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心與眼,街頭攝影的必練20課:這些技法與心法,拍出了精采的攝影史!
cover
目錄

第一章 熱鬧 BUSY

Profile 艾略特.歐維特

Project 1 秩序ORDER

Profile 卡紹爾.帕里克

Project 2 活動 EVENTS

Profile 布魯斯.吉爾登

Project 3 連續鏡頭 SEQUENCES

Profile 麥特.史都華

Project 4 重疊 LINING UP

Profile 瑪麗亞.普羅妮可娃

第二章 安靜 QUIET

Profile 盧卡斯.瓦希利寇斯

Project 5 等待 WAITING

Profile 布雷克.安德魯斯

Project 6 跟蹤 FOLLOWING

Profile 尼爾斯.楊森

Project 7 背影 BEHIND

Profile 馬克.呂布

Project 8 俯瞰 LOOKING DOWN

Profile 野口伸

第三章 抽象 ABSTRACT

Project 9 模糊 BLURRED

Profile 格奧爾基.品卡索夫

Project 10 隔層 LAYERS

Profile 傑克.賽門

Project 11 陰影 SHADOWS

Profile 索爾.雷特

Project 12 倒影 REFLECTIONS

Profile 川特.帕克

Project 13 鏡射 DOUBLES

Profile 傑西.馬洛

第四章 靜止 STILL

Project 14 空蕩 EMPTY

Profile 喬漢娜.紐拉絲

Project 15 物體 OBJECTS

Profile 卡斯柏.克拉森

Project 16 圖案 GRAPHIC

第五章 主體 SUBJECTS

Project 17 兒童 CHILDREN

Profile 大衛.所羅門斯

Project 18 拍攝計畫 PROJECTS

Profile 娜瑞兒.奧提歐

Projec t19 直拍/橫拍 VERTICAL/HORIZONTAL

Profile 奧利佛.朗

Project 20 道德 ETHICS

結語

名詞解釋

參考書目

索引

試閱內容

Project 4 重疊 LINING UP(節錄)

永遠都可以用不同的角度看事情:如果兩個人能合而為一,讓觀者困惑,這張照片就成功了。

我常想,執著的攝影師最終會出現某種自閉性格,以脫離常軌的方式來處理所有視覺。例如,讓所有視覺元素剛好重疊在一起。街頭攝影最強烈的一項特質,是等待所有元素完美到位,就像木工或拼圖的完美接點。從某些方面來看,這種「合體」似乎是一種練習,如果做得好,你將完全看不到接點。

在街頭觀察人群時,路人的肢體語言是樂趣來源之一。舉個例子,在探索這個部分時,你可以觀察兩個專心交談的人;從某個角度望

去,他們會「連」在一起,瞬間合而為一。這是一種非傳統的側面視角,像這種視覺上的小心機可以吸引觀眾多看一眼。如果一張照片需要花時間去了解,那這張照片就成功了。

這張兩名男子站在電線桿後方的照片(右頁)拍得還算到位,因為他們真的與桿子重疊,成為一個直柱體。在多次微調之後,畫面中所有元素終於合體。我當時躲在電線桿後面,因此有足夠的時間進行多次微調。

但事後看來,這張照片有點像習作:拍得還算成功,但缺乏真正的力度。下一頁的合體照片攝於斯德哥爾摩,效果比這張好得多。

事實是:有些照片就是比其他照片成功。你必須接受這個事實。別人的意見會有幫助;沒有攝影師能完全不被別人的意見影響,但你必須了解自己。

結語

看見兩個、甚至三個人重疊是一種奇怪的感覺;你必須培養一種獨特品味,才會欣賞這種荒謬感。並非每個人都喜歡這種風格。不過,就像其他街頭攝影風格一樣,你還是可以將它收入你的字典,作為備用選項。重疊是一種小心機,但正如所有的小心機,如果運用得當,效果將立竿見影。

■ 看看理查.卡瓦(Richard Kalvar)的攝影集《地球人》(Earthlings, 2007),他經常採取新鮮的角度觀察人以及人的形狀。

■ 記得,人們忙著交談時,通常不會意識到攝影師對他們有興趣。

■ 跳脫傳統的思考方式:或許構圖中的某個人能夠融入背景,製造一些趣味。

■ 也可以考慮讓人與動物排成一直線,腿越多越好!

