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想掰彎你
cover
目錄

代序──他們轉了彎,踩進了我的心門

●社會組

我的靖哥哥

遇見賀小美

誠實演唱會

捷運續情緣

●迷彩組

「男」熬的日子

消失的士官

雙手的溫柔

●青春組

花都開好了

男生女生配

同學金胎哥

●新郎組

在洞房之前

那些新郎們

啟蒙番外篇

後記──快樂的餘溫還留在身上

試閱內容

節錄自〈在洞房之前〉

我常常問身邊的人一個問題:「如果婚禮當天,等待晚上宴客的空檔,書房只剩下你一個人在書桌前看書,其他閒雜人都已離去,而這時候新郎從門口進來,緩緩地走到你身後,下巴抵在你的肩膀、雙手環抱住你的脖子,輕輕地說:『好香喔,味道都沒變。跟以前抱你的感覺都一樣……』這時候的你,應該做何反應?」

一、輕輕推開他,一句話都不說,眼神讓他知道:「你要結婚了!」

二、輕輕推開他,翻個白眼,嘴裡說:「無聊。」化解尷尬。

三、認真大力推開他,讓他知道:「你要結婚了!」

四、不動聲色,看他要幹嘛?

五、嘟個嘴,指著新娘房。

如果有更好的答案請告訴我,因為朋友聽了我的真實案例、真實回答,都罵我狐狸精! 不速鬼! 但那真的是我當下的反應,我沒有思考,直覺反應啊。那一次,我的回答是──「唉呦,門沒關耶,你先去關門。」

這樣回答會很糟糕嗎? 可是門關了之後,他們都抱得更緊更緊……

「唉呦,門沒關耶,你先去關門。」於是新郎倌就真的轉身去把門關上,至於有沒有鎖上,我也不知道。但是,就在他關好門、轉身剎那,我似乎想起什麼,我們眼神交會剎那一起噗哧大笑。我想,我們兩個應該想起了同一件往事……

那時候他有女朋友,也就是這個新娘;當時他是系草,而新娘亦是隔壁校的校花,多麼登對,大家都羨慕。而我,只是他生命中的一個過客、一株野草、一段小插曲,我只需扮演好我的角色,不是要在他的愛情跟生活中造成威脅與不安。於是發生關係後,我選擇緩緩淡出,其實應該說我沒那麼偉大,除了退出,我無從選擇……

「你有女朋友嗎?」手帕收進口袋,阿承問我。

「哈,你說咧?」

「我希望有。」

「為什麼?」我真的不懂。

「因為如果你有女朋友拴住你,就不會有機會讓男生抱你還有……親你。」

「什麼邏輯? 哈。」

「你女朋友如果黏你很緊,你就沒機會亂來啊……」

「那……那時候你女朋友不是管你很嚴,你怎麼有時間亂來?」

「哈哈,你很欠揍耶。」他勒住我的脖子,我們嬉鬧成一團。

結果,勒著勒著……就勒出問題了。他緩緩釋放出力道,但一直沒鬆手,雙手就這樣從後面環抱著我肩膀。隔了幾秒,沒動靜,我轉頭看他,四隻眼睛距離好近好近,他瞳孔裡黑白的我好清楚……他裝可愛似地嘟起嘴巴,當然沒碰到我。突然,放在我脖子後面的手,緩緩把我的頭壓向他。他又嘟起嘴巴,這一次差點嘟到我……

「阿承想吻我?」是我的錯覺嗎?

