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學後Dead×Alive
cover
試閱內容

第1章 第一天

1

我運動神經不差。跑起步來也絕不落人後,但我不想浪費這種能力。

「各就各位,預備──」

傳來班長牧田和樹的聲音……大家都想盡全力跑嗎?……真是的,光想就煩。在起跑點所在的一樓走廊上,宮野啟太一臉不悅。十五名私立╳╳高中三年A班的男生穿著藏青色的西裝制服,他們踩穩腳步,重心前傾。

啟太在這群人後方搔著頭。若贏了這場比賽,似乎可以得到獎品,但獎品為何還不清楚。他們並非是為了贏得獎品而跑,就只是為了比賽。

為什麼?WHY?他很想問個清楚,但事實上根本沒有理由可言。啟太心想,這就是高中生,他們就是想眾人聚在一起喧鬧。就連堪稱模範生典範,品行端正的和樹、向來沒運動神經的動漫宅男飯田大地、只對念書感興趣的書呆子溝口不比等,也都顯得鬥志高昂。

「開始!」和樹大喊一聲。

霎時間,十五名男生以疾風怒濤之勢向前疾奔。這裡到終點四樓的教室要經過很長的一段路,這麼長的距離應該對那些以體力自豪的人有利。跑了約二十公尺遠,速度加快後,便來到這場比賽的主戰場──西側樓梯。要從走廊轉進樓梯,非得直角轉彎不可,對整天只會讀書考試的高中生來說,這麼高超的技巧不可能辦得到。有些人較聰明,懂得在樓梯前方放慢速度,但也有人沒能順利轉彎,直接重重撞向樓梯的側面牆壁。不過他們並未因此氣餒,還是一路往樓上衝。

真是服了你們……

啟太雖然平時都窩在家裡打電動,但他對自己的腳力頗有自信。國中時,他曾在運動會的一百公尺短跑中超越田徑社的代表選手,令同學們跌破眼鏡。在那之後田徑社曾來網羅他入社,但他並未加入。當他心無旁騖地跑上樓梯時,他體內潛藏的本能就此覺醒。

