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旗下的傀儡:滿洲國、華北政權與川島芳子秘話
cover
目錄

偽滿血淚史─從九一八到滿洲國的出現/(日)矢原愉安著 丁允謀譯

偽滿洲國與石原莞爾/莊鵬文

草草登場匆匆覆亡的「滿洲國」/遼東客

偽滿建國周年秘密採訪記/陳紀瀅

閒話偽滿洲國的另一面!/山男

偽滿末期在東北目睹之怪狀/山男

淪陷區三個偽政權的遺聞/司徒重石

抗戰期間華北偽組織內幕/司徒重石

華北淪陷前後紀實/頑石

冀東政府興亡史/關山月

中日戰爭期間兩個日本名女人:李香蘭和川島芳子/洪樹森

男裝女間諜川島芳子/關國煊我的胞妹川島芳子(選載)/憲均口述 張銘俊整理

川島芳子色誘殷汝耕往事/通州人

我親手逮捕川島芳子的經過/石青

我是川島芳子的辯護律師/丁作韶

抗戰初期華北幾個頭號傀儡爭寵一段插曲─王揖唐派我做神秘使者/季子才

當年華北偽政權中的財經巨頭:汪時璟是否真漢奸?/白瑜

梁鴻志的悲劇/王覺源

梁鴻志死前兩恨事/朱子家

風流放誕記陳群/張叔儔

我所知道的陳人鶴其人其事/望嵐

楊虎與陳群逸聞艷事憶述/申叔子

試閱內容

中日戰爭期間兩個日本名女人:李香蘭和川島芳子 洪樹森

最近日本報紙紛紛刊載名女人李香蘭的回憶錄,以及探討川島芳子生死之謎的文章。這兩個名女人都是中日戰爭期中活躍於日本或中國淪陷區偽政府的新聞人物。由九一八事變開始的十五年戰爭改變了整個亞洲的歷史,也使二千萬以上的人類慘死於戰爭的浩劫,這一悲劇永遠無法自中國人的腦海裡消失。尤其當年活躍於中日之間的女間諜沒落王孫川島芳子以及一曲〈夜來香〉風靡了中日人民的李香蘭,老一輩的人記憶猶新,年輕的一代也時有所聞,以下的報導是這兩個名女人充滿傳奇絢爛一生中,精彩的片斷。

東洋姑娘中國養女

李香蘭一九二〇年出生在中國東北的撫順,她是百分之百的日本人,本名叫山口淑子。她回憶說:

我的少女到青年的人生是日本走向戰爭的瘋狂時代,命運的轉捩點在初中二年級時,我父親的親友奉天(瀋陽)銀行的李際春將軍收養我為養女,給我「李香蘭」這個名字,中國人在親友之間有互相收養子女,視同親生子女的習俗,以表示親熱感,戶籍上雖然沒有名分,但我好喜歡這個名字。

「李香蘭」這三個字在我的人生開始發生重大意義,是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十五歲那一年,奉天(瀋陽)廣播電台正在找唱中國歌曲的女歌星時候,發現我在音樂會上相當出風頭,把我找去試唱並以中國名字「李香蘭」作為藝名,後來被關東軍的軍官發現,成為日本滿洲電影公司的演員,那時我才十八歲。

《支那之夜》影歌雙棲

日本的憲兵拿槍毆打中國勞動者的場面,我看了心裡很難過。當中日戰爭逐漸陷於泥沼化的民國廿七、廿八年(昭和十三、十四)時,我也在日本影片公司與長谷川一夫共演《支那之夜》,扮演一個愛戀日本兵的中國姑娘,在日本轟動一時,但在中國不受歡迎。在中國受歡迎的是跟中國著名的影星在上海拍製的《萬世流芳》(眧和十七年,民國卅一年)以鴉片戰爭為主題,我扮演一個鴉片巢窟中賣糖的少女,後來我在北平的記者招待會,本來要發表我是日本人,可是當時記者公會的會長勸我「在這時候不要敗壞中國大眾對你的形象」,所以一直沒有表明身分。

李香蘭除了上述兩片之外,還跟日本第一美男子長谷川一夫共演《白蘭之歌》《上海賣花姑娘》《蘇州夜曲》《熱砂之誓》,由於她的美貌在日本亦為首屈一指,更以美妙的歌聲風靡了中日兩國人民,一九四一年二月十一日應日本劇院之請與長谷川一夫公演時,歌迷、影迷轟動一時。日本警視廳出動了大批警員維持秩序。她到台灣來的時候,更是萬人空巷,這在戰時的日本是很少見的。

