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生素C:逆轉不治之症
cover
目錄

6 / 特別感謝

7 / 前言

10 / 序

第 1 章 不可思議的分子

12 / 認識維生素C

14 / 維生素C謎思

16 / 證據會說話

19 / 攸關存亡

24 / 維生素C如何治療疾病

第 2 章 研究維生素C的先鋒

34 / 維生素C的發現

35 / 歐文‧史東博士

41 / 佛德瑞克‧克蘭納醫師

45 / 蘭登‧史密斯

47 / 克勞斯‧華盛頓‧瓊格布拉特

50 / 威廉‧麥考米克

55 / 萊納斯‧鮑林

第 3 章 抗氧化劑的需求

63 / 氧化與自由基

65 / 自由基類型

66 / 抗氧化劑與還原

67 / 身體首要的水溶性抗氧化劑維生素C

72 / 維生素C療法

第 4 章 癌症與維生素C

78 / 癌症是演化的結果

82 / 癌症是否有很多種類型?

84 / 單一疾病

86 / 維生素C與癌症

第 5 章 心臟病

96 / 心臟與血液循環

98 / 心臟病發作、血栓和中風

99 / 動脈粥狀硬化

101 / 心臟病的真正致因—生活方式因素或發炎?

106 / 動脈粥狀硬化的過程

109 / 心臟病是一種受到感染的疾病嗎?

115 / 維生素C和其他抗氧化劑可以預防心臟病

第 6 章 傳染病

123 / 肺炎

124 / 愛滋病和其他病毒性疾病

125 / 劑量、頻率和持續性

127 / 臨床成功案例

第 7 章 維生素C攝取量

132 / 每日建議攝取量之限定誤差

135 / 規避風險的專家

136 / 影響維生素C吸收的因素

142 / 何謂最佳攝取量?

144 / 維生素C的種類

149 / 高劑量維生素C安全嗎?

153 / 潛在的副作用

第 8 章 主流醫學與維生素C

162 / 社會醫學的局限

163 / 希爾準則(Hill's Rules)

166 / 維生素C與社會醫學的異議

168 / 回歸基礎科學

171 / 真正的進步受限

173 / 探求「證據」

178 / 維生素C的誤解

185 / 暗淡的黃金準則

197 / 主流醫學與細胞分子矯正醫學

197 / 不是結束,而是未來

參考資料

試閱內容

人類不可缺乏維生素,因為缺乏維生素會危害健康或甚至造成死亡。由於維生素被定義為不可或缺,因此,就某種意義上而言,每一種維生素都是同等重要。然而,有些維生素的必需攝取量比其他維生素更多,攝取的次數也更為頻繁。從我們詢問營養師的經驗中得知,幾乎所有的營養師都會選擇維生素C,倘若他們只能攝取一種維生素。這個結果不僅反映出這種維生素的普遍性,同時也反映了其對健康和疾病的廣泛作用。

維生素C的發展歷程帶我們進入一個近代人類史、心理學和社會控制體制的發展旅程。維生素 C為我們打開一扇窗,讓我們窺見正統醫學中的許多誤解。維生素C真實的故事,不僅道出勇敢的醫生和科學家們願意揭露真相,同時也指出在壓力與主流醫學機制下行走這條科學之路的艱辛。

認識維生素C

維生素C是一種結構類似葡萄糖的白色結晶物質小分子。它是由化學鍵連接六個碳原子、六個氧原子和八個氫原子所組成的單一分子,名為抗壞血酸(C6H8O6)。它是弱酸性且略帶酸味,然而,許多食品補充劑使用鹽的形式(抗壞血酸納、抗壞血酸鈣或抗壞血酸鎂),也就是偏中性或弱鹼性而非酸性,以免刺激敏感的胃。抗壞血酸的酸度就好似柑橘類果汁或可樂軟性飲料的酸度。有一些維生素C存在於我們的食物中(特別是蔬果類),不過,正常的飲食無法提供我們維持最佳健康狀態所需的足夠劑量。

