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中錄(第二簪):九鸞缺(上)
cover
試閱內容

第一篇:嬌花有毒

01、求包養的小毒花

好濃郁的靈氣!

馨馨從漫長的沉睡中甦醒,迷迷糊糊放開神識左右「張望」一陣,很快發現了靈氣的來源——那是一塊翠綠色的晶石,濃郁純粹的靈氣正是源自於這塊漂亮的石頭。

現在這塊晶石被牢牢握在一個人手上。

看上去是個人,實際上馨馨一眼就看出來那「人」的真身是隻妖獸,非常非常強大的妖獸。

可惜她對於妖界的認識幾近於無,所以也搞不清楚這隻妖獸是什麼品種,只能夠確定他的實力比她從前在冥界見過的冥王級至強者也不差。

不過這隻妖獸再厲害她也不怕!

更不要說現在他受了重傷,正毫無意識地倒在她身邊。

馨馨當即決定趁火打劫,不過她是一朵非常善良的花,就順便救他一命好了。

一塊晶石換他一條小命,他還賺大了!等他醒了一定會對她感激涕零。

馨馨用力吸了兩口靈氣,凝聚出一點力氣舒展枝葉將那妖獸手上的晶石挖出來拖到身邊的地上。

短短片刻,翠綠晶石中蘊含的靈氣點滴不剩地被她吸乾,晶石也失去了美麗的光彩,化作一堆灰白的石粉。

與此同時充滿生機的香氣從馨馨身上絲絲縷縷飄出來,鑽進了妖獸的鼻中。

三天之後,妖獸那隻本來握著晶石的手一動,然後便睜開了眼睛。

他的木元石呢?桀磐皺眉望向空空如也的右手,意外地發現身上的傷勢似乎痊癒了七八成。

「喂,不用看了,是我救了你,你快些感激我。」嬌滴滴的聲音從身邊不遠處傳來,桀磐一驚,猛然抬眼向發聲處望去。

什麼都沒有,除了一株比野草好不了多少的野花在微風中款擺。

說話的是這朵花?!

說它是花真是抬舉它了,乾枯零落的枝條,葉子都蔫蔫黃黃的,頂端一個指頭大的黃綠色花蕾,一看就是重度營養不良,估計熬不到花開那一刻就會掛掉。

桀磐也算見識過好些花妖草妖,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殘敗成這樣的。他嚴重懷疑起來,剛才說話的真是這株花嗎?

馨馨看清楚桀磐眼裡的疑惑,用力挺了挺「身子」得意道:「不用左看右看,就是我啦!你運氣多好啊,如果不是遇到我,你肯定慘了。」

桀磐的性情用凶惡野蠻來形容都算含蓄,如果不是眼下的情形太詭異,他早就一把掐死這朵大言不慚的所謂救命恩「花」。

馨馨見桀磐瞪著她不說話也有些不高興了,哼道:「看什麼看?沒見過花神嗎?」

「妳?!就妳這個德行還花神?!」桀磐忍不住大笑起來。換了別的小妖敢這麼跟他說話,他肯定一巴掌拍死,偏偏面前這朵花兒太弱,讓他連動手的興致都提不起來,反而覺得十分有趣。

