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DNA
cover
目錄

推薦序

知性的解放與捆綁 孫大川 009

「博大精深」看陳耀昌醫師 謝金河 013

為台灣身世解謎 吳典蓉 016

作者小語(上) 020

台灣人的基因密碼

台灣人的疾病人類學初探 024

台灣帶給世界的禮物 035

東方有佳人 遺世而獨立 042

都是梅花鹿惹的禍 050

鼻咽癌密碼 057

談福佬人的父系:閩南人 063

由鼻咽癌看台灣原住民 070

那些來自中南半島高地的台灣人祖先 074

台灣人的荷蘭基因 080

周杰倫的基因密碼 085

台灣人的「歐緣」 090

「今日拜鬼?」 096

「甲」:台灣的荷蘭遺跡 100

在荷蘭尋找福爾摩沙 102

台灣人的阿拉伯血緣 106

鄭成功的DNA密碼 110

新的第五族群 118

台灣史翻案篇

錯亂的台灣民間歷史記憶 126

鄭成功是刺面自殺而死? 134

三太子與鄭成功 144

陳澤與陳永華 149

大眾廟與大將廟 158

八寶公主廟 165

建構台灣英雄史觀 175

建構法醫制度篇

法醫十一年 184

「建立台灣健全之法醫師培訓和進用制度」建言書 206

林滴娟.葉盈蘭.法醫所 217  

醫學院設法醫部 政府應扮推手 220  

台灣需要科技部 223  

科技管理學南韓 227

幹細胞篇

幹細胞的逐夢之旅 232

胚胎幹細胞覺迷錄 244

當幹細胞「種瓠仔生菜瓜」 250

賽揚獎投手&幹細胞醫療風波 255

敢的人捧去吃 259

苦幹實幹幹細胞 263

幹細胞「山中傳奇」啟示錄 267

一夜神奇狂漲的幹細胞公司 273

保存臍帶血是政府的責任 276

蘋果掉下來:細胞的自殺基因 281

迎接細胞治療新時代 286

醫學與社會篇

臨終.人權.KPI 292

非洲醫師啟示錄  295

臨終的醫學與哲學 302

「自殺協助尊嚴死」公投的成熟民主  309

拔管的授權.垂死的尊嚴 316

是訂做「健康寶寶」,不是訂做「救人寶寶」 323

CEO的健康也該透明化 327

賈伯斯的病與死 332

一場生技規範的戰爭 336

超人時代的生技魅影 340

科學界的女神卡卡 346

進化弄人 349

現代提燈女郎 355

雷射醫療船隊下南洋 360

病歷電子化的美麗與哀愁 367

「病歷中文化」不應是「全有或全無」 372

幽門桿菌啟示錄 378

美體小舖的大志 382

同位素.輻射屋.癌 385

從反核到反反核的勇氣與偏見 391

小心核廢料就在你身邊 397

數位醫療時代 台灣的機會 403

解決少子化的唯一祕方 409

利用「台灣多樣性」特色發展觀光 414

「不法良品」收購中心 420

必麒麟街頭的獨白 425

3D台灣 429

密特朗、杜爾、凱瑞—健康政治倫理學 432  

李顯龍、王鼎昌、胡笙—健康、政治與天命 435

蕾蒂齊雅妃vs.雅子妃 438  

科學.政治.大同 441    

向胡錦濤先生進一言 444  

先從「大麻醫藥化」做起 447

Let’s Go Dutch 450

後記

向台灣的無名英雄世代致敬 456

作者小語(下) 462

試閱內容

周杰倫的基因密碼

台灣的小天王周杰倫當年不用當兵,因為他患有「僵直性脊椎炎」。換句話說,他年紀輕輕的,就「龍骨」發炎。因此,別看他又唱又跳又拍電影,他應該是寡人有疾,寡人背痛。然而,這個診斷書也洩漏了一個天機。首先,他應該有個 HLA-B27 基因,因為 HLA-B27 幾乎是診斷僵直性脊椎炎的唯一標準。其次,我大膽臆測他的祖先中有白人或原住民血統,因為他出身淡水。這一帶在十七世紀前期西班牙人和荷蘭人前後統治了三十多年,荷蘭人建有安東尼堡(今紅毛城),長期駐有軍隊。

HLA-B2705 亞型,來自歐洲

HLA-B27 最特別的是它與某些自體免疫性疾病的相關性,特別是僵直性脊椎炎。這種病並不多見,而有這個病的人,絕大多數帶有 HLA-B27 基因;然而帶有 B27 基因的,卻又不一定會出現僵直性脊椎炎。

在〈台灣人的荷蘭基因〉一文,我提到西歐及北歐白種人(包括荷蘭)約有七至八%帶有HLA-B27,高於亞洲黃種人的二%。而台灣的原住民屬於南島語族玻里尼西亞種,HLA-B27 的分布倒是在各亞族之間頗有出入,西部平埔如巴宰海、西拉雅甚高(七至一一%),高山原住民如阿美族等則低(一至二%)。至於台灣系漢人帶有 HLA-B27 基因者在五%左右,明顯高於一般亞洲人及中國漢人(二%左右)。

大約在二○○○年左右,醫界又發展出新的解析方法,可以把 HLA-B27 再細分成 2701 至2710 十種亞型。其中之 B-2705 及 B-2704 亞型,與僵直性脊椎炎相關。有趣的發現是,歐洲白人幾乎都是 2705 亞型,而 2704 亞型則最常出現於南島語族,但也在亞洲藏人出現。

HLA-B2705 亞型可說是西方型。在荷蘭、比利時有七至八%,愈向東或向南逐漸減少,例如芬蘭六.一%、克羅埃西亞三.七%、法國東南二.三%、保加利亞一.八%,其他如北印度因屬亞利安種,故亦為 B2705。意外的是,阿拉斯加 Yupik 及印地安人雖然應該是起源於亞洲,卻反而 HLA-B2705 的陽性率高達一一.五及八.六%。

