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的博物館:客廳裡的達文西,餐桌上的卡拉瓦喬……
cover
目錄

謝辭 RINGRAZIAMENTI 序言 A MO’ DI PREFAZIONE 入口大廳 ANTICAMERA 沉思室 PENSATOIO 圖書館 BIBLIOTECA 交誼廳 GRAND SALON 餐廳 SALA DA PRANZO 客廳 PETIT SALON 娛樂室 SALA DA GIOCO E DELLE CURIOSITÀ 廚房 CUCINE 畫廊──大陽台 GRANDE GALERIE-LA BALCONATA

臥房 CAMERE DA LETTO 音樂廳 CAMERA DELLA MUSICA 教堂與花園 LA CHIESA E II. GIARDINO

索引Indici

試閱內容

入口大廳ANTICAMERA

博物館的入口大廳與一般的入口大廳比起來,在建築上應該要較為豪華,才能夠與之匹配,尤其是我們這裡談得可是一座有規模的博物館。如此一來,借鏡散佈英國鄉間的別墅交誼廳,可說是順理成章,因為這裡通常是各種社交活動的中心,一般稱為「大廳」(Hall),它的作用與威尼斯宮殿主樓層的中央大廳一樣,向來具有會合點的功能,當它被當作較低樓層的庭院使用時,則稱之為「長廊式門廳」(Portego)。不過英國鄉間別墅的大廳是直接通向室外,而威尼斯式大廳則要從一樓的大階梯拾級而上才能進入。這也就是「大廳」與「長廊式門廳」不同之處,後者的大階梯通向樓上的房間,而長廊上也有許多道門通往一樓不同的房間。想像的博物館採用的就是這一種。所以在這座博物館裡,入口大廳的用途不是讓賓客等候用,而是作為一個與會的場所,因為會面有時是行動快速且祕而不宣的,有時則是精心策劃、深思熟慮過的,而這場所的用意就在於當有人從旁撞見,或多或少會有蜚短流長,與其讓謠言傳得天花亂墜,那麼還不如讓這「過客」看個仔細。入口大廳另外還有一個重點,那就是每天都要換上新鮮的花朵。

多尼圓形畫

我實在沒有辦法不把這幅圓形畫放在樓梯的正下方。我們就從這裡由圓圈揭開序幕,而且是以一幅空前絕後的傑作來開場!這幅獨一無二,可搬動的畫作是米開朗基羅所繪,由佛羅倫斯商人安傑羅.多尼(Angelo Doni)委託繪製並買下,這名中產階級商人對這幅作品愛不釋手,西元1506同年又請拉斐爾畫了另一幅,由於他對成果十分滿意,便又再請拉斐爾替他內人畫了一幅,多尼夫人出身斯特羅齊家族,因此拉斐爾倍加用心,將多尼夫人畫得優雅又具有藝術美感。繼米開朗基羅這幅畫作之後的畫都改成了方形,至少那些有鑲框以及易於運輸的繪畫是如此。米開朗基羅有個競爭對手──達文西,若托斯卡裔的米蘭人達文西以卓越的繪畫為人稱頌,那麼托斯卡裔的羅馬人米開朗基羅則無時無刻都以雕塑的角度思考。當米開朗基羅創作這幅畫時,雖然偶爾會從雕塑的角度抽離,但也只是一時片刻,當他的構思具體呈現在畫作後,可以看見他以高難度的設計表達了他對建築設計的癡迷。這就是新柏拉圖主義的高超技巧,看看聖母經他雕塑後的肌肉線條多令人滿意,這可是每個練習皮拉提斯的人又羨又妒的成果!

