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師 柒章 龍困淺灘
cover
目錄

第二百零七章 一代名相壽終正寢

第二百零八章 入府秘查相公之死

第二百零九章 少女贈玉善惡有報

第二百一十章 帝王之心如海似天

第二百一十一章 驛道雨幕驚天血戰

第二百一十二章 徐真接駕濮王拒歸

第二百一十三章 李泰書畫聖上夜哭

第二百一十四章 假冒徐真行刺李靖

第二百一十五章 長安夜奔求醫被阻

第二百一十六章 衛國公府聖上探病

第二百一十七章 李治權謀清除老臣

第二百一十八章 徐真遠離君臣危難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一代天子回歸真國

第二百二十章 李治繼位徐真加封

第二百二十一章 異族忠臣雙雙求殉

第二百二十二章 徐上柱國帶刀入殿

第二百二十三章 感業寺外李治受挫

第二百二十四章 徐真被迫出使吐蕃

第二百二十五章 出使吐蕃途經安西

第二百二十六章 偶遇故人借兵征闐

第二百二十七章 萬事俱備只欠戰象

第二百二十八章 死忠周滄千里尋主

第二百二十九章 騎兵大破白玉河軍

第二百三十章 李治封賞徐真抵達

第二百三十一章 吐蕃局勢暗流湧動

第二百三十二章 遭人陷害寺廟大火

第二百三十三章 無辜徐真躺著中箭

第二百三十四章 捲入吐蕃朝堂爭鬥

第二百三十五章 化身跟蹤無雙曝光

第二百三十六章 無雙怒殺無良浪子

第二百三十七章 化身被刺大論暴怒

第二百三十八章 梭羅拿人大論力爭

第二百三十九章 徐真東贊被俘封地

第二百四十章 弄贊被害吐蕃易主

試閱內容

貞觀走到了第二十二個年頭的夏末,也註定了是個多事之秋,聖上的身體狀況剛剛有所好轉,朝廷中人也甚是歡喜鼓舞,然而此時卻又傳出徐真居功自傲,折辱老將軍程知節的小道消息來。

程知節素來明哲保身,低調得很,不似尉遲敬德,一大把年紀了還是那樣直來直往的火爆脾氣,能惹得程知節攜子上門請罪,徐真也真是太過目中無人了。

李世民重用徐真,也是劍走偏鋒,他對徐真是信得過的,但徐真終究年輕,是故當袁天罡不動聲色將這則消息吹入李世民耳中之時,李世民都忍不住心裡發火。

他知道老臣們一個個都忌憚他,特別是到了晚年,若非擔心自己大限將至,有人會從中作梗,興風作浪,他也不會讓徐真一下就平步青雲,這般將徐真推至風口浪尖之上。

知曉了這消息之後,蘇元朗和李淳風也不敢替徐真辯駁,他們不似袁天罡,除了修道之事,素來不論朝政。

李世民倒是開始有些懷疑袁天罡此時出現的時機和動機了。

不過他還是決定對徐真敲打一番,這樣對朝臣而言也是一種撫慰,無論對錯,徐真資歷尚淺,若力挺徐真,勢必會讓老臣子們心寒。

於是乎,貞觀二十二年的七月,徐真被聖上派到劍南道協助閻立德督造戰船去了,此時他的身體狀況有所回轉,不得不說是徐真的功勞,然而他又不得不將徐真暫時調離,以平復朝堂輿論,這也不知道是他李世民第幾次向朝臣妥協了。

對於這位千古一帝來說,這個皇帝在臣子面前確實有些窩囊,時不時會被那些「強項令」罵一通,但換來的卻是大唐帝國二十幾年的強盛和興旺!

李明達聽說了此事,連忙入宮來分說,她不似其他皇子和公主,她深受李世民的疼愛,而且李世民知道,她不會像其他人那樣有著極強的功利心,她只想著對李世民好,當然了,也想著對徐真好。

當這個小女兒把當日的真相都說了出來,希望聖上能夠將徐真留在長安之時,李世民只是苦笑一聲。

作為大唐帝國的家長,這等事情還能瞞得過他李世民?

他需要的不是真相,而是平衡,這才是帝王心術。

徐真並未到宮中來分辨,這也讓李世民深感欣慰,起碼徐真比他所認為的要更加的成熟,也讓他更加的放心。

雖然身體經過調養之後,精力也恢復了許多,但李世民心裡始終有一個無法解開的死結,那就是高句麗!