HLA-B2704 亞型可說是東方型。自歐洲進入亞洲後,就由 2705 亞型獨大漸漸變為 2704 亞型獨大。全世界 2704 型最多的是巴布亞新幾內亞的 Karimui 高地住民,達二二.五%。台灣原住民包括巴宰海(一○.九%)與西拉雅人(六.九%)也屬高比率,其他西藏人(七%)、漢人(一至二%)、代表古代百越的廣東人(二%)、泰國人(二%)、菲律賓原住民(一%)、中國內蒙(一.五%),都是 B2704 亞型,顯然 HLA-B2704 是屬於東方人的基因,但分布甚為特殊。

三軍總醫院的周昌德和慈濟大學的陳叔倬曾合作了一個台灣僵直性脊椎炎病人 HLA-B27 亞型研究,發表於二○○三年的《風濕病雜誌》(J. Rheumatology),結果很有啟示作用。研究包括台灣漢人一二九位 HLA-B27 陽性者,其中有僵直性脊椎炎的八十二人中,七十七位(九四%)為 2704,但有五位(六%)為 2705亞型,至於沒有脊椎炎的四十七位健康漢人,四十位(八五%)為 2704,而有七位(一五%)為白人型的 2705。研究中的台灣高山原住民,自泰雅、排灣至雅美,則一○○%為 2704型。而如上所述,台灣平埔原住民包括巴宰海及西拉雅,也絕大多數屬於亞洲人的 2704 亞型。

周、陳在另一篇八七七位台灣漢人的 HLA 研究中,有四十九位(五.六%)帶有 HLA-B27,高於中國南方漢族二%。這個結果,與各家如林媽利等、陳光和等及下述 Gonzales-Roces 等的報告都很相近。

台灣混種,全球罕見

有關台灣 HLA-B27 亞型的研究,另有一個國際型研究可供參考。

由 Gonzales-Roces 等在一九九七年發表於 Tissue Antigens 四十七期,台灣居民有五%左右為 B27 陽性,其中有八一%是B2704,一九%是 B2705。綜合以上幾個研究,台灣漢人 HLA-B27 陽性者有五%左右,幾可確定,遠高於其他地區的漢人。而其中約一五至二○%為 B2705,約八○至八五%為 B2704。這個「混種」現象,全球罕見,非常有趣。

將 B27 亞型研究綜合起來,我認為有如下結論:

一、台灣西部平埔與巴布亞新幾內亞,是 B2704 的高集中區。但只在西部巴宰海、西拉雅等平埔證實其陽性率高,其他如凱達格蘭、噶瑪蘭等平埔,因現存人口太少,事實上已極難達到有效採樣數,故難以有結論。至於東部高山原住民則 B27 比率不高,二%左右,且均為 B2704,與南方漢人相似。

二、台灣福佬漢人可說是漢人中唯一出現 2705 之族群,福佬漢人約一%帶有 B2705 基因(全部五% HLA-B27 陽性者,其中一五至二○%為 B2705)。因為荷蘭人是 B2705,所以不論平埔或漢人,若有 B2705 者,應可推測是由十七世紀時荷蘭祖先而來。「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

三、同理,台灣福佬漢人有五%為 B27 陽性,其中八○至八五%為 B2704,故福佬漢人有四%帶有 B2704 基因,其實也明顯高於南方漢人或台灣客家人之一至二%。這應該也是早期閩南移民大量與西部原住民女性通婚的結果;也就是「有唐山公,無唐山嬤」的另一見證。我也因此推論,由於客家移民來台較晚,與平埔原住民的通婚應已不如閩南漢人普遍,故 B2704 未有明顯增加。

那麼如何去證明周杰倫是否有個西方白人祖宗呢?很簡單,請他吐個口水,萃取其中的DNA,去做 HLA-B27 之基因亞型檢測即可。如果真的是 B-2705 亞型,那就可以叫聲「賓果」了。

——本文發表於二○一○年五月《財訊》雜誌

台灣人的阿拉伯血緣

我在前文寫過,台灣人具有荷蘭或西歐血緣的不算太少。其實台灣人的種族構成遠比想像複雜。一九九六年,台灣的慈濟骨髓庫約有十萬人,結果台灣病人能在此找到配對者的不到五○%。反之,當時日本骨髓庫只有六萬人,但卻有七五%的日本人可以在其中找到配對者。又如,郭台銘之弟郭台成,在台灣的三十萬人骨髓庫之中,竟找不到配對者。 台灣本為南島語族原住民之地,自十六世紀起,經歷荷蘭(西歐)、漳泉移民(背景為百越與漢人)、客家移民、少數日本人,以及一九四五年至四九年之大量來自中國大陸的北方漢人、南方漢人、滿、蒙、苗、藏、回之移民,再加上二○○○年以後,中南半島外籍新娘加入台灣住民。祖先來源之廣、之遠,除了美國之外,在地球上很難找到第二個像台灣人這麼「雜種」的﹔「炎黃」只是台灣人的眾多祖宗之一。 其實台灣人還有一個大家常忽視的,就是阿拉伯人血緣。只是阿拉伯也是東方民族,再加上年代久遠,因此外觀上看不太出來,但了解一下背景與歷史還是很有趣的。 例如:黃光國(台大心理系教授)、林忠正(金管會前委員)、丁詠蓀(第三屆國大代表、彰化人),這幾個人有什麼共通之處?沒錯,他們都是阿拉伯人的後裔。

回教創立後百年,唐玄宗開元天寶年間,長安街頭已出現許多來自西亞的「回回」。一九四九年隨國民黨來台的一五○萬人中,有不少回族人士,並不稀奇。他們對自己的身世和信仰也都了然於心。這些人的祖先大部分是西域人士,不一定是阿拉伯人。例如依然虔信回教的劉文雄(前立委),還有我未能求證的馬鎮方(交通部前次長)、石永貴(台視前總經理)、丁守中(立委)等人。唯丁守中來自浙江南部沿海,比較像是海路東來的阿拉伯人後裔。

