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殺了他
cover
試閱內容

 1

完成飯店的入住手續,各自將行李搬進房間後,我們立刻離開房間,因為美和子必須上美容院,為明天做準備。

我問她大概要多久,美和子思忖著答說大概兩個鐘頭。

「那我去逛逛書店。逛完我應該會待在一樓的咖啡廳。」

「可以在房間等呀。」

「一個人待在房裡也無聊。」

在狹小的房間裡望著白色牆壁,等待美和子成為新娘,這種事我實在辦不到,光是想像就令人打寒顫,但我又不能老實告訴她。

在一樓的電梯大廳前和美和子分手之後,我步出飯店。飯店前是坡道,下坡走到底,便是車水馬龍的十字路口,路口對面就有書店的招牌。

書店人很多,主要是看似上班族的男男女女,而且專門聚集在雜誌區,所以我便到文庫本區找尋適合今晚睡前看的書。我選了麥可‧克萊頓一部上下兩集的小說,這樣就算整晚都睡不著,應該也看不完。

離開書店後,我進了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一小瓶Early Times威士忌、起司魚板和洋芋片。我不太會喝酒,雖然只有三百七十五毫升,但若是喝完這瓶波本還睡不著,那我也只好認了。

我提著便利商店的袋子回飯店,走的路和來時不同,因此走到了飯店後方。我一面沿著牆走,一面抬頭看建築物,這棟超過三十樓的飯店,猶如刺入夜空的大柱子。美和子明天要舉行婚禮的教堂在哪呢?宴會廳又在哪?我邊抬頭看邊想著,覺得美和子離我好遠。這多半不是我多愁善感,而是事實。

我輕呼了口氣,再次邁開步伐。眼角餘光瞥見什麼在動。定睛一看,是隻瘦弱的黑白花貓,前腳併攏坐在路旁。貓也看著我。可能是病了,左眼都是眼屎。

我從便利商店的袋子裡取出起司魚板,撕一塊丟過去。貓稍稍露出警戒之色,但很快便靠近魚板,嗅一嗅後吃了起來。

我心想,這隻貓和現在的我,究竟誰比較孤獨呢?

