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圖曼帝國三部曲1300-1923:奧斯曼的黃粱夢(第二部 帝國鬆動)
cover
目錄

第二部 帝國鬆動

翻譯暨編輯說明

序∕卡羅琳.芬寇爾Caroline Finkel

鄂圖曼政教職稱說明

7 派閥當道 Government by Faction

8 帕夏復仇 Revenge of the Pashas

9 權貴統治 Rule of the Grandees

10 帝國鬆動 The Empire Unravels

11 安逸之患 The Perils of Insouciance

地名、人名、地圖、引文註解之語文說明

地圖

本書內容簡介

引用出處

鄂圖曼帝國年表

試閱內容

7 派閥當道 Government by Faction

十六世紀末,政治實務與施政管理的觀念與認知,雖然隨著鄂圖曼帝國不停擴張而演化與進步,以支應發展所需,但仍不足以應付實際遭遇到的困難,擴展的腳步趨緩。當蘇丹們不再統帥軍隊御駕親征,後生晚輩跟著見習的學徒模式便名存實亡。如今已經難以論斷,是否因為原本以蘇丹之名實際上差派蘇丹的親王們治理省務的政策被廢止,亦或穆罕默德三世(Mehmed III)的父親穆拉德三世(Murad III)過世時,穆罕默德十九個年幼的弟弟中沒有一個年紀大到足以擔當總督職務,再加上穆罕默德自己也是英年早逝,逝世時所有的兒子皆未成年。穆拉德三世和穆罕默德三世時代不斷上演的腥風血雨兄弟鬩牆,以及先下手佈局除掉所有可能爭奪王位對手的老戲碼,已經不再盛行,代之以其他的解決方案:穆罕默德三世統治時期開始,年輕親王們已不再被授予任何公務職銜,而且這些親的王活動範圍僅限於托普卡匹宮的後宮之內。這些皇子被壓抑的狀況,可以直接從他們少許的俸祿上看出端倪,親王領得的俸祿甚至比他們待字閨中的姑姑,或是蘇丹未婚姊妹們還少。

這種讓親王隔離居住的做法,仍難避免在蘇丹駕崩王權行將轉移時,歷史上屢見不鮮的紛擾。以前,皇室中有繼承權的親王,總是親自出馬公開表態競逐王位,如今,他們不過是統治圈內各政治派系手中任人擺佈的棋子而已。朝廷中沒有見過世面的王儲,也缺少在帝國政治與軍事生涯裡的歷練與薰陶,遂造成政治圈被肆無忌憚齟齬和鬥爭的派系把持。蘇丹們在登基初期不知所措的頭幾年,也給予身邊那些好爭好辯謀臣議士許多上下其手的機會。

一六一七年,阿哈邁德一世逝世時年僅二十七歲。根據當代的學者,卡蒂卜(Katib)謝勒比的記述,朝廷內的政治領袖一致認為阿哈邁德一世眾多兒子都太年輕,實在不宜繼承王位,王位因此傳給阿哈邁德一世二十六歲的弟弟穆斯塔法繼承;事實上,阿哈邁德一世的長子奧斯曼那時已經十四歲,何況當年阿哈邁德一世繼位時,連十四歲都不到。奧斯曼對於他祖父和曾祖父那個時代發生的大規模兄弟鬩牆與手足殘殺往事記憶猶新,然而,奧斯曼還是存活下來了。阿哈邁德一世的寵妾——瑪琵恪(Mahpeyker),這個被稱為柯笙姆(Kösem)蘇丹的希臘女人所擁有的權勢,可能是讓他難以坐上寶座的關鍵因素:雖然奧斯曼與她的關係親密,但是他卻是另一個媽媽瑪婓婼茲(Mahfiruz)所生;並且柯笙姆和蘇丹蘇萊曼的妻子許蕾姆蘇丹(Hürrem)一樣,都有自己親生的兒子,自然亦有母憑子貴的企圖心。穆斯塔法的登基,算是為鄂圖曼帝國流傳三個世紀之久的父子相傳王位繼承實務劃下了休止符。

