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帝國的崛起與衰弱:俄羅斯千年史
cover
目錄

作者序

第一章 北極熊現身

北極熊現身/基輔大公國的勇者/莫斯科大公國的盛衰/韃靼閃電入侵/八百年蒙古情結

第二章 帝國的建立

凝視西方的彼得大帝/躋身世界列強/開明睿智的凱薩琳大帝/宣戰拿破崙/莫斯科浴火之勝

第三章 帝國的覆亡

傾國之聲──農奴的吶喊/布加喬夫起義/鐵血專政的尼古拉一世/血腥暗殺時期/反改革沙皇──亞歷山大三世/悲泣的末代沙皇

第四章 革命的悲劇

陰鷙的列寧/無產階級革命/蘇維埃俄羅斯共和國成立/惡魔般的史大林/大整肅活動

第五章 偉大的衛國戰爭

希特勒的「巴巴諾沙計畫」/列寧格勒包圍戰/史大林格勒決死戰/史大林格勒之劍/勝利後的強權

第六章 蘇維埃新帝國

二十世紀的夢魘──冷戰/美蘇的舊恨新仇/冷戰時期的俄國政局/開放!改革!民主!/開啟共產鐵幕/蘇聯的崩潰瓦解

第七章 新帝國崛起?

戈巴契夫的功過/葉爾欽的崛起/普丁──俄國的新沙皇/戈巴契夫、葉爾欽與普丁三位領導人風格的比較

附錄: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與中國

感謝

試閱內容

第七章 現在的俄羅斯(摘)

戈巴契夫的功過

戈巴契夫在任不過六年,卻成為蘇聯大帝國的送終者。在共產黨死忠支持者的眼裡,他是歷史罪人,在一般民眾眼中,他則是終結共產黨統治的大功臣。他究竟是罪人或是功臣,歷史自有公評。

戈巴契夫本身是一名忠誠的共產黨員,但生於二十世紀的他,與一般頑固守舊的老共產黨員不同。他具有宏闊的國際觀,具有民主自由的思想與開放創新的理念。他上台後就已看出,位居世界強權的蘇聯大帝國已老態龍鍾、行將就木,必須要施以猛藥,方有起死回生之望。他提出的開放、改革、民主三項口號確實有吸引人之處,也給予民眾一線希望,但他並未深入瞭解蘇聯內部存在已久的弊病,也未提出有效的根本解決方法。

七十多年前,一九一七年大革命前夕,民眾在聖彼得堡街市上買不到麵包,結夥鼓譟,終於釀成大亂。戈巴契夫當政期間也面臨同樣的情況,民生基本需求無法獲得改善,引起民怨。雖然在國際舞台上,戈巴契夫表現得有聲有色,成為世界上無人不知的角色,但卻無助於解決國內的難題。隨著蘇聯大帝國的消失,也終結了他的政治生命。一九九六年,戈巴契夫出馬競選俄羅斯總統,得票率不到百分之一,證明他已被俄國人民所唾棄。

蘇聯解體後,共產黨也無法在俄羅斯立足,列寧不再是民眾的導師與偶像,立在克里姆林宮的列寧銅像被移走,被列為聖地的列寧墓室,不再有民眾排隊朝拜。全國各地看不見一面鐮刀鐵鎚的紅星旗,取而代之的是帝俄時代就使用的紅藍白三色旗。宏偉的列寧紀念館乏人問津,共黨革命歷史博物館更是門可羅雀,共產黨的教義與理論,在新一代民眾的腦海裡消失,年輕的一代對共產黨及馬列主義的教條已茫然不知。

