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監控
cover
試閱內容

第一章

「這裡該不會是那種把學生嚇到乖的學校吧?」我問馮恩女士。我們剛通過粗鐵絲網圍籬的門口,這道圍籬大約十二呎高,最上方繞了有刺鐵絲圈,就像回收車場或監獄的圍籬。安裝在柱子頂端的監視攝影機是唯一顯示有人在注視我們的證據。

馮恩女士嗤之以鼻,說:「我相信你在這裡可以過得很好,班森。」

我把頭靠在車窗上望著外面。這裡的森林和我過去熟悉的景象很不一樣──在賓州,公園裡綠意盎然,只要有土的地方就可以看見茂密的樹木、灌木叢和藤蔓;然而這裡的樹林卻乾燥枯黃,彷彿只要一根火柴就可以燒掉整片樹林。

「這裡有仙人掌嗎?」我仍舊盯著那些樹問。雖然我不喜歡這裡的森林,不過我得承認眼前的景象比我預期的好多了。當我在網站上看到麥克斯菲德學院位在新墨西哥州,我聯想到荒涼的沙丘、令人中暑的熱氣以及毒蛇。

「應該沒有吧。」馮恩女士看也不看外面一眼便回答,「大概要在這個州的南部才比較可能看見仙人掌。」

我沒有回答。過了片刻,馮恩女士繼續說:「你似乎對這裡的景色有些失望,不過我敢保證這是非常難得的機會。麥克斯菲德是從事教育研究的頂尖機構……」

她滔滔不絕地說下去,但我沒有理她。自從她到阿布奎基機場接我開始,已經談論相似主題將近三個小時了。她不斷使用「教育學」、「認識論」之類的詞彙,但我完全沒有興趣。不用她提醒,我也知道這是很難得的機會,畢竟這裡是一所私立學校,一定會有優秀的師資,也許每個學生都會分配到足夠的課本,甚至冬天還會有火爐可以使用。

我靠自己申請到這所學校的獎學金。以前的學校導師曾試圖說服我參加類似計畫,但我一直不願答應。我念過好幾十所學校,每次都試著說服自己這所學校一定很不錯、可以讓我待上好一陣子,甚至加入足球隊、競選學生會幹部,或是交個女朋友。然而我總是在幾個月之後轉學,一切又必須重新來過。

寄養家庭對我來說也是如此。自從我在五歲時進入寄養家庭系統,已經碰過三十三個家庭。待最久的是在艾利特的一家人,為期四個半月;最短的則只有七個小時:在我抵達的那一天,那家人的父親被解雇了,只好打電話給社會福利機構,說他們無法支付我的生活費。

最近的一家人則是寇爾家。寇爾先生擁有一間加油站,我在到達的第一天就被派去櫃檯工作,一開始只有在傍晚時間幫忙,但很快地連週末都得上工,有時甚至還得在上學之前去輪班。我錯過了足球入隊測驗,也錯過了校慶舞會,更沒有機會參加任何派對——雖然我也很少受邀。當我要求領取工錢,寇爾先生就會說我是家庭的一分子,不應該為了幫忙而要求金錢回報。

「我們幫助你也不期待任何報酬啊。」他會這麼說。

於是我就申請了支援孤兒計畫的獎學金。我填寫問卷,回答關於學校生活的一些問題(我在成績方面誇大了一些)以及家庭背景,隔天下午就接到電話。

這天晚上我沒有去加油站輪班,而是在我成長的城市裡逛到很晚,站在伯明罕橋上,眺望著希望再也不用見到的街景。我並不特別討厭匹茲堡,但也不喜歡它。

馮恩女士放慢速度,不久之後就看見一道巨大的磚牆,高度至少和剛剛的圍籬一樣高,不過圍籬看起來較新,而眼前這道磚牆卻陳舊斑駁。它沿著丘陵起伏往左右兩旁延伸,幾乎和砂土顏色相同,彷彿是屬於森林一部分的自然景觀。