■ 重疊或合體的效果也可以藉由色彩來完成。例如,一件綠色上衣可以成為大自然的一部分。

■ 同樣的道理,黑白照片也會消除色彩差異。綠色上衣會呈現為暗色,就像籬笆一樣;它們也可能融為一體。

■ 人們靜止不動且遠離車流時,「重疊」的效果最好。廣場式的開放空間會很理想。

Project 6 跟蹤 FOLLOWING(節錄)

攝影師會自然而然跟蹤一個有趣的人,而這個人可能會走過一個完美的背景,構成一張完美的照片。

顯然,你不僅可以從一個定點拍攝「等到」的照片,還可以反過來做;但你需要一個背景,加上一個移動中的主體,才能拍到一張完美的照片。「跟蹤」的不同之處在於,攝影師也在移動,而且事情發生的速度更快。攝影師經常得連跑帶跳才能就定攝影位置。

棚內的攝影師喜歡用乾淨的背景,因為他們不想被干擾。有時,拍出來的主體像在外太空飄浮。在街頭,一切事情的發生都是偶然,背景也許可以豐富主體的意涵。因此,街頭攝影師有了更大的野心,希望能憑著運氣和直覺,拍到超乎想像的背景。在倫敦攝政街(Regent Street)上,一個頭頂床墊的男子突然從店裡走出來──這是好的開始。主角本身已經讓你有理由按下快門,但真正替照片加分的是背景。櫥窗裡的女子似乎在平衡著床墊的另一端。看看三張照片中的第二張,男子雖只走了一小段,但拼圖又再次拼上了。

在照片中,我「跟蹤」這位條紋洋裝女子的時間比較久,雖然也只有幾分鐘而已。我看見她的洋裝,立刻聯想到行人穿越道的斑馬線;如果運氣好,遲早會等到她過馬路。我想讓事情單純化。照片中只需要兩個要件—兩組線條。顯然,直拍的效果最好,但頂著床墊的男人則適合橫拍。場景中央的形狀自然會告訴我們正確的方向。

有些突然從附近竄出來的人會吸引你的注意力,他們看起來有趣,或手上拿著特別的東西,你直覺想跟蹤他們。這種拍攝手法可稱為「拼圖」:你知道哪裡缺了一塊拼圖,而突然間,那塊少了的拼圖就出現在眼前。

結語

只有在你預計能迅速拍幾張照片的情況下,才應該跟蹤。跟蹤某人太久(例如五分鐘),不僅不實際,也很怪異。一般而言,這些照片若非很快就能拍到,就是完全拍不到,你最好接受這個事實。同樣的邏輯也適用於其他街頭攝影情況。要隨遇而安,不要強求。

■ 想像你在拼圖,留意各種可能的背景。

■ 設定好相機,尤其是快門和ISO值。

■ 了解你的城市並做筆記。

■ 或者,只要隨處亂逛就好;體驗一個陌生城市的新鮮感。

■ 有時你只想突顯主體。這時候,一個沒有特色的背景,例如一道牆,也就夠了。

■ 跟著形狀走。

■ 也可以跟著人的影子走。

Project 9 模糊 BLURRED

刻意的攝影實驗或許能打開一扇通往桃花源的門。

模糊不見得是失誤。

許多攝影師偏好絕對犀利的高解析影像世界,「模糊」可能被聯想成失誤。模糊(還有失焦)有程度之分,有時真的是失誤,但若刻意為之,或許能為你在街頭打開一扇通往桃花源的門。

在這個前提下,我們也該考慮動態。動態也有程度之分。動態在何種情況下會變得抽象?

