馭妖:契約妖之「復仇者聯盟」(5完)
cover
目錄

Chapter43 地府

Chapter44 神界

Chapter45 韻聖

Chapter46 回禮

Chapter47 真身

Chapter48 疑問

Chapter49 過往

Chapter50 圓滿(一)

Chapter51 圓滿(二)

Chapter52 番外

試閱內容

(一)超級無良女醫:宮明玨(葉羽翔)

(二)無敵花美「妖」:璿

(三)小小惹人愛兔妖:玉蔚兒

(四)史上最俊美豹妖:昭晨

第四十三章 地府

夜風陣陣拂過竹林,竹葉隨著清涼的夜風搖曳生姿,銀色的光芒灑下,好似一層晶瑩的紗幔,籠罩在林間、山上。銀色的月亮格外的大,彷彿一伸手就可以觸碰到。

林中沒有一聲蟲鳴,只有夜風拂過枝葉所發出的沙沙聲,以及潺潺的水流聲。這裡沒有喧囂,只有讓人舒適的安寧、祥和。

突然,嘩啦一聲水響,隨著飛濺的水花,一個人影越出水面,一頭烏黑的秀髮服貼在玲瓏有致的身上,清涼的水珠泛著月的光芒,調皮地躍下。

不甚在意地甩了甩頭,宮明玨抓過一旁的長袍,隨意裹住自己,赤足踩在柔軟的草地上,癢癢的觸感,有說不出的舒服。

踏著月光,邁著輕快的步伐往回走去,清涼的夜風穿過她濕漉漉的長髮,帶來無比的涼爽。

才走到門邊,手還沒有碰到房門,木門吱呀一聲突然打開,昭晨立於門邊,旁邊站著無奈地搖頭嘆息的玉蔚兒。

「妳就不能改一改晚上出去的習慣?」昭晨皺起眉,不滿地瞪著宮明玨。

宮明玨抿了抿唇,囁嚅著:「我睡不著……」似乎也知道自己這樣不妥,她不安地雙手絞著衣角,兩隻小腳互相蹭來蹭去,水粉珍珠似的腳趾拘謹地動來動去。

「唉……」昭晨看到宮明玨的反應,無奈地嘆息一聲,伸手按在她濕漉漉的頭髮上,「妳以後別在男人面前這副打扮。」

他和玉蔚兒都是身心健康的男人,尤其是這兩年,宮明玨長大了,一抬手一投足,都會不經意地流露出屬於女性的魅力……她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發生了變化?

宮明玨低頭看了看,衣服把她包得嚴嚴實實的,什麼都沒有露啊!她又抬頭看了眼昭晨和玉蔚兒,「我只是去河裡游了一圈,沒事的。」往遠處看了看,「明日就是璿出關的日子了吧?」

「嗯。」昭晨點了點頭,側身,讓宮明玨過去。

「真不知道璿的力量會變成怎樣。」宮明玨好似不經意地開口,而後,也根本就不等昭晨和玉蔚兒的答案,轉身回到她的房間。

「哥的力量到底會變成怎樣?」玉蔚兒也將目光轉到遠處。說實話,他真的很期待。

「璿的力量……」昭晨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璿的力量當然是驚天動地的,從他出關的那日起,天下恐怕就不會太平了吧?

那日離開王城之後,他們就被璿帶到了這裡——漫山遍野的竹林中,一間雅致的竹屋裡。

本以為大家要一起過一段刻苦修行的日子,誰知道,璿到這裡的第一天,就宣佈他要閉關,而時間竟然是兩年!?

然而,誰都沒有問他為什麼,就算是她也一樣。因為璿凝重的表情,已經給了她答案——事情沒有那麼簡單。璿的敵人,絕對絕對不是一般人物。

目送璿去閉關後,她開始努力地修行,可卻從那天起,她就開始失眠,夜夜輾轉反側,總是要獨自出去,拚命地修煉一番魂力之後,回來才能安然入睡,不然她就只能一直睜眼到天明。

是在擔心璿嗎?她不確定。總是覺得心裡有個不好的預感在慢慢地擴散,抓不住、看不清,也道不明,就好似處於暴風雨的前夕,世界分外的寧靜,可這個寧靜卻讓她感到窒息,好似在某一個地方,某一個她不知道的地方,有什麼危險的東西在窺視著。

