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人家
cover
目錄

黃昏時獻上一束花

夏日怪盜

小草的鬃毛

第十年的聖誕玫瑰

後序

試閱內容

黃昏時獻上一束花

風早站前的商店街,氣派十足的拱廊深處,有幾間重建於戰後焚毀廢墟中的商店,其中名為「千草苑」的古老花店就座落於此。有段時期,店內員工眾多,甚至還承包大型庭園造景工程;現在則精簡業務,只銷售花束盆栽,或替老主顧家中的庭園做修剪維護。除此之外,還利用部分店面來經營格調高雅的咖啡店。被花卉與陽光包圍的千草咖啡屋,是最受市街居民喜愛的人氣商店。

戰後,有些店鋪是在幾乎只剩骨架的狀態下重建的,因此具有東西合璧的懷舊氛圍,天井挑高的木造洋樓,是依明治時代建築的風格與工法修復的。風早車站前的這一帶商店街,本來就有許多別具歷史風貌的建築,雖然有一部分因為再開發而改建為高樓大廈或飯店,但舊時市街的面貌也藉由居民而珍重地被保存下來。因此有好幾棟建築像千草苑一般,在後代子孫手上恢復了往昔樣貌。

在很久以前,大約是在戰敗投降的八月,一起因空襲引發的火災,讓原本包圍著千草苑盛開美麗的木香花和玫瑰,以及庭院中的桂花而焚燒起來,據說當時四處躲避大火的市民中,有人看到了不可思議的景象。

那時,彷彿為了保護這棟洋樓不受大火侵襲,玫瑰擺動著枝葉與花朵,桂花伸長了枝條,如同展開的翅膀般將建築團團圍住。讓居住在木造洋樓的家族——來不及躲避的家族奇蹟般地存活了下來。

即便市民們目睹到那日彷彿魔法般的奇蹟,也沒有誤以為是大火而產生不可思議的幻覺。因為自古以來,風早市就有許多魔法般的故事與傳說。而且很久之前就有謠傳,住在洋樓的花開家族與一般人不同,讓人害怕。

這個家族的人會魔法,祖先都有仙人或妖怪的血緣,才會讓人敬畏。被大家稱作千草苑的建築,也就是這奇特家族的居所。

但這也是過去的事了,現在已是平成時代。

燒毀的痕跡已蕩然無存,戰後復興且繁榮的市街上,花開家族至今還住在這棟修復好的洋樓裡,也還經營著花店。據說,在大火那日保護宅邸不受侵襲的玫瑰與桂花,也都從僅存的根部復活,一直都圍繞著花店的牆壁,或矗立於庭院中,像光芒或星星般綻放花朵,發出香氣。

且說千草苑的晴朗早晨。

那是個桂花香襲人、秋日玫瑰也不甘示弱地綻放濃郁香氣的清晨。

在店鋪的後方,洋樓一樓的餐廳,是間被綠意盎然的中庭與玻璃溫室包圍、擁有一小片花田的客廳。此時有少女的聲音響起。

「等等,阿桂,你又把菠菜留下來了!」

在水手服上繫著圍裙的少女,是這個家族的次女、高中生莉蘿子。有著一頭褐色蓬鬆的她,微噘著淡粉色的嘴唇,為了平視弟弟,她掀起百褶裙,刷的一聲跪到坐墊上,瞪著他說:「這可是用很貴的奶油炒的耶!你不吃菠菜,我才上網查了好多資訊,最後終於找到這個很貴但聽說不錯的可爾必思牌奶油的。」

「因為……因為……」

還是小學生的弟弟名叫桂,是家裡的老么。他已經高年級了,是有點稚嫩、纖瘦且溫和的少年。低垂的雙眼前,盛滿奶油炒菠菜的盤子中,留有荷包蛋與香腸被吃掉的痕跡。這些都吃得一乾二淨了,但冷掉的菠菜,跟剛上桌時一樣原封不動。

少年的頭更低了,柔軟的褐色頭髮隨著擺動。明亮的雙眼噙著淚。

「因為……」

放在走廊上、綠色植物旁的舊收音機,絲毫不理會這緊張的氣氛,正傳來由地方FM電台的晨間節目「FM風早」所播放的老流行歌。

在收音機旁,生長在漂亮大花盆裡的鐵線蕨與腎蕨的綠葉,在晨風下隨風飄動。

「沒有什麼『因為』。你為什麼不喜歡菠菜?難道說菠菜是你的仇人?」

「因為……很恐怖啊!」

「哪裡恐怖?菠菜很恐怖嗎?」

「因為,味道像血啊。」

「血?菠菜怎麼會有血的味道……」

話說到一半,莉蘿子想到,莫非是鐵質的味道像血?

