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浮力
cover
試閱內容

Day 1

第一天

我造訪的那戶人家,位在東京世田谷區南方的住宅區。不久前,我才為另一件調查工作來過附近。當時,這一帶還是茂密的森林,棲息著各種昆蟲,幾乎看不到人類的屋舍。沒想到,短短數十年已蓋起這麼宏偉的房子。以「宏偉」形容,並非我真正的感受,而是站在人類的立場,揣測這屋子應該算是宏偉。總之,此地的房屋外觀都極為氣派。

「按門鈴後,說句『我帶來重要的消息』,對方大概就會開門。」情報部下達指示。

「千葉?我念幼稚園時,認識姓千葉的同學嗎?」山野邊遼立刻感到不太對勁。根據情報部提供的資料,他今年三十五歲。不過,人類的年齡和品質不見得成正比。年紀大不代表優秀,只代表血管、內臟等肉體器官的使用時間較長。

依過往的經驗,人類的本質在五歲後幾乎不會改變。

比起我見過的「三十五歲男人」,山野邊遼更顯蒼老。他的眼窩微微泛黑,眉頭之間皺紋不少。

「畢竟是幼稚園的朋友,難怪你不記得。」我應道。

「不,我的記性很好,幼稚園的朋友大都記得。」

「小時候的事,你真的記得?」

「不久前,為了替小說中的角色取名字,我才翻過幼稚園名冊。」

怎麼跟當初講的完全不一樣?我忍不住想吐槽情報部。去他的「不用擔心」,最後還是現場調查人員收爛攤子。

「千葉、千葉……」山野邊遼歪著頭喃喃自語,彷彿想喚醒腦海的回憶。

「請用茶。」身旁傳來微弱的話聲。山野邊的妻子美樹在我面前放一杯茶。她穿黑毛衣搭黑長褲,似乎在哀悼去年過世的女兒。據我所知,人類的生死與衣服顏色並無直接關聯,黑衣沒有緩和悲傷的效果,鮮豔衣服亦不會傷害到死者,但我不打算探究人類的這種習性。人類重視「科學」與「資訊」,卻又放不開「運勢」與「迷信」。為了「六輝」信仰,病患不肯輕易出院,導致空不出床位,醫院亂成一團的情景,我早就見怪不怪。從前的時代,還流行過「方違」、「靈驗」。

「幼稚園時,我們一起玩過黏土,然後我去過你家一次。」在不引起懷疑的範圍內,我補充一些情報部給的資訊。「你家的書櫃很多,堆滿伯父的藏書,然後掛著好幾張獎狀。」

「啊……」山野邊遼頗為驚訝。「家父因工作上的表現領過不少獎。他在通訊公司負責技術研發,幾乎是全年無休。每天從早到晚他都待在公司進行研究和實驗,是徹頭徹尾的工作機器。」

「他不是人,而是機器嗎?」

山野邊一愣,應道:「不,他是人。」

「他是人?」

「在我心目中,他不是稱職的父親。雖然不會在家裡動粗或作威作福,可是他滿腦子只想著工作。」

「工作總是辛苦的。」我自然是聯想到自己的工作。看見同事混水摸魚,我就不禁浮現「不辛苦的工作沒資格稱為工作」的想法。

「這一點我當然明白。但父親簡直生來就為了工作。他非常認真地研究,檢驗新技術,在商品開發上發揮所長。他親口說過喜歡工作,相當樂在其中。」

「工作不可能快樂。」這是我的肺腑之言。

「不僅是平日,連假日他也老往公司跑。我和父親難得見一次面,每次遇上他,我都會像跟遠方親戚打招呼一樣緊張。面對我時,他總是板著臉,一副百無聊賴的神情。」山野邊遼揚起嘴角,「不過,後來我才曉得,事實並非如此。」

「不然呢?」

「父親是在害怕。」山野邊遼的笑容消失。

「害怕什麼?」

山野邊遼沒回答,只說:「他努力摘取每一天。」

「什麼意思?」

「『努力摘取每一天』,這是古羅馬人的詩句。父親奉為座右銘。」

「喔……」我聽不懂,還是隨口附和。在我的工作中,這是單調卻重要的基本程序之一。

「對了,千葉先生,你帶來什麼消息?」美樹在山野邊遼身旁坐下。

「那男人的藏身地點。」

坐在右側的山野邊遼一聽,頓時有些緊張。

「山野邊,你曉得那男人離開法院後,去了哪裡嗎?」

山野邊遼的臉忽然皺成一團。我十分錯愕,無法理解他為何會如此痛苦,但稍加思索,旋即恍然大悟。看來,本城崇不必現身,就能傷害山野邊夫婦。在山野邊夫婦眼中,本城崇如同侵蝕肉體的病毒或惡性腫瘤。