奧圖.史坦納特(Otto Steinert)於1950年拍攝了一幅知名作品,畫面中是一個行人模糊的腳。看起來如此簡單,卻又抽象而超現實。這提醒了我們,街頭也能從如此不同的角度去詮釋。

瑞士攝影師恩斯特.哈斯是1960年代彩色與抽象攝影的先驅;他是紀實攝影師,作品被視為藝術在畫廊展出。他用淺景深、似有若無的對焦及模糊的動態開創了攝影新頁。1956年攝於西班牙潘普洛納(Pamplona)的鬥牛士照片看似一幅油畫,至今依然令人大開眼界。

洛古.雷攝於孟買火車站的黑白作品有如史詩。焦距範圍內有兩名男子正在讀報,四周是一片流動的人海。技術上的細節我們不得而知,但我大膽猜測快門大概是1/4秒。

我外拍時,偶爾會用同一台相機造訪這個平行宇宙。拍出來的效果取決於相機的快門速度,一般設定為1/250 秒,可拍清楚正常走路的動態,但若同時改變感光度(ISO值)及快門,例如1/8秒,效果便完全不同。還有許多設定組合可以一試。

我發現,拍攝模糊的照片是一種解脫,能平衡我中規中矩的攝影風格。

此處選的照片是控制下的實驗。這組連續鏡頭的主角是一位韓國傳統音樂家,我當時在倫敦大英博物館的大廳向下俯拍。她始終站在一個定點,我希望她或多或少在焦點內。旁邊經過的模糊人影,讓她看起來有如童話裡的魔笛手。這裡用的快門是1/8秒。

這張夜拍的主角是一個穿著黑大衣、戴著帽子、手拿公事包的模糊男子。我用慢速快門並晃動相機,製造些微的殘影效果。當晚剛下過雨,地上映著大量飽和的色彩。這名外貌優雅的黑帽男子突然現身,讓我有機會捕捉到一種情緒及形狀。有時,只要有一個迷人的形狀就足夠了。

主體必須醒目,才能從模糊的影像及色彩紋路中跳脫出來。

結語

攝影界永遠都在追求「更佳畫質」,但希望攝影的靈魂不會因此而改變。這就像繪畫:畫布和畫筆基本上仍和百年前一樣。針尖般犀利的街頭攝影世界就像高畫質電視,到頭來,最重要的還是節目品質。

■做實驗。用幾種不同的慢速快門拍攝—例如集中一段時間只用1/8 秒的快門。

■從一個定點捕捉動態—人群經過的流動性可提供模糊的影像。改變快門速度來找到你要的模糊程度。通常,主體最好要能夠辨識。

■近距離拍街景時可以晃動相機,用人群的形狀來填滿畫面,而非他們的細節。

■看看恩斯特.哈斯及馬里歐.賈克梅里拍攝的照片。兩人都是抽象/模糊攝影的先驅,而且作品仍未過時。

■拍攝模糊的照片時,加強原色系的運用,效果通常會更好。

第四章 靜止 STILL

街頭攝影不一定需要拍到人。人類生活的跡象,無論以何種稀奇古怪的方式呈現,也一樣具有張力。

歷史上最早的街頭攝影,或許是路易.達蓋爾(Louis Daguerre)在1839 年拍攝的巴黎大道榮景。詭異的是,照片中幾乎不見人影。由於曝光時間長達數分鐘,唯一清楚的人,只有一個讓鞋童擦鞋的男子。他像個木頭人般一動也不動,以致在長時間曝光下,還能在照片中留下永不磨滅的身影。

這張照片引人入勝,構圖嚴謹,但真正吸引目光的,還是那個站立的人影。這個部分經常被放大,只為了看清楚「第一個在街頭被拍下來的人」長什麼樣子。

不過,我想討論的不是人,而是在「空蕩」的街頭,人與物存在的「跡象」。當然,人與人跡不免交錯,但我試著劃分開來討論,對拍攝會有幫助。

在實務上,許多街頭攝影師並不會刻意區隔兩者;當然,在拍照過程中,他們可以在擁擠和空曠的場景之間任意移動,唯一在乎的是發現值得拍攝的有趣景象。

拍攝計畫

■ 空蕩

■ 物體

■ 圖案

有一點必須再三強調:街頭攝影不盡然需要人;你永遠有其他選項。對街頭攝影師而言,假人模特兒是最好的拍攝主體。這些假人作為人的替身,完全不介意被拍,經常身首異處,躺在其他有趣的人造物旁,蘊含了無限可能。難怪許久以來,一直是街頭攝影的要角。有經驗的街頭攝影師都會將目光落在假人身上。只要看看馬格蘭多年來集結的攝影作品,就會驚覺在街頭攝影師的鏡頭下,假人模特兒竟如此多變而富生命力。假人模特兒除了從櫥窗內安靜瞪著窗外,還可以與真人互動,是街頭的最佳道具。