「那是營養成分的味道,不會恐怖啦。何況菠菜又不會流血,也不會作祟。你說像血一樣的味道,其實沒什麼的啦,對吧?」

「可是,很恐怖,也很噁心耶。」

那時,就好像算準了時間似的,收音機傳出恐怖的怪音。聲音清澈悅耳的播音員像歌唱般地說:「……我想在這裡向大家預告今天的節目。傍晚四點播出的,是大家都很熟悉的節目『黃昏時的花束』,在星期四的今天,將從站前中央商店街的播音室為大家廣播。今天的主題是「有點不可思議的事」。我們正在向各位聽眾朋友募集不可思議的事件。請大家利用您所喜歡的方式,電子郵件、傳真,或是Twitter,提供給我們。」

這是多年來很受歡迎的主持人野野原櫻子的聲音。從星期一到星期五,早上七點到九點,她主持的節目「晨間之翼」,總是伴隨著音樂,播報新聞、路況以及各種訊息。

花開家的人很喜歡聽廣播,就像呼吸需要氧氣般,一整天都開著收音機。所以在早上,這個節目經常成為家中的背景音樂。櫻子小姐的聲音陸續傳出。

「『有點不可思議的事』有點像大家遇見的小奇蹟,或是帶點魔法的事件,讓大家感到奇妙。節目製作方很希望能聽到這種故事呢。這是節目主持人茉莉亞的提案。我也很期待。我很喜歡聽這種故事唷。還有,茉莉亞說,恐怖的故事也很受歡迎。」

收音機傳來呵呵笑聲,節目進入廣告。

「『有點不可思議的事』?怎麼又做這種主題?」

仔細聽了廣播內容的莉蘿子如此嘀咕後,頭馬上轉向弟弟。

「你別說一些歪理,趕快吃啦。上學會遲到。真是的,人家難得在忙碌的早晨用滿滿的愛心做好早餐,你卻……」

面對彷彿快要拍打飯桌作勢逼問的姊姊,桂神色畏怯地後退。

此時,這一家的長女,比莉蘿子大十歲的茉莉亞微笑著掀開珠簾,靜靜地從廚房走出來。手上的盤子裡有用小叉子插著的可愛肉丸子,上面淋著淺綠色醬汁。

莉蘿子想,啊,原來姊姊剛才在旁邊的瓦斯爐忙碌製作的就是這個呀!茉莉亞經常是這家人中最早起床的,而今天起得更早,她在廚房裡開心做料理時,被莉蘿子瞄到。

「那是什麼?好像很好吃……啊,姊!」

「什麼事?」

「今天節目的主題,怎麼是『有點不可思議的事』?」

「哦?有什麼奇怪嗎?」

「也不是奇怪,但在現代不是有點不科學嗎?」

傍晚的節目主持人就是這位歪著頭輕笑的茉莉亞。

茉莉亞走過來時,廚房同時也飄來塞風壺剛煮好的淡淡咖啡香。茉莉亞遺傳到手巧的爺爺以及母親的才華,煮得一手好咖啡。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千草咖啡屋的經營者。

「小莉,妳可別說沒有夢想的事!」茉莉亞語氣溫和的說。她看了一眼在餐盤前的弟弟,一副「夠了」的模樣,「欸,小莉,不用勉強阿桂吃他討厭的東西吧。他不想吃也沒辦法呀,每個人都有一些他無論如何不想吃的東西。」

