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妖精不是妖怪(3):假掰同學是奇葩
cover
目錄

楔子

第一章霧氣中的殺機

第二章原是故人來

第三章懸棺之謎

第四章復生

第五章完美的母親

第六章植楮樹心

第七章仇恨的力量

第八章聞膦之舞

第九章也當如此

第十章奧援有靈

尾聲

試閱內容

小島上連綿起伏的山巒被雲霧包裹著,在霧氣之中若隱若現的曲線,誘人得好像剛打開鍋蓋,水蒸氣彌漫中的白切雞一樣……因為暈船把早餐吐得一乾二淨的晉玉摸了摸癟癟的肚子,饑渴難耐的嚥了嚥口水。

這裡是隸屬薄山山系的脫扈山,山頂的湖泊叫平犀湖,湖中間的小島叫薄霧島,島上有座山叫小薄山──說起來有點混亂,不過這個山中湖、湖中島、島中山,就是晉玉小隊的實踐課所在地了。

快艇停靠在岸邊,黃非離率先跳了下船板,走了幾步,又在地上用力踩了幾下,轉身招了招手:「下來吧,地上很滑,小心別摔倒!」

夥伴們陸續下船,晉玉是最後一個,運動鞋踩在長滿青苔的石頭上,又滑又黏,像是有生物在鞋底蠕動一樣,感覺非常不舒服。

島上的霧氣比湖面淡了一些,但能見度還是很低,眼前的樹林霧氣昭昭,只能看見一棵棵奇形怪狀的樹幹,樹冠都被白霧遮掩住了。

「這裡好像童話裡巫婆住的黑暗森林,似乎隱藏著好多的妖魔鬼怪,按道理來說,我們應該是屠龍的勇士,可我怎麼有種……自己是嬌滴滴的公主,要等待勇士拯救的感覺呢?」晉玉抓了抓因為濕氣而軟塌下來的頭髮,努力讓自己顯得更高一些,「不過,有你們四個妖怪在,我也沒什麼好怕──」

站在他旁邊的黃非離立刻轉頭大吼:「你才是妖怪呢!你全家都是妖怪!我們是妖精!」

剩下那三隻妖精也都面色不善,連最軟糯的魏豆豆都瞪起了巧克力豆一樣的眼睛,嘟著嘴皺著眉,臉蛋紅撲撲氣鼓鼓的。

「對不起對不起,妖精大人對不起!饒了小的吧!」口誤戳到了妖族的死穴,晉玉趕緊縮著肩膀賠笑臉,一副狗腿相。

對於妖族來說,妖怪二字就是在罵髒話,而且是全天下最髒的髒話,相當於罵一個人類心地邪惡又醜得像癩蛤蟆。而妖精則是一種讚美,也是一種禮貌稱呼,類似在街上看到七八十歲的老太太散步,你湊過去問路也要叫人家「美女」一樣。

「哼!」黃非離又飛給晉玉一個眼刀,凶巴巴的說:「這裡算什麼黑暗森林,薄霧島根本沒有兇猛的野獸,就是霧氣太大,路不好走而已,別耽誤時間了,我們得在天黑之前搞定任務離開,在這種潮濕的地方過夜可不好受!我走前,小龍你殿後,烏言空中瞭望!」

晉玉趕緊指了指自己:「那我呢?黃大俠給小的分派什麼任務?」

「你?別跟丟就行了,都小心點腳下,出發!」很顯然,在黃非離眼裡,晉玉和魏豆豆一樣,都是派不上用場的廢材!

廢材就廢材吧!

晉玉自有一套理論,一般主角都是這樣嘛,隱藏在隊伍裡,貌似吊兒郎當毫不起眼,可是危機來臨的時候,就可以一秒變身成超人,挺身而出力挽狂瀾──

「嗚哇──」

「小心!」

正想著呢,危機就跟召喚獸一樣隨傳隨到了,黃非離一腳踩進泥裡,半個身體陷了進去,走在他後面的晉玉立刻發揮了重大作用,一把抱住他的腰,將他從危險中拯救出來。

一心想著要罩別人,結果第一個出岔子的居然是自己,黃非離頓時紅了臉,大俠的尊嚴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晉玉假模假式的給他擦泥,嬉皮笑臉的說:「人有失足馬有失蹄,大俠也有失手的時候,千萬不要在意啊!」