穆斯塔法得以繼承王位的幕後推手,似乎是任職伊斯蘭謝赫的埃薩達(Esad)阿凡提。蘇丹阿哈邁德一世去世時,他是首都裡的資深政治家。但事實證明,埃薩達阿凡提當時的選擇並不明智,因為穆斯塔法不受人民愛戴,在他短暫的統治時期,一開始接任就被認定是一個昏君——根據當代歷史學家佩奇的易卜拉欣(Ibrahim of Peç)的記述,蘇丹穆斯塔法在他的口袋裡裝了金幣和銀幣,再把這些金幣銀幣扔出他所搭乘的船外,或是隨興把口袋裡的錢幣分給他剛巧碰到的窮人,這些都被認定是極不適當的行為。繼位蘇丹才短短三個月,穆斯塔法就被黑人大太監穆斯塔法(Mustafa)阿迦所策劃的政變(coup d’état)給逼退了:趁著當天帝國議會召開會議討論工資分配事宜時,將蘇丹穆斯塔法反鎖在自己的房間,再將他的姪兒奧斯曼請出,取而代之繼承了蘇丹王位。就這樣,穆斯塔法一世成為鄂圖曼王朝第一個非由王室成員帶頭,而是被宮廷政變罷黜的蘇丹。在奧斯曼統治時期,他的後半生都被軟禁且限制居住於繼位前居住的後宮裡。

蘇丹奧斯曼二世因為自己曾被如此卑鄙地排除於繼位大事上,因此更致力於重新奪回主動權,並重建蘇丹統治者的威信。蘇丹奧斯曼二世一上任即解除大維齊爾凱什利耶里.哈利勒(Kayseriyeli Halil)帕夏的職務,在蘇丹穆斯塔法統治的那幾個月裡,他一直都在東部前線作戰,領軍打敗薩法維王朝。但是因為他們幫著把穆斯塔法推上寶座,所以奧斯曼即位後,就要把他的眼中釘先拔除。另外,奧斯曼也解除第二維齊爾「虔誠」索弗.穆罕默德(Sofu Mehmed)帕夏的職位,還限制了伊斯蘭謝赫埃薩達阿凡提的職權。宗教體制中的蘇丹任命權,之前是伊斯蘭謝赫額外的特權,現在被賜給奧斯曼的國師奧馬爾(Ömer)阿凡提,他還跟這年輕的蘇丹保持密切的關係。黑人大太監穆斯塔法阿迦,雖然於政變中倖存;不過沒多久,就被一六一九年年底奧斯曼新指派的大維齊爾流放到埃及——在那個時代,那是被解職黑人大太監的傳統宿命。前任海軍大元帥,「帥哥」果塞爾.阿里(Güzelce Ali)帕夏對蘇丹的影響力遠大於他自己。奧馬爾阿凡提之後也與蘇丹關係日漸生疏,後來被貶到麥加,一直到果塞爾.阿里帕夏於一六二一年三月死後才得以返回。

一六一八年,歐洲爆發了範圍波及全歐的戰爭,後來被稱為「三十年戰爭」。鄂圖曼帝國一開始便涉入這場爭戰,鄂圖曼是被當時外西凡尼亞的基督徒總督加布里埃爾.貝斯勒(GabrielBethlen)說服,承擔起匈牙利人的保護者,對抗天主教哈布斯堡王朝,但是波希米亞國王腓特烈五世(King Fredreick V)的基督徒軍隊卻在一六二○年十一月八日,於布拉格(Prague)外的白山戰役(the Battle of the White Mountain)中被擊敗。同一年較早時候,一支軍隊從波蘭的烏克蘭攻入摩達維亞公國——這就入侵了鄂圖曼帝國的附庸國領土——波蘭有意表示對之前被鄂圖曼廢黜的總督人選的支持。雖然對抗的結局是入侵者被擊敗,隔年春天,蘇丹奧斯曼仍然下令帝國軍隊全面動員出征——這次的出兵是要攻打聯軍,也藉機順勢攻擊天主教勢力。有些當代評論家將一六二一年爆發的戰爭歸因是為了回報哥薩克人跨過黑海四處騷擾劫掠而引發。鄂圖曼和波蘭聯軍之間的默契演變為今後各自控制住自己大草原上難以駕馭的附庸。克里米亞韃靼和烏克蘭的哥薩克人,都是各自所屬宗主國擁有的一支重要軍事武力,但是,充其量也不過是要求他們不要肆無忌憚地打家劫舍搜刮戰利品而已。