而且,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每過一天,她就更煩躁一分……她不想讓自己莫名其妙的情緒,成為昭晨和玉蔚兒的困擾,所以只能獨自承受。

以前一直沒有仔細地想璿的事情,最多只是想辦法為璿療傷,她似乎一直忽略到底是什麼人,為了什麼而將他囚禁在崖底。

現在每每想到這個問題,她心裡就愈發煩躁。越是煩躁,她就愈發勤加修煉,魂力進步越來越快。可是,無論是發狂的修煉,還是夜半出去浸泡涼水,都無法平復她煩躁的心情。

明日,只要等到明日璿出關,就可以向他問個明白。

兩年前,她選擇了沉默,以為這樣是給了璿絕對的自由空間。但是,兩年的等待,兩年日日夜夜、無時無刻的擔心,已經快將她逼瘋了。無論如何,璿出來後,她一定要問個清楚,絕對、絕對不再這樣……

宮明玨躺在床上呆呆地望著窗外的月亮,唇邊慢慢勾起一抹笑容。明天就可以見到璿了……

許是精神一直處於緊張狀態,許是終於放寬了心,宮明玨竟然睡了兩年來,唯一的一個好覺。

迷迷糊糊地感覺到有暖暖的陽光照在她身上,極其舒服。她滿足地拉緊被子,發出一聲意味不明的聲音,剛要翻身接著睡,突然腦中一個激靈。

陽光?太陽?天亮了?

璿!

宮明玨猛地坐了起來。天亮了,璿怎麼樣了?

她突然睜開眼睛,然後……呆呆地盯著眼前的人出神。

「醒了?」

耳邊是熟悉的聲音,只是眼前的人……怎麼不一樣了?

宮明玨用力眨了眨眼,死死地盯著璿,嘴巴張了張,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璿?」

「怎麼了?」璿奇怪地看著宮明玨。兩年不見,她不會不認識他了吧?

「你……你不一樣了。」宮明玨伸手拉住璿的長髮,那烏黑的長髮好似每一根都有生命般,泛著淡淡的青色光芒。

本就英俊非凡的他,在這一層淡淡的青色光芒下,散發出一股神聖的魅力,雖然樣貌沒有什麼變化,卻讓人感覺他似乎不一樣了,有什麼東西悄然地發生了變化……

璿笑了,輕聲道:「妳也不一樣了。」原本青澀的女孩,如今散發著嫵媚的韻味,一顰一笑,都有著說不出的風情。

兩年了,兩年的時間,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她。就是因為急著見她,他硬是將恢復的時間壓縮到了兩年。其中的苦,在見到她之後,都覺得值了。

天未明,他就出了關,急急趕了過來,卻在門口站了好久,有一種不敢見她的感覺……

最後,他翻窗而入,看著她熟睡的臉龐一直到天明,等著她睜開眼眸第一個看到他。

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一種很奇怪、很奇怪的甜蜜,只是看著她,他就心滿意足了。

「我有不一樣嗎?」宮明玨奇怪地摸了摸自己的臉。她怎麼沒有感覺?

璿輕輕拉住宮明玨的手,肯定地說道:「妳長大了。」

宮明玨輕輕笑著,任由自己的手被璿握在掌中,「璿,你感覺怎麼樣?現在要去找你的仇人嗎?你放心,我不會扯你後腿的。我一直有在修煉魂力,我的魂力現在已經……」

突然,一根手指輕輕抵在她喋喋不休的唇上,璿笑看著宮明玨,「妳一口氣說這麼多,想讓我先回答哪個?」

宮明玨抿了抿唇,眼眸微垂,又突然抬起眼,定定地注視著璿,「其實我真正想問的是……」咬了咬唇,似乎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猛地說了出來:「如果、如果以後我死了,璿會不會難過?」

當日在王城的擂臺上,她被璿感動了,根本沒有考慮其他的問題,就衝口而出。可是……這兩年的時間,她想了很多。

她是人,而璿是妖,她的壽命只有短短的幾十年,璿的壽命卻能夠無期限地延伸,她跟璿在一起,有太多的阻礙,是不是要趁著還沒有陷得太深,及早分開?

