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收藏家
cover
目錄

自 序

第一章 柳園

第二章 少年與少女的密室

第三章 死者為何墜落

第四章 有理由的密室

第五章 降雪積在佳也子的屋頂

試閱內容

第一章 柳園 一九三七年

1

黃昏之中,寺町街上沒有人的氣息。

鮎田千鶴四下張望後,穿過被標記為柳園女子高中的校門。手錶的指針正指在下午六點五十分。現在的時刻,正門已經被上鎖,只有旁邊的便門打開著。

一通過校門,二層樓建築、日西合璧的校舍,就在眼前展現優美的姿態。據說風格被稱作木造的文藝復興。正面的玄關被關閉,只有在其右手邊的值夜室、左手邊的工友室,窗裡還點著燈火,剩下的全都一片漆黑。由於兩邊房間的窗戶都以窗簾遮蔽,或許不用擔心這邊的身影會被發現吧。

千鶴一邊往前看正面的玄關,一邊向右拐彎。運動場在前方擴展開來。在白天,沐浴十月上旬透亮的陽光、少女們的歡呼聲交織飛舞的運動場,現在也被黑暗籠罩,連個人影都沒有。建在其左側的雨天體操場,簡直就像蹲坐的巨人。

千鶴突然害怕起來,感覺手臂起了雞皮疙瘩,開始後悔自己魯莽的行為。

快點達到目的後回家吧!千鶴加快腳步,在校舍的角落向左拐彎。左手邊相連的教室,每一間的窗裡也都是一片漆黑。千鶴跑了起來。校舍在途中間斷,可看見後院的行道柳樹。儘管白天是那樣的田園詩意,現在的氣氛卻像是幽靈就要出來的樣子。

在左前方的那一株,就是目標樹!長方形的東西在樹下隱約可見。

有了!千鶴往那邊跑了過去。

是《Y的悲劇》,巴納比.羅斯著,從府立圖書館借來的重要書籍。

今天的午休時間,千鶴坐在行道柳樹下讀著這本書。雖然愛讀吉屋信子的同班同學們會皺起眉頭,但是千鶴卻非常喜歡偵探小說。正當沉迷於退休的莎士比亞劇演員、名偵探哲瑞.雷恩的活躍而讀下去時,微風令人過於舒爽,靠在樹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靠通知午休結束的鐘聲醒來,四下張望,沒有任何人。睡眼惺忪,急急忙忙跑進教室聽課。放學後就是排球社的社團活動。下午五點過後回家,進入自己的房間,從水手服換穿平紋的和服,正想要繼續閱讀《Y的悲劇》時,才察覺書不見了!放在哪裡忘記帶回來?澈底搜尋記憶的最後,終於醒悟在午休睡著時,把書本放在行道柳樹下忘記帶走。明天一大早去找吧!可是,萬一書本消失了該怎麼辦?就算沒有消失,或許會沾濕夜露而受損也說不定。從圖書館借來的重要書籍,如果變成那樣就糟了……。每當那麼一想,就變得坐立不安。晚餐和之後的餐具洗滌也草草了事,換穿外出用的洋裝,「散步一下就回來!」那麼告知後,便從下鴨的家中飛奔而出。

《Y的悲劇》既沒受潮,也沒受損。千鶴鬆了一口氣,把書本放入手提包。想要返家而回過頭去,留意到從音樂教室窗簾的空隙正透出燈火。

柳園女子高中的校舍從上空看來,位於南北走向的寺町街東側,呈現巨大的E字。E字的豎棒叫做本棟,有正面玄關、教員室、校長室、會客室、食堂、值夜室、工友室、電話室等。E字的三根橫棒由北依序叫做北棟、中棟、南棟。音樂教室位於中棟的東端。因為千鶴目前所在的後院,行道柳樹位於校舍的東側,所以音樂教室就在附近。

也許是哪位音樂老師正在練習吧。千鶴受好奇心的驅使,忘了害怕,往音樂教室接近。雖然每扇窗戶都被窗簾遮蔽,但是南側的一扇窗戶,還留有能夠用一隻眼睛窺視的空隙。嘗試把右眼靠過去那裡,悄悄地窺視室內。