「我是大名鼎鼎的魔魘曼陀羅,自然是花神!你這隻沒見識的妖獸!」馨馨怒道。

「什麼魔魘曼陀羅,聽都沒聽過!沒見識的是妳,誰告訴妳我是妖獸的?」桀磐不屑道,一邊忍不住吸吸鼻子。

這朵花兒長得很不怎麼樣,但是那股味道聞著倒是很不錯的,他第一次聞到讓他這麼舒服的味道,彷彿多吸一口身心便舒暢一分。

「你不是妖獸那是什麼?」馨馨奇怪道,她對妖獸的認識確實很有限,想想也就原諒了桀磐的「無知」。

她不認得他的真身是什麼,那他不知道她這個冥界著名的「花神」也算公平。她是朵好學謙遜的花,不懂就問,絕對不會不懂裝懂。

「我是檮杌,上古四大凶獸之一。」桀磐傲然道,等著看這朵沒見識的花兒被嚇得魂飛魄散。

「上古凶獸?你看起來年紀沒有很大啊?也沒有很凶……」馨馨歪過小小的花苞,語氣十分疑惑,完全沒有桀磐期待的驚慌失措。

比起她在冥界見過的那些醜怪恐怖的妖魔鬼怪,她真不覺得面前的凶獸哪裡凶了。

桀磐一伸手揪住馨馨纖弱的枝幹,冷冷道:「我不必用什麼力氣就能把妳連根拔起捏成灰,讓妳魂飛魄散連投胎的機會都沒有。」

「混蛋,你就試試看!先不說你沒本事捏死我,就算有,你也得給我陪葬!」馨馨有恃無恐而且怒氣沖沖。

她一片好心順手救了這隻檮杌凶獸,沒想到他竟然會恩將仇報威脅要殺她,實在是太可惡了!妖界的妖獸原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桀磐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不怕死的花妖,莫非她真有什麼古怪?

嘖嘖!就她這個德行,自殘都做不到,能有什麼古怪?!桀磐轉眼就抹去了疑心。

馨馨看出他的遲疑,抖抖身子花枝亂顫地大聲奸笑起來:「你有沒有覺得我很香?」

甜甜的笑聲裡盡是奸計得逞的狡黠得意,聽起來雖然詭異卻並不恐怖,反而十分有趣。

桀磐莫名其妙有些想笑,一朵弱得要命的花兒也想算計他?這世界當真反了不成?

「馬馬虎虎,妳是想告訴我,妳的花香帶毒?我滅了妳就再也聞不著妳的味道,然後就要毒發身亡?」他一點兒不生氣,只是突然很有興致想逗弄一下這朵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毒花。

這麼拙劣幼稚且了無新意的恐嚇拿到他面前賣弄,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他從沒有見過這麼無知又有趣的花兒,不知道她化出人形是什麼樣子的?看她真身這奄奄一息的慘澹模樣,很有可能壓根不能化形。

馨馨見他不把自己的威脅當回事,氣恨道:「毒算什麼?我才不會用那麼低劣下作的手段,我要殺你根本不需要用毒!」

回應她的是桀磐不以為然的大笑聲,不過他還是將揪住馨馨真身的手收了回來。

這朵小毒花太有意思了,他有記憶以來見過的小妖不是怕極了他就是恨極了他,從沒有遇到過像這朵小毒花一般,知道了他的身分還敢在他面前大言不慚威脅恐嚇的。

小毒花的味道很好聞,聲音也很好聽,長得雖然難看了一點,但是傻乎乎的,養在身邊作伴也不錯,至少無聊時可以調劑心情。

「好吧!我被妳威脅到了,我帶妳回去我的洞府。」桀磐懶洋洋地彈了一下馨馨軟垂的枝葉,毫不掩飾自己的輕蔑鄙視。

看這小毒花野草一樣長在這片林子裡都沒有掛掉,應該不難養。

很快桀磐就發現自己的想法大錯特錯……

這小毒花豈止難養,簡直就是諸天萬界最難伺候的超級米蟲,沒有之一!

馨馨清晰感覺到桀磐對自己的輕視,她很惱火,但是證明自己強大實力的方法她不想用,而且她好不容易等到一隻有足夠靈性與能力的妖獸送到她面前,雖然不是一隻懂得欣賞她的愛花妖獸,可如果將他嚇走甚至弄死,再等下一個不知道會是什麼時候。

下一個也不見得會比眼前這個好……馨馨嘆了口氣,決定將就一下。

這隻混蛋妖獸自大得要命,竟然敢不把她當回事,哼哼!他一定不知道自己已經著了她的道。

她的花香無毒,不過帶了異常強烈的迷惑神魂效果,桀磐靠著吸入她混合了大量生氣的花香恢復傷勢,不知不覺間也被她影響,很難真正對她生出惡念,甚至會不自覺按照她的心意行動。

