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的詛咒:奧運、世足等全球運動賽會如何危害主辦城市的觀光、經濟與長期發展?
cover
目錄

推薦序 柯文哲

譯者序 台北市議員梁文傑

前言

第一章 奧運和世界杯怎麼了?

第二章 奧運和世界杯的歷史

業餘主義的時代

金錢、政治和奧運品牌

商品化與業餘主義的終結

分贓

金磚五國登場

奧運的財源

國際足總與世界杯

國際足總的內部鬥爭

世界杯的財源

第三章 短期經濟效應

理論與實際

主辦國的支出

主辦國的收益

第四章 長期經濟效應

長期效益

長期成本

第五章 巴賽隆納和索契

巴塞隆納

俄羅斯的索契

第六章 里約和倫敦

里約和巴西

倫敦

第七章 要麵包還是競技場

難以計算的經濟效益

爭辦過程會吃掉可能的收益

如何改革?

注釋

索引

試閱內容

第一章 奧運和世界杯怎麼了?

一九八四年的奧運本來沒有任何城市要舉辦。一九六八年的墨西哥市奧運被暴力和政治抗爭淹沒。一九七二年的慕尼黑奧運發生十一名以色列運動員被恐怖份子殺害的悲劇。一九七六年的蒙特婁奧運,其花費是原預算的九•二倍,這個城市付了三十年才把欠債付清。

當時辦奧運沒有什麼光彩可言,國際奧會根本找不到主辦城市。在無人競爭的情況下,洛杉磯雀屏中選。國際奧會承諾會補償所有主辦賽事的損失,而洛杉磯也只要使用現有的場館即可,其中有一些場館是一九三二年洛杉磯奧運留下來的。以這麼有利的條件,再加上彼得•烏伯洛(Peter Ueberroth)聰明大膽的企業贊助策略,使洛杉磯奧組會(L. A. Organizing Committee)得以小賺二億一千五百萬美元。

洛杉磯的經驗扭轉了潮流。因為有利可圖,許多城市和國家開始競相爭辦奧運,競爭過程和運動比賽本身一樣激烈。想要爭辦的城市花的錢越來越多。到了今天,花上一億美元來爭取是很普遍的事。

由於每一個國家都想超越他國,辦奧運的花費飊昇,二〇〇八年北京奧運花了四百億美元,二〇一四年索契冬季奧運更花了五百億美元。開發中國家也爭相主辦,但由於交通、運輸、電力、旅館和運動設施本來就不足,她們需要投入更大的成本。其他超大型賽會也越來越花錢。每四年一次的世界杯足球賽,一九九四年在美國舉辦只花幾億美元,二〇一〇年南非世界杯卻花了五十到六十億美元,二〇一四年巴西世界杯則高達一百五十億到二百億美元。二〇二二年的卡達世界杯更可能破紀錄高達二千億美元。

但歷史可能會循環。正如一九七〇年代有許多因素讓各國興趣缺缺,到了二〇一四年時,花錢越來越多也讓資源有限和基礎建設不足的國家卻步。雖然鼓吹者總愛宣揚主辦超大型賽會對經濟有什麼好處,當地民眾卻不領情。經濟利益看不到,基本社會福利倒是被排擠掉了。這些賽會對富有的鼓吹者有利可圖,但買單的總是中下階層,所以大家越來越沒興趣。

二〇一三年六月的「洲際國家杯」(每四年世界杯的會前賽)在巴西開打時,有超過百萬的巴西人上街頭抗議。巴西政府為了世界杯花一百五十億到二百億美元去蓋新場館,但巴西人卻得忍受超爛的公共運輸、公車票價飛漲、健保不足、糟糕的學校和住房短缺。群眾抗議事件持續了整個二〇一三年,到二〇一四年六月世界杯即將開打時達到最高峰。警察、教師、公車司機和機場工人在各個城市發動罷工,街頭抗議和足球比賽同時上演。

不是只有巴西人在抗議政府的政策和優先順序。從美國的「佔領華爾街運動」到中東的「阿拉伯之春」,再到俄國、巴基斯坦、烏克蘭、伊斯坦堡、南非、智利、玻利維亞和中國,全世界的人都在抗議政府政策的不公不義。全球化和科技進步伴隨著市場力量造成的分配不均,國內外的貧富差距都隨之擴大。