比較特殊的是祖先來自閩南,世居台灣,非伊斯蘭教信徒者。更準確的說,這些人的祖先都來自泉州,是渡海東來正宗阿拉伯人的後裔(不只是西亞人士),例如林忠正、黃光國和丁詠蓀。這才是本文的重點。 福建原為閩越,漢武帝時以武力征服,初時只有漢人軍隊及少數庶民到達閩江一帶。五胡亂華時,才有大規模的士族進入今福州(八姓入閩),而後南下到泉州。所以泉州是東晉才開發的,「晉江」由此得名。

一○八七年,北宋在泉州設立市舶司管理外國商船。元朝時因蒙古帝國橫跨歐亞之故,泉州成為國際通商大港,海路來的阿拉伯、猶太商賈,絡繹不絕。猶太人稱為「光明之市」,因燈火通明;阿拉伯人稱為「莿桐之城」,因全城種滿莿桐。據說阿拉伯人(那時稱為大食)及波斯人占全城人口的二○%,猶太人占五%,而且富人居多。泉州有清真寺十一座,回教墓園二處(靈山聖墓),可見回教徒之多。因此泉州人後代常具阿拉伯人血統。泉州姓馬(「穆」罕默德),或姓蒲(阿「布」杜拉)、姓丁(阿拉「丁」)者,表示有個阿拉伯人的祖先。

泉州的盛況,因明太祖朱元璋的海禁政策而一蹶不振。而明太祖決心海禁,也與泉州阿拉伯人有關。元兵南下,宋朝最後一位六歲小皇帝趙昺,曾與陸秀夫去叩泉州城門,泉州守將阿拉伯人富二代兼官一代的蒲壽庚卻閉門不納,陸秀夫及小皇帝後來投海殉國。九十年後,朱元璋滅了元朝,他痛恨這些外來「色目」人,於是實施海禁,又大肆屠殺泉州阿拉伯人,以為報復。這些阿拉伯後裔逃無可逃,只好改漢姓以避禍,而又不可能再擇「丁、蒲、馬」等姓,以免露出馬腳,於是擇漢人大姓之「林、黃、劉」等改之,其後人也未敢繼承回教信仰,而只保留了習俗。這是泉州回教徒後裔與北方回教徒後裔很大的不同之處。

因此泉州人除了漢族與閩越的血緣文化融合之外,尚有阿拉伯人習俗,例如林忠正之所以確定先祖為阿拉伯人,乃是因為他家的特殊傳統,長輩死後,全身捆裹白布,並迅速下葬,此為世所眾知的阿拉伯人習俗。更妙的是,我有一次向某林姓友人述及此事,他大吃一驚說,他家也有此傳統。可見泉州阿拉伯後裔在台者比想像多。但我迄今未能見到以基因測試測定阿拉伯血緣之報告,但美國的23andMe 公司或可一試。

台西丁姓更是台灣泉州阿拉伯裔的集體移民,他們均來自泉州陳埭鎮。陳埭的丁氏宗祠對阿拉伯祖先有詳細記載。至於漳州,要到唐朝武則天時代「開漳聖王」陳元光自河南來此,才具體開發。漳州成為國際通商大港,已是明末大航海時代。來此的是葡萄牙和西班牙人,沒有阿拉伯人。所以漳州人並不含阿拉伯血統。

——本文發表於二○一四年四月《財訊》雜誌

鄭成功的DNA密碼

在歷史上,有些微生物與人類錯綜交集,成為人類遷徙的「密碼」。而其醫學研究過程,也像人生的縮影,有人性、有運氣、有哲理,頗堪回味。本文,我們來談一談「第一型人類T細胞白血病病毒」(Humam T-cell Leukemial/lymphoma virus, Type I,簡稱 HTLV-I)的故事。

白血病或血癌,人人聞之色變。白血病的發生,屬於瞬間之細胞突變,與遺傳無關、與體質無關,和檳榔、抽菸也都無關,倒是和原爆、核能輻射線、化學物質有些關聯,但絕大部分原因不明。而 HTLV-I 則是目前唯一知道的能夠引發白血病的病毒。

很奇妙的是,HTLV-I 其實在構造上與愛滋病毒非常相似,系出同門,因為發現上比愛滋病毒早了二、三年,所以在排行上還算是愛滋病毒的哥哥。愛滋病毒在被定名為HIV(人類免疫缺損病毒)之前,有幾年的時間被稱為 HTLV-III(第三型HTLV病毒)。T淋巴球被 HTLV-I 侵入之後,經過幾十年的長期潛伏,有二%左右的機率,這些T淋巴球會惡性增生,成為血癌。這種由 HTLV-I 病毒引發的特殊白血病,我們命名為成人型T細胞白血病(ATL),有時也以淋巴瘤的姿態出現。這種ATL,一般治療淋巴瘤或白血病的藥物完全無效,唯一稍見預防效果的藥物則與抗愛滋病毒的藥完全相同。

由科學家發現ATL這種特殊白血病的故事,就顯示日本人做學問的工夫,實在讓我們不能不佩服日本人的觀察入微及團隊合作精神。

一九七七年,京都大學白血病團隊在血液病的經典國際雜誌 BLOOD 上,發表世界第一篇介紹這種ATL的文章,一共有十六個病例,年 齡均在四、五十歲以上,絕大部分住在關西一帶,但京都大學的研究團隊竟然能掌握到一個關鍵事實;這些病人的出生地都在四國或九州福岡、長崎一帶,連這樣古早以前的小細節都能抓得出來,真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這樣特殊的地理分布,研究學者馬上想到,會不會和病毒有關,於是馬上進行癌細胞株培養,希望能從中找出致病病毒。經過數年的努力,一九八二年,微生物學教授日沼賴夫以及他的團隊成功了,病毒找到了!他們將之命名為ATLV〕引起 ATL 的病毒(Virus)〕。