只不過這種迷惑效果十分隱蔽,就是桀磐再如何小心也不會感覺到,反而會認為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出自他自個兒的決斷。

例如性情向來暴躁蠻橫的桀磐越看馨馨便越覺得好玩,甚至有心情跟她開玩笑,盤算著要把她帶回自己的洞府去養著。

馨馨從到妖界就沒有離開過這片森林,既然決定跟桀磐去好好看看這個世界,當即把什麼怒氣都扔到九霄雲外,嬌聲嬌氣地諂媚討好道:「你這麼厲害,你的洞府一定很漂亮,你每天聞著我的味道也有好處,不過你還有沒有那種亮閃閃的綠色石頭?」

桀磐目光一凝,終於注意到馨馨身邊那一堆與土壤顏色截然不同的可疑灰白石粉。

馨馨怕他搞不清楚,主動提醒道:「就是你之前握在手上那塊。」

「那是木元石,你把我的木元石弄到什麼地方去了?」桀磐自己都有些奇怪為什麼可以這樣心平氣和地與盜取他寶物的「竊匪」討論贓物的下落,他從來跟好脾氣沒有任何關係。

凶獸檮杌出了名的凶頑暴躁,桀驁不馴,桀磐更從沒打算要控制自己的脾氣。他這次會受傷,就是因為同時挑釁同列四大凶獸的混沌和窮奇兩個死對頭,結果精疲力竭之時被該死的白虎一族偷襲所致。

換了別的妖獸,在面對兩個與自己齊名的強手之時怎麼也會適當收斂,而不是肆無忌憚地表露「真性情」。

可是對上這朵小毒花,桀磐發現自己一點就爆的凶暴脾氣好像忽然消失了一般。

他完全沒懷疑過這是馨馨動的手腳,他想也許是因為小毒花實在太弱了,弱得連他都不自覺認為跟她計較甚至出手幹掉她是件丟臉的事。

幹掉其他凶猛的妖獸甚至仙人可以展現他的強大實力,幹掉一隻弱得快活不下去的小花妖有什麼意思?

馨馨心中對桀磐毫無畏懼,所以也沒想過要隱瞞木元石的去處,隨意甩了甩細弱的枝條指指地上那堆石粉道:「我把它的靈氣吸收乾淨了啊,還轉化成生氣為你療傷呢,不然你以為你的傷勢為什麼會好得這麼快?」

桀磐瞪著馨馨,不知道該怒該笑,也罷!那塊木元石他本來就是打算用來療傷的,吸乾了就吸乾了吧,反正這樣的頂級晶石對他而言也算不得非常稀罕。

看不出來小毒花的胃口這麼好,木元石蘊含的靈氣十分渾厚,治療他這樣的傷勢至少可以用上四五次,竟然被小毒花一次吸乾了。

桀磐心裡暗暗有些詫異。

馨馨想到以後要靠桀磐養了,態度也變得十分親切:「你這麼厲害,一定有許多許多那樣的石頭吧?給我幾塊好不好?我吸到越多靈氣就會變得越香越漂亮。」

「就妳這個德行,能有多漂亮?」桀磐打心底不信,不過聽小毒花帶著撒嬌依賴的話語,他竟然生不出拒絕的念頭,甚至在心底裡給自己的大方行為找藉口——小毒花這麼難看,他帶出去也沒面子,不就是幾塊晶石嘛!

於是桀磐很大方地取出好幾塊頂級晶石扔到馨馨跟前的土地上。

馨馨高興地歡呼一聲,舞動枝葉纏住那些晶石,全力吸收其中的靈氣。

飄渺迷人的香氣忽然濃郁起來,桀磐驚奇地發現自己剩下的一點點傷勢竟然在呼吸之間以驚人的速度痊癒了!