體內的維生素C具有許多功能。其中骨骼和其連接的韌帶與肌腱的伸展支撐力主要來自於一種細長纖維的蛋白質分子,稱為膠原蛋白。膠原蛋白是一種結構蛋白,它就像是玻璃纖維複合材料中嵌入的纖維,而維生素C則是人體膠原蛋白合成的重要關鍵。缺乏維生素C會導致壞血病,造成牙齦腫脹、牙齒鬆動、淤青和黏膜內出血。這些症狀有些是因為膠原蛋白與血管中的結締組織流失,因而變得脆弱,以至於無法對血壓和其他的壓力做出適當的反應。

維生素C可以保護大腦和中樞神經系統免於受到壓力的危害。腦部(神經傳導素)中的腎上腺素和去甲腎上腺素的合成和維持都仰賴於充足的維生素C。這些神經傳導物質對大腦的功能很重要,並且會影響人們的心情。它們的作用如同壓力信號激素,由腎上腺分泌,因此稱為腎上腺素。當身體缺乏維生素C時,腎上腺和中樞神經系統就會透過特殊的細胞幫浦吸收維生素,以儲備大量的維生素C。

肉鹼的合成也需要維生素C,它是一種小分子,參與運送脂肪到身體細胞燃燒營養素的「發電機」即粒腺體,以提供身體能量(註1),進而增強細胞活性或提供抗氧化電子,以預防有害的氧化作用。

維生素C與膽固醇分解成膽汁酸有關,這可能對那些希望降低膽固醇的人有所影響。雖然宣稱膽固醇導致心血管疾病的說法過於誇大,不過,維生素C對於膽固醇指數的作用顯示,攝取較多的維生素C可以降低膽結石的風險(註2)。

眾所皆知,維生素C是一種抗氧化劑,可以對抗自由基,免於組織受損導致疾病。由於維生素C是飲食中主要的水溶性抗氧化劑,所以對健康非常重要。維生素C不足會造成體內重要分子受到自由基破壞,其中包括DNA(去氧核醣核酸)和RNA(核醣核酸)、蛋白質、脂肪及碳水化合物。粒腺體的代謝過程、吸煙和X光放射線的化學毒素,都是破壞性自由基和氧化作用的來源。

維生素C在預防自由基傷害、老化和氧化作用的重要性有時被低估,充足的維生素C可以促進體內的維生素E和其他抗氧化劑再生(還原)。我們細胞內生成的主要水溶性抗氧化劑為穀胱甘肽(glutathione),這是一種小蛋白質分子(麩氨酸、半胱氨酸和甘氨酸三種胜肽組成),主要作用為保護我們的細胞免於受到氧化作用的傷害(註3)。由於它通常存在於十倍維生素C的濃度中,所以往往被認為比維生素C更為重要。不過,穀胱甘肽和維生素C的功能是相輔相成的。

有些動物可以自行合成維生素C,它們透過合成更多的維生素C以彌補穀胱甘肽的流失。餵食動物維生素C可以增加它們體內穀胱甘肽的含量,進而預防維生素C流失。天竺鼠和新生老鼠無法自行合成抗壞血酸,而缺乏穀胱甘肽則足以致命。還好,給予這些動物高劑量的抗壞血酸便可以預防死亡(註4)。同樣的,餵食缺乏抗壞血酸飲食而導致壞血病發作的天竺鼠可以透過提供穀胱甘肽單乙脂(glutathione monoethyl ester),一種穀胱甘肽傳導物質來延緩病情(註5)。榖胱甘肽主要的作用是回收氧化的維生素C,好讓它可以繼續發揮抗氧化的功能。穀胱甘肽的抗氧化功能需要維生素C才可以運作,即使它存在於極高濃度的維生素C中(註6)。這種與抗氧化劑之間的關係顯示攝取大量維生素C是預防氧化傷害和疾病與老化的關鍵。