然而,醫學的研究,除了努力,還得有幾分好運氣。

在同一時間,美國東岸,國立癌症研究院有位羅勃.蓋洛(Robert Gallo),這位先生自七○年代初期起,就一直重複做一件讀你千遍也不厭倦的事。他以地毯式搜索的精神,收集各形各色白血病細胞及細胞株,希望能在電子顯微鏡下找到白血病病毒,因為他堅信一定有某些白血病是由病毒引起的。這類醫學的尋尋覓覓,過程也許冷冷清清,但結局絕非悽悽慘慘戚戚。相反的,科學的堅持,只要合理加上耐心與努力,就會有成績。一九八○年,蓋洛終於在一個黑人的皮膚T細胞淋巴瘤的細胞及細胞株上都找到相同的病毒。

他打蛇隨棍上,追溯這位黑人居住地,果然大有發現。兩年後,他與英國的白血病研究團隊聯手發表,東加勒比海西印度群島有一些黑人呈現一種過去未見的T細胞白血病及淋巴瘤而帶有致癌病毒,於是命名為HTLV,因為後來有其他亞型出現,於是稱為 HTLV-I(表示是第一型)。而東、西方學者互相一比較,發現病是同樣的病,惟因為日本團隊發表在先,所以採用日本人的命名 ATL;而病毒也是同樣的病毒,也因為美國團隊發現在先,所以採用美國的命名HTLV。日本人先發現病再找到病毒;美國人先發現病毒再找到病。東西相互輝映而又殊途同歸,這就是科學研究的迷人之處。

八一、八二年也是愛滋病突然冒出來,震撼人類的年代。不久以後,蓋洛又宣稱找到引起愛滋病的病毒,因為結構近HTLV,所以稱為 HTLV-III,後來才定名為HIV。但此其中有段歷史公案,因為法國巴斯德研究所的科學家蒙田控訴蓋洛剽竊了他的研究成果,也因此蓋洛與蒙田兩人都無緣問鼎諾貝爾獎,真是可惜(二○一○年蒙田得了諾貝爾獎,蓋洛則不在榜上。公案終於做出審判,蓋洛慘輸)。

且不談人間是非,再回到我們的主角 HTLV-I 身上。HTLV-I 的研究之後就轉而成為流行病學專家的舞台了。日本學者初步發現,這些病毒,只存在於四國、九州,特別是九州北部長崎、福岡,以及九州西部熊本、鹿兒島一帶,約一○至二○%的居民有之;而本州居民帶有此病毒者不到一%。另外這種病毒的感染方式與愛滋病毒同一模式,是經過體液交換而來。所以平行性感染如輸血、性行為(男傳女比女傳男多),垂直性感染則由帶病毒的媽媽傳給小孩。

在西半球方面,流行病學者則發現,帶病毒者以加勒比海之黑人為主﹔而奇怪的是美國本土黑人,中、南美西裔或與原住民混種者均無。但祕魯某些區域卻又有之。歐洲則全未有報告。

這個特殊的病毒,何以不約而同出現於東、西兩半球的兩個幾乎毫無交集之地呢?蓋洛推測,HTLV-I 病毒與愛滋病毒既然是兄弟,所以原始動物宿主大概也是中非洲內陸森林的綠猴。就像愛滋病毒 的散布模式一樣,這些病毒先由非洲綠猴感染到非洲黑人,這些黑人在十六世紀葡萄牙人的黑奴販賣潮中被賣到西印度群島。HTLV 病毒的感染性不似愛滋病毒那麼強,所以只在少數人群中散布。後來此病毒隨著葡萄牙船隊在十六世紀末或十七世紀初,德川幕府鎖國之前,到達了外國商賈匯集之地的長崎、鹿兒島等地,於是病毒在日本九州及四國「定居」了下來。

但日本學者不認同這種「西方進口論」。像日沼賴夫(見下圖)就認為,日本的 HTLV-I,是日本的「固有文化」,理由是,「日本海」中有一個小島,叫隱歧島,中古時曾有某天皇被放逐於此,這裡從來外國人罕至,但有不少居民感染到 HTLV-I。又如北海道的原住民愛奴族,也有近二%發現有 HTLV-I,這些也不可能是外國人帶來的(見左圖)。而九○年代以後的病毒 DNA 定序,也發現日本種 HTLV-I 及加勒比海種 HTLV-I,確實有些小小不同,但是否同源或不同源,則不得而知。

日本人後來又發現,在九州以南的琉球,也有 HTLV-I,推測是由地緣關係而來。琉球以南就是台灣。因為台灣在一九八四至一九八五以後,已開始診斷出ATL 的病人,所以大家早已確知台灣應有此病毒,只是不知其流行盛行率而已。當時的推測是,如果台灣有 HTLV-I,可能由與琉球、九州的地緣關係而來,因此台灣北部的盛行率可能比南部略高。

於是在一九八五、一九八六年左右,台大醫學院展開這個題目的田野調查,結果在全台灣各地五千多個成年人檢體中,有三十多個呈陽性反應。換句話說,台灣成年人大約每二百人之中會有一位帶有 HTLV-I 病毒感染,比日本九州、琉球低,但又較周圍的其他國家為高。意外的是,台灣 HTLV-I 之地理分布,不論在高山、平地、北、中、南均非常平均,不像日本集中在某區域;而更有意義的是,台灣的原住民也帶有此病毒,且盛行率和非原住民差不多。

