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的貓
cover
試閱內容

「……他想說奇怪,從他將妻子埋到院子算來也有十天了,怎麼這幾天一向很黏媽媽的兒子都沒問媽媽人在哪呢?於是他顧不得肩頸的酸痛,硬是將孩子丟高高了十次後,不經意地問道:『孩子啊,爸爸覺得好奇怪,怎麼這幾天你都沒有問媽媽在哪呢?』,兒子眨著無辜的大眼睛,露出天真笑容說:『爸爸,我才覺得奇怪,為什麼這幾天你都把媽媽背在肩上?』。」

秋老師用陰森森的音調講完了鬼故事後,全班女生發出「呀~~~」的尖叫聲,幾個男生甚至無聊地突然發出裝神弄鬼的聲音嚇唬別人。

全身起了雞皮疙瘩,我立刻看向外面的大太陽,想緩和一下被搞得莫名害怕的情緒。

這是怎麼回事呀,為什麼國文課好好的上到一半會講起鬼故事,這都要怪班上男生一直吵。

開學不到一個月,大家已經越來越油條,調皮搗蛋的本事一一出籠,連韓千渝都會上課偷看漫畫,還硬是借給我看(所以我就「勉為其難」看了)。

秋老師雖然是老師,但平時笑容滿面,沒有身為老師的威嚴與距離感,同時他個性也很孩子氣,見到大家都不專心上課,便說如果大家對課本沒興趣,就來講鬼故事提神。

於是,他就講起了剛才的鬼故事了。不得不說我對鬼故事沒什麼免疫力,尤其現在又一個人住,但即便我摀著耳朵,還是聽得見秋老師獨特的音調傳入耳中。

如果只是聽過就算了,我還會想像場景,搞得自己嚇自己更是可怕!

「所以說,你們上課就認真點,別讓老師我講鬼故事呀。」說歸這麼說,嚇到我們這群兔崽子,秋老師倒是挺有成就感的。

「我很喜歡鬼故事,多講一點吧,秋喔老師。」一個頑劣男同學這麼提議。

「不要,你們男生乖乖上課,不要再吵了!秋喔老師我們不要聽!」另一個女同學立刻舉手抗議。

「誰管妳們女生啊!我們要聽鬼故事,秋喔老師繼續講!」坐在角落的男同學嘻嘻哈哈地附和。

「別吵啦,秋喔老師我想要上課,我最喜歡國文了!」幫腔的女同學插話。

班上左一句秋喔老師、右一句秋喔老師,韓千渝偷偷笑了笑,用下巴指著秋老師,轉過來對我說:「妳看他的臉。」

「閉嘴喔你們!我是秋老師!不是說過不能亂叫嗎!?」只見秋老師漲紅了臉,氣呼呼的模樣一點也不像是老師,反而像是班上男同學。

見狀,大家笑得更開心,貧嘴起來:「哪有,秋喔老師你之前是說不可以說『很秋喔』,我們就沒那樣叫啊,超乖的。」

「我們只是說秋喔老師,喔其實只是語助詞啊,沒什麼意義的,對不對?」又有人幫腔了。

「你們這些小鬼,我錯了,你們比學長姊還要皮,裝乖的時間不到一個月,以前你們學長姊好歹會裝個兩、三個月才這麼放肆啊!」秋老師哭喪著臉,啜泣幾聲後打開課本,「我只能用課業來制裁你們,這裡,注釋明天全部考!」