一時的難過,總好過日後的痛苦,畢竟,到時她死了,就什麼也不知道了,可是璿該怎麼辦?

璿笑了,搖著頭,泛著淡青色光芒的長髮在空中劃出一道迷幻的色彩。他伸手點了點宮明玨的額頭,「真是搞不懂妳這腦子整日都在想什麼?」側身坐在宮明玨的床邊,「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我不想你又去做什麼危險的事情。」宮明玨垂下眼眸。她現在有太多的不確定感,而且,越是在意,就越是害怕。

「不會有危險的,這種小問題對我來說,太好解決了。」璿搖了搖頭,「怎麼,妳還不信任我嗎?」

宮明玨凝視著璿,然後笑了起來,重重地點頭,「我信。」是的,她相信璿。無論如何,她都相信!

「起來吧,我在外面等妳。」璿起身,往外走去。

「璿。」宮明玨突然叫住璿,「你還沒有回答我,你現在要去找你的仇人報仇嗎?」

「不。」璿站住,回頭一笑,「我要帶妳去見一個人。」然後,打開房門走出去。

「哥?」拿著飯碗的玉蔚兒看見璿走出來,頓時一愣。哥怎麼從主人的房間走出來?他是什麼時候出關的?

璿沒有說話,只是眉毛一挑,身體一轉,還沒看清他是怎麼移動腳步的,就已經離開了剛剛站立的地方,讓昭晨猛地伸出的手抓空了。

他訕訕地收回手,低哼一聲,不再說話。

他知道璿比他強很多,但是真的看到這一天到來,心裡還是有些失落。

「哥,你出關了,真是太好了!」玉蔚兒說著,又添了一副碗筷。「先簡單吃點東西,中午的時候……」

「中午我們應該不在這裡了。」璿淡淡說道,看了一眼玉蔚兒。

「呃?」玉蔚兒微愣,「要去哪兒?」

璿突然看了昭晨一眼,別有深意地道:「昭晨很熟悉的一個地方。」

不知道為什麼,璿的笑容讓他打了一個寒顫,昭晨蹙眉緊盯著璿。該死的!一出關就故弄玄虛。

「我來了,我來了!」宮明玨笑嘻嘻地出了房間。

雖然還是有很多問題,但是見到了璿,她心情立刻舒暢了許多,似乎那些問題已經不是問題了。

「主人,一會兒我們就要出發。」玉蔚兒將一碗熱粥遞給宮明玨,「需要收拾什麼嗎?」

「需要帶什麼嗎?」宮明玨側首看了看璿。

璿搖搖頭,「不需要。」

既然璿都說不需要,大家也就不再問什麼,吃完早飯,簡單地收拾一下,就離開了。

這是自從他們來到這裡後,第一次得以離開竹屋超過兩百米遠。

以前無論他們怎麼走,總是脫離不了這兩百米的範圍,雖然不會碰到牆,但是最後總是會繞回原地。

這次跟著璿一起走,他們很順利地脫離了這個範圍。不過,即使離開這範圍,也沒有什麼不同,觸目所及,依舊是一大片的竹林。

終於,璿站住了,回頭看了看昭晨,在腦海中與他對話:「你能面對以前的一切嗎?」

昭晨沉默地盯著璿,良久才回答:「我沒有那麼脆弱。」

璿沒有說話,伸手按在一根竹子上,霍地一下,眼前出現一個黑漆漆的洞口,一股寒風捲了出來,讓人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

宮明玨搓了搓自己手臂上冒出來的雞皮疙瘩,微微地皺眉,不知道他們即將要去哪裡,但是直覺的,她不喜歡他們要去的地方。

這股風太詭異,很冷很冷,似乎不是普通的冷風,而且剛剛被這股冷風吹過,感覺就好像心裡突然被一塊堅冰扎到,由內而外生寒。

「跟上,別走丟了。」璿回頭囑咐完這句,伸手一拉宮明玨,將她的手緊緊握住,跨入那黑洞之中。

玉蔚兒剛要跟進去,卻看到昭晨盯著洞口發呆,便問了一句:「昭晨,你還不進去嗎?會跟丟的。」

「這裡我是不會走錯路的。」昭晨說完,也不管玉蔚兒詫異的表情,邁步進入黑洞。

「怎麼都這麼奇怪?」玉蔚兒不解地嘆息一聲,趕忙跟著進去。

「我不喜歡這裡。」一進入黑洞,宮明玨就抱怨著。

也難怪她不喜歡,這裡黑漆漆的一片,只透著些淡淡的綠光,而且不是祥和的綠,那種幽綠,讓她很自然地聯想到鬼火,陰森森地在黑暗的空間內飄來蕩去,好像每一道幽綠光芒後面都有一個幽靈。