「最後一次……可以嗎?」就在我錯覺的同時,阿承突然開口,嚇壞我了。

我笑了,但搖搖頭。

「你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跟我親嘴的男生……」他說。

「是嗎? 我們分開後,你都沒喜歡別的男生?」

「我發誓! 如果我……」

「三八喔,今天是你大喜之日,你發什麼誓。」我起身拉下他的手。

就這樣靠他嘴巴更近了。

「好啦,你是我這輩子第一個,現在我要結婚了,也當然是這輩子最後一個嘛……」

「你剛剛說我既然是你唯一的一個,唯一就表示已經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所

以你這個理由不成立啦,不能親。」

「嗯……好啦,其實我是很想再體驗一次、最後一次,反正結婚以後再也沒機會了不是嗎?」

我好猶豫,以前對他的撒嬌就沒轍,完全沒辦法抵抗,可是……他怎麼會在結婚這節骨眼兒,提出這樣的要求。

「不行啦。我……女朋友會吃醋?」我實在沒其他辦法了。

「你有女朋友了?」

「嗯。」我鼓起臉頰,用力點頭。

「噗!」想不到他雙手往我臉頰一拍,一下子氣全部跑了出來。

「你幹嘛?」我愣了一下。

「你看我的眼睛! 我覺得你在騙我。」他捧著我的臉,逼我看他。

於是我狠狠地看他……

看著看著,我突然也好想吻他,覺得他怎麼可以保持一樣帥氣! 不行,我告訴自己:「他要結婚了! 他要結婚了! 他是別人的! 我是帶來祝福,不是來帶走雲彩的。」我閉上眼睛,努力說服自己不看他的臉,我試著轉移焦點。但是,我閉上眼睛卻是給了他錯覺的開始,他以為我默許,於是……

阿承的唇,放到我的唇上面來。當我睜開眼,四隻眼睛已經沒有距離……那是最後一吻,算是他告別單身的最後一吻吧,我只能這樣說服自己,讓自己好過一點。

讓我們一起噗哧大笑的鎖門事件,是在大二發生的。大一我們都住宿,大二大夥兒都在校外找了房子,而阿承他因為家裡不遠,開車只要二十分鐘,所以他就搬回家住。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是小開,住的是雙併別墅,爸爸又常出國,哥哥在國外念書,所以爸爸希望他回家住,一方面可以看家,另一方面車子讓他開,也比較不會壞。所以阿承是我們班第一個開車通勤的人,就像一個公子哥。

那天星期五,也是阿承生日,晚餐時間他給了自己女友,以及他們的共同朋友;但射手座的他,當然不習慣寂寞,老早呼朋引伴,另外安排了宵夜場的慶生會。我參加的是這一場。

十點到他家,桌上除了一個大蛋糕,其餘的都是酒,啤酒、紅酒、白酒、高粱、威士忌和不知名的酒……喔,另外還有一瓶蘋果西打,是給像我這種滴酒不沾的人喝的。同學各自到訪,但已經有人在客廳高歌,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看到七十二吋電視,彷彿在看電影。陸續來了二十餘人,大學同班同學幾乎來了一半,清一色都是男生,理工科女生本來就少,加上他答應女友不邀請女性來賓,所以,才有這樣的畫面。酒酣之際,難免有脫序演出,例如有人脫上衣、有人醉倒、有的已經脫得剩下一條內褲,而竟然還有人不知道去哪裡翻找出他爸私藏的A片……

就這樣,A片在他家客廳公然播放,扣除先離席的同學,十二點多大約還剩下十來個,大夥兒直勾勾盯著螢幕,因為大家從沒看過這麼大螢幕的三級電影,當然留下的十餘人是平常感情就比較好的同學。

「哭北! 阿鎮你滴蔥啥(在幹嘛)?」原來同學口中的手槍王──阿鎮,早已按捺不住掏出老二套弄起來,這一點也不意外,因為他會打手槍、愛打手槍、每天至少都要一槍,是全班都知道的事。其實他會在公寓客廳公然打手槍,我撞見過幾次,也算是開了眼界,一開始我會害羞,但他都沒羞恥心了,我還害什麼臊。而這時候不知道是誰把天花板上的白燈關掉,切換到小黃燈,所以現在客廳昏昏暗暗的,感覺好像在替阿鎮遮羞,我下意識感覺,這樣的氣氛很適合出事……