他要趁著自己還有力氣的時候,替李治鋪平道路,高句麗是必須要越過的一個檻,劍南道森林資源豐富,砍伐樹木來修造戰船在適合不過,這些樹木能夠建造出長達百尺,寬五十尺的巨船,早好之後就順江而下,自江州揚州,送到萊州去,以備征遼所用。

老臣子們聽說徐真被下放到劍南道,一顆心終於安定了下來。

「聖上還是很念舊情的咧。」他們如是想道。

非但如此,左領軍大將軍程知節還被封為從二品的鎮國大將軍,距離武將最高榮譽也只有那麼一點點的距離。

而程知節的庶子程俊,也如願進入了東宮,成為太子通事舍人。

此舉再次讓老臣子們看到了聖上的恩寵,朝堂之上再無怨言,臣子們越發鞠躬盡瘁地輔佐李治處理朝政。

李世民的身體得了徐真的桑拿版洞天福地的驅毒療養,晚年服丹積攢下來的毒素慢慢排了出去,身體越發硬朗起來,整個人也恢復了精力,可他並不打算插手朝政,仍舊由李治代為處理。

他得以更專注地去處理一些私下裡的事情,他的身體雖然好了,然而房玄齡卻病重了。

房玄齡出身官宦之家,年少有為,於亂世之中投靠李世民,輔佐唐王,運籌帷幄,安定社稷,精誠奉國,可謂居功至偉。

他乃是當年玄武門之變的主要參與者,與杜如晦、長孫無忌、尉遲敬德、侯君集等五人並功第一,聖上繼位之後,他就已經當了中書令,貞觀三年又為尚書左僕射,十一年封為梁國公,到了貞觀十六年就已經取得了司空的至高無上榮耀。

他在李世民的秦王府中十多年,一直掌管軍謀大事,負責管理文牘,每逢書寫軍文奏章,停馬可成,簡約而義理豐厚,甚至連草稿都不用打,連高祖李淵都對他讚賞有加。

諸如張亮、薛收、李大亮,甚至被譽為「聰明識達,王佐之才」的杜如晦,都是由他房玄齡推薦給李世民的,杜如晦而後位列卿相,與房玄齡合成房謀杜斷,可見房玄齡知人善用又忠心為主。

據說李世民還是秦王之時,每次攻滅一方梟雄,軍中諸人都在全力搜刮珍寶財物,唯獨房玄齡率先拉攏人才,將富有謀略和驍勇善戰的人都安置於幕府之中,私下結交,共同為李世民效力。

到了貞觀年間,房玄齡為相十數載,深得朝臣愛戴,已然成為公認的大唐股肱。

他的女兒乃韓王妃子,兒子房遺愛尚了高陽公主,顯貴之極,然而他卻低調之極,不敢在人前炫耀,貞觀十八年,聖上第一次親征遼東,他和褚遂良是拒絕的,但最終還是讓長孫無忌隨聖駕出征,自己留守京城。

李治和李泰爭奪嫡位皇儲之時,房遺愛和柴令武差點深陷其中,若非房玄齡從中阻撓,這兩個小子說不定早已被流放了。

如今他病重,擔心的卻仍舊是征遼之事。

李世民親自到府上來探望他,派名醫劉神威為其治療,甚至每日供給御膳,讓這位老臣跟自己吃一樣的伙食,房玄齡自是感動不已。

在他的心中,李世民仍舊是當年那個意氣風發的少主秦王,哪怕身體不堪,卻仍舊野心勃勃,想要看到大唐征服四海八荒,他也一如既往的想要替李世民看守著後院,處理諸多麻煩,收拾爛攤子擦屁股。

可他終究還是老了。

李世民看著病榻上的房玄齡,不由傷感大哭,房玄齡卻對他說:「如今天下太平,只是聖上接連東討高句麗,此乃國之隱患,聖上含怒意決,臣下莫敢犯顏,若我知而不言,只怕會含恨而死啊......」

李世民感動萬千,對陪同在一旁的高陽公主說:「他都已經病末將死了,還能擔憂著我的國家,又有哪個臣子如他這般......」說完不由落淚。

回到宮中,李世民遂授其子房遺愛為右衛中郎將,房遺則封為中散大夫,讓他能夠在有生之年,看到兩個兒子人前顯貴。

非但如此,李世民在朝堂上說起這事,群臣不由感動肺腑,不過他想起徐真為自己建造洞天福地之時,又連忙讓徐真從劍南道趕回來,希望徐真能夠想想辦法,讓房玄齡多活個一年半載。

袁天罡知曉了這消息之後,連忙回報到李治這處,李治心裡也是很不舒服,這房玄齡雖然是太子少師,然而並不看好李治,雖然同樣盡心輔佐,但李治很清楚,在房玄齡的心中,太子另有其人,房玄齡從來沒看得起過他李治!