常小龍走過來,用斷掉的樹枝戳了戳濕軟的地面,又撿起一塊大石頭砸向濕地中間的一棵樹,樹幹發出空洞的聲音。

「島上的濕度太大了,這裡的森林已經被沼澤化,只能繞路,但霧氣擋住了樹冠,沒法從樹枝枯萎的程度推斷出沼澤面積有多大,也完全不知道我們處在沼澤邊緣的哪個部位。」

烏言從雲霧中滑翔下來,落在一棵長滿蘑菇的枯樹幹上,一對黑色的翅膀收在背後,看起來跟個墜落天使一樣優雅神祕,但他一開口,就把那種能把小女生迷得神魂顛倒的邪魅之氣給沖刷得一點不剩:「嘎嘎──飛得太高根本什麼也看不清,滿眼都是霧,低空飛行又很難,樹林那麼密集,我剛才就不小心撞到頭,好痛哦嘎嘎!」

魏豆豆眨巴眨巴眼睛,小聲問:「我們往哪邊繞?往左還是往右?」

常小龍嘆了口氣:「正常來講,應該讓行動最為方便迅速的烏言去打探一番,但很不幸他是個路痴,飛出去了說不定就再也飛不回來了。」

「我才不是路痴嘎嘎!」烏言不滿的跳了過來:「我小時候身體不好生過一場病,發高燒把大腦裡鳥類專有的生物導航系統給燒壞了,所以才不認路的,我這麼可憐你怎麼能叫我路痴嘎嘎!」

「這樣吧,烏言你帶上我,我來認路。你飛一段就把我放下去,我來檢查地面的情況,以此判斷下一步!」黃非離向他走了過去。

烏言打量著黃非離,嘟著嘴:「嘎嘎──小離你沉得跟小豬一樣,帶你飛很累啊!我還是帶豆豆吧!嘎嘎!」

黃非離漲紅臉:「你們一個膽小鬼一個大白痴能偵查出什麼!?讓你們兩個去,一定得等到滄海桑田!少廢話!還有你們三個不要亂跑,原地等待,我們很快就回來!」

晉玉仰著頭,目送吵吵嚷嚷的兩隻小妖精鑽進霧氣裡,扭頭對剩下的兩個同伴說:「說起來,烏鴉和雞也算是親戚,都是鳥類嘛!那烏言和黃非離,其實也算是天敵?不過看他倆關係這麼好,狼愛上羊什麼的,估計也不僅僅是歌詞吧?」

為了行動方便,常小龍今天穿得相對簡單,對開襟的小褂子和深色的長褲,不過衣服上的花紋依舊華麗,尋找了一圈,也沒找到塊乾爽的地方,他怕弄髒衣服,哪裡也不敢靠,只有直挺挺的站著,一板一眼的說:「在生物界裡,黃鼠狼其實是以地鼠為食的,一隻成年黃鼠狼一年能吃掉三百隻地鼠,像小離那樣膘肥體壯的,估計六百隻也不在話下,黃鼠狼給雞拜年什麼的,只是你們人類的意淫而已。反倒是狐狸比較喜歡吃雞,黃非離是在狐族長大的,所以才延續了這個習慣。」

「是啊!」魏豆豆雙膝併攏坐在枯樹幹上,一臉乖巧:「比起鳥類,我們刺蝟更容易出現在鼬科動物食譜上。」

「這個我知道,你就是食物鏈的最底層!」晉玉坐在魏豆豆的身邊,盯著樹幹上一串串的菌類,嚥了嚥口水:「這些蘑菇,看起來很美味的樣子啊!」

他出發前雖然吃東西了,但乘坐快艇的時候把肚子裡那些正在消化的小籠包都吐了出去,現在腹內空空,咕嚕嚕叫個不停。

魏豆豆顯然也有點餓了,目光發直的看著小百科全書:「小龍,這個蘑菇能吃嗎?」

「看顏色不像有毒,但我不確定這是什麼,不能給你們準確的意見!」常小龍抬起頭,四下張望,指著沼澤邊緣的一棵樹說:「看到那棵樹沒有,很像榆樹的那棵,那是雕棠樹,上面結的紅果是能吃的,不過味道應該不太好,但果腹沒問題。那個基本上算是一種藥,可以短期內提升法力,但效果不持久,類似你們人間的興奮劑,不過沒有毒副作用。」

