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和親指南(5完)
cover
試閱內容

第三十一章:養在深宮天下聞

烏拉烏拉有著一張老實巴交的好人臉,和所有的工蟻族一樣,智商在宇宙平均線以下大概半公里左右的樣子,簡單的說就是和五、六個成年海豚加起來差不多,或者略高一點,但實在是高不到哪裡去。

按理說這樣的族群是不應該被歸於類似「人」的高等生物中來的,但神奇的是當他們大量群居在一起的時候,能通過交互神經的接駁產生以幾何級數增長的「共生智慧」,所以儘管西格里星系有很多單兵作戰能力很強,進化等級很高的生物,整個星系的主導權卻一直握在他們的手中。這也是他們被稱為「工蟻族」的原因之一。

烏拉烏拉是個非常普通的工蟻族人,如果實在要找點不同的話,就是他長得還不賴,身材雖然矮小,但比例很好,五官算不上出色,但配比和諧,加上皮膚帶著極淡的螢光藍色,肉眼觀察時有種閃瞎人的朦朧感,彷彿自帶美圖秀秀柔光渲染功能,加分不少。西格里星系以垃圾處理聞名,和大多數工蟻族人一樣,烏拉烏拉也是一個宇宙拾荒者,在索特陛下的人找到他以前,他正在一個全宇宙五十強的垃圾處理站當註冊打撈師。那時候他的智商還略高一些,因為同一個公司有大概一半以上的人都是工蟻族。後來他被帶回薩熱那星球,智商就有點下降了,連五十以上的加減法算起來都有點困難,只能跟著羅素打打毛衣什麼的。好在工蟻族有著超人的記憶力和動手能力,幹這個還難不倒他。

所以當面對面見到烏拉烏拉的時候,喬東亮覺得如果這樣的人都能當奸細的話,那自己應該可以當黑手黨教父了。

「你的緣分石呢?」貝克星球國家安全處審訊室,喬東亮問坐在沙發上的烏拉烏拉,後者一臉茫然地看著他,不吭聲。

「跟他說話要用這個。」卡頓將一個特製的耳麥遞給他,「工蟻族內部是通過交互神經溝通的,對外只能發出高頻聲波,變形人和吸血鬼都聽不到。」

一邊的杰克暗道好險,差不點他就要跟一個海豚結婚了,聲音不在一個頻率多可怕啊,嘿咻的時候想聽清楚對方叫床還得戴耳麥……

「你的緣分石呢?能讓我們看看嗎?」喬東亮戴上耳麥說,因為緣分石暫時還屬於烏拉烏拉的個人私產,只能由他自己保存。烏拉烏拉聽懂了,從口袋裡掏出緣分石遞給他,那石頭帶著微微的紅光,比他那顆亮很多,看上去品質很好的樣子……當然也可能是他那顆被劈開了的緣故。

「真的一模一樣啊。」喬東亮對著光線看了看,又遞給杰克,杰克不接,只掃了一眼就搖頭:「不是我的。」

「真不是?」喬東亮有點懷疑,以他對杰克的了解就算是的他也不會承認。

「我說了我生下來的時候蛋殼裡只有一個緣分石,就是被你劈開那一個!」杰克自從被那些該死的科學家汙蔑NP以後就暴躁得不行,對著喬東亮的時候都一臉黑氣,「這東西就跟我自己的腦袋一樣,我會把自己的腦袋認錯嗎?」

喬東亮在這種事情上是不敢逆他的龍鱗的,無奈道:「好吧,那就真不是了。」將緣分石還給烏拉烏拉,對卡頓道:「看來是真的弄錯了,也許宇宙中還有其他蝠魟龍流落在外。」

卡頓皺眉:「那事情就更麻煩了,如果有流落在外的蝠魟龍,我們必須把他找回來,這對我們星系非常重要。」

烏拉烏拉看著喬東亮手裡的緣分石,也是一臉苦惱的表情,猶豫著說:「我可以不要它嗎?白送給你要不要?」他的聲音非常幼細溫柔,即使經過耳麥的轉換還能聽出可憐巴巴的感覺,喬東亮詫異道:「為什麼?」

烏拉烏拉愁眉苦臉道:「我想回家。有這個石頭就不能回家了。」他看上去非常困擾,神情委頓,老實巴交的臉都要擰成一團了。喬東亮對體型弱小的對象都心存同情,安慰他道:「沒事了,一切都結束了,你馬上就能回家了。」