維生素C謎思

一直以來,幾乎所有來自醫生們關於維生素C的訊息都是錯誤的。目前的醫學觀點認為人們可以透過健康的飲食獲得所有的維生素需求量。我們被告知每日要確保食用五種或甚至九種有益的蔬果,這樣我們就不需要膳食補充品。多吃蔬果有助於預防心臟病和癌症,然而,人們的飲食習慣並未因此改變。英國一份針對四千二百七十八個人的調查報告顯示,有三分之二的人指出他們並未攝取足夠的蔬果建議量(註7)。在北愛爾蘭,只有百分之十七的人指出他們每日有攝取五份有益健康的蔬果。由於缺乏有利的證據和意見不一,這也難怪人們不願意遵循政府的建議攝取量。

因紐特印地安人的飲食為高蛋白與高脂。傳統愛斯基摩人在凜冽氣溫所形成的冰川景觀下,飲食中顯少有植物類,更不會有畜牧類或乳製類產品。因紐特人大多靠簡單的狩獵和釣魚為生,沿海的印第安人利用大海,內陸的印第安人則擁有馴鹿的優勢,這其中還包括動物胃中所消化的植物,內含苔蘚、地衣和可食用的凍原植物。然而,因紐特人的心臟疾病罹患率並不高,儘管他們飲食中含有大量的飽和脂肪且少有蔬果。同樣的,採用阿金斯(Atkins)飲食法的人並未因此增加罹患心臟病的風險。以傳統觀念而言,這些飲食法難以均衡,沒有包含政府飲食建議金字塔中的六大類食物—穀物、水果、蔬菜、肉類、蛋類和乳製品。這種飲食習慣照道理來說營養素應該是不夠,所以,因紐特人必須補充一些維生素C以預防急性壞血病,然而,人們卻認為高脂肪和動物蛋白飲食對健康會產生極大的威脅—至少這是所謂的專家們一直以來告訴我們的訊息。

因紐特人在看似營養不均衡的飲食習慣中仍保有最佳的健康狀況(註8)。因紐特人和阿特金斯飲食法有一個共通點(高脂肪、高動物性蛋白),它們雖然算不上是最理想的健康飲食,但卻也提供了適當的營養。因紐特人的飲食習慣改變了抗氧化劑的需求,也或許因此降低了自由基的傷害,以及對維生素C的需求量。這兩種飲食的維生素C含量比例都比糖份高,雖然因紐特飲食的維生素C攝取量偏低,然而,他們碳水化合物的攝取量更是少之又少。典型的西方飲食每日可能包含五百公克的碳水化合物,而維生素C的攝取量卻不超過五十毫克。值得注意的是,糖會阻礙細胞吸收維生素C。所以,雖然因紐特人的維生素C攝取量很少,但由於他們有效地善用該分子,因此與糖的競爭也相對地減低,特別是葡萄糖。碳水化合物含量低的因紐特飲食部份減少了體內維生素C的耗損彌補了攝取量的不足。

水果和蔬菜的主要好處是增加抗氧化劑,特別是維生素C的攝取量,本書將解釋為何吃更多的蔬菜(雖然這是很好的建議),但卻無法提供和維生素C補充品一樣的益處。有一些醫生主張,高劑量的維生素C就如同強效的抗氧化劑,具有治癒心臟病和預防或治療癌症的潛力。但沒有人聲稱多吃蔬菜會有如維生素C一樣的巨大效益。

證據會說話

當諾貝爾化學奬得主萊納斯‧鮑林(Linus Pauling)博士提出用高劑量來預防與治療疾病,例如普通感冒後,維生素C的爭議就成為眾所周知的論戰。鮑林博士認為,人們需要的劑量是目前醫生和營養專家們所建議的一百倍以上,然而醫學界對此的反應是強烈攻擊鮑林博士的科學能力,有些人甚至稱他為「江湖術士」。一九九四年,鮑林博士過世後,醫療機構辯稱他們已經證明鮑林博士的主張是錯的,所以人們只需要少量的維生素C就已足夠。如果人們攝取太多,他們認為身體無法吸收,所以不可能達到鮑林博士和其他人所主張的健康效果。不過,接下來我們將看到目前最新的科學證據並不支持這個論點。