「啊!」連同調皮的男同學們,全班發出慘叫,連我也不自覺大聲啊了起來。

「幼稚!幼稚秋喔老師!」其中一個人忿忿不平。

「不可以這樣子!這課課文你都還沒教完,你才教到注釋五就要考全部四十個注釋!」幫腔的人越來越多。

「對啊!不公平,我剛剛又沒叫你秋喔老師!」韓千渝舉手。

「有,妳現在叫了!」完全沒有商量的餘地,秋老師哼哼怪笑著,「這就是老師的權力啊哇哈哈……現在應該沒人拿手機側錄吧?我回家以後應該不會在網路上看見影片吧?」

「啊!」幾個同學恍然大悟,忘記錄影存證再借此威脅。

「學校禁止攜帶手機,大家別被騙了,等等被沒收!」班上某個機警的同學大喊。

秋老師嘖了聲,叉著腰大笑三聲,「就差一點說。好了,我要來上課,不跟你們一般見識了。」

全班無語,秋老師……你已經一般見識完了……

「我的媽啊,秋得要命老師到底是不是大人啊?怎麼這麼幼稚?」韓千渝一邊在聯絡簿寫上注釋四十外,順便在旁邊寫上「凸」字。

「欸,班導還會看聯絡簿的啊,妳不要亂寫。」我提醒。

韓千渝除了是很奇怪的女生外,還是一個「很不女校」,又或著是說「太女校」的女生,與她的氣質外表完全沾不上邊。

剝掉她的外皮,裡頭大概裝著個鐵錚錚的男子漢。

經過這件事情以後,秋老師的外號更多了,想得到的想不到的都有,看樣子大家對於粗話都頗有研究,更甚至有人開始比賽。

最長的居然有十二個字,榮獲第一屆秋老師外號比賽冠軍。

「妳最後沒有參加社團?」韓千渝問,我點點頭,除了烹飪社外,我對其他社團實在興趣缺缺。「不然來魔術社怎麼樣?反正我們學校可以中途加入社團。」

「不了。」我搖頭。

「妳真怪,魔術很有趣啊。」她又變出一朵花來。

妳才怪吧!誰會講話講到一半突然變出花來。

「喂,各位。等等打掃完後,最後一堂課要服裝檢查,大家注意一下。」班長在台上提醒完大家,便請大家開始進行打掃工作。

我運氣好,負責的範圍是打掃空中花園的花圃,是個爽缺,只要澆澆花就好,當然遇到下雨就不用打掃啦。

提著灑水器來到空中花園,一上來便聞到那淡雅的清香,看著如白蝴蝶般的美麗花瓣,還是不知道這種白花叫什麼名字。

想起上次在這邊遇見的男孩,後來就沒再看過他,等等就要服儀檢查了,不曉得他名字繡了沒。

替所有花澆水過一輪後,我坐在椅子上望著天空,感受下午的微風。

喵~

再一次貓叫聲引起我的注意,睜開眼睛,發現黑白貓就坐在前面。

「怎麼走路跟貓一樣都沒聲音啊。」說完我就笑了,也是,牠本來就是貓啊。

我朝牠伸手,但貓不隨意親近人,跟二姑姑家附近的野貓群一樣,牠也沒靠過來,舔著自己掌心的肉球再抹抹臉頰,伸了懶腰翹高屁股後,跳到另一邊叼出一塊白布。

仔細一看,不是布,是衣服!天吶,那不是我們學校的制服襯衫嗎?

是哪個同學拿了舊襯衫放在這裡讓牠當窩嗎?

但我看那件襯衫挺新的,反倒像是遺落在這裡的,但這樣也不合理,誰會把明明該穿在身上的制服丟在花園呢?

我小心翼翼地往前靠了幾步,黑白貓甩甩耳朵,斜睨我一眼,又趴下來,完全不視我為威脅,沒被當作有敵意固然開心,但卻被瞧不起了。

這一點跟二姑姑家那邊的野貓群完全不一樣呀,牠們總是不放鬆警戒,但想起離別那晚,領頭那隻花貓對我喵了聲,代表牠還是把我當成「朋友」吧,我是這麼想的。

不過,現在不是想那種事的時候,蹲在黑白貓身邊一陣子後,我偷偷移動腳步,這次黑白貓雖然甩了甩尾巴,卻沒有抬頭。

看樣子我完全被無視了。

但這樣正好,黑白貓可愛的肉球下就是襯衫胸前的口袋,上頭繡有名字,但是被貓壓著,只看得見「秋」這個字。

「啊,果然在這。」熟悉的聲音從樓梯間傳來。

來人可能因為一口氣爬了這麼多階梯,微微喘氣,他看見我睜圓的眼睛,只說:「這邊是K班負責打掃啊?」秋老師邊說邊走向我這邊。

警覺心起,我立刻站起來往後退了幾步,奇怪的是,當秋老師走近時,那隻貓一點反應也沒有,反而露出肚皮,像是對秋老師撒嬌一樣。

「哎呀,被拿來當窩啦?小貓?」

「什麼?」最近都被班上同學稱呼為小貓的我下意識回答。

「哈哈,不是叫妳,妳是狸貓呢。」秋老師笑了幾聲,我咬緊下唇。

你這個秋喔老師!

在心裡狂叫他的外號,是我小小的無力抗議。

他一手撫摸著黑白貓的肚皮,一手將貓身下的白襯衫拉出來,上頭沾有黑白相間的貓毛,秋老師微輕輕皺眉,碎唸著說要用黏毛滾輪清潔一下。

我想起制服上的「秋」字,便開口問:「秋老師,你幹麼要把自己的名字繡在學生的制服上面?」

只見秋老師一臉疑惑,「你說這件?」

我點頭,「是呀,我剛有看到一個『秋』字,不就是秋老師嗎?」

秋老師恍然大悟,張著嘴點了老半天的頭,看著我的眼神好像有些好笑,他抱起黑白貓,而那隻貓也乖乖地讓他抱在手裡。

「小貓,妳有點迷糊對吧?」秋老師往樓梯間走去,停頓了下,回頭看我,「這一次是叫妳。」

什麼呀,我有聽沒有懂。

空中花園剩下我一個人,又聞到那股淡雅的香味,那如白蝶般的美麗花朵肆意綻放,我蹲在花前,忍不住嘮叨碎唸。

「什麼嘛,哪有老師會這樣當面說學生有點迷糊?光是能考上這所學校就證明我不迷糊了。而且為什麼要把自己的名字繡在學生制服上呢?該不會是想角色扮演吧,也噁心了吧!」

因為太專注在碎碎唸上,根本沒有注意到四周發生什麼事,直到貓叫聲響起,我才嚇得一看回頭。

只見秋老師一手抱著黑白貓,另一手在牠頭上來回撫摸著,黑白貓舒服得都發出咕噜聲了。

但我卻驚駭的發不出聲音,秋老師站在樓梯間,表情有些震驚又有些玩味,天啊,剛剛那些話他有聽到嗎?