「你應該知道本城的下落吧?」我追問。

「怎麼說?」

「你們自認掌握那男人的行蹤,可惜,我得告訴你們,他根本不會回到你們想的那個地方。」

山野邊遼的目光游移。原來情報部給的資料也不是毫無用處,剛剛那句話已發揮效果。

我試著整理發生在山野邊夫婦身上的這起案子。以人類的術語來說,應該稱為「複習」。不,或許稱為「預習」更恰當。起初,我默默在腦中爬梳來龍去脈,遇上不明白的部分,便試著詢問山野邊夫婦。

這對夫婦顯然對我抱持著戒心,礙於想知道我的「消息」,才沒惡言相向,也沒將我趕出家門。或者,他們只是失去發怒的力氣。

去年夏天,山野邊夫婦的獨生女菜摘身亡。那一天,山野邊在家裡看書。他家位於世田谷的僻靜住宅區,是獨棟建築。

「隔天我預定參加一個談論美術史的電視節目,正在臨時抱佛腳,將一些相關知識塞進腦袋。女兒命在旦夕,我卻捧著美術入門書不放。」案發後,山野邊遼在唯一發表的手記中寫道。

當時,妻子美樹不在家,她開車到影音出租店。那天新動畫片開放租借,她想借幾片回來給女兒一個驚喜。

小學下課後,菜摘與兩名住在附近的同學一起走回家。然而,菜摘沒踏進家門。在離山野邊家約一百公尺的路口,菜摘向同學道別。一男一女兩名同學揮揮手,和菜摘互道「明天見」,轉往另一條路。

菜摘根本不用轉彎,只要筆直前進,就能抵達家門,她卻始終沒回家。

山野邊夫婦擔心遲遲未歸的女兒,在住宅區內奔走查看,甚至前往學校,幾乎找遍每個角落。

晚上九點,夫婦倆報警。之後,有週刊雜誌針對「太晚報警」這一點提出質疑,山野邊在手記中回應:「一旦報警,等於承認女兒失蹤,所以我一直無法下定決心。當時我抱著一絲期待,希望不必驚動警察。」

我不認為山野邊遼的行為有什麼不對,畢竟人類原本就不是理性的動物。週刊雜誌上那個寫下「山野邊夫婦的行動匪夷所思」的人,倘若遭遇相同的情況,多半也會做出匪夷所思的舉動。

接獲報案後,警方的表現還算稱職。至少我聽到的評價是如此。他們立刻派員搜索住家附近,並設法安撫山野邊夫婦。考量到可能會接到勒索贖金的電話,也在家裡配置警力。

隔天,山野邊菜摘的屍體在郊區河中被發現。從山野邊家前往該處,徒步約需三十分鐘。屍體並非自上游漂下,而是直接棄置。

死因是窒息,但脖子上並無勒痕。據報章雜誌的推測,菜摘可能是遭塑膠袋套住頭,或關進缺乏氧氣的空間。

數天後,警方宣稱在屍體內檢測出生物鹼毒素。由此推斷,菜摘是遭注射藥物,引發呼吸困難,終至缺氧身亡。另有報導指出,南美的原住民族會使用類似的毒藥製成毒箭,進行狩獵。看到這則報導時,我想起曾受同一種毒箭攻擊。當然,這只是個毫不相關的回憶。

「我聽見你和外頭記者的談話。」山野邊遼望著門旁牆上的對講機螢幕。原來如此,透過那玩意可得知外頭的動靜。「之前,我家門口跟大名出巡一樣,隨時有人輪班看守,簡直像『參勤交代』的落腳歇息時間。」

「差得遠了。」我脫口而出。

「差得遠了?」

「跟『參勤交代』差得遠了。」我回想著親身參與「參勤交代」的情景。那項制度在人類歷史上持續約兩個半世紀,我曾為工作參與數次。「起先,我認為那非常麻煩又不符合經濟效益……」

「千葉先生,為何你能一臉認真地說出這麼奇怪的話?」山野邊遼苦笑。

我早就習慣這樣的評價。

「以前學校教過,江戶時代的『參勤交代』制度,害各地方大名無法專心在領土內發展勢力。既然能持續兩百年以上,可見相當有效。」美樹開口。

「沒錯。」我點頭同意。「不過,這也造成江戶人滿為患,形成另一種負擔。為了應付『參勤交代』的需求,旅店不能擅自歇業。當時,恐怕很多旅店是迫不得已繼續營業。不僅如此,來到江戶的人,往往喜愛江戶更勝故鄉。跟現在一樣,一旦習慣都市的刺激生活,就很難再回去鄉下過日子。」