從歷史上來看,人們認為多種維生素是微量營養素,對健康很重要,人如果缺乏維生素則可能會生病或甚至死亡。微量營養素是一種物質,如維生素或礦物質,而生物體的生長和代謝都需要微量營養素。當然,大量的微量營養素並非必要,而且甚至可能會中毒。

在人們尚未發現與分離出可以預防壞血病的物質時,維生素C這個名詞早已存在。不過當時的技術並不成熟,因為在未知其化學結構之前,無法確定它的屬性。由於名為「維生素C」,所以人們就預先假設只需要微量就足夠了。在一九二七年到一九三三年間,當艾伯特‧聖喬爾吉(Albert Szent-Gyorgyi)博士首次分離抗壞血酸,並且確定它就是維生素C時,他意識到,人們對維生素C的先入為主偏見,可能會妨礙後續的科學研究。打從一開始,聖喬爾吉博士就懷疑,人們可能需要每日數克以上的維生素C攝取量以保持最佳的健康狀態。

隨著其他維生素被分離與研究後,人們發現似乎少量的維生素就可以預防急性疾病,所以將維生素視為微量營養素的想法已成為營養教條。從那時起,大多關於維生素的科學見解就分為兩大派。派系一有政府和官方的支持,主要是基於歷史的原因。這個官方團體認為,只要攝取足以預防因缺乏而導致急性症狀,如壞血病的維生素量就夠了。根據傳統的看法,攝取超過足以預防疾病的量是不必要的,而且可能會有一些假設性的危險。然而,就維生素C而言,這些所謂的危險性目前仍缺乏有力的證據。

派系二的科學家和醫生們,我們稱為細胞分子矯正學派,他們認為官方所提出的證據並不完整。細胞分子矯正(Orthomolecular)一詞出自萊納斯‧鮑林,描述運用適量的營養素矯正人體組織的營養分子做為主要的治療方法。因此,若要達到最佳的健康狀態,維生素的攝取量可能需要更多。這組科學家們認為,關於維生素和營養素攝取量對健康影響的證據嚴重不足,換句話說,我們並沒有資料以確定最佳的攝取量。如果分子矯正科學家的觀點是對的,那麼,適量的營養素或許就可以預防多種人類的慢性疾病。

出人意料的是,主流和細胞分子矯正醫學對大多數維生素和礦物質的建議攝取量落差並不會太大。官方維生素E的每日建議攝取量(RDA)為22 國際單位(IU),雖然分子矯正醫學醫生的建議攝取量通常比較高,大約每日在100-1,000 IU(為RDA的五至五十倍),不過相較之下,維生素C的差距就非常的大了。美國對成年人的維生素C每日建議攝取量為90毫克,然而科學家如鮑林博士則建議每日要攝取2-20公克(2,000-20,000毫克),而這份落差對於那些生病的人則更大。官方立場主張,維生素C攝取量高於90毫克對病症並無助益,然而,維生素C研究先鋒羅伯特‧卡斯卡特(Robert F. Cathcart III)博士一直以來都採取每日高達200公克(200,000毫克)以上的劑量來治療疾病,而這個劑量則是RDA的二千倍以上。

法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1561-1626)寫過一個相關的故事,他曾是文藝復興時期和早期近代過渡期的自然哲學代表人物(註10)。一四三二年間,有一些修士對於馬究竟有多少顆牙齒爭論不休,在長達十三天激烈的爭辯中,學者們努力搜尋古書和手稿,為了找出明確的答案。到了第十四天,一位年輕的修士傻乎乎地問,他是否該找一匹馬來,並且看看它的嘴巴。然而,這一問引起軒然大波,其他人開始攻擊他,並把他趕出去。很顯然地,撒旦誘惑新手提出以非神聖的方法尋找真相,然而這卻完全違背了神父的教導!