商品簡介

從一場夢變成一個偉大的伊斯蘭帝國

——第二部 帝國鬆動

◎人類歷史的瑰寶

由迷霧夢境中冉冉崛起的帝國史詩,

橫跨三大洲,穿越七個世紀,世界史上規模最大、最有影響力的帝國之一。

◎第一本完全呈現鄂圖曼帝國的書

探索中東問題的根源,打破西方與穆斯林之間相互認知的鐵幕,

任何希望瞭解現代世界的讀者都應該閱讀這本書。

鄂圖曼帝國的第一位蘇丹奧斯曼曾做過一場夢,夢到他會創辦一個帝國。在夢裡,他的肚臍長出一棵樹,象徵了他的繼承人將會多麼有精力、他們的領域將會多麼遼闊無疆――一個偉大帝國於焉誕生。

鄂圖曼帝國是世界歷史上規模最大,最有影響力的帝國之一,傳承了東羅馬帝國文化及伊斯蘭文化,成為東西方文明的融合之地,版圖覆蓋面擴及歐亞非三大洲,跨度七個世紀,國祚超過六百年。

這樣一個燦爛輝煌的文明,卻以破碎扭曲的面貌隱身於歷史舞台的角落。目前人們對鄂圖曼帝國的認知,往往仍侷限於歐洲觀點――那些自西方國家和鄂圖曼爆發錯綜複雜的戰爭時,在戰火煎熬中寫就所見所聞,充滿歧視和反感的大量陳舊資料――片段的「節錄」被不斷地重複運用和反覆播放,似乎已然代表這個古老帝國的整個歷史。

舊有的龐雜史料被視為應予藐視的禁忌「黑洞」,不僅受到其繼承者「土耳其共和國」在建國初期的刻意塗抹與渲染,更透過政治力量的介入,有計畫地刪除帶有阿拉伯和波斯字源的文字,剝奪了人民閱讀、親近自身民族歷史的能力與權利。

沒有人能全觀那個偉大帝國怎麼成形的,又是如何殞落的。游牧根源的足智多謀及帝國世界觀曾征服了拜占庭帝國,卻又在十九世紀不敵現代化歐洲國家的衝擊,漸趨沒落,最終於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敗於協約國之手而分裂。直至今日,伊斯蘭世界與歐美強權之間纏鬥不休的風雨恩仇仍重複上演,看似無解的歷史難題,或許到了該重新檢視成因脈絡的時刻。

《鄂圖曼帝國三部曲1300-1923:奧斯曼的黃粱夢》是市面上第一套全面呈現鄂圖曼帝國的書,包括所有重要的人物及其故事,分為「帝國視野」、「帝國鬆動」、「帝國末日」三部,完整重現鄂圖曼帝國的精采史詩故事。

本書作者英國著名學者暨記者卡羅琳.芬寇爾,精通土耳其、阿拉伯、波斯及匈牙利等多種語言,為撰寫本書長居土耳其伊斯坦堡,投入多年心血蒐羅、考據當地大量珍貴史料,在巨大的歷史迷宮中理出經緯,以精巧工筆活化人物細節,也以史家秉直之筆勾勒關鍵變局,為的就是提供現代讀者一本最新考證的完整鄂圖曼帝國史。

在此邀請任何希望瞭解現代世界全貌的讀者,一起遊歷這場「奧斯曼的黃粱夢」。

作者簡介

卡羅琳.芬寇爾Caroline Finkel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的鄂圖曼帝國歷史學博士,移居土耳其伊斯坦堡多年,精通多種語言,包括鄂圖曼文、土耳其文、阿拉伯文、波斯文及匈牙利文等,常年奔走於伊斯坦堡和倫敦兩地。著有《戰事管理:鄂圖曼征討匈牙利戰爭1593年至1606年》(The Administration of Warfare: The Ottoman Military Campaigns in Hungary, 1593~1606)、《土耳其及鄰近地區地震活動之歷史回顧1500至1800年》(Seismicity of Turkey and Adjacent Areas - A Historical Review, 1500~1800)及多篇文章。