「千葉先生,你怎麼好像曾親眼目睹?」

「我確實是親眼目睹。那種簇擁著大名前進的隊伍,會產生我最討厭的現象。」

「何種現象?」

「壅塞。」最嚴重的一次,動員高達數千人,隊伍綿延數公里。想到那幕景象,我忍不住嘆氣,脫口道:「雍塞是人類最糟糕的發明。」

「那最好的發明是什麼?」美樹問。

「當然是音樂。」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山野邊夫婦面面相覷。

「江戶時代有音樂嗎?」美樹問身旁的丈夫。

「千葉先生,江戶時代有音樂嗎?」山野邊轉頭問我。

「鋼琴在十八世紀初誕生,在此之前,便存在各式各樣的樂器。每個時代都有屬於自己的流行音樂,江戶時期大概是『清元』或『小唄』吧。」

「剛開始,消息很多很雜。」山野邊遼皺著眉,回憶當時混亂的狀況。「有人看見魁梧的男子在街上鬼鬼祟祟徘徊,有人看見外國綁架集團的車子疾馳而過。我們像無頭蒼蠅般追著這些消息跑。」

「那個時候……」美樹也一臉苦澀,「連菜摘的同學也好意提供各式各樣的情報。例如,案發數天前,有人看見菜摘在回家途中,遇到一名中年大叔……」

「我想起來了,」山野邊聳聳肩,「那個男的在路上攔住孩童,提到毒蛇之類的。大夥聯想到菜摘中的毒,都認為他就是凶手。」

「後來發現是誤會?」

「嗯,其實是有爬蟲類從某戶人家逃走,對方四處張貼傳單,警告路人。」

「爬蟲類?」

「大概是蛇吧。」美樹說。「要不然就是鱷魚。」山野邊接著說。

「鱷魚這麼大隻,怎麼逃走的?」

「搞不好是透過管道弄來的鱷魚蛋或小鱷魚。」

「凶手會不會是鱷魚?」我一臉認真。

山野邊夫婦無奈地搖頭,「不,約莫三星期後,警察逮到真凶。」

凶手是個二十七歲的男人,名叫本城崇,住在河川另一岸的公寓。

「要是我沒記錯,這個人沒工作?」我回想情報部提供的資料。

「對。」山野邊遼壓抑著情緒,低喃:「他沒工作,卻過著富裕的生活。」

本城崇十幾歲時,家中發生火災,擔任官員的父親與經營投資公司的母親葬身火窟。本城崇獲得雙親的存款、股票及外幣等遺產,不必工作便能優雅過活。以上是來自情報部的資訊。

我原本想問「他有沒有莊園」,最後沒開口。人類的時間概念和我們不同,這種差異經常反映在「從前」、「現在」、「古代」、「不久前」之類字眼的定義上。人類的世界裡,恐怕已沒有莊園制度。

「本城怎麼會遭到逮捕?」我問。

一提及這個名字,山野邊夫婦的臉上便會出現皺紋,彷彿是劇烈疼痛造成臉部肌肉破損龜裂。

「出現了目擊證人。住在河邊的老婆婆看見那男人和菜摘走在一起。」美樹回答。

說出「那男人」時,美樹臉上再度出現裂縫。

「老婆婆已超過七十五歲,但腦袋還相當清楚。看到電視新聞,她立刻聯絡警察。」

「那個時候,她腦袋還相當清楚。」

美樹雙頰一顫,「對,那個時候。」

不料,進入法院審判後,老婆婆居然翻供。

這部分暫且不提。總之,案發不久,老婆婆的證詞讓搜查有了突破。很快地,警方便將本城崇列入嫌犯名單。小學到河邊的路上有間便利商店,店內裝設的監視器也拍到本城與菜摘的身影。警察拿本城的照片給山野邊夫婦指認,他們立即想起這號人物。

「你們跟本城有交情?」

「稱不上交情,只是住得近,多少有些往來。」山野邊遼神色痛苦,「第一次遇到他,大約是在兩個月前。」

「不必勉強回想,我大概猜得出是怎樣的情況。」

我這麼說,並非出於體諒,也非自認想像力豐富,而是早就掌握相關情報。

一切的開端,源於一場爭執。

那天,離山野邊家有些距離的大公園後方巷子裡,一對年輕男女起了口角。女人想逃走,男人卻拉住她。女人用力掙扎,男人又拉得更緊。山野邊遼原以為是情侶吵架,不願蹚渾水,想當沒看到從旁繞過。然而,觀察之下,兩人似乎不認識。於是,明知是自找麻煩,山野邊遼還是忍不住問一句:「發生什麼事?」男人惱羞成怒,罵道:「不關你的事。」女方連忙哀求:「救救我。」山野邊遼只好隨口胡謅:「抱歉,她很像我認識的人。」

「認識的人?你看錯了吧。」

「不,真的很像。」

「跟哪個人很像?」

「我奶奶年輕的時候。」

「你在耍我嗎?」

其實山野邊遼頗為緊張,並非故意開玩笑。他的手記裡寫著,沒自信能打贏對方,當時害怕得只想逃走。

最後,男人不甘不願地離開。不過,他不是畏懼山野邊遼,而是瞥見附近有個年輕男人準備打手機報警。

那個拿著手機的年輕男人,就是本城崇。

女人道謝後離去,留下山野邊遼與本城崇。「您是山野邊先生吧?我拜讀過您的小說。」本城崇忽然畢恭畢敬地開口。自從上電視後,常有陌生人找山野邊遼攀談,所以他不太驚訝,也毫無戒心。