回到飯店,我走進一樓的咖啡廳,點了皇家奶茶。這時候剛過七點不久,我拿出麥可‧克萊頓的文庫本,開始閱讀。

晚上八點整,美和子出現了。我向她稍微舉起右手,站起來。

「都好了?」我一面把帳單交給收銀檯一面問。

「大致上好了。」她回答。

「做了些什麼?」

「搽指甲油,除汗毛,上髮鬈……還有很多別的。」

「好花工夫啊。」

「這才是剛開始呢,接下來還有得忙。明天要早起了。」

美和子的長髮盤了起來。不知是否修過眉毛,眼角眉梢比平常更精緻。一想到她打扮成新娘子的樣子,我就感到難以言喻的焦躁。

我們在飯店裡的一家日本料理店吃晚餐,但沒怎麼交談,頂多聊聊對餐點的感想。

即使如此,餐後喝日本茶時,美和子還是開口了。

「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機會和哥哥兩個人單獨吃飯啊。」

「不知道。」我歪著頭說。「大概沒機會了。」

「為什麼?」

「因為以後美和子就一直跟穗高先生在一起了。」

「就算結了婚,我也會有單獨行動的時候啊。」說完,美和子似乎想到什麼。「啊,也許哥哥不久就不再是一個人了。」

「咦?」

「你遲早會結婚的呀。」

「哦。」我把茶杯送到嘴邊。「這種事我連想都沒想過。」

我把視線轉向能俯瞰飯店庭園的窗戶。庭園裡鋪有步道,一對男女在那裡散步。

我把焦點移向玻璃窗面,窗上反射出美和子的臉。她撐著臉注視著斜下方。

「啊,對了。」美和子打開包包,取出拼布做的袋子。

「那是什麼?」我問。

「旅行用的藥袋,我自己做的。」說著,她從袋子裡拿出兩包錠劑。「今天中午吃太好了,得小心一點才行。」

美和子向服務生要了水,吞下兩顆扁圓形的胃腸藥。

「還帶了什麼藥?」

「這些。」美和子把藥袋裡裝的東西放到手心。「感冒藥和暈車藥、OK繃……」

「那些膠囊呢?」我指著一個小瓶子問,裡面裝著白色的膠囊。

「這是鼻炎膠囊。」美和子把瓶子放在餐桌上。

「鼻炎?」我拿起瓶子又問一次。標籤上印著十二顆裝,瓶子裡還有十顆。「妳有鼻炎?」

「不是我,是他要吃的。說是過敏性鼻炎。」說到這裡,她的手在胸前拍了一下。「糟糕,剛才整理包包的時候,我好像把藥盒拿起來了。等一下要記得把藥裝進去。」

「藥盒?就是白天穗高先生從置物櫃抽屜裡拿出來的那個?」

「對。明天婚禮前得拿給他。」

「哦……」

「我去一下洗手間。」美和子站起來,往店內走去。

我看著手中的藥瓶,思索美和子持有穗高誠常用藥的理由。既然要一起去旅行,由她統一攜帶兩個人的藥也不足為奇,但我總感到無法釋懷。換句話說,一定是這個事實象徵了什麼。然而我已經對自己動不動為這種小事心煩意亂感到厭煩了。

離開餐廳,我們決定回各自的房間。時間已經超過十點。

「要不要到我房間聊天?」來到美和子房門前時,我這麼提議。我們的房間是相鄰的單人房。「我買了威士忌,還有下酒菜。」說著,我提起便利商店的袋子。

美和子微笑著看看我和白色的袋子,緩緩搖頭。

「我答應要打電話給雪笹小姐和誠哥的,而且今天我想早點休息,我有點累了,明天又要早起。」

「是嗎。是應該早點休息。」我口是心非,也露出微笑。不,我不知道自己看起來是不是在微笑,也許在美和子眼裡,我只是不自然地牽動臉頰而已。

美和子從包包裡取出附有金屬吊牌的鑰匙,插進門上的鑰匙孔,轉動鑰匙推開門。

「哥哥晚安。」美和子看著我說。

「晚安。」我也回答。

她一溜煙地從門縫滑進室內。門要關上的那一刻,我迅雷不及掩耳地擋住門,她驚訝地抬頭看我。

我望著美和子的嘴唇,思索上一次品嘗那觸感是什麼時候。此時此刻,我興起想重溫那分柔軟與溫暖的衝動。我全身發熱,眼裡只有她的雙唇。。

即使如此,我仍拚命克制自己不能亂來,要是這時候忍不住,會造成畢生的遺憾。但我心中有另一個聲音在說話:哪管得了那麼多!就跌落到無底深淵吧。

「哥哥。」這時候美和子說話了。時機絕妙,再晚一秒,我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來。

「哥哥,」她又叫了一次,「明天麻煩你了。明天……有很多事情。」

「美和子……」

「那麼,哥哥晚安。」她十分用力地想關門。

我以全身的力量擋住。約十公分的門縫中,看得到美和子為難的神情。

「美和子。」我說。「我不想把美和子交給那種人。」

美和子的眼睛悲傷地眨了眨,旋即裝出笑容。

「謝謝。聽說女兒要出嫁的時候,做爸爸的都會這麼說。」她又說了一聲晚安,猛力關上門。這次連我也擋不住。於是,我就這麼呆立在緊閉的門前。

早晨伴隨著劇烈的頭痛一同來臨,像是被什麼沉重無比的東西壓住一般,身體無法動彈。電子音在我的腦邊不停作響,我一時沒想到那是鬧鐘聲。意識到後,我摸索著按掉開關,只是稍稍挪動身體,就頭昏腦脹。

一陣反胃向我襲來,難過得好像有人扭著我的胃狠絞似的。我輕輕下了床,盡可能不刺激內臟,爬進浴室。

我抱著馬桶把胃裡的東西吐出來,才稍微舒服了一點。我抓著洗臉台慢慢站起來,鏡子裡出現一個滿臉鬍渣、臉色青白的男子。裸著上半身,肋骨根根浮現,活像昆蟲的腹部,身上感覺不出一絲精力。

我忍住數度襲來的反胃,刷了牙再沖澡。水從頭頂沖下來,我把熱水溫度調得很高,燙得肌膚都感到刺痛。

梳洗好、刮完鬍子後,覺得身體好了些,似乎可以重返社會了。我擦著滴水的頭髮走出浴室,這時電話響了。「喂。」

「哥哥?是我。」是美和子的聲音。「你還在睡?」

「我已經起來了,剛沖好澡。」

「是嗎。早餐呢?」

「我一點食欲也沒有。」我看著窗畔的茶几。三百七十五毫升的Early Times少了一半,才這麼點酒就把我整成這副德性,我還真沒用。「不過我想喝咖啡。」

「要不要一起到樓下大廳?」

「好啊。」

「我二十分鐘後去找你。」說完,她掛了電話。

我放下聽筒,走向窗簾,猛然把窗簾拉開,陽光灑滿室內,似乎連我內心的黑暗也一起照亮了。

我心想,今天一定會是痛苦的一天。

美和子準時在二十分鐘後來敲門。我們搭電梯到一樓,那裡有個供早餐的交誼廳。美和子說穗高他們九點也會到那裡。

美和子點了紅茶和鬆餅,我喝咖啡。她穿著白襯衫配藍色長褲,因為沒化妝,看起來就像個出門打工前的大學生。事實上,假如美和子走在我任教的大學校園裡,大概每個人都會以為她是學生吧。但是這樣的她,再過幾個小時就會綻放出令人不敢逼視的美。