「能吃飽,還能提升法力?!」晉玉雙眼放光,三步併兩步的竄過去,靈巧的爬上樹。

雕棠果實很像葡萄,不過是紅豔豔的,每一顆的大小和黃豆差不多,看起來很激發食欲。晉玉摘下一串嘗了一顆,本來已經做好了又酸又澀的準備,可是咬破果實後,一股清香甜蜜的味道在嘴巴裡蔓延開來。

「唔──」晉玉趕忙把一整串都塞進嘴巴裡,把果子吞下後,他深吸一口氣,單掌推出:「御風術──霧散!」

四周靜悄悄的,別說吹散濃霧,就是近在咫尺的樹葉都沒搖晃一下。

「小龍,你不是耍我吧?怎麼沒反應?」

常小龍用看白痴的眼神看著他:「你學過御風術嗎?」

「沒有!」晉玉搖頭,他主修靈魂二術,輔修空間術。

「那怎麼會有反應?游泳運動員吃再多興奮劑也拿不了體操冠軍啊!」

「原來如此!」晉玉吐著舌頭嘿嘿一笑,像猴子一樣上下翻飛摘了一大堆雕棠果,跳下樹來與同伴分享美味。

「吃吧,一點都不苦,比葡萄還要甜!」

「甜的?怎麼會呢?」常小龍接過一串,摘下一粒放進嘴巴裡細細的品,果然是清甜可口,他沉吟了一會兒說:「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看來雕棠也是這樣,雕棠原長在陰山,距脫扈山不過百里,種子灑落在這裡,味道竟然就如此不同,雖然變得可口,但估計提升法力的藥效也沒有了吧!」

常小龍說完一低頭,立刻就知道自己剛才那番話又白說了,就見晉玉和魏豆豆簡直把臉埋進果子裡,吃得嘴巴周圍一圈紅沫子,跟麥當勞叔叔似的。他索性不再廢話,立刻加入搶食行列,面無表情的把雕棠果一整串一整串的往嘴巴裡丟,嚼都不嚼的吞下肚,蛇類動物的進食效率讓晉玉和魏豆豆望塵莫及,不過常小龍這樣囫圇,卻一點也不狼狽,還是帶著一份貴公子的優雅。

三個小傢伙一邊吃著甜蜜野果,一邊東南西北的閒聊,讓晉玉想起以前在普通學校,和籃球隊的朋友們一起郊遊的日子。

剛剛過去的新春假期,他本來想回家過年的,結果因為晉童期末考了全班前三名,在趙欣豔的強烈要求下,晉忠良決定帶著他們去普吉島度假。當然晉忠良在電話裡說的是全家四口一起去旅行,可是晉玉卻聽到趙欣豔在旁邊說什麼「我們三口人可以住一起,帶上他要多開一間房浪費錢」之類的話。

換做半年以前,對海外旅行的期待加上讓趙欣豔不爽的報復心理,晉玉說什麼也要跟去才行,可是現在,見了太多的妖界奇景,普吉島這種人間景色,晉玉已經提不起一點興趣,而且情感都是相互作用的,每每讓趙欣豔不爽的同時,晉玉自己也舒服不到哪裡去,於是乾脆留在九鼎村陪村長爺爺一起過年。

在九鼎村他可是熊貓寶寶一樣的存在,過慣了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日子,誰還願意當拖油瓶找氣受呢?

因為沒回去,還被籃球隊的朋友們虧他是找了「村花」女朋友,楊吉霖那傢伙還編派他入贅到村長家當上門女婿,生了個白白胖胖的大兒子什麼的,這幫損友直喊著要來喝滿月酒,說得跟真的一樣。

還村花呢……晉玉扭頭看了看身邊這兩隻小妖精,長長的嘆了口氣。

其實積石山上,美女妖精真是不少,相貌身材都是一級棒,比電視上蹦蹦跳跳的少女偶像們強多了,再出色一些的,那都是傾國傾城級別的超級大美妞,真是多看一眼就讓人渾身發軟,可是一想到她們的真身,晉玉哪還能提起一點興趣?!