「山野邊先生,看來您很有正義感。」眉清目秀的本城崇微笑道。這句話雖然不帶惡意,但他的態度不像閒話家常。山野邊遼隨口敷衍,想盡快抽身,本城崇卻自顧自講個不停。

根據情報部提供的資料,兩人的對話如下。山野邊遼的手記裡並未提及這段內容,應該是情報部暗中蒐集而來。

「您知道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罪與罰》吧?」本城崇沒來由地冒出一句。

「嗯,我知道。」

「有部黑白電影《扒手》(Pickpocket),是改編自這本書,您聽過嗎?」

「不,我沒聽過。」

「那部電影裡,男主角曾對警察說:『懷才不遇的優秀人類,擁有犯罪的自由。』」

「優秀的人犯罪又何妨,這也是《罪與罰》故事的起點。」

「於是,警察反問:『優不優秀,由誰來決定?』」

「我沒看過那部電影。」

「男主角回答:『自己。』」

「由自己決定?可是,人往往會高估自己的能力。」

「電影裡的警察,也認為他的想法太荒謬。然而,男主角接著說:『只有一開始會犯這種錯誤,以後我會更謹慎。』」

「你想表達什麼?」

「您不認為這句話很棒嗎?那是我的理想。」

「理想?你是指哪一點?」

「男主角的冷酷。那位導演拍的電影,盡是荒謬無稽的悲劇。演員個個像木偶般面無表情,承受著悲慘的遭遇。山野邊先生,您曉得其中的用意嗎?」

「不清楚,我對那位電影導演所知不深。」

「那位導演肯定是明白,世上充滿無法避免的不幸,甚至可說,這是人生的本質。所以,電影中的人物只能默默承受一切。山野邊先生,您十年前寫的短篇小說《植物》裡,身為畫家的男主角不也是如此?」

「你怎麼知道這篇小說?」

「我非常喜愛這篇小說,裡頭詳述了鈴蘭的毒性。」

「嗯,鈴蘭的根部到花瓣都含有劇毒。」

「我對主角的處境感同身受。素描植物的日常工作結束後,從植物中萃取毒素的那段情節,看得我大呼過癮。」

「大呼過癮?這似乎偏離了我的本意。」

「是嗎?」

「當初參考的資料還留在家裡,女兒讀過後,竟然對毒物產生興趣,真是傷腦筋。」

「意思是,令嬡開始接觸毒物?」

「怎麼可能,毒物沒那麼輕易弄到手。」

「藥局不就能買到?」

「毒和藥是兩回事。」

「不,沒什麼不同。」本城崇一臉正經地回道,「服用太多退燒藥,體溫會大幅降低,造成虛脫。一般的感冒藥一旦產生副作用,全身也會出現類似燙傷的症狀,甚至失明。此外,山野邊先生,您在《植物》中提過,某地原住民製作毒箭的材料,可當肌肉鬆弛劑。換句話說,毒和藥是一體兩面。」

「你懂的挺多。」

「其實,我設法從海外偷偷弄到一些毒物。」

「真的嗎?」

本城崇的神情絲毫未變,看不出是不是在開玩笑。

當時,山野邊遼並未深思,只認為是年輕人愛炫耀、裝流氓,於是將話題拉回女兒令人哭笑不得的舉動。

「學校出一項作業,要製作一本簡易的圖畫故事書。」山野邊遼說:「菜摘模仿童話《喀嚓喀嚓山》,稍微修改結局。泥船沉沒後,狸貓沒溺死,在緊要關頭攀住木板活下來。不僅如此,為了報仇,狸貓竟然打起下毒的鬼主意,簡直是異想天開。」

「下毒?」

「沒錯,後來狸貓在東京的水壩裡下毒,汙染水道,把大夥搞得雞飛狗跳。過程相當殘酷,但最後兔子打倒了狸貓。」

「她把這作業交了出去?」

「對,她取名《新喀嚓喀嚓山》。書裡把中毒掙扎的人畫得頗像一回事,引起不小的回響,算是是話題之作。」山野邊遼苦笑。「級任導師知道我是作家,不敢隨便批評她的作品,來找我商談,說『擔心菜摘心中是不是有著那樣的恐懼』。」