戰後受審險被處死

一九四五年民國卅四年,李香蘭以漢奸的罪名被上海的軍事法庭起訴,李香蘭回憶說:

戰敗後我在上海由國民政府軍事法庭以漢奸罪審判,以李香蘭作藝名在歌壇所造成的形象使很多人不相信我是日本人,而以漢奸──中國人的賣國奴審判,有的報紙甚至刊出李香蘭已在賽馬場槍斃的新聞,有很多朋友趕快申請戶口謄本救了我一條命。

昭和廿一年(民國三十五年)四月,我被判無罪,准許回國,在上海乘船,船要離開上海碼頭的時候,我到甲板上看看我前半生生活的中國,船中的收音機正好播放我的成名歌曲〈夜來香〉,那甜蜜的歌,在太陽西下的黃昏,眼看上海的高樓漸漸遠去,我不禁流下了眼淚,這是李香蘭跟中國告別的時刻。

兩度結婚政壇走紅

回到日本,我恢復了山口淑子的本名,再度以歌星明星出現,為了到美國舞台一試,也數度到好萊塢和香港去公演,昭和廿七年(民國四十一年)碰到卓別林,我被他認真的工作態度所迷住,改變了我的人生觀。

山口淑子在戰後所拍的一部電影《流星》,民國卅八年曾經到台灣來放映過,但影片雖轟動,可是電影的內容有以硫酸毁容的場面,一時在台灣流行以硫酸毁容的案件發生達數百件之多。戰後日本糧食缺乏,强盜橫行、暴行、綁架、街上夜女郎(妓女)多達六千多人,在不景氣聲中李香蘭於一九五一年十二月(昭和廿六年)曾經和野口勇結婚,但不久因意見不合又離婚,後來嫁給外交官大鷹弘,開始十年的國外生活,由於丈夫曾任日本駐緬甸的外交官,隨夫過了一段家庭主婦的生活,其後回國於一九七四年(昭和四十九年)以大鷹淑子的名字競選全國性的參議員,以六十多萬高票當選,其後參加自民黨擔任自民黨婦女局長外交部會副部會長、內閣環境管理省次長等職務,一九八〇年再度以六十多萬票當選連任,比邱永漢之僅獲十餘萬票,高出數倍,可見其聲望之隆,在日本婦女中能有如此魔力不得不歸功於其早年建立的基礎。今年已六十二歲的李香蘭,一九八一年二月十二日至十七日在日本劇院將要拆除前夕,跟四十年前共演的美男子──七十二歲的長谷川一夫再度合作,作吿別影壇的公演,這一對金童玉女美男美女的演出,唱的是當年轟動的歌曲,日本人民說想不到四十年後李香蘭還有如此魅力,使歌迷大排長龍,狂熱不已,看起來李香蘭是比川島芳子幸運多了。

肅親王與川島浪速

跟李香蘭相反地,川島芳子是百分之百的中國人,她的父親是滿清王朝的肅親王,川島芳子的本名叫金璧輝,是肅親王的第十四個女兒,算來也是一個滿清的格格,一九〇六年出生,小時候叫東珍。四歲時成為日本浪人川島浪速的養女,九歲時和她的妹妹川島廉子一起去日本,在豐島師範附小讀書,先在跡見高女讀了一半,民國十年九月,十五歲時轉入松本高女,廿一歲嫁給蒙古獨立運動領袖的兒子,兩年後拋棄丈夫逃回來做日本關東軍的間諜。

川島浪速是明治之初,一八七五年東京御茶水女子師範學校(後改東京女子高等師範,現御茶水女子大學)事務員川島的兒子,曾經在御茶水的男子師範學校(前東京高師、文理科大學、教育大學)附屬小學讀書,川島浪速是取名德富蘆花的小說「不如歸」的女主角川島浪子,要他迅速回來才叫浪速,東京商科大學中途退學後,一八八六年九月,浪速二十二歲時赴上海,浪速的同鄕松本市出身在參謀本部任職的福島安正陸軍大尉(一八五二──一九一九後任大將)安排他到中國大陸學中國話,甲午之戰替日軍師長擔任翻譯官,義和團事件西太后及光緒皇帝逃出北京,聯軍佔領北京,紫禁城祇留有帝室貴妃六名、宮女一百名、宦官一千名,籠城在城內,德國陸軍主張砲轟,日本軍司令部的代表是福島少將,川島浪速得到司令官的同意要求開紫禁城供應糧食,自任宮內監督巡視宮殿維持秩序,防止紫禁城及頋和園被燒,因而結識了民政尚書肅親王善耆,於是他們兩人成為結拜兄弟。