那幾塊五顏六色的漂亮晶石很快步上木元石的後塵,變得暗淡無光最終化作一堆堆石粉,而馨馨卻像喝了楊枝甘露一般精神起來,枯黃蔫巴的枝葉泛起翠綠明豔的色澤,瘦弱的小花苞也鼓脹了一點點,雖然看上去還是有些營養不良,但比起方才那副隨時要掛掉的德行,卻好看多了。

桀磐心裡升起幾絲期待,如果給小毒花吸收足夠多的靈氣,她最終會變成什麼模樣?真的會很漂亮嗎?

受花香的迷惑作用影響,桀磐竟然一時沒意識到馨馨現在這個模樣,是吸收了好幾塊頂級晶石的效果,這些晶石如果給別的妖獸修煉用,足夠給他們平添數千年修為了。

用在馨馨身上,卻只是讓她精神了那麼一點……

「你是上古凶獸,這麼多年下來一定收集了許多許多寶貝吧?有沒有可以滋養神魂,容納活物的大型空間法寶?我很想跟你到你的洞府去,但是如果就這樣離開,我肯定受不了的。」馨馨再接再厲,楚楚可憐地央求道。

她這種讚美巴結的話毫無技術含量也算不得多麼動聽,但是桀磐想都沒想就答應了,而且覺得自己如果連這麼點要求都辦不到,那還有什麼資格自稱無所不能強大無比的上古凶獸?

於是馨馨很快有了暫時的新窩——桀磐取了一大塊養魂髓玉挖成花盆狀,然後施法將它煉製成一件空間法寶。

挖出來的碎玉馨馨也沒有浪費,請桀磐將它們碾成碎屑,混合了好幾塊極品晶石、礦石磨成的粉,再加上長生靈泉的泉水之精和成花泥。

直到桀磐抱著馨馨離開樹林,往自己的洞府飛了好一段路,被凜冽的罡風狠狠吹了一陣,他才猛然意識到,自己竟然浪費這麼多價值連城的寶物,在這株沒啥看頭的小毒花身上。

簡直就像是中邪了!

不過他堂堂上古凶獸,怎麼可能會中邪?!

什麼邪魔妖怪見了他都要屁滾尿流抱頭鼠竄才是。

桀磐甩甩頭,瞄了一眼被自己護在懷裡的那朵小毒花……一定是他太過無聊,所以才會興起養花的念頭。

他身為強大無比的上古凶獸,養一般的花有什麼意思?

胃口這麼大的花兒,整個妖界就他一個養得起,說出去也是身分的象徵。

不管這個想法多麼荒謬幼稚,反正此時此刻,桀磐沒有半點抗拒,更不覺得有什麼不對。

桀磐的洞府在西荒一處山谷之中,山谷被巍峨的雪山包圍,但是谷裡卻是綠草如茵林木繁茂,更有一個澄澈美麗的小湖。

馨馨一眼就喜歡上這個地方,更為自己英明的抉擇而得意萬分——跟著這隻晶石很多的傻瓜凶獸離開,果然是正確的,以後他的家就是她的了!

她從來沒見過潔白晶瑩的冰雪,也沒有見過這麼清涼潔淨的湖水,就是谷裡偶然飛過的蜜蜂蝴蝶和小鳥,還有湖裡游來游去的小魚兒,還有悠然擺盪的奇怪水草,都讓她驚喜萬分。

桀磐對此十二萬分的不以為然——沒見過這麼沒見識的笨花。可這也難怪,誰讓她生在那麼個犄角旮旯裡呢?沒見識也是正常的。

不過他卻不知不覺間因為這朵笨笨小毒花的欣喜而開心,甚至收斂了身上的凶氣,讓更多奇奇怪怪的小動物跑到他的洞府附近活動。

身為一朵沒有長腳的花,馨馨的行動非常不自由,雖然她現在被種在花盆裡,可以依靠枝葉纏繞附近的東西,拖動花盤挪移位置,可是始終太費勁太慢,遠不如請身邊這隻凶獸幫忙來得簡單。

桀磐沒發現自己「中毒已深」一日比一日更沉迷於馨馨的香氣,經常在她嬌聲嬌氣的懇求下帶著她在山谷中曬太陽、沐雨、賞雪,偶然興致來時,還會異常有耐心地教她識字陪她看書,給她講妖界與凡間的故事與奇聞。