烏拉烏拉悲傷地說:「當初他們說能當貴族和發大財我才去δ星系的,本來我都快升班組長了,結果現在莫名其妙被關了這麼久,回去以後職位也沒了,再應聘恐怕要給我徒弟打下手了,唉……」能把一件事說得這麼清楚,還能準確表達情緒,對落單的工蟻族來說已經算是超常發揮了,看來他對這件事確實非常後悔。喬東亮雖然貴為國王,但作為一個曾經的地球屌絲深知求職之不易,同情道:「不如你起訴索特陛下他們好了,也許能拿到一些賠償啊,誤工費啊、精神損失費啊什麼的……」

「喂你到底是哪邊的啊?」杰克不爽地打斷他,「有你這樣攛掇外人勒索自己父母的嗎?我父王也是你父王好嗎?」

喬東亮意識到自己說了傻話,不過烏拉烏拉看上去實在太苦逼了,不禁辯解了幾句:「這怎麼能是勒索呢?是依法索賠好不好,再說人家千里迢迢來跟你結婚,折騰這麼久工作也丟了,你不該給點補償嗎?」

「那你就給啊,反正錢都在你那裡,敗光了你就舒服了,到時候沒錢給兒子買奶粉別跟我吐槽!」杰克壓抑著自己不撲上去揍他,什麼時候這貨變得這麼聖母了?羅冰傳染給他的嗎?

商品簡介

「那就少補償一點嘛,你看他多可憐。」喬東亮放軟了語氣商量,「要不把床頭櫃裡那一小袋金幣給他?」那還是他第一次參加海盜戰鬥獲得的戰利品,送給杰克以後他一直丟在床頭櫃抽屜裡,像是很嫌棄的樣子。

「少來!那是你第一次給我的家用,誰也別想動!」杰克不耐煩地擺擺手,對卡頓道,「事情已經弄清楚了,他確實不是我的註定伴侶,現在怎麼辦?是把他帶回去還是直接釋放?」

卡頓眉頭緊鎖,道:「沒辦法,只能放了他了,賠償的事情你們不用管,索特陛下都安排好了。」頓了頓將耳麥收起來,問杰克:「你在海盜裡混了這麼久,有沒有什麼線索?宇宙中哪裡還可能有流落的蝠魟龍?」

杰克也關了耳麥,搖頭:「我沒有這方面的線索。」話音剛落心頭一動──要說流落在外的同類,還真有一個,羅冰不就是嗎?問題是他並不能算正統的蝠魟龍啊,充其量算半個,而且卡夫卡也明確問過他,他確實沒有伴生的緣分石。

「如果非要說可能性的話,也許我們可以從昆比這條線來想。」杰克對卡頓說,「雖然羅冰的基因有缺陷,但也許當年有其他更加成功的試驗品呢?羅恩是昆比唯一的實驗對象嗎?」

「不是,在他以前昆比有很多實驗對象,不過都死了,只有羅恩活得最長。」卡頓當年親自查的這件案子,對所有細節都瞭若指掌,「昆比死後我們徹查了他的基因實驗室,確定只有約普──也就是現在的羅恩──一個實驗樣本存活,除非他生的是多胞胎,另外的孩子比羅冰的進化等級更高,否則不可能有更加成功的試驗品。」