然而牆上的門卻相當突兀:門板是厚重堅硬的鋼鐵,底部距離地面只有一吋的距離。我感覺自己好像進入了銀行的金庫。

在門的後方,依舊是一片乾枯的森林。

「這地方多大?」

「很大。」馮恩女士得意地說,「我不確定實際的數字,反正這裡非常遼闊就是了。而且你應該會很高興,這讓我們有足夠的空間舉辦戶外活動。」

幾分鐘後,樹林開始出現變化,白楊樹取代松樹。在粗壯的樹幹之間,我瞥見麥克斯菲德學院。

學校大樓的建築有四層樓,看上去有百年歷史,周圍環繞著割過的草坪、修剪過的樹木以及花朵,看起來就像電視上有錢小孩開著BMW和賓士汽車上的學校,只差石牆上沒有常春藤──不過我想在這種沙漠地帶,藤蔓大概也很難生長吧?

我並不有錢,所以知道自己不會變得像他們那樣,不過在飛機上已經編了不錯的故事。我打算要融入這裡的生活,不要成為被人取笑的孤兒。

馮恩女士把車子轉向建築,減速後停在通往大門的石階前方。

她打開自動門鎖,但沒有解開安全帶。

「妳不進去?」我問,不是真的想要跟她繼續聊天,不過我原本以為她會幫我轉介給某人。

「恐怕不行。」她又露出親切的笑容說,「我今天還有很多事要做,如果我進去開始聊天,那就永遠不能抽身了。」她從座位上拿起一個信封遞給我,上面用小小的字印著我的姓名──班森.費雪,「把它交給替你做新生導覽的人——我想應該是貝姬吧。」

我拿了信封,走出車子,伸展著因長途旅行而痠痛的雙腳。外面很冷,我很高興自己穿了匹茲堡鋼人隊的球衣,不過這件衣服在這所學校或許會顯得太休閒了些。

「別忘了你的袋子。」她說。

我回頭看見馮恩女士從放腳的空間拉出我的袋子。

「謝謝。」

「祝你一切順利。我相信你在這所學校會過得很好。」

我再度謝謝她,關上車門,她立刻開走了。我看著車子離開。一如往常,我得再度獨自一人踏入新的學校。

我深深吸了一口周遭的空氣。這裡的空氣聞起來很新鮮,不知道是沙漠的氣息或枯樹的氣味,或只是因為遠離了城市的烏煙瘴氣,不過我很喜歡這股空氣。矗立在我前方的建築看起來宏偉而令人期待——我的新生活即將在這道牆後展開。當我看見硬木雕琢的大門,回想起自己過去就讀的公立學校便忍俊不禁:那所學校的大門每個星期都得重新刷油漆,蓋掉上面的塗鴉,小小的窗戶玻璃在屢次被打破之後終於永久換成合成板。反觀這裡卻有光鮮亮麗的大窗戶──

這時我才注意到樓上的窗戶前聚集著許多張臉,有的只是在看我,有的則指指點點,甚至在玻璃後方發出無聲的吶喊。我回頭看了看身後,不太確定他們的用意為何。

我再度回頭看他們並聳聳肩。大門上方的二樓窗口站著一個棕髮女孩,拿著一本筆記本,封面上寫了很大的V字母以及「最棒」,當她看見我注意到她,便微笑比著V,豎起大拇指。

過了片刻,大門伴隨著響亮的嗡嗡聲與喀嚓聲打開了,一個女孩走出來,卻立刻被後方的一男一女兩個學生推開。兩人都穿著我在網站上看過的制服——紅色毛衣和白色襯衫,黑色褲子或裙子——女孩看起來年齡和我相仿或稍大,衝下臺階追著馮恩女士的車子。男孩抓起我的手臂,他長得很高,體格宛若後衛球員。