袁天罡早已將蘇元朗和李淳風建造的洞天福地摸了個清楚,與其說是二人之功,不如說全憑徐真的奇思妙想。

若真讓徐真從劍南道趕回來,又想出什麼法子來,房玄齡估計真的能再延壽個一年半年咧!

這本是好事一樁,然而慕容寒竹見不得徐真勢大,遂給李治獻上了一條毒計!

房玄齡是死定了,但他的死,必須要死得有價值,而這個價值,又必須是李治的價值!

李治雖然怯懦,但並不是蠢人,他也知道李世民栽培徐真,實在為李治繼位打造強大的軍中班底,可對於李治來說,掌控軍權是必須的,但那個人就不一定是徐真了!

於是第二天,李治到宮中請安,不免一番感...,對房玄齡感激涕零,多頌揚老相公之功德,而後向聖上表態,希望能夠親自監督御膳房,每日給房玄齡供給御膳。

李世民不由欣慰萬分,覺得這個兒子終於是懂事了,想起李承乾和李泰,心裡不免糾結,他本來就是想要極力培養李承乾,連李治這般的懦弱性子,如今都有了一國之君的氣魄,他李承乾怎麼就這麼心急啊!

念及此處,李世民突然開心不起來,草草將李治送了出去。

李治知道父親的心意,直到如今,父親都還是念著李承乾和李泰,他不免心裡積鬱,但想起即將要做的事情,又興奮了起來,連忙回到宮中,讓慕容寒竹親自督促御膳房的工作。

國之棟樑瀕臨彌留,朝堂之上陰霾籠罩,徐真也是輕嘆不已,這聖上就如六月的天氣,怎地說變就變,一會將他打發到劍南道來砍樹,一會又要他回去當神醫,沒事就給你升官,有事就隨便流放你出去,好給他立威,徐真覺得真的不能跟李世民愉快的玩耍了。

不過他還是立即就啟程回長安,可沒想到的是,房玄齡終究還是沒能等到徐真這個大神醫。

貞觀二十二年七月的一天,跟隨了李世民三十二年的一代名相,終究是逃不過天命的拘拿,與世長辭,終年七十歲。

聖上為之廢朝三日,追贈為太尉,諡號文昭,陪葬昭陵,與初唐其他二十三位開國功臣一起,畫像供奉於凌煙閣。

徐真入宮面聖,李世民似乎老了許多,好像失去了支柱一般,然而徐真卻感受得到李世民眼中的異色,那不是悲傷,而是憤怒!

「徐真,我要你暗中查一下,房相到底是怎麼死的!」

當徐真聽到李世民這句話的時候,他都有些懵了,這房玄齡不是病死的嗎?還需要查什麼?難不成聖上想要借機清洗朝中權勢?

「大丈夫行事,當磊磊落落,如日月皎然。」

此乃房玄齡親自主持編纂的《晉書》之中,使人叩節之好句,然而寫出這句話的他,卻死得有些不甚光明,實是天意乖張。

此案不需明察,徐真就已經從李世民的神色之中看得出來,房玄齡之死,背後必有玄機!

