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女飼育手札(1):滾床教戰守則
cover
試閱內容

「等一下,在此之前,我有件事必須先跟你說清楚講明白。」

露琪打斷青凰的話,將剩下的三明治一口吞下後,目光堅定地道:「我知道再過三天就是皇女的結婚大典,我想說的是──我的底線就到完成結婚大典為止。之後無論如何,到底有沒有因此抓到凶手,都不關我的事,我不會再扮演下去。」

雖然這個決定來得很匆促也很突然,卻是露琪到目前為止,想到最好與折衷的方法了。

她這個人不喜歡猶豫太久,猶豫的感覺總令她很難受,所以乾脆狠下心給自己一個較為得宜的解決方式,就是做到既給皇女一個機會,又讓自己有臺階下的餘地。如此一來,她就可以比較踏實安心地度過接下來的日子。

「如果這是妳鐵了心的決定,那麼我瞭解了,就這麼辦吧。」

「欸?我還以為你會要我繼續無條件扮下去之類的。」

對於青凰的答覆,露琪著實有些意外。

「嗯,因為經過我的估算,要推翻妳決心的機率只有一個百分點,與其去挑戰妳那百分之一的可能,不如直接答應妳比較省事。」

「……好吧,我再次確認你的腦袋裡只有劍跟數據。」露琪翻了個白眼後又問:「那麼話說回來,你今天是想跟我說什麼?」

「我是來提醒妳,妳得做好心理準備,接下來到婚禮舉行的期間,有許多皇室的新娘教學課程等著妳去學習,其中似乎還包含一門……」

青凰的話說到一半突然停頓下來,讓露琪相當困惑。

「你就直說吧,這不像你的風格。」

「那我就直說了──其中還有一門是『初夜指導課程』。」

青凰的話宛若一道雷霆霹靂落地!

露琪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她現在撤回決定還來得及嗎?

這三天的行程忙碌到快把露琪的體力榨乾了!

新娘修行課程居然多樣到這種地步,從美容、廚藝訓練到女工縫製,以及身為王族必須學習的社交禮儀等等,一方面還得維持她扮演皇女的假像,比如她得擔心假髮在吹整的時候差點掉下來,化妝的時候還得聽彩妝師說「您以前的皮膚沒這麼差啊」……

對啦對啦,她當然比真正的皇女皮膚還差啊!

定期護膚、全身美容,又用最好產品的琉燁皇女,和一整天都得忙雜務、雙手必須常常泡在水底洗碗洗衣,還得出外去風吹日晒、晾大量衣服的女僕,當然有差嘛!

同一時間,露琪的同夥青凰也忙於加強侍衛隊對王宮的維安保全。露琪知道他很忙,但青凰總會抽出時間來看她,讓露琪每天緊繃神經之外,還有點小小的甜蜜感。

沒辦法,她就是喜歡那個面癱劍控,感情這種事本來就沒有天理可言。

露琪唯一納悶的是,這幾天都不見琉燁皇女的鬼魂出現……算了,那個跋扈皇女最好永遠別出現,免得她煩心。

時光飛逝,終於來到倒數第二天的晚上──距離明天舉辦的世紀婚禮只剩下十幾個小時。

夜色降臨,結束一整天行程的露琪回到皇女閨房,疲累地坐到床邊,手握成拳頭,捶捶自己痠痛的背和肩。

「嘖,真是累死我了,什麼新娘修行課程,根本是魔鬼的酷刑吧……」

只有在獨自一人的房裡,露琪才能鬆懈下來,恢復到原本的習性──隨意地踢開鞋子、撩起裙襬,打算就這麼乾乾脆脆地睡死。

叩叩。

才剛倒在床上想好好休息,露琪就聽見了來得很不是時候的敲門聲。

「是我,青凰‧羅伊安諾。」

「面癱劍控?這麼晚了那傢伙來幹麼?」

露琪納悶地皺起眉頭,起身前去開門。

「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露琪一開門就見到青凰那張陽剛堅毅的面孔。

「皇女殿下,難道您忘了嗎?」

還站在門外的青凰語氣微微揚高,「今晚,您還有最後一門課要修行。」

被青凰這麼一提醒,露琪猛然想起──預定今晚展開的初夜指導課程!

