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師 參章 多事之秋
cover
目錄

第六十九章 聖火之子臨戰天威

第七十章 火炮暫歇亂戰開始

第七十一章 戰局已定公主危急

第七十二章 寒竹籌謀徐真作質

第七十三章 順利脫離偶識弄贊

第七十四章 奏凱班師銀鏡寄情

第七十五章 李治來接提前入宮

第七十六章 甘露殿裡拜見天子

第七十七章 夜訪國公張亮用計

第七十八章 急中生智幻術震懾

第七十九章 太極大朝逆天封賞

第八十章 甄生誣告朝堂風波

第八十一章 淑儀殿中再會晉陽

第八十二章 密見太子徐真射覆

第八十三章 多事之秋凱薩殺人

第八十四章 三司會審徐真失心

第八十五章 徐真反擊夜探杜府

第八十六章 久年竊聽又得密信

第八十七章 奔走無用凱薩受刑

第八十八章 情動深處許之以心

第八十九章 無雙上門教坊挑人

第九十章 真猴王遇六耳獼猴

第九十一章逢場作戲楚楚好女

第九十二章 素靈偽裝地牢受辱

第九十三章 徐真施救反遭背棄

第九十四章 張家老宅故人現身

第九十五章 漢王逆反徐真分身

第九十六章 太液池邊天地變色

第九十七章 可悲可嘆漢王元昌

第九十八章 三仙歸洞萬紀橫死

第九十九章 徐真受封齊州平叛

第一百章 群僚密謀張亮受驚

第一百零一章 承乾謀反帝君決斷

第一百零二章 塵埃落定君集授首

第一百零三章 為保承乾徐真挺身

試閱內容

「隆!隆!隆!隆!」

敵軍的整齊步伐聲撼動著大地的脈搏,如天地在敲擊悲愴的戰鼓,古時作戰多在白晝,皆因夜間不辨敵我,然有著白雪映照,雙方又甲胄分明,夜間對契苾何力部隊突襲有著掩護作用,故而李靖也只有夜間出戰。

對於徐真而言,夜間更為有利,因為重炮「真武大將軍」的有效射程是二里,而尋常弓弩有百步之威已然了不得,未等敵人近身,他的真武大將軍早已足夠製造一場大屠殺了!

阿史那厲爾瞇起眼睛來,那如鷹隼一般的雙目透過風雪,見得甘州城下稀稀拉拉七八個方陣,憑藉著暗影,推測對方人數並不多,心中頓時有些疑惑不解。

然其自信雄心足以蓋過敵人任何的花樣,弟兄們呼出的熱氣足以融化寒雪,弟兄們的熱血足以讓天地為之變色!

不需徐真吩咐,神火營的弟兄已經將拉扯的馬匹都放回了城中,又搬運巨石,將六門大炮呈扇形固定在了城門前方,如一個半圓壁壘一般,將城門護住,而神火營左右各有一千重甲騎兵,只等神火營掃蕩一番,他們就會果斷出擊!

李淳風立於城頭,看著徐真傲立風雪的背影,感覺徐真就像融入到夜色與風雪之中那般,讓人越發看不透,就像超脫了這世間,雖然他就站在軍士之中,但李淳風卻覺得他就像一道虛無的幻影,以局外人的身份,俯視著整個戰場!

六門火炮的炮口高低不同,從左至右緩緩抬高,一門高過一門,李淳風知曉,那是為了通過角度的調整,獲得不同的射程。

因為閻立德將炮身固定在了炮架之上,使用過程當中無法調整炮口高度,故而徐真才將六門炮設置成了不同的射程。

在此過程當中,李淳風還主持了射程計算的工作,也正是因為這個計算工作,讓他認識到徐真的才智有多麼的驚豔絕世!

他李淳風沉迷算術,對前朝遺留之《周髀算經》、《九章算術》、《綴術》、《孫子算經》等玄奧著作皆有鑽研,多年積累,也算小有所成。

然徐真計算彈道所用之法頗為新奇,幾個提及的新理論也是從所未見,雖徐真強調乃是祆教秘典所載,可李淳風卻能夠看得出來,此法並非古時流傳,卻擁有著開闢新路的創意,很難想像徐真這年輕的身軀之中,住著多麼睿智而廣博的靈魂!

善射之人或許能夠估算箭矢的力度與準頭,甚至能夠參考風力影響等因素,然大多數人也是只可意會而不可言傳,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可徐真卻確切地將一切因素都計算在內,這也讓李淳風看到了計算之道的另一扇大門,若推廣開來,世間萬物之因果,是否也能夠通過千萬種因素,計算出些許徵兆來?