在狹窄的視野中,可看見身穿藏青色西裝、年紀在三十歲世代中段的瘦高男子,正在彈著鋼琴。

原來是音樂教師其中的一位,君塚慎吾老師。包含千鶴在內的許多學生,都難以對付他。總之就是神經質,拘泥於準確度的程度到了極點。一旦沒有滿足自己設定的準確度基準,就一副愁眉苦臉,囉囉嗦嗦地發牢騷。就連樂器的演奏,不管是情感還是表現力,一直只是一昧的要求準確度。雖然本領達到開鋼琴演奏會的程度,但是乾脆地說,想必不適合當教育人員。

之所以就那樣穿著西裝彈奏,或許是為了習慣臨近的演奏會吧。因為音樂教室最近才剛施作了扎實的隔音工程,所以即使緊靠窗外站立,也只能略微聽到鋼琴聲,好像是海頓的鋼琴奏鳴曲。

不同於其他教室,因為音樂教室位於走廊的盡頭,所以門只有西側一處而已。一通過門就有講台,旁邊放著三角大鋼琴。在其東側,則是桌子和椅子成排並列著。在其背後、東端的窗邊,則是鐵琴、木琴、大鼓等的樂器。理所當然,現在能夠看到的,只有三角大鋼琴和講台附近而已。

君塚老師突然停止彈琴,從椅子上站起身來。心想被發現了吧,嚇了一跳。好像不是那樣。老師往千鶴的視野左端走去,被窗簾遮蔽看不到了。在那邊有通往走廊的門。好像因為有誰敲門,所以前往開門的樣子。

君塚老師又從窗簾的左端出來了。左邊的側臉向著千鶴,面對窗簾的左端在說些什麼。

下一個瞬間!

微弱的爆裂音響起!君塚老師的身體搖搖欲墜。按住右大腿,蹲下起不來。千鶴的心臟就像要停了。爆裂音再度響起!老師的身體往後反彈似地倒下。

君塚老師被來客用手鎗鎗擊了!兩次的爆裂音是鎗聲!千鶴好不容易才那麼理解過來。但是,從窗簾的空隙眺望的情景欠缺現實味,簡直就像電影的一個場面。

該不會是在演戲吧?可是,每次鎗聲一響,老師的身體就搖搖欲墜、反彈的情況,怎麼也看不出來是在演戲。顯然身體並非出自本身的意志,而是受到來自外部施加的力量被移動。

老師就那樣腳朝向門躺下,連抽搐都沒抽搐一下。真的被鎗擊了。千鶴的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不自覺地看手錶,七點十分。非得通知值夜的老師不可!朝向值夜室跑了起來。可是,腳卻顫抖得跑不太動。

因為音樂教室位於中棟的東端,而值夜室接近本棟與中棟的交叉點——正面玄關的南邊,如果通過中棟的走廊前往,從音樂教室到值夜室就不會那麼遠。但是,現在的時刻,校舍的門及窗戶全都已經上了鎖,進不去校舍中。不得不逆著來時路,大幅迂迴校舍的南側。

好不容易在千鶴抵達值夜室的窗外時,已經是七點十二分。一邊上氣不接下氣,一邊鏘鏘作響地敲窗戶的玻璃。

停頓一下,窗戶嘎啦嘎啦一被打開,就聽到「哎呀!誰在敲窗啊!」大聲申斥的聲音,教英語的橋爪泰夫老師探出上半身。好像是今晚的值夜。年紀在二十歲世代中段的年輕人。因為個性活潑又相當帥氣,是學生中有人緣的老師。正穿著藏青色西裝。