這幅畫可謂是一場古典裸體與以裸體為背景的絕妙對話,對宗教救贖亦有所助益。在這之後,米開朗基羅再度遇上了另一個競爭對手,在他諸事不順時,這個對手的事業卻一帆風順,平步青雲。我指的正是波提切利,他也多次畫過圓形畫作。利皮父子檔畫家──菲利浦.利皮(Fra Filippo Lippi, 約1406-1469)及小菲利浦.利皮(Filippino Lippi, 1457-1504)也一樣,只是他們的圓形畫如洗衣機的離心效果,所有的軀體都迎合圓圈的弧度而彎曲,好像這個圓圈就是魚眼鏡頭的焦點,或如前面提過的第一幅畫《阿諾菲尼夫婦》,由揚.范.艾克所繪的凸透鏡效果。米開朗基羅在這一點便勝出波提切利,因為米氏的圓形畫,無非是聖家族和古典兩者之間的完美組合,是一個圓滿的剪輯。它的圓形畫不強調光線,也不著重筆法,而是突顯整體的雕塑感。

聖徒烏蘇拉系列畫作之一:訂婚男女見面會

入口大廳裡有兩幅非凡的威尼斯風景畫特別引人注目,猶若歡迎參觀者的到來。在左邊牆面上的不遠處,則有一幅瓜爾迪的小型畫作,這幅畫作就如同收藏家的怪異收藏品,我不得不這麼做的原因,一來是出自對我內人的敬意,她是威尼斯人;二來是表達對小犬的感情,他的曾祖母長眠於水上墓園──聖米歇爾島(Cimitero di San Michele)。這裡共有三幅畫,之間的年代橫跨了兩個世紀,但畫裡卻有著共通點:潟湖海水獨有的腥鹹味、對威尼斯建築的讚揚、以及赫赫有名、精於描繪船隻的筆法。年代最久遠的畫,是出自維托雷.卡爾帕喬(Vittore Carpaccio, 1465-1525 / 1526)之手,他毫不避諱將自己的拉丁文簽名明目張膽地寫在正中央,就在旗竿基座上貼的捲曲文宣上,從這一點看來,可以感受到他對於完成這幅作品自豪萬分。

卡爾帕喬經常在畫上署名,這樣的手法吸引著觀畫者走近細看,近到彷彿可以聽見畫裡人物的喧騰。在場人物有因公必須出席的官員、神職者,或被強制要求參與的威尼斯市民(即使這樣的場合在市民的公共生活裡,顯得太過官僚)。在那年代悠遠的1495年,這幅畫有許多細節值得細細玩味。此時威尼斯仍渾然未覺它身為航運樞紐的歷史地位,已經隨著哥倫布1492年發現美洲,而開始走下坡,畫裡仍可感受到一片歡欣鼓舞、欣欣向榮的氣象。畫家將用來支撐碼頭,深深固定在水底的樁柱描繪得鉅細靡遺,從停泊處接駁乘客到克拉克大帆船(Caracca)的快艇,也畫得絲絲入扣,你還可以看到這種小艇備有十支船槳。這幅畫裡的一切,都可作為研究當時歷史文化的文獻。

鄰近斯拉夫人堤岸與聖馬可紀念柱的防波堤

接下來這幅畫和前面提到的畫相隔了四分之一個世紀,此時威尼斯已然失勢,但也更增添了另一種魅力,過往的軼事趣聞仍遺留在威尼斯作曲家托馬索.阿爾比諾尼(Tomaso Giovanni Albinoni)和韋瓦第的樂章,以及流傳在威尼斯劇作家哥爾多尼(Carlo Osvaldo Goldoni)的劇本中。而威尼斯畫家也多次將威尼斯風光收錄在各種大、中、小,不同尺寸的畫作,畫作的大小端看買家的口袋深淺,其中一種收藏者,現在已不能稱為「大使」,而要改稱「領事」,如英國領事史密斯先生,他同時是名收藏家和藝術品經銷商;另一種收藏者,則是到歐洲壯遊時將油畫當作紀念品的旅者。這一類型的畫,偶爾會更動其中的船和人物,有時透過暗箱成像所採用的視點也會改變。畫面中可以看見兩名頭戴圓帽的神父在廣場上交談著,也許其中一個就是人稱「紅髮神父」的韋瓦第,另外還有一群紳士們聚在一起,每個人都戴著當時流行的三角帽,而一旁那活靈活現的小狗,更是畫中不可或缺的角色。

