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第二部(3):怒晴湘西(上、下)
cover
目錄

前 言

第一章 琉璃

第二章 八臂哪吒

第三章 盜墓往事

第四章 老熊嶺義莊

第五章 耗子二姑

第六章 送屍術

第七章 咬耳

第八章 洗腸

第九章 古貍碑

第十章 探瓶山

第十一章 工兵掘子營

第十二章 移屍地

第十三章 溶化

第十四章 騰雲駕霧

第十五章 驚翅

第十六章 防以重門

第十七章 甕城

第十八章 神臂床子弩

第十九章 無限永久連環機關

第二十章 無間得脫

第二十一章 金風寨

第二十二章 犬不八年、雞無六載

第二十三章 裁雞令

第二十四章 山陰

第二十五章 分山掘子甲

第二十六章 穴陵

第二十七章 斗宮

第二十八章 強敵

《鬼吹燈Ⅱ之三:怒晴湘西(下卷)》目錄

第二十九章 詐死

第三十章 丹爐

第三十一章 冷酷仙境

第三十二章 雲藏寶殿

第三十三章 霧隱迴廊

第三十四章 觀山太保

第三十五章 山有三香

第三十六章 撼岳

第三十七章 夜幕

第三十八章 白猿

第三十九章 挑屍

第四十章 黑琵琶

第四十一章 湘西屍王

第四十二章 虎車

第四十三章 顛倒乾坤

第四十四章 吸魂

第四十五章 魁星踢斗

第四十六章 剝龍陣

第四十七章 動咒

第四十八章 點名狀

第四十九章 江湖

第五十章 風水先生

第五十一章 自然博物館

第五十二章 夜深人靜

第五十三章 府中求玄

第五十四章 失落的紀錄

第五十五章 瞞天過海

第五十六章 拜訪解讀謎文暗示的專家

試閱內容

第十五章 黑潮浮棺

天空暴雨如注,海面上驚濤連檣起伏,三叉戟在這狂風惡浪中險象環生,隨時都有可能傾舟覆船、葬身魚腹,明叔抱著救生圈大叫:「媽祖快顯聖!」

那邊掌舵的船老大阮黑也跟著明叔一起念〈海天通聖咒〉,請媽祖現身,前來救命護航。阮黑雖相貌粗豪、髯叢如蝟,但海上的海狼們,不管面對風浪如何勇敢,在航海方面的迷信程度卻都格外嚴重,對冥冥之中的力量無限敬畏,這大概也是他們得以在海上安身立命的精神寄託。

眼見風高浪急,座船都快散架了,不知還能撐得了多久,我也不得不盼著媽祖顯靈,趕快平息風浪。但我對這種「大開廟門不燒香,事到臨頭許豬羊」的舉動格外反感,與其求遍滿天的神佛,還不如依靠自己來想個切實可行的辦法。

「靠辦法」這句名言是指改革開放後實行了聯產承包責任制,政策落實到戶,農民們在生產上都有了幹勁,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如果多想辦法求新求變、開拓進取,就可以獲得更大的回報,不能故步自封,停留在吃老本的階段。這一口號後來也多被那些下海從商的個體戶用來進行自勉,可我們現在的狀況,座船在狂瀾怒濤中就快要失去了控制,除了聽天由命,又哪裡還有什麼辦法好想。

這時Shirley楊擠過來問我現在該怎麼辦?剛好一個浪頭從艙門外打進來,把駕駛艙裡的人都淋了一身鹹腥的海水,我抹了抹臉上的水珠,對Shirley楊說:「想不到這龍上水帶起的風浪有這等聲勢,以往在山裡摸金的老辦法不頂用,海狼和蜑民們的新辦法不會用,求神告天的軟辦法沒有用,部隊那套猛打猛衝的硬辦法不能用,我是徹底沒辦法了,對了……搬山填海術中有沒有應對的法子?」

Shirley楊說:「搬山填海又不能呼風喚雨,哪能使風浪平息。我看這陣上水龍帶起的風暴來得急,去得必然也快,現在只有盡量控制住三叉戟,爭取時間,撐到海上風暴結束。」

