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要刷好感度(一)
cover
試閱內容

卷一◇有緣相識天註定

第一章 師徒

火紅色的飛劍劃破長空,一位氣勢威嚴的白眉修士風風火火地御劍而來,只見他橫眉倒豎,滿臉煞氣,抬手就是一招「萬千劍影」,將那懸於半空、黑袍裹身的魔道修士轟入山體,撞得山石亂飛、地動山搖。

碎石劈里啪啦地落了漫山遍野,有那麼幾塊直直墜入透亮的溪水中,卻是沒能砸起半點水花,反而被一股柔力拂開──隨即,一個身著道袍的年輕修士於溪水中現出身形,悠悠然地踏波上岸,朝著那御劍凌於半空的白眉修士拱了拱手,笑吟吟道:

「再次勞駕師父遠來相救,弟子當真慚愧。」

白眉修士輕哼了一聲,當下收起飛劍,從半空中瞬移至地面,衣袂飄飄,一派仙風道骨的高人風範。然而他那一雙泛著精光的小眼睛卻是死死地盯著那年輕修士,將之從頭至尾、無比細緻地打量了一番。

一絲不亂的髮髻、欠揍的笑臉、滴水不沾的道袍……在確認了愛徒絲毫無恙之後,那白眉修士下意識地鬆開了緊皺的眉頭,也驅散了滿心的擔憂焦慮,開口輕斥道:

「你這混小子,每次出山都要給我惹麻煩,走,趕緊跟我滾回去閉門思過!」

那「混小子」聞言,暫態就將滿臉的燦爛笑容一收,擺出一副委屈至極的表情,道:「師父您老人家這麼說我,可真是太冤枉人了。弟子從不招惹麻煩,奈何天賦太高,以致遭了天妒,唉,真是命途多舛……」

年輕修士的話音未落,之前被他師父轟入山中的黑袍修士已然滿臉是血地爬出了「人形山洞」,又呀呀亂叫著滾落山腰,無比淒慘地撲在地上,嘶啞著嗓子恨聲道:「遇上你們師徒倆,本座才是命途多舛,道玄老兒你就給我個痛快吧!」

這位命途多舛的黑袍修士,名號萬蠱老魔,是一位臻達金丹期境界的魔道修士,專精養蟲煉蠱之術。

憑著陰毒的手段和以多勝少的「蟲海戰術」,萬蠱老魔逐漸成為了魔道之中排得上號的高手之一,即使是比金丹期高出一個大境界的元嬰期修士遇上了他,也往往討不到多少好處。久而久之,萬蠱老魔就不自覺地驕傲了起來,行事也越發失去了顧忌。於是乎,這一回他終於是惹上了不該惹的人,踢到了硬邦邦的鐵板一塊。

那麼,被萬蠱老魔喚為「道玄老兒」的白眉修士又是何許人也,如何能以區區一招就將萬蠱老魔打得半死不活呢?

嘿,別看那白眉修士為老不尊又脾氣彆扭,他的身分和實力可都是頂頂的厲害:以白眉為標誌,尊號道玄真人,是為修真界正道第一大派「玄機門」的掌門人,其修為已臻至化神後期,實力堪稱「正道第一人」……別說是一個萬蠱老魔了,就是十個、二十個,那道玄真人也能在揮手之間滅個乾淨俐落。

而這一回,萬蠱老魔竟妄圖劫殺道玄真人獨一無二的寶貝徒弟,真是「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只聽那萬蠱老魔剛梗著脖子放完狠話,還不等道玄真人開口,乖巧地侍立在師父身旁、上一刻還在裝委屈扮可憐的年輕修士忽而抬手,迅速放出了一道「驚雷滅神咒」,只見紫光一閃,還沒反應過來的萬蠱老魔只在眨眼間就被轟成了渣!