有時,假人模特兒的斷臂殘肢被當成垃圾,棄置在路旁。垃圾並不美,但從某個角度來看,也可以很特別,例如一疊空箱子。形狀可以是一張照片的起點,也可以成為拍攝計畫的點子。人們將垃圾留在街頭,既然如此,何不拍下來呢?並非所有垃圾都是骯髒、不吸引人的。

我想補充一點:一股腦兒拍攝有人的照片,即使是畫面中最不起眼的元素,也會讓觀眾和攝影師覺得疲乏。重點是節奏感,例如在一本攝影集中,沒有人的空景能提供呼吸的空間。

在扉頁上,靜物照片是標點符號。在這種狀態下,街頭沒有急迫感,拍起來輕鬆,卻不一定容易遇到。

常有街頭攝影新手覺得,照片裡如果沒有人,就好像缺少了什麼,哪裡都不對勁。他們拍攝人物時容易感到焦慮,總是怯生生地把鏡頭移開;自此之後,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妥協。這不是辦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點,如果你真的對拍攝人物感覺不自在,這種情緒會顯露在作品上面,造成負擔。就像一次很糟的高爾夫揮桿──你可能要回到原點,想清楚自己到底想做什麼。如果你真的想拍人物,唯一的辦法就是改變自己的心態。不過,也有人喜歡拍攝街頭,但不見得喜歡聚焦於人物。讓他們著迷的可能是街頭塗鴉、街頭藝術,或意外發現的有趣事物—臨時或固定的。你可以說,他們喜歡發掘生活周遭的街頭設計元素。在街頭攝影中,招牌字型就是一個龐大而豐富的主題。另外,「街頭家具」也是—這是對街頭各種裝置的親切稱呼,例如公園長凳、公車站、交通號誌、噴水池、紀念碑、郵筒等。

牛奶瓶曾是西方街頭的固定裝飾。送牛奶的人開著牛奶車,送著裝滿牛奶的玻璃瓶──是靜物,也是人類生活的跡象。當牛奶瓶被留在門口讓送牛奶的人收走時,裡面已空無一物。

在倫敦這樣的城市,牛奶瓶曾隨處可見,人們也習以為常,如今卻已徹底從街頭消失,只能從照片中回顧它的存在,宣告它的缺席。美國攝影師強納生. 拜爾(Jonathan Bayer)從1970年代開始就在拍攝牛奶瓶。2004年,他為牛奶瓶製作了一首安魂曲──《煙中的瓶子》(Bottle in the Smoke)攝影集。這些物體再平凡不過,但一旦集結成一本攝影集,你會突然發現牛奶瓶竟如此美麗。這些從未失去

意義的空牛奶瓶,是街頭物體被遺忘的典型案例。

喬漢娜.紐拉絲(Johanna Neurath)是倫敦一家大型出版社的設計總監,喜歡在街頭尋找「有設計感的東西」。她的專長之一是到倫敦東區的哥倫比亞路(Columbia Road)花市,待人潮散去後拍攝溝渠裡蕪雜的花屍。相對於花藝的端莊之美,她捕捉到另一種可能:她的花朵、花瓣及葉子組成了迷人的街道裝飾—儘管並不持久。這些作品極具啟發性,尤其能讓人理解到,你不一定非拍人物不可。

這類作品也以樹木為語彙:樹木在街上一字站開,是最重要的街道裝置之一;樹木的枝幹也像人體一樣彎曲。在布列松1953年的一張照片中,一排彎曲的樹沿著塞納河畔排開,只有一個渺小的人影坐著,彷彿不小心入了鏡。這排樹就像一彎弓起的背影。