就我們當前的科技時代而言,培根的故事聽起來有些離奇有趣。然而,很不幸地,修士們透過規定人們應該如何尋找真相,藉此以隱瞞真相的手法,普遍存在於現代醫學之中。隨著維生素C的故事發展,這個簡單的營養素即將揭開現代醫學已淪為一種行業,被當局體制主導,不再是一門科學學科的真相。例如,臨床試驗以非科學的謬論將之當成安慰劑來否定其在營養方面的功效,而為了對應那些宣稱高劑量有效的觀點,醫學守舊派則誤導維生素C低劑量的訊息,主流醫學則抱持觀望態度,故意忽視高劑量維生素C是否有害於人體健康這方面的臨床觀察。

攸關存亡

雖然維生素C為生物必需營養素,但大多數的動物並不需要攝取維生素C,因為它們體內可以製造。然而,有些動物,包括人類早已失去自行合成維生素C的能力,事實上,他們是抗壞血酸突變體,需要仰賴飲食補充維生素C。缺乏維生素C,人類、靈長類和天竺鼠會引發致命的疾病—壞血病。

大約四千萬年前,人類祖先是矮小佈滿毛髮的哺乳動物,然而,或許是因為輻射誘發基因突變,造成這種動物失去合成抗壞血酸所必需的酶基因(註11),由於這個突變,使得其後代無法製造維生素C。根據推測,他們很可能是素食主義者,攝取大量的抗壞血酸,所以失去這種酶並未造成災難。

演化適應力是生物體讓後代保有生存優勢的能力,令人驚訝的是,失去製造維生素C基因,對我們祖先的演化適應力和生存並未有極大不利的影響。我們之所以知道是因為,這些基因突變的物種並未因此滅絕,而是存活下來了。可能的原因是,有些動物,包括人類,透過失去維生素C的合成基因以獲得某種進化的優勢。

人類不是唯一需要攝取大劑量維生素C的生物,這其中還包括天竺鼠、靈長類、一些蝙蝠和某些鳥類。這些動物都從數百萬年的生存鬥爭中演化成功生存下來,如果在演化過程中,失去製造維生素C的能力只有那麼一次,那就真是太奇怪了。從生命演化史來看,鳥類和哺乳動物早在我們祖先失去這個基因前就已分歧,鳥類似乎起源於爬行動物,在侏羅紀後期和白堊紀早期(大約一億五千萬年前)。哺乳動物從爬行動物演化而來的年份則更早,在石炭紀和二疊紀時期(大約二億五千萬至三億五千萬年前),這也說明了鳥類和哺乳動物分別在不同時期失去製造維生素C的能力。

人類缺乏維生素C會引起壞血病,造成全身性出血和瘀傷,牙齦腫脹、牙齒脫落,在短短幾個月內,患者會痛苦死去。在早期航海年代,壞血病奪走許多船員的生命。奇怪的是,有些人似乎比其他人對這個疾病更具有抵抗力,也就是說,有些人體內很可能保有製造維生素C或者維持其含量的某些生化能力。幸運的是,就算每日只有幾毫克的維生素C就可以預防急性壞血病。我們可能會好奇,為什麼早期人類沒有死於壞血病進而絕種。不管原因為何,草食性動物,包括靈長類的飲食中都含有大量的蔬菜,它們的維生素C攝取量非常高。透過研究巨猿的飲食,萊納斯‧鮑林推算早期人類每日維生素C攝取量可能有2.5至9公克之多(註12)。如果動物飲食中含有大量的維生素C,那麼失去製造它的基因也不會造成演化適應力喪失。因此,我們可以合理地假設,我們的早期祖先大多數是素食者。

演化成功還要取決於繁衍。只要幼童能夠攝取足夠的維生素C以預防急性壞血病,這樣缺乏該基因也許就不會降低早期人類的演化適應力。所以,懷孕和育兒期間一定要有足夠的維生素C以預防疾病及保持身體健康。