這樣的想法讓李淳風感到有些恐懼,一如聖徒開了慧眼,用一種超脫了世俗的目光,開始觀察這個世界!

徐真自然不會知道李淳風在想著這些,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前方黑壓壓的敵軍身上,二里路也就約莫一千米,這也是真武大將軍的有效射程,極具壓迫力的敵軍方陣整齊劃一,帶著沖天殺氣,很快就進入到了射程之內!

「亞羅炮,開!」

徐真拔出長刀,遙指二里開外的敵軍方陣,一聲暴喝,第六門重炮的後方,胤宗接過火炬,點燃了炮尾的火線!

這八門真武大將軍火炮,又被徐真冠以祆教邪神之名,亞羅炮的炮口最高,射程自是最遠,此時也不求殺傷,只想著實驗一番,若火炮無力,再逐一調整,也好讓其他營的軍士做好死戰的準備。

「滋滋滋!」

粗大而短小的火線如發光的蛇一般鑽入到炮身之中,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此舉關係到整個甘州,關係到戰場上所有人的性命,同樣是包括了對面阿史那部族軍士的性命!

「轟!」

這是天穹的悶吼!這是大地的咆哮!如同地下有著一頭遠古巨獸,即將要破土而出,大地猛烈震撼,一團火光從炮口短暫噴吐出來,就如那雷公爺劈下的雷霆!

士兵們紛紛後退,神火營的弟兄驚恐萬分,開始吟唱祆教的經文,城頭上的李靖之覺得心頭一緊,熱血不斷的往上湧!

李淳風與閻立德喃喃自語,他們參與了真武大將軍的研發,此刻見得火炮如此聲威,頓時流下了淚水來,這是見證改變世界的一刻,而這一壯舉,有著他們的一份功勞,這足以載入史冊的一幕,有著他們揮灑汗水的身影!

徐真耳朵嗡嗡作響,一陣陣頭暈目眩,但他卻咬緊了牙關,遙望著對面的敵軍方陣!

阿史那厲爾這邊顯然也被這一巨響嚇了一跳,他們不曉得徐真有火炮,只覺這是一聲悶雷,然而冬雪紛紛,又如何能招來天雷?

如此反常的天象變化,使得本來士氣高漲的阿史那軍士們,心中多少有些不安,因為他們早就聽說唐軍之中有一名「燒柴人」,乃是聖火教的葉爾博,曾經在薩勒部展現過神跡,此時冬雷震震,又見得對面閃爍烈焰,難不成是那傳說中的阿胡拉之子請下了神靈?

軍士們開始議論紛紛,徐真之名更是不脛而走,然而阿史那厲爾卻預先感受到了人心的不穩,派出督戰隊,喝止了軍士們的議論,並鼓舞著道。

「諸位弟兄!吾等皆狼母後裔,草原上的王者,這徐真不過是唐國的市井小人,得了些許好運,耍弄些掩人耳目的戲法,胡天蠻教又有何可懼!待我等踐踏了城池,看他可得生還否!」

阿史那厲爾一番鼓舞,果真扭轉了士氣,將士們氣宇高昂,鐵骨錚錚,一邊行軍,一邊高呼:「浩熱!浩熱!」

然而一股怪異的嘶嘶聲卻混雜在人呼馬嘶之中,一顆西瓜大的鐵彈如隕石一般斜斜落入前方的步卒陣營之中!

「轟!」

一名步卒連同手中大盾瞬間被砸成齏粉,肉泥碎骨四處濺射,炮彈的餘威波及四處,四五名士兵紛紛倒地,方陣被轟開一個小口!

雖然死傷並不大,放在上萬人的戰陣之中,簡直就如滄海一粟,不足一提,然所有人都被恐懼佔據了心房!

因為他們解釋不了這顆鐵彈為何從天而降,因為他們距離唐軍還有二里地,因為他們知曉這是人力所無法做到的事情!

那名步卒的慘死之狀以及鐵彈的威力,似乎隨著冰冷的呼吸,進入每一名士兵的胸腔之中,將他們壓制下去的恐懼,再次拖扯了出來,死亡的氣息如那無孔不入的寒氣,四處彌散,傳遞到每個人的內心深處!

阿史那厲爾心頭一跳,他也無法解釋這到底是什麼情況,但作為一名鐵血王將,他知道如果不遏制這股恐懼,此戰必敗無疑!