「——噢!這不是四年二班的鮎田嗎?為什麼在這樣的時間還在學校啊?剛才敲窗的人是妳嗎?」

「是。」

「為什麼要做那種事……」

也許是說到這裡,留意到千鶴的臉色吧。

「怎麼了嗎?臉色蒼白的。」

「剛才,在音樂教室看到君塚老師被鎗擊了。」

「——妳說什麼?」

千鶴一說出自己看到的情景,橋爪老師的臉就驚愕地扭曲。

「好!我這就去看看!」

因為說著說著就要縮回身體,所以千鶴著急起來。

「啊!老師,我也一起去,請等等我!」

「呆瓜!有傢伙會再去人被鎗擊的現場嗎?待在這裡!」

「可是,當我獨自在這裡時,或許犯人會來襲也說不定。」

「——沒辦法啦!手借給妳,給我從窗戶進來吧!」

千鶴首先透過窗戶將手提包放入值夜室,接著讓橋爪老師拉起來,進入值夜室。母親萬一瞧見這番景象,或許會昏倒也說不定。

橋爪老師打開值夜室的門,按下走廊燈光的開關。天花板的電燈把鋪著地板的走廊,微暗地照亮起來。在白天,少女們往來的空間,正默然鴉雀無聲。

千鶴在後頭追趕快步行走的英語教師。一邊看左手邊的正面玄關,一邊向右拐彎。看得到音樂教室的門在前方遙遠的盡頭。門正關著。或許犯人已經逃掉了吧。

往前接近,發現音樂教室跟前的一扇走廊窗被大幅打開了。在窗鎖旁邊的玻璃上,開了個直徑約十五公分的洞。

「老師,這個……」

「犯人從這裡入侵的吧。用玻璃切割刀在窗玻璃上開洞,再從那邊伸手進去打開窗鎖吧。」

兩人站在音樂教室的門前。千鶴反射性地看手錶。七點十四分。橋爪老師握住門把想要開門,門卻打不開。被上鎖了。

「——好像有上鎖。」

橋爪老師表情僵硬地說。

「您說有上鎖……意思是指犯人在裡頭嗎?」

「——就是那個意思吧。」

千鶴毛骨悚然。原本以為犯人已經逃掉了,卻好像還在的樣子。感覺似乎聽得到隱藏在門對邊的犯人呼吸聲。

「像我剛才做的那樣,出去外面,從窗簾的空隙窺視看看,怎麼樣?或許看得到犯人也說不定。」

「就那麼辦吧!」橋爪老師說著說著就從被大幅打開的走廊窗,出去外面。千鶴也隨後跟進。

橋爪老師從窗簾的空隙窺視音樂教室。或許是看到躺下的君塚老師,側臉變得嚴厲起來。橋爪老師將手搭在窗戶上,每一扇窗都打不開。這邊也已經上鎖了。

「……從這邊看不見犯人的身影啊!或許躲藏在死角也說不定。」

「是那樣吧。」

「雖然也可以破壞窗玻璃把鎖打開,但是或許躲藏中的犯人會猛撲過來也說不定。去工友室,把門的鑰匙拿來吧!要工友也來支援會比較好。」

橋爪老師說完,再度從窗戶進入走廊。千鶴也靠他幫助,從窗戶進入。

工友室位於本棟的北端。橋爪老師和千鶴跑過中棟的走廊、接著是本棟的走廊,突然闖進工友室。

工友堂島源治正盤腿坐在榻榻米上讀著故事書,一見到兩人,眼睛就睜得溜圓。

「橋爪老師,怎麼了嗎?臉色大變的……。就連學生也在呀!」

堂島的年紀在五十歲世代中段,皮膚曬得相當黑。任職這所學校也快三十年了,乍看之下雖然嚴肅,但卻是相當親切,所以受到學生的敬仰。

堂島一聽到情況,臉色就變得嚴厲起來。

「好!我也去吧!」

在工友室的牆上掛著每間教室的鑰匙,還附有標示哪間教室的牌子。堂島從牆上取下鑰匙,三人回到音樂教室前。

堂島把鑰匙插入門的鑰匙孔,一轉就發出喀嚓聲。橋爪老師握住門把,慢慢打開向外開的門。看得到約在前方兩公尺,音樂教師正腳朝向這邊躺著。千鶴雖然隱隱約約感到不對勁,但卻不明白那是什麼。