列寧所締造的無產階級專制政權消失得無影無蹤,俄國人民歷經七十四年的共產黨夢魘也隨風而逝。

蘇聯帝國的崩落,在俄國歷史上究竟有何意義?一九一七年列寧領導的大革命建立共產黨政府。列寧上台後宣示無產階級專政,窮人翻身,並號召全世界無產階級共同攜手反抗暴政,列寧立刻成為無產階級所崇拜的領袖。他執政後所實行的「新經濟政策」是否帶給俄國人民幸福與繁榮?英國著名的哲學家羅素曾表示,新經濟政策立意不錯,但代價太高,殊不值得。所幸列寧在位不久,否則會帶給俄國更大的災難。不幸的是,列寧死後出現了比他更殘酷的史大林,史大林三十年的統治中,俄國人民深受迫害,直接死在史大林暴政下的民眾高達二千萬人。史大林的殘暴,比起歷史上惡名昭彰的沙皇有過之而無不及。為了消滅異己,一九三○年代的史大林進行史無前例的大整肅運動,全國的菁英分子被剷除殆盡,尤其軍中的優秀將領幾乎全部被處決。最可悲者,全國陷入一個恐懼的大牢籠內,人民的基本自由與權利完全被剝奪,甚至不敢相互交談,這種現象,持續到蘇聯解體都尚未消失。

蘇聯的解體,對俄國人民無異是一項解脫,列寧、史大林帶給俄國人民的不是幸福,而是災難,在俄國實行了七十四年的共產主義,最後證明是一個不具人性的大騙局,而列寧與史大林更是不折不扣的大騙徒。一九一七年大革命後,共產黨帶給俄國的不是富足繁榮,而是貧窮與蕭條;此種現象在農村尤其顯著,以農工起家的共產黨卻不能嘉惠農工階級,如此的政府,如何能獲得人民的擁護與支持?蘇聯的解體帶給俄國新希望,回顧帝俄沙皇時代的悲慘時日,以及共產黨的恐怖統治,俄國人民所期待的未來當然不會重蹈覆轍。

俄國是一個特殊的國家,它的民族生態與西方國家截然不同。未來的俄國當然會是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他們的民主之路該如何走,這或許是見仁見智的問題,但可斷言的是,俄國人不會再要共產主義。

葉爾欽的崛起

戈巴契夫是共黨紅朝的終結者,葉爾欽則是共產主義的唾棄者。一九九一年,蘇聯崩解戈巴契夫下台後,繁重艱巨的善後任務落在葉爾欽身上。葉爾欽從一位藉藉無名的人物,搖身一變為家喻戶曉的俄國共和政體新貴,不管其功過成敗如何,在俄國歷史上,葉爾欽必將留下盛名,永垂不朽。

一九六一年三月十七日,他加入共產黨並參與黨務活動近三十年,直到一九九○年七月十三日宣布脫黨。一九七六年,葉爾欽擔任史瓦德洛夫斯克地區共黨委員會第一書記(地位相當於美國州長)。一九八五年,他的辦事能力受到戈巴契夫的賞識和提拔,進入共黨中央政治局,並自一九八五年至一九八七年擔任莫斯科地區共黨委員會第一書記。兩年後 他因批評戈巴契夫而被罷黜第一書記的職務,並被逐出政治局。一九八九年,葉爾欽當選蘇維埃俄羅斯共和國(蘇聯加盟國)國會議員;一九九一年六月當選俄羅斯共和國總統。同年八月莫斯科發生反戈巴契夫政變失敗後,蘇聯最高蘇維埃領導人改為總統制,由戈巴契夫擔任總統。十二月二十五日戈巴契夫辭職,次日蘇聯最高蘇維埃宣布停止運作,政務由葉爾欽接管,蘇維埃聯邦正式走入歷史。