「別聽以撒亞或奧克蘭的話。」他堅定地說,「我們沒辦法離開這裡。」我還來不及張開嘴巴,他就離開我,追在那女孩後方。

第二章

我看著那兩人跑過草坪,一路衝過修剪整齊的花園,消失在樹林之間。他們不可能追得上馮恩女士的車子──如果那是他們的目的──我等了片刻,以為他們會再度出現,卻沒有等到人。

我轉身仰望樓上的窗戶,看到並不是每個人都穿著制服。不過即使是最休閒的服裝,看起來也和我家鄉的年輕人大為不同。有的甚至顯得很老氣,穿著襯衫、吊帶褲和帽子;另外有些人穿得像是饒舌歌手的誇張版本,戴著金鏈和印花頭巾。現在是十一月,我猜他們或許是晚了幾天在慶祝萬聖節,或者正在排練舞臺劇吧。

我看見有人還在吶喊,便舉起雙手,用手勢表示我無法聽到他們在說什麼。

大門再度打開,剛剛被推開的女孩再度走出來。她露出無憂無慮的笑容,彷彿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她的年齡絕對不會超過十六歲。

「你一定就是班森.費雪。」她伸出手要和我握手。

「嗯。」雖然我覺得有些尷尬,但還是和她握手。年輕人之間握手感覺很奇怪,或許這也是私立學校的慣例吧?也許她爸爸是個有錢企業家之類的。

「我是貝姬.歐瑞德,負責帶領新生認識環境。」她露出燦爛的笑容,彷彿覺得這一切沒有任何奇怪之處。她棕色的短髮呈現完美無缺的波浪捲,簡直就像黑白電影中的髮型。

我再度瞥了一眼手中的信封,問:「妳就是馮恩女士要我給這個信封的貝姬?」

「沒錯。」她從我手中取過信封,「這是你的學校成績。」

我指著樓上那些依舊俯瞰著我們的學生,問:「上面那些人是怎麼回事?」

她朝著他們揮揮手,說:「沒什麼,他們只是看見新生很興奮罷了。」

這句話聽起來有些過度淡化事實──樓上甚至有人開始敲打玻璃。

我勉強裝出笑容,掩藏心中的困惑,「剛剛那兩個人為什麼要跑出去?」我指著後方的森林問。他們都還沒有回來。

貝姬的笑容沒有消失,但鼻子和眼睛周圍稍稍皺了起來。她思索了一會兒才回答:「我想他們只是想要跑步,也搞不懂為什麼。」

她勾起我的手臂,開始帶領我上樓。她聞起來很香,似乎擦了花香味的香水。

她並沒有說出我想要的答案。她一定知道更多有關那兩個人的事情,不過我希望這只是一場惡作劇而已。

「誰是以撒亞和奧克蘭?」我問。

她僵住了一瞬間,但立刻裝作沒事繼續向前走,問:「什麼意思?」

不論貝姬打算隱瞞什麼祕密,她並不成功。我開始懷疑這是某種欺侮新生的方式,想要嚇唬新轉來的學生。

「以撒亞和奧克蘭。」我重複一次,「剛剛跑出去的男生說,別聽他們的。」

貝姬停下來,把雙手撐在臀部上轉向我,臉上的笑容依舊固定不變,看起來很虛假,「我就知道他們倆做這種事!班森,你不久就會發現,這所學校跟其他學校一樣,都有些麻煩人物,他們會試圖嚇唬你。說實在,對於兩個膽敢違反校規的人,還能抱什麼期待呢?」

我點點頭踏上階梯。她的回答很有道理,或許我該等到真正遇上名叫以撒亞和奧克蘭的人物再來擔心。不過奧克蘭究竟是什麼鬼名字?

等一下!