「這是他們的投石車!不要害怕!加快速度!前進!前進!」

阿史那暴怒地吼道,督戰隊揮舞著彎刀,驅使著早已驚恐的士兵,不斷加快著腳步,但連他們自己都不相信這是投石車,李靖軍想要突圍,又不是攻城,怎可能搬出投石車來,就算是投石車,也不可能跨越如此長遠的距離!

敵軍心頭震懾之際,反觀唐軍這邊,大家卻頗為失望,因為發炮之時雖然雷霆震懾,聲威驚天,然而視野模糊,那顆鐵彈入泥牛入海,根本就沒有反饋回來任何的成果!

然而徐真站在最前方,他能夠明顯感受到敵軍發生了短暫的騷亂,看著亞羅炮再次填裝完畢,徐真又揮動了長刀!

「轟!」

因為步卒方陣往前移動,這一次鐵彈卻轟入了步卒方陣的中心處,再次炸開一小片空白來,鮮血瞬間迸射開來,一如白布上盛開的一朵碩大紅牡丹!

「不對勁!全速前進!全速前進!」

阿史那厲爾終於察覺到危險,猜到這或許是敵軍發明的新式軍械,大唐人才濟濟,對軍工改良又有經驗,造出如此詭異的軍械來,也不足為奇,只要全速前進,讓弓手得到有效的射程,瓢潑如蝗如雨的羽箭攻擊之下,任他什麼新式軍械,都要被壓得毫無還手之力!

見得敵人加速,徐真面色卻沉靜如水,命令第五門炮和第四門尾隨亞羅炮開火,因為事先演練過,三門炮之間實行無縫銜接,以期得到最高的效率,故而炮聲隆隆不斷,一如天上的巨靈神在敲打著天蓋!

看著敵人越來越近,城門的遊騎也是緊張得全身發汗,胯下戰馬雖然距離遠了一些,但被炮聲驚嚇,也是變得極為暴躁不安,在他們的眼中,徐真的神火營,無疑是失敗了!

「大將軍!此豎子誤人也!空有聲威而無實質殺傷,浪費諸多錢糧財物,卻造出這等空殼子來,還請大將軍下令,某帶軍衝殺,勢必死而後已!」薛萬徹等一干老將紛紛急忙請命,然而李靖是何人也,目光如炬,洞若觀火,早已將敵軍陣營的慌亂看在眼中!

見得一干老將急得跳腳,李靖卻鎮靜自如,看著指揮有度的徐真,也不轉頭,冷靜地說道:「老夫相信徐都尉,此戰必勝矣!」

說話時分,敵人已進入一里的範圍之內,徐真此時卻是五門炮在接連發射,積少成多聚沙成塔,雖然殺傷的人數也慢慢變得可觀起來,然而卻仍舊無法撼動敵軍的人數優勢,值得欣慰的是,敵人的士氣已經被火炮的詭異威力,嚇退了七八分!

眼看著就要進入敵人弓手方陣的射程範圍,徐真終於舉起手中長刀,回身示意城頭那兩門炮,以及還未開火的第一門炮,沉聲下令道:「填裝石彈!」

第七十章 火炮暫歇亂戰開始

大軍壓境,兵臨城下,該當奮力廝殺之際,聽聞徐真要填石彈,諸多將士更是拍髀嘆息,這鐵彈都不曾見效,石彈又有何用,此戰必敗於這裝神弄鬼的徐真之手矣!

然而李淳風和閻立德卻相視而笑,繼而哈哈大笑起來,連前方的李靖都不由回過頭來,饒有興趣地問道:「二位有何可笑?」

李淳風手指城下敵軍,傲然答曰:「將軍且看,此軍必成齏粉飛灰也!」

眾人正疑惑這李淳風是否吃了徐真的瘋藥,空口說胡話,卻聽得城頭兩門火炮發動了巨響,煙火過後,前沖的敵軍方陣,大片大片倒下,一如清水衝開了濃墨團!

「這不可能!」

所有人都為之震驚起來!

李靖微瞇著雙眼,初時迷惑,但很快就推想出了答案來,這火炮如此威猛,石彈勢必會被崩裂成無數碎片,那碎片如漫天落星飛石,輕易洞穿前方敵人的鎧甲,開始大範圍殺傷敵軍!