葉爾欽上台後,面臨棘手的政治轉型、經濟衰退,以及舊官僚貪腐等迫切亟待整合解決的問題。葉爾欽一方面向西方國家尋求協助,解決財政危機,另一方面立即採行民主型態的自由市場經濟,開放財產私有化,並大力整飭政風,剷除貪瀆官吏。在外交方面,於一九九三年一月與美國簽訂第二階段裁減戰略武器條約,並加強與西方國家的合作關係。同年四月,俄國人民投票支持葉爾欽的改革政策,但在九月間,國會企圖彈劾葉爾欽失敗後,在莫斯科發動流血政變,造成若干傷亡,政變旋即被葉爾欽鎮壓。是年十二月十二日,國會改選並公布新憲法,大幅增強總統職權,惟葉爾欽在國會仍無法掌握優勢,迫使諸多改革方案無法有效實施。一九九六年七月三日,葉爾欽在總統大選中競選連任,雖然兩度罹患心臟病且有酗酒惡習,但仍然輕易擊敗對手,獲得連任,由此可見俄國人民對葉爾欽的支持度高居不下。葉爾欽在第二次總統任內的政績乏善可陳,且其健康情況日益嚴重。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葉爾欽突然宣布辭職,並指定由上任甫四個月的總理普丁(Vladimir Putin)代理總統。葉爾欽之後於二○○七年四月二十三日病逝,享年七十歲。他於逝世前曾就任內未能完成的使命與任務向俄國人民示歉。他說:「對未能實現你們的夢想和希望,我向你們致歉。」

葉爾欽生前曾參與前沙皇尼古拉二世的歸葬典禮,並以俄國總統身分向沙皇行禮致敬。緣以,一九一七年俄國大革命後,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被共黨監禁。次年四月,共黨將尼古拉全家祕密移往烏拉山區的耶卡傑林堡市安置在「依巴提夫宅邸」內。七月十七日凌晨,共黨在宅邸地下室將尼古拉本人、皇后及五名子女連同醫生、僕役及廚師共十一人全數殺害,並將屍體祕密銷毀掩埋於市郊林區地下。事後共黨湮滅證據,不僅現場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尼古拉的死訊也僅由莫斯科對外草草宣布,對家屬下落亦隻字不提。七月二十五日,尼古拉蒙難八天後,白軍攻入耶卡傑林堡,尋找尼古拉遺骸時,依巴提夫宅邸已空無一人,地面已被清洗乾淨,但牆壁上彈孔痕跡仍清晰可見。一九一九年一月,西伯利亞白軍政府首領哥恰克派人尋獲遺骨,但無法證實是與尼古拉有關。不久耶卡傑林堡再度被紅軍占領,搜尋工作被迫中止。其後耶卡傑林堡被改名為史瓦德洛夫斯克,依巴提夫宅邸則改建為博物館,開放民眾參觀,但地下室卻封閉不對外開放。

一九七七年七月下旬,莫斯科共黨中央下令史瓦德洛夫斯克地區共黨委員會於三日內將依巴提夫宅邸拆毀。而接奉指令者正是時任該地區共黨委員會第一書記葉爾欽。指令係由蘇維埃最高會議主席布列茲涅夫具名簽發,但幕後策動者為KGB頭子安德波夫。其實共黨中央早已將依巴提夫宅邸視為尼古拉的幽靈所在,更不願該地成為沙皇餘孽的朝拜處所。葉爾欽對莫斯科的指令大不以為然,他認為依巴提夫宅邸供外人參觀並無不妥,前來參觀者之動機各有不同,無非是好奇、同情與懷舊,這些都屬正常的情感發洩。他在自傳中提及此事,「當我接到標誌著機密的莫斯科來函,閱讀之下幾乎不敢相信我的眼睛。那是由政治局在休會期間所下的命令──拆毀依巴提夫宅邸。」由於該命令屬密件,地區黨委員會對此負起完全責任,葉爾欽對黨中央的指令自然不能違背。七月二十七日,依巴提夫宅邸於一夜間被拆毀淨盡,尼古拉受害之處變成一條柏油馬路。對於此事,葉爾欽心懷愧疚,懊惱不已。他自述「這是布列茲涅夫主政的另一首悲慘插曲,我們遲早會為這種野蠻行為感到羞愧,但錯誤已鑄成,無法更正。」