可能貓妖兔子精什麼的,還有些萌點,但往往最美豔的,都是蜘蛛精蠍子精蜥蜴精之類。圖書館一役,晉玉光榮負傷之後,有隻蜥蜴精同學來探望,那隻風情無限的美女妖精開玩笑的說要給他把脈,柔若無骨的手指搭在他的手腕上,那冰涼滑膩的觸感,他現在想起來還後脊背發涼。

「小玉──」

「啊──你別突然摸我!」晉玉跳了起來,揉了揉胳膊:「什麼事?」

魏豆豆眼睛亮亮的:「等我們完成任務,一定要回來這裡,我要多摘一些雕棠回去,我想帶回家鄉給親友們嘗嘗!」

「你其實不是刺蝟,是倉鼠吧?什麼東西都要往洞裡搬?好啦好啦,等正事辦完我們再回來摘,讓黃大俠給你扛回去,反正他力氣大──」

「呃──」

晉玉話說到一半,就聽到身後傳來一陣打嗝的聲音,這可是個新鮮事,要知道常小龍最注重個人形象了,別說打嗝放屁這種不雅的事情,就是剔牙都用袖子擋著半張臉,堅決不肯露齒的。

好不容易逮到機會,晉玉雙手抱胸,用常小龍式的說教口吻道:「我就說你吃太多,你是人形,又不是蛇形,難道還能像蛇那樣一下吞掉自己身體幾倍的食物?現在怎麼樣?消化不良了吧?」

常小龍雙手捂著肚子,濃眉緊蹙,翠綠色玻璃珠一樣眼球完全擴散開來,把眼白擠得一點都看不見了,他張了張嘴,還沒說出什麼,就撲通一聲,大頭朝下栽倒。

「你不是吧撐成這樣?!」晉玉趕忙伸手去扶,還沒碰到就覺得背後一沉,扭頭一看,魏豆豆整個人癱軟在他背上,身體還在發抖,「豆豆你又怎麼了?你們怎麼回事?不是食物中毒了吧?可是我沒事──啊──」

晉玉先把魏豆豆扶住,單手托起他的臉,本想看下他臉色,結果就看到驚人的一幕──魏豆豆的皮膚蒼白,臉頰上像是撒了一把芝麻那樣,長了一些小小雀斑,平時看著俏皮可愛,可是此時,那些雀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立體的了,好像種子發了芽一樣。

幾秒鐘後,晉玉意識到,不是雀斑發芽了,而是一根根刺從魏豆豆的皮膚下面鑽了出來,很快不止臉頰,額頭下巴脖子上全都冒出了棕黑色的尖刺,連手背上都是,衣服也被刺破,那些刺長到十公分左右才停止。

晉玉狠狠的嚥了一下口水,有種密集恐懼症要發作的感覺:「豆豆……豆豆你還醒著嗎?」

「唔……好痛……」魏豆豆的眼皮掀了掀,嘴唇蠕動,臉上的刺也跟著顫動。

「豆豆,你……你要是撐不住人形,不如乾脆變回刺蝟,這樣人形刺蝟皮的,真的不好看……啊……」晉玉正說著,突然覺得腳下一滑,低頭一看,足有成年人胳膊那麼粗的一段翠綠色的蛇尾,在他兩腳之間滑過。

身後一陣涼風,帶來一股腥臭的味道。

晉玉緩緩的轉頭,只見一條人身蛇尾的巨蟒從濕濘的草地上慢慢的豎立起來,上半截的人身上還穿著花色漂亮做工精細的衣服,下半截的褲子則整個崩裂,腰部以下變成粗壯的蛇身,翠綠色的鱗片微微張著,閃著豔麗卻讓人膽寒的光芒。

「小龍……你……你……」晉玉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臉:「你和豆豆是商量好了嚇唬我嗎?別開玩笑了,快變回去,小青蛇還是很萌的!」

常小龍的身體越豎越高,很快就超過了晉玉的高度,形成一個居高臨下的姿態。他的衣領上繡著精緻的花紋,露出一截修長的脖子,上面佈滿細碎的鱗片,鱗片還在向上蔓延,很快將他的整個臉頰覆蓋,於此同時,他口鼻附近的肌肉走向開始變形,鼻子變短,人中變長,嘴角向耳根處開裂──只有眉眼還維持著人的樣子,睫毛輕顫,半闔的眼眸緩緩張開,翠綠色的眼珠中間,亮起一條金色的分隔號。

半蛇半人的常小龍張開巨口,露出上顎兩根尖銳的獠牙,發出一聲嘶吼──蛇沒有聲帶,那不是他的叫聲,而是空氣急速壓縮的聲音,震得晉玉的耳膜嗡嗡作響。

很顯然常小龍已經擺出了攻擊的態勢,晉玉別的本事稀爛,但這段時間逃命幾乎成了他的看家本領,二話不說,抱起魏豆豆拔腿狂奔,偏偏魏豆豆身上都是刺,瞬間就劃破了晉玉的衣服,在他身上刺出幾個血窟窿。