在食物足夠的時候,喪失維生素C基因影響或許不大,事實上,素食動物沒有這個基因可能有一些體力上的優勢,因為它們體內不需要製造這個物質。或許長時間以來,有這個基因和因突變失去這個基因的動物數量不相上下,然而,當糧食短缺,那些不需要浪費體力製造維生素C的動物就有生存的優勢,卡斯卡特博士曾說,這個突變足以「餓死」那些保有該基因的動物。在嚴峻演化的壓力下,沒有維生素C基因的動物反而佔優勢,而保有該基因的動物則已經絕種了。

商品簡介

維生素C真實的故事

備受矚目與爭論的醫療元素

大劑量的維生素C已被證明是一種有效的抗癌物質、抗生素、抗組織胺、抗病毒劑、抗黴菌劑、重金屬解毒劑

本書將告訴你關於維生素C的爭議是如何甚囂塵上,以及證實分子矯正療法的價值證據越來越多的故事。在科學與醫療的發展史中,維他命C背後有著無盡的政治角力與經濟鬥爭,其在人類的進化史上也擔綱著舉足輕重的角色。有一天,當你發現你的醫療用藥中沒有維他命C時,你會有如分娩時沒有衛生設備、進手術房卻沒有麻醉般惶恐。

本書特色:

‧作者以維生素C為主題,探討各種傳染疾病、一般疾病與維生素C之間的關聯,以及維生素C可以為這些疾病與人體帶來什麼效果。

‧維生素C可以預防、治療與逆轉許多重大的健康問題,並降低高達50%的死亡機率。

作者簡介

史蒂夫‧希基 Steve Hickey, PhD

從空中大學取得學士學位(數學和科學),通過藥理學檢定成為生物學協會的一員,同時也是特許生物學家和英國電腦學會前會員。他潛心研究超高解析度電腦斷層全身掃描 (CT),在曼徹斯特醫學院帶領歐洲第一個臨床核磁共振(MR)影像物理小組。他發表的科學刊物超過一百份,涵蓋各種學科。目前他是斯塔福德大學生物系會員。

安德魯‧索羅 Andrew Saul, PhD

有三十多年的自然健康教育經驗。他在大學任教營養學、保健科學和細胞生物學長達九年。他是獨立維生素安全審議小組主席,《分子矯正醫學新聞服務》編輯和《分子矯正醫學雜誌》助理編輯。他的著作有《Doctor Yourself: Natural Healing That Works and Fire Your Doctor!》《 How to Be Independently Healthy》。他廣受歡迎的同行評議非商業性自然療法網站為www.DoctorYourself.com。

審定者簡介:

謝嚴谷

自幼成長於內科與小兒科診所家庭,耳濡目染於祖父及父親行醫數十年,19歲赴美求學,1991年畢業於賓州州立大學財經系,1993年取得俄亥俄州州立大學金融碩士。2006年起與夫婿謝柏曜先生於台中市,共同創辦「德瑞森自然醫學中心」,致力於歐美學者細胞分子矯正醫學著作之編譯與推廣。

譯者簡介

郭珍琪

中國文化大學畢,目前從事心靈成長課程口譯與文字翻譯工作。譯有《101種超級食物》、《自然才能治病》、《乳癌與牛奶》《好口愛:男女情趣挑逗口愛指南》等書

作者自序

維生素C的研究進展迅速,儘管缺乏來自主流醫學的金援,無法進行臨床應用研究。正如你將看到,維生素C(抗壞血酸)已被證實是一種對抗感染、感冒、心臟病和癌症非常有效的抗氧化劑。即使在極高的劑量下,維生素C仍是安全與無毒,就算你可能從媒體那兒聽過任何關於維生素C駭人聽聞的錯誤訊息。

本書的目的是揭露維生素C的爭論如何擴大與持續,即使已經有越來越多證據證實細胞分子矯正(高劑量維生素)療法的價值。本書將著墨於那些科學家和醫師先鋒們在維生素C研究上的無畏努力,同時也包含現代主流醫學受到政治和經濟影響的因素所造成的偏頗。最後,有許多維生素C驚人的研究結果,可以證明這個非凡分子的效益。