「清和!」道玄真人微一愣神,猛地暴喝出聲,白眉一挑,怒道:「你幹什麼要急著動手?為師本打算將他抓回去好好審問的!」

那道號清和的年輕修士滿臉無辜表情,略有些漫不經心地說:「之前師父您不是讓我『趕緊』跟著您滾回去閉門思過嗎?若我們還要帶著這老魔上路,又如何能夠快得起來?」

嘴裡吐出流暢的狡辯話語,清和的心神卻是仍然凝注在那萬蠱老魔隕落的地方,事實上,他正以意念「盯著」那堆殘骸上懸浮著的兩行字──普天之下,只有清和一個人能夠「看到」的字:

【好運值】11

【評價】反派炮灰,命途多舛

之前清和在與萬蠱老魔周旋的時候,早將這兩行字反覆看了千八百遍了,所以他記得非常清楚:當時的評價裡是沒有「命途多舛」這四個字的!

這說明了什麼?命運是可以改變的!清和的心頭一片火熱,陡然生出了濃烈的欣喜之情……只不過,現在並非深究的好時機。

在清和的「注視」下,那兩行深灰色的奇異字元在劈啪消散的雷光中慢慢淡去,終歸虛無。

堂堂的萬蠱老魔就這樣化作了一堆渣滓,只留下一個黑漆漆、孤零零的儲物袋靜靜地躺在它那已故主人的殘骸之中。

「你小子!」道玄真人並沒有察覺到他徒弟的心不在焉,而是伸出手指猛點清和的腦門,以表達他「憤怒」的態度:事實上道玄真人並沒有多麼生氣,他不過是在和愛徒鬧著玩呢。

在道玄真人看來,僅是築基期的清和碰上了金丹期的老魔,定是吃了虧、受了委屈的。如今清和親自動手除魔,也算是為他自己出了口惡氣,著實沒什麼大不了的。

殊不知清和之所以要搶先幹掉萬蠱老魔,其實是為了「殺人滅口」──為了不讓道玄真人從萬蠱老魔的口中知道:他清和僅僅憑著築基期的修為,就能和那金丹後期的老魔頭周旋苦鬥三天三夜,不但毀掉了萬蠱老魔的本命靈寶「千蟲萬蠱幡」,還破除了老魔頭設下的傳訊禁制,這才等來了道玄真人的救命一擊……

要知道,普通築基期修士和萬蠱老魔的實力差距,幾乎就等同於萬蠱老魔和道玄真人的天差地別。即使清和擁有不少護身的寶貝,但在道玄真人的判斷中,他的愛徒最多也僅能在萬蠱老魔的手下支撐上小半日,再多的話……那就真的是妖孽了!

──顯而易見,清和即便不是妖孽,也極其不簡單,所以他必須殺人滅口、掃除後患。

就著道玄真人的動作,清和毫無破綻地牽回了心神,又換上了一副悲天憫人的表情,慢吞吞地說道:「更何況那老魔已被師父您擊碎了金丹,痛苦不堪,但求一個痛快。我們玄機修士向來秉持俠義正道,又何必去為難一個將死之人呢……」

引開話題,胡攪蠻纏,清和以這種方式消除破綻,可謂是百試百靈。

「夠了,臭小子你給我閉嘴!」道玄真人一腳踏上飛劍,單手拎起兀自囉嗦個不停的徒弟,迫不及待地飛了起來,只聽「嗖」地一聲……絢爛的劍光穿雲破空而去。

道玄真人什麼都好,就是脾氣有點急。

如果道玄真人能稍微耐心一點兒,在萬蠱老魔殞身的方圓幾十里地範圍內仔細勘察一番,保管他會大吃一驚、背沁冷汗──只歎清和對道玄的性格太過了解,打蛇打七寸,就這樣輕輕鬆鬆地蒙混過關了。

這一物降一物的道理,果然精闢。

耳旁是呼呼作響的劇烈風聲,眼前是飛速後撤的秀麗山河,飛劍上,被師父拎著的清和在空中搖搖晃晃、飄飄忽忽,彷彿隨時都可能掉落下去、摔個粉身碎骨。不過,敢於在道玄真人的眼皮子底下耍手段的清和,本來就是個膽大包天之徒。所以面對這點兒小陣仗,他自然是毫不緊張。