我講的那麼小聲,應該是沒有吧……

可是……可是如果沒有的話,他幹麼用那樣的眼神看我?

因為心虛加理虧,所以我不自覺地立正站好,像做錯事一樣看著秋老師。

「想不到小貓人如其名,看起來乖乖的,依然會用爪子抓人呀。」秋老師一邊笑一邊走近。

「我、我哪有,我的名字才沒有貓字,你是國文老師還發音不標準……」一個不小心我又吐槽了,趕緊閉上嘴巴,可是已經來不及,秋老師全部都聽到了。

這種時候是不是該要道歉?道歉是不是比較好?

秋老師的笑臉好可怕喔,他為什麼要露出那樣清爽的笑,那種笑就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再怎麼說他也是老師,萬一這樣我就被記了一個小過該怎麼辦?

腦袋正胡思亂想時,秋老師已經走到我面前,忽然他緩緩彎下腰朝我貼近,他越貼近我就越後退,退到退無可退時,比我高了一個頭的秋老師的臉居然快要近在眼前。

頓時間呼吸困難、心跳飛快,我長這麼大還沒這麼貼近男生的臉過,雖然他是老師,可是……可是老師也是男生啊!

感受到他的臉越來越近,我身體不斷往下壓,忽然雙膝一軟,整個人一屁股坐到地上,秋老師的臉還不斷靠近,我趕緊雙手遮住自己的臉並閉上眼睛:「秋老師!你是老師!請你自重!自重!」

「噗!」

結果我聽到一陣 爆笑,忍不住滿頭問號地張開眼睛,卻看見秋老師蹲在我前面抱著肚子,笑到臉都紅了起來。

「秋、秋老師?」我茫然。

「哈哈哈哈哈,小貓,妳真是太逗了,是不是漫畫看太多了?」秋老師抹去自己的眼淚,黑白貓在他腳邊磨蹭。

「什、什麼?」

「我忘記拿這件襯衫了,所以上來拿。」他呼了一口氣,晃動著手中的白襯衫,一臉笑意。

我面紅耳赤,瞬間理解了一切,剛才這件襯衫就落在我腳邊,秋老師靠這麼近只是想拿襯衫,我卻以為……天啊!丟臉死了啦!

可是!拿就拿,幹麼這樣靠近,分明就是故意的。

我憤憤地看著他,秋老師賊笑。

「……你不是老師嗎?」

「我是啊,很明顯啊。」秋老師依然掛著那大男孩般的調皮笑容。

老師還這麼幼稚!

不過他從上課第一天就這樣幼稚了……

不搭理不搭理,不搭理他就沒事了。

那隻貓繞著他腳邊轉圈,秋老師溫柔地彎腰抱起牠。

「那是校貓嗎?」我還是好奇發問了,怎麼牠會這麼黏秋老師?

「牠是野貓,只有秋天會出現。」秋老師看著我,「牠出現了,代表秋天要來了。」

秋天才會出現的貓?這是什麼奇怪的貓?

原來貓還有分季節性的啊,我又問:「這是指牠像侯鳥一樣會遷徙的意思嗎?」

上課鐘聲響起,秋老師拿著襯衫往樓梯走去,「快回教室吧,等等就要服儀檢查了。」

結果我的問題,秋老師還是沒回答。

商品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暢銷美女作家 Misa 初秋裡的寂寞相遇

我感謝自己處在毫無畏懼的十六歲,

才有勇氣抱緊滿是傷痕的他。

他的雙眼有時候,就跟貓一樣,看不見真心。

但我忽視不了他眼裡似有若無的悲傷,

所以想要努力靠近,

卻忘了要靠近一隻受過傷的貓有多麼困難……

「是啊,這就是青春,青春就是要不斷掙扎,越是掙扎,就越是有趣。」

我打了個冷顫,因為他說話的樣子如此認真。

倪苗是我的名字,小貓是我的綽號。

我是一隻自由自在的野貓,但我渴望變成家貓,

因為我想要有一個家,家裡有一個愛我的人。

在秋天的野薑花香味裡,我遇見了一隻貓,一個男孩,與一個男人。

葉子秋是個不像學生的學生,

秋時緯是個不像老師的老師,

他們的眼神在野薑花的香味裡顯得既溫柔又哀傷,

他們共同藏匿著一個把我隔絕在外的祕密。

我想要擁抱其中一個他,連同他的哀傷一起,

也許我是不自量力,也許我會流下許多眼淚,

也許我會因此而痛苦掙扎,

但如果我連這點覺悟都沒有,

那麼他也不是我真正想要緊緊擁抱的人,不是嗎?

★相關系列作:《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

作者簡介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曾出版《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相關著作

《第二次初戀》

《總會有一天》

秋的貓
作者:Misa
出版社:城邦原創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4-11-02
ISBN:9789869105514
定價:250元
特價:93折  233
其他版本:二手書 4 折, 10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