布列松的作品並非總是仰賴人,他也同樣在意形狀。你甚至可以說,布列松首先看到的是形狀。不過,人是最常出現的形狀,所以他也總是樂於運用。

只要看過幾本布列松的攝影集,就會發現他真正的主題其實是幾何。從英倫運河上方海鷗飛翔的天空,到日本一條小溪中強烈暗示陰陽概念的漩渦,甚或他在1960 年代拍攝自己亂亂的被窩和一份報紙,都可以看出這個傾向。布列松的攝影不需要人;這是個驚人發現。

個性才是關鍵。如果一個空間或物體具有某種姿態或性格,就值得拍下來。

在照片裡,時間是一項因素;一張空蕩蕩的照片可以填滿時間。十九世紀初,在攝影發明的頭幾十年,這種媒介尚未真正具備表現人物的能力,除非他們能在很長的曝光時間下完全不動。這些無人的照片並非有意為之,但十九世紀的街上確實看不到車子,不像現在,車已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今日的街頭攝影中可能滿滿都是車,卻不常有加分效果,反而是攝影師經常在街頭發現有趣的事物,卻被停在路邊的車輛擋住視線。

前幾年我造訪雅典, 有人帶我到布列松1953年一幅名作的拍攝地點。在這張照片中,兩名女子與樓上的兩尊雕像互相呼應。現在,建築物保持良好,但大部分時間卻有一輛車子停在門外,實在令人扼腕;

布列松的作品完全不可能重現。太少人談到車子在街頭攝影中引起的破壞作用。哈瓦那街頭的古董車本身就是主角,但今日,街景總是被現代化的汽車填滿。一條停滿了車的街道並非我們所要的空蕩。

瀏覽Flickr上專拍空曠街道的社團,你會發現一些好玩的現象。有些照片真的空空如也,沒有企圖,也沒有意義,唯一的價值只在於符合社團宗旨。可以想見,其中一些是夜拍,因為黑夜會吞噬整張照片。

在白天,萬里無雲的天空算不算空蕩?藍天也有一種姿態,但是否值得拍攝?或許,奇形怪狀的雲與街上的形狀互相呼應,而使一條空蕩的街道有了戲感。街頭攝影師始終應留意天空的變化,包括陽光,因為陰影和倒影會讓照片變得不再空蕩。

在街頭,空的椅子或長凳正因為空著,反而宣告了它的存在。但沒有人坐,它的功能就不算完備。所以,當空椅子或長凳被拍到時,從不會完全空著。椅子是一種物體(當然!),是裝置在街頭及公共空間的家具,原本不被認為值得拍攝,但椅子也可以有個性,就像人一樣。你該學著去發現無生命物體背後的性格,並記住,無生命物體就像人一樣,也有故事要說。

商品簡介

終於等到!攝影大師最珍貴的街拍經驗全分享!

等待、空蕩、背影、鏡射、模糊……

這20個街拍計劃,布列松、卡帕、森山大道也在練

看他們,如何拍得精彩?

◎ 第一次!攝影大師街拍實戰密技、心法,首度系統彙整

◎ 這些技法,超實用,玩攝影一定要練的基本功,更拍出了精采的攝影史

◎ 如何等、如何跟,想問卻問不到的街拍困惑,終於都能找到解答

◎ 倫敦TATE MODERN工作坊教師,用職人級的精闢解析大師作品,看完大呼過癮

◎ 5大主題,20個拍攝計劃,揭開決定性瞬間的秘密,破解好照片的法則

◎ 20位當代頂尖新銳示範,掌握街拍攝影未來風格與最新脈動

如果你看著一幅照片,聞得到街的氣味,那就是街頭攝影。——Bruce Gilden

街頭攝影師必須迷路。——David Gibson

攝影一定要拍人嗎?如何營造空蕩的美感?鏡射、倒影,如何靈活應用,比拍到真人更耐人尋味?如何等,才能等到好照片?如何跟對人,竟能跟出決定性瞬間?跟蹤五分鐘以上,不僅不實際,拍不到好照片,還會嚇到人?大師都是抓什麼時間點下手?人多好拍,還是人散才拍?藍天也有一種姿態嗎?是否值得拍攝?布列松的作品主題,其實是幾何構圖?這些看似非技巧的攝影眉角,其實才是拍出好照片的主因?!「熱鬧」、「安靜」、「抽象」、「靜止」、「主題」,作者歸納出的這五大主題,背後暗藏著捕捉影像的根本法則,更是攝影新手一定要練的拍攝計畫。

