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
cover
目錄

譯序光與陰影並治的愛的共和國

獻辭給瑪提爾德.烏魯齊雅

早晨

中午

傍晚

夜晚

【附錄】聶魯達年表

試閱內容

獻辭︰給瑪提爾德.烏魯齊雅

我鍾愛的妻子,我在寫這些被訛稱為「十四行詩」的詩作時,飽受折磨;它們令我心痛,惹我神傷。但題獻給你時,我心中所感受到的喜悅像大草原一樣遼闊。著手此一寫作計劃時,我深知自古以來詩人們早就從各個面向,以優雅出眾的品味,為十四行詩營造出像白銀、像水晶、像炮火一樣的聲韻;然而,我十分謙卑地,以木頭為質料創作這些十四行詩,賦予它們那不透明的純粹物質的音響,傳送到你耳邊。在森林裡、沙灘上,在隱蔽的湖畔、灰燼點點的地區散步時,你和我曾撿拾天然的材枝,那些隨流水和天候來去的木塊。我以小斧頭、彎刀和小折刀,用如此柔軟的廢棄物,打造這些愛的材堆;我以十四塊厚木板,搭蓋每一間小屋,好讓我愛慕歌頌的你的眼睛居住其中。述說完我的愛情根基,我將這個世紀交付於你:木質的十四行詩於焉興起,只因你賦予了它們生命。

一九五九年十月

早晨

瑪提爾德:植物,岩石,或酒的名字,

始於土地且久存於土地的事物之名,

天光在它成長時初亮,

檸檬的光在其夏日迸裂。

在這個名字裡木製的船隻航行,

被團團海藍的火環繞:

它的字母是河水,

流入我焦乾的心。

啊,顯露於藤蔓下的名字,

彷彿一扇門通向不知名的隧道,

通向世界的芬芳!

啊,用你熾熱的嘴襲擊我,

如果你願意,用你夜的眼睛訊問我,

但讓我航行於你的名裡並且安睡。

愛人,要到達吻,路何其漫長,

要多少流浪的寂寞才能有你為伴!

火車在雨中孤獨地繼續前駛。

在塔塔爾春天尚未露出春光。

但是你和我,愛人,我們在一起,

從衣服直到根部皆在一起:

一起在秋天,在水中,在臀部,

直到只有你,只有我,在一起。

想想河水夾帶多少石頭,

一路流抵博羅亞河出口;

想想重重火車與國家的阻隔,

你和我需要的只是彼此相愛:

和萬物混合,和男人,和女人,

和孕育、教養康乃馨的大地。

譯註︰塔塔爾,安多法加斯塔城外的一個小海港,位於智利中北部荒涼的硝酸鹽高原上。博羅亞河是亞馬遜河上游的支流,其水域覆蓋秘魯、巴西和哥倫比亞,為多岩石、蒼翠、水流密佈的高地;古印第安博羅(Boro)族所居。

苦澀的愛,以荊棘為冠的紫羅蘭,

充滿刺人的熱情的灌木叢,

憂傷之矛,忿怒之花冠,

你經由什麼途徑,如何走向我的靈魂?

你為何突然將你痛苦之火

拋扔於我生命冰涼的枝葉間?

是誰指引你來路?什麼花,

什麼岩塊,什麼煙帶領你到我的居所?

駭人的夜確實顫動著,

黎明將所有的高腳杯斟滿了酒,

太陽向天下昭告它的存在,

而殘暴的愛無止歇地纏繞著我,

直到它以利劍、以荊棘刺穿我,

在我心中開出一條焦灼的路。

你將記得那變化莫測的溪谷,

在那兒悸動的香氣上揚,

有時候飛來一隻鳥,穿著

水色和悠然:冬天的衣飾。

你將記得那些大地饋贈的禮物:

暴躁的芬芳,金黃的泥土,

灌木叢中的野草,瘋狂蔓生的樹根,

利如刀劍的奇妙荊棘。

你將記得你帶來的花束,

陰影與寂靜之水的花束,

彷彿綴滿泡沫的石頭般的花束。

那段時光似乎前所未有,又似乎一向如此:

我們去那裡,一無所求,

卻發現所有東西都在那兒等候。

不要讓夜,大氣或黎明碰觸你,

只讓大地,纍纍花果之德,

隨清水的歌聲生長的蘋果,

你芬芳家國的泥土和樹脂。

從你眼睛的起點昆奇瑪利

到在弗蘭提拉為我而造的你的雙足,

你是我熟稔的黑黏土:

在你臀部我再次觸到所有麥子。

雅勞科女子啊,你或許不知道

在愛你之前我忘了你的吻,

我的心卻一直記得你的嘴,

而我像傷患般穿行過一條條街道,

直到明瞭我早已覓得,

啊愛人,我的吻和火山的領土。

譯註︰昆奇瑪利,瑪提爾德出生地智蘭城外的一個小鎮,位於聖地牙哥南部,和智蘭一樣,以黏土和罕見的黑陶著稱。弗蘭提拉,智利沿海多火山、冰雪覆蓋的荒原邊界,聶魯達在此附近度過童年。聶魯達成長於康塞普西翁(Concepción)省南方,泰穆科鎮附近,智利南部太平洋地勢崎嶇、多雨的邊境地區。泰穆科鎮於十九世紀為雅勞科印地安人所建,距智蘭一百哩。