如今依巴提夫宅邸已不復存在,現場除了一座十字架外,別無一物。在處理伊巴提夫事件中,葉爾欽以無比的無奈執行了上級命令,但他的同情心、正義感及人道立場,在此事件中表露無遺。一九九一年九月四日,已貴為俄羅斯總統的葉爾欽,下令將史瓦德洛夫斯克改回原名耶卡傑林堡,次年九月六日將列寧格勒改回原名聖彼得堡。

一九九八年,俄羅斯政府決定將尼古拉遺骨歸葬聖彼得堡沙皇墓園,遷葬日期特意選在七月十七日,以紀念尼古拉罹難八十周年。高齡六十七歲的葉爾欽以俄羅斯總統身分,親自出席歸葬典禮,在肅穆哀傷的氣氛中,葉爾欽由夫人攙扶步上講台,以感性的口吻向觀眾表示:「除了親自上台說明事實真相外,別無選擇。」他繼續說道:「我們必須要承擔這項歷史性的記憶,也是我決定要以總統及個人身分出席此項盛會,我們要記取教訓,凡是欲以暴力來改變生命者,必將注定失敗。」最後他說:「我們要終結俄羅斯充滿血腥和失控的二十世紀,在第三個千年來臨前夕,為了我們的後代子孫,對在仇恨及暴力下犧牲的受害者,我們要銘記於心,願他們永遠安息。」

普丁──俄國的新沙皇

二○○○年五月七日,普丁就職,登上克里姆林宮的寶座,成為俄羅斯政治舞台萬人矚目的巨星,俄羅斯正式邁入了「普丁時代」。普丁生於一九五二年前蘇聯時代,早年受正統共黨教育,並在政府中任職。一九八五至一九九○年,他在KGB工作長達五年之久,主要工作地點是在東德,所以他精通德語。離開KGB以後,他進入聖彼得堡市政府工作,先後擔任市長顧問及市政府對外聯絡委員會主席。一九九四年蘇聯解體後,他出任聖彼得堡市第一副市長,兩年後進入聯邦政府工作,初任總統辦公廳第一副主任,後轉任聯邦安全局長。一九九九年八月九日,葉爾欽總統任命他為第一副總理,十七天後升任總理。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葉爾欽辭職,普丁出任代理總統。二○○○年三月,普丁投入總統大選,並以高票當選。

普丁入主克里姆林宮後,即以旺盛的決心與堅強的毅力大力推展各項改革措施。例如,在政治方面:他主導國會,扶植親政府黨團勢力,進而加強對國會議員的掌控,並強固自己的權力與聲望。其他重要改革措施包括:重整金融體系,控管能源事業;積極處理車臣危機;調整中央與地方行政體系;強化對新聞媒體的監控及重新調整反恐措施等。他的名言是:「給我二十年,我還你一個奇蹟的俄羅斯。」他的強勢作風雖標榜實施民主,但內心卻脫離不了舊蘇聯時代領導人強制獨裁的風格與心態,這與他早年接受共黨教育及身受共黨教條薰陶有密切關聯。

普丁的從政經驗雖然不豐富,但對自己的治國理念與從政能力都深具信心,除此之外,堅定的意志與旺盛的精力更是他從政的資產。普丁的強勢從政作風,受到西方國家的批評與不認同,但在俄羅斯卻受到人民普遍的支持與喝采。二○○四年總統大選,普丁競選連任成功,支持率高達七十一.二%,證明了俄羅斯人民對他的支持與肯定。

早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普丁就任代理總統時,就誓言將為俄羅斯建立一個強勢的中央政府。當時季辛吉即指出普丁有意將俄羅斯回歸為傳統的帝國主義國家。對此,普丁強烈反駁,並言:「誰不為蘇聯解體而婉惜,誰就沒有良心;誰想恢復過去的蘇聯,誰就沒有頭腦。」普丁當然不會恢復過去共黨時代的蘇聯,但是他希望俄羅斯變成冷戰時代的超強國家則是事實。