吐谷渾方面也是肝膽俱裂,越發靠近,他們就越是感受到「真武大將軍」那如同天地之威的兇猛,前方步卒如同割麥刈草般大片倒下,衝鋒的軍將們心頭發寒,哪裡還有半分戰意!

三門火炮接連發射,間隔也就只有短短的片刻,漫天的碎屑硬生生在城頭半里的範圍形成了一個扇形的死亡地帶,任是敵人如何衝擊,都無法衝破這道火炮防線,所遺留下來的,只有越堆越高的破殘屍骸罷了!

阿史那厲爾也是心驚膽戰,弓箭手還遠遠未能進入有效射程之內,若果此時退縮,勢必大敗無疑,他也只有硬著頭皮發出指令來,命步卒層層舉盾連成一片壁壘,抵擋碎裂的流彈攻擊,而左右兩側遊騎卻是如咆哮的鋼鐵巨龍一般衝鋒而出!

「衝殺!」

鐵蹄震撼著大地,二千遊騎眨眼間就從左右兩側繞開了三門近炮的射殺範圍,一旦讓他們沖入方陣之中,神火營定然土崩瓦解矣!

然而神火營兩側早已埋伏著蠢蠢欲動的騎兵,而城頭之上以及城門的後方,還立著弓箭手方陣,又豈能讓對方的游騎得手!

「放箭!」

不需李靖招呼,那些個將領紛紛高喊起來,城頭城下的弓箭手一同放飛手中羽箭,一時間白羽遮天,如那夜空中飄來的大片雲朵,籠罩在了衝鋒而來的遊騎兵頭頂!

「噗嗤嗤!」

箭矢破甲刺入血肉之聲連成一片,左右兩側夾擊的遊騎兵當頭被射翻了上百,一如狂潮撞上堤壩,陣型都幾乎潰散掉!

遊騎兵早已心有怯意,然阿史那厲爾卻不願放棄,緊隨而至的騎兵也無法收住腳步,否則後方撞上前面弟兄,相互踐踏一番,死傷會更加的嚴重!

騎兵的衝鋒關鍵就在於數量眾多,凝聚成一股無可抵擋之力,斷然沒有倉皇退縮之理,此時也只能死命往前衝擊。

然而甘州方面的後方弓箭手方陣輪射了一番之後,卻是調出了一個五百人的步卒方陣來,此陣之步卒並未舉盾持槍,而是個個端著樣式古怪的機弩,十人為一排,三排為一團,前十人蹲伏,中間半蹲,後面十人則站姿待射。

野虜騎兵躲開了火炮死亡線,又僥倖躲過了箭雨,見得前方最後一道防線只是陣型微小的機弩方陣,心頭大喜,急刺馬腹,加速衝刺過來!

他們的後方早已被火炮絞殺成一團爛泥,若這支騎兵無法摧毀神火營,阿史那厲爾也只有敗亡之路途了!

當他將希望都寄託在左右兩支騎兵身上之時,哢哢哢的機弩觸發聲卻是充斥於隆隆炮聲之中,而前方的騎兵,卻開始紛紛落馬!

雖然每團只有三十人,但他們所持有的,卻是閻立德改良了體型之後的元戎連弩,每人十支鐵箭,每一團就能夠連射三百箭!

而且前面那一團射完之後,後面的團隊就會無縫跟上,五百人的連弩營如風車一般不斷運轉,那力道奇大,角度極準的連弩就好似從未間斷過,鐵箭矢如疾風驟雨不停歇,當頭的騎兵頓時折損了一半!

「我的老天爺爺咧!」這些騎兵撐不住連弩的恐怖威力,頓時潰不成軍,也不消阿史那厲爾下令,紛紛從兩邊散開,倉皇逃命去也!

騎兵無法箭矢風暴,更無法靠近神火營,也就更別說摧毀徐真那六門真武大將軍,當騎兵開始潰敗之際,中軍的步卒和弓手早已陣形大亂,眼見敗事已定,紛紛騷亂起來,督戰隊都沒有再殺人示威,以催促士兵前進,因為督戰隊都開始紛紛後撤了!

「千殺的賊子!還不快傳我命令,調葛爾赫的五千人來助陣嗎!」阿史那厲爾親自督戰,斬了帶頭逃命的幾個低階軍官之後,連忙呼喝親兵到後方去傳令。

葛爾赫父子的那五千軍,乃留守後方,以防止契苾何力突襲,此刻為了扭轉頹勢,也只有先調過來拼命。

正危難之時,戰場上卻突然變得極其安靜!就彷彿天地停止了喧鬧一般,這種錯覺實在是微妙!