他從人群的外側開始超越。一人、兩人、三人、四人、五人……當他從二樓奔向三樓時,眼前出現一個背影,是大地,大地差點仰身從樓梯上跌落,雙手不住揮動。

「危險!」

啟太伸手撐住差點跌落的大地背後。

「你在搞什麼啊!」啟太向他抱怨道。

「都是山田害的啦。」

大地一臉歉疚地說道。山田誠是班上個性最火爆的不良少年。大地挨了山田一記拐子,差點從樓梯上滾落。

「沒事吧?」

啟太使勁朝他背後一推,讓他重新站穩。

「謝啦。」

大地道完謝,再度往樓梯上奔去,但啟太卻因為用力一推的反作用力而失去了平衡。

「啊……」

他身子浮向半空,從樓梯上滾落,轉眼已退回二樓。

「好痛!」

他試著挪動一下身體,所幸沒有大礙。身強體健也算是一種才能。

「先走一步嘍。」

「你在這裡休息嗎?」

「午茶時間到了是嗎?老先生。」

後續跟上的同學出言挖苦坐在二樓走廊上的啟太,陸續超越。

「你們可真拚命。這種比賽沒意義吧?」

啟太反脣相譏,原本競爭的本能已飛到九霄雲外。就算現在全力跑也無法搶得第一,就算真的跑了個第一,應該也拿不到什麼像樣的獎品。

「喂,你沒事吧?」

和樹擔心跌落樓梯的啟太,跟著跑下樓梯。

「不愧是班長,你真好心。」

「因為你要是在這種地方受傷,我事後還得寫反省書。」和樹一本正經地這麼說道。

「原來是擔心自己啊。」啟太不屑地說道,就此站起身。

「看來你好像沒事。」說完後,和樹衝上樓梯。

「真是了不起。」

啟太愣在原地,已提不起勁往前衝。他甚至想直接回家,但書包還放在教室裡。那就沒辦法了……他拖著步伐走上樓梯,來到四樓後,突然有股奇怪的感覺向他襲來。

咦?不太對勁。

啟太小心翼翼地環視走廊,接著旋即發現原因。不知何時,四周已空無一人。

「算了……」

比賽結束後,三年A班將舉行同樂會,這件事全校都知道。A班有脾氣火爆的山田、全校最大尾的不良少年藤堂龍次、龍次的小弟田中明夫、龍次的女友,最喜歡和人打架的本山陽子,其他班級的學生一定都避之唯恐不及。

保持距離,方是上策。

抵達終點的教室後,頂著一頭金髮,五官深邃的黑川羅伯特朝啟太走來。他的父親是日本人,母親是美國人,他擔任此次同樂會的幹事。羅伯特將一個用藍字寫著「15」的號碼牌遞給啟太。

「這是什麼?」

「是決定搭檔的號碼。」羅伯特說。

黑板上寫著「三年A班同樂會」這幾個大字。椅子全收往教室後方,桌子則是在教室正中央靠攏,上頭擺滿點心和果汁。

啟太望向那寫著「15」的號碼牌,這時,一名女子以宛如飛撲而來的速度來到他面前。

「啟太,你沒認真跑對吧?」

「幹嘛突然這樣問。」

「你先回答我的問題,你認真跑了嗎?」

「那是我的自由吧?」

「跑最後一名還耍什麼酷啊。」

雖想加以反駁,但啟太嫌麻煩,索性沉默不語。這女孩是酒井彩香,成績中上,長相也中上,不過運動能力卻堪稱頂極。她沒加入運動類社團,啟太一直覺得這是暴殄天物。彩香身高一百六十公分,雖然不適合打排球或籃球,但如果是足球或許不錯,考量到她那充滿攻擊性的個性,像柔道這類的格鬥技似乎也很適合。不過啟太對這位精力旺盛的樂天女孩沒轍,對她的評價不好也不壞,單純只當她是同學。

「雖然是同樂會,但聽說是男女搭檔一起玩遊戲。」彩香如此說明。

「是這樣嗎?」

對愛玩遊戲的啟太而言,「遊戲」一詞最能令他情緒高昂。

「在玩遊戲前,是用爬樓梯比賽來決定搭檔。」

語畢,彩香向他出示以紅字寫著「1」的號碼牌。

「妳該不會在爬樓梯比賽中跑第一吧?」

女生也和男生一樣,在東側樓梯舉辦比賽。彩香取得一號的號碼牌,這表示她率先抵達終點。

「比田徑社的美雪還快?」啟太問。

他們班上有位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的女生,名叫大澤美雪,隸屬田徑社,運動神經超群。看來彩香在比賽中贏了美雪。