「令嬡怎麼解釋?」

「她若無其事地回答:『爸爸房裡有些關於下毒的書,讀起來可怕又有趣。』唉,或許小孩都是如此。」

本城崇這才喜孜孜地露齒笑開。「不過,就算往水壩下毒,毒素也會在淨水場除去,大概不會成功。」

「這不是重點。」山野邊遼再次苦笑。「要是她這麼寫,事情恐怕會更無法收拾。」

「當時我完全沒想到,那男人會做出這種事。」坐在我面前的山野邊遼低語。

「現在呢?」我並未深思,純粹確認道:「你明白他是怎樣的人了嗎?」

「或多或少。」山野邊遼有氣無力地回答。

「哦?」

「那男人沒有良心。」

「什麼意思?」

「千葉先生,世上就是有這樣的人。」山野邊遼的語氣充滿絕望。「我們只能承認真的有人天生沒有良心,而他正是其中之一。」

「他是複製人嗎?」我不禁想起一名專門研究這個領域的學者。「我有一個朋友的研究,就是以動物細胞製造出基因相同的複製體。靠那種技術,不需雙親也能製造出人類。你提到的沒有雙親的人,也是這麼製造出來的?」

「不,他當然有雙親。我們是指『良善心靈』的良心。」美樹笑著糾正。

「啊,原來如此。」雖然慌張,但根據經驗,我曉得一定擺出沉穩的態度。若是坐立不安,情況會變得更棘手。「說他沒有良心,是什麼意思?」

「造成他人的痛苦,有些人根本不在乎。」美樹應道,山野邊遼接過話:「這種人稱為『精神病態者』。書上說,在美國,每二十五人就有一人。」

機率和統計往往不具任何意義,但人類只能依賴機率和統計理解大部分的事物。

「這些缺乏良心的人,跟我們生活在相同的社會裡,看起來與一般人沒太大差別。」

「唔,我的確經常遇上這種人。」

擅於利用別人,撒謊後毫無罪惡感,就算養的狗活活餓死也不會愧疚,我調查過很多這種人。他們多半身體健朗,擁有極高的智慧,及吸引人的魅力。最不可思議的是,他們的犯罪機率不高,生活與常人無異。

「真不明白世上怎會有這種人。」

「一樣米養百樣人。就像一籃橘子,肯定有的甜,有的酸。」嘴上這麼說,我根本嘗不出水果的酸甜滋味,純粹是隨口胡扯。

「你的意思是,這些人只是比較酸的橘子?」

「或是比較甜的橘子。總之,他們不是受損、腐壞的橘子。本城崇也是這樣吧?他看不出精神失常,儘管沒工作,但手頭有錢。他沒有良心,而且……」

「而且?」

「他不是複製人。」

「千葉先生,你知道今天的判決結果嗎?」

「下午看過電視新聞。」我撒了謊,其實我是看情報部給的資料。「他獲判無罪,真是難以置信。」我盡可能表現得義憤填膺。

美樹一臉迷惘。那不是憤怒,而是納悶的神情。

「哪裡不對嗎?」

「千葉先生,你講起話彷彿情感豐沛,又彷彿不帶任何情感。」

「我不太擅於表達。」

「提到這一點……」山野邊遼突然想起似地開口:「心理學的書上說,一般人對『我愛你』或『好難過』之類描述感情的字眼,會產生強烈的反應……」

「哦?」

「然而,在『精神病態者』這種沒有良心的人身上,看不到這樣的反應。」

「什麼意思?」

「不管是『愛』還是『桌子』,他們的反應都一樣。或許可說,他們無法理解『情感』為何物。」

「這句話套用在千葉先生身上似乎也挺合適。」美樹說道。不過,她築起的防備心,不至於造成我的困擾。

「從機率來看,就算我是沒有良心的人也不奇怪。」事實上,我不具備人類定義的「良心」。不過,這項統計的對象是人類,我不包含在內。

山野邊遼不禁苦笑。妻子美樹流露的笑意更加明顯。

「千葉先生,搞不清楚你是認真的,還是開玩笑。」

商品簡介

死亡就是一切的盡頭嗎?

系列日本狂銷1,100,000冊!

伊坂幸太郎醞釀8年嘔心瀝血之作

‧2013年《達文西》雜誌票選日本最受歡迎男作家NO.2

‧2013年《達文西》雜誌BOOK OF THE YEAR第5名

‧2013年 「週刊文春傑作推理小説 BEST10 」第5名

‧2014年 「這本推理小説了不起!」第5名

‧2014年 「好想讀推理小說!」 第7名

‧系列改編電影由亞洲天王金城武主演

‧1976阿凱、五月天瑪莎、史丹利、陳柏霖、滅火器大正、詹宏志、蔡康永、膝關節聯名推薦!(按筆畫排序)

☂ 千呼萬喚‧死神千葉回來了──!

千葉的任務是觀察特定人類,

七日內判定此人的生死存亡。

這回,千葉遇上一對誓死為女復仇的亡命夫婦......

復仇者的追逐、生與死的拔河,

限時一週‧定你生死!