「我們來比賽看誰射得遠!」

喔不,雖然我想看,當下也硬了,但實在沒膽在十幾個人面前打手槍,所以我第一個拒絕。

「小峰你就是沒喝酒啦,喝啦喝啦。」於是我被灌了一杯,還嗆了幾下。

「為什麼是射的?」阿凱這樣問。

靠,經過交叉訪問,應該說逼問,原來阿凱是包莖,他長這麼大還沒看過自己粉紅色的龜頭。

「所以你打手槍,你的洨都是用……流的?」

哈哈,大夥兒很賤,一開始假裝關心,到後來證實阿凱只管流、不會射之後,個個笑彎了腰。

「掏出來! 掏出來! 掏出來!」想不到大夥兒竟然鼓掌起鬨,嚷著要看包莖。

我以為阿凱會拒絕的,但他竟然「刷──」地就這樣把運動褲連同內褲一次到位,褪到了膝蓋。

「幹!」

哈哈,原來不是阿凱自己脫的,是小卓從他背後用力扯下。

「哇!」大家驚嘆。

「小凱凱你好,我們是你主人的大學同學,第一次見面,請多多指教。」聽小偉用這種方式打招呼,我們已經笑到幾近瘋狂,他還伸手去拉了阿凱的老二,像在握手似的。既然被脫下,阿凱就回不去了,因為大夥兒合力將他攔住,硬是將他褲子全部脫掉,一開始他好像很排斥,大吼大叫,後來可能發現大勢已去,無力挽救,他也就順了大家的意,只穿了一件白色吊嘎仔,下半身全裸在客廳晃來晃去。之後他就一直這樣大咧咧地站得挺直喝酒,有幾次還故意讓大家清楚看見他的包莖。

「幹! 阿鎮你有沒有洗手啊,你摸自己的屌還來摸我的,幹!」「勃起啦! 弄硬啦!」有人起鬨說沒看見包莖勃起過,「硬」是要看阿凱的。

「林北(老子我)沒Fu啦,怎麼硬!」

「小峰,上!」

「干我屁事。」我不知道他們要我幹嘛,直覺很恐怖。

「阿凱說摸你的手會勃起,你乾脆幫他弄硬。」

「我不要!」

天啊,這些人似乎失去人性,我已經叫不出是哪些人的名字,只知道他們拉我的手要去碰阿凱的屌。

「不要啦。」我喊得使力、閃躲得用力,似乎更激起了他們的鬥志,讓他們更興奮,所以我的手臂隱約滑過阿凱的老二,還不只一次,說真的,有點噁心。我真的受不了了,感覺好像要被強姦,我竟然脫口而出……

「阿凱不是我的菜!」

突然,所有的喧囂,因為我的大喊,瞬間一陣靜默,除了電視不時傳出「伊爹伊爹」之外。

當下有三秒鐘空氣是凝結的,沒有人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或該說什麼可以化解尷尬。突然,這時候阿承站起來,拉下牛仔褲,只剩一條超緊身小三角:「快點啊,不是要比賽誰射得遠? 那現在應該要先比賽誰先勃起,小峰也要參加,所以不能幫阿凱,因為不公平。」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討論起比賽規則,我順勢逃過一劫。

結果當然沒有真的打手槍比賽,不過阿鎮倒是射了,射在自己的酒杯裡。

「那個杯子送你了。」阿承這樣對阿鎮說。

「呵呵,還你。」阿鎮把酒杯舉高,作勢要還給阿承。

「幹!」

「哭北。」

「變態。」

「噁心。」大家能閃就閃,在濃濃的酒氣之中,隱約真的有股腥味。

看大家花容失色、驚聲尖笑的模樣,阿鎮似乎更來勁了,他端起酒杯要敬酒,重點是他手上那杯蛋白質酒竟然是要端給別人喝,這下慘了! 能逃的都逃了,還好阿承家夠大,我摸黑躲進了一間房,不知道躲了多久,似乎沒動靜了,躲久了我反而就睏了……