經歷了短暫的安靜之後,人喊馬嘶,箭雨破空之聲,傷殘軍士的哀嚎求救又再一次湧入到耳中,原來適才的短暫靜謐,是因為少了不曾間斷過的火炮之聲!

「炮彈用光了!」

阿史那厲爾心頭狂喜,諸多將領似又看到了勝利的曙光,因為火炮變啞巴,諸多阿史那亂兵紛紛糾集了起來,士氣聲威大震!

徐真也是無可奈何,倒也並非炮彈打沒了,而是火藥耗光了!

為了研製這些火藥,李淳風與閻立德幾乎動用了軍中所有的相關資源,硝磺、朱砂、水銀之屬,乃丹鼎大家珍愛之物,金貴珍稀,能攢出這許多火藥,任憑大唐軍力強盛,也只能做到這種程度,再多卻是沒了法子。

火炮一停,敵軍頓時反撲而來,然而經過火炮和連弩的一番滅殺,敵軍力量被極大削弱,徐真也毫不膽怯,不等城中主力部隊出擊,已然抽出手中長刀來,大喝一聲道:「神火營的弟兄何在!」

麾下一干弟兄們齊聲應命,紛紛揮舞兵刃,尾隨徐真殺將過去!

徐真雙手緊握刀柄,狹長刀身倒拖於身後,疾行數步變為狂奔前衝,對面一名敵人壓肘平端步槊,猛然朝徐真刺了過來!

「撒手!」

徐真一聲暴喝,箭步向前,避過槊刃,長刀卻是沿著槊杆子一削到底,那敵人雙手應聲而斷,徐真再複一刀,斬落碩大頭顱!

見得自家主公英勇當先,弟兄們一個個也是不落人後,而城中雄兵也如潮水一般湧出來,雙方進入到了近身血戰的節奏!

徐真這邊人才濟濟,猛將如雲,且看謝安廷白甲銀槍賽過後漢馬超,周滄巨刀生風比肩翼德典韋,高賀術如蠻熊般橫衝直撞,鐵蒺藜骨朵四處掀起潑天血雨,似那追命的修羅,胤宗來去如風斬首殺戮盡顯閃電之快勢,薛大義一柄橫刀中規中矩,攻防有度,卻無懈可擊,秦廣一雙長劍左右互搏,鋒銳無邊!

諸多弟兄們更是如那蒼龍升海,似那猛虎出柙,又像狼豹之獸潮,人人爭先,個個奮勇,殺得是酣暢淋漓!

薛萬徹雖有些自己的醃臢勾當,然卻是貨真價實的戰爭悍將,領軍從城中殺出來,眨眼間犁出一道長長的血路來,幾乎將地方戰陣一截兩半!

李德獎武藝高超,又有他家大人在城頭觀望考校,使出渾身解數來,一柄詭異紅刃上下翻飛,左右劈砍,鮮血噴湧全身,狀如邪神惡鬼,甘州守軍氣勢如龍,威猛似虎,殺得是白地變血池!

阿史那厲爾本以為來了轉機,看著火炮歇了,直以為反敗為勝的時機到來,沒想到實力折損太過嚴重,士氣又落了下乘,如此一衝突,又折損了好幾百人頭!

他氣得嗷嗷直叫,覷準了徐真的方位,拍打胯下栗色大馬,揮舞手中五十多斤重的古意大戟,直取徐真而來!

諸多兵器之中,若論修練之難易,有歌訣謂之:「一月棍,一年刀,十年劍,一輩子長槍。」

這槊卻是比槍還要難耍半分,而比槊還要難練的,卻是這古時大戟!凡使大戟者,若非沽名釣譽的假小人,便是以一敵百的大梟雄!

也虧得這阿史那厲爾是個人物,五十多斤的丈六大戟,硬生生使出了七八百斤的霸王英雄氣,那馬兒嘶嘶,手中大戟翻飛如龍,卻是以長壓短,就要取了徐真的性命!

徐真也是在賣命打拚,滿身鮮血與雪泥,手中長刀嘶嘶破空,將紛紛落下的雪花切了個對半,而後砍下敵人半邊下巴來,再一刀,直捅了心窩子,白進紅出,兇猛如豺狼!

這廂打得膠著,卻不想阿史那厲爾找上門來,待得徐真醒過神來,寒芒森森的大戟已然橫砍了過來!