和昨晚在日本料理店吃晚餐時一樣,我們幾乎沒有交談。我想不出應該和她說什麼,她似乎也沒有能夠打開話匣子的話題。無奈之下,我只好觀察店內其他客人。附近坐著兩個穿著正式禮服的人,我仔細打量他們,都是生面孔。

「在看什麼?」美和子停下切鬆餅的手問。

我把自己看到的如實說出來。然後說:「假如是妳們的賓客,來得也太早了點。」

「我覺得應該不是,不過我也不知道。」她回答。

「因為聽說他那邊的客人非常多。」

「一百個或一百五十個左右?」

美和子想了想,回答可能還更多。我睜大眼睛,搖搖頭。憑他有這麼多朋友,也許應該給他加個幾分。

「美和子這邊的客人有幾個?」我問。

「三十八個。」她迅速回答。

「哦。」

我本想問是哪些人,但還是算了。我和美和子一路走來絕對不平坦,問了只會回想起過去的辛酸。

吃完鬆餅的美和子朝我後方燦然一笑。我知道如今只有一個人會讓她出現這種表情。回頭望去,果然穗高誠正走過來。

「早。」穗高對美和子笑,那張笑臉轉向我。「早安。睡得好嗎?」

「很好。」我點頭回答。

駿河直之晚穗高幾步進來。他已經換上正式服裝「早安。」他客氣地說。

「關於昨天詩歌朗誦的事,聽說找到專業的人了。」穗高一面說,一面在美和子旁邊坐下。服務生過來點餐,他要了咖啡。

「我也是咖啡。」駿河也坐下來。「我有朋友在學配音,昨晚我拜託他,他很爽快地答應了。雖然才剛起步,不敢說有多專業,不過時間實在太緊迫了。」他的語氣暗自指責臨時提出無理要求的穗高。

「剛出道的,不會在台上漏氣吧?」穗高說。

「我想這倒是不用擔心。」

「那就夠了。」

「我想請美和子小姐選出要朗誦的詩,我已經先挑幾首出來了。」駿河從公事包中取出一本書,放在美和子面前。那是她出的書,到處貼滿黃色標籤。

「我覺得〈青色的手〉好。就是妳說妳小時候夢想在藍色海洋上生活的那首。」穗高雙手抱胸說道。「這首啊……」美和子似乎不以為然。

我內心竊笑。穗高根本就不知道,在海洋生活對她是意味著告別人世。

他們三人開始討論,我一時無事可做。這時有兩個女子朝我們走來,其中一人是雪笹香織,她穿著黑色格紋套裝。另一個年輕的女人,我見過兩、三次。她是雪笹香織的後進,和雪笹一起工作。製作美和子的書時,她曾來過我們家幾次,我記得她的名字叫作西口繪里。

兩名女子向我們道賀。

「妳們來得還真早。」穗高說。

「也不算早,因為接下來有好多事要做。」雪笹香織看看自己的手表,再低頭看美和子。「差不多該到美容室去嘍。」

「也是。動作得快一點了。」美和子看看鐘,拿起放在身旁的包包,站起來。

「那麼,詩就選〈窗〉這首了?」駿河向她確認。

「好的,其他的就麻煩你了。對了,誠哥,」美和子看著穗高,「我把藥盒和藥放在房間裡了,等會我再請人拿去給你。」

「麻煩妳了。要是新郎在婚禮和喜宴上狂流鼻水、猛打噴嚏,就太遜了。」穗高說著笑了。

美和子和雪笹香織她們都離開了,因此我也決定離席。穗高和駿河好像還有事要討論,沒有離開。

婚禮從正午開始,退房時間也是正午,所以可以一直在房裡待到時間差不多再過去。只不過,新娘唯一的至親不能等到婚禮即將開始才現身。

我雖然已經不再覺得反胃想吐,但後腦還是會悶痛,肩頸也很僵硬。好久沒宿醉了,來睡個回籠覺吧,就算只能睡短短一個小時也好。我看了鐘,還不到十點。

我從口袋裡拿出鑰匙開了門。這時候發現有東西掉落在腳邊,好像是個信封。

奇怪,看樣子是有人從門縫塞進來的,但我想不出有誰會這麼做,又不像飯店的服務。

拾起信封一看,上面以四四方方的字寫著神林貴弘先生收。一股難以言喻的不安席捲而來。因為會用直尺寫收信人的名字,只有一個意思。

我小心翼翼撕開信封頂部,裡面裝了一張B5的紙。看了以文字處理機或電腦印出的內容,我內心大為震盪。

內容如下:

「我知道你與神林美和子之間有超越兄妹的關係。如果不希望這件事公諸於世,就遵照以下指示行事。

信封內有膠囊一顆,將膠囊混入穗高誠常用的鼻炎藥中。藥瓶或藥盒均可。

再提醒你一次,若不照做,就公開你們有違倫常的關係。報警也是同樣的下場。

看完後,將本信燒燬。」

我把信封倒過來晃了晃,一個小塑膠袋跌入掌心。裡面正如信上所寫的,有一顆白色的膠囊。

我知道這顆膠囊外觀和穗高的常備藥相同,因為昨晚我見過美和子帶在身邊的藥。而寫這封信的人也知道這件事。

膠囊裡裝了什麼?當然不會是鼻炎藥。穗高誠吃了這個,身體多半會發生異樣的反應吧。

是誰要我這麼做?是誰知道我和美和子「有違倫常的關係」?

我把信和信封丟進茶几上的菸灰缸裡燒掉,然後打開衣櫥,把裝有膠囊的塑膠袋藏在禮服的上衣口袋裡。

商品簡介

「解不開的婚禮殺人事件登場」

繼《誰殺了她》,東野圭吾再向讀者下戰書!

三名嫌疑犯、三種犯罪視角

他們都說:是我殺了他……

日本讀者絞盡腦汁、網路筆戰不休

非得連看三遍,才能知道兇手是誰!

究極推理第二部

【加賀恭一郎系列】

《我殺了他》

東野圭吾

為喚醒推理小說最原初的解謎樂趣而寫

書末未解謎團再掀網路推理大戰!

兇手三選一,謎團難度更勝《誰殺了她》,

嫌疑犯視角三方切入,步步逼近兇案核心

關鍵總藏在顯而易見卻又被忽略的故事死角

「是我下的手。是我殺了他──。那一瞬間,我重獲新生。」──雪笹香織

「準子,我已經幫妳報仇了。我幫妳殺死穗高誠了──」──駿河直之

「那傢伙因我下的毒而死去的情景,至今仍烙印在我眼底。」──神林貴弘

文壇金童玉女的婚禮上,

新郎在眾目睽睽下遭到毒殺,

三名嫌疑犯皆在內心獨白:「是我殺了他」。

加賀恭一郎卻明白指出,兇手只有唯一一人,

隱藏在層層假象中的唯一真實究竟為何?

當三方視角推進謎團核心,真相卻益發模糊,

事件完形的最後一塊拼圖,就在你的手中!

推理迷挑戰自我必讀之終極之作

「一邊翻著小說,一邊作筆記,隨著作者所鑲嵌的暗示進行推理──這就是過去被讀者所喜愛的偵探小說最初的樂趣,我試著喚醒那種趣味。但是這工作做起來可一點都不如想像般輕鬆,這樣為難自己的傻差事,可能是最後一回了。」──東野圭吾

「先前認為自己不敢學東野這樣寫,是因為膽小怕讀者抗議,後來才想通──其實是自己無法處理得那麼精簡漂亮。」──寵物先生

「各個章節分別三位登場人物視角轉換構成,從第一人稱方式書寫真是非常有趣的手法!」──日本網友kaizen

「這就是東野圭吾!」──日本網友

【故事介紹】

我,神林貴弘。我深愛的親妹妹美和子,即將嫁給穗高誠這個高傲的劇作家。婚禮前夕,我收到一封密函,要求我毒殺穗高,否則將公開我與美和子的不倫戀……

我,駿河直之。經濟上長期仰賴著穗高誠,對他的無理百般容忍,但深愛的女人卻為他殉情死去,我不願再饒恕他,這次一定要為浪岡準子復仇……

我,雪笹香織。和穗高誠長年維持著地下戀情,還曾天真夢想成為他的妻子,而他卻一心想利用我,透過我認識美和子後,竟一腳把我踢開,我要把這種死亡的感覺還給穗高誠……

【人物關係】

穗高誠,原是當紅的劇作家、小說家,風流倜儻、多金自負,但因近期投資推出的電影作品虧損連連,為求振興的他,動起了和當紅女詩人結婚的歪腦筋……

神林美和子,在保險公司上班的平凡上班族,但私下卻是暢銷女詩人的身分,與親哥哥有段不倫之戀,是穗高誠的未婚妻。

神林貴弘,神林美和子的親哥哥,因父母雙亡,和美和子各自被不同親戚收養,對妹妹懷抱著濃烈的愛戀,維持著亂倫的肉體關係,痛恨著她的未婚夫穗高誠。是本起案件的嫌疑犯之一。