「伊坂的小說,是我每次巡迴路途中重要的精神食糧!甚至(五月天)某些專輯概念,我也被他的小說所影響。」───五月天/瑪莎

【故事簡介】

「死神監察部」一員的千葉,他的任務是來到人間接觸特定人類,進行為期七日的貼身觀察,再判定此人的「生」或「死」。這次他被指派觀察的對象是一名暢銷男作家山野邊遼……

一年前,山野邊年僅10歲的幼女慘遭殺害,他已掌握證據並認定兇手正是鄰居本城崇,但因本城崇行兇前做好縝密規劃,在法庭上成功推翻山野邊手中所有證據,在一審時脫罪。無法在體制內獲得正義的山野邊決定不再上訴,決心賭上一切代價,偕同妻子親手制裁殺人兇手。

正當山野邊夫婦展開謀殺本城崇計畫之際,死神千葉被委派到凡間仲裁山野邊遼的生死,並且加入山野邊的復仇計畫。被死神盯上的復仇者,是否能順利了結心願,為愛女報仇?與此同時,本城崇也被另一名死神盯上,狠心殺害無辜女童的他,是否也將會得到應有的制裁?

置生死於度外的復仇者、逍遙法外的喪心罪人,為期七日,死神將如何執行這場生死裁判?而消逝的生命如何能償還?恨之入骨的仇恨如何能抵銷?

伊坂幸太郎以一貫輕盈透明筆調,

書寫愛與恨、爬梳生與死。

在冰冷的喪魂樂曲下,

蘊含著人生的救贖音符。

【名人推薦】

「如果村上春樹是個爵士樂手,那伊坂幸太郎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搖滾樂手。深受搖滾樂影響的他,不止許多作品是因為搖滾樂啓發而有了靈感,在故事的鋪陳也在在提到了許多著名的搖滾歌曲或樂團,甚至連故事情節和陳述方式甚至是故事背後要傳達的中心思想,對我來說,我都認為充滿了搖滾樂的反叛反思和人文關懷的精神意義。我極少錯過他的小說,那是每次巡迴的路途中很重要的精神食糧。甚至某些專輯概念,我也被他的小說所影響。與其窄意地把他的作品歸類在推理小說,我倒是覺得跳脫了所謂推理的層次,而讓小說所要傳達的,多了更多的可能性,只是他真的太會鋪陳和安排故事中所有的曲折起伏,那種閱讀時的忐忑經驗反而像是推理小說。與其說死神的精確度,不如說是伊坂幸太郎對於人性觀察和描繪所拿捏的精準度。」──五月天瑪莎

「如果現有的推理小說已經走到山窮水盡,伊坂幸太郎一定是那位使日本推理小說命運柳暗花明的人物。」──台灣文壇趨勢專家/詹宏志

「伊坂幸太郎是天才,他將會改變日本文學的面貌!」──平成國民天后/宮部美幸

「《死神的精準度》一直是伊坂全系列中,我心中前三名的小說,但因為《死神的浮力》,我想排行又要變動了...我一直很喜歡不帶感情卻意外有喜感、對音樂異常執著的千葉,所以死亡到底可不可怕我不知道,但如果死前可以遇到千葉,我想應該也是死前的一個大驚喜啊!」──史丹利(知名部落客作家)

「死亡不是終點,遺忘才是。」───推理評論人/曲辰

「如果死前可以遇到千葉,我想應該也是死前的一個大驚喜啊!」───知名部落客/史丹利

【讀者好評】

採用一流文學作品的敘事手法,但對話如同讓人會心一笑的漫才,讀者自然而然接收到關於生存的重要訊息。原先看到書名時,我認為死神比較適合「重力」,讀完的感覺完全相反,彷彿是死神的恩寵。雖然冷淡卻帶著暖意,包含著所謂的「救贖」,實在不可思議。──馬上的戰士

伊坂幸太郎是個「絕不會逃避」的作家,這次的作品也真摯地面對人生中許多不忍直視的問題。──NOTOPI

看完《死神的精確度》的原作和電影,我便時常想著要是能知道「千葉」後來的故事就好了,這次能再會,心情非常興奮!──ilovecat

這是一部深刻迫近「死亡」,同時強烈意識到「生存」的作品。書中描寫人們身處不斷朝死亡前進的「現在」中,經常隱隱約約感受到死亡的恐怖,引起我強烈的共鳴。──POROROKKA

這個故事的設定比想像中灰暗與哀傷,讀完內心卻漸漸溫熱起來。死神千葉認真到近乎滑稽的一舉一動,為作品添加不少溫度。──SAYU

人類與死神打交道,面對無可抵抗的命運,這樣的推理懸疑故事帶有異樣的緊張感。讀完後,我感受著「人終究會死」的寂寥,不禁慶幸自己還能平凡地生活。──meiwajr

和《死神的精確度》一樣,許許多多的痛苦在最後瞬間淨化。死神千葉天真且毫無自覺說出的「那句話」太奸詐了,那不正是最高等級的傲嬌嗎(笑)──MASAKI

與沉重的主題正面對決,卻能巧妙運作「浮力」架構故事,真不愧是伊坂!──MARONI

從死神身上學到生存的方式,聽起來是很奇怪的故事,卻帶給我不少啟發。當我迷惘時,便會不自覺得想起千葉。──死神fan鈴木

【人物介紹】

[千葉]