阿史那厲爾這杆大戟也是有些古怪,並非大將常用的雄戟,也不是演義之中的方天畫戟,亦非輕巧之勾槍,更不像古時制式卜形戟,而是少見的鉞戟!

這鉞戟又私名「戚鉾」,戚是小鉞,鉾即通假於矛,起源於大漢,卻未得推廣,古籍亦無記載,乃罕有之兵器,戟頭安有鉞刃,即可入長柄斧一般劈砍,亦可憑藉尖端小枝做那長矛突刺,變化多端,頗難上手。

然阿史那厲爾卻是十年如一日耍弄著奇門兵刃,手腳嫺熟,眼看著就要將徐真一戟了結,卻不想斜斜裡卻突然跑出一個大漢子來,抽了戰場上的長槊,直往厲爾臉面上投擲過來!

阿史那厲爾猝不及防,只能丟了徐真,低頭躲過那飛來長槊,而投槊之人已然趁機欺近,暴喝一聲,手中古怪大刀猛然將厲爾的馬前蹄給砍將下來!

「賊子好膽!」

厲爾怒駡一聲,卻是從馬背上跌落了下來!

商品簡介

歷史小說作家酒徒X阿越 連袂推薦

古龍殘本百萬續寫首獎

2014-2015年度網路文學聯賽最具潛力新人

一段穿越幻術與武俠的歷史傳奇

戰事方歇 驚愕劇變驟起風雲

官闈鬥爭 血肉至親亦成仇讎

★戰爭場面生動緊湊、人物描述細膩寫實

★男女情愫曖昧糾結、角色設定巧妙精準

★歷史考證翔實明確、各項事物具體而微

青春年華多風流,誰人甘心了寂寞?

既有過生死相托,又何必世俗多磨。平白看那韶華空蹉跎。

侯君集帶了李道宗,千里奔襲,偷了伏俟王城,卻讓一軍之帥李靖苦守甘州。阿史那厲爾亟欲取下甘州立功,因此大軍圍困甘州城,唐軍憑藉著徐真改製的八門火砲成功的拖延時間,遏止吐谷渾的攻勢,契苾何力的援軍也在此時來到。原以為戰局就此獲得緩解,不料這卻是慕容含竹的連環計,公主李明達與凱撒雙雙被擒,徐真只好急赴張掖救援。

伏俟城被唐軍攻陷之後,吐蕃趁火打劫,將吐谷渾北部領地幾乎佔據了大半,而慕容寒竹則得到吐蕃方面的接應和禮遇,甘州一役殺敵上萬,得軍械馬匹無數,牛羊牲口更是不可計數,算是大勝而歸,徐真因而獲得李靖青睞列為首功,班師回朝後論功行賞,朝會前李世民單獨招見,不料此舉竟引發諸皇子彼此之間的皇位競爭,凱薩卻又落入敵人陷阱,身陷牢獄之中,萬般無奈的徐真此時又該如何自處……。

作者簡介

離人望左岸,廣西北海人,畢業於桂林醫學院,酷愛文史,對古文言有著近乎癡迷的執著,好讀書而不求甚解,而後又醉心於歷史小說而無法自拔,心馳而神往,遂起起執筆之念。

適逢情傷,鬱鬱不得釋懷,又因癡迷於古文言,是以從「可憐樓上月徘徊,應照離人妝鏡臺」,「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的佳句之中擷取之,以離人望左岸為筆名,取意離人已遠去,只能淚眼隔岸而相望。

因崇尚盛唐之風物人文,欲以手中筆墨,描繪心中的大唐盛世,遂潛心構思,白天救死扶傷,晚間奮筆疾書,幾近廢寢忘食,雖多有酸楚卻又甘之如飴,著就了歷史題材小說《唐師》。

此作構思巧妙,卻又不失磅?大氣,文字精雕細琢,人物有血有肉,勾勒出一幅大世之爭的宏偉畫卷。而後參加2014-20015年度網路文學聯賽,讀者爭相閱讀,佳評如潮,終以《唐師》獲得了聯賽的最具潛力新人獎!

名人推薦

歷史小說作家酒徒X阿越 連袂推薦

得獎記錄

古龍殘本百萬續寫首獎

2014-2015年度網路文學聯賽最具潛力新人

唐師 參章 多事之秋
唐師
作者:離人望左岸
編者:黃煜智
出版社: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5-10-28
ISBN:9789571363899
定價:250元
特價:88折  220
其他版本:二手書 18 折, 45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