可說是容易做是難,海柳船在驚濤駭浪中漂浮搖晃,不斷被推向浪尖谷底,每一秒鐘都充滿了危險。天上黑雲密布、晦暗陰霾,雖是白晝,卻形同黑夜,雲層中電閃雷鳴,開了鍋的海水久久不肯平息。幸虧阮黑和明叔駕船經驗老道,他們為了活命更是出盡全力,其餘的人全力協助,使三叉戟號每每在緊要關頭化險為夷。

英國人改裝的這艘海柳船,也當真堅固結實,禁住了這場風暴的考驗,也不知海柳船是涉洋過海的寶物,還是媽祖當真有靈,這艘船在海上如此乘風破浪,船身始終安然無恙,終於熬到一線陽光從烏雲的縫隙間投下,風浪漸平,洶湧的海面逐漸恢復了平靜。這時船雖然沒事,但船上的人可就吃不消了,全身骨頭架子幾乎都被顛蕩散了,人人筋疲力盡。

見風浪終於過去了,明叔激動得直接跪在甲板上給媽祖磕響頭、許大願,船老大阮黑變戲法似地從底艙拿出來香爐、黃紙之物,要給媽祖上供燒香,他們的個人信仰我也不好過多干預。再看胖子由於灌多了白酒,還倒在駕駛艙裡睡得顛三倒四,地上全是他的嘔吐物,古猜和多玲正吃力地想把喝多了的胖子拖進裡艙,免得他堵著艙門礙事。

我走到船頭,望著穿破烏雲的刺眼陽光,長長地吐了口氣,這陣風暴過去,至少在數日之內,不會再有如此之大的海氣凝聚,正可以乘此機會利用潮汐進入珊瑚螺旋,在那個被稱為「歸墟」的海眼旁尋找沉船和陰火,當然還要當一把蜑民採「南珠」。雖然任務繁多,但時間應該夠用了,由於在風暴中偏離了航線,要比預期的時間晚上一天才能抵達大珊瑚礁。

想到這兒,便打算找Shirley楊商議商議,如何利用混合潮把船駛過珊瑚螺旋外圍密集的暗礁群。我剛要去駕駛艙找Shirley楊,就覺得海面上好像有些地方不大正常,仔細一看,可不得了,海水都變黑了,海氣把海槽深處的東西都沖到了海面,形成了一大片黑潮,我們的座船正好航行在墨黑色的海水之上。

其餘的人也發現了這一狀況,一邊觀看漆黑如墨的海水,一邊議論紛紛,各說各的道理。Shirley楊說海上漂了許多死魚,南海的大陸棚是呈階梯狀下降的,這片海域剛好是海底的深淵,其深處的岩層裡可能含有大量煤炭、油氣,被海水帶到海面,深海裡的魚怕是遭殃了。

阮黑則認同越南漁民的說法,他說這深海裡的海水,天然就有若干股是黑的,最深的海水沸騰翻湧,與其他的海水有很大區別,縱然海底生物也不敢接近,水熱勝過溫泉百倍,可能這黑潮就是海底的黑泉被帶了上來。

明叔卻說,肯定是上水龍把藏在海槽裡的大墨魚沖上來了,那墨魚就是八爪魚,其足可伸百丈開外,大得不得了。東西一肚子黑水,死得時候會吐盡墨液,所以海水都變黑了,要是能撈到牠的屍體可以聯繫外國買家,如果夠完整能賣到大價錢,大概和那具樓蘭女屍屬同一價位。

我對明叔說:「原來您不光買賣乾屍,連死魚標本的生意都做?」在七嘴八舌的議論聲中,大夥兒各有主張,把黑潮發生的可能性都提遍了。不過直到最後,對這黑色的海水究竟是怎麼形成的難有定論,只知道是從海底湧上來的。但看到海中翻翻滾滾的死魚,在濃墨般的海水中非常顯眼,看上去白花花的不計其數,也都難免有些心驚,要不是這三叉戟構造巧妙堅固,現在我們也許就是這些死魚中的一員了。