半人半蛇的常小龍一如往昔,不緊不慢的追了上來,鱗片與草地摩擦的聲音忽遠忽近,晉玉剛覺得已經把那隻變異的妖精甩掉了,沙沙的聲音就在耳畔響起,嚇得他心跳加速血壓升高毛孔擴張,被魏豆豆刺出的傷口裡的血都像泉眼一樣往外噴了。

跑來跑去都無法擺脫被追蹤的感覺,晉玉越發急躁,慌不擇路的一腳絆倒,翻了幾個滾竟然跌進了沼澤裡,連帶的把懷裡的魏豆豆也給扔了進去。

半個身體陷在泥裡,晉玉伸長兩隻胳膊,一手抓住一根垂下的樹枝,一手抓住昏迷不醒的魏豆豆,勉強保持住平衡不再往下陷,雖然這麼呆著不是長久之計,但晉玉又不敢太用力,就怕把看起來不是很結實的樹枝給拽斷了。

正絞盡腦汁想辦法呢,那堪比恐怖片背景音樂的沙沙聲又來了,這次出現在晉玉的上方,被濃霧遮住的樹冠裡,常小龍的腦袋探了出來。

常小龍的大辮子被火燒斷後,就變成了到肩膀的妹妹頭,偶爾也會在腦後紮一個小兔子尾巴,無論是梳著還是散著,都是整整齊齊的,此時卻髮絲淩亂的糊在臉上,連翡翠一樣的眼睛都被擋住了。

晉玉盯著常小龍那張沒有什麼表情的臉,狠狠的嚥了下口水:「小龍,別開玩笑了,你看我和豆豆現在有多慘,豆豆都吃了一嘴泥了,這泥裡也不知道有沒有蟲子,很噁心的,你再開玩笑就把衣服弄髒了,你快拉我們出去吧!」

常小龍沒應聲,只是越來越近,近到呼吸已經能噴灑到晉玉的臉上了。

「唔……我說,你的脖子也抻太長了吧!」晉玉哀嚎一聲,終於絕望的意識到,常小龍不僅沒有恢復正常,而且變異得更嚴重了,他們逃跑之前,常小龍還有上半身,現在乾脆從腦袋往下,全部都變成了蟒蛇,蛇身蜿蜒下來,一圈一圈的將晉玉露在沼澤外的身體纏住。

常小龍的腦袋靠在了晉玉的肩膀上,臉貼著晉玉的脖子,皮膚的觸感冰冰的,鱗片上還帶著一些涼滑的粘液,舌頭已經變成了紅色的信子,分叉的前端探出來,滑過晉玉的臉頰,像是小孩子吃雪糕之前總要舔上一舔。

纏繞在胸口的蛇身收緊,晉玉聽到自己的骨頭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肺部的空氣都被擠了出去,呼吸越發的困難,晉玉張了張嘴,本來還想呼喊常小龍的名字,試圖叫醒他的神智,可是對上隱藏在亂髮中,那雙完全獸化的眼睛,心徹底涼了下來。

那根本就是一雙爬行類動物的眼睛,沒有任何的情緒,連冷漠殘忍都稱不上,就好像人類在吃雪糕的時候,也不會對雪糕流露出冷漠殘忍的眼神一樣!

「噗──」晉玉吐出一口鮮血,不知是不是肋骨被勒斷了,插進了肺泡裡,他開始劇烈的咳嗽,每一次胸膛震動,都帶出大量的血沫,他的臉色變得紫青,呼吸時斷時續,大腦也開始昏沉。

估計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內臟破裂,窒息而死,然後被巨蟒一口吞下,一點一點的消化掉。

是的,纏住他的是巨蟒,根本不是那個,雖然總是意見相左,但卻可以共同進退的夥伴常小龍。

晉玉用僅剩的力氣,轉動眼珠,看向不遠處的魏豆豆。

還保持著人形,但渾身長滿刺的魏豆豆除了頭以外,全身都陷入沼澤,下巴粘滿污泥,再往下沉一寸,鼻孔就會被淤泥堵住,用不了多久就會窒息。

同樣是吃了雕棠,這倆隻妖精的表現怎麼如此不同,還是說,魏豆豆只是暫時昏迷,等他醒過來,也會變成真正的獸類?