國際足總和國際奧會的執行委員們都是有錢人。他們出國搭頭等艙,住最高檔的旅館,和到訪城市的政商名流交際應酬。國際足總主席塞普•布拉特(Sepp Blatter)的年薪超過一百萬美元,公關費無上限。其他執行委員也都有六位數的薪水。布拉特每年分紅給二十五名國際足總執行委員七萬五千到二十萬美元,外加十萬美元的工作津貼。在表面上,年度分紅制度已在二〇一四年取消,但倫敦《週日時報》批露的文件顯示,為了彌補紅利的損失,國際足總執委會底下的「薪酬委員會」竟然秘密決議把年薪提高到超過二十萬美元。《時代雜誌》也報導,執行委員們每出差一天就有七百美元的津貼,可以坐商務艙和住五星級飯店。根據國際足總的內規,這二十七名執行委員只能收受具象徵性但沒有實際價值的禮品。但二〇一四年九月,卻爆出在巴西世界杯的飯店禮袋裏裝有價值二萬五千美元的瑞士帕瑪強尼名錶。包括塞普•布拉特在內的二十四名執委都沒有上報這份禮物。只有美國籍的蘇尼爾•古拉提(Sunil Gulati)、澳洲籍的莫亞•多德(Moya Dodd)和約旦籍的胡笙親王(Ali bin Al Hussein)有向國際足總的「道德委員會」上報。在事件曝光之前,本來還要再送兩個每個價值四萬二千美元的名錶。直到這條新聞在九月份傳開之後,國際足總的道德委員會才要求執委們把錶退回。

國際奧會委員是無給職,但他們都是有錢有名的人,在舞池和酒會比在運動場更自在。裡面還有一大堆王公貴族,包括約旦的費索胡苼親王、丹麥王子佛瑞德里希、約旦公主和杜拜大公夫人海雅胡苼、卡達的塔敏塔尼大公、沙烏地阿拉伯的法德親王、科威特的艾爾沙巴親王、英國的安妮公主、列支登斯敦的亞伯特二世親王和諾拉公主。

分配不均在開發中國家是很嚴重的問題。目前的開發中國家,尤其是「金磚五國」(巴西、俄國、印度、中國、南非) 這些資源比較少、財政比較困難、主辦成本比較高、所得分配比較不均的國家,主辦奧運和世界杯很容易引發大規模抗議。雖然舉辦超大型賽會並不是造成貧富不均的主因,但的確會強化既有的貧富差距。奧運和世界杯太受矚目,浪費金錢一定會惹來民怨。

在申辦奧運時,標準程序是由每一個國家的奧委會在比賽的十一年以前先徵詢國內有哪些城市想申辦,然後在九年以前決定由哪一個城市代表該國申辦。這個城市稱為「申辦城市」(applicant),要給國際奧會十五萬美元的申辦費。然後再從中選出三到五個「候選城市」(candidate)。每一個候選城市都要再付五十萬美元給國際奧會。

每一個申辦城市的背後都有龐大的經濟利益,包括大建設公司、保險公司、旅館業、地方媒體、投資銀行(他們可以賣債券)以及為他們工作的律師。這些團體會再雇用公關公司和顧問公司來誇大賽事本身的重要性和經濟利益。

然而除了少數例外,想像中的經濟利益其實都是幻影。更麻煩的是,主辦城市通常要清出土地,這表示要大規模遷移居民和工作機會。主辦城市還要雇用外藉勞工、排擠社會福利資源、大規模借款讓子孫還債。當地居民要忍受大興土木帶來的交通擁擠和污染,而那些場館在比賽結束後不是根本沒用,就是要收一般人付不起的門票。

在經過二年的競爭之後,國際奧會會在比賽七年前選出獲勝者。世界杯的評選過程也類似。由於全世界有很多城市要申辦,而莊家只有一個(國際奧會或國際足總),獲勝者一定會出價過高。而由於每個城市的熱心鼓吹者都是利益團體,出價過高更是註定會發生。因為建設成本不用這些人出,但工程都是他們包。經濟學家把這種競標過程稱為「贏家的詛咒」(winner’s curse),也就是贏家標到的價格一定會高於受標物的實際價值。

國際奧會和國際足總現在面臨的問題是,大規模群眾抗議已經讓政治人物警覺到,主辦奧運或世界杯在經濟上和政治上都沒有好處。德國慕尼黑和瑞典斯德哥爾摩分別在二〇一三年十一月和二〇一四年一月以公投否決申辦二〇二二年冬季奧運。國際奧會新任主席湯瑪斯•巴赫(Thomas Bach)不得不在二〇一三年底和二〇一四初四處遊說各城市申辦二〇二四年的夏季奧運。為了避免一九七〇年代各國對奧運興趣缺缺的情況再度發生,二〇一四年二月,巴赫在俄國索契冬奧前的大會中宣佈要改革現有申辦程序。