當我再次醒來,已經凌晨四點,好冷。我小心翼翼開門出去,外面已經鴉雀無聲,我數一下人頭,有六個同學散落在客廳沙發、地板和廚房。有的人身上披外套、有的人裹著小毯子,不過就是沒看到阿承。我拐上樓梯到二樓,心想隨便拿件棉被,好歹再回到剛剛躲進的書房沙發睡上一覺。走著走著突然看見一間房間微開並透著亮光,我好奇地輕輕推開,竟然是阿承坐在地板上、手倚靠著床緣睡著了,我猜他應該是喝醉不小心翻身掉下床。

「阿承、阿承。」我進去推了他幾下,但他毫無反應。

我試圖將他抱起,但他實在高大,我使盡吃奶力只能將他撐到床緣,不一會兒他就滑落。

「噢。」他屁股落地,還好我機警,伸腿讓他坐在我腳上,有個緩衝,要不然肯定更痛,但我還是驚醒他了。

「幾點了?」阿承問我。

我聲音沙啞,說不出話,我用手比了四。

「好早,再睡啦。」

「快,我扶你上床。」安頓好他之後,我從他床上抽了一件小毛毯。

「阿承,這件借我,我去書房沙發。」我抱著毯子要轉身。

突然,阿承抓住了我。

「陪我睡。」

「啊?」

「陪我睡嘛。」他整個人往我身上抱來,我嚇一大跳。

「你……單人床,我們……怎麼睡?」

「沒關係,快嘛。」阿承把身體挪到最旁邊,強拉我上床,我實在又驚又喜。於是我半推半就上了他的床。我們呈現「ㄍ」字型依靠在一起,我在前、他在後。

這種姿勢、這樣接觸我哪能闔上眼,即使我再累、精神再恍惚,阿承是我最最最標準的夢中情人,我的心已經澎湃激昂幾乎要破表,我哪能再安穩。

而我後方頸部隱約感覺到阿承的氣息,我再往後靠了一些,我要再多吸收一些陽氣,即使只是他的二氧化碳。於是我清醒了,耍了心機,三不五時很技巧性的挪動,或手、或頸、或腳、或屁股,我希望我們最後可以變成靠很近很近的ㄍ字型,甚至是連在一起的「ㄑ」。我真的完全沒有了睡意,只要阿承的一個小動作,我都可以做好多的揣測,他是故意的? 無心的? 還是在試探我? 我瘋了,我竟然跟一個宿醉的人耍心機。就在不知道我的春夢做到哪一集的時候,阿承突然從身後伸手環抱我,把我往後跟他靠得很緊很緊,我知道我的屁屁緊靠著在他的褲襠,他的下巴就頂在我的髮稍,而他的手,緊緊掐著我的手……

緩緩地,他的指腹在我手臂上游移,忽快忽慢,時而直線時而畫圈圈,從我的肩膀爬上我的耳際,我低吟了一聲。突然,他濕潤的舌尖滑進我耳洞,我再也忍不住,倒吸一口氣,持續咿啊呻吟。不知什麼時候,在我受不了挑逗扭動身軀的同時,忽然有根成形的熱棍頂著我身後的洞口,沒錯,是他的小承承。

我感受到小承承非常真實的形狀在我屁屁上游移,不對,怎麼小承承還有溫度,哇靠! 什麼時候我倆已經褪下內褲,好害羞。

他將我翻過身,我倆面對面,但他閉著眼睛,而他的右手則是在下面幫我套弄,我不是一個太持久的人,很怕突然噴出來嚇壞他,於是我也嘗試伸手抓住他兄弟,希望可以轉移他的注意力,不要一直幫我打。但我們身高不對稱、四隻手又擠在那邊,所以我並沒找到太好的施力方向,也就不太盡興。

「你敢舔嗎?」阿承問我,但我搖頭。

商品簡介

百分百直男?騙人的吧!