略略感受了一番吹透周身的涼風,清和就自顧自地從懷裡掏出了一個黑色的儲物袋,嘟嘟囔囔地說:「幸好我反應夠快,及時施展控物術取了那老魔的儲物袋來,否則我這一趟出山可就虧大本了。」

道玄真人聞言,險些就要將清和扔飛出去,不禁又有氣、又好笑地說:「你小子想得美,這儲物袋明明是為師的戰利品!」

「師父此言差矣,」清和笑瞇瞇地說:「分明是弟子獨自將那老魔引來的,又和他周旋了大半天,最後還親手取了他的性命,所以這戰利品……」他故意將與敵周旋的時間說成「大半天」,彷彿是在吹牛皮一般,以進一步打消道玄真人深究的意願。

「行了行了,」道玄真人果然中招,「嗤」地一笑,打斷了徒弟的話,不屑道:「戰利品你且自行收著吧,為師才不會去稀罕一個金丹期小魔崽子的家底呢。」

──堂堂的萬蠱老魔就這樣被貶成了「金丹期小魔崽子」,道玄真人這是故意說給徒弟聽的:金丹期的老魔頭在為師的眼中也只是個小崽子,你小子就別得瑟了!

清和聞言,立即動作迅速地將那儲物袋揣回懷中,腆著臉笑道:「弟子早就知道,師父您老人家最是慷慨不過的了。」小小地認個慫,又拍了老傢伙一記馬屁,清和知道,他搶先出手擊殺萬蠱老魔的事情已經可以揭過去了,便順著這話題又問:「對了,師父啊,這老魔既是死在了弟子手裡,那我這一回的門派任務也可算是超額完成了吧?」

道玄真人啞然笑道:「好哇,你這小子,我說你怎麼動手動得那麼積極呢,卻原來還有這麼多的好處。」

然而道玄真人想了想,又緩緩說道:「清和啊,若那老魔和你此行的任務毫無關係,即使為師身為掌門人,也不能徇私給你多記善功,否則道真和道凌他們又要在我耳旁聒噪個不休了。」

說到這裡,道玄真人不待徒弟反駁,就一錘定音,「這樣吧,回去我就跟他們說,是你在任務歸途中路遇老魔作惡,為了弘揚正道,你奮力搏殺、捨命除魔……咳,雖然最後仍需為師相救,但念在你的一片赤子之心上,獎勵是決計少不了你的!」

清和聽得心下一暖,這老傢伙待他可真是沒得說的,親生骨肉也不過如此了,只可惜……心思流轉間,清和很快就調整好了心態,擰著眉頭,沉吟道:

「師父您這就有所不知了,那萬蠱老魔並非是弟子在任務歸途中所偶然遇到的強敵,他其實正是弟子此行的任務對象。」

「什麼!?」道玄真人驚詫之下,乾脆就御使著飛劍停在了半空之中,將他白眉下的那一雙小眼睛瞪得溜圓,以目示意他的寶貝徒弟別賣關子了,趕緊往下說哇!

清和神情凝重地解釋道:「由於弟子的前兩次任務都是超額完成,本就不缺善功,所以這一回我特地接取了一個評價為下品的簡單任務,即前往燕齊國的邊陲小鎮調查毒蟲傷人事件……」說到這裡,清和的嘴角帶起了一抹苦笑,續道:「結果我查著查著,就查到了萬蠱老魔的頭上。」

這下子終於輪到清和來「一錘定音」了,只見他低垂著頭,略微黯然地說:「自我築基以來,接連領取的三個任務都出了變故……唉,難不成還真是天道容不下弟子,這才連連降下災禍?」

清和本來只是為了轉移道玄的注意力,順帶著演戲搏同情,可是說到這裡,他的話語聲中就帶出了一股真切的委屈之意──師父啊,他說的都是事實,清和是真的委屈啊!