千葉是一名死神。 他的工作是在7天內調查目標對象,再判決那個人「認可」(死亡OK)或「送行」(生)。他工作時總是下著雨,所以從來沒見過晴天。當人類碰到他的手,除了昏倒、還會折壽。 另外,他會依工作內容變化外型與年紀。酷酷的,但卻不懂(不想懂?)人情事故、少根筋的千葉, 最愛的就是人類的音樂,每到凡間必逛CD唱片行。

[山野邊遼]

小說家。原本是人氣作家,經常於電視上曝光,但3年前開始沒有推出新作,書的銷量也變差。一年前,10歲的女兒菜摘被殺害,在復仇途中,成為死神千葉觀察的對象。

[本城崇]

住山野邊家附近的無業青年,父母早逝,靠著他們留下來的遺產度日。因為涉嫌殺害山野邊夫妻之女菜摘而被逮補,但由於證據不足被釋放。後來成為死神香川的觀察對象。

[山野邊美樹]

山野邊遼的妻子。

[香川]

死神,千葉的同事。負責判定本城崇的生死。

作者簡介

伊坂幸太郎  ISAKA Kotaro

1971年生於日本千葉縣。1995年東北大學法學部畢業。熱愛電影,深受柯恩兄弟(Coen Brothers)、尚‧賈克貝內(Jean-Jacques Beineix)、艾米爾.庫斯杜力卡(Emir Kusturica)等電影導演的影響。

1996年  以《礙眼的壞蛋們》獲得日本山多利推理大獎佳作。

2000年  以《奧杜邦的祈禱》榮獲第五屆新潮推理俱樂部獎,躋身文壇。

2002年  《LUSH LIFE》出版上市,各大報章雜誌爭相報導,廣受各界好評。

2003年  《重力小丑》、2004年《孩子們》、《蚱蜢》、2005年 《死神的精確度》、2006年《沙漠》五度入圍直木獎。

2008年  作品《GOLDEN SLUMBERS》榮獲2008年日本書店大獎、山本周五郎獎雙料大獎。

作者知識廣博,內容取材範圍涵蓋生物、藝術、歷史,可謂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文筆風格豪邁詼諧而具透明感,內容環環相扣,讀者閱畢不禁大呼過癮,是近年來日本文壇最活耀的人氣作家之一,備受矚目。

相關著作

《A KING—某王者》

《Bye Bye, Blackbird—再見,黑鳥》

《MODERN TIMES—摩登時代》

《OH! FATHER》

《SOS之猿》

《夜之國的庫帕》

《死神的精確度》

《瓢蟲》

《蚱蜢》

《魔王》

譯者簡介

李彥樺

1978年出生。日本關西大學文學博士、台灣東吳大學日文系碩士。鑽研翻譯理論多年,譯作涵蓋文學、財經、實用叢書、旅遊手冊、輕小說、漫畫等各領域。

名人推薦

1976阿凱、五月天瑪莎、史丹利、陳柏霖、

滅火器大正、詹宏志、蔡康永、膝關節聯名推薦!

「伊坂的小說,是我每次巡迴路途中重要的精神食糧!

甚至(五月天)某些專輯概念,我也被他的小說所影響。」

───五月天/瑪莎

「如果村上春樹是個爵士樂手,那伊坂幸太郎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搖滾樂手。深受搖滾樂影響的他,不止許多作品是因為搖滾樂啓發而有了靈感,在故事的鋪陳也在在提到了許多著名的搖滾歌曲或樂團,甚至連故事情節和陳述方式甚至是故事背後要傳達的中心思想,對我來說,我都認為充滿了搖滾樂的反叛反思和人文關懷的精神意義。我極少錯過他的小說,那是每次巡迴的路途中很重要的精神食糧。甚至某些專輯概念,我也被他的小說所影響。與其窄意地把他的作品歸類在推理小說,我倒是覺得跳脫了所謂推理的層次,而讓小說所要傳達的,多了更多的可能性,只是他真的太會鋪陳和安排故事中所有的曲折起伏,那種閱讀時的忐忑經驗反而像是推理小說。與其說死神的精確度,不如說是伊坂幸太郎對於人性觀察和描繪所拿捏的精準度。」──五月天瑪莎

「如果現有的推理小說已經走到山窮水盡,伊坂幸太郎一定是那位使日本推理小說命運柳暗花明的人物。」──台灣文壇趨勢專家/詹宏志

「伊坂幸太郎是天才,他將會改變日本文學的面貌!」──平成國民天后/宮部美幸

「《死神的精準度》一直是伊坂全系列中,我心中前三名的小說,但因為《死神的浮力》,我想排行又要變動了...我一直很喜歡不帶感情卻意外有喜感、對音樂異常執著的千葉,所以死亡到底可不可怕我不知道,但如果死前可以遇到千葉,我想應該也是死前的一個大驚喜啊!」──史丹利(知名部落客作家)