台灣周遭的國家,除了日本之外,竟然不見有 HTLV-I。中國的曾毅教授也做了一些全中國的調查,而有趣的是,出現陽性反應的幾個少數人,不是有日本關係(日本人的太太),就是有台灣關係(台籍人士遷居中國大陸)者,純粹「中土人士」則找不到帶病毒者。而後,約十年前,我聽說中國大陸終於找到首例ATL 的病人,而病人住在廈門或泉州一帶。這意味著什麼玄機嗎?台灣的新漢族也好,原住民也好,是如何感染到 HTLV-I 的呢?我分析有二種最大可能:

第一種可能是日本人或琉球人傳過來的。其實我們已經證明,台灣的 HTLV-I 病毒和日本HTLV-I 病毒的 DNA 排序一模一樣,所以台灣的 HTLV-I 來自日本種,此無庸置疑。近代台灣島與日本人的第一次大接觸是一八七四年「牡丹社事件」,二十年後日本人占領台灣。一八九五年日人來台到一九八五,這九十年,HTLV-I 自零變成○‧五%,而且散布全台,連原住民都有,這也許不是不可能,但無法說服我。因為韓國在一九一○年以後的命運與台灣類似,但韓國的 HTLV-I 的帶原率近於零,接近中國大陸,而不像台灣。

第二個可能,完全是我的大膽臆測。台系漢人的開台始祖鄭成功,他的日本母親田川氏居住於長崎不遠的平戶,正是位在 HTLV-I 流行區內,所以鄭成功的母親是帶原者的機會不小。換句話說,鄭成功及鄭氏家族的子孫,可能有不少人帶有 HTLV-I。鄭氏政權在台灣的二十二年中,鄭氏家族南北開拓,「蓽路藍縷,以啟山林」,自一六六二至一九八五,將近三百三十年的散布,自有可能讓 HTLV-I 遍布全台漢族及原住民,形成今日的 HTLV-I 在台灣。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中國大陸唯一的ATL 出現在漳泉地區,豈偶然哉!可能鄭氏族人留在漳廈地區,成了中國大陸極少數的帶原者,HTLV-I 世代相傳迄今,終於有人發病?

如果這個推測正確,台灣及廈門、金門、泉州一帶帶有 HTLV-I 者,除了近代因輸血或打針而偶得者外,都有可能算是鄭氏家族的後裔或有血緣關係者。這麼說來,HTLV-I 就是台灣與閩南的「鄭成功密碼」嘍?

——本文發表於二○○六年二月《財訊》雜誌

商品簡介

繼《福爾摩沙三族記》及《生技魅影》

陳P 藉由 鄭成功與周杰倫的基因密碼

重新解構台灣血緣與歷史,與您共同關懷這島嶼

您有百越、平埔、白人,或阿拉伯血緣嗎?

周杰倫的僵直性脊椎炎透露了什麼?

鄭成功是自殺而死的嗎?

幹細胞與再生醫療會成真嗎?

台灣應該通過安樂死條例嗎?

為什麼鼻咽癌在台灣特別多?代表什麼?

稱P已25年的陳耀昌為您解密。

一本縱橫古今台外,橫跨科技人文,顛覆觀念,擴展視野的奇書。

身為島嶼現代智識公民的您,不容錯過。

作者簡介

陳耀昌教授

成功的播種者(台灣第一位骨髓移植醫師、骨髓捐贈發起人、幹細胞專利發明人)

熱情的開創者(台大法醫所創所所長、台灣細胞醫療促進協會理事長)

關愛台灣的文創高手(小說《福爾摩沙三族記》入圍台灣文學獎、《財訊》專欄作家)

誤入歧途的政治低手(曾任國大代表、紅黨主席)

名人導讀

推薦序 孫大川

知性的解放與捆綁

有一種感受先吐為快:閱讀陳耀昌醫師的雜文,給人輕鬆、明朗又充滿知性解放的愉悅感。這是成長以來,我少有的閱讀經驗。

戰後的台灣,因著兩岸和國際情勢的牽扯,對內對外都處在極端扭曲的狀態,從思想意識、法政外交、教育文化到歷史認知,充滿矛盾、壓抑和虛偽。一九七○年代初冷戰解凍,我們退出聯合國,經濟的發展和社會力的釋放,台灣在動盪中衝撞體制,遂有民主政治的演變:解嚴、兩岸開放、修憲及總統直選。在這一段新的變局中,從中央到地方的頻繁選舉,是一切改革最重要的推手;但選舉背後群眾運動的能量,卻不完全來自民主的信念,更多來自族群的動員和選票的考量;這便是一九九○年代之後,台灣族群分裂、藍綠對決、政黨惡鬥的現實。這些現實反映在媒體和網路上,許多公共議題愈來愈難以有理性辯論的空間。綜合言之,一九四五年至今七十年間,無論是前半段或後半段,台灣整體社會環境雖然有所不同,但都處在某種相同的反智氛圍中。不需要理性,也不需要辯論,我們簡化一切;腦袋只有是非題沒有選擇題,我們根本沒有耐心、興趣和時間去分析問題。「知識」的力量讓渡給被綁架、被操縱的民意,台灣早已成為一個有理說不清的社會。

陳醫師的學思背景和社會實踐經歷,使他有條件突破此一反智環境。耀昌兄在醫學、科技方面的專業名聲我早有耳聞,但真正認識他卻是在「紅衫軍」結束之後。那一天,突然接到他的電話,表示有人推薦我以社會公正人士的名義,協助監督運動過後剩餘捐款的處理。開過一次會,記憶中有施明德、姚立明、許木柱等人;之後,我沒有再直接參與工作,後續情況不得而知。不過,因此和陳醫師成了好朋友。幾次餐敘,發現他交遊廣闊,深入產官學各界;除醫學專業外,他熱愛台灣、擁抱群眾;曾是民進黨員,擔任過國大代表;退出民進黨後,又成了紅黨的核心人物。即便如此,政治染缸並沒有讓他成為一個非理性、無腦袋的糊塗蛋,相反地,學術和政治參與之經驗,引領他跳脫台灣長期以來的反智環境,為我們提供一個健康、可以呼吸、有門、有窗的主體性建構道路。從《生技魅影》、《福爾摩沙三族記》,到今天出版的《島嶼DNA》,耀昌兄一次又一次證明,謙遜的求知熱情,使他在政治、社會紅塵打滾的種種誘惑中,始終得以保持清醒和自由。