從二○○○年到二○○八年,普丁在兩任總統任內的政績可圈可點,尤其在經濟方面的成就令人刮目相看。二○○四年普丁當選連任後,即宣示在未來六年內使俄國人民生產毛額倍增,從而全面提升俄國人民的生活水準。他自豪地向新聞媒體說:「七、八年來我們的年經濟成長率平均保持在七%,此外還償還了幾百億美元的外債,扣除通貨膨脹率之後,居民的年實際收入成長率達到十二%。」普丁所言不假,五年來,俄國經濟迅速起飛,經濟成長率高達三十八%,外匯存底已名列全球第三,成為世界經濟舞台耀眼的新星。

然而普丁耀眼的政績,並未消除來自外界的批評與攻擊。首先,外界普遍認為普丁的諸多做法已偏離了民主的常軌,使俄國人民嚮往追求的自由與民主變成鏡花水月遙不可及。並認為普丁藉改革之名以增強其個人權力,其改革措施已帶領俄國回到專制統治時代。媒體更強烈指責,普丁箝制新聞媒體的措施已使俄國在世界一百六十六個新聞自由國家中排名降至第一百四十八名,嚴重傷害俄國的外在形象。

普丁對外界的指責和批評有他的說法,他認為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人都樂見俄羅斯重振經濟實力,重建國際地位,反而認為俄國的興起對世界各國是一種威脅。普丁強調俄國尋求的不是霸權,而是合作。他承認俄羅斯在國際舞台上是競爭者,但同時也是世界各國的合作夥伴,因此他提出「競合」,認為這是俄國未來要走的路。

普丁的第二任總統任期於二○○八年屆滿,依據俄羅斯憲法規定,普丁不得繼續競選連任。以普丁好強的企圖心與旺盛的工作狂個性,外界都認為普丁必不會因此甘心下台,一定會設法連任,但要達到這一目的,除了修憲外,別無他法。二○○七年二月一日,普丁在記者會中公開宣布將遵守憲法規定不再尋求連任,但外界對他的談話仍然存疑。同年十二月十二日,他接受美國時代周刊記者專訪時,再度強調絕不以修憲方式尋求連任,更不會轉任總理以滿足權力之欲。有人認為,普丁以八年執政的亮麗政績,必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藉修憲之名行連任之實,果真如此,將盡失民心,最後背負惡名得不償失。且普丁深知修憲之路遙遠,違反民意不宜冒然採行,如稍有不慎,其八年政績及一世英明將付之流水。以普丁崇高的聲望民調,似乎不必為尋求連任而貿然修憲,因此普丁不會藉修憲來達到連任的目的。

二○○八年三月九日,俄羅斯舉行總統大選,各路人馬,包括民主聯盟黨黨魁卡斯雅諾夫、自由民主黨黨魁季里諾夫斯基、共產黨黨揆朱甘諾夫及蘋果黨黨魁雅夫林斯基等人參選。老謀深算的普丁也推出了他的親信──現任副總理的梅德維迪夫代表執政黨聯合俄羅斯黨出馬競選總統。在普丁的精心運作下,梅德維迪夫果然順利當選。而梅德維迪夫就任總統後的第一件事,就是任命普丁為總理,這正是普丁精心設計的「梅普共治」計畫。當然,在「梅普共治」下,梅德維迪夫成為普丁的分身,凡事均照普丁的「指示」辦理,梅德維迪夫變成了十足的「傀儡」總統。此事延續了四年之久,直到二○一二年普丁再度「合法」出馬競選總統。