「沒有人會喜歡地府的。」昭晨戲謔的聲音傳來,他站到宮明玨的身邊,盯著那些幽綠的光芒,「幽冥之火不是鬼火,而是受到懲罰之後的靈魂凝聚而成的,妳看……」說著,他伸手一抓,一道幽綠光芒被他握於掌中,他慢慢地攤開手掌,那道幽綠在他掌中忽明忽暗,似乎在害怕什麼,「就這麼一點點幽冥之火裡,禁錮了至少一百個靈魂。」

「一百個靈魂!?」宮明玨詫異地盯著昭晨手中的幽冥之火,「就這麼一點點?」這光芒比螢火蟲大不了多少,怎麼會有一百個靈魂這麼多?

「這只是初期形成的幽冥之火。」昭晨手一動,那幽冥之火忽地一下就飛遠了,似乎身後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追它。他又指了指遠處有一道拳頭大的幽綠光芒,「那裡應該有上萬之多。」

「進入地府不是應該轉世去嗎?為什麼會成被幽冥之火禁錮?」宮明玨不解地皺眉。

「為什麼?」昭晨輕嘆一聲,臉上帶著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似乎覺得宮明玨這個問題很可笑,「很多事情沒有為什麼的。」

宮明玨定定地注視著昭晨,心裡突然一痛。昭晨怎麼了?為何臉上的表情如此悽楚?

昭晨躲開宮明玨探究的目光,避重就輕地說道:「快走吧,在這裡待著可不是什麼愉快的事情。」

宮明玨看了看周圍忽明忽暗的幽冥之火,點了點頭,「確實。」

越往裡面走,那股可以滲透骨髓的寒意就越強,宮明玨全部的注意力都被幽冥之火吸引了過去,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身邊的情況,直到腳下突然踩上堅硬的石塊,才回過神來,可周圍的情況已經全變了。

火把稀稀落落地插在石壁上,所有東西都似乎籠罩著一層無法撕破的薄紗,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但是,這裡……

「變熱鬧了呢。」人多了不少嘛!不過,為什麼都不用腳走路呢?這麼飄來飄去的幹什麼?要顯示他們「身輕如燕」?宮明玨不由自主地往璿身邊靠了靠。

「璿,咱們來這裡找誰?」她膽子是不小,但是被扔進非生物群裡,還是會害怕啊!

「到了,妳就知道了。」璿低聲道。

「啊!」宮明玨突然叫了起來,猛地鑽進璿的懷裡,伸出手顫抖抖地指著剛剛飄過去的東西,「他、他沒有臉……」不用突然嚇她吧?

璿看了看懷中的宮明玨,笑了起來。

也就這時候,才能感覺到她像普通的小女人般,也會害怕。伸手,一道青色的光芒猛地照亮整個地府,那些飄來飄去的東西立刻一哄而散。

輕輕拍了拍懷中的宮明玨,他柔聲道:「沒事了。」

宮明玨探眼偷看,果然沒有東西在飄蕩了,這才放心退出璿的懷抱,長吁一口氣:「有必要這麼刺激?」

「璿!」突然一聲低斥響起,好似一根冰針猛地刺入腦海,轟地一下在腦中爆開,有說不出來的痛與冷。

宮明玨往聲音傳來的方向一看,一片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可她卻能感受到,在黑暗的盡頭,有什麼東西極其強勢地站在那裡,讓人無法忽視。

玉蔚兒也好奇張望著,這裡就是地府嗎?哥來地府找什麼人?難道……哥的仇人是地府的人?

從黑暗盡頭傳來的那聲低斥,沒有任何力量外洩,但是,憑著妖的直覺,他依舊能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隱在其中,似乎是冰層下的河流,湍急卻尚未爆發,只需要一點點的契機,立刻就會洶湧而至,瞬間摧毀一切。

「你要撒野,是找錯地方了。」冰冷的聲音字字刺耳,似是怒極。在他的地方使用力量,太過分了!