「死亡不是終點,遺忘才是。」───推理評論人/曲辰

「如果死前可以遇到千葉,我想應該也是死前的一個大驚喜啊!」───知名部落客/史丹利

採用一流文學作品的敘事手法,但對話如同讓人會心一笑的漫才,讀者自然而然接收到關於生存的重要訊息。原先看到書名時,我認為死神比較適合「重力」,讀完的感覺完全相反,彷彿是死神的恩寵。雖然冷淡卻帶著暖意,包含著所謂的「救贖」,實在不可思議。──馬上的戰士

伊坂幸太郎是個「絕不會逃避」的作家,這次的作品也真摯地面對人生中許多不忍直視的問題。──NOTOPI

看完《死神的精確度》的原作和電影,我便時常想著要是能知道「千葉」後來的故事就好了,這次能再會,心情非常興奮!──ilovecat

這是一部深刻迫近「死亡」,同時強烈意識到「生存」的作品。書中描寫人們身處不斷朝死亡前進的「現在」中,經常隱隱約約感受到死亡的恐怖,引起我強烈的共鳴。──POROROKKA

這個故事的設定比想像中灰暗與哀傷,讀完內心卻漸漸溫熱起來。死神千葉認真到近乎滑稽的一舉一動,為作品添加不少溫度。──SAYU

人類與死神打交道,面對無可抵抗的命運,這樣的推理懸疑故事帶有異樣的緊張感。讀完後,我感受著「人終究會死」的寂寥,不禁慶幸自己還能平凡地生活。──meiwajr

和《死神的精確度》一樣,許許多多的痛苦在最後瞬間淨化。死神千葉天真且毫無自覺說出的「那句話」太奸詐了,那不正是最高等級的傲嬌嗎(笑)──MASAKI

與沉重的主題正面對決,卻能巧妙運作「浮力」架構故事,真不愧是伊坂!──MARONI

從死神身上學到生存的方式,聽起來是很奇怪的故事,卻帶給我不少啟發。當我迷惘時,便會不自覺得想起千葉。──死神fan鈴木

「死神千葉系列」台灣版獨家作者序

關於《死神的精確度》與《死神的浮力》

文/伊坂幸太郎

《死神的精確度》原本只是一則短篇作品。當初雜誌向我邀稿時,我想寫的是完全不同的故事(一個高中生有四個父親的奇妙家庭),但內容愈寫愈多,遠遠超出雜誌所需的篇幅(後來成為長篇小說《OH!FATHER》)。總之,我陷入「得趕緊再寫出一則短篇」的窘境,加上距離和編輯約定的交稿日僅剩一星期,只好拚命構思。我記得很清楚,那是在假日的星巴克裡,我坐在喝著咖啡的妻子面前,絞盡腦汁思考,腦袋忽然迸出「死神站在唱片行裡試聽音樂」的情景。

於是,〈死神的精確度〉就這麼誕生了。我接著又想,要是讓千葉在各種不同類型的電影中登場,一定很有意思,例如「黑道電影」、「本格推理式的暴風雪山莊」、「戀愛電影」等等。在大家熟悉的電影故事模式裡,加入死神千葉這個調味料,或許就能變成只屬於我的奇妙故事。責任編輯大表贊同,所以我共寫了六則短篇,最後集結成書。

雖然相當喜愛千葉這個角色,但我認為繼續寫短篇只是舊酒裝新瓶,沒打算延伸成系列作品。不過,我同時也想,還沒嘗試讓千葉出現在長篇故事中,倘若真的要寫,我會挑戰長篇故事。之後,這個念頭便化為《死神的浮力》。

寫《死神的精確度》時,我才三十幾歲,也沒有小孩,感覺「死亡」有些遙遠。我只是就事論事,認為有生必有死,沒必要太嚴肅看待「死亡」。因此,千葉總是維持著冷靜的態度。然而,寫《死神的浮力》時,我突然察覺死亡近在咫尺。一想到自己或最珍愛的人總有一天會面臨死亡,就害怕得不得了,或許有人會笑我後知後覺吧。撰寫千葉的故事的過程中,我滿腦子都在思索如何才能消除對死亡的恐懼。當然,我始終沒找到答案。這樣的心情,我相信已全部融入《死神的浮力》。另一方面,為了創造出足夠的娛樂效果,我也穿插各式各樣有趣的點子。

值得一提的是,《死神的浮力》在日本出版不久,連大眾的評價如何都不清楚,我便飛往台灣,與台灣的讀者見面。由於這樣的機緣,每當我想起這部作品,便會伴隨著在台灣點點滴滴的回憶。

台灣的讀者若能喜歡這部作品,將是我最大的榮幸。

伊坂幸太郎

死神的浮力
死神の浮力
作者:伊坂幸太郎
譯者:李彥樺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14-08-01
ISBN:9789866043901
定價:450元
特價:79折  356
特價期間:2022-12-27 ~ 2023-02-09其他版本:二手書 2 折, 9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