二○○八年的世界金融危機衝擊了俄國經濟,造成政府的龐大支出與人民生活基本需求的下滑,人民開始對普丁政府不滿。普丁捨總統而屈就總理,對普丁而言並無損失,既未違憲亦未擴權,自己站得住腳。但在人民眼裡卻不作如此想,他們認為普丁擔任了八年的兩任總統,現在又擔任總理,雖無總統之名但有總統之實。梅德維迪夫總統是普丁的分身,眾人皆知,普丁雖擔任總理但握有實權,與總統無異。人民認為強人普丁雖未違法,本質上卻缺少民主法治觀念。而普丁雖認為民主固然重要,卻不是國家強盛的首要條件。他在二○○七年於國會發表的國情咨文中強調「沒有主權,俄羅斯無法生存。在俄羅斯,民主只有在擁有主權的條件下才能得到鞏固。」普丁不認為繼續掌權是違反民主,他似乎認為只有他,才能帶領俄羅斯走向超強。普丁有此信心並非無據,他擔任總統時,曾頒給蘇聯時代的異議巨擘索忍尼辛勳章。索忍尼辛稱頌普丁為俄羅斯的「救世主」。東正教大主教更稱讚普丁是上帝送給俄羅斯的禮物。普丁因此自認身負神聖使命,將領導俄羅斯朝向世界強國之林邁進。

普丁夢想創造一個強大的俄國,俾在俄國史上留名是人所皆知的事實。他曾經說過:「即便把克里姆林宮賣了,也要造出新一代的潛艇來,這關係到俄羅斯的未來」。普丁完全瞭解「當政者永遠占優勢」的理論。為了實現他的夢想,他必須繼續擔任國家領導人,但這與民主政治的理念完全背道而馳。已掌權十二年的普丁,於二○一二年再度當選總統,六年後如果再獲得連任,則連續掌權二十四年。其在位之長,可與共黨時代的史大林相埒,屆時普丁的「專制」將與昔日的沙皇無異。美國前國務卿布列金斯基曾經說過:「俄國可以成為專制或民主,但絕不可能兩者並存。」

一九九九年底,當葉爾欽任命一位默默無名的KGB上校普丁擔任總理時,的確引起各界的驚訝與關注。葉爾欽在交棒時,曾期許普丁要珍惜俄羅斯,葉爾欽當然想不到也不願意看到普丁成為俄國的專制新沙皇。在未來的任期內,普丁能否創造奇蹟,塑造自己成為一位受人敬仰,令人懷念的領導人,就端看普丁未來的做法了。

商品簡介

俄羅斯地跨歐亞大陸的心臟地帶,這一地理特徵,注定讓她成為永遠的大國。

歷經拿破崙戰爭與兩次世界大戰,俄羅斯善用每一場苦難,積極壯大自己。

在世界地緣政治的拼圖中,忽視俄羅斯的重要性,就等於放棄了解世界全貌。

俄羅斯是一個千年的古老帝國,她曾經擁有世界上最遼闊的國土,曾經擊敗過蒙古人、拿破崙與希特勒強權,也是二十世紀唯一足以與美國抗衡的國家。千百年來,俄羅斯在世界舉足輕重;然而,台灣人對她的印象,卻大多遮蔽在昔日共產主義的「鐵幕」陰影之下,透露出一種歷史視野上的淺薄。

瞭解俄羅斯的過去,就能明白普丁出兵烏克蘭的抉擇!

俄羅斯總能在每個變局、每場戰爭中,掌握時機,運用戰略,將自己推向另一個高峰

俄羅斯位處歐亞樞紐,一千餘年來,不斷遭受到瑞典、拜占庭、蒙古、法國或德國等等外族的侵略。十九世紀初,他們焚燬莫斯科城以拖潰拿破崙;二次大戰時,他們殲滅希特勒的數百萬軍隊,扭轉了世界戰局。這些戰史雖然光榮,卻是用千萬俄國人民的鮮血斑斑換得。

在內政上,王位的誘惑讓俄國宮廷一再上演著弒夫、殺子與兄弟鬩牆的血案,末代的尼古拉沙皇,更慘遭滅門之命運。高層政爭的動盪,導致俄羅斯帝國對人民採極權統治。俄羅斯史就是一段周而復始的人民受難史,苦難下的人民反動抗爭,抗爭的結果是再遭蹂躪。一九一七年,列寧高擎「解放工農」之旗發起革命,成立新政府,而結局仍舊是在連綿的戰爭、整肅、貪瀆與饑荒下,葬送了數千萬人民的性命。