「違反校規?」我回頭望著森林問,「他們違反了什麼校規?」

貝姬張開嘴巴,卻啞口無言。我看著她結巴了好一會兒,感覺一顆心往下沉。不管這是怎麼回事,感覺都很蠢。或許我在他們眼裡就只是個家境清寒的轉學生,但我來麥克斯菲德學院就是要擺脫忍受一輩子的爛學校和鳥事,我不會只因為沒錢就讓這些傲慢的流氓跟我玩心理遊戲。我一定要去和校長討論。

我嘆了一口氣,走完階梯來到木門前方,但當我轉動把手卻打不開門。貝姬跟上我,當她來到我身邊,我再度聽見先前的嗡嗡聲和喀喳聲。她轉動把手,拉開沉重的門。

「他們——」她說到這裡停頓一下,接著又重新開口:「沒有人能夠和尚未接受新生導覽的轉學生交談。」她迅速地補充,「這是校規之一。」

我站在門口看著她,她的態度顯得猶疑不定。我說:「這根本沒有道理。妳不是真正的貝姬,對不對?」

她的臉上再度恢復笑容,「你猜錯了,我是如假包換的貝姬,而且我絕對是來替你做導覽的。這是我的工作。」

「妳的工作?」

「我們在這裡都有工作,盡自己的一份心力,彼此協助。因為這所學校距離外界很遠,就好像一個小型社會一樣。」

「那麼我也會有工作?」網站上並沒有提這一點,這不禁讓我聯想到寇爾的加油站。

「當然,我們都有工作。」

「妳可以帶我去和校長談談嗎?」之前我就已經覺得不對勁,此刻我突然覺得繼續和貝姬討論這種事很蠢。馮恩女士扯了一些讓學生擁有領導機會之類的廢話,不過我已經受夠了讓學生會長——或不論貝姬的頭銜是什麼——對我說些沒營養的話了。

「好吧。」她開口,「我們何不去我的辦公室,先完成新生導覽呢?我相信這樣會回答你許多疑問。」

「我先跟妳說明白。」我說,「我剛剛搭了長途的飛機和汽車,覺得很累只想躺下來休息。我不想接受導覽,因為我知道學校如何運作。我這輩子念過幾千所學校,每一所都會有個導師或祕書之類的坐在我面前,告訴我可以參加學生會或科學社團之類的——這些我早就知道了。現在我們可以去找校長,討論些真正有意義的話題嗎?」

「導覽要介紹的內容就很有意義了。」貝姬說完再度勾起我的手臂,想要讓我跟隨她,但我拒絕了。從肌肉還有身高來看,我比她重了五十磅左右,她根本拉不動我。

「我要先和校長見面。」

貝姬的臉上掛著愉悅的笑容,燦爛的程度就和虛假的程度相同,「你的意志真堅定,這點很棒。」

「什麼?」我不敢相信她的反應有多麼詭異。導覽內容根本不可能像她說的那麼重要,我不禁懷疑她的目的是要讓我遠離校長。

「我的意思是,我們這所學校可以用到像你這樣的人。」

我笑了——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因為這絕對是個笑話,「貝姬,妳幾歲了?」

「十六歲,快十七歲。」她愉快地說,「我十月底就要過生日了。」

她的笑容就像導遊一樣固定在臉上。這就是她給我的印象——像個導遊一樣,堆起笑容念著準備好的臺詞。

「恕我冒犯,妳可以帶我去見真正的貝姬嗎?」我說。

「什麼意思?」她的手從門上滑下來,門便彈回去關上了。

「我的意思是,我不相信妳說的話,別玩愚蠢的遊戲了。」

「我就是真正的貝姬。」她的眼中開始出現擔憂的神情。

「不是,妳只是個差勁的騙子。妳說妳的生日十月底快到了,可是今天已經是十一月二日。」

她張開嘴巴,卻說不出一句話。她退後一步,望著外面的森林,那兩個衝出去的學生剛剛從樹林間走出來,鮮紅色的毛衣在午後的陽光下閃爍。

我繼續說:「所以,別再廢話了。」我握住門把,但門已再度上鎖。

「我是貝姬。」她把雙手交叉在胸前說。

「門為什麼鎖上了?」

「我是貝姬。」她重複一次。

「誰管妳。這扇門要怎麼開?我要去見校長。」

她轉身看著我,眼神相當熱切,「我是貝姬,我說的都是實話。」

「我不在乎妳是誰,我要和校長見面。」

她的笑容消失了,嚴肅地看著我說:「我們沒有校長。」

什麼?