「我把她遠遠甩在後頭。……啊,不過她的專長是跳高。」

「哦,是這樣嗎?」

儘管如此,還是很厲害。彩香有這麼好的運動神經,為什麼不加入運動類社團呢?這傢伙真不了解自己的長處,傻蛋一個。

「不過,聽說是女生的第一名和男生的第十五名,也就是最後一名搭檔。」彩香語帶不滿地噘起嘴。

「哪有這種事!我怎麼都沒聽說。」

「是幹事黑川同學決定的。聽說爬樓梯比賽就是決定搭檔組合的餘興節目。」

原來是這麼回事!啟太作勢伸手用力往膝蓋一拍。這的確很像是性情古怪的羅伯特會出的主意。

「沒人抱怨嗎?」

「大家噓聲四起,不過黑川同學根本不理睬。陽子氣得想揍人,結果他卻神色自若地回了一句『在校內打人可是會退學的,而且我有美國籍,要是打我的話,會引發國際紛爭喔』。」

「很像他的作風。那麼,大家就這麼算了嗎?」

「說會引發國際紛爭應該是嚇唬人的,不過要是在同樂會上引發暴力事件,那可不好。」

「我沒差啊,不過就退學而已。要是少了羅伯特和陽子,這個班也會變得像樣一些。」

「這樣明年就不會有同樂會了。」

「到時候我們也畢業了,沒有影響。」

「你太壞心了。」

啟太和彩香在對話時,穿著一件迷你裙女僕裝,乳溝若隱若現的青山愛理朝他們走來。她和黑川一樣是同樂會的幹事。

「妳這件衣服會不會太惹火了點?」

面對這件如此暴露的服裝,啟太不知眼睛該往哪兒擺。

「我已獲得村松老師的同意。」

「那個色老頭。」

村松是A班的導師,是一位年近五旬的中年單身漢,身材微胖。啟太腦中浮現村松看到愛理這身女僕裝之後,那副色迷迷的模樣。

「女生一號的彩香和男生十五號的啟太搭檔。」愛理確認兩人的號碼牌後如此說道。

「也只好這樣了。」

啟太如此低語,環視四周。和樹與他搭檔的安達瞳聊得正熱絡。模範生與最受男生歡迎的女生搭檔是吧?還真不錯呢。一旁是戴著眼鏡的書呆子溝口不比等,與濃妝豔抹的野村美沙,真是最糟的組合。不比等和美沙似乎也這麼想,兩人的目光完全沒交會。美沙應該是為了同樂會的獎品才勉強留下的,要是沒提供獎品,她應該早走人了。接著視線移往他處,看到更古怪的組合──不良少年明夫與陽子,陽子的男友是龍次,而明夫是龍次的小弟,他們竟然在命運的捉弄下成了搭檔。至於龍次則是與田徑社的美雪搭檔。

希望別鬧出什麼風波來才好……

啟太就像事不關己似的擔心起別人。要是龍次與美雪相處融洽,陽子肯定會打翻醋罈子。這兩個女人一旦開戰,可就成了一場田徑社對上打架社的異種格鬥戰,屆時將會是一場腥風血雨。如果在電視上播出,也許還能贏得收視率,不過肯定是最兒童不宜的節目。

「聽說你從樓梯上跌落?」

大地一派輕鬆地向啟太問道。

「都是因為你,害我吃足了苦頭。」

雖然覺得多說無益,但啟太還是向他發了一頓牢騷。大地是他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啟太是電玩宅男,大地則是動漫宅男,非但不受女生歡迎,還惹人嫌。不過,與其和那些十幾歲年紀,隨身攜帶毒舌機關槍,完全沒附瞄準器和安全裝置的女生聊天,不如乖乖打電動、看動畫,還比較不會心靈受創。或許有人會說,你這樣一輩子都無法和女性交往喔,但如果真是那樣,那也沒辦法。啟太現在想不了那麼多。

「大事不好了。」大地把啟太拉到教室角落。

「怎麼啦?」

「聽說是男生女生搭檔玩遊戲,獲勝的隊伍可以贏得獎品。」

「這我已經聽彩香提過了。」

「這麼說來,你的搭檔是酒井彩香?」

大地差點笑出來。

「沒錯。我也沒辦法啊。」

「你猜我的搭檔是誰?」大地存心吊人胃口。

「沒興趣。」

「這什麼態度嘛。」

「怎樣啦。你不是對三次元女孩不感興趣嗎?」

「我是這樣沒錯,可是啟太你不是啊。」

「這話怎麼說?」

他不懂大地這番話的含意。

「我的搭檔是奈緒子公主喔。」

「咦!」啟太忍不住叫出聲來。

「這下子有興趣了吧?」

「這……」

不知如何回答的啟太,一面掩飾心中的慌亂,一面移動目光,從同學中找尋市川奈緒子的身影,很快便發現了她。她的氣質和美貌遠在他人之上。烏黑亮麗的長髮、細緻的雪白玉膚、高雅工整的五官,就像聚光燈照在她身上般光采動人,當真是鶴立雞群。