一九九二年蘇聯解體後,鐮刀鐵鎚的紅旗不再飄揚,俄羅斯彷彿失去了超級強國的威名,暫時告別與美國長期對峙的世界舞台。二○○七年,普丁上台,誓言建立一個強勢的中央政府。今後的俄羅斯,將以何種姿態重返國際,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本書作者為台灣外交官,曾長期派駐俄羅斯與白俄羅斯,他以人道的立場,國際性的視野,介紹西元九世紀至今的俄羅斯千年史。詳閱本書,不但可以清晰地看見俄羅斯的苦難刻斧,更可藉此省思人類千年不變的權力貪狂。

作者簡介

段培龍

國立政治大學東方語文學系(俄文組)學士,美國愛俄華州立大學歷史碩士,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研究,俄羅斯外交部外交學院研修。為職業外交官,曾擔任中華民國駐聖克里斯多福大使館參事代辦;駐南非約翰尼斯堡總領事; 駐俄羅斯代表處副代表,以及首任駐白俄羅斯代表處代表。先後任教於中國文化大學,世新大學,淡江大學及美國基督教效力會基督書院,教授英文及西洋文化史。

作者自序

一九三九年八月二十三日德軍入侵波蘭的前八天,希特勒與史大林簽訂互不侵犯條約,震驚了全世界。邱吉爾(此時尚未出任首相)被問及蘇聯的下一步行動時,口出名言:「在下無法預言蘇聯的行動,它是一個高深莫測難以捉摸的謎語。」( I cannot forecast to you the action of Russia. It is a riddle wrapped in a mystery inside an enigma. )

俄國果真是一個高深莫測令人難以捉摸的國家嗎?不錯,它的語言難懂也難學,與俄國人建立友誼不大容易,大部分的俄國人城府深、猜忌心重,難讓人捉摸其心裡,但不表示不能與之交往。與俄國人打交道,難在開始,一旦他對你消除了戒心,友誼就能真正地展開,他們的熱情其實並不遜於其他國家。

俄國在世界上絕對有資格被稱為「強國」(great power),它有悠久的歷史、廣大的幅員、眾多的人民與強大的軍事力量,在冷戰時代(cold war era)與美國對立,成為主宰地球的超級強國。一九九○年代蘇聯解體,冷戰時代結束後,俄國唾棄了共產主義成為民主國家,不再是威脅世界和平的超級強國,然而,它仍有其影響力,它的動向仍然受到外界的重視與關注。

俄國究竟是一個什麼樣子的國家?如此廣大的幅員,橫跨歐亞兩洲,占地球陸地六分之一的面積。一億四千餘萬的人口,包括三十多種不同的種族,長期在寒冷堅苦的環境中生活,養成俄國人堅毅嚴肅的個性和具備克服艱難的能力。一千多年來,上蒼給予俄國人的是艱難的環境與殘酷的戰爭。

俄國第一個王朝──魯立克王朝,國祚不過七百五十年,但有二百五十年被蒙古人統治。第二個王朝──羅曼諾夫王朝,歷時三百零四年,卻經歷了拿破崙的入侵與國內沸騰的革命運動。第三個政權──共黨紅朝,壽命僅七十五年,但列寧與史大林的殘酷與暴政不遜於沙皇,加上二次世界大戰德國的入侵,帶給俄國人民空前的苦難與犧牲,直接遭難的人民超過四千萬人。

一千多年來,俄國人飽受外族的欺凌、統治者的壓榨與內部不斷的動亂,可說是一部悲慘淒苦的痛史。悲慘的境遇與傷痛,使俄國人對人生有刻骨銘心的感受與體驗,因而出現了無數知名的哲學家、作家、詩人、音樂家及畫家。他們透過文筆、詩歌、樂譜及畫筆,道出了戰爭的可怕與人民痛苦的心聲。托爾斯泰(Leo Tolstoy)的《戰爭與和平》說明了戰爭的邪惡與人民對和平的祈盼。柴可夫斯基(Peter Tchaikovsky)的《一八一二年序曲》譜出了俄國抵抗拿破崙入侵的英勇氣勢。蕭斯塔克維奇(Dmitri Shostakovich)的《列寧格勒交響曲》奏出了二次大戰列寧格勒居民在圍城中的悲情心聲。巴斯特納克(Boris Pasternak)的《齊瓦哥醫生》赤裸裸地點出了共產黨的毒害與革命運動的偏差。