在森林中走失,我折下一根暗黑的細枝,

將它發出的細語舉向我乾渴的唇:

那也許是哭泣的雨水,

龜裂的鐘,或撕碎的心的聲音。

某種傳自遠方的東西,聽起來

深沈而秘密,被大地所覆蓋,

啊被廣大秋天,被樹葉半掩、潮濕的

陰暗所蒙蔽的呼喊。

自樹林的夢中醒來,

榛樹的嫩枝在我舌下歌唱,

它飄浮的香味攀爬過我清明的心,

彷彿被我遺棄的根突然間

又來尋我,那隨童年逝去的國度——

我停了下來,被漫遊的香氣所傷。

「隨我來吧,」我說——沒有人知道

我的苦痛在哪兒,或如何悸動,

沒有人送我康乃馨或船歌,

除了愛情劃開的一道傷口。

我又說了一次:隨我來吧,猶如臨終遺言,

沒有人看到在我口中淌血的月亮,

沒有人看到那向寂靜昇起的血液。

啊愛人,讓我們忘掉那多刺的星!

那就是為什麼,當我聽到你的聲音重說出

「隨我來吧」,覺得你似乎釋放了

被囚禁的酒的憂傷,愛,和憤怒,

砰砰然自酒窖深處湧起:

我的嘴再次嚐到火的滋味,

血和康乃馨,岩石和燙傷的滋味。

如果你的眼睛不是月亮的顏色,

不是充滿黏土、工作和火的日子的顏色,

如果你不是受監禁時仍能靈活如風,

如果你不是琥珀色的星期,

如果你不是黃色的時刻

當秋天攀爬於藤蔓間;

如果你不是芬芳的月亮所揉製的

麵包,麵粉遍撒於天際,

噢,最親愛的,我便不會愛你!

當我擁你入懷,我便擁有了一切——

沙子,時間,雨樹,

萬物生機勃勃,我遂能生機勃勃:

我無須移動即可看到一切:

在你的生命中我看到一切生命。

海浪在不安的岩塊上碎裂,

明亮的光在那兒迸破,綻放出玫瑰,

海的圓周縮小成為一束花苞,

成為一滴藍色的鹽而落下。

噢,綻放於泡沫的木蘭花,

迷人的過客,它的死亡開花

又消逝,週而復始地出現,消失:

破碎的鹽,令人目眩的海的運動。

你和我,愛人啊,讓我們一同封住沉默,

當海洋摧毀它無止盡的雕像,

推倒它衝動的白塔,

因為在漫漫水波和滾滾沙石

交織成的隱形織物裡,

我們支撐起獨一且多難的溫柔。

10

這美是輕柔的,彷彿音樂與木頭,

瑪瑙,布,小麥,透明的桃子,

打造出一座曇花一現的雕像。

她迎著浪散發出她對立的新鮮。

海水濺濕那些曬黑的腳——它們

剛剛在沙上雕刻出腳印。

如今她陰柔的玫瑰之火

是與太陽和海搏鬥的唯一泡沫。

啊,但願碰觸你的只是冰冷的鹽!

但願愛情不會破壞那完好的春日!

美麗的女人,無盡泡沫的回聲,

願你雕像般的臀部在水中舞出

天鵝或百合的新韻律,

當你的身影漂浮過那永恆的水晶。

11

我想望你的嘴,你的聲音,你的髮。

沉默而飢渴地,我遊蕩街頭。

麵包滋養不了我,黎明讓我分裂,

一整天我搜尋你兩腳流動的音響。

我渴望你滑溜溜的笑聲,

你那有著豐收色澤的雙手,

渴望你蒼白玉石般的指甲,

我想吃掉你的皮膚像吞下一整顆杏仁。

我想吃掉在你可愛的體內閃耀的陽光,

你驕傲的臉龐上至高無上的鼻子,

我想吃掉你眼睫上稍縱即逝的陰影。

我飢渴地四處走動,嗅尋霞光,

搜尋你,搜尋你熾熱的心,

像基特拉杜荒原上的一頭美洲豹。

譯註︰1875年,基特拉杜族——雅勞科族的分支——的總人口數-為160¬¬人。今日,「基特拉杜」一詞主要用來指稱泰穆科南方那一小片荒涼的、多火山的冰河期雅勞科高原。

12

豐滿的女人,肉做的蘋果,滾燙的月亮,

海草、泥漿和搗碎的光濃郁的氣味,

是什麼樣幽暗的明亮在你的圓柱間開啟?

男子以感官觸摸到的是什麼樣古老的夜?