懵懂到成熟,to be or not to be,

每位異男都需要一個好G友協助「轉大人」?

改編自作者親身經歷,

直白、衝動、色色的──原來男孩們都在偷偷摸摸搞這個!

一本被直男女友(老婆)讀到,保證出人命的短篇小說集。

同學愛「跨界」,同事太誇張,同梯好深情──

▽ 你好可愛,我喜歡你這樣。

▽ 你身上的味道真好聞。

▽ 女朋友可以有一個,來個男朋友也不錯。

▽ 我可以親你一下嗎?。

▽ 如果你是女的,我一定把你娶回家。

怎麼這些異性戀男孩都想跟我「有關係」!

幾年後再次見到二哥與老六,是在二哥的教堂婚禮。老六帶來老婆與小孩,午宴致詞的時候,二哥還特意將我們介紹給親友,說我們三個的感情是在成功嶺廁所裡建立的,大夥兒笑彎了腰。

「小七,你知道為什麼我會帶老婆來嗎?」宴會結束後,老六拉住我。

「其實是我老婆想看你,她不相信我曾經這麼喜歡一個男孩。」

──〈「男」熬的日子〉小峰

作者簡介

小峰/

遇到愛你的人 是幸運

如果你也愛他 叫幸福

性愛合一是幸福

性愛分離叫性慾

如果不想讓性慾斷送你的幸福

就不要只是張開雙腿迎接幸運

facebook:小峰 flyovertree@gmail.com

作品/

商業誌

風岩風嶼(威向2003.07)

風嶼過後(威向2004.01)

迷彩青春(鮮歡2004.05)

桂花湯圓(鮮歡2004.08)

紫綴金迷(威向2005.10)

我哥的男朋友(法蘭克福2006.02)

個人誌

峰盟海誓(2009.08)

風岩風嶼(2009.12)

風嶼過後(2009.12)

短篇作品

盛夏的果實(收錄於《我的BF是隻牛》,鮮歡2004.12)

嶼後彩虹(收錄於《嶼後彩虹》)

作者自序

他們轉了彎,踩進了我的心門 /小峰

我現在正聽著廣播。黎明柔和雷夢娜主持的《人來瘋》,來賓是小金老師,他是名滿同志藝文界的《戀戀小金門》和《昆仔》作者。那次和小海從東北角回市區的路上,我第一次聽見這個節目:「一閃一閃亮晶晶,天邊飄來R a i n b o w Q u e e n;紅橙黃綠藍靛紫,我是彩虹雷夢娜! 」這時候我和小海已經笑彎腰,有幾次差點撞上安全島,尤其聽見雷夢娜喊出那個迴音「娜──」,小海就一直學著喊娜──娜──,一路娜到重慶北路。

提到小金老師,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他的聲音。老實說,我很佩服他,也羨慕他。因為他可以在大家面前侃侃而談屬於他的故事。我呢?從前的我,為了保護小海的隱私,我不敢;現在,為了保護接下來要登場的直男們,我還是不太敢。朋友開玩笑說看到時候出版社印了幾本,就平均分配給故事裡的那些直男吧,保證他們願意花錢買下,趕快燒毀!我回說:「與其這樣印來印去、燒來燒去,一點都不環保!不如打個電話給他們,請他們直接匯錢給我吧。」這時候不知道哪個「北七」(白痴)朋友竟然接著說:「對喔,你仔細想看看,看誰跟你上床的次數越多,他喊的價碼就會越高!」唉,是我交友不慎,還是我自己……造孽太深。話說回來,寫故事與賺錢無關,我不是專職作家,只是一個快樂的小寫手,所以稿費不是重點(勉強算打字的酬勞),重要的是,老的時候,也許很多事已經想不起,包括這些直男們,至少現在留下這本書當紀錄,老的時候可以跟小馬、阿杰、露露、芷若、小海,這些好友們坐著搖椅慢慢聊。