以下各章節將仔細分析這些問題。下一章要談到奧運和世界杯如何演變成今日的「奧運的詛咒」。第三章討論主辦奧運和世界杯的短期效果,第四章要分析其長期效應。第五章要談一九九二年巴賽隆納奧運和二〇一四年索契冬季奧運。第六章要談二〇一四年巴西里約世界杯、二〇一二年倫敦奧運和即將到來的二〇一六年東京奧運。第七章討論主辦城市成功與失敗的原因、國際奧會和國際足總面臨的問題,及其應該要走的改革方向。

商品簡介

鉅額的經濟利益誘惑,

財團政客的賄賂、欺瞞、操弄,

奧運,已經變調……

從雪梨的30億、雅典的90億,到北京的400億與索契的500億美元,

歷屆奧運花費屢破新高。

不但其中充滿了貪腐醜聞,

國際奧委會與各國政客所承諾的效益,更從未實現。

1997年後,全球願意申辦奧運的城市越來越少,

慕尼黑、斯德哥爾摩、漢堡也紛紛以公投撤銷申辦奧運。

本該是力與美的競技場,已淪為財團瓜分油水的黑箱。

奧運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奧運和世界杯足球賽是如何從單純的比賽變成各國政府、財團追逐利益超級盛會的呢?著名運動經濟學者安德魯•辛巴里斯(Andrew Zimbalist)從1896年首屆現代奧運會和1930年首屆世界杯開始追溯了這段歷程。

辛巴里斯在書中詳述,早期由於美蘇冷戰、種族歧視等政治爭議與財政壓力,奧運的主辦權是乏人問津的。在各種機緣巧合之下,1984年的奧運為洛杉磯政府創造兩億多美元的盈餘,自此以後,奧運就被國際奧委會包裝成一個可以帶來鉅額商機、促進城市建設,有利於城市行銷的全球盛會。2000年後,中國、俄羅斯、巴西等崛起中的金磚四國也紛紛舉辦奧運,作為改善國家形象、鞏固民心的行銷手段……

然而,辛巴里斯指出,無論是短期的商業利益還是長期的國家建設,奧運、世足的價值都被過度吹捧:遊客的數量被誇大、遊客花費能創造的經濟效益被誇大、奧運對整體城市觀光造成的排擠效應被忽略、遊客的花費被跨國企業接收而無法嘉惠於在地居民、大型競技場在賽後淪為蚊子館、鉅額的花費排擠了城市發展所需的長期投資等等。舉例來說,2000年雪梨奧運原本預估每天會有十三萬名觀光客,實際上只有九萬名。2004年雅典奧運時間蓋的兩千多間選手村,現在有一半是閒置的。2008年北京觀光客的數量比前一年少,舉辦奧運的八月時的觀光客也比前一年八月少。而名噪一時的「鳥巢」每年得花費三億台幣的維護費用。

既然有存在種種不利後果,為什麼還是有人搶著辦奧運,以致於光是申辦花費經常就超過一億美元?除了主辦國希望藉此推銷形象之外,更重要的就是奧運對少數的利益團體來說是龐大的商機。儘管籌辦奧運的經費來自於各國納稅人,但相關的交通建設、場館營造、開幕閉幕儀式、遊客的餐飲住宿消費都是流入少數財團荷包的油水,再加上國際奧會的煽風點火,於是奧運主辦權變得炙手可熱。而為了打造一場華麗的競技,每屆奧運的花費也越來越高昂,2000年的雪梨奧運花費30億美元,雅典奧運翻了一倍,北京奧運膨脹到400億美元。2014年的俄羅斯索契即使只是舉辦冬季奧運,花費更高達天價的500億美元。貪污、賄賂更時有所聞。

也因此,奧運的光環逐漸蒙塵,世界上願意申辦奧運的城市數目越來越少,從1997年的12個城市下降到2013年的5個城市。原本打算爭取2022年冬季奧運的慕尼黑與斯德哥爾摩紛紛公投撤銷爭取,漢堡也放棄了2024年的奧運。

可以說,多年來過度商業利益導向的奧運已經面臨的瓶頸,如果不能斷然改革,原本促進體育與人類和平的美意將蕩然無存……

在《奧運的詛咒》中,安德魯•辛巴里斯先簡述1896後歷屆奧運以及世界杯足球賽的營運概況,隨後分別從短期、長期角度考察它們的經濟效益,接著比較巴賽隆納、索契、里約熱內盧、倫敦、北京、南非、雪梨等案例,分析它們成敗的關鍵。最後,作者指出主辦國和主辦城市要如何才能成功,以及國際奧會與足總應該如何改革。

不論對運動迷、一般讀者或政治決策者來說,《奧運的詛咒》都是一部讓人眼界大開的書。

作者簡介

安德魯•辛巴里斯(Andrew Zimbalist)