作為一個傑出的血液科醫師,無論自己介入怎樣的政治漩渦,對知識的尊重是耀昌兄立論、行動的阿基米德點。他以嚴格的學術態度,提出骨髓移植、幹細胞研究、醫療環境改革以及法醫制度、科技部設立等等議題和積極主張,這當中毫無藍綠的算計。他雖然有強烈的本土認同,卻結合史料、大眾信仰、民俗傳說以及基因密碼的對校,證實台灣多元豐富的血脈連結及其延續:從南島民族、中原漢族、荷蘭西班牙人、滿族、日本人、阿拉伯人到台灣原住民,陳醫師讓我們認清所謂四大族群的分法,是何等狹隘、貧乏;台灣主體性論述,可以有更遼闊的視野與胸襟,不必淪為政治意識形態之俘虜。

這樣的族群理解,當然也影響陳醫師的台灣史觀。在他寫《福爾摩沙三族記》的時候,已經展現了他對漢族中心史觀的否定。而今,他更藉考古學、歷史語言學、細菌人類學、人口學等等科學材料,重繪了台灣的地理廣度和歷史縱深。論及歷史人物,他對鄭成功情有獨鍾,還準備寫有關於鄭氏家族的小說。有趣的是,陳醫師以他的醫學專業,判定鄭成功是刺面自殺的,並從心裡分析的角度,指出三太子信仰和鄭成功的關係,使我們對這位「民族英雄」悲劇的一生,有更深刻的認識。耀昌兄對台灣文史掌故和歷史人物保有高度的興趣,他看廟、踏查遺址、閱讀文獻,認為台灣需要建構一個英雄史觀,使我們的年輕人能碰觸到有血有肉的人格典型。文學與史學的結合,因而成了陳醫師寫作另一個明顯的風格,和他的科學理性竟如此和諧相融、天衣無縫。理解到台灣族群的多元以及錯綜複雜的歷史,陳醫師提議可以把「英雄」的想法改一改,建立「台灣感念祠」,他說:

「只要對台灣社會有大奉獻、有大貢獻,在『身後』仍被台灣民眾長久感動與追念的,不論是哪一國籍(更不論『族群』)、哪一世代,都可以入祠……這些被感念者的事蹟,就可以豐富台灣的歷史,滋潤台灣人的心靈,更重要的,可以促進台灣的族群融合,提升台灣的幸福。」

同樣主張台灣史的獨特性,陳醫師和那些政客們的觀點何其不同,簡直有天壤之別。

前不久在陳醫師宴請的退休餐會上,他談到未來生活的規劃,研究、寫作和社會關懷依然是其生命的主軸;好奇心和旺盛的求知欲,洋溢在整個餐會上,彷彿他又要邁向另一個知性解放之旅。台灣需要這樣的胸襟和大氣!

推薦序 謝金河

「博大精深」看陳耀昌醫師

在《財訊》雙周刊閱讀陳耀昌醫師的專欄,是很細膩也是很愉快的享受,因為他總是能從很特殊的角度,提供我們知識的線索。

從○二年以來,耀昌兄在《財訊》雙周刊寫專欄,他總能用最淺顯的語言透析很深奧的學理內涵。印象最深刻的是二○一○年他在《財訊》發表的〈周杰倫的基因密碼〉,我看到這個標題,立刻閱讀此文,才知才華洋溢的周杰倫有歐洲血統,還有僵直性脊椎炎。

還有一篇是〈賽揚獎投手&幹細胞醫療風波〉,我是美國職棒大聯盟球迷,看到賽揚獎老投手柯隆(Bartolo Colon)東山再起,本來就感到好奇,這位一九九七年站上大聯盟舞台的老投手,○九年手臂多傷,本來以為從此結束投手生涯,後來卻從洋基到運動家,到現在落腳大都會,這位一九七三年出生的老投手今年已四十一歲,但投球威力不減,耀昌兄最後揭開謎底是柯隆接受「自體幹細胞治療」。

耀昌兄擔任台大醫院血液及腫瘤醫師三十多年,是台灣骨髓移植先驅,也是幹細胞研究的開拓者。他在《財訊》的專欄中寫了很多有關幹細胞移植的文章。像是他寫的〈幹細胞「山中傳奇」啟示錄﹀,記錄了諾貝爾獎得主山中伸弥把成熟纖維細胞變為類似胚胎幹細胞。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陳耀昌醫師也注意生技產業的股價的反應,在台灣生技股還沒有狂熱之前,他就寫了一篇〈一夜神奇狂漲的幹細胞公司〉,細數 Osiris 這一家成體幹細胞治療公司,一夜之間狂漲一四五%的傳奇。

幹細胞是十分專業且難懂的領域,但耀昌兄總能透過他的神來之筆,把很多專業且難懂的知識,讓人一看就懂,這是耀昌兄最大的本事。

但是更令我驚嘆的是耀昌兄對台灣史的精通研究,我看他寫〈三太子與鄭成功〉,深入探索電音三太子風靡全台,成為「台味」代表。這個「台味」的由來,耀昌兄從十七世紀漢人移民台灣,從閩南文化談到廟宇信仰,令人拍案稱奇。

這篇文章在二○一○年的《財訊》發表時,我就發現耀昌兄對台灣史用力很深,沒想到一年後,他就出版《福爾摩沙三族記》,耀昌兄意外發現他有個荷蘭女性的遠親,意外追出一段珍貴的家族史。他還原了十七世紀大航海時代台灣多元種族的互動,他把三個完全不同的家族在台灣的交會及命運,譜成了動人的歷史篇章,以一個醫師,對台灣的歷史用力之深,實在令人敬佩不已。

我用「博大精深」來形容耀昌兄。首先是他的知識廣博,鮮少人能及,除了醫學專業,耀昌兄對社會運動關注,對台灣史用力很深,都是他人所不及。耀昌兄身上充滿熱力,對社會關懷更是熱情,除了介入社運政治,人權關懷,耀昌兄在他專業領域,包括骨髓移植,法醫制度及幹細胞治療,他都扮演播種先行者角色。

他這一生活得精彩,這本新書是耀昌兄的作品集,也是他退休之際對自己半生的交代,《財訊》能與耀昌兄結緣,我們十分珍惜,也期待耀昌兄在退休後,優游自在,有更多「驚人」作品發表!