如今的斯拉夫人堤岸已不再限定為斯拉夫人特定活動的區域,畫裡的這些衣服都是18世紀時流行的顏色,接近亞曼尼(Armani)常使用的柔和色或灰棕色:威尼斯當時並未像巴黎、倫敦一樣,喜歡活潑、多彩的衣著,就連威尼斯特有的貢多拉船,其船身都無可救藥地漆成烏漆抹黑的黑色,但他們仍有權在船上加裝半圓形的蓋頂,儼然是潟湖版的轎子,雖然禁止載貨,卻成了許多人私密幽會的最佳掩護。這幅畫跟卡爾帕喬的畫作不同處在於,你要先從近處看,然後慢慢地後退,把眼光放遠來看,距離拉長時,觀者就能夠察覺到畫裡那股神祕的魔力:你會慢慢感受到空氣中的濕度以及那慵懶的動作,這是卡納雷托(Canalettol, 1697-1768)的絕技,他善於用寥寥數筆就能勾勒出真實的情境。你看那湖水以細小的筆觸小心翼翼畫成,他也一一描繪堆砌碼頭的石頭陰影,確切表達出物質的特性,因此我們的大腦得以重組畫面,這清楚說明了我們不是用眼睛看,而是透過大腦來解讀畫作。

商品簡介

空間與畫作之間透露著什麼玄機?

空間對了,畫作看起來就大不同?

名畫與空間的想像之旅!

如果世界名畫任你掛,

客廳、廚房、餐廳、臥室……美麗的維納斯,你會擺在哪?

用空間說名畫!

豪華氣派的大廳掛上什麼畫最能吸引眾人的目光?

什麼畫擺在廚房會讓人食指大動、胃口全開?

青春浪漫的交誼廳放上什麼畫肯定提升速配指數?

嚴禁小三入侵,大老婆萬歲的主臥房最需要擺上什麼畫?

本書以建造一間住宅的概念為出發,為讀者設計了一座精彩有趣的「想像的博物館」,這間博物館不僅有客廳、廚房、餐廳、臥室,甚至還有浴室、遊戲間、情人房……作者把居住的生活空間化身成博物館的展示空間,再依各個空間的特色一一擺上適合的畫作,而藉由作者獨具創意的配置,藝術品背後的故事與複雜交錯的歷史背景,亦有了生動的連結,從而使我們更懂得畫作想要傳遞的訊息。

從文藝復興、巴洛克、洛可可、浪漫主義到寫實主義,超過200幅的世界名畫,都在本書裡找到相應的空間。我們看見了正在大廳和聖家族一起迎賓的米開朗基羅、在浴室裡為馬拉垂淚哀悼的大衛、在臥房思索世界的起源的庫爾貝、或是在交誼廳跟維納斯交朋友的波提切利,空間對了,彷彿大師就在身邊與我們親密對話。因此,我們不僅懂了畫,瞭解空間與藝術之間的關係,更進而懂得在什麼樣的空間掛上什麼作品,提升了自己的美感品味,當然還不止此,連藝術史都懂了。

1.懂得買畫也要懂得掛畫:買畫是一回事,如何掛畫卻又是另一回事。什麼樣的空間該掛上什麼樣的畫,本書將告訴你哪些畫適合擺在大廳?哪些畫為什麼出現在廚房?哪些畫才是客廳的重點?畫作位置對不對,也關乎個人的美感與品味。

2.超過200幅藝術史上的頂尖作品,涵括全世界著名博物館的經典館藏:沒有去過巴黎羅浮宮?嚮往遊覽義大利的烏菲茲美術館?翻開這本書,世界知名的博物館名畫都在作者營造的空間烘托下,躍然紙上、栩栩如生。

3.不僅帶你認識世界名畫,更閱讀了一段精采輝煌的藝術史:作者藉由創立一座想像的博物館,透過不同的展示空間,以易讀、易懂、易理解的圖文並茂方式,在介紹世界名畫的同時,也讓我們進一步了解西洋藝術史。

作者簡介

菲利普.達維里歐(Philippe Daverio)