「可是,姊,妳看他,都已經五年級了,還這麼瘦小!一定是營養不夠,應該要糾正他的挑食啊!」

「雖然這麼說,妳小時候也有一段時間不吃青菜的喲。」

「嘿,才沒那回事哩!」

「我還記得媽媽問妳怎麼不吃花椰菜的時候,妳回答『因為形狀還活生生的,我不想吃』。」

「……」

茉莉亞向弟弟展露美麗的微笑,雪白且溫柔的手將盤子放在飯桌上。「我喜歡吃奶油炒菠菜,給我吃吧。哦,還有,我們來做個交換吧,我有一件事要拜託你。」

「什麼事?」

「我今天傍晚有廣播節目,所以先提早做好晚餐的菜,就是這個肉丸子,你可以幫我試吃一下味道嗎?我覺得鹽好像放太多了。」

在千草苑寬敞的店內,也設有「FM風早」的播音室。從本年春季開始,每個星期四在千草苑的播音室播放傍晚的點播節目,主持人就是茉莉亞。

茉莉亞聲音優美,曾在高中時代參加全國廣播大賽得到冠軍,而且姿色出眾,溝通能力強,從那時候起就在地方電台以及其他地方工讀。大家盛傳她畢業後將到東京擔任電台總台的主持人,或是當女演員,但她卻留在家裡,在咖啡店學習了幾年後,開始經營咖啡館。

去年冬天,千草苑裡開設了廣播室,她被邀請上節目擔任主持,本來說好只有這一次,卻變成兩次、三次。在連續幾次上節目後,變成每周主持一次的節目主持人了。「FM風早」希望茉莉亞能增加上節目的次數,甚至還想聘請她為約聘人員,繼而將來轉為正職,但茉莉亞以再更忙碌的話就無法兼顧家中事務為由婉拒了。

縮著身體的桂,一下子露出燦爛的笑容,往茉莉亞遞過來的盤子裡看。

「哇,好美。而且很香。」

「前幾天電台的料理時間不是介紹了『一級棒的法式肉丸子』嗎?我也想做做看。醬汁以鮮奶油風味的綠豌豆和薄荷為主,帶點微甜,我覺得做得還不錯。只是對肉丸子本身的調味沒自信。」

桂對歪著頭嘆氣的姊姊說:「怎麼會,一定很好吃的。」他點頭,大口將淋有淡綠色醬汁的肉丸子放進嘴裡。

「嘿,果然好吃。大姊的料理真有一套。一點兒也不會鹹。」

「真的?」

「是啊。」

「太好了!」

茉莉亞合起雙手微笑的表情很優美。莉蘿子對弟弟急轉彎的態度,起初覺得噁心,後來則露出苦笑。

「好像很好吃。也給我吃一個。」

她伸出手來時,茉莉亞卻說:「啊,不行!」用她白皙的手啪地一聲打了莉蘿子的手背。

「為什麼?」

「因為數量有點少。」

莉蘿子跟在迅速拿起盤子朝廚房走的姊姊身後。

「有什麼關係呀,也不過才一個……」

兩個人嘩啦啦撥開珠簾,進入鋪有木頭地板的老廚房裡。茉莉亞將盤子放到旁邊有棵巴西鐵樹與橡膠樹盆栽的餐桌上,一邊迅速包上保鮮膜,一邊回頭看,小聲地說:「這是專門為弟弟特製的,菠菜加強版肉丸子呢!」

「什麼?噢,怪不得醬汁顏色才會是難以形容的綠色啊?」

似乎是摻了菠菜的醬汁。

「沒錯。因薄荷的香味而分辨不出來了。不只是醬汁,肉丸子裡也加入很多用食物調理機打成泥的菠菜。足足有一把。而肉丸子也被肝臟與奶油的香味掩蓋了,變得分辨不出來。啊,我用了冰箱的可爾必思牌奶油。雖然是很好的奶油,不過以後可不能再買那麼貴的東西喲,會破產的!」

「好啦。」莉蘿子一邊回答,一邊大口吃著不知何時拿到手的一顆肉丸子,說:「真好吃。」

「小莉妳真沒規矩!」

茉莉亞將盤子放進冰箱,漂亮的眉頭皺起。

「哦,我可是好心幫妳試吃呢。我覺得鹹淡還可以啊。」

「那當然囉。那可是本大師做的料理呢!」

「咦?妳剛才不是說沒自信的嗎?」

「那是騙你們的。」茉莉亞莞爾一笑。「阿桂心地善良,這麼說的話,他就會吃了吧?說謊有時也是權宜之計。善意的謊言嘛。為了讓我們可愛的老么吃下營養豐富的菠菜,心存愛心稍微說個小謊也沒關係的,是吧?」