梅耶若維茲說:在羅伯.法蘭克成名之前,他就已經在街上認識他了。原來,在成為攝影大師之前,每位攝影人都是從街頭開始,練出行走街巷一定要有的敏銳度。這本書,是這些街頭經驗最珍貴的經驗談。作者從事街頭攝影逾25年,經由爬梳街頭攝影史,歸納出這些實戰精華,秩序、等待、跟蹤、陰影、鏡射…將影像決定性瞬間的祕密,化為具體的20個經典拍攝計畫,帶領讀者完全參透影像魅力的成因。

本書也精選20位世界當代攝影新銳的作品,帶領讀者認識街頭攝影的拍攝現場與演變。不談機型、不談構圖,直接看穿攝影的本質,進而頓悟影像觸動人心的技巧,實際應用在日常的拍攝之中。例如:布列松的作品其實並非總是仰賴人,只要看過他的攝影集,就會發現他真正的主題其實是幾何。從英倫運河上方海鷗飛翔的天空,到日本一條小溪中強烈暗示陰陽概念的漩渦,甚或他在1960年代拍攝自己亂亂的被窩和一份報紙,都可以看出這個傾向。

作者用照片詳盡解說各種視覺效果,還提出許多與傳統攝影不同的新觀點,讓人得以拋開攝影成規,用相機自由探索影像世界。拜網路之賜,flickr、臉書、Instagram等媒介,街頭攝影已經成為新世代的影像顯學,跟著作者進入大師的街拍魂,一起用20個經典街拍計畫,來探索好攝影吧!

【這些技法,超實用!】

◆基礎技法

Q:如何拍出「很自然、像是巧合的照片」?

A:使用「等待」技法

最好看起來像是一走進場景,就自然拍到的樣子,但畫面看起來不能太完美。

Q:如何拍出「引人想像、具渲染力的照片」?

A:使用「背影」技法

拍背影雖然容易,卻可能更吸引人,更有想像空間,因為人習慣從背影解讀別人的性格。

Q:如何找到「有趣的視角」來拍攝?

A:使用「俯拍」技法

就像是狙擊手在尋找完美的制高點,可以不受人注意地發現有趣的視角。

Q:如何拍出「黃色小鴨就在你的兩指之間」效果?

A:使用「重疊」技法

如果照片中的兩個人能夠合而為一,讓觀者困惑,這張照片就成功了。

◆入門技法

Q:如何不知不覺拍出「決定性瞬間」?

A:使用「跟蹤」技法

自然而然跟蹤一個有趣的人,他可能會走過一個完美的背景,構成一張完美的照片。

Q:如何拍出「具有藝術感的照片」?

A:使用「隔層」技法

透過玻璃或其他材質拍照,能增添一種自然的藝術層次,讓畫面又多了一層意義。

Q:如何找出「新的拍攝主題」?

A:使用「鏡射」技法

走過一棟玻璃帷幕大樓或任何反射影像的表面,你可以貼近它的外緣,看看街景的鏡射潛力。

◆進階技法

Q:如何拍出「成功的模糊照片」?

A:使用「模糊」技法

模糊不見得是失誤,但主體必須醒目,才能從模糊的影像及色彩紋路中跳出來。

Q:如何拍出「超現實的視野」?

A:使用「倒影」技法

倒影讓人迷惑,也可能帶來驚喜,能將完全不同的視野回饋給攝影者。

Q:如何創造自己的「攝影簽名」?