農民是俄國歷史上長期遭受迫害的弱勢族群,他們蜷曲在偏遠鄉村,終年勞碌與世無爭,按時繳稅納糧,心中只有上帝與沙皇。但是貪婪的地方官員對他們橫徵暴斂、需索無度。戰爭與災難更使他們痛苦難忍,訴求無門,迫使他們揭竿而起,聚眾抗爭。一六七○年的「拉辛之亂」(Razin Uprising)及一七七三年的「布加喬夫之亂」(Pugachov Uprising)是俄國歷史上兩次大規模的農民起義運動,結果均歸於失敗。農民的困苦激起了知識分子的不平與共鳴,要求自由平等的革命運動應運而起。參加革命活動的農民同情者俱是熱血沸騰的青年學生,一八八一年主導謀刺沙皇亞歷山大二世的琵羅夫絲卡雅(Sofia Perovskaya),就是一位年僅二十六歲的女學生,她被捕判以死刑,臨死前寫信給母親表示無怨無悔。另一位名叫費格娜(Vera Figner)的共犯,年紀不到三十歲,被判終身監禁,一九一七年革命後被釋放,卻目睹了革命後一連串的悲劇,直到二戰爆發,德軍入侵俄國後才鬱鬱謝世。費格娜在世近百年的歲月中,見證了俄國歷史上最巨大的變動,有多少俄國菁英及無數善良無辜的百姓在這場變動中喪失了寶貴的生命。有理想有抱負的年輕知識分子,不惜犧牲生命以實現他們的理想,一九一七年的大革命,終於顛覆了沙皇專制政體,造就了列寧與史大林的無產階級專政。

一九一七年,俄國人民掙脫了沙皇專制的桎梏,但萬萬沒有料到他們卻掉進了共產紅朝的無底深淵。列寧與史大林的殘暴不仁與沙皇相比不遑多讓,且尤有過之。一九三○年代,史大林假借清除「人民公敵」遂行其「大整肅運動」,上萬無辜人民被捕,全國菁英分子被屠殺殆盡,弄得人人自危、互不信任。這種戕害人民心理的遺害迄今仍未消除,七十五年的共黨統治,在時光隧道中不過是白駒過隙,瞬間之事耳,但俄國人民所受的痛苦及所付的代價卻是空前的。一九九二年蘇聯解體後,鐮刀鐵鎚的紅旗不再飄揚,列寧與史大林被人民唾棄,俄國成為一個人人嚮往的民主共和國。

從歷史的發展中,可以發現俄國人堅韌的一面,令人敬佩。二次世界大戰,俄國人在「史大林格勒保衛戰」中將耐力與韌性發揮到極點。俄國是二次大戰中受害最深的國家, 白俄羅斯境內四分之一的居民在戰爭中喪生。史大林格勒(現已改名為伏爾加格勒)城內的殘垣斷壁部分迄今仍然存在。從史頁中,我們看到殘酷的一面,也看到悲壯的一面,一千多年俄國歷史的發展考驗了俄國人民的能耐,唯有堅強的意志與無比的毅力才能獲得生存。歷史的發展是殘酷的,俄國人民無法阻擋歷史的滾輪,也無法不接受歷史帶來的教訓。唯有勇敢地接受歷史教訓,才能避免不幸事件的重演,或許這正是我們探索俄國歷史的主要目的。

北方帝國的崛起與衰弱:俄羅斯千年史
作者:段培龍
出版社:如果出版
出版日期:2014-03-20
ISBN:9789866006494
定價:360元
特價:88折  317
其他版本:二手書 72 折, 26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