推薦序 吳典蓉

為台灣身世解謎

陳耀昌醫師喜歡為歷史翻案,一本《福爾摩沙三族記》,寫活了台灣在大航海時代的精彩故事,在陳醫師筆下,台灣不再是個悒鬱、悲情的所在,那時還很年輕的福爾摩沙一出場,就活躍於世界史,而且是世界史的要角。

陳耀昌在晨星曉月陪伴下,寫出這些曾被後代政權刻意壓抑、後人無心遺忘的史詩篇章,矢志要「為台灣留下歷史,為歷史記下台灣」。

如果《福爾摩沙三族記》是搶救我們遺忘的歷史,那麼,這本《島嶼DNA》,講的同樣是台灣的故事,但我們茫然不知,因為這些是深埋在我們血液中、暗藏在我們的基因密碼中的古老故事。

就像陳耀昌最佩服的作家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本是醫學院教授,二十歲就「平行」發展出第二個研究生涯,研究南島文化,到五十多歲又發展出環境歷史的第三種研究領域。

同樣的,陳耀昌醫師也「平行」發展出不少研究興趣,台灣史當然是其一,即使是醫學本科,陳耀昌也能悠遊越界,從醫學橫跨到人類學,再輔以歷史,一個立體的世界就此卓然成形。

〈幽門桿菌啟示錄〉中提到,幽門桿菌的發現,本身就是個醫學上有趣的故事,一直到一九七九年,兩位澳洲科學家才發現,消化性潰瘍是幽門螺旋桿菌造成的,會在家族間傳染,這是一大顛覆 ,原來,消化性潰瘍是一種傳染病,和生活形態,或緊張過勞都沒有關係。

這些我們大都知道了,我們不清楚的是,幽門桿菌造就了「細菌人類學」。因為,六萬年前,人類在走出非洲之前就已感染幽門桿菌,兩者幾乎是相依為命的好朋友,一起遷徙,一面變異,因此人類如何地理分布,幽門桿菌也跟著如何地理分布。

〈東方有佳人 遺世而獨立〉就鋪陳出,我們的原住民老祖宗從非洲出走後的大遷徙路線。人類的祖先走出非洲,一支往北向歐洲遷徙 ,另一支則向中亞移動,進入黃河流域,最後這些帶有東亞型幽門桿菌的古早人類向東南遷移到了台灣,成為第一批到達台灣的人類。台灣以東,是大海洋,已無陸地路線可以遷徙,於是這些人類定居下來,成為台灣十六族原住民的共同祖先,而台灣也成為東非人類地球大遷徙的陸地終點站。

上述是他自別人的研究延伸融合而來,更可貴的則是他的原創觀點,例如鼻咽癌密碼。

原住民身世解謎,同樣的,閩南人也不只是「居住福建南部」的南方漢人,〈鼻咽癌密碼〉中提到,全世界八○%的鼻咽癌病人集中在廣東、福建、廣西及台灣,陳耀昌的推論是,這些都是當年的「百越」之地,二千三百年來,百越民族雖然被漢化而消失了,從風俗、相貌、姓氏都看不出來,但是卻留下了一種全世界其他民族都沒有的疾病,那就是鼻咽癌。

陳耀昌認為,鼻咽癌是百越民族的密碼,如果此說成立,台灣人的鼻咽癌現象,顯示了台灣人的「唐山公」,除了漢族血統,竟然還背負著已經消失的百越血緣。

更奇妙的是,越南當年也是所謂的百越之南,當現在至少一成五的台灣之子,他們的母親來自越南時,我們又在另一個時空,碰到另一群背負著百越血統的人。

陳醫師專攻血液學,選擇骨髓移植作為終生事業,並完成台灣首例骨髓移植。此一專業領域讓他注意到〈台灣人的荷蘭基因〉。一九九五年左右,日本的骨髓登錄庫才募集了差不多六萬人,就有七成五的日本人可在耳中找到HLA(人類白血球抗原)相符合者。相較之下,台灣那時骨髓登錄庫已經將近十萬人,但只有六成台灣人可以找到HLA相符的捐髓者。陳耀昌形容,台灣人的血統真的很「混」。

有趣的是,陳耀昌從醫師專業注意到台灣人種血緣的複雜性與多樣性,最終還是回歸台灣史,「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孤立封閉的台灣其實只是想像,血液說明了我們不知道的台灣多元故事,《福爾摩沙三族記》也許就是在此視角下誕生。

從疾病看歷史,從一個細胞也可以了解到社會、甚至哲理。老年人得淋巴癌,總可以和平共存一段時間,這是因為成熟的淋巴細胞死得太慢,〈蘋果掉下來〉指出,這是人類的「凋亡基因」因突變而失去調控功能,這群「老而不死」的細胞愈積愈多,就成為癌症。而「凋亡基因」的原文 apoptosis,apo 是 apple(蘋果)之意; ptosis 則是掉下來(falling); apoptosis 正是「蘋果熟了,就掉下來」。