晉玉閉上眼睛,又睜開,因為抓著魏豆豆胳膊,而被刺了好幾個血洞的手掌手鬆開了。

失去了牽引力,魏豆豆的身體立刻向下陷去。

得到自由的手伸進濕軟的沼澤,掏出褲兜裡的匕首,按下彈簧鈕,刀子彈了出來──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晉玉的眼睛睜得大大的,目不轉睛的盯著魏豆豆,眼睜睜的看著他的身體迅速下陷,在他舉起刀的同時,小刺蝟的頭頂完全的沒入沼澤裡,什麼都看不見了。

刀子落下,刺中了常小龍的眉心,拔起,再刺下──溫熱的血噴了晉玉滿臉,眼淚奪眶而出,視線裡一片模糊,滿目都是血腥的紅。

拋棄同伴的愧疚,傷害同伴的痛苦,讓他發出悲鳴:「小龍──豆豆──啊啊啊啊──」

「啪啪!」臉頰被拍了兩下,又有溫熱的液體潑了上來。

「晉玉──醒醒!」

「啊?」猛的睜開眼,常小龍的臉就在眼前,晉玉下意識的從兜裡掏出武器向他的臉刺去──

啪!

一個圓圓的鐵環扣在了常小龍的腦門上,片刻後,晉玉收回手,常小龍光滑如玉的額頭上則留下了一圈紅印。

常小龍面無表情的看著他,眼神平淡無波,但周身散發一股陰冷之氣,屁股下面的船板開始搖晃,砰的一聲,水面炸了起來,湖水劈頭蓋臉的拍在晉玉身上。

湖水是溫熱的,淌進衣領裡也不涼,但是砸得他好痛啊!

「清醒了嗎?快到岸了,趕緊精神一下,上了岸,任務就正式開始了!」常小龍站了起來,理了理因為長時間蹲坐而褶皺的衣服,那種可怕的氣息隨之淡去,表情又恢復成平時那種沉靜悠遠的世外高人style。

「醒了醒了!」晉玉抹了抹臉,一骨碌的爬了起來,將鐵環靠近手腕,鐵環自動張開又扣上,像個銀鐲子一樣掛了上去。

此時,晉玉終於搞明白了狀況,他還身處平犀湖面的快艇上,尚未到達薄霧島,而剛剛的叢林驚魂,不過是做了個噩夢而已。

「做噩夢了吧?這麼膽小,在學校乖乖呆著多安全,哭著求求指導教師的話,也可以不要接任務的吧!」船的另一側傳來譏諷的話語,晉玉剛從夢魘裡掙扎出來,本來就有點頭暈腦脹的,一聽這聲音,太陽穴更是一陣刺痛。

唉──剛才那些情節當然是夢,因為現實比夢境還難纏,現實中不僅有他們宿舍那幾隻小妖精,還有一幫陰魂不散的傢伙。

圖書館陳列庫失火件事造成大量的寶物器具損毀,學院組織了法寶收集活動,雖然以社會實踐課的名目強制性參加,但也不會讓學生們做白工,會視任務完成情況給予澄心花的獎勵。

每項任務十人一隊,晉玉他們幾個分在同一小隊,另外五個隊友是在登船的一刻才知道的──居然又與隨懸月那幫傢伙狹路相逢。

收集法寶的任務根據難易程度,劃分成甲乙丙丁四個等級,高年級的學生法術更高強,一般參與的都是甲等和乙等任務,萌芽班裡有一部分成績比較好的學生參與丙等任務,剩餘的則參加丁等任務。

前往薄霧島採摘植楮樹果實,就是簡單又沒危險的丁等任務,若不是因為某些特別的原因,以黃非離要強的性格和常小龍熱衷自我展現的心態,一定會去申請更高等級的任務,因此在啟程之前發現隊友是隨懸月他們時,晉玉就更加納悶了。

且不說隨懸月這幫傢伙的法力怎麼樣,是否應該勝任更高等的任務,就說他們的班導師凱西亞,明明是個不出風頭會死的傢伙,怎麼會允許自己的得意門生和他一向看不上眼的雜草妖精們一起出丁等任務呢?

商品簡介

蘋果日報、金石堂暢銷作家萬小迷╳百變繪師IKU 再版之作

與假掰同學同團出任務,勾心鬥角沒在怕的啦!