川島推動滿蒙獨立

辛亥革命之後一個月的十一月十四日,參謀本部次長福島安正派步兵少校多賀宗之為領隊,步兵上尉松井清助等二名軍官會同州島浪速,潛入內蒙古去作特工,與內蒙古諸王爺接觸企圖獨立,日本允予熱河南部卡拉丁部族的王爺貸款,十二月六日川島浪速打了一通電報給福島參謀次長「蒙古卡拉丁王以全部領土為抵押擬借用二萬兩請向橫濱正金銀行申請,希望能予貸款」,目的在舉兵反叛中國,內田外交部長立向橫濱正金銀行交涉。一九一二年借款增加,熱河北部十一部族也參加,肅親王以礦山作抵押,日本允予借十五萬圓。袁世凱出面之後南北和議成立,清朝結束,多數王公認為滿清無力對抗,但肅親王及內蒙古諸王依然抗拒主持會議的隆裕皇太后。川島浪速利用中國人缺乏團結參與分割中國的陰謀,準備以滿蒙為日本的保護國,一九一三年提出對「支那管見」。宣統退位後川島浪速與肅親王退至滿洲,一月廿九日與蒙古卡拉丁王訂獨立契約,內容規定:一、內蒙自衛並援護大清皇帝,二、川島負責計劃武器軍費,蒙古聘請日本人為顧問,三、內蒙與日本保持特別友好,並保護日本人企業。

一月卅日,陸軍次官岡市之助向關東都督府參謀長星野金吾打了電報「將來滿洲秩序如紛亂,以若干兵力增援,為帝國之將來在滿洲發生事端要注意乾淨俐落之處置」。二月二日川島浪速派日本浪人保護肅親王,由北京逃出,參謀本部派至北京的高山公通上校一行參加脫逃行列,高山與參謀本部次長福島安正中將有直接連繋。肅親王一行至山海關發現北方鐵路被破壞,改乘日本輪船至旅順由關東都督府提供民政長官官舍住宿,幫助日本人執行大陸政策,因很多王妃家族依舊在袁世凱軍隊包圍下,後來利用衛兵交替之際逃到川島旅邸,袁軍雖包圍,川島提出強硬抗議解圍,王妃家族六十餘人,由川島帶至旅順。

自「九一八」至抗戰勝利,川島芳子為日軍工作,活躍於平津,一生壞事做盡,被中國軍事法庭以戰犯罪名處死,驗明正身。

勾結日軍密謀割擄

日本向東三省總督趙爾巽及張作霖進行遊說,到了二月十二日宣統退位後情勢改變,日本人轉而支持袁世凱,滿蒙獨立運動便告失敗。英國駐日大使馬克那爾特向內田外長表示關心滿洲獨立運動,日本政府回答說要保持中立,二月二十二日並下令奉天總領事取締日本浪人,川島浪速也接到福島參謀次長的電報令他回國,內閣會議決議參加善後借款團,一月十六日西園寺內閣決定締結日俄分割南北滿洲界線,滿蒙獨立計劃一時停止,但策動內蒙獨立工作仍繼續秘密進行。二月廿七日袁世凱士兵暴動,松井清助上尉擁護卡拉丁王,木村直人上尉擁護巴林王自北京逃入內蒙,賀少校提供大量武器利用滿鐵送至三井倉庫,日本人馬賊蒲益三率二十六人計劃組滿蒙義勇軍指揮蒙古兵,用四十七輛車輸送武器赴內蒙,被趙爾巽派統領吳俊升以武力阻止,內蒙獨立軍負責通知蒙古本部的王族阿爾基在途中被中國官憲逮捕槍殺,輸送隊也被吳俊升數百騎兵包圍,日本人死十三人,蒙古人死九人,中國人死三十人,而第一次滿蒙獨立計劃失敗。