駿河直之,當初因欠下賭債獲得穗高誠的幫助,而一路跟在穗高身邊工作,忍受著穗高的使喚。一直暗戀的鄰居女孩和風流的穗高有過一段情,讓駿河對穗高益發不滿。是本起案件的嫌疑犯之一。

雪笹香織,神林美和子的編輯,是穗高與誠與神林美和子的介紹人,但與穗高有段地下戀情,因為穗高遺棄而心存怨憤。是本起案件的嫌疑犯之一。

浪岡準子,動物醫院的護士,與駿河直之是鄰居,因駿河的引介和穗高誠陷入戀愛關係。聽聞穗高結婚訊息後決定自殺……

◎ 加賀恭一郎簡介

初登場時為21~22歲,國立T大社會系,劍道部主將,曾贏得全日本錦標賽優勝,興趣是茶道與欣賞古典芭蕾。

大學畢業後歷經兩年教員生涯,覺得自己教師失格而轉行當刑警(詳見《惡意》,其父親亦為警察)。原任職警視廳搜查一課,之後調職練馬署,目前任職日本橋署。

身形高瘦,肩膀寬闊,五官輪廓明顯,雙眼深邃,尖下巴。因為不吸菸,牙齒非常白,笑容爽朗,然而在搜查現場卻是目光犀利。不算能言善道,亦非沉默寡言,性格沉穩嚴謹而重情重意,具領導氣質,但當上刑警後卻經常單獨行動。雖是文學院出身,對於工科的理化資訊科學等領域也多所涉獵。

加賀刑警冷靜厚道而富男子氣概的性格使其擁有廣大加賀迷,隨著系列作的出版,加賀恭一郎的成長過程也成為加賀迷津津樂道的軼事。

作者簡介

東野圭吾(1958-)

出生於日本大阪,大阪府立大學畢業。

1985年以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放學後》出道。

1999年以《祕密》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2006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獲得第134屆直木獎以及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目前擔任第十三任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

東野圭吾早期作品多為精巧細緻的本格推理,最具代表性的即是「加賀恭一郎」系列,主人翁加賀刑事冷靜帥氣,風靡不少女性讀者。之後東野作風逐漸超越推理小說框架,其創作力之旺盛,讓他躍居日本推理小說界的頂尖作家。《偵探伽利略》、《預知夢》以及《嫌疑犯X的獻身》(2005)皆以物理學教授「湯川學」為主角,先後改拍為電視劇與電影,轟動影視圈。此外,時序跨越19年、細膩描繪主角與周遭人物心理的犯罪小說《白夜行》(1999)亦改拍成電影、電視劇及舞臺劇;敘述三兄妹為父母復仇歷程的《流星之絆》(2008)一出版旋即改編電視劇,收視居高不下,獲獎無數。東野圭吾的作品幾乎已等同票房保證,可說是目前日本最多著作被影像化的推理作家。

2010年,加賀恭一郎系列之《新參者》、《紅色手指》、《麒麟之翼》均已影視化。

◎ 加賀恭一郎系列‧盡在獨步

1986《畢業—雪月花殺人遊戲》

1989《沉睡的森林》

1996《誰殺了她》

1996《惡意》

1999《我殺了他》

2000《再一個謊言》……即將出版

2006《紅色手指》

2009《新參者》

2011《麒麟之翼》

譯者簡介

劉姿君

高雄市人。

畢業於臺大農學經濟系,曾任職於日商公司及出版社。現為文字工作者,譯有《蒲生邸事件》(合譯)、《這一夜,誰能安睡?》、《少年島崎不思議事件簿》、《白夜行》、《幻夜》、《使命與心的極限》等(均由獨步文化出版)。

我殺了他
私が彼を殺した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劉姿君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13-06-30
ISBN:9789866043536
定價:360元
特價:79折  284
特價期間:2021-03-01 ~ 2021-04-30其他版本:二手書 44 折, 16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