(詛咒你~詛咒你~詛咒你~)

師長的安排通常很奇怪,是說妖精一定要這麼拚嗎?!

期中考考題,豬隊友一打,神對手一波,這樣是要怎麼通關啦?

假掰同學發言:妖精也是有賢愚不肖之分的!長得帥何止能當飯吃,簡直能當信用卡刷,現如今可是個看臉的世界呢呵呵呵呵~

你奏凱!!!渣隊友沒有發言的權利(╬ ̄皿 ̄)

****************

打開妖生新副本──與假掰同學同團出任務?!

各種斜眼?還是,戴上「好盆友假面」不解釋?

晉玉和他的四個小夥伴,被迫和假掰同學湊團前往考試地點。

被自認高貴的假掰同學視為雜牌軍也就罷了,

原本是放水的簡單任務,也不知怎一下就擅自變了樣:

小夥伴們不明原因的現出原形,想吃了晉玉,

不懂又假會的假掰同學,還誤入陷阱哭哭啼啼?!

嗚,忍無可忍,重新再忍~

賭上身為人類(?)的名譽,晉玉決定~撩落去了!(淡定紅茶喝到飽)

比你更假掰妄想→

愛哭刺蝟假合作,各種刺刺刺getˇ

神腿黃鼠狼假運動,各種踢踢踢 getˇ

裝逼青蛇假不會,各種NONONO getˇ

話癆烏鴉假不熟,各種吵吵吵 getˇ

保家仙培訓學院第七十三期學員

【口頭禪】:嘎嘎嘎嘎!

姓名:烏言

種族:烏鴉(烏羽族)

性別:男 (要找到這麼吵的男人也不容易啊)

年齡:303歲

外貌:黑髮黑眸,長得很酷,總是傻乎乎的笑

體型:身高178,身材修長

性格:樂於助人的話癆

親屬:天是我爸、地是我媽,我是大自然的寵兒

技能:

‧言靈,俗稱烏鴉嘴。

‧輔修磁光術,製造幻覺。

烏言的私房筆記:

‧晉玉是我的好朋友,好喜歡和他一起玩!

‧胡肆是個大傻瓜,逗他好好玩!

‧魏豆豆是個愛哭鬼,欺負他好好玩!

‧常小龍是個小老頭,一點也不好玩!

人物介紹

【姓名】:晉玉

【性別】:男

【年齡】:15歲

【外貌】:五官俊俏美少年

【體型】:身高174.5,偏瘦

【身份】:保家仙培訓學院第七十三期學員

【性格】:

1、天蠍座,精明、有心機、報復心強。

2、表面上嘻嘻哈哈,其實很害怕犯錯,害怕承擔責任,害怕變成拖油瓶。

3、做事喜歡走捷徑,愛利用別人,功利主義。

【出身背景】:父親是公司中層管理人員,繼母是全職主婦,還有個6歲的弟弟。

【擅長項目】:有天感通的潛力,夢想有朝一日能偷看女神洗澡。

【姓名】:胡肆

【種族】:通體雪白的狐狸

【性別】:男

【年齡】:看起來20出頭,實際上497歲

【外貌】:銀髮、膚白似雪、號稱妖界第一美人

【體型】:身高180,修長纖細

【身份】:保家仙培訓學院新生導師

【性格】:

1、驕傲,刻薄,脾氣差。

2、表面上很冷漠,其實很有責任心。

3、雖然總是挖苦晉玉,但是對他很關心和維護。

【出身背景】:當年是狐族的希望,學院三百年來唯一一個萌芽班就畢業的學生。

【法術技能】:

1、主修空間術,屬於輔佐技能,戰鬥力不強。

2、擁有法寶葫蘆,能大能小,能容納百川,滴水可滅三昧真火。

【標誌動作】:手指纏繞著銀髮,高傲的笑。

【口頭禪】:「呵呵。」、「放肆!」、「滾!」

【姓名】:黃非離

【種族】:西比利亞黃鼬

【性別】:男

【年齡】:看起來18歲,實際上320歲

【外貌】:高鼻深目,高大帥氣

【體型】:身高182,勁瘦結實。

【身份】:保家仙培訓學院第七十三期學員

【性格】:

1、刻苦自律、道德標準極高,愛說教。

2、為人真摯善良,喜歡行俠仗義,幻想自己是古代的大俠。

3、吃貨!