運用營養來預防或治療疾病的細胞分子矯正醫學起源於幾十年前,一直以來被受醫療機構爭議。這種排斥細胞分子矯正療法的作為完全沒有任何科學根據,主要是因為偏見。本書中,我們將說明為何維生素C成為主流醫學與分子矯正醫學的爭論的重點。

贊助的維生素C研究報告和微不足道的後續研究之間差別很大。詳實的臨床結果顯示高劑量維生素C具有抗生素的作用,可以對抗病毒和細菌感染,這種無毒的抗癌劑使得正統化療顏面無光,同時也是治療心臟病的良方。然而,主流醫學認為這些宣稱很荒謬,完全沒有科學根據,這些機構不願執行或贊助關於分子矯正營養素值在臨床作用的基本實驗,這樣一來,他們就可以繼續逃避科學的真相。

我們認為,總有一天,醫學少了維生素C治療就會像分娩沒有衛生設備或手術沒有麻醉一樣的不可思議。

名人導讀

大約四十年前,我在紐約市一個會議上遇見萊納斯‧鮑林(Linus Pauling)和歐文‧史東(Irwin Stone)博士。萊納斯‧鮑林發表他發現紅血球蛋白分子結構的演說,在他的演講中,他說他想再多活十年,因為基於這個新發現未來科學界的發展將會非常有趣。當時他根本不知道這個願望和我們的會面將會改變他的人生,並且多給了他三十年的壽命。史東博士告訴我關於他對維生素C的關注,不過他喜歡稱之為抗壞血酸(ascovbic acid),而它在一場危及生命的汽車意外中救了他一命。他收集了龐大的維生素C論文,於是我勸他寫一本書。

他回到家後寫信給鮑林博士,並且建議他如果也攝取這種維生素,他會得到他想要的十年。這點引起鮑林博士的興趣,並且聽從史東博士的建議。令他吃驚的是,他不再經常感冒,最終,他每日攝取18公克的維生素C。他使用的劑量是遠大於官方的每日建議攝取量的(RDA)二百倍,並且樂於與人分享他的心得。史東博士最終出版一本維生素C的相關著作《療癒因子》(The Healing Factor)。

批評者往往意識不到令人出乎意料的後果。在另一次會議上,鮑林博士指出抗壞血酸可以降低一般感冒的傷害,然而,抗維生素機構發言人維克多‧赫伯特(Victor Herbert)博士要求提出證據,鮑林博士認為這很合理,並且做一份很完整的文獻研究,他找到大量的證據,但赫伯卻拒絕閱讀。萊納斯‧鮑林的著作《維生素與感冒》成為一本暢銷書,並且促使維生素C的銷售量大增。

我為此深感著迷。抗壞血酸(維生素C)已是我在治療精神分裂症患者時,營養治療計畫的一部份,並且搭配維生素B3(菸鹼酸)一起使用。從一九五二年開始,我用維生素C作為一種抗氧化劑來降低腎上腺素氧化,以免轉化成導致精神分裂症的腎上腺素紅(adrenochrome)。精神分裂症是最嚴重的氧化壓力症狀之一,我還發現一些患有癌症的精神分裂症病患對大劑量維生素C開始有反應,特別是骨肉癌(Sarcomas)對大劑量維生素C最為敏感。

後來我遇到羅伯特‧卡斯卡特(Robert F. Cathcart III)博士,並且鑽研他的研究結果,關於高劑量口服抗壞血酸,在盡可能達到軟便值的劑量下是有效治療癌症的方法,他也會針對各種症狀為患者進行高劑量靜脈注射維生素C。我的一位癌症病患將她的口服維生素C劑量盡可能提高,最終她每日攝取至40公克。六個月後,她的腫瘤在電腦斷層掃描中已經找不到,而且她還活了二十年之久。這位患者的康復改變了我單純以精神醫師為主的職業生涯。一些醫師開始陸續將他們的癌末期患者轉介給我,從那時候起,我看過大約一千五百位患者。我的治療結果遠優於手術、單獨使用或搭配化療、放療的效果,都普遍反應十分良好。