「糟了,我完全忘了有這檔事……」露琪扶著額頭,開始為此頭疼起來。

初夜指導什麼的……她可以不要嗎?

連這種事情都要開班授課,海德姆王室是有沒有這麼無聊變態啊!

「看來您果然是徹底地遺忘了……這在外頭不好說,可否讓我入內一談呢?」青凰用眼神暗示這附近仍有許多侍者走動,露琪和他之間的對話恐怕會被旁人無意間聽見。

「進來吧。」

明白青凰暗示的露琪,趕緊讓青凰進入臥房,而後關上門扉。

「喂,我說面癱劍控,初夜指導什麼的……不做行嗎?反正沒人看見就別上課了吧?」

「關於這點,我有件不幸的消息要告知妳。」

青凰拿出一臺微型監控攝影機,「今晚要在妳房內裝上這臺監視器,女王陛下會透過它監控觀看。當然,課程一結束,就會立即將攝影機拆下帶離。」

「唔,居然有這種事!做得這麼徹底究竟是為什麼啊?」

露琪握緊拳頭,看來她是逃不掉了,只是她真的很納悶,有必要做到這種地步嗎?

「初夜指導課程對於海德姆王室來說有其必要性,歷來執行率為百分之百。」青凰面無表情地續道:「海德姆王室十分重視接班人的性魅力,認為擁有足夠的性魅力才能讓男性深深著迷,方能在最好的狀態下,懷上具有優良基因的女性子嗣。整個過程,由女王陛下和掌握性學知識方面的大臣一同透過監視器轉播觀看,他們會藉此挑出不足,事後用書面的方式將意見轉交給皇女殿下。」

「海德姆王室還真是嗆辣啊,注重優生學到這種程度……」

露琪汗顏地用手背擦著臉,一邊心想這面癱劍控不愧是面癱劍控,說這種話時竟可以這般臉不紅氣不喘。

「另外,安裝監視器的原因還有一項。由於皇女殿下的第一次會保留給新郎,所以教學只是模擬並不會真的執行,監視器的實況轉播亦能避免擦槍走火事件發生。」青凰補充道。

「那麼,授課的人選是?」

自知無法躲掉的露琪,兩手一攤地問。

「很不巧,就是由我負責指導。」

「咦!」

露琪驚呼一聲,面癱劍控沒開玩笑吧?不,這傢伙從沒在開玩笑的啊!

「與其讓妳冒著被拆穿的風險進行課程,不如讓我來指導,這也是經過我精密的計算後所得來的結果。」

「想想也是,不過你可以別把話說得那麼不情願嗎,明明是我比較吃虧吧……」露琪再次頭痛地扶著額,跟這種木頭學習初夜知識?

她實在不敢想像下去。

不過,總覺得今晚的面癱劍控哪裡不太一樣,明明穿著和平時相似……露琪看了一會,才發覺原來是平常總會配戴長劍於腰際上的青凰,今晚卻沒有隨身攜帶武器,打扮相對比較輕便。

「配劍──你的配劍呢?」

「今晚的課程若還配劍,對妳來說也太失禮了。現在,做好心理準備要上課了嗎?」青凰拿起監視器,欲按下開關。

面對青凰的提問,露琪也只能點頭答應。雖然她的外表看似閱人無數……但實際上,她壓根沒這方面的「實戰經驗」,本來還不覺得緊張,現在卻開始心跳加速了起來。

反倒是青凰,露琪猜想能夠接下指導課程的他,應當是……

「青凰侍衛長……有這方面的經驗?」

眼看青凰已經按下了監視器開關,意味著正在進行直播,露琪也改以「琉燁皇女」的口吻問話。

青凰遲疑了一下,深吸一口氣後答:「做為您的侍衛長,我不想欺瞞皇女殿下──雖然屬下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但屬下事前有看了不少『指導影片』……」青凰接著又肯定地點了點頭,「而且,只要把您當成一把寶劍,屬下就會對您充滿興致與熱忱了。」