那些在他眼裡普通得要命、一直無視的東西,總能讓馨馨好奇又驚喜地嘖嘖讚嘆,洞府裡多了小毒花的聲音與香氣,彷彿有什麼東西變得不太一樣了。

桀磐沒有那個細膩心思去分辨究竟是什麼不一樣,他只知道馨馨讓他心情很不錯,所以對於她的要求也很少拒絕。

就算拒絕,很快也會在她幼稚又誇張的甜言蜜語裡改變主意。

桀磐心底裡始終對馨馨有一些期待,一朵「食量」如此驚人的花,應該不會太普通,他想看她盛開的模樣。

反正晶石用光了,自有西荒其他供奉他的妖獸送來,實在不夠,直接搶就是了,這在桀磐看來壓根不是問題。

對於上古凶獸幾乎可與天地同壽的漫長生命而言,百年光陰不過彈指一瞬,對於馨馨而言,也算不上什麼,不過已經足夠她把桀磐居住的山谷看完無數次,於是她開始央求桀磐帶她到外邊去玩。

「一直待在一個地方不動,那跟林子裡的爛木頭有什麼區別,再不出去玩,會長蘑菇哦!」馨馨語氣誇張,一邊舞動枝葉,比劃出一個巨大的蘑菇形狀。

蘑菇是她長期在樹林裡觀察發現的一種「特殊生物」,據說顏色鮮豔的都有毒,最喜歡長在各種木頭上,還有草叢裡。

此刻馨馨正待在窗臺上,努力騷擾難得想靜修的桀磐。

憑著這百年間不斷從各種晶石與天材地寶裡吸收的充裕靈氣,馨馨再不復初見時那副營養不良的萎靡狀態。

枝葉婷婷色如翡翠,從上到下透出濃郁欲滴的靈氣,指頭大的黃綠色瘦小花骨朵也變得足有大碗公大,雪白細嫩的半透明花瓣,層層疊疊緊緊裹成豐盈飽滿的圓胖花苞,散發出明亮悅目的七色寶光。

現在的馨馨的的確確非常有花神的風範,任誰見了都會覺得美麗非凡仙氣飄飄,只不過依然沒有半點將會盛開的跡象。

桀磐被她滑稽又生動的比喻惹笑了,沒好氣地彈開纏在他手臂上的花枝,嗤道:「要長蘑菇也是妳身上長,我有什麼好擔心的。」

「你不理解我一直待在洞府裡有多悶!帶我出去玩,好不好?」馨馨不屈不撓地又纏上來,潔白的花苞湊到桀磐臉上撒嬌地蹭了蹭。

清幽的香氣在鼻間飄蕩,隨著馨馨嬌滴滴的聲音,變得猶如蜂蜜般甜膩迷人,桀磐不由自主點頭說了一個「好」字。

馨馨的香味會隨著她的情緒千變萬化,這些年來桀磐不是沒對這味道起疑過,可是他感覺不到馨馨對他有絲毫惡意殺意,更不曾察覺這香氣對自身有什麼損害,所以也就沒有太放在心上。

不過這不代表他對馨馨已經毫無抵抗力。

他心念一動就醒過神來,哼道:「不過妳要麼開花給我看看,要麼先化形為人再說。」

有許多仙花要上千年甚至萬年才盛開一次,可桀磐卻有種奇怪的感覺——馨馨應該隨時可以開花,只是她不知道因為什麼緣故不願意罷了。

「我不可以開花啊……」馨馨垂頭喪氣道。

恍惚間,桀磐腦海中可以想像出一個小姑娘噘嘴鬱悶的可愛神情。

「水仙不開花還能裝蒜,妳是想裝什麼?是真不可以開花,還是不願意?」桀磐硬起心腸追問道。

他在馨馨身上砸下的頂級晶石還有各種天材地寶數量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就是用來催生妖界最金貴的五色鳳凰花,也足夠讓它花開千次以上。

偏偏這朵小毒花兒吃了他那麼多好處,連盛開一次給他看看都不曾。

馨馨沉默片刻,終於幽幽道:「我可以化形為人,不過我那麼漂亮,萬一你愛上我了怎麼辦?」

她的語氣認真而憂傷,令桀磐想笑都笑不出來。

見過自大的,沒見過這麼自大的!