高劑量抗壞血酸維生素C靜脈注射的結果更令人印象深刻。休‧賴爾登(Hugh D. Riordan)醫師以這種方式治療癌症患者的經驗比任何醫師還多,他指出,高劑量維生素C靜脈注射是腫瘤學家夢寐以求的療法:一種只殺死癌細胞,同時保留正常細胞的化學療法。他被授與堪薩斯大學細胞分子矯正醫學和研究榮譽教授主席,而珍妮‧德瑞斯科(Jeanne A. Drisko)博士則是其中的榮譽教授之一,她目前正研究抗氧化劑對剛被診斷出罹患卵巢癌的安全性和療效,包括維生素C在內。

就維生素C在人體內的屬性看來,它被證實具驚人療效並不令人意外。我只列出其中重要的三種作用,其他的你將會在本書中得知:

◎ 抗氧化劑—沒有抗氧化劑,我們會在大氣層中慢慢燃燒殆盡,因此控制體內的氧化機制是非常的重要。

◎ 合成膠原蛋白—膠原蛋白是體內結締組織重要的結構蛋白,這也是為什麼壞血病在缺乏維生素C的情況下,膠原組織會嚴重瓦解。

◎ 排除組織胺—一個維生素C分子會破壞一個組織胺分子。壞血病中出血的組織和瓦解的膠原纖維是因為體內大量組織胺生成,其中原因就是維生素C不足。〈編審註:體內肥大細胞組織胺的形成與釋出是發炎(過敏)最主要的原因而抗組織胺的使用也是臨床上治療過敏最慣行的方法,但維生素C的使用卻是更安全有效〉。

維生素C是非常的安全,但我總覺得奇怪,為何醫學界如此熱衷發明一些具有毒性的藥物,反觀維生素C卻不具毒性。但虛假捏造有關維生素C的偏見卻十分普遍,而業界人士仍然認為這些荒誕的說法是真理—本書或許可以改變某些看法,例如,維生素C並不會導致腎結石或惡性貧血,也不會造成婦女不孕。維生素C並未如維克多‧赫伯特宣稱那樣,使萊納斯‧鮑林的壽命減少,反而因攝取維生素C,他還比不攝取維生素的赫伯持博士多活了十八年。

史東博士一再強調,維生素C應該被歸類為重要營養素,而且需要大劑量,不能視為是維生素的一種。如果你想要真正的健康,你就要攝取足夠的維生素C。在看完這本書後,你會知道為什麼,以及要吃多少才算足夠。我已經九十歲了,過去五十多年來,我每天攝取維生素C,而且我打算永遠持續下去。維生素C對我的患者也很有效,但對我的執業生涯就不太妙了—因為我的患者都康復的很快,且不再輕易生病。

—亞伯罕‧賀弗(Abram Hoffer)博士

名人推薦

如果能夠有效地使用維生素C,作為預防與治療的手段,將可以在詮釋解大量減少因一般感冒而死亡的悲劇。──萊納斯‧鮑林 博士/諾貝爾化學獎、和平獎雙項得主

維生素C是目前已知最好的廣效性抗生素、抗組織胺、解毒劑、抗病毒物質。有效維生素C療法的三大重點為:劑量、劑量、劑量!如果劑量不足,將得不到預期的效果。 ──湯瑪士‧利維/心臟科權威

維生素C:逆轉不治之症
Vitamin C: The Real Story
作者:史蒂夫‧希基(Steve Hickey)
譯者:郭珍琪
出版社:晨星
出版日期:2015-07-10
ISBN:9789864430062
定價:290元
特價:79折  229
特價期間:2020-09-30 ~ 2020-12-31其他版本:二手書 51 折, 149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