噢,愛是一趟與水和星星同行的旅程,

與溺水的大氣和麵粉的暴風雨;

愛是閃電的撞擊,

是臣服於一種蜂蜜的兩個身體。

吻復一吻我漫遊於你小小的無限,

你的邊界,你的河流,你的小村落;

而轉化為快感的生殖之火

悄悄穿行過狹窄的血道,

直到它快速傾洩如夜晚的康乃馨,

直到它似實實虛,如一道暗中的光。

商品簡介

聶魯達的十四行詩,

融合了優雅與鄙俗,永恆與當下

讓愛與死,光與影共同執政。

拉丁美洲國寶詩人聶魯達,是一九七一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作品無數,《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可謂其最膾炙人口的雋永情詩。

聶魯達與第三任妻子瑪提爾德曲折的愛的旅行,負載著光,也負載著陰影。《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寫於一九五五至一九五七年間,和上一本《船長的詩》同樣,皆是他與瑪提爾德愛情的紀錄與信物。其中許多詩作,更可視為《船長的詩》詩集中某些主題的變奏或發展、再現,思維細膩,詩想華美。愛情並非全然的浪漫甜美,儘管帶有苦澀,卻是唯一可與死亡、挫折、孤寂等人世黑暗相抗衡的力量,在光與陰影間,構築永恆的愛的共和國。

比諸古典大師如義大利佩脫拉克,英國莎士比亞,聶魯達的十四行詩大多未依循傳統骨架。傳統十四行詩對韻腳的講求,格律的設計,強化了十四行詩情感的密度與辯證的張力。聶魯達的十四行詩則每每鬆弛如一段散文,結構開放,思緒自然流動,發展。如他在書前獻辭所言:「我十分謙卑地,以木頭為質料創作這些十四行詩,賦予它們那不透明的純粹物質的音響,傳送到你耳邊……」這些詩是木頭的,是質樸的,然而詩人說話的聲音卻自有一種黏合的力量,將這些詩行結構成完整的有機體——一間間包容詩人廣博、遊動的情思,「以十四塊厚木板」搭蓋起來的愛的小屋。

整本《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分成早晨,中午,傍晚,和夜晚四部份,季節變動的光影,死與生的形貌,愛之喜與悲的色澤,不斷閃現其中。這是詩人一日之作息,也是一生之作息。它神奇地將最屈從、最封建的詩體(十四行詩裡常可見為討贊助者歡心的騎士似的克己無私以及慇勤恭維)轉變成為一個丈夫日常作息、悲苦、隱私、憂思的備忘錄。它將一度忽而羞怯、忽而冷酷的情人,從中世紀城堡的高塔,帶進以「蠟,酒,油,╱大蒜」為武器,以「杯子,盛滿黃油的油壺」以及湯杓、鐮刀、肥皂泡為盔甲的中產階級廚房,聽著她「上樓,唱歌,奔跑,行走,彎腰,╱種植,縫紉,烹飪,鎚打,寫字……」。

聶魯達的十四行詩融合了優雅與鄙俗,永恆與當下,讓愛與死,光與影共同執政。

本書特色:

★聶魯達經典情詩名作,與《船長的詩》為姊妹作。

作者簡介

聶魯達

智利詩人聶魯達(Pablo Neruda, 1904-1973)是一九七一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被譽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拉丁美洲詩人。情感豐沛的聶魯達對世界懷抱熱情,對生命充滿探索的好奇心,對文學創作具有強烈的使命感,因此能將詩歌的觸角伸得既深且廣,寫出《地上的居住》、《一般之歌》、《元素頌》、《狂想集》、《黑島的回憶》、《疑問集》等許多動人的土地與生命的戀歌。雖然聶魯達的詩風歷經多次蛻變,但是私密的情感生活始終是他創作題材的重要來源,二十歲、四十八歲、五十五歲時出版的三部情詩集《二十首情詩和一首絕望的歌》、《船長的詩》、《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即是明證。他的詩具有很奇妙的說服力和感染力,他相信「在詩歌的堂奧內只有用血寫成並且要用血去聆聽的詩」,並且認為詩應該是直覺的表現,是「對世界做肉體的吸收」。

譯者簡介

陳黎

一九五四年生,台灣花蓮人,台灣師大英語系畢業。著有詩集、散文集、音樂評介集等二十餘種。譯有《拉丁美洲詩選》、《辛波絲卡詩選》、《帕斯詩選》等逾二十種。曾獲國家文藝獎,吳三連文藝獎,時報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新詩首獎,台灣文學獎新詩金典獎,梁實秋文學獎詩翻譯獎等。二○○五年獲選「台灣當代十大詩人」。二○一二年獲邀代表台灣參加倫敦奧林匹克詩歌節。二○一四年受邀參加美國愛荷華大學「國際寫作計畫」。

張芬齡

台灣師大英語系畢業。著有《現代詩啟示錄》,與陳黎合譯有《拉丁美洲現代詩選》、《聶魯達詩精選集》、《辛波絲卡詩選》、《致羞怯的情人:400年英語情詩名作選》等十餘種。曾多次獲梁實秋文學獎翻譯獎,林榮三文學獎散文獎、小品文獎等。

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
作者:聶魯達(Pablo Neruda)
譯者:陳黎、張芬齡
出版社:九歌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6-08-01
ISBN:9789864500772
定價:300元
特價:79折  237
特價期間:2022-09-23 ~ 2022-10-31其他版本:二手書 7 折, 21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