A:試試「陰影」技法

最傑出的攝影師總會拍攝自己的影子,幾乎就像是簽名。

作者簡介

大衛.吉布森(David Gibson)

英國Tate modern攝影課講師,從事街頭攝影逾25年。

1957年生於英國埃塞克斯郡(Essex)伊爾福鎮(Ilford)──沒錯,與那家生產黑白底片的公司同名,這個淵源讓他興奮地認為冥冥中自有安排。吉布森的父親是一名碑銘雕刻師,對質地及字型的興趣肯定影響了他的攝影創作。

早期發表的作品都是關於老人、兒童及身障人士的題材──也是經常出現在《社區關懷》(Community Care)雜誌中的社會議題。2002年,自倫敦藝術大學(University of the Arts London,前身為倫敦印刷學院)取得攝影碩士學位,主攻歷史與文化。

作品廣泛於各處刊載及展出,更被選為《當代街頭攝影》(Thames & Hudson, 2011)攝影集中的世界頂尖街頭攝影師之一。他的作品收入多個影像圖庫,並常受設計顧問公司委託,執行企業形象案的拍攝。

除了拍照,吉布森也經常在倫敦及世界其他城市帶領街頭攝影工作坊,到過的城市有貝魯特、新加坡、華沙、阿姆斯特丹、斯德哥爾摩、曼谷(與In-Public)等,並數度造訪雅典。未來計畫開辦更多工作坊。

◆網站:www.gibsonstreet.com

◆臉書:www.facebook.com/DavidGibsonStreetPhotographyWorkshops

譯者簡介

譚平

清華大學電機學士,紐約理工學院傳播藝術碩士,曾任廣告製片,現專事譯作,包括《藝術打造的財富傳奇》《打敗P&G的美則傳奇:新創業之道,你該學用理念賺獲利,用設計贏人心》。

作者自序

四處亂逛,沒特定想拍什麼,乍聽之下很奇怪,但當那神奇的片刻降臨,便將成為一種最隨心而至、妙不可言的拍攝手法。

什麼是街頭攝影?

對我來說,書店攝影區最無聊的一架就是教學和技術類書籍。無論在實務或情感上,我都搞不懂這些書。我在1980年代晚期剛開始學攝影時,那些理論幾乎害我要放棄拍照。理論扼殺了我的自信,至今仍在我心中留下陰影。相較之下,我喜歡看傑出的攝影作品,尤其是街頭攝影。我一直透過看照片學攝影,也想以此作為本書的主調。沒錯,我希望只靠書中的照片,就能激起諸位好奇的讀者對街頭攝影更大的興趣。

我也要事先聲明:主觀意見恐不可免,例如我對技術的排斥。在寫書期間,我逐漸意識到,人竟然可能如此無法容忍某些事情,人的觀點竟如此容易被定型。亨利.卡提耶–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就無法容忍某些攝影手法,對於美學,他有一套嚴謹的高標準,但他極度不信任彩色攝影。那是他的看法,但不一定對。

本書的對象可說是年輕時候的我──天真的人,開始對攝影產生終其一生的興趣,飢渴地想吸取更多知識,並走出自己的路。所謂天真是指像孩子般的好奇心,但隨著年紀漸長,你的視野總不免受到挑戰而逐漸改變。我很了解學習初期階段的執迷,但對我而言,那樣陡峭的學習曲線是再也找不回來了。但透過街頭攝影教學,我在別人身上看到了似曾相識的飢渴;他人燃燒正炙的熱情正是我的強心針。

本書透過欣賞照片來認識街頭攝影的拍攝過程。運氣教不來,對街頭攝影的熱情也教不來,但如果你心中已經有了火苗,本書或許能助你釐清,甚至加速這個過程。

我手上有一本安德列亞.費寧爾(Andreas Feininger)的《全方位攝影師》(The Complete Photographer, 1965),封面是一張動人心魄的亞洲女子照片;在紅光的點綴下,她的黑髮與背景融成一片。這本書有著令人印象深刻的設計和獨特的字型,令我愛不釋手。該書主要在討論攝影的技術層面,並附上了許多圖例、圖表及算式。費寧爾是一位優秀的攝影師,雖然他自己並不承認:

攝影只有一部分能教──具體而言,就是攝影技術。其他都要靠攝影師自己。

這段告白讓我欣慰,但弔詭的是,這本書最後的歸宿可能還是在書店的工具書區,而非與偉大攝影師的作品集並列。事實上,本書介於兩者之間──它講述街頭攝影的實務面,但試圖將各種方法分解成攝影者能用的清晰概念。我原本擔心其中一些概念可能太過淺白,但隨即想起某次有人因不知要在街頭拍些什麼而苦惱,於是我隨口給了一點意見:我建議他跳上公車,看著世界從窗外經過,只要發現有趣的東西就跳下車。他聽了之後竟豁然開朗!我很訝異,因為我多年來都是這麼做的。這對我來說顯而易見,但對別人可能很受用。

回顧過去幾段街頭攝影的歷史時,我還發現,如果能介紹二十位攝影師的視野及思路,想必十分引人入勝。作為串連本書的素材,這些攝影師的故事展現了各種可能性;我們看到,攝影如何讓他們的生命更有意義。整體而言,我希望能忠實呈現這些攝影師及世界各地的街拍愛好者共同享有的熱情。

在《持續進行的瞬間》(The Ongoing Moment)中,傑夫.岱爾(Geoff Dyer)思索著主題與性格在攝影中代表的意義。他問了一個有趣的問題:路(road)與街(street)有何不同?他的結論是:

問題不在於大小(有些城市裡的街比鄉下的路還寬)。路通向城市之外,而街留在城內。所以你會在鄉下看到路,但不會有街。如果一條街變成路,表示你正向城外走;如果一條路變成街,表示你正往城裡去。只要你走得夠遠,一條路終究會變成街,但反之不見得亦然(街的本身可能就是終點)。街之所以為街,兩側必有房屋。最棒的街會催促你留下,而路始終讓人想離開。

這是一個值得玩味的觀點,但到頭來卻會讓你搞不清自己身在何處。重點是,誰在乎你是在路上或街上拍的照片?再者,街頭攝影師有時會走一趟公路之旅,但他們不會變成「路邊」攝影師。

岱爾還為爵士樂寫了一本非常動人的書:《但卻美麗》(But Beautiful, 1992)。爵士樂與街頭攝影有一點血緣關係──兩種藝術形式的開創者都拒絕墨守成規。我提出這個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關聯,是為了介紹我為街頭攝影取的另一個名字,而它與爵士樂及其處理旋律的態度有關。最重要的是,我對爵士樂手的心境有種設身處地的認同:他們讓自己迷路;他們知道自己要往哪裡去,他們控制著方向,但開放接受偶然出現的可能,跟著感覺走。所以,街頭攝影也可稱為「迷路攝影」──街頭攝影師必須迷路。

許多街頭攝影師都提到過這種迷路的心態──不要刻意想找一個破口,或進入一種狀態。這幾乎像是一種入門儀式──是一種只有透過實踐,才能親自體會而獲得的祕密知識。國際街頭攝影師學會In-Public的創辦人尼克.特品(Nick Turpin)分享了他在這個過程中的驚奇感受:

有多少攝影流派在本質上能帶給人「驚奇」?正因如此,許多人幾乎視街頭攝影為心靈昇華過程,因為這是一種極私密的體驗,或許可稱之為攝影上的頓悟。街頭攝影幫助我了解我所處的社會,以及我在其中的位置;我更像是為自己而拍,而不是為廣大觀眾而拍。就像佛教中的頓悟──透過這種了解,我得到了快樂。當我在公共空間凝視眼前景象時,我的確經歷了如電影《駭客任務》(The Matix)般甦醒的片刻;那些片刻之所以顯現在我面前,是因為我將自己放在一個對的情境中,讓它自然發生。

帶著心與眼,街頭攝影的必練20課:這些技法與心法,拍出了精采的攝影史!
The Street Photographer’s Manual
作者:大衛・吉布森(David Gibson)
譯者:譚平
出版社:原點出版
出版日期:2014-10-04
ISBN:9789866408991
定價:480元
特價:88折  422
其他版本:二手書 33 折, 159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