從海底湧上來的這股黑潮雖大,但過不了多久便會沉澱消失,我們在船上看了多時,想找找明叔所說的大墨魚屍體,就算憑我們這條船是不可能把牠帶回去,但開開眼也是好的。結果還真就發現遠處海面上果然飄著一個白色的物體,遠遠一看就覺得個頭不小,我趕緊讓船老大阮黑把船靠近,明叔早就抓過望遠鏡先望了過去。「我屌他老母個閪……真奇絕了……不是死魚……海上好像漂著口棺材……白的……」

我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海面上怎麼可能漂浮著一口白色的棺槨,正想找明叔要望遠鏡看看,可這時三叉戟已經接近過去,離那白乎乎的物體愈來愈近,憑肉眼就能看得很清楚。海上果然有口白色的石頭棺槨隨洋流湧動,我們這夥人見過的棺材數都數不清了,憑我們的眼力絕對不會看錯。

等船到近前,看得更是真切,那長方形的棺槨平平整整、見稜見角,體積很大,異於尋常的石棺,裡面裝兩、三個粽子都不成問題。表面上雕刻精細,有些地方裹了一層灰白斑駁的珊瑚蟲,有幾條粗大的鏈條固定著石棺,閉得嚴絲合縫,生滿水鏽的鎖鏈將石棺與海面下的一個東西牢牢綁在一起。石棺下起起伏伏,有個比四張八仙桌面還大的黑色物體,隨著洋流起起伏伏,正是有這東西托著,石棺才沒有沉下海底。

可能這東西也是從海底被上水龍沖到海面的,看到古怪之處,實屬平生前所未見。我有心要把這東西撈出來瞧瞧,還沒等說話,就聽身後有人張羅著快準備吊臂,要把龍王爺送來的「青頭」撈出來。原來不知什麼時候,胖子酒勁醒了,見眾人在海中發現了一口浮棺,有棺材的話,裡面必定有粽子和明器,他狂喜之下,便立刻露出本來面目,要興風作浪。

船老大阮黑趕緊勸阻胖子。「咱們打撈隊是去做蜑民,到珊瑚螺旋裡採蜑的嘛,還是不要節外生枝,大海裡的事情誰能說得清楚?也許這棺材裡關著妖怪,咱們就不要自找麻煩了。而且有棺材上船,太不吉利了,怕是要出事啊,我看咱們就當看不見它好了,反正不把它撈上來,咱們也不會吃什麼虧,何苦要惹事呢?」

還不等胖子說話,明叔就替他對阮黑說:「哎呀,我說老阮啊,你是太不了解這肥仔了,這肥仔是什麼人呢?他不占便宜就覺得是吃虧嘛,我看咱們還是依了他,撈出這海中青頭看看,否則萬一讓他覺得不爽,才是咱們船上天大的麻煩……」

其實明叔比胖子還著急要把這口石棺打撈上船,藉阮黑話裡的臺階把責任都推給了胖子,胖子一聽港農竟敢敗壞自己在廣大群眾心目中的光輝形象,頓時惱了起來,挽袖子掄拳頭就要揍人。

我趕緊把他們攔住。「明叔你可真是找抽,你就算要詆譭王胖子,也應該策畫於密室、點火於基層,哪能當著面講呢?這不是等於暴露目標嗎?可見你們沒經歷過文革的人,真是沒摸透鬥爭的本質和規律,回去我再好好教給你這其中的精髓,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不過這裡邊的道理太深了,就你這種糟人還真是未必能夠理解……還有胖子你也是,明叔這麼大歲數了,你怎麼好跟他動粗?我們要本著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凡事要以理服人,不管怎樣都要講道理,以後他再說你不愛聽的,你可以先跟他講道理,甚至可以罵他,罵人倒沒什麼,魯迅先生急了還罵人呢,必要的時候甚至可以給他戴帽,但千萬不能打人。如果真要打也要找沒人的場合打,這樣我們也不會為難嘛,你說咱都是一個團隊的成員,你當著大夥兒面揍他,我們是攔還是不攔呢?」