「你還是去死一死比較好喔,青凰侍衛長。」

露琪一臉笑咪咪──正確來說是充滿殺氣地回應了青凰的話。

「若沒其他問題,請皇女殿下坐到床邊,屬下準備開始授業了。」

一如既往無視露琪的吐槽,青凰伸出手來,指向寢室內那張柔軟寬大的床。

露琪只好坐到床上,看著青凰緩緩地解開領子的鈕扣、露出平常都包裹隱藏在衣物之下的迷人鎖骨……露琪嚥下一口口水,難得看到這一面的青凰,令她有些反應不過來。

雖然,眼前這個男人似乎只會對一把劍產生性致……卻不損他對自己的魅力。

青凰走近露琪,先低下頭來在她耳邊輕聲說:「待會無論如何,請務必記住妳現在是皇女殿下的身分,監視器那邊會錄影存證觀察……請小心。」

露琪點點頭,青凰便抬起頭來正臉面向她,「請您放心把自己交給我,屬下絕不會傷害到您,若指導期間您有任何不適都可以提出來,屬下便會中斷。」

話音落下,青凰便正式展開他的「授業」。

青凰首先用掌心輕撫包覆住露琪的右臉頰,指尖輕柔地從露琪纖長的眼睫、小巧圓潤的鼻尖,一直滑落到緋紅色的脣珠上,而後用手指撬開露琪柔軟紅潤的雙脣,試探性地侵入貝齒之間。

露琪不知為何感到緊張,全身肌肉都繃緊起來,卻一點也不排斥青凰的觸碰。平時的自己討厭與人太過親近,唯獨青凰是特別的存在,目前為止只有這個男人能讓她放心……同時,她也感覺到青凰的其餘手指在她臉上游移,讓她有些發癢,但也有異樣的感受,正一點一滴地滲入神經之中……

「別緊張,放鬆身體……」

青凰湊到露琪耳邊低聲道,露琪這才試著照做,讓青凰得以將手指探入她的口中,用指尖翻攪她灼熱濕滑的緋舌。

「唔、唔唔……」

露琪只覺越來越燥熱,她也不曉得這是怎麼了,身體彷彿要走向一個陌生的境界。

青凰則將臉貼近她,廝磨的熱氣不疾不徐地吹到露琪臉頰、耳鬢,恍惚間,她覺得似乎有什麼東西被撩起了……身體越來越熱,視線也越來越迷濛。

「對……放鬆,將情緒投入……順應著我的動作。」

青凰再一次於露琪的耳邊低語,誘導著她順著感覺走。

露琪閉上雙眼,逐漸意亂情迷;青凰繼續進攻,順勢一鼓作氣就將露琪推倒在床上。

因為這突來的壓倒,露琪有些錯愕地睜開雙眼,看著青凰爬上床、身體朝她壓了上來,奇怪的是她卻沒感到被壓迫與害怕,這種第一次被比自己高大不少的男人壓在身上滋味,反而讓露琪不自覺地感到亢奮與欣喜,彷彿自己被這個男人所保護、占有和給足了安全感……