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發生,日本佔領青島,提出廿一條要求,黑龍會的內田良平提出在福建設海軍基地,川島浪速乘機再策動,利用肅親王宗社黨率三千人與內蒙合作企圖獨立,一九一五年因袁世凱稱帝發生反袁革命,主張滿蒙自治的參謀本部第二部長福田雅太郎、活動外務省政務局長小池張造反袁,三月七日大隈內閣決議默認排袁,關東都督中村寛大將命令停止取締排袁活動,參謀本部次長田中義一命令小磯國眧少校赴滿洲與川島浪速策畫滿蒙獨立,以肅親王所有地為擔保,由大倉洋行融資一百萬並提供手槍五千枝、野砲八門,預定四月十五日起義。但三十七歲的安東領事吉田茂表示反對,矢田七太郎奉天總領事向外相石井菊次郎表明無成功可能,當時第二十七師長張作霖正在東北掌握實權,田中義一改為支持張作霖,土井上校與川島浪速企圖暗殺張作霖,派三村豐向張的馬車投彈失敗,一九一六年六月六日袁世凱死亡,黎元洪繼任總統,張作霖逃至北京,滿洲獨立計劃失敗。一九三一年日本再發動第三次滿蒙獨立計劃,炸死張作霖引發九一八事變,推出滿洲王朝。

男裝麗人高級間諜

川島浪速為了培植川島芳子作間諜,自少女時代即訓練她日本化,並改扮男裝在中國出現。一九三二年一二八上海事件前夕奉派到上海收買流氓,故意製造日本人僧侶襲擊事件,引發一二八上海事件,掩護天津的溥儀老婆秋鴻由天津逃出。當時擔任《大阪每日新聞》記者的石川忠行回憶說:

一九三一年我在奉天到川島芳子所住的旅館拍照,這位男裝的麗人盛怒要求取回底片,我還她之後她把底片往床上丟去,隨即毆打同行的東亞部記者原田,剛好憲兵來了,她照樣用馬靴踢憲兵,並大聲地說去吿訴你們隊長好了,川島芳子是如此偏激不可思議的女人。

偽滿洲國成立後她在日本關東軍特務機關長土肥原賢二、高級參謀板垣征四郎的指揮下擔任安國軍司令官,率領歸順的馬賊討伐反清抗日份子,她手下有四百多部下從事諜報工作活躍於東北、日本、北京、上海各地,她不但與日本各軍師長有來往,而且與日本首相東條英機、近衛文麿都有來往,難怪有人要說她神通廣大,也就因此阻礙了我國抗戰工作。她自偽滿洲國成立至第二次大戰,受日本參謀本部訓練擔任日本人的間諜達十五年之久。

被捕槍決歸骨日本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天皇宣佈無條件投降,十一月川島芳子在北京自宅被捕,一九四八年三月二十五日執行槍決。當時的《美聯社》報導稱:以叛逆通敵罪宣判死刑的川島芳子二十五日在中國最高法院北平分院刑場執行槍決,她遺囑「不要讓人家知道」,在黎明被帶到刑場,面向牆壁,執行官問她:「有無遺言?」她說:「我希望給長久協助我的川島浪速寫信」,而站著寫最後遺書,執行官命令下跪,一聲槍聲打中了她的後腦部,不久死亡。當時剛好有日本臨濟宗妙心寺派住持古川大(舟古)法師替她收埋,並把遺髮與手指、骨灰帶回日本,在松本市蟻崎的鳳來山正麟寺埋葬,現在這裡有「州島浪速之墓」旁有「同女芳子」並列。

替身謠傳與其胞妹

一九八一年的二月廿七日,日本《讀賣新聞》,以全版介紹川島芳子的生涯並刊出她的照片。一九七五年五月《每日新聞》出版的《一億人的昭和史》〈滿洲事變前後以奔放大陸的男裝麗人〉介紹川島芳子生前珍貴的照片七張,《中央公論社》一九七七年出版的〈辛亥革命〉乙書也介紹了川島浪速勾結肅親王的經過,揭開了這一段歷史,日本中京大學教授渡邊龍策懷疑川島芳子被槍決的事實,因為渡邊聽說川島要執行槍決,以機車趕到現場已是上午五時,有二十個中國記者,只有兩個外國記者,不久聽到槍聲,發出號外,但數日後傳出執行死刑的是川島芳子的替身,渡邊教授說:川島芳子已歸化日本人,應交軍事法庭審判,而以漢奸不公開處刑。刑場的人又說趕快燒掉,有一母親證言她的女兒作了替身,但日本船舶振興會長笹川良一說:

當時擔任國民政府情報部員的日本人會同證言,曾參與執行槍決,因此不會錯。

兩三年前倫敦街頭盛傳酷似川島芳子的白髮老女人出現。描寫川島芳子的評論家上坂冬子說:

川島芳子是陽性女人,想利用日本恢復滿清政府,她不像東京玫瑰純為日本軍閥所利用。

不論如何,川島芳子已成歷史人物,但値得注意的是她的妹妹川島廉子在北平住了卅七年後又回到日本松本市養父的家,可能是文革後發現過不慣中共不自由又貧窮的生活,而又回到童年的老家,這一位沒落王孫也已經是六十七歲的老太婆,而慨嘆人生像是一場夢。

商品簡介

這裡是太陽旗下,眾多傀儡的混亂舞台。

1.本書利用各種不同角度(胞兄、辯護律師)來談著名的女間諜川島芳子生平、情報工作、情色八卦、被捕處決經過等。

2.坊間討論抗戰時期傀儡政府時,專門談論汪精衛、滿洲國的較多,對於華北的偽政權討論較少,但這三個政權是有連帶關係的。本書同時描述了這三個政權的歷史與明爭暗鬥。

3.本書有一篇是知名記者陳紀瀅,冒著生命危險秘密潛入日軍佔領的東北採訪的回憶錄。

二次大戰結束前,從東北橫跨長城直到南京,日本在中國接連建立數個傀儡政權,除了耳熟能詳的汪精衛政權、遙望日滿華共榮的滿洲國,在華北、內蒙一帶也有數個大小政權,盤算自身的利益,接受日本的使喚與攏絡,在短暫的烽火歲月中沉沉浮浮。

政客如華北的王克敏、王揖唐,在日本施捨的薄弱權力中明爭暗鬥;女特務川島芳子憑藉滿蒙日多重身分,遊走眾多勢力間作威作福,「金司令」的名聲響遍各地卻又撲朔迷離,卻在被捕後以難堪的真貌接受槍決。同時,也有追求真相的記者,秘密潛入建國周年的滿洲國,冒著生命危險為讀者帶來第一手報導。

本書除了蒐集對這些政權與政客的回憶與批評,更收錄《大公報》記者陳紀瀅口述的滿洲國採訪歷險,以及數篇有關川島芳子的生平、被捕經過、審判處決歷程,甚至色誘軍政要人的八卦軼事,掀開偽政權下的層層真相。

作者簡介

陳紀瀅(等)

陳紀瀅,一九〇八年生,河北安國人。名記者、小說家、散文家。

曾任《大公報》記者、編輯、駐新疆特派員,曾秘密潛入滿洲國採訪。抗戰期間主編《大公報》副刊,一九四八年當選第一屆立法委員。

一九四九年赴台灣,任《中央日報》董事長、中國廣播公司常務董事等。與張道藩、王平陵、王藍等人成立中國文藝協會,擔任常務理事長達二十五年,以實質領導人身分主持該會,也參與中華文藝獎金委員會的成立工作,在一九五〇年代台灣的反共文學的創作和推動上,都扮演著重要角色。一九九七年逝世。

編者 蔡登山

一九五四年生,台灣台南人,淡江中文系畢業。曾任高職教師、電視台編劇,年代及春暉電影公司企劃經理、行銷部總經理。沉迷於電影及現代文學史料之間,達二十餘年。

一九九三年起籌拍【作家身影】系列紀錄片,榮獲一九九九年教育文化金鐘獎。著作有:《電影問題.問題電影》、《往事已蒼老》、《人間四月天》、《許我一個未來》、《人間花草太匆匆》、《人間但有真情在》、《傳奇未完──張愛玲》、《百年記憶》。

太陽旗下的傀儡:滿洲國、華北政權與川島芳子秘話
作者:陳紀瀅(等)
編者:蔡登山
出版社:獨立作家
出版日期:2014-07-11
ISBN:9789865729219
定價:520元
特價:88折  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