陳耀昌除了讚嘆生物體之神奇,神奇到會在自己的細胞內安裝「自殺基因」,他的體悟是,蘋果熟了,就掉下來。那麼,人老了,就非凋亡不可,這是大自然鐵律。但反觀現代科技,似乎正逆向而行。

也許,這正是陳耀昌的老派人文醫師風範,雖是研究幹細胞治療的先行者,但「幹細胞」系列所收集的專欄,每一篇念玆在玆的就是新科技的倫理命題,也是少數點出幹細胞在臨床應用有罩門,對社會現況不一定正面的迷思。這些保留意見,在以商業利益導向的一片叫好聲中,成了關鍵的「minority report」。

〈超人時代的生技魅影〉正是憂心,生醫科技已可以讓人變成超人,偏偏生醫科技專家往往人文素養相對不足,這些也許是電影的最佳素材,但終有一天會造就人類的悲劇,陳耀昌力倡ELSI﹕任何先進科技計畫須有三至五%預算用於談新科技對倫理(Ethical)、法律(Legal)與社會(Social)之影響(Impacts)。

好一個老派人文醫師,這本書誠如陳耀昌所言,是對自己半生的交代;對讀者而言,則是一次閱讀的享受,就讓這位老派醫師不帶偏見的、帶領我們進入另一個台灣世界吧﹗

作者小語(上)

二○一四年五月,台大醫院同事告訴我,七月二十六日要幫我辦「歡送宴」,我才猛然想到應該在退休之際出版一本書,來作為對自己半生的交代。

我的中、小學教育,是鼓勵學生要當「有志之士」,要能「經世致用」。在大學時代,我的role model 是胡適之、傅斯年這種開創社會新局的播種先行者,或羅素、愛因斯坦那種具真知灼見,對人類社會充滿關懷的智者。因此我長久以來,以先行者自勉,期能為台灣醫療或社會開拓新領域,注入新觀念。

我二十五歲服完兵役,進入社會,迄今正好四十年。在學術圈中,我在台灣的骨髓移植、法醫制度、幹細胞治療,都扮演了播種先行者的角色;也一本關懷社會的初衷,介入社運政治、人權關懷;更高興台灣史小說《福爾摩沙三族記》廣受好評。回首半生,也算無愧於先人、社會及國家了。有愧的是對家人,付出太不夠。

這本書不同於前輩教授退休時習以出版的自傳或論文,而收集了數十篇過去發表於雜誌、報章專欄的文章,可說都是我對台灣社會的觀察及建言。我自己很喜歡顛覆台灣人血緣及翻案台灣歷史的兩個單元。在「法醫」的單元內,我放進了一些我親身參與的制定《法醫師法》和創立「台大法醫學研究所」過程中的文件,應具歷史價值。為了 update,我在五個單元之前都新寫了引言。

感謝孫大川、謝金河、吳典蓉為我作序,特別是大川兄與金河兄都是眾所皆知的大忙人,真是銘感於心。感謝印刻張老闆,願意在極倉促之中為我出版這本書。也感謝《財訊》曾嬿卿、《非凡新聞e周刊》李美惠,讓我可以在財經雜誌專欄不限題材,天馬行空。最後感謝十多年來的兩位助理陳佳慧與廖祺財,總能在最後一分鐘幫我把文稿搞定。

作者小語(下)

本來希望這本書在我退休前出版,但我對文字的龜毛,「一書既出,駟馬難追」,三挑四改之後,就拖了下來。

過去半年的退休日子,並不比退休前空閒,反而覺得擺脫了 full time job 之後,時間更有彈性,有更多的夢想待開發完成。再回想到二○一三年那一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抗癌日子,更感謝上蒼能重賜我健康的身體,希望在未來七至十年之間能完成兩大心願:

一、身為醫者,希望能自對病人的「一對一治療」,進入「一對眾製藥」。我很幸運,在臨退休之際,與林泰元老師共同研發的胎盤幹細胞專利,可望獲得青睞,完成「技術轉移」。更希望不負期待,更進一步與技轉公司共同打拚,成功製造出台灣第一個有品牌「細胞藥物產品」(cell medicine product)。一則醫更多的病,救更多的人﹔二則為台灣的「細胞治療」產業創立新局,進入國際。

二、繼《福爾摩沙三族記》之後,希望能完成「台灣命運三部曲」,以台灣原住民與外來民族的互動為主題。第一部是與西方人,第二部與日本人,第三部與清廷。退休後,有空就寫第一部《傀儡花》,已完成粗稿。希望二○一五年能順利推出。

先大膽說出這兩大心願,以示破釜沉舟之心,鞭策自己完成。

名人推薦

前原民會主委 孫大川

財信傳媒董事長 謝金河

專欄作家 吳典蓉 聯合推薦

耀昌兄雖然有強烈的本土認同,卻結合史料、大眾信仰、民俗傳說以及基因密碼的對校,證實台灣多元豐富的血脈連結及其延續。

——前原民會主委 孫大川

耀昌兄身上充滿熱力,對社會關懷更是熱情,除了介入社運政治,人權關懷,耀昌兄在他專業領域——骨髓移植,法醫制度及幹細胞治療,都扮演播種先行者角色。這本新書是耀昌兄的作品集,也是他退休之際對自己半生的交代。

——財信傳媒董事長 謝金河

陳耀昌醫師喜歡為歷史翻案,一本《福爾摩沙三族記》,寫活了台灣在大航海時代的精彩故事。若《福爾摩沙三族記》是搶救我們遺忘的歷史,《島嶼DNA》就是講我們茫然不知,深埋在我們血液中、暗藏在我們的基因密碼中的古老故事。

——專欄作家 吳典蓉

島嶼DNA
作者:陳耀昌
出版社:INK印刻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15-06-03
ISBN:9789865823870
定價:499元
特價:79折  394
特價期間:2019-10-01 ~ 2019-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