以及這個男人,此時此刻活著只為自己存在的感覺。

青凰將兩手撐在露琪的兩頰旁,低聲問:「接下來屬下要做更大膽的事了……皇女殿下,您若希望的話,隨時都可以喊停。」

早已意識朦朧、雙眸濕潤的露琪有些渾渾噩噩地點了頭。

有那麼一瞬間,青凰竟覺得這樣的露琪似乎比一把劍……更能撩撥他的情緒,只是這樣的念頭稍縱即逝。

青凰輕解露琪的衣領鈕扣,將溫熱的掌心按在露琪的鎖骨之上,一邊細心觀察她的神情反應,一邊繼續讓自己的手往下探。

「唔、嗯……」

露琪發出微微的呻吟,情不自禁地仰起頭來、伸長脖子,她想放任自己不去管了,不去想接下來要發生的事究竟如何,打算將一切都交給青凰。

青凰順著露琪的身體曲線往下愛撫,卻特意地避開一些敏感的部位,畢竟這只是一場教學。

「屆時您的丈夫會碰觸更多地方,會讓您更有感覺,而您目前為止也是全然放鬆將自己交給對方就好……」

青凰繼續認真地說:「現在,屬下要支開您的雙腿了。」

「支、支開?」露琪還反應不過來,青凰就已將身體壓上。

明明是種被侵略的感覺,露琪卻很奇妙地不覺得討厭,甚至讓她更加亢奮,似乎打從心底就喜歡這樣。

「接下來,是今天這堂課最後的步驟……」

青凰壓低的嗓音中,似乎在隱忍著什麼,連同他的表情和舉止亦是,兩鬢流著熱汗、眉頭緊蹙,頻頻用手臂去擦前額和眼睛上滴淌下來的汗珠。

「怎麼了嗎?」露琪看著青凰的異樣有些擔心。

「不、沒什麼……」青凰搖了搖頭,雖是這般回答露琪,心底卻很明白真正的原因……看來達貝克人在這方面很具吸引力的傳聞是真的。

露琪仍有點擔心,伸手欲碰青凰卻反被阻止。

「別碰!」

露琪一愣,青凰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摀住眼睛,垂著頭低聲道:「……恕屬下失禮,皇女殿下。」

「嗯……我只是想知道你究竟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屬下個人的問題罷了……今天的指導就到此結束吧。」

「結束?就、就這樣?」

露琪眨動充滿不解的雙眼,愣愣地看著青凰離開自己,向她致上一禮後,就沉默地步出房間。

來到外頭、一闔上門就背倚著門板的青凰,略微黝黑的臉龐肌膚上,殘留著幾顆晶瑩的汗珠,他仰起頭望向天花板喃喃自語:「青凰‧羅伊安諾……你剛剛的反應,完全是失算了吧。」

於是他的結論是:

今天回房以後──得嚴格加強自己對劍的愛與計算能力。

商品簡介

劍癡侍衛長(性冷感)、侯爵未婚夫(躁鬱症)、邪氣傲皇子(虐待狂)……

今夜,妳要翻哪張牌?

(女僕皇女:「……全部紅牌退場行不行!?」)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 超新星繪師神子的華麗組曲!

★ 繼《幽靈姬騎士錄》後,最新的群雄環伺之作!

☆☆ 特別獻映,三重好禮大方送 ☆☆

◆ 第一重:柔美勾人拉頁海報

◆ 第二重:皇室機密檔案彩頁人設

◆ 第三重:爆笑Q圖小劇場

一國皇女,該具備什麼素質?

端莊、優雅、英明……這些先不管!

好歹要活著,好歹也要是女‧的‧吧!?

【內容簡介】

浩瀚的宇宙中,「璀璨之珠」海德姆星──

雜魚女僕露琪,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被「鬼上身」,

尤其這隻鬼來頭還不簡單,竟是日前慘遭毒害的當朝皇女殿下!

更令她吃驚的是,本該母儀天下的皇女(♀),

居然不是嬌怯怯的倩女幽魂,而是凶巴巴的閻羅鬼王……

沒錯,她居然是「他」,貨真價實的雄性「死」物!!

「非常好,除了長得很像,妳還有我沒有的東西(小聲說:●器官)。」

還沒來得及為女權獨尊的海德姆星、竟被偽娘統治感慨,

露琪已先為自己默哀,除了要幫皇女(♂)追查毒殺他的凶手外,

還要面臨貞操大危機!初夜指導課程、裸體檢查、婚前侍寢……

原來皇女的執政大業竟是「滾床單→生繼承人」!? Σ(☉A⊙|||)

「生孩子這種本皇女(♂)辦不到的事,就全靠妳了!」

作者簡介

帝柳

芳齡永遠十八,未婚,論文深淵中,希望能順利從研究所畢業的宅女一枚(因為很多人問我是男是女,只好親上火線證明XD)

得意技能是搭訕所有飼養毛孩子的主人們,方圓十里內的柴犬底細我都知道一清二楚(警察!就是這個人!)

歡迎來這邊找我:

噗浪:www.plurk.com/hedy690

粉絲團:www.facebook.com/hedy690

繪師介紹:

神子

大家好,不怎麼接過小說的插畫稿,這次很榮幸能與作者合作!接下來也會繼續努力把角色畫得好,謝謝支持!

皇女飼育手札(1):滾床教戰守則
皇女飼育手札 系列作
作者:帝柳
繪者:神子
出版社:尖端出版
出版日期:2015-11-06
ISBN:9789571062433
定價:220元
特價:88折  194
其他版本:二手書 5 折, 11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