在西裝的胸前口袋和長褲的右大腿處,各開了小孔。是鎗傷!長褲的右大腿一帶,已經被血染得鮮紅。千鶴的腳顫抖得更加厲害。

橋爪老師和堂島一邊環視左右,一邊小心謹慎地跨足進入音樂教室。橋爪老師蹲在君塚老師的身邊,探試脈搏。英語教師重新探試脈搏好幾次,最後搖搖頭。

「——已經死了。」

雖說是預料中的事,但是一聽到那樣的話,就感覺力氣逐漸從身體消失。

「到裡頭搜索犯人吧!」

橋爪老師跟堂島說,工友一臉緊張地點頭。

「鮎田,妳離開門!要是犯人突然衝出來的話,可就危險了。」

「啊,是!」

千鶴往後退下。看得到橋爪老師和堂島慢慢走在桌椅之間。該不會犯人馬上就要衝出來了吧?千鶴擔心得受不了。

但是,什麼事也沒發生,兩人出來了。

「——誰也不在。」

橋爪老師露出一副莫名奇妙的面孔說。

「——欸?」

「誰也不在音樂教室裡。因為桌子底下看得清清楚楚,不可能會躲在那裡,而且也沒有能夠藏人的壁櫥之類。」

「犯人不就是從窗戶逃掉了嗎?」

「也不是那樣。我跟堂島先生一一確認過了,每一扇窗上的螺旋鎖都牢牢嵌著。」

橋爪老師看著堂島說。

「勞駕,請你用電話通報警察好嗎?結束後,請在工友室陪伴這個孩子。因為我要在這裡看守現場,直到警察抵達。」

「知道了!」堂島點頭,帶領千鶴前往本棟的電話室。拿起聽筒,向警察通報。結束後,堂島帶領千鶴回到工友室。

時間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吧,聽到好幾輛汽車停靠在外面寺町街的聲音。是警察抵達了。不久,走廊上響起好幾個人的皮鞋聲。工友室的門被打開,把西裝脫下、夾在手臂上的橋爪老師進來了。年紀在四十歲世代中段的男子,突然從他後面探頭窺視。

「呦!小千鶴。吃苦頭啦?」

「——舅父!」

原來是母親的弟弟圭介舅父。舅父是京都府警察部刑事課的警部。

「我是事件負責人,多多關照啦!」

一看到舅父的臉,強忍的眼淚就一湧而出。

以上內容節錄自《密室收藏家》大山誠一郎◎著、倪志榮◎譯.白象文化出版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3584322.pdf

商品簡介

日本「本格推理大賞」得主大山誠一郎本格推理小說首度登台!華麗解開密室之謎的名偵探登場。

◎日本「本格推理大賞」得主――大山誠一郎,本格推理小說首度登台。

◎綾辻行人對本書的讚詞:欽佩於對本格推理的堅定熱情與真誠。無雜質、高純度、高品質的密室謎題集。

◎話題著作、裝滿所有詭計的100%密室推理小說。

物理詭計+心理詭計+必定再讀的高超技巧=本格推理大賞得獎作品!

從上了鎖的教室消失的射殺犯、在警察監視下的家中發現的男女屍體、 從空無一人的房間掉落下來的女子。名偵探.密室收藏家精湛的邏輯打開密室之門。這才是本格推理深奧的妙趣!

物理詭計、心理詭計、必定再讀的高超技巧……千方百計蒙騙讀者的本格推理大賞得獎作品。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3584322.pdf

作者簡介

大山誠一郎(Oyama Seiichiro)

生於1971年、日本埼玉縣。在京都大學就學時,隸屬於推理小說研究會。在籍社團時以「命中犯人」的高手聞名。2002年以短篇作品〈她不可能殺Patience〉出道。2004年出版的《字母謎題》,以純熟的超然邏輯在本格推理上,受到高度評價。2013年以《密室收藏家》受頒第13屆本格推理大賞獎。其他的著作有《假面幻雙曲》、《赤色博物館》。譯作有Edmund Crispin的《為了永久的別離》、Nicholas Blake的《死的殼》。

譯者簡介

倪志榮(Ni, Chih-Jung)

■1988年 國立清華大學化學工程學系畢業

■1991年 中日交流協會留日獎學生

■1993年 日本東京大學工學院合成化學研究所碩士

■2014年 中部科學園區模範勞工

■曾任地球村美日語中心日語講師

■現職華邦電子公司模組技術發展部經理,從事DRAM與Flash的製程研發。

■另有譯作: 《半導體乾蝕刻技術》、《化學偵探居禮先生》1~3

新書預告: 《赤色博物館》、《化學偵探居禮先生4》

作者自序

台湾の読者の皆様へ

大山誠一郎

中学生の頃から、密室物の推理小説が大好きでした。

鍵のかかった部屋や、周囲に足跡のない家や、衆人環視の空間など、犯人が出入りできたはずのない場所で起きた、およそ不可能としか思えない事件。それが鮮やかに解き明かされるさまに目を見張り、密室物と紹介されていれば無条件で飛びつきました。

密室物の巨匠ジョン・ディクスン・カーに夢中になりましたが、同じぐらい夢中になったのが、さまざまな作家の密室物の秀作を集めたアンソロジーや、一人の作家の密室物ばかりを集めた短編集です。