別人出山做任務,做一百次都未必能遇上一次意外;可是清和呢?他自入玄機門修道以來,僅僅出山三次,卻是次次遇險!若說那都是巧合,除了清和他自己以外還有誰會相信?至少道玄就不可置信,道玄這回是真的怒了……

「豈有此理!好個道真哇,難不成他竟敢在暗中使壞害我徒弟!?」道玄真人怒嘯一聲,奮力催動飛劍,以不可思議的高速劃破長空,仿若一頭被激怒了的護崽母獅子。

清和不動聲色地瞅了瞅怒髮衝冠的師父,暗暗一哂:道真長老,這回可真是對不住您啦!

第二章 運氣

話說在「修真界第一正派」玄機門之中,有這樣一個規矩:門內弟子一旦晉升築基期,便要開始領取門派任務出山歷練,一來磨練道心、賺取善功和靈石,二來也能斬妖除魔、順帶著弘揚玄機門的聲威。

那些僅供築基期弟子接取的門派任務自然不會太難,不是幫凡人捉鬼除精怪,就是進山採藥殺妖獸,任務內容大同小異,難度雖分上、中、下三品,實際上任務危險程度的差別並不太大。想想也是這個道理,玄機門作為修真界第一正派,當然沒必要發布死亡任務來坑害自家弟子。

即使有時也會出現些許意外,導致任務的評價等級變更,但一般來說,那些門派任務總還是在可控的難度之內,極少會導致玄機門的築基期弟子在任務過程中隕落身亡。

然而清和卻是太過特殊了,他的任務經歷說出來都有些駭人聽聞──

自清和二十歲晉升築基期以來,至今不過才兩年多,因此他僅僅接取過三個任務。但偏偏,那三個任務都出現了要命的變故……

第一次出山捉鬼,清和好巧不巧地遇上了數百年難得一遇的千年老鬼,饒是身懷種種底牌,清和依舊給那千年老鬼逼得險死還生,若非道玄真人及時趕來援救,清和已然「壯志未酬身先死」了。

第二次去做任務,清和為了防止再次獨身遇險,專門找了幾個交好的師弟妹們接取了結伴進山殺妖獸的任務,誰成想當他們一行人進入了莽荒山脈之後,偏就碰上了天材地寶出世,萬千妖獸齊齊狂暴,以致同行的師弟妹們全部身亡,清和勉勉強強地堅持到了最後,終於是「熱淚盈眶」地等來了道玄真人的救援。

而這第三次任務,清和再度「不負眾望」地「正面遭遇」了金丹期的萬蠱老魔頭……嘖,瞧瞧他這人品。

正所謂「事不過三」,一次、兩次出意外,還能說是巧合;這連續三次都遭遇危險,即使真是巧合,那也太誇張了,誇張得連見多識廣的道玄真人都不願意相信了。

而那個被道玄真人懷疑並痛罵的道真長老,就是玄機門內專門負責審核任務、頒布任務以及派發善功獎勵的人。

道真長老的脾氣又臭又硬,與脾氣急躁的道玄真人本就不怎麼合得來,所以在「厭屋及烏」之下,道真長老對清和也是冷言冷語、動輒挑刺,態度不可謂不惡劣。雖說一直以來,無論道真長老怎麼沒事找事,清和都對他恭恭敬敬,表面裝成毫不在意的模樣,讓玄機門上下都覺得清和這掌門真傳弟子的脾氣好得都快要達到「唾面自乾」的高深境界了──但實際上,清和這人可記仇了。

若非前些時日清和另有顧忌,他早就使出千八百種手段去狠狠地整治道真了。能夠隱忍到現在才發作,清和覺得他的耐性真是大有長進了。

這一回藉著遭遇萬蠱老魔的意外,清和故意挑起了道玄真人的怒火,給那道真長老直接扣了一個「謀害掌門弟子」的重大罪名──以道玄真人的火爆脾氣,道真長老非吃苦頭不可,清和對此感到非常滿意。

要知道,清和從來不懂得什麼叫做「手下留情」,他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得理不饒人」!