「視條件而定,我可以考慮和你交換喔。」

大地對望著奈緒子出神的啟太展開惡魔的低語。

「你開出的條件是?」

「春日的原畫。」

被一擊戳中痛處。啟太雖不是動漫宅男,但他從一位擔任動畫師的親戚那裡得到一張動畫《涼宮春日的憂鬱》的原畫,一直視為寶貝。

「你打算怎麼辦?在遊戲中要獲勝,比的不就是判斷力的快慢嗎?」

「這不是遊戲。可惡,好難抉擇啊。」

正當啟太猶豫不決時,傳來教室門關上的聲響。羅伯特關上前門,愛理關上後門,接著兩人站上講臺。

「接下來要進行三年A班的同樂會。」羅伯特煞有其事地進行會前致辭。

「這場同樂會的獎品是新型遊戲機GSP。由爬樓梯比賽決定的搭檔一起玩遊戲,獲勝的搭檔可贏得獎品。大家加油。」

愛理說完後,將遊戲機擱在講臺上,擺出一個可以看見乳溝的性感姿勢。聽說現在草食男愈來愈多,不過青少年還是保有相當程度的性慾,無法抗拒可愛女孩的巨乳。愛理的可愛程度算是在啟太的好球帶內,至於她那對巨乳,則可算是在全壘打帶內。啟太猛然回神時,才發現自己的目光已完全被她所吸引。

「那臺遊戲機,是瞳參加作文比賽入選時的贈品。」

今年夏天,安達瞳以班上同學為題材所寫的一篇作品,在高中作文比賽中入選。她針對身為模範生,同時也堪稱青年典範的和樹、電玩宅男啟太、動漫宅男大地、只對流行時尚感興趣的美沙那群女孩、老是和人打架的不良少年龍次等各種不同樣貌的同學,以妙趣橫生的筆觸,成功描寫出現代高中生的生活百態,獲得很高的評價。而這場同樂會的獎品,便是瞳在作文比賽中得到的贈品,可能是對遊戲不感興趣的她所捐贈。

「真無聊,我退出。」

不比等如此說道,勇氣十足。他拿起擺在教室後方的書包,朝門口走去。這時,他的搭檔美沙擋住去路。

「你幹什麼!」

美沙就像是破壞力驚人的導彈發射器,而且此時一觸即發。

「我要回家。」

「我就是因為想得到遊戲機才參加的耶。」

「這根本是浪費時間。我要回家準備考試。」

「我這不是在請託,是命令。」

美沙加以恫嚇。美沙的朋友上村結衣和片瀨沙織馬上靠了過來,將不比等團團包圍。結衣和沙織並不可怕,但班上還沒有哪個男生可以一次吵贏三個女人。不比等此刻已是無路可退、四面楚歌、身陷絕境,他的生命猶如風中殘燭。

「你就參加吧。這樣美沙不是很可憐嗎?」結衣道。

「你要是敢現在回去,我一定不放過你。」沙織一把搶走不比等的書包。

「啊!」不比等叫了一聲,無從抵抗。

啟太選擇隔岸觀火。雖然覺得不比等很可憐,但他沒義務挺身相助,而且也救不了他。不比等毫無勝算,是被虎群包圍的肥羊。被逼急而反咬貓的老鼠,最後還是命喪貓口,令人同情。

「你到底想怎樣?」

在美沙的威脅下,不比等若無其事地回到原位。他最後舉白旗投降,同學們個個面露訕笑。

「第一個遊戲是猜拳。和我猜拳,贏的人就晉級,到最後都無法獲勝的人,會和搭檔一起落敗,失去資格,LOST。」

羅伯特在講臺上說明。也許他是想讓人知道他是個混血兒,總是捲舌說話,一口奇怪的英語腔。

「如果平手就算贏,只有輸的人會留下。」一旁的愛理加以補充。聽說兩人正在交往,但實情不明。

「剪刀。」羅伯特高舉起拳頭。在場眾人都跟著喊「石頭布」。

最後羅伯特出石頭,「簡單啦。」出布的學生們如此說道,將桌上的點心送入口中。啟太和大地也出布,贏了這關,但彩香卻因為出剪刀而落敗。

「那傢伙一開始都不會出剪刀。」

彩香在一旁聽到啟太這麼說,鼓起腮幫子道:

「這種事你要先告訴我啊。」

愛理讓猜輸的學生們聚在前面。彩香、沙織等六人落敗。男生們很清楚羅伯特的習性,所以幾乎沒人輸,由這六名落敗者展開第二回合。

「剪刀石頭布。」這次羅伯特出布。

彩香也出布,因為平手而沒落敗。輸的只有沙織一人。

「片瀨沙織和搭檔大野洋首戰落敗。LOST。」羅伯特說。

「什麼嘛,已經玩完啦?」大野發起牢騷。

「大野,這裡有參加獎滋露巧克力喔。」

愛理將巧克力夾在乳溝間,送到大野面前。

喂喂喂,做這種酒店服務恰當嗎?啟太從未上過酒店,所以這純粹是他想像出來的個人感想。

「服務真周到。」

大野伸手探向她胸前,愛理一把抓住他的手,將巧克力送交他手中。

「不可以摸喔。」

「我想也是。」看得出大野很失望。

大野和沙織拿著巧克力正準備回到桌子前,這時突然有人朝他們吆喝一聲:「餘興表演!」是不良少年龍次。以前的不良少年給人的印象總是成績差,外加一臉俗樣,但現今的不良少年可就不同了。龍次成績優異,運動也很拿手,人長得又帥,沒人想與他為敵。龍次高喊一聲「餘興表演!」後,眾人也跟著起鬨道:「餘興表演、餘興表演、餘興表演、餘興表演……」

「不可能啦。」

大野和沙織搔著頭,正準備回自己位子時,突然停下腳步,緊抓胸口,一臉痛苦。

「啊……」大野發出幾不成聲的叫喊,全身發顫。

啟太注視著這一幕,心想,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其他學生也被他們兩人的驚人模樣所震懾,向後退卻。

大野和沙織劇烈顫抖,咚的一聲跌落地板。眾人被這聲巨響嚇著,又後退了一步。倒地的大野和沙織在地上扭動身軀。

「好、好、好厲害,演得真好。」明夫大聲叫好,一臉感佩。聽他這麼說,眾人也都認為這是在演戲。

「頒給你們奧斯卡最佳被害人獎。」邊說邊拍手的是吊兒郎當的草野翼。

倒臥地上的兩人旋即不再動彈。感覺到情況不對的學生們馬上合上嘴,一股詭異的寂靜籠罩整個教室。大野和沙織脖子彎曲,俯臥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他們兩人是話劇社的嗎?」大地問。

「奇怪,太奇怪了。」

啟太覺得不對勁。如果說是在演戲,也未免太過逼真。

「可以了,表演得很好。」

羅伯特朝一直倒臥地上的大野和沙織叫喚,但兩人卻一動也不動。

「喂,也該適可而止了吧。這樣遊戲無法進行耶。」

羅伯特失去耐性,大聲喝斥,但大野和沙織還是沒任何動靜。

「等一下,他們的樣子很奇怪。」

和樹如此說道,伸手搖他們兩人。俯臥的大野,臉面向一旁。

「哇!」和樹發出一聲驚呼。

大野兩眼翻白,就像死了一般。

「快去叫老師來啊!」

在和樹這聲叫喊下,瞳準備從前面的門衝出教室,但這時……

「咦?」她突然停住。

「怎麼啦?」

「門打不開。」

「後面的門也打不開呢。」

草野在教室後方叫道。

「都這種時候了還惡作劇,快叫救護車!」

啟太感到心神不寧。走廊上除了三年A班的學生外,再無他人。但前後門竟然都打不開,被困在裡頭,而且地上還躺了兩名無法動彈的學生。若照這個劇情下去,再來大概就是沒辦法跟外界聯絡了吧。