譯者簡介

鄧伯宸 (第9-16章)

成功大學外文系畢業,曾任報社翻譯、主筆、副總編輯、總經理,獲中國時報文學獎附設胡適百歲誕辰紀念徵文優等獎。譯作包括《哭泣的橄欖樹》、《印度 美麗與詛咒》、《遙遠的目擊者:阿拉伯之春紀事》、《日本新中產階級》等(以上皆由立緒文化出版)。

徐大成 (第1-8章)

台灣省立海洋學院 (現國立海洋大學) 畢業,國立中山大學管理碩士(EMBA)。曾任商船和軍艦官員,美商公司經理人,大學兼任講師,科技公司董事長/執行長及企管顧問等職,譯有《印度 美麗與詛咒》、《遙遠的目擊者:阿拉伯之春紀事》(皆由立緒文化出版)。

作者自序

最近幾年,興起了書寫歷史的熱潮。在書店的書架上,於許多不同時代與不同地區的歷史書籍裡,都可以找到不同範圍和不同主題的鄂圖曼歷史著作躋身其中。有些是寫給學術界的讀者看的,有些只涵蓋有限片段時期的歷史,有些是完全根據並非來自土耳其或鄂圖曼的資料寫就。而我的目的是要盡量為一般讀者提供一本最新考證過的完整鄂圖曼帝國史;我的目標則是要澄清以過度簡化的觀點去看鄂圖曼帝國的崛起、衰敗和殞落,這全是我們需要瞭解的。

如同歷史本身,歷史研究也不能停滯不前,因而在過去十年或十五年中,已經有許多令人興奮的、新發現的觀點和詮釋。雖然如此,人們目前對鄂圖曼帝國的普遍認知,仍然侷限於歐洲保存下來的那些自西方歐洲國家和鄂圖曼爆發錯綜複雜戰爭時,在戰火煎熬中寫就所見所聞、充滿歧視和反感的大量資料。就認定這個帝國的特徵是「東方的專制政權」或「歐洲病夫」,也就是說,截取歷史長河中某個時間點的某個特殊片段,尤其是這一小段「節錄」剛好適用於自己某一特殊目的時。很不幸的是,片段「節錄」被不斷地重複運用和反覆播放,似乎已然代表了這個古老帝國的整個歷史,而被定調的片段也就理所當然成為眾人認知的歷史觀。

許多以各種風格與形態寫就,被認為是有關鄂圖曼帝國的通俗歷史著作,實際上是非常缺乏「歷史」的,他們將鄂圖曼以及他們的世界壓縮成一齣荒謬劇——荒淫無度的蘇丹出巡、兇狠邪惡的帕夏、淒慘不幸的後宮女子、蒙昧主義的神職人員——把這些刻板的人物角色定型為陳舊的寫作背景,真是充滿了無知,對歷史的活力只有最些微的一絲認知而已。它們講述關於外國人和有奇風異俗世界的跨時代故事,卻沒有告訴讀者那個世界是怎麼成形的。

這些書能夠暢銷,證明人們對鄂圖曼帝國普遍關心;而它們所根據的既不是最近的歷史新發現,亦非原始的史料,只是憑藉鄂圖曼史家極少會為普通人寫這種文章的事實自行編撰而已。希望我的「新故事」不僅可以讓普通讀者喜歡,同時也能發揮一些最溫和的修正作用,更能促使我們真正瞭解將過去與現在連接在一起的歷史,以及我們又是如何走到今天所處的世界。

我親近鄂圖曼歷史,乃是因為它長久受到土耳其共和國抵制使然,也是受到塗抹渲染出來一個不得已的必然,在那個終於承續了鄂圖曼帝國的國家,我已居住約十五年。土耳其的過去簡直判若另一個國家,一九二八年,它把文字由阿拉伯文改成類似許多西方國家使用的羅馬字母,剝奪人民輕易閱讀長年累積保留下來的文學和歷史文物的方便性。與此同時,為了讓詞彙更土耳其化,它也有計畫地刪除帶有阿拉伯和波斯字源的文字,那是鄂圖曼語文裡另外兩個重要元素,以致它像「已消失」的拉丁語文般瀕臨滅絕。不過換個角度看,鄂圖曼世紀的文物現在被以平易的語法和現代的文字出版,也可以讓現今的讀者對陳年往事獲得一些瞭解。要不然情況就悲慘了:試想一下,如果英國的文學著作裡,被拿掉一九三○年代以前任何作品的場面!