全球知名的藝術評論家、文化專家、記者和電視節目主持人。1949年出生於法國亞爾薩斯的米盧斯(Mulhouse),現居米蘭。巴勒摩大學(Università degli Studi di Palermo)建築系專任教授及米蘭理工大學約聘教授,藝術雜誌 Art e Dossier 總編輯,文化藝術電視節目Passepartout(2000-2011)、Il Capitale(2012)主持人。

譯者簡介

鄭百芬

輔仁大學義大利文系畢,天秤座A型,兩度於義大利錫耶納(Siena)大學進修,曾任外商公司義大利文口筆譯。醉心閱讀,酷好獨自旅行,熱愛台灣的山水自然,最大志願是當家庭廚娘。

作者自序

如何欣賞一幅畫:「多花一點時間看」

每天博物館中,都會有些層出不窮的景象,讓大部分的人感到不自在:一群人如行軍般,由未知的神祕力量,促使他們以跑馬拉松的速度,走過每一間展覽室,只為了能從遠處看到被其他參觀者擋住的藝術品。如此的景象在羅浮宮與烏菲茲美術館是司空見慣。參觀羅浮宮時,他們會先登上優雅卻讓人疲累的大階梯,這道階梯會通往《勝利女神之翼》(Nike di Samotracia),接著右轉,快速行進到義大利藝術家的展覽室,走入寬敞的大廳後,這群烏合之眾已經迷失,隊形逐漸瓦解,他們寧願將眼光轉向天花板,這裡的天花板裝飾華美,如照片一樣記錄著君主盛大的排場,而掛在下方,保羅.烏切洛(Paolo Uccello, 1397-1475)的畫作彷彿成了在遠方港口迷失的水手。接著他們進入長廊,經過達文西畫的《施洗者約翰》(San Giovanni),聖約翰朝上的食指彷彿在指路,而目的地的入口就在右邊幾步之遙,他們渾然未覺地從《帕納索斯山》(Parnaso)面前經過,這可是李維.史陀(Làevi-Straus)喜愛的畫。他們魚貫走入大廳,維洛內塞(Paolo Veronese, 1528-1588)的巨幅油畫《迦納的婚禮》(Nozze di Cana)映照著對面防盜玻璃的反光,他們試圖以不同角度看清目標物──淹沒在人群中的《蒙娜麗莎》。

若參觀者是比平均身高較矮的人,那就扼腕了,他大概只看得到畫前萬頭攢動,還有不勝枚舉拿著手機非要拍照的手,好不容易等到幾秒可以瞻仰這幅名畫,卻得透過一層厚實的玻璃觀看,上頭因反光泛著有如牡蠣湯汁的綠光。最後他們只留五秒鐘欣賞拿破崙臥房的傑作,時間短到連打盹都來不及,然而對他們而言,任務已經達成,是時候進紀念品店買張明信片,然後犒賞自己一份奶油火腿三明治。烏菲茲美術館的情形也大同小異,不一樣的就是那裡比較熱。參觀者完全不在乎喬托的《聖母子像》(Madonna d’Ognissanti),唯一的目標只有波提切利的《春》(Primavera),而這幅畫早已被一車的日本遊客包圍得滴水不穿。防護畫作的玻璃厚重又龐大,且灰塵又無可救藥地沾附在玻璃內側(義大利總是缺乏人手維護),雙腳因久站而腫大,於是決定等下一輪空檔時,先坐在長凳歇息,沉浸在博物館灰濛的光線裡。其實布魯日的玻璃乾淨透亮(比利時出品,有口皆碑!),若是博物館使用這種玻璃,照明就會很好,然而顧此失彼,照明太亮又會導致玻璃可以當鏡子照,也許還會照出牙縫裡昨天晚餐的淡菜跟炸馬鈴薯以及黑眼圈。

擺在博物館裡的繪畫就像是歌劇中最悲慘的情境劇,以音樂來說,音樂如同其他型態的藝術,需要透過表演呈現,在管弦樂團指揮的意志與支配下,加快或放慢演奏,使觀眾在限定的時間內享受演出。在這段限定的時間內,頂多跳脫藝術家影響片刻,擠出一點時間打盹,但可不能說夢神阻礙了你對藝術的領會。有時大眾對畫作關注的時間太短,以為一小時就能看完義大利14世紀的藝術,很明顯地,這是光用「眼」看,而不是用「心」看,就如同欣賞歌劇《茶花女》怎麼可能只光用「耳」聽,而不是用「心」聽?更別提一個小時就聽完威爾第(Giuseppe Verdi, 1813-1901)所有作品是有多麼荒謬!