「我的手機打不通,顯示收不到訊號。」

想用手機叫救護車的佐久間杏里說道。

「我的手機收不到訊號。」

荒木高志也望著手機螢幕說道。

「我的也收不到訊號。」

「我也是。」

「到底怎麼回事?平時都收得到啊。」

其他學生也紛紛確認手機,你一言我一語地說道。啟太也確認自己的手機螢幕,他同樣也收不到訊號,雖然早已料到是這種結果。

「到底是怎麼回事?」和樹顯得慌亂。

這時,擺在講臺旁的電視開啟,螢幕上出現一個人,臉上戴著表情猙獰的赤鬼面具,就像是秋田縣的生剝鬼節1面具一樣。

「那是什麼啊?」

啟太如此說道,其他人的目光也都投向電視螢幕。

「私立╳╳高中三年A班的各位,大家好。你們已經被Ascension了,接下來要請你們進行這場以性命為賭注的遊戲。」螢幕上的面具男低聲說道。

大野和沙織能得救嗎?突然出現的面具男又是誰?

啟太等人作夢也想不到,他們即將面臨一場何等恐怖的遊戲……

商品簡介

過去的好友如今全都是你的敵人!

想要活下去?你只能相信你自己!

不拘手段,不講道義,只有踏過朋友的屍體,才能抵達終點!

遊戲要開始了,一起來玩吧!

就在這裡,限時3天,16名玩家。

輸了無法RESET,能活著離開的,只有2個人……

「三年A班的各位,大家好。

你們已經被Ascension了,接下來要請你們進行這場賭上性命的遊戲。」

整個世界彷彿只剩下三年A班的學生。

原本在舉行同樂會的同學們,突然被一名戴著面具、自稱是「頭目」的詭異男子監禁在體育館內。

他們被迫一男一女兩兩分組,挑戰他所設計的各種比賽。只有最後勝出的兩個人才能活著離開,輸的人則要面臨LOST,也就是──死!

啟太與彩香被分到同一組,原本不太對盤的他們,被迫要在這場死戰同心協力。

當遊戲開始,三年A班的所有學生完全失控,為了活下去,昔日的「好朋友」開始互相背叛。

下一個死的會是誰?啟太希望不會是自己……

作者簡介

藤 達利歐(藤 ダリオ)

一九六二年生於日本北海道。活躍於影視圈,參與過的劇本創作包括《貞子3D》、《富江》系列;參與的動畫製作則有《京極夏彥 巷說百物語》、《魅魎之匣》等。二○一○年以《沒有出口》一書正式踏入文壇。

他的作品設定奇特,一向極具趣味性和娛樂性,深受讀者好評,堪稱鬼才作家。另著有《山手線死亡遊戲》、《同葬會》、《放學後Dead×Alive》、《推理劇》、《演葬會》、《死亡召喚廣播》、《製造恐怖的方式》等書,以及少年小說《妖怪偵探團事件檔案》系列。

譯者簡介

高詹燦

輔仁大學日本語文學研究所畢業。現為專職日文譯者,主要譯作有《蟹膏》、《獻給折頸男的協奏曲》、《鳥人計畫》、《烏鴉的拇指》、《夜市》、《光之國度》、《蟬時雨》、《劍客生涯》系列、《新選組血風錄》等書。

個人翻譯網站:www.translate.url.tw

放學後Dead×Alive
放課後デッド×アライブ
作者:藤達利歐
譯者:高詹燦
繪者:子葉Zye
出版社: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6-05-16
ISBN:9789573332343
定價:280元
特價:79折  221
特價期間:2019-11-15 ~ 2019-12-31其他版本:二手書 56 折, 158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