原本看似可能的是,等那些老一代學過鄂圖曼語文的人都離世之後,就沒有多少人能夠閱讀鄂圖曼歷史,研究其數量龐大的文件與手稿中的基本原始資料。但是,繼續有學生前來受教要當歷史學家,學習鄂圖曼語文,他們與非土耳其出生的鄂圖曼專家在土耳其國內外的大學裡都擁有教職。然而,土耳其想要擺脫「正史」在學校裡教課也不是容易的事,他們要教的另一個版本歷史,是受到與革命融為一體的「現代土耳其之父」穆斯塔法.凱末爾.阿塔蒂爾克(Mustafa Kemal Atatürk)大力推動編出來的。在共和國建國之初,鄂圖曼的世紀被認為是個應加藐視的禁忌,是個「黑洞」,好像和人民沒有關連似的,對他們而言,更遙遠的土耳其歷史才適合自己。但是對鄂圖曼時期的記憶淡薄之後,反而變得可以開放地仔細檢視;雖然土耳其人被教育大師教誨要視自己為偉大過去的後繼者,但是只能傳述卻不可被質問,現在這也改變了。因而官方歷史現在也認同鄂圖曼帝國強大無敵,蘇丹擁有無上權威的觀點——當然,那些以「酒鬼」或「瘋子」為人記憶的外號例外——但是帝國早年常發生反對國家及其頒布的法令情事就特意被忽略掉;不願意承認當年竟有抗議存在的事實,因為這也是現代土耳其政治中延續下來的特色。

然而,儘管意圖阻止人們知曉鄂圖曼的過去,實務上卻窒礙難行,因為現代的土耳其人民仍然對自己的歷史好奇不已。政治談話也以西方觀察家很不熟悉的方式激烈辛辣地爭辯:對變化無窮歷史的認知,使得政客和利益集團可以參酌豐富的典故,讓自己說話模稜兩可,便於日後視最有利的需求,選用歷史上適用的一套版本(日後似乎總是比別的地方充滿不確定)。許多談話中引用到的話題,根源都有史可考。被陳年往事糾纏至今最鮮明的例子就是「亞美尼亞問題」——直到現在的抗議行動中,亞美尼亞人仍然要求政府宣布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在安那托利亞(Anatolia)犯下的公然大屠殺是種族滅絕。土耳其不為外人周知的另兩個議題是:軍隊在政治上扮演的角色,以及表達宗教信仰的適可尺度。這些主題充斥於鄂圖曼歷史中,是那個時代的政客和人民非常關注的國家大事,時至今日依然如此。歷史學家的使命就是要引領眾人,了解流逝的過去如何發展成我們生活其中的現在,或者說又已經成為過去的現在。因此要在土耳其書寫歷史變成頗為嚴肅的事情,是其他一些國家難以相比的,而書寫鄂圖曼歷史的作家費盡口舌都難以獲致全力支持。

習慣上,研究鄂圖曼帝國到一九二二年就結束,這一年蘇丹制被廢除;一九二三年土耳其共和國宣布成立;到了一九二四年連哈里發制也被廢除。我的寫作則延伸到共和國時期,到一九二七年,這一年穆斯塔法.凱末爾.阿塔蒂爾克發表了一篇冗長演講,詮釋他在推翻帝國及建立共和國中扮演的角色,還有他推動中的抱負和對未來的夢想。他也有著我這本書書名中說過的夢,本書中提到第一任蘇丹奧斯曼說他做過一個夢,夢境中顯示了帝國的誕生和茁壯成長,這也是我在本書中用心盡力述說的故事,一直說到一九二七年,使我得以點出共和國和帝國歷史之間的關聯性:標準的認知是共和國有若一張白紙,上面所有的一切都是穆斯塔法.凱末爾.阿塔蒂爾克革命後的重大成果,這一點正逐漸受到歷史學家的挑戰。