除了我們這裡討論到的畫作,還有其他的作品,這些藝術品都是經過長時間醞釀才成形,以盧卡.焦爾達諾(Luca Giordano, 1634-1705)為例,即使有「快手盧卡」的美譽,也無法一朝一夕就將作品完成。那些為了擺設在教堂而生的畫作,信徒們可以觀賞一輩子,有時就著玻璃篩過的日光或彩繪玻璃窗映照下的彩色光影,有時則趁著下雨天的陰鬱氣味,有時是在夜裡或清晨的溫暖燭光襯托下,每次看都會不一樣,即使不是用心觀察,也會逐漸心領神會。不過信徒總是以敬重的態度來觀看畫作,在畫前冥想或祈禱時,習慣手畫十字聖號,可能是正祈求著聖洛可治癒患病的親人。世俗的畫作則可能由訂畫的家族世代相傳,以《多尼圓形畫》為例,自1506年到1825年都保留在同一個家族手裡,直到末任的繼承者將這幅畫賣給托斯卡納大公(Granduca di Toscana),最後成為烏菲茲美術館館藏之一,然而參觀者卻看不到二十秒就假裝已經看懂了這幅畫。

在此提供大家避免淪於消費視覺藝術的方法,就是「多花一點時間看」,去博物館的時候,一次只看一幅畫,雖然知易行難,但這的確是當務之急,看完就跟它道別然後迅速離開,這樣才會看到這幅畫上你從未思考過的地方,接下來就是去找書看,帶著愉悅的心情隨意瀏覽,這樣可以不知不覺中耳濡目染。最後我要建議的練習,是透過現代的魔法工具:找一張揚.范.艾克高解析度的《阿諾菲尼夫婦》圖片,從網路下載後,檢視時放大局部並移動游標察看,彷彿這幅畫你拿在手中,好好端詳上一會,把自己當作阿諾菲尼夫婦的後嗣一樣去欣賞,然後細看畫中牆上掛著的透明玻璃念珠,你會驚豔地發現畫家如何靈巧地將光影展現在牆面上,你甚至會看見牆面的裂縫,其寫實程度直逼19世紀的繪畫。接著再看向窗台的橙橘,以及窗戶上木頭凹陷的部分與生鏽的釘子,窗戶手把色澤鮮明,好像伸手可以碰觸畫裡接合磚頭的水泥。暫時先忽略男主人偏藍的臉和妻子放在腹部上的手,這些早已被討論太多次,沒什麼新奇。

不妨仔細看一下男主人腳旁那陳舊的皮製鞋面木屐,以及男主人腳上所穿一塵不染的絲製長靴,而女主人的鞋子則是放在靠近來自東方的地毯處,地毯是鋪在用釘子釘成的木頭地板,寫實到似乎可用指頭去感覺,這時別忘了,這幅畫的年代可是1432年,直至近代我們仍著迷於寫實的畫作,更顯得這幅畫的珍貴!到了這時,你已經準備好出發到倫敦,除了買些有的沒有的,還可以多參觀幾次掛在國家畫廊的這幅畫,我保證你不會只看上十秒。

名人推薦

黃禹銘 伊日美學生活總經理

鄭治桂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美術學系兼任助理教授

謝哲青 節目主持人、藝術史工作者

(按姓氏筆劃順序排列)

想像的博物館:客廳裡的達文西,餐桌上的卡拉瓦喬……
iL Museo Immaginato
作者:菲利普.達維里歐(Philippe Daverio)
譯者:鄭百芬
出版社:典藏藝術家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5-11-05
ISBN:9789869225908
定價:690元
特價:88折  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