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姬(1):上仙山煮飯去!?
cover
目錄

第一章 跟我走!包吃包住

第二章 上山拜師去

第三章 煮飯天才!?

第四章 變態的跳級怪物

第五章 很會背書的朱朱

第六章 神豬現身!

第七章 超級煉丹機

第八章 下山賣藥去

第九章 長不大的大師兄

第十章 朱朱上擂臺

試閱內容

血腥味,濃烈得令人作嘔的血腥味……

廣場上兩根大銅柱下,牢牢捆綁著血肉模糊的一男一女,一聲聲沉悶的慘哼從他們的鼻腔中噴出,兩人的嘴巴都被麻核塞住說不出半個字,微弱的慘哼聲卻如雷鳴般震懾著廣場上每一個被迫觀看他們受刑的人。

廣場兩側羅傘下坐著十幾名豔妝華服的美麗女子,她們身後站著不少宮娥太監,此刻都被驚得面無人色,全然顧不上儀態禮節。

坐著的這些女子都是當朝太子的嬪妃姬妾,就在幾日之前,場中那個已經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女子也是她們中的一員,此刻卻成了這般模樣,就算是往日裡曾與她爭風吃醋,把她恨到骨子裡的現在也不忍看她的慘況。

銅柱上的兩人赤身裸體被漁網緊緊裹住全身,兩名負責行刑的儈子手掌中各執一柄柳葉小刀,銀光一閃,便是一片血淋淋的皮肉跌落在身邊助手捧著的銅盤中。

兩名儈子手與他們的助手神情冷漠,似乎在他們手下身受凌遲酷刑的並不是他們的同類,而只是兩塊沒有生命的木頭,毫不遲疑手法精准地揮出一刀又一刀……

太子殿下下令要這雙膽敢背著他通姦的男女身受凌遲千刀之刑,那他們就必須好好挨完這一千刀才能得到解脫!

她坐在廣場前的一個高臺上,被一身玄黑繡金龍錦衣的太子殿下摟在懷中,豔陽之下她感覺不到一絲溫度,只覺得寒冷,徹骨的寒冷。

那一聲聲慘哼好像催命的咒語,讓她止不住渾身發抖,她很想掩住耳朵逃離這一切,但是她不敢……也不能。

環在她腰上的手臂如同一個鐵箍限制了她所有的行動,她只能努力把身子蜷縮起來,努力強迫自己忽略掉身邊正在發生的可怕事情,忽略掉那個下令製造這一幕慘烈酷刑、此刻正緊緊抱著她的可怕男人。

察覺她的顫抖,太子殿下發出一陣低沉的笑聲,將她又更摟緊了一點,低頭咬著她的耳珠,懶洋洋道:「我可憐的小美人被嚇壞了?別怕……你乖乖的聽話,我會好好疼你的。」

聽話……聽話……如果她不聽話呢?她完全不敢想像等待她的會是什麼……

耳朵被咬得又癢又痛,灼熱的氣息噴在她耳中,激起了她又一陣顫抖,她緊緊閉著眼睛,希望那兩個儈子手能夠快快給受刑者一個痛快,也希望抱著自己的太子殿下能夠也給她一個痛快……她總覺得在下一刻,這個男人就會毫不留情地咬下她的耳朵,然後一口一口將她生吃下去。

太子很享受她伏在他懷裡瑟瑟發抖的荏弱模樣,雙手開始放肆地在她的身體上遊移,像是一隻捕獲了鮮美獵物的餓狼,得意地檢視著自己的收穫,考慮該從哪里咬下最為美味的第一口。

她努力控制身體不要因為過度的害怕和羞辱而閃躲,她太清楚,每次不自覺的輕微閃躲,都會遭到懲罰,她越想逃避,最後受到的羞辱折磨會越徹底。

耳朵上的痛楚麻癢並沒有結束,