響。作為影響歷史走向的重要機構,在「軍機處」這個權力平台上,發生過多少傾軋與妥協的祕辛,歷任帝王與權臣又激盪出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

知名學者熊劍平以極為通俗流暢的筆觸,系統性地描述圍繞「軍機處」所展開的滿族與漢族、宗室與皇帝、皇權與內閣、文臣與武將的權力鬥爭,更經由軍機處這個特殊視角,透視有清一代封建皇權空前強大的原因。

作者簡介

熊劍平

1973年9月出生於安徽巢湖。南京國際關係學院講師。2005年獲解放軍國際關係學院軍事學碩士學位,2012年獲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歷史學博士學位。 主要研究方向為中國古代兵學史和《孫子兵法》。出版有《中國古代情報史論稿》、《六韜、鬼谷子誦讀本》等專著,並於《中國人民大學學報》、《軍事歷史研究》等期刊發表論文數十篇。

作者自序

早些年我接觸了清史,知道清朝統治者嚴密控制思想界和讀書人,製造了太多的文字獄,由此逼出孜孜於考據的乾嘉學術。坦白地說,由於這樣的認識,我對清朝的歷史一直不很喜歡,甚至於看到電視上的清宮戲,長辮子甩來甩去的,都會覺得彆扭(當然也會由此錯過不少精彩)。在我的印象中,清朝是個太過於專制的朝代,除了少數滿人過得舒坦之外,漢族,包括其他各民族,都過得不開心。至於晚清政府飽受凌辱、乞哀告憐,害得全體國人顛沛流離、含辛茹苦等情節,也在腦海中留有深刻印象。不喜歡清朝的原因,大概就是這些吧。

前幾年在人民大學讀博,清史是必修課,只好把不喜歡的清史當成專業課來修,陸續翻看了一些書。同學們熱火朝天地學習清史的勁頭,對自己多少有些感染。記得有一次討論課,成崇德老師以「清朝取代明朝是進步還是退步」為題,讓大家自由展開討論。這實在是個可以自由發揮的好題目,所以課堂氣氛非常熱烈。有些同學認為這是歷史的倒退,他們認為這是文化相對落後的滿族的野蠻統治。有些同學則認為是進步,他們更多看到的是明廷的腐朽沒落,認為清朝取代明朝既是歷史的必然,也多少給中國帶來了清新之氣。

我默默地聽著大家討論,思緒就此飄飛得很遠。在我看來,歷史上的很多問題固然很能發人深思,卻往往都是無解。歷史可能會有輪迴,卻也不便假設。以當時的情形來看,由李自成做皇帝不見得會比滿人入主好到哪裡去。中原民族文化固然先進,統治者的御民之術也非常高超,對於人民的盤剝反而有可能會變得更加瘋狂。事實上,滿人入主中原之後,便是系統地學習了漢人,尤其是明政府的御民之術,從而成功地構建了一個專制而又集權的龐大帝國。滿人正是從漢人身上學會了治理疆域和駕馭臣民的方法,清廷正是有效利用了明廷的力量才巧妙地推翻了明廷的腐朽統治。

清朝治術,林林總總,其中最有心機、最具效應的莫過於「以漢制漢」。他們看清了不少漢族官員有著媚上欺下的劣根性,因而總能巧妙地加以利用。吾人一貫呼號「以夷制夷」,卻不啻為痴人說夢;他者甫一推行「以漢制漢」,很快便能立竿見影。嗚呼!

清代軍機處是維繫帝國大廈和維持集權統治的重要機構。起初階段,它專為軍情處置而設,目的是求得戰場指揮效率,在被實踐證明並不成功之後,卻沒有遭到廢棄,反而是漸漸坐大,政情、社情、民情等都聚攏於斯,軍機處由此而成為皇帝的耳目和心腹,進而取代內閣,成為新的中樞機構,幫助統治者實現集權統治。但是這一切並非完全出自清人的獨創,仍然可從明代找到其前身。在明代,統治者為了實現集權統治,罷宰相之位,行特務之政,設立了錦衣衛和東廠、西廠,用間諜手段控制臣民,從而一舉將封建專制統治發展到了一個高峰。在很多方面,清朝都是以明朝為師,正像漢承秦制一樣。

我關注情報史已經有些年頭,但是對於情報的地位和作用等,認識一直不夠到位。通過考察清代軍機處的創立及發展,慢慢地才有了些許改變。我逐漸認識到,對於國家和政府而言,情報機構始終是一個生死攸關的重要部門。情報對於政權機構的維繫作用,情報對於朝政的輔助和決策作用,都是異乎尋常,不可替代。只有掌控了知情權、研判權和決策權,才算真正地掌控了權力。清代皇帝處心積慮地構建軍機處,精心設計出一套嚴密的密摺制度,無外乎是為了掌控政治、軍事等重要情報,從而做到先機處置,進而真正實現對於統治權的掌控。

當然,軍機處的職權並非掌控、傳遞並處置情報這麼單一,從情報到決策的過程,也遠非我們所想像的那麼簡單。對於軍機處的其他職權,以及軍機處地位的轉換等,我也努力地進行了若干梳理。在寫作過程中,我嘗試把更多的筆墨留在紛紛擾擾的具體事件之中,是想留給讀者諸君一些獨自體會的空間。至於效果如何,只能等待讀者朋友們的評判了。

軍機處:永遠的權力中心
作者:熊劍平
出版社: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7-02-17
ISBN:9789570848786
定價:360元
特價:79折  284
特價期間:2019-09-02 ~ 2019-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