徐真本想將狄仁傑從汴州調過來,然而此時的狄閣老年紀尚輕,積累不夠,若將其捲入此時當中,只是有害無益則已。

想通了這一點,徐真就放棄了這個想法,將蘇元朗、李淳風和劉神威都私下召喚過來,組成臨時秘密調查小組,對房玄齡之死展開調查。

貞觀年已經走過了二十二個春秋,朝中文武對立雖有所緩解,但仍舊嚴峻,而文官之中又分為兩派,房玄齡與馬周、劉洎政見相近,與長孫無忌一派卻是矛盾深重。

而長孫無忌又是皇太子李治最為倚重的老臣,如此一來,拋開對長孫無忌的成見,徐真也認為東宮有著第一嫌疑。

既然將蘇元朗等人都攬到了此事中來,徐真也不會有所隱瞞,而無論是蘇元朗、李淳風,還是劉神威,都是能夠近身服侍李世民之人,知曉事情要緊,自不會洩露風聲。

諸人皆以為徐真所慮所想很合乎情理,聖上第一時間察覺出房玄齡之死因隱有玄機,心中必然有懷疑之人。

但作為一國之君,李世民也不能指鹿為馬,到了如此關鍵時刻,他也不敢輕信於人,這才讓徐真來秘密調查。

四人商議一番之後,一同到了房公府來弔靈。

房遺愛素縞示人,出門相迎,徐真面露哀戚,協同諸人到房公靈前祭奠,這才轉入後院說話。

早在李泰和李治爭寵奪嫡之時,徐真與李治隔閡叢生,嚴格說起來,徐真雖然極力想保持中立,可幫助李泰卻多過於李治,所以房遺愛和柴令武等李泰班底,對徐真都感恩在懷。

雖然此事過去這麼久,房遺愛和柴令武並未受到牽連,然而心裡還是懷念著前魏王李泰的。

為了家族的未來,房遺愛不得不重新尋找靠山,否則長孫無忌再打壓下來,沒了房玄齡的房氏,又該如何自處?

徐真乃聖上面前的紅人,短短五年就幾乎要位極人臣,這等速度絕非常人所能仰望,而房遺愛自認為與徐真有舊誼,想要尋找靠山,還有誰比眼前的徐真更合適?

既有了這等心思,房遺愛對徐真的態度也就恭敬了起來,對徐真的問候也是有問必答,多懷感恩。

「駙馬還請節哀,房相公 生而偉大,彌留之際仍得聖上恩寵,甚至與聖上同食御膳,作為臣子,能與如此明君,也算是死而無憾了......」徐真輕嘆一聲,寬慰房遺愛道。

然而房遺愛卻沉默不語,眉頭緊皺,欲言又止,眉宇之間滿是憂愁,竟帶有淡淡的悲憤,徐真察言觀色,遂繼續問道:「駙馬有何難言之處不妨直說,徐某雖為一介武夫,亦深知房相為國為民,駙馬若不嫌棄,可與徐真說道說道,某必是不敢推卻的。」

房遺愛得了徐真此話,臉色為難,又掃了蘇元朗幾人一眼,徐真露出釋然的笑意,朝房遺愛說道:「這幾位都是徐某的心腹舊交,駙馬但說無妨。」

房遺愛這才咬牙下了決心,一把抓住徐真的手腕,濕潤著眼眶求告道:「還請大將軍救救我房氏上下!」

房遺愛作勢就要拜,徐真慌忙虛扶起來,口中連呼使不得,房遺愛才坐回原位,好整以暇道:「大將軍,非房俊多疑善忌,實乃事出蹊蹺,由不得房某不生疑!」

徐真心頭一凜,心道原來這房遺愛也不是蠢笨之人,大抵是看出了些端倪來,不過徐真還是故作訝異,房遺愛繼而說道。

「此事干係重大,房某若非將徐大將軍視為國之重臣,也不會對大將軍推心置腹,某懷疑大人的死,乃遭人毒害,而非病疾所傷!」

此言一出,徐真雙眸大睜,蘇元朗等人也露出驚駭之色來,果真是干係重大,堂堂相公,若遭毒害,勢必引發朝堂震撼!

「駙馬慎言之!事關重大,不可高聲!」徐真朝李淳風掃了一眼,後者識趣地站到了房門前,左右張望一番,這才點頭示好。

徐真長長吁了一口氣,這才凝重地直視著房遺愛道:「駙馬可知此事牽扯起來會是何等後果?」

房遺愛知曉事情要緊,然而為了大人,為了氏族,他不得不冒險信任徐真一回,當即咬牙重重點了點頭。

徐真與蘇元朗相視一眼,相互點頭示意,蘇元朗這才開口低聲道:「不瞞駙馬,大將軍也有此等想法,今次前來貴府,正是為了徹查此事,還房相公一個公道!」

房遺愛一聽此言,濕潤的眼眶頓時泛亮,感激涕零地說道:「想我家大人堂堂相公,素來為國為民,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可朝堂之中卻還是有人心懷不滿,暗自陷害,這讓人如何不悲憤!只要能查出真凶,房俊必定赴湯蹈火!」