「你應該知道我為何而來,他不會沒有告訴過你。」璿的手牢牢地握住宮明玨的手,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冰冷的聲音那頭沉默了,似乎在考慮著什麼。

宮明玨眉頭輕皺,因為她感覺有一道冰冷的目光在打量著她,很不舒服。她避都不避,眉頭一挑,冷眼看向黑暗的盡頭。

管他是什麼東西,誰怕誰!?

黑暗盡頭的人似乎微微一愣,沒想到宮明玨會有如此反應。

兩人無聲的對峙,全都落入璿的眼中,但他沒有阻止,同樣看向隱藏在黑暗盡頭的人。

良久,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璿,你知道這不合規矩。」

璿冷哼一聲:「現在跟我談規矩,太晚了。」他身上發生的事情,早就沒有了規矩。

隱藏在黑暗盡頭的人,似乎也明白璿的意思,嘆息了一聲:「你不怕天譴?」

璿沒有回答,不過,黑暗盡頭的人也知道璿的答案,半晌,說道:「既然如此,就讓她來吧!後面的事情會如何,就順其自然,你不可以強求。」

「這是自然。」璿說完,低頭溫柔地看著宮明玨,「妳自己過去,會害怕嗎?」

宮明玨搖了搖頭。

她不知道為什麼要她自己過去,也不知道要讓她去做什麼,只知道這是璿的安排,所以她沒有絲毫的懷疑和疑問。

「裡面有個人在等妳,妳去就明白了。」璿輕聲說道,握著宮明玨的手緊了緊,「一定要小心,在見到那個人之前,千萬不要被其他的事情所左右。」

「好。」宮明玨凝視著璿的雙眼,重重答應了下來。

璿淡淡地笑著,放開了宮明玨的手,往後退了一步。

宮明玨看了璿他們三人一眼,「你們也不許出意外,不然我會生氣的。」

「妳不出事就行了!」昭晨直接扔給宮明玨一個大白眼。在地府裡,他能出什麼事?

「主人,小心。」玉蔚兒抿了抿唇道。

宮明玨點了點頭,轉過身去,大步向著未知的黑暗盡頭走去。

當宮明玨的身影被黑暗吞沒,璿的衣襟猛地被抓住,眼前出現昭晨放大的臉龐,還帶著煞氣,「你讓她去幹什麼?」這裡是地府,璿難道不知道地府有多可怕嗎?

璿輕輕一動,很容易就掙開昭晨的桎梏,沉聲道:「我不會害她。」

昭晨咬了咬牙,想要說什麼,卻沒有開口,只是死死地盯著璿,眼中有複雜的情緒在湧動。

「璿,既然來了,就過來坐坐。」黑暗盡頭的聲音冷冷地說著,似乎沒有敵意,可是那冰冷的感覺依舊沒有消退半分。

璿抬頭看了看,應了一聲:「好。」

昭晨皺眉看著。他對地府的一切都很排斥,尤其排斥那個像是地府主人的傢伙。

越過他的璿,輕聲說道:「當日你的一切,可與他沒有半點關係。」

「你……」昭晨眼眸一瞇,盯著璿。難道璿知道了他當日的事情?