長編は物語を膨らませるために密室以外にいろいろな要素を含みますが、短編は密室だけに焦点が当てられ、余分な要素がありません。だから、密室物ばかりを集めた短編集は、好物ばかりを取り揃えたディナーのような楽しみを与えてくれました。

けれども残念ながら、そうした短編集は多くありません。そうした短編集をもっと読みたい――その願いはやがて、自分でも書きたいという願いへ変わりました。長年のそうした願いをようやく叶えることができたのが、本作『密室蒐集家』です。

日本のどこかで密室殺人が起きると、密室蒐集家と名乗る謎の男が現れ、たちどころに事件を解決して消え去ります。一九三〇年代から二〇〇〇年代まで、事件の起きる時代はさまざまですが、不思議なことに男は少しも年を取りません。

時代がさまざまなように、事件もさまざまです。女学校の鍵のかかった音楽室での殺人、刑事たちに監視された現場での殺人、鍵のかかった部屋からの転落死、密室のトリックはわかっているのに密室を作った理由がわからない事件、雪上に犯人が出入りした足跡のない家での殺人……。いずれの事件も密室蒐集家が鮮やかに解き明かし、意外な真相を披露します。

少年の日、密室物に目を輝かせていた自分自身を満足させられるような作品にしたい。そう思いながら一作一作書き上げる作業は苦労の連続でした。しかしおかげで、かつての自分にも「よかったら読んでみて」と言える作品になったのではないかと思います。

長年の願いが結実した本作は、私にとってひときわ愛着のある作品です。その本作が、多くの方が推理小説を楽しみ、目の肥えた読者が大勢おられる台湾で紹介されることは、私にとって大きな喜びです。

一人でも多くの方が本作を楽しんでくださることを願ってやみません。

敬致台灣的諸位讀者

大山誠一郎

自從初中生的時候,就非常喜好密室作品的推理小說。

發生在上了鎖的房間、周圍沒有足跡的房子、眾人環視的空間等,犯人沒道理進出得了的場所,只能認為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件。對那被精湛解明的情況,吃驚地瞪大眼睛,如果有密室作品被介紹,就會被無條件吸引過去。

對密室作品的巨匠約翰.狄克森.卡爾入迷,同樣入迷的還有匯集各種類型作家的密室傑作選,以及專收單一作家的密室短篇集。

長篇作品為了擴大故事的規模,包含了各式各樣密室以外的要素,至於短篇作品則僅聚焦於密室,沒有多餘的要素。因此,專收密室作品的短篇集,就像只將喜好的食物準備齊全的晚餐,帶來那樣的快樂。

不過遺憾得很,那樣的短篇集並不多。更想要讀那樣的短篇集――那個願望終究轉變成連自己都想寫的願望。好不容易讓多年那樣的願望得以實現的,就是本著作《密室收藏家》。

一旦在日本的什麼地方發生密室殺人事件,就會出現自稱密室收藏家的謎樣男子,當即解決事件而消失。從一九三〇年代到二〇〇〇年代,發生事件的時代儘管各自不同,不可思議的是男子卻一點也不會老。

好比時代各自不同,事件也是形形色色。在女子學校上了鎖的音樂教室殺人事件,現場被刑警們監視的殺人事件,從上了鎖的房間墜落死亡,明明知道密室的詭計、卻不知道製作密室理由的事件,雪上沒有犯人出入足跡的屋內殺人事件……。每個事件都由密室收藏家精湛解明,宣布意外的真相。

想要做到少年時光,對密室作品目光炯炯的自己能滿足的作品。一邊那樣想,一邊逐篇寫完的工作是辛苦的連續。然而托大家的福,想必已經成為也能對過去的自己說「可以的話,讀看看」的作品。

多年的願望結成果實的本著作,對我而言是格外留戀的作品。那樣的本著作,能在許多人享受推理小說、有鑑賞能力的讀者人數眾多的台灣被介紹,對我而言是巨大的喜悅。

持續企盼更多人享受本作品。

密室收藏家
作者:大山誠一郎著(Oyama Seiichiro)
譯者:倪志榮
出版社:白象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6-12-01
ISBN:9789863584322
定價:300元
特價:88折  264
其他版本:二手書 73 折, 22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