明叔可能剛才真是一時說走了嘴,這時見胖子一瞪眼,頓時慫了,恨不得能跳進海裡躲起來,只好表現得追悔莫及,連連跟胖子套近乎,聲稱自己剛剛那一刻見到青頭,情緒就過於激動,人格分裂的病症復發了,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

這時Shirley楊對我說:「你們要是再糾纏不清,那棺材就要隨海水漂走了。」我經她提醒,趕緊叫古猜準備吊鉤,胖子、明叔去清理後甲板,船上只有後甲板空間較大,多玲連接水管,準備沖刷石槨上的髒東西。

眾人分頭行事,七手八腳地一番忙活,終於把那海裡的石槨吊了上來。吊臂將它懸在船尾,原來石棺下面是與一具巨大的龜骸鎖在一起。多玲和古猜都是在艱苦勞作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個個是幹活的好手,對船上的行為很熟悉,不用我再吩咐,就打開水龍,用黑色的水流沖刷石槨上的海藻和汙物。

水流到處,白色石槨側面的一些細節逐漸展現出來,密密麻麻地刻著許多奇怪符號。Shirley楊視力過人,那石槨雖然還吊在半空,她便已有所發現。「那上面好像雕著《易經》的圖案,老胡你懂得卦象,快看看是些什麼?」

明叔揮著手給出信號,阮黑把吊鉤收回。隨著逐漸接近,石槨上出現了許多八卦圖形,但灰白色的珊瑚繭太多,沒有多少部分能看得清楚。眾人匆匆忙忙把它卸在後甲板,那龜殼中尚有完整的屍骸,形體還未化去,似乎死去也不太久,不過以這石槨外觀來判斷,至少是幾千年的古物,常言說「千年的王八,萬年的龜」,龜的壽命之長遠遠超乎其餘生物,也不知這巨龜負著石槨活了多少年頭才死。

負棺的龜甲上也刻著紋路,不過仍然是難以辨認,海底環境對這些東西造成的侵蝕太大了,現在只能希望石槨裡的事物還保留下來一些。胖子找來探陰爪撬開了槨蓋,槨蓋縫隙都用泥封死了,密封得很嚴密,撬開一看,內部尚有另一層套槨,而石槨蓋子內側的雕刻保存尚且完好,用水沖刷去上面的汙物,凹凸顯現,是一幅《易經》中的卦象,看幾處特徵細節,都與被陳教授所復原的那部分玉像吻合。

古人認為萬事萬物都會呈現出「象」,「象」是包羅萬象的象,這就是所謂的「物生有象,象生有數」。槨蓋上的古卦象很是繁雜艱深,但大體上,與我們今時今日所研讀的卦象基本一致,只不過在細節上推演得更為駁奧。我看後半晌無語,直到Shirley楊等人問我,我才回過神來,告訴眾人這槨內所刻的內容是「震上震下,震驚百里」。

商品簡介

【唯一正版,絕非改編】

《鬼吹燈》豐富飽滿的想像力,成為它最讓人刮目相看的地方。

——美國《時代週刊》

★東方奇幻文學經典代表作!

★華語文壇恐怖小說的先河,二○○六年名列百度搜索風雲榜網絡小說榜單第一名!

★糅合現實與虛構、風水與靈異、盜墓與探險的網路小說,堪稱盜墓小說開山之

祖、執牛耳之作!

★一部劇力萬鈞、驚動萬方的怪談小說!

★中國版的古墓奇兵+神鬼傳奇+法櫃奇兵=鬼吹燈系列的奇異歷險

★二○一四年由萬達、華誼、光線三大影視龍頭合力打造《鬼吹燈之尋龍訣》全新影像視野,二○一五年盜上大銀幕!