「我們沒有校長,也沒有老師或導師。這就是我來替你做導覽的原因。」她說。

「你們沒有……?」

她試著再度擺出笑容,卻顯得虛弱而勉強,「這所學校和其他學校不太一樣。」

「那麼誰來上課?」

「由學生來上課。我們會得到每堂課的授課計畫。」

「我才不相信!這種說法不能解釋妳不知道自己生日已經過了。為什麼要說謊?」

這時她的笑容似乎完全恢復了,說:「我不是說謊。我知道這聽起來很奇怪,如果能夠讓我按部就班替你做完整的新生導覽,就會比較容易理解,可是……」她停頓下來,思索著適當的語句,「我們沒有日曆。」

「妳在開玩笑吧?」

「不是。」

「難道你們不會看電腦上的日期嗎?每一臺電腦都有日期。」

「我們的沒有。不過你的確會得到自己的筆記型電腦——你知道嗎?」

我實在不敢相信,在她剛剛告訴我關於學校的這些實情之後,竟然還想要向我推銷學校的優點。

「可是你們不能寄電子郵件嗎?或是上網?」

她的鼻子再度皺起來,說:「我們的電腦不能上網。」

這實在是太可笑了,「好吧,難道妳的家人不會在生日的時候打電話給妳?」

「我們也沒有電話。」

「讓我搞清楚:學校裡沒有大人,我們也不能和外界聯絡?」

她尷尬地點頭表示同意。

我指著外面那兩個學生——他們現在手牽著手站在草地上,回頭望著森林,口中吐著白霧在說話。

「那個男生說我們沒辦法離開這裡,這點也是真的?」

「沒錯。」

這一切依舊有可能是惡作劇——這種事絕對不會是真的。

「我根本不該接受獎學金的。」

「這要看你如何來看這件事。」她的聲音溫暖而愉快,卻顯得疏離而遙遠,彷彿她不是在對我說話,而是在念另一段寫好的臺詞,「學校裡有很多有趣的同學,我們在課堂上也學到很多。這裡的學校生活可以很快樂。」

怎麼想都不可能!我想要找一所好學校,卻來到了這裡。馮恩女士說對了一件事情:這所學校和我以前待的地方很不一樣。我以為她是指我們能夠真正學到東西,也不會在停車場被人痛毆,但事實上她的意思卻是:這裡是監獄。

「這地方究竟是做什麼用的?是專替惡劣至極的學生設計的嗎?」

貝姬笑著回答:「不是,這裡就只是一所學校。我們會上課,也會舉辦舞會或體育活動。」她對我露出調皮的笑容說,「我想你應該不是惡劣至極的學生吧?」

我離開她身旁,心中的困惑突然爆發為憤怒,「妳為什麼能夠這麼冷靜?這裡的人到底有多久沒和其他人說話了?」我用手勢比著森林外的世界,「我是指外面的人?」

貝姬迅速瞥了一眼地平線。這所學校位在森林地勢較低處,因此我們只能看到生長著樹木的起伏丘陵,以及遠方朦朧的灰色山脈。

「我在這裡待了一年半。」她簡潔地說,「我不懷念外界。就像我剛剛說的,這裡的生活很好。」

「有人畢業嗎?」

「目前沒有,不過應該還沒有人達到畢業年齡吧。」她再度牽起我的手,帶領我回到門口,「你幾歲?」

「快十八歲了。」我說了謊,接著才想到她手上握有我的資料,「好吧,再過九個月才十八歲。對了,祝妳生日快樂,妳現在也十七歲了。」

貝姬笑了笑,走到門口,門上的鎖再度發出嗡嗡聲打開。她拉開了門,說:「我喜歡你,班森。你在這裡一定會過得很好。」

商品簡介

*《出版人週刊》精選2011年度好書

*《青少年倡導之聲》(VOYA)星級推薦

*知名暢銷作家連袂推薦:《雙面瑪拉》蜜雪兒.霍德金、《移動迷宮》詹姆士.達許納、《配對--完美世界系列I》艾莉.康迪、《花翼的召喚》艾玻妮.派克……等等

在這所學校,死亡只最輕微的懲罰!