一直沉默的喬東亮接了一句:「也許我們能親口問問羅恩。」

「?」卡頓詢問地看著他,喬東亮道:「羅冰在回δ星系繼承遺產之前,曾說過他通過特定管道聯繫過他爸爸,請他來參加我們的集體婚禮,而羅恩也接受了他的邀請。」

卡頓眼睛一亮,杰克點頭道:「是的,不出意外,幾天之內他就會來貝克星球,和穆里尼奧一起。」

「你是說海盜王?」卡頓眼中燃起了熊熊戰火──這傢伙是叛軍首領安德列夫的繼子,當年在平定叛亂的時候他可是吃了不少安德列夫的虧。

「前任。」杰克糾正了一句,「我才是現任。還有,卡頓叔叔,這裡是伽馬星系,請你不要在我大喜的日子挑事,他們都是我的客人。」

卡頓表情略有失望,聳肩道:「好吧,這裡你說了算。」

「我說……」一邊一直默默不語的烏拉烏拉忽然小心翼翼地插了句嘴,「那你們現在是真的要放了我嗎?」

幸虧喬東亮的耳麥還沒摘,要不然根本沒人聽見他說話。喬東亮忙示意卡頓和杰克把耳麥戴上,將他的問話重複了一遍。卡頓無奈道:「是的。」

烏拉烏拉大大鬆了口氣,連連擺手道:「不用賠償了,以後不要找我麻煩就行。」頓了頓,又期期艾艾地問:「你們是不是馬上要辦婚事了?到時候是不是各個星系都會來客人?」

喬東亮知道他聽見了自己之前說的隻言片語,點頭道:「是的。」本想說你也留下來喝杯喜酒吧,看了看杰克的臭臉還是把後半句話嚥了下去。烏拉烏拉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說:「那你們能不能給西格里星系的客人說一下,讓我免費搭個順風車?我、我沒什麼路費回家了。」

見過老實的,沒見過這麼老實的,喬東亮也顧不上杰克高興不高興了,說:「沒問題,我會幫你安排回家事宜的,至於賠償,索特陛下那一份你接不接受你是你的事,我這一份是一定要給你的。」

杰克就知道他這人對弱者愛心氾濫,雖然覺得他非要給情敵(?)送錢挺腦殘的,但鑒於他好歹是一國之君,說出口的話被自己駁回未免太沒面子了,於是只瞪了一眼以示懲戒。

婚期臨近,索特陛下和羅素先生不日就會到達,伊萬斯和卡頓也就不打算回去了,留下來參加完婚禮再一道回去。杰克跟爺爺問起弟弟的情況,伊萬斯告訴他蛋已經生出來了,單卵單黃,在他們婚禮之前應該能夠孵化出來,說不定這次會一起來參加婚禮。被哥哥們欺負慣了的杰克頓時心情十分複雜──有個可以撒威風的弟弟固然可喜可賀,但對方居然比自己的兒子還要小幾個月,他這當哥哥的撒威風又能撒到什麼分上呢?而且禮金收不到,滿月紅包倒是要發出去了,真悲催!

喬東亮卻是十分期待,說實話他玩小雞還沒玩夠呢,一不留神兒子就長成大雞了,這次岳父岳母來觀禮,正好借小舅子玩兩天──話說是這個稱呼吧?怎麼感覺這麼違和這麼混亂呢?

眼看著好事就要近了,羅冰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卡夫卡整天變成大黑狼蹲在宗塔頂上看港口的方向,都快等成望夫石了,還好這天終於等到了……準婆婆。

羅恩是和穆里尼奧一起來貝克王國的,他看上去比離開海巢之前虛弱了很多,瘦的都沒個人樣了,但精神很好,看著穆里尼奧的時候眼神很溫柔。他給卡夫卡帶來了很多其他星系的收集的禮物,拉著他的手溫和地說:「我就把羅冰交給你了,我的孩子,他雖然外表看很精明很花心,其實心地是非常善良的,對人缺乏應有的戒心,這一點是隨了我了。婚後你們在一起,你一定要幫我看好他,管著他,不要讓他被壞人利

用。」

卡夫卡感動地點頭:「您放心吧,爸爸,我會做一個好妻子的。」

「我相信你,我的孩子。」羅恩欣慰地說,「自打頭一次見你我就知道你很適合他,那時候我說讓他離你遠點什麼的,都是故意的,他有逆反心理,我越反對,他就越上心……唉,能有你這樣外柔內剛的妻子看著他,我就放心了。」