直男?異男?其實都是一樣,指的就是異性戀男孩。有時候會想:「什麼叫異性戀男孩?」一直換女朋友的算嗎?每天看女優打手槍的算嗎?迷戀童顏巨乳的算嗎?跟女生結婚這樣算嗎?都生了幾個孩子總該算了吧!不,我一直找不到答案,到底「百分百純種」異性戀男孩在哪裡?怎麼我遇到所謂的「直男」,很多都跟我有「關係」──不管是抱抱、是愛撫,還是接吻,甚至是做愛。但前提之下都要是帥哥啦,如果不是大帥哥至少要很順眼,是我的好菜。所以我被搞糊塗了,到底跟我上過床的男孩,還算是直男嗎?我是這麼想,就算他們不是百分百純種,應該也有百分之八十五吧,因為當下的他們幾乎都有女朋友,這幾年,大概都已陸續結婚,也生了小孩,而我,更是他們婚禮的座上賓,有的還是他們小孩的乾爹。我嘴賤朋友總是大笑說:「是呀,你是乾爹、乾爹,你幹了他們的爹!」哎呀,好害羞。

呼,寫到這裡,突然猶豫該不該繼續,萬一故事不小心被我生命中的某個直男撞見,我想尷尬的會是我,因為到現在為止,這些直男裡只有一個知道我是同志,其餘的,同學還是同志根本傻傻分不清楚!如果這本書被他們看見,我不就變相出櫃了?糗──當初我還在其中幾位面前信誓旦旦地否認。另一方面,萬一這本書被他們的老婆瞧見,我想出人命的會是那些直男吧!

各人造業各人擔,反正你當初有種「邀幹」,現在也要有種承擔。

邀幹? 是的,你沒看錯,我跟這些直男們怎樣又怎樣,都是他們的邀約, 他們主動的!好,我承認,有時候我會耍點小心機,心機耍歸耍,但我這個人有三不原則:「不違法、不負責、不死纏爛打! 」意思是說,即使遇到再喜歡的帥直男,我也不會為了得到他們而作奸犯科,例如下藥迷姦遊走法律邊緣;當然也不會苦苦哀求像花痴一樣,半強迫他一定要跟我怎樣;更不會在發生關係之後,覺得他就是我的人,要什麼鬼名分、負什麼爛責任。因此我也給了三原則期許自己:「要及時行樂、要落落大方、要好聚好散。」

如果你覺得我的故事似曾相識,沒錯,有幾篇我曾因為思念或寂寞時,寫下貼在甲版(Ptt gay)或部落格;你知道的,有時候,當下情感若不找個出口抒發,很難熬。其實很久之前就想提筆,寫下完整紀錄,但總是找很多理由讓自已推拖,不過理由總有用盡的時候,有一次我實在掰不出理由繼續偷懶,這時恰巧窗外有顆流星墜落(也或許只是直升機急速下降或海尼根害我眼花),總之我就對著星星說:「當我三十歲以前遇到的那些直男都結婚去了,一收到最後那張喜帖,我就開始動筆。」其實我心裡不老實地盤算著──上過床的那些直男啊,我就不相信你們都會結婚!

但我錯了,就在去年秋天,我收到一封紅色的掛號信,裡頭放著新婚夫妻的甜蜜婚紗照,我端詳了好一會兒:「又結了,你終究也是娶了。」緩緩地,我將喜帖輕輕闔上,準備塞進那專門蒐集我的直男們喜帖的鐵盒,彷彿暗示我也該將祕密鎖上;打開盒蓋剎那,映入眼簾的是一疊不少的紅色信封,隨手抽了幾張,就讓我想起年少的自己跟我的那些直男們。

他們轉了彎,進了我家門,也踩進了我的心門……故事從此開始。

不是我想掰彎你
作者:小峰
出版社:基本書坊
出版日期:2013-07-12
ISBN:9789866474446
定價:270元
特價:9折  243
其他版本:二手書 17 折, 45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