當校門在身後鎖上,班森知道,事情和他計畫的完全不同……

在荒涼的新墨西哥州森林中,有一所麥克斯菲德學院,進行著不為人知的祕密實驗。所有申請入學的學生都以為人生從此有了新希望,殊不知學校選擇他們,是因為這些學生都是孤兒,沒有著急的親人會持續尋找他們的下落。

沒有人知道這場實驗的主使者是誰,也沒有人知道實驗的目的。大部分的學生已經完全放棄逃跑的希望,但班森一心一意要逃出去,他絕不把人生的決定權交給別人。

令人毛骨悚然的是,班森調查脫逃路線的同時也逐漸發現,死亡在麥克斯菲德學院裡,可能只是最輕微的處罰──

作者簡介

羅比森.威爾斯和太太及三個孩子住在猶他州霍拉戴市。他最近剛讀完研究所,那些原本應該修習財經的時間,他卻用來閱讀以及寫作小說。

歡迎到他的部落格拜訪:www.robisonwells.com

名人推薦

「異常傑出,並充滿令人驚嘆的情節。」

--蜜雪兒.霍德金,《雙面瑪拉》作者

「我喜歡它!書中的轉折是繼《致命兒戲(Ender’s Game)》以來我最喜歡的。」

——詹姆士.達許納,紐約時報暢銷書《移動迷宮》作者

「《全面監控》是一部刺激的冒險故事,書中的真實感強烈到令人不安。這是一本讓人欲罷不能的作品!」

--艾玻妮.派克,《花翼的召喚》系列作者

「……令我驚豔。非常巧妙、非常有趣,讓我忍不住熬夜看完。一本節奏緊湊、刺激、曲折、聰明的書。」

--艾莉.康迪,《完美世界》系列作者

「威爾斯的《全面監控》宛若在青少年文學界投下一顆炸彈。這是一本傑出的反烏托邦懸疑冒險小說。主角在嚴重被破壞的世界裡,展開驚心動魄的生存競爭。」

--暢銷作家約拿丹.馬貝利,著有《塵土與崩解》、《瘟疫之王》

「當你以為終於弄清楚事情始末,威爾斯卻帶來更多驚奇的情節轉折。我一口氣讀完這本書,因為我迫不及待地要知道接下來發生什麼事。」

--賴瑞.柯利亞,紐約時報暢銷作家,《怪物獵人國際公司》作者

【專業推薦】

「從翻開第一頁開始就讓人欲罷不能。」

--《柯克斯書評》(Kirkus Reviews)

「具有巧妙的設定、快速的節奏,以及富於魅力的角色,是非常易讀而引人入勝的作品,吊人胃口的結局則讓讀者想要讀到更多續集。」

--《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

「懸疑、刺激的作品,以獨特的方式結合《蒼蠅王》、《飢餓遊戲》、《致命兒戲》等作品中的心理學主題。《全面監控》絕對夠格被納入現代科幻小說的必讀作品,也是一本非常值得推薦的青少年小說。」

--《青少年倡導之聲》(Voice of Youth Advocates)星級推薦

【精選長篇推薦】

在這本驚悚而傑出的處女作裡,威爾斯在古典青少年寄宿學校場景中加入《移動迷宮》般的情節轉折,創造出被囚禁在學院中的青少年為求生存而戰鬥的故事。在校園中,他們面對的是每日變換的規則,而破壞這些規則的懲罰是……