哈佛大學博士、史密斯學院的羅伯伍茲講座教授,他是知名的運動經濟學家和產業顧問,也常在媒體發表評論。他在布魯金斯研究所出版了三本書,包括《運動、工作和稅收:運動隊伍和球場的經濟影響》、《讓最好的球隊贏:棒球經濟學和公共政策》、《國家的休閒活動:為什麼美國人玩棒球而世界各國玩足球》。

譯者簡介

梁文傑

現任民進黨籍台北市中山、大同區議員,曾擔任過民進黨中央中國事務部副主任、政策會副執行長、《新社會政策》雙月刊總編輯。譯著有《賣命工作的誘惑——新經濟的矛盾與選擇》(The Future of Success)、《索樂文報告:中國談判行為大剖析》(Chinese Negotiating Behavior: Pursuing Interests Through 'Old Friends')

私底下的梁文傑熱愛香港漫畫、乒乓球,關心體壇賽事。

特別收錄/編輯的話

編輯推薦

里約奧運將在危機中登場,但它不是個案……

暌違四年、全球萬眾矚目的下屆奧運即將在八月底於里約登場了。然而,除了期待之外,全球的觀眾心中還夾帶著點不安。撇開巴西總統羅賽芙面臨彈劾不說,各個運動場館與聯繫的大眾運輸工程都有所延宕、茲卡病毒的威脅,以及用水衛生問題,2016奧運是否能在三個月後如期、順利、安全地舉辦,大家心中存了個問號。

我們不禁要問:如果里約還沒準備好,當初為什麼又要搶著申辦呢?

這就是本書想要討論的主題。作者辛巴里斯(Andrew Zimbalist)要大聲疾呼的是,正因為近20年來奧運、世足等大型運動不斷被塑造成一個能創造龐大商機的嘉年華會,越來越多國家斥資鉅額來搶辦奧運、世足,它們的營運費用屢創新高(北京奧運400億美金、索契冬奧500億美金、2022卡達世足預計需要花兩千億美金),但是,華麗的表演遮蔽了兩個不為人知的危機:

第一,申辦奧運或世足的過程貪腐舞弊叢生,索賄、裙帶關係等醜聞頻傳。

第二,辛巴里斯引用了各種報導與數據想要證明,與官方宣傳相反,舉辦奧運或世足對一個國家或城市來說,沒有任何的好處。遊客的數量與花費被誇大、遊客的花費被跨國企業接收而無法嘉惠於在地居民、大型競技場在賽後淪為蚊子館、鉅額的花費排擠了城市發展所需的長期投資等等。舉例來說,2000年雪梨奧運原本預估每天會有十三萬名觀光客,實際上只有九萬名。2004年雅典奧運時間蓋的兩千多間選手村,現在有一半是閒置的。2008年北京觀光客的數量比前一年少,舉辦奧運的八月時的觀光客也比前一年八月少。而名噪一時的「鳥巢」每年得花費三億台幣的維護費用。建設保養維修的費用是納稅人在出,但收益全被財團壟斷。

結果就是,越來越多的國家乾脆放棄申辦奧運。1997年全球有12個城市主動申辦奧運,到2013年只剩下5個。甚至,這兩年來慕尼黑、斯德哥爾摩、漢堡居民已紛紛公投撤銷申辦奧運。

但辛巴里斯並不絕望。他認為只要主辦單位能堅守立場,並清楚知道自身的利益所在,改革是可能的(東京奧運正在這麼做)。關鍵在於:城市的整體發展必須先於奧運或世足,而不是為後者服務。

這也是將在2017年舉辦世大運的台北應該參考的原則。世大運的營運應該配合台北既有的都市特色與長遠的發展計畫。已經有的體育館、游泳池是否可以利用?新建的場地能否真的在未來嘉惠當地民眾?台北既有的都市格局與特色該如何做最有效的發揮?在地的產業經濟能否參與?希望本書的出版能夠帶來些許正面的思考與討論。

名人推薦

推薦序作者:

柯文哲(台北市長)

推薦人:

彭臺臨(前體育署副署長、佛光大學未來與樂活產業學系講座教授、《我的奧運金牌之路》作者。)

奧運的詛咒:奧運、世足等全球運動賽會如何危害主辦城市的觀光、經濟與長期發展?
Circus Maximus: The Economic Gamble Behind Hosting the Olympics and the World Cup
作者:安德魯•辛巴里斯(Andrew Zimbalist)
譯者:梁文傑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6-06-01
ISBN:9789865842956
定價:350元
特價:350
其他版本:二手書 73 折, 255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