【出身背景】:幼年從西伯利亞流浪到青丘山,被胡肆所救,被狐族收養。

【目標理想】:

1、努力修煉法術,成為狐族的驕傲。

2、幫助胡肆積攢功德。

3、晚一點辟穀,還要多吃一點雞腿才行!

【口頭禪】:我是錚錚鐵骨威風凜然剛正不阿的黃大俠!

【姓名】:烏言

【種族】:烏鴉(烏羽族)

【性別】:男

【年齡】:看起來17歲,實際上303歲

【外貌】:黑髮黑眸,長得很酷,總是傻乎乎的笑

【體型】:身高178,身材修長

【身份】:保家仙培訓學院第七十三期學員

【性格】:

1、熱情、充滿動力、樂於助人、思想單純。

2、沉迷玩樂、做事衝動欠考慮。

3、總是陪著晉玉調皮搗蛋。

4、吵、很吵、非常吵!

【出身背景】:很早就開啟靈智,但一直不能化形,機緣巧合下吃了帝流漿才變成人形。

【目標理想】:

1、法術什麼的,隨便修煉一下,活著最重要的是開心!

2、晉玉想幫胡肆大人攢功德,我也要幫忙才行,活著最重要是和朋友一起開心!

3、大家都開開心心的就好了!

【口頭禪】:嘎嘎嘎嘎!

【姓名】:魏豆豆

【種族】:刺蝟

【性別】:男

【年齡】:看起來16歲,實際上310歲

【外貌】:皮膚白皙,圓圓的眼睛,雀斑少年

【體型】:身高176,纖細瘦弱

【身份】:保家仙培訓學院第七十三期學員

【性格】:

1、溫和敏感,膽小愛哭。

2、有耐心,願意聆聽 。

【出身背景】:是落魄的刺蝟一族唯一的希望。

【目標理想】:

1、努力修煉成仙。

2、揚眉吐氣不再被欺負!

【口頭禪】:嗚嗚……怎麼辦啊?

【姓名】:常小龍

【種族】:竹葉青蛇

【性別】:男

【年齡】:看起來15歲,實際上200歲

【外貌】:細眉細眼的古典美少年

【體型】:身高180,少年纖細

【身份】:保家仙培訓學院第七十三期學員

【性格】:

1、聰明機敏、善於分析、謀士類型。

2、對人嚴格、利己主義,只跟從自己想法,很少顧及別人感受。

3、表面平和,其實喜歡爭強好勝。

【出身背景】:蛇族是修仙大族,自小習慣了族內競爭。

【目標理想】:努力修煉成仙。

【口頭禪】:蛇族幾百年來最具靈性的我……

作者簡介

大家好,我是萬小迷。

小時候住的是大院子,每天就像個假小子一樣,上樹抓毛毛蟲,下地抓蟋蟀,附近的叔叔阿姨們都說我是比農藥還要好用的除蟲劑。

上小學以後,終於開始留長頭髮,居然有點像淑女了呢!(羞)

還記得一年夏天,一個調皮的男同學故意把毛毛蟲丟到我裙子上惡作劇,我特別淡定的衝過去抓住他,把蟲子塞進他的衣領裡。

結果男同學哭著把我告老師,害我被找家長,為了報復,我就用校徽的針扎他大腿……結果他又哭了。(男人真是脆弱的生物……)

後來同學們都說我是容嬤嬤。

我媽媽很鬱悶,女孩子居然像屁股長釘子一樣,每天瘋瘋癲癲沒個正經,以後能做什麼呀?!

2005年的時候,我和媽媽說,我要當作家!

我媽說:孩子妳該吃藥了。

時光荏苒,已經過了九年多,雖然一直在碼字,但好像也沒什麼特別拿得出手的作品,不過我會朝著作家的理想,如脫韁的瘋狗一樣一路狂奔的!

最後,吃藥時間到了。

萬小迷的微博:http://www.weibo.com/wanrenmicoco

萬小迷作品集:

《是妖精不是妖怪》01明星高中入學式 (長鴻出版)

《是妖精不是妖怪》02別叫我男神 (長鴻出版)

《是妖精不是妖怪》03假掰同學是奇葩 (長鴻出版)

是妖精不是妖怪(3):假掰同學是奇葩
作者:萬小迷
出版社:長鴻出版社(小說)
出版日期:2015-01-14
ISBN:9789575166175
定價:190元
特價:88折  167
其他版本:二手書 45 折, 86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