雄心勃勃地書寫這段上下長達幾個世紀的歷史,我曾不斷面臨艱困的抉擇。我不能宣稱這本書有多麼完整——畢竟,那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有強勁吸引力的故事發展路徑則實屬必要。有時遇到一些大家不太熟悉的元素,例如禁衛軍或後宮之流的情節,讀者可能會覺得把它從本文的主路徑中拉出來分開處理,或許比較容易理解。不過我確信這些人物都是讓社會完整的一份子,社會也造就了時下的他們,他們並沒有活在絕對的空間裡;藝術和建築同樣是從社會的錯綜複雜中被造就出來的,難以解釋成一個純粹被創造出來與世孤絕的展現。若要單獨以「伊斯蘭」一章講述宗教也沒有什麼道理,因為宗教是歷史中一個重要的動力來源,在任何時間或任何地點有祂則必有政治並存。若依「慣例」看歷史,往往會在戲劇化的片段停格,而且會遮蔽相關事件間的相互關聯性。更有一個缺點,就是會鼓勵讀者抓住鄂圖曼歷史中經常被貶損的某個事件或時段,而沒有解釋那是怎麼發生的,以及為什麼會發展成那樣。因此,任何人企圖解釋鄂圖曼歷史,應以同樣的標準審視其他國家歷史受到的制約與束縛,以及何以那段歷史會看來很獨特。當然,每個國家的歷史都有自己獨特的地方;但是如果特別強調這一點,而沒有就此與其他國家的歷史相比對,在我看來會失之偏頗。

「黑洞」成為鄂圖曼的歷史是造成遺憾本身的原因,但更令人遺憾的仍是西方和穆斯林之間認知上至今依舊隔絕著旗幟鮮明的「鐵幕」。西方世界因此發展出大量有關鄂圖曼帝國的「古老故事」,也延伸成源遠流長伊斯蘭歷史的故事。要想瞭解這些在文化上和歷史上有異於我們——而不是依賴以貼上「邪惡帝國」、「基本教義派」和「恐怖份子」標籤的方式掩飾我們的無知——是非常急迫的事情。最大的傲慢其實就是問為什麼「他們」跟「我們」不一樣,連問都沒有問過,就輕易接受我們文化上的偏見,且以「有哪裡不對嗎?」的觀點面對這個問題。

因此,這是一本為各有所求的讀者寫的書。我希望除了「老」的故事外,不瞭解鄂圖曼的普通讀者,會發現「新」的故事裡每一段都很有趣——情節更複雜且令人滿意,因為它解釋了帝國和人民是如何看待自己,以及如何隨著時間流逝而改變觀點。我已經寫了許多關於鄂圖曼在東方和西方的鄰居與敵手,所以這裡也有些東西,給那些對鄂圖曼邊境或更遠處的領土有興趣的讀者。這也是寫給開始要研究鄂圖曼歷史,而現在手上卻沒有單冊英文本的學生。我真心希望,本書所有的讀者都會覺得鄂圖曼帝國用漫長幾個世紀歲月寫下的故事充滿了迷人的魅力。

媒體推薦

精采力作……有史以來最權威的鄂圖曼帝國史。──《文學評論》(Literary Review)雜誌

得獎記錄

卡羅琳.芬寇爾(Caroline Finkel)使出渾身解數,搬演鄂圖曼歷史的大戲。──奧罕.帕慕克(Orhan Pamuk),土耳其作家,諾貝爾文學獎、諾曼.米勒終身成就獎得主

對於伊斯蘭的瞭解,時至今日,不僅需要精益求精,更是勢所必須。卡羅琳.芬寇爾精深博大的宏觀之作,開卷有益,不可不讀。──威廉.達爾林普(William Dalrymple),歷史學家,達夫.庫珀史學獎、沃爾森史學獎得主

鄂圖曼帝國三部曲1300-1923:奧斯曼的黃粱夢(第二部 帝國鬆動)
Osman’s Dream: The Story of the Ottoman Empire 1300-1923
作者:卡羅琳.芬寇爾(Caroline Finkel)
譯者:鄧伯宸、徐大成
出版社:立緒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6-01-13
ISBN:9789863600510
定價:299元
特價:88折  263
其他版本:二手書 53 折, 168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