言畢,房遺愛鄭重地離席,給徐真等人行禮,此番徐真卻是點了點頭,安然受了這一禮。

既得了房遺愛的支持,大家也不再客套,雙方將其中疑點都掏出來交換分享,查漏補缺,疑點很快就集中在了御膳之上。

蓋因房玄齡公務繁忙,耗盡了精力,又加上年事已高,整個身子都已經空虛,又染屙甚重,本就支撐不了多久,可得了御膳的精心調養之後,精氣神都恢復了許多。

然而就在離世前的幾日,御膳局的司膳寺和司藥寺掌事卻換了人手,雖然御膳是聖上親自吩咐,但房遺愛也不敢大意,一番小心詢問,這才得知,原來聖上感念太子仁孝,將御膳局的具體事宜交給了皇太子李治!

房遺愛當初輔佐李泰,對李治的勢力心知肚明,而且房玄齡為了將房遺愛拉出爭寵奪嫡的泥沼,不惜與長孫無忌交惡,如今換了李治來監督御膳,房遺愛不得不多一個心眼。

可他還沒能探查出什麼來,房玄齡就溘然長辭了。

商品簡介

一段穿越幻術與武俠的歷史傳奇

自古帝王無親情 徒留舊夢空遺恨

難得將帥有忠義 輔佐新王實嗣位

徙倚仙居繞翠樓,分明宮漏靜兼秋;長安夜夜家家月,幾處笙歌幾處愁。

房玄齡因年老力衰、久病纏身而辭世,但李世民懷疑其死因並不單純,遣派徐真私下調查。果不其然此乃慕容寒竹欲在李治面前與長孫無忌分庭抗禮,暗中施以毒手。李世民獲知真相後悲憤莫名,調派徐真火速率領百騎精銳直奔均州,欲迎回先前遭到罷黜的濮王李泰回宮,藉以壓制即將上位的太子李治。

事跡敗露的慕容寒竹派遣殺手沿途阻殺徐真,在往南的驛道上雙方人馬展開一場激戰,金鐵交擊聲隨著滂沱大雨化為漫天血霧,此時李泰府上潛藏的刺客也伺機而動,展開連綿殺陣,接踵而來的惡戰,滿朝文武竟無人可阻擋這場翻天覆地的風波。

作者簡介

離人望左岸,廣西北海人,畢業於桂林醫學院,酷愛文史,對古文言有著近乎癡迷的執著,好讀書而不求甚解,而後又醉心於歷史小說而無法自拔,心馳而神往,遂起起執筆之念。

適逢情傷,鬱鬱不得釋懷,又因癡迷於古文言,是以從「可憐樓上月徘徊,應照離人妝鏡臺」,「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的佳句之中擷取之,以離人望左岸為筆名,取意離人已遠去,只能淚眼隔岸而相望。

因崇尚盛唐之風物人文,欲以手中筆墨,描繪心中的大唐盛世,遂潛心構思,白天救死扶傷,晚間奮筆疾書,幾近廢寢忘食,雖多有酸楚卻又甘之如飴,著就了歷史題材小說《唐師》。

此作構思巧妙,卻又不失磅礡大氣,文字精雕細琢,人物有血有肉,勾勒出一幅大世之爭的宏偉畫卷。而後參加2014-2015年度網路文學聯賽,讀者爭相閱讀,佳評如潮,終以《唐師》獲得了聯賽的最具潛力新人獎!

作者其它著作:

ACP0064 唐師 初章 偷梁換柱

ACP0065 唐師 貳章 扭轉乾坤

ACP0066 唐師 參章 多事之秋

ACP0067 唐師 肆章 禍起蕭牆

ACP0068 唐師 伍章 峰迴路轉

ACP0069 唐師 陸章 以退為進

名人推薦

歷史小說作家酒徒X阿越 連袂推薦

得獎記錄

☆古龍殘本百萬續寫首獎

☆2014-2015年度網路文學聯賽最具潛力新人

唐師 柒章 龍困淺灘
唐師
作者:離人望左岸
出版社: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6-01-27
ISBN:9789571364988
定價:250元
特價:88折  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