後來一想,便釋懷了。璿既然跟地府的主人是朋友,又怎麼會不知道他當日的事情?挑了挑眉,昭晨唇邊噙著一抹嘲諷的笑,「也好,我還真沒見過地府的主人。」

玉蔚兒沉默地跟著走了過去。目前的情況,他並不瞭解,只能靜靜地看著事態發展。不過,他有一種預感,似乎以前的事情、以前的祕密,都會在今日被揭開。

璿他們剛進入黑暗之處沒兩步,那片黑暗突然盡退,就好似被人點燃了燈火般,一個一身黑衣的男子立於房間裡。

是的,是房間,他們不知不覺地進入了房間裡。

蒼白的面容,毫無血色,死氣沉沉,如果不是他在動,根本就讓人感覺不到他是個活人。

「坐。」隨著男人的一句話,原本空蕩蕩的房間,突然出現了一張圓桌和四把椅子,不大的圓桌上還放著一個茶壺和四杯茶。

璿毫不客氣地坐了下來,拿過一杯茶,笑了一下,「想不到你也會喝茶。」

「你這樣的人,都會愛上一個女人,我為什麼就不能喝茶?」冷冷的聲音,卻說出奚落的話,有說不出的詭異。

「主人會有危險嗎?」玉蔚兒盯著蒼白的男人問道。他不管其他的事情,他只要確定主人沒事就好。

「地府沒有不危險的地方。」臉色蒼白的男人說道,話裡沒有半點溫度。

「你!」玉蔚兒眉頭一皺,怒視著男人。

「我不會讓她有危險的。」璿品了一口茶,一派閒適地坐在那裡,招呼著昭晨和玉蔚兒,「坐吧,她一時半會兒不會出來。」

玉蔚兒和昭晨不解地看著璿。他在賣什麼關子?

可是臉色蒼白的男人卻聽出了璿話中的意思:「為了她,你竟然可以做到這種地步?」

璿沒有說話,只是握著茶杯,看著那冉冉升騰的熱氣。

臉色蒼白的男人定定地注視著璿,良久,才微微地搖頭道,「源說的時候,我還不相信,沒有想到你也有這個時候。」璿竟然會為了愛情沉淪!?這怎麼看都不像是他的性子,以前璿可是最看不起愛情的。

「碰到了。」璿沒有多作解釋,只是用三個字來回答臉色蒼白的男人。

「她要是過不去的話,你要用你的力量毀了我的地府嗎?」臉色蒼白的男人聲音沒有絲毫的起伏,似乎在敘述一件與他無關的事情,卻沒有人知道他心中的震撼。

璿知道他這麼做的後果嗎?

「茶不錯。」璿依舊沒有回答,只是拿起茶壺,又為自己斟了一杯,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慢慢飄升的熱氣。

臉色蒼白的男人一見,眼眸一沉。璿是真的淪陷了,他透過熱氣在觀察著宮明玨的安危。

這時,他不再懷疑璿所說的話了。只要宮明玨出現一點危險,璿絕對會衝過去的。什麼規矩、什麼天譴,璿都不會在乎的。

見到這個情況,昭晨和玉蔚兒終於安心地坐下來品茶,等著宮明玨回來。

商品簡介

神龍大樂透開獎--

史上最高百分之五十中獎機率,

神、龍「本尊」獎落誰家?

請鎖定馭妖之精采大結局……

話說,古代句踐復國「十年生聚,十年教訓」,實在太遜了!

由她宮明玨所領導的契約妖之「復仇者聯盟」,

只要臥薪嚐膽,短短隱居兩年,就足以踏上神界大反攻之路──

可是……堂堂神界,怎麼會變得如此「兩光」?

竟是由所謂「龍的分身」和「神的候選人」來掌管!?

難怪在他們統治之下的日暉大陸,會如此妖獸橫行,民不聊生!

不過,免驚!反正她宮明玨是為了復仇而來,

順便幫神界清理一下門戶,也只是小菜一碟啦!

只是沒想到這晴天卻突然來個終極霹靂大祕密--

原來,千年前被這等烏合之眾P.K掉的神和龍的「本尊」,

竟然藏身在她的復仇者聯盟之中……

作者簡介

楓飄雪

一直喜歡寫文,喜歡文裡的喜怒哀樂,喜歡體驗裡面的不同人生,現居天津。相信付出終有回報,相信世上有真摯的情感,所有作品都是傾盡心血,投注了全部情感,讀來有一種溫暖的感覺。

畫者簡介:

Orepot

橙香酒(Orepot裡負責上色和背景):D君的線稿和人物非常好看,能和她合作很幸福。一直都在畫少年風的東西,少女風讓我覺得十分新奇有趣(個頭啊),雖然在作畫時有很多問題,但是修改的過程也是學習的過程(妹啊),如果在看到配圖時覺得喜歡,那就是我的榮幸。

Departed(Orepot裡負責草稿):全依賴橙君為此書配圖,希望未來有更好的表現,也希望觀者能賞文愉悅。

馭妖:契約妖之「復仇者聯盟」(5完)
作者:楓飄雪
繪者:Orepot
出版社:耕林
出版日期:2013-01-29
ISBN:9789862863237
定價:220元
特價:88折  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