由於之前得罪過清和,那道真長老就這麼被冤枉了。事實上,他好歹也是個幾百歲的元嬰長老,即使再怎麼看不慣清和,也不至於要用卑劣的手段去害個年輕人。至於接連出現「奪命任務」的原因,清和他其實清楚得很,不就是因為他自己的倒楣運嗎!?

【寄主】清和(莫成淵)

【好運值】0

【評價】究極大反派,倒楣無極限

清和將心神凝於眉心之上,死死地「盯」著那幾行彷彿刻在他靈魂之上的字元:零蛋的好運值,再加上究極反派、倒楣無極限……簡而言之,他是衰得不能更衰了。

那黑漆漆的幾行字,左看右看也還是那樣黑,清和已經習慣了,那代表著他的運氣也是「一黑到底」,比那位已經「英勇就義」了的、擁有深灰色好運值的炮灰萬蠱老魔還要淒慘!

老天爺要不要這麼狠啊,還究極反派呢,反他奶奶個腿兒的……清和捫心自問,他自從獲得了這個查探好運值的能力以後,就逐步變成了一個尊老愛幼、與人為善的好人了。可結果呢?好運值依舊是零蛋,評價依舊是反派,而清和也依舊是接二連三地倒楣倒楣再倒楣……這還讓不讓人活了,還不興人浪子回頭啦!?

所以這幾年來,清和忍了又忍,心中一直憋著氣,天大的怨氣!

如今他算是豁出去了,既然做好人做好事都完全沒用,那麼現在就到了有仇報仇的時候──思及此處,清和不禁心下冷笑:這次回去,首先就拿那個整天黑著張臉、處處找他麻煩的臭老頭子道真來開刀!

而此時同樣心中有氣的還有道玄真人,他那不是怨氣,而是滿腔的怒氣:道玄真人這麼生氣,不僅因為他唯一的愛徒清和可能遭到了暗算,還因為道真身為玄機門的長老,竟然涉嫌「挾私報復、謀害掌門弟子」……荒唐!這件事實是非同小可,一個不小心就會損傷玄機門數百年來積累的好聲譽,不由得身為掌門人的道玄不焦心。

將飛劍的速度提升到了一個誇張的地步,道玄真人盡全力御使飛劍趕回玄機門,還為此開啟了防風護罩以擋住甚至能將築基期修真者吹飛的風……可以想見他們師徒倆趕路的速度有多快了。

清和盤著腿,穩穩當當地坐在道玄身後的劍柄上,他略略思考了一會兒接下來的計畫,便將注意力轉移到了他師父的身上。

在清和的感應之中,道玄真人的頭頂也懸著兩行字,不同於萬蠱老魔的深灰色以及清和他自己的黑不溜秋,道玄的這兩行字是綠色的,且清和對其內容早已滾瓜爛熟:

【好運值】83

【評價】正道魁首,氣運護體

──氣運護體!每每「看到」這個評價,清和的心裡都翻騰著難以言說的複雜滋味: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頭頂上多了一抹綠嘛,本座才不稀罕呢!

清和當然是在自欺欺人,事實上他對道玄的運氣可稀罕了,稀罕得恨不能殺人越貨……上蒼何其不公啊,怎麼道玄真人能擁有正道魁首的氣運,他莫成淵就是個零蛋呢?

很顯然,清和的真名是莫成淵。可不要以為莫成淵是原名,而清和是道號──真相怎可能會那麼簡單,至少現在的清和是絕不敢對他的好師父來個自我介紹的,那簡直就等同於自殺。

那麼,莫成淵究竟是誰?

若把這個「淺顯」的問題放到修真界裡去,只要是活得稍微長些、消息還算靈通的修士們,肯定都能回答得上來:數百年以來,莫成淵被公認為修真界的第一大魔頭,名號「焚天尊者」!