難怪小毒花至今不開花,臉皮這麼厚,撐得開才怪了!

桀磐好氣又好笑地伸手握住馨馨白白胖胖的花苞拍了一下,不屑道:「就妳這個德行,還想我愛上妳,又笨又臭美!反正我話放在這兒了,妳自己看著辦!」

「討厭鬼!」馨馨用力從他的手上掙扎開來,恨恨罵道。

馨馨很生氣,於是決定跟桀磐絕交,絕交一個白天。

桀磐難得半日清靜,無所謂地倚在窗邊看書,唯一讓他皺眉的是,房間裡飄浮的香氣,都彷彿帶著濃濃的幽怨……

太陽終於被黑夜推倒在山後,馨馨看著窗外的星星,開始考慮絕交行動要不要繼續下去。

她可以動用香氣令桀磐改變心意對她低頭,可是她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想這麼幹。

她已經記不清從什麼時候起,再不願意隨便用香氣迷惑桀磐。

臭凶獸!壞凶獸!

她不過想他帶她出去玩,這個要求一點兒都不過分的,他憑什麼威脅她恥笑她?!馨馨越想越難過。

「嗨,月暈曜星石,妳喜不喜歡?」桀磐的聲音忽然從身後傳來,然後馨馨便感覺到一股濃郁非常、蘊含星月精華的靈氣縈繞在身邊。

馨馨微微轉過花苞去「瞄了一眼」,桀磐手上拿著一塊烏黑發亮的晶石,在她跟前晃了晃,濃郁的靈氣正是源自這塊拳頭大的石頭。

石頭明明黑漆漆的,卻在夜色中散發出比月色星光更要動人的清冷光芒,一看就知道至少吸收了億萬年的星月精華。

馨馨很心動,也明白這算是桀磐的變相求和了。

她是朵寬宏大量的花,既然壞凶獸主動求和,禮物又這麼豐厚吸引,她當即決定不計較了。

商品簡介

天降雷霆於作惡之人,是為天譴。

而薦福寺裡的一場法會,一道霹靂,劈中寺中巨燭,

導致同昌公主府裡的一名宦官,被活活燃燒至死。

黃梓瑕奉命調查這件疑為天災巧合的不幸,

竟意外發現此案與一幅十年前的畫作不謀而合,

一幅先皇遺筆,三個墨團,

是否昭示著將會出現三樁凶案?

是天意,抑或人為?

長安城裡的一件悲劇,與公主頭上的九鸞釵,

看似無關的兩者,當中卻有不為人知的隱蔽關聯。

這天譴,究竟是蒼天有眼,

還是那些蒙受冤屈之人的不平之鳴……

本書特色

側側輕寒 晉江文學網超人氣作者

精采絕倫的大唐辦案軼聞,改編電視劇緊鑼密鼓籌備中!

她拔下髮間的簪,逐漸撥開擋在真相前的重重迷霧……

昔為辦案稀世奇才,今成滅門血案疑凶。

一個屢破疑案的聰慧少女,

如今要破的,卻是自家的滅門血案!

作者簡介

側側輕寒

80後,雙子座。

愛讀書,不求甚解;愛養花,手下植物冤魂無數;愛研究地圖,常對著古代城市地圖縱情想像當時風貌。

一室枯坐,十年筆耕,百樣情態,千年歷史,惟願胸中幻夢,傳到每一個讀者心中。

代表作品:

《撿到一條龍》《北落師門》《仲夏薔薇》《流光之年》《千面天使》等。

簪中錄(第二簪):九鸞缺(上)
作者:側側輕寒
出版社:知翎文化
出版日期:2016-06-02
ISBN:9789869274067
定價:240元
特價:9折  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