話說「落葉歸根,人死歸土」,

相傳湘西一帶自古有「趕屍」奇術,

送屍全憑一碗清水,但須兩人同行,

一人執幡在前,一人捧水於後,

將行屍夾在隊伍中。

執幡者負責引路,停則屍停,走則屍走,

唯捧水者須萬分謹慎留意,

一旦水灑碗破……

胡八一與王胖子從九死一生的南海歸墟歷劫歸來,本以為就此可以封符掛金、安分守已當個生意人,沒想到蜑民多玲意外中了屍降,使得胡八一等人只得重操舊業。

三人一心想到湘西尋找千年內丹救多鈴性命,但是「內家肉丹」極為少見,只有湘西的千年古屍方能孕有。於是胡八一找上曾在湘西一帶盜墓的陳瞎子,向他打聽千年古屍墳的所在。

陳瞎子得知Shiney楊是搬山道人鷓鴣哨的後人,不禁唏噓感嘆起自己前半生的風雲歲月。話說半個多世紀之前,正值壯年的陳瞎子,原是綠林中的卸嶺盜魁,夥同軍閥合盜湘西瓶山元將之墓。墓中機關重重,幾次均未能得手,卻死傷甚眾。故陳瞎子聯絡搬山道人,告知瓶山中有千年丹丸,而四處尋找耄塵珠的鷓鴣哨為之心動,決定同卸嶺眾盜一同發掘瓶山……

時光荏苒,兩位巨盜早已化成歷史塵埃,當初他們從湘西盜出的寶物,如今展現於博物館內,遍身的紋飾宛若密碼般,無人能解……

【燈迷百科】

★攢館

義莊的別名,簡單解釋即為「死人的旅館」。許多漢人一旦死在山區,等於是客死異鄉,這種遭遇在舊觀念中是很忌諱的,都希望將屍骨埋回到故鄉,但山路崎嶇遙遠,要把屍體運出山去異常困難,不管是背屍或趕屍的,都是半年才有一次。在此之前,尚未運出山的死屍都集中存放於義莊裡,謂之「攢基」,由各個寨子湊錢僱人專職看守,類似的地方在湘西山區十分多見。

★蜈蚣掛山梯

卸嶺群盜的獨門祕器,一種按節組合的竹梯,卸嶺群盜倒斗之時,凡是上山下澗,遇著艱難險阻,都離不得此件器械。蜈蚣掛山梯拆開來,是一節節小臂粗細的竹筒,材料是最有韌性的茅竹,在油鍋裡泡過數十遍,曲成滿弓之形也不會折斷。每節竹筒兩端,都有正反兩面的套扣,筒身又有兩個竹身粗細的圓孔。使用時當中一根縱向連接,便是一條長長的竹竿,兩側再打橫插入供人登踩的竹筒,頂上裝有掛山百子爪,遠遠一看,活像一條竹節蜈蚣。

★屍頭蠻

「屍頭蠻」是死者怨氣所結,常產自地底,並不多見,如西瓜一般,全深埋土中,瓜皮上凹凸起伏像是人臉,臉上點點斑斑的似有血跡。早年間有種說法,凡是屈死之人的鬼魂都往下走,比如吊死鬼腳下的地中,都會有一段黑炭;而被砍了腦袋的屍體地下,則會生出人頭瓜來,是臨死前一股怨氣難滅,結而成物,一般在刑場和古戰場裡才有,挖墳掘墓很少見及此物。

作者簡介

天下霸唱

本名張牧野,天津人,對古物收藏與《易經》都有相當研究,老練的文筆充分反映在書中的情節鋪排、人物形象的刻畫。他說:「文學我是一點都不懂的,《西遊記》看過電視,原著沒看過,《三國演義》只看過漫畫,玩過幾次遊戲,《水滸傳》倒是看了七八遍。寫作完全是業餘興趣,而筆名『天下霸唱』則源自一個網路遊戲。」作品有:《鬼吹燈》、《活見鬼》、《河神》、《儺神:鬼方志怪》等。

中國最具想像力的懸疑作家。二○○六年,憑藉《鬼吹燈》系列作品在網路上竄紅,並成為圖書界的暢銷神話,現為國內最令人矚目的作家之一。他以天才般的非凡想像力、駕馭文字講述故事的完美技巧與文字張力,受到千萬讀者的追捧。

鬼吹燈第二部(3):怒晴湘西(上、下)
作者:天下霸唱
出版社:英屬維京群島商高寶國際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出版日期:2014-12-24
ISBN:9789863611035
定價:360元
特價:79折  284
特價期間:2023-01-01 ~ 2023-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