外柔內剛什麼的你確定你沒說反嗎?喬東亮看著正太爹和壯士受交代家事,不斷幻想把它們兩個的身分逆轉過來,這樣違和感就能稍微輕一點。

好不容易等兩人說完,喬東亮終於找了個機會插話:「羅恩叔叔,我想問您點私事可以嗎?關於羅冰的。」

「可以啊。」羅恩好脾氣的說。喬東亮問:「您就只有他一個小孩嗎?沒有其他孩子?」

「哦,嚴格的說不是這樣的。」羅恩淡淡說,「我是一個實驗體,在他之前曾多次懷孕,不過生下來的,活的,只有他一個。」

喬東亮知道他有一段非常不堪的過去,為了一個無人認領的緣分石讓他又想起這些來,真是挺對不住他的,抱歉地說:「對不起。」

羅恩倒是很平靜:「沒什麼,都過去了,而且我相信你也不是無緣無故問起這個的,一定有你的理由。羅冰是我生的最後一個孩子,也是唯一活下來的一個,我確定是這樣。」

喬東亮有些失望,作為一個幸福的準新郎,他其實挺想烏拉烏拉也早點找到結婚對象的──他看上去實在是太可憐了。想了想又不死心地問:「那羅冰是單卵單胎嗎?」

「是的,我當時身體非常的差,如果不是單卵單胎,根本就生不下來。」羅恩湛藍的眸子微微瞇起,像是想起了遙遠的往事,「記得那時候我剛剛從δ星系逃出來,怕被索特陛下的密探發現,不得不開著殘破的飛船不停躍遷,連著好些天連營養劑都顧不上吃。後來躍遷裝置能量用盡,預產期也到了,我不得不把船停在一個廢舊的垃圾站裡藏起來……」

「你說垃圾站?」喬東亮心中猛地一動,脫口而出:「是在西格里星系嗎?」

「唔,你也聽說過那裡?」羅恩對他能猜到西格裡星系略意外,點了點頭說,「是的,就是那兒。我還記得那是一個星系邊緣的小型垃圾站,人很少,收費很便宜。我在那裡躲了好幾天,自己把卵生出來,差點就沒命了,在產床上昏厥了很多天才醒過來,還好機器人及時把卵放進了保溫箱,才不至於造成悲劇。」說到這裡他眼睛裡慢慢浮上了晶亮的淚水,一邊的穆里尼奧心疼地摸了摸他的小腦袋,遞給他一塊紙巾。羅恩擦了擦眼睛,接著說:「後來我就在垃圾站住了下來,打算等孩子孵化出來再繼續逃跑。當時我的身體已經非常壞了,基本全靠藥物維持,還好我船裡屯著不少錢,可以通過垃圾站的內網買藥品和補給……不過也正是因為這個,才招來了殺身之禍。」

喬東亮問,「索特陛下的人追上你了?」

「不,不是他的人。」羅恩搖頭,說,「那時我剛生完孩子,幾乎沒有自保的能力,飛船裡也沒有什麼殺傷性武器,因此一開始交易的時候非常小心,每次都是自己帶上錢到指定的地點,和送貨的人銀貨兩訖,然後再獨自回去飛船。後來有一次我發病很厲害,沒有力氣走遠路去拿貨,又必須儘快用藥,就拜託那個快遞員把藥物送到飛船旁邊來,在艙門口做的交易。」

「那個快遞員和我打過好幾次交道了,是個看上去很忠厚的灰星人,你知道灰星人是沒什麼攻擊力的,所以我就放鬆了警惕,請他幫忙把東西搬進船艙裡去。」羅恩秀氣的眉頭皺了起來,說,「誰知道他雖然看似老實,心眼卻很歹毒,當發現我船裡有很多價值不菲的儀器,就起了搶劫的念頭。」

「我是個非常小心的人,長期逃亡讓我像驚弓之鳥一樣多疑,那天送走他以後總覺得他眼神不對,用了藥身體略微好轉,就啟動飛船決定離開那裡,誰知道我還是晚了一步。他們人很多,不光只有灰星人,還有三眼人和工蟻族,駕駛著三艘改裝過的強擊艦將我攔截在垃圾站外的太空裡,要我加入他們,把所有的財產拿出來共用。」

「那應該是流浪海盜。」穆里尼奧聽到這裡插了句話,「這種海盜專揀落單的人下手,一旦你答應加入他們,他們就會把你的東西搶光,然後殺了你,一般不會留活口。」

「是的,雖然我當時不知道他們說的是真是假,但猜到他們不會那麼好心讓我加入。所以我二話沒說就向他們開炮,打算打他們個措手不及,儘快逃跑。」羅恩說,「我的船當時能量不多,勉強轟傷正對著我的一艘船就沒什麼攻擊力了,但我害怕自己和孩子都落到他們手裡,所以不顧一切地開著船撞了過去,撞穿了他們的旗艦尾部。他們沒想到我這麼不怕死,有點嚇住了,沒有第一時間追上來,我開著二級損傷的飛船勉強跑了一段路,引擎接連報損,眼看沒法再往前走了,只好大概收拾了一些值錢的東西,打算乘坐唯一的救生艙逃走。」