十七歲的班森.費雪厭倦了寄宿家庭的生活,申請到位於新墨西哥州的麥克斯菲德學院獎學金,希望能夠獲得新的開始;然而他卻發現自己和其他70名左右的青少年被囚禁在學校裡。這些學生分為三個幫派,沒有教師也沒有真正的課程,甚至也沒有機會逃離這所學校。監視他們的是神祕而陰狠的「冰人」,由他來公布懲罰與獎勵點數。

威爾斯沒有交代太多班森的過去,但他直率的個性與堅持逃亡的決心,使他成為極有魅力的主角,而他的同學們遭逢的困境也深深吸引讀者。書中充滿了未曾預期的情節、冒險與暴力。威爾斯的小說具有巧妙的設定、快速的節奏、以及富於魅力的角色,是非常易讀而引人入勝的作品,吊人胃口的結局則讓讀者想要讀到更多續集。

--《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

班森.費雪千方百計想要逃離寄宿照護系統,但當他註冊進入麥克斯菲德學院,才發現自己只是落入了另一種更致命的地獄。學校裡沒有大人,由學生執行包括教學、膳食與警衛等一切校務工作。主要校規有四條:不准做愛、不准暴力打鬥、不准拒絕懲罰以及不准企圖逃跑。破壞這四條規定的學生會被送去「留校察看」,再也沒有回來。班森企圖尋找逃跑途徑,並在這個過程中發現驚人的祕密……

《全面監控》是一部懸疑刺激的作品,以獨特的方式結合《蒼蠅王》、《飢餓遊戲》、《致命兒戲》等作品中的心理學主題。其中的情節轉折格外驚人,並具有強烈的情感張力。從班森進入學校到最終結尾,讀者都會被這部節奏緊湊而緊張的懸疑小說吸引。這所學院究竟為了什麼目的而建?學生們為什麼會被送到這裡?

威爾斯在小說世界的塑造與角色發展方面都下了很大的功夫,情節條理依序變得明朗,角色性格逐漸顯現,學院的秘密也以緩慢而最恰當的步調揭開。到最後,班森雖然逃出學校圍牆,但卻遭遇到更大的謎團。

《全面監控》絕對夠格被納入現代科幻小說的必讀作品,也是一本非常值得推薦的青少年小說。

--凱倫.詹森,《青少年倡導之聲》(VOYA)星級推薦

威爾斯筆下的班森.費雪厭倦了一連串不愉快的寄宿家庭,期盼尋找「真正」的生活;然而他找到的不是烏托邦,而是完全相反的世界。

班森以為他找到了理想的學校—麥克斯菲德學院--這是一間座落在西墨西哥州荒野的私立學校。他意外輕鬆地申請到獎學金,原本期待自己終於能夠結交真正的朋友、接受良好的教育,然而事實上這裡的一切完全偏離正常邏輯。當學校大門在他身後關上(並鎖上)後的幾分鐘之內,他便發現他必須為自己的生命戰鬥。他為了求生存,加入名為「變體」的幫派。校園中沒有大人,由同學來上課,並由電腦來傳達懲罰。這裡的一切似乎都沒有邏輯可循。班森決定逃亡,但他卻發現沒有人能夠成功逃離麥克斯菲德—至少沒有人能夠活著逃亡成功。班森的敘述以快節奏而未經修飾的第一人稱進行,將他親自得到的資訊逐漸傳遞給讀者。

這本小說從翻開第一頁開始就讓人欲罷不能,節奏快速而帶有《超完美嬌妻》的調性。書中出現的謎團只有部分得到解答,其餘最吊人胃口的則留待這部非比尋常的系列作品下一集才揭曉。

--《柯克斯書評》(Kirkus Reviews)

全面監控
Variant
作者:羅比森.威爾斯(Robison Wells)
譯者:黃涓芳
出版社:尖端出版
出版日期:2013-04-29
ISBN:9789571052144
定價:300元
特價:88折  264
其他版本:二手書 33 折, 10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