莫成淵的實力強悍、性格囂張肆意,更曾以他一人之力幾乎屠盡了修真界十大正派之一的凝光宗,在正派修士們的眼中……毫無疑問,他就是個大禍害。

不過,禍害自有天收,這話果然不錯。滄桑地說,焚天尊者的那些輝煌都已經成為歷史了。

就在二十年前,莫成淵一不小心倒了個大楣,連他的肉身都給損毀了。

幸好當時的莫成淵晉級化神期已久,他甚至已經觸摸到了渡劫期的屏障,神魂很是凝練,且法寶和底牌眾多。便是在那樣的情況下,莫成淵才勉強在大劫之中保住神魂不滅,輾轉投進了一個天生智障的凡嬰之身,奪舍重生了。

只可惜,在那場倒楣的大劫中,莫成淵的神魂傷得極重,致使他那一身足可笑傲修真界的渾厚修為盡付了流水,過往的強橫實力也全成了記憶中的雲煙……

所以縱使莫成淵曾經是叱吒風雲的焚天尊者,在他奪舍之後,也只能以一介凡人的身分重新開始修煉了。

所幸莫成淵的運氣還沒有背到家,在他奪舍之際,向來對他極其吝嗇的老天爺竟是送了他一份大禮:被莫成淵隨機奪舍的那具肉身,不僅擁有「修真必備」的靈根,而且還是無比稀有的雷系變異天靈根!

想當年,莫成淵在耗盡了最後一絲神念,查驗出他的新身體擁有雷系天靈根之時,當即激動得嚎啕大哭了起來,還因此被猛灌了好幾口母乳,那味道至今令他記憶猶新。

再後來發生的那些事,基本上都是順理成章的了:莫成淵就憑著這具資質極高的新身體,以全新的清白身分加入了修真界十大正派之首的玄機門;更憑著他過人的智慧和修真天賦,一躍成為了玄機掌門人的真傳弟子、正派裡的金疙瘩……

於是乎,大魔頭至此拋卻前世,被恩師賜予道號上清下和,就這樣順順當當地洗白了──唉,醒醒吧,別作白日夢了。

自從獲得了查探好運值的能力,零蛋的好運值頂在腦門上,清和就徹底明白了,老天爺才不會白送餡餅給他吃呢,送陷阱還差不多。

就比如說,認了道玄做師父,到底是餡餅還是陷阱?道玄對清和越好,他們之間的因果就結得越多……話說他們倆本來可是幾百年「交情」的老對頭呢。

手撐著下頷,清和靜靜地凝視著道玄的背影,無聲地笑了笑:師父啊,我會盡全力不教你抓住破綻的,否則你和我就都要為難了。

──再說了,用一個零蛋去拚正道魁首的運氣……何必要自討苦吃呢?清和也不是非做「壞人」不可的,事實上他一直認為,他是一個好人。

商品簡介

玄機門年輕修士清和是奪舍重生的大反派,

他可以看見別人無法見到的東西──

不是阿飄,而是浮在腦殼上方的「好運值」!

當倒楣無極限的清和遇上好運值破表的福星,

靠著福星對自己的好感度不斷刷高,

清和似乎看見自己即將迎來美好的康莊大道……

穿越少年姜皓川是資質欠佳的凡人,

他可以聽見別人無法接收的提示音「叮咚」──

不是門鈴,而是提示任務與獎勵的「系統功能」!

當天道特寵的姜皓川遇上貌似易拐好揉捏的仙二代弟子,

姜皓川開心地盤算著自己出運的日子不遠矣……

披著好人皮的心機腹黑大反派,

穿越加開金手指的守財奴福星,

各自懷揣著心中滴答響的小算盤,

只想著該如何將對方「吃乾抹淨」!

一場令人拍案捧腹的噴淚喜劇,好戲開鑼!

反派要刷好感度(一)
作者:思鄉明月
出版社:威向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4-06-11
ISBN:9789862966105
定價:240元
特價:88折  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