「什麼『是吧』?」

「妳的方法其實很不錯,只不過那種方式太直接。但也因此變得讓他願意吃肉丸子了,妳幫了一個大忙。」茉莉亞瞇起眼睛笑。

莉蘿子稍微往後退了一點。

「姊,妳有時候真可怕呢。」

「是嗎?」

姊姊的笑容與畫作一樣既溫柔又完美。一想到市街的人私下稱呼身兼花店店花、咖啡店經營者,有時還是電台主持人的姊姊為天使或女神,甚至說她是聖母瑪利亞,就覺得,唉,其實他們什麼也沒搞清楚。

姊姊的笑容的確很美,莉蘿子也很喜歡姊姊,可是天使應該不會說「說謊有時是權宜之計」,或是「善意的謊言」這種話吧?

她忽然想起來了。與姊姊高雅的容貌及溫柔微笑毫不協調的,是姊姊喜歡看神怪小說與恐怖電影。今天的廣播主題也是,說要募集「有點不可思議的事」,其實說不定只是想蒐集市街裡的恐怖故事,好讓自己開心的介紹而已。

商品簡介

村山早紀繼《黃昏堂便利商店》後又一新作

風早市街上的花開家族,以魔法帶來撫慰人心的力量

風早市街上傳說,某個家族具有與花草溝通的能力。花開茉莉亞、花開莉蘿子與花開桂,便是這個家族的繼承者。

溫柔且將心事神祕地藏匿心中的長姐茉莉亞,與個性耿直、完全不相信天國與神明存在的二姐莉蘿子,是家族中強烈的對比。而老么阿桂,則是身體有點虛弱、敏感又善良的文藝青年。「與花草溝通的能力」在科學時代看似沒有用處,但花開家姐弟卻能透過花草,幫助人們、達成他們所願。

當唄子姨婆因長年的孤寂而感到憂傷;廣播主持人有城懷念童年玩伴的白貓;退休的怪盜老爺爺欲歸還黑市買來的畫作;父母離異且獨居的中學生險逢火災,花開一家,如何透過周圍植物的協助,幫他們完成心願或者脫離困境?懷念早逝母親的三姐弟,又能否從花草植物中,得到心靈上的撫慰?

如果你喜歡「拈花惹草」,如果你相信植物有其能量,那麼請你一定要翻開本書,體會花開的魔法力量,試著傾聽花開的聲音。

本書特色

★ 村山早紀「風早市街」系列又一新作。

★ 如果你對《黃昏堂便利商店》中銀色長髮、金色眼眸的店長念念不忘,那麼本書將帶你一訪同樣奇幻神祕的療癒系人物。

★ 倘若你正對人生不知所措,請讓這部溫暖的作品擁抱你。

作者簡介

村山早紀

一九六三年出生於長崎縣,以《小繪里》獲得每日童話新人獎最優秀獎、第四屆椋鳩十兒童文學獎。著作包括《榭拉公主歷險記》系列、《核桃大冒險》系列、《茜姬物語》系列、《妙偵探雷米》系列、《魔法小故事 海鷗亭咖啡店》、《黃金旋律》、《黃昏堂便利商店》系列等多數。個人網站:http://kazahaya.milkcafe.to

譯者簡介

鍾瑞芳

一九五七年生。東海大學中文系畢業。日本九州大學博士候選人(日本史學)。曾在多處大專院校兼任,教授日語、日本文化生活、台灣史等課程。愛好文史、自然,性喜隱逸。現專事譯作。譯有《黃昏堂便利商店2:奇蹟邀請函》、《呂赫若日記》、《大家一起來!打造觀光城鄉》(合譯)、《壽司圖鑑》(合譯)等。

花開人家
花咲家の人々
作者:村山早紀(Saki Murayama)
譯者:鍾瑞芳
出版社:健行
出版日期:2014-08-01
ISBN:9789866798887
定價:300元
特價:88折  264
其他版本:二手書 37 折, 11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