時隔百年,說到這一段的時候羅恩還是一臉的緊張,「就在我去育兒室拿卵的時候,盜賊追上了我,開始向我猛烈開火。整個主艙都被打成了篩子,氣壓洩漏得一塌糊塗,我穿著宇航服,依靠強力吸盤才勉強到

了育兒室。那天正好是羅冰孵化的日子,我一進去就看見保溫箱的警示燈在閃,剛要過去提箱子,飛船就被從中間轟開了,同時保溫箱爆炸,羅冰孵化了。」

他的敘述沒什麼華麗的詞彙,卻讓在場的人都聽得驚心動魄,所有人都知道在太空中被轟穿了飛船是多麼危險的事情,不說別的,光氣壓洩露就能要了你的命。

「飛船在洩壓,羅冰一孵出來就被一股氣流沖得差點掉到火堆裡,我幾乎嚇瘋了,顧不上宇航服被燒焦,撲過去就把他抓在手裡。羅冰那時候真小啊,還沒有我半個手掌大,鋼羽和皮膚都是半透明的,內臟和血管都隱約能看清楚。」羅恩眼前浮現起一百年前第一眼看到兒子的情景,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他身體非常弱,一出生就被氣流沖暈了,眼睛都睜不開,只能看到胸腔裡心臟還在緩慢地跳。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活下去,只能盡我所能地保護他,隨手找了個氧氣罩將他塞在裡面,就用盡全力往救生艙爬過去。」

「感謝上蒼,我安全爬到了救生艙,帶著羅冰一起逃了出去。盜賊們惦記著我的財產,沒有追我們,而是留在那裡給飛船殘骸滅火。」羅恩含淚笑了笑,說,「後來的事情你們大概都能猜到了,我用救生艙裡僅剩的一筆錢活了下來,養大了孩子,一百年來漂泊宇宙,在各個港口和碼頭扛零活,然後攢錢開了機械工廠。」

「你真是太不容易了。」穆里尼奧攬著他的肩膀動情地說,「誰也想不到看上去如此弱小的你居然這麼堅強。」

「只是看上去罷了,其實很多次我都覺得沒辦法了,活不下去了。」羅恩淡淡笑著說,「不過每到這個時候我就會想起我的老闆,也就是杰克的爸爸羅素先生,是他教給了我堅強和樂觀,教我無論在什麼樣的逆境都不能絕望。而且……我還想活著報答他對我的恩情,跟他說一句對不起。」

穆里尼奧柔聲說:「他會原諒你的。」

「是啊,他會原諒你的,而且你的願望很快就能實現了。」喬東亮也安慰他,「索特陛下和羅素先生這幾天就會到了,到時候你可以當面向他道歉。這裡是伽馬星系,我想索特陛下的人是不會在婚禮上為難你的。」

「但願吧。」羅恩說,「不過即使他們現在要抓我回去,我也不會反抗的,羅冰都要結婚了,我也要死了,這樣不失為一個好結局。」

穆里尼奧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終究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出口,只緊緊握住了他的肩膀。

沉默少頃,喬東亮低聲說:「羅恩叔叔,我還有點問題想問你。」

「你說吧。」

「當初羅冰孵化的時候,你確定他的蛋殼裡沒有緣分石嗎?」

商品簡介

找到了杰克的緣份石,

帶著初長成的健康小白雞,

夫夫倆回到了貝克王國。

為了國王大婚而舉國歡騰熱鬧,

一切都幸福得無以復加,

除了一個待解決的重要問題

──那個被元老殿認定是杰克的註定伴侶!

蒐集了所有的資訊,

眾人一致認為宇宙中定有其他蝠魟龍。

所以,

烏拉烏拉可能是羅冰的註定伴侶嗎!?

那個緣分石其實是羅冰剛出生就丟了!?

真相若是如此,

正歡天喜地備婚中的壯士受會拆了整個貝克星球吧!!

當一眾繁華喧鬧褪盡,

回想初識過往「相愛相殺」的種種烏龍,

令人不禁感歎,宇宙之大,

可這該死的緣分吶……

※收錄多篇精采番外,

清新的星球軼事讓您一覽無遺!

暴力和親指南(5完)
作者:絕世貓痞
繪者:銀狐之殤
出版社:威向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5-06-17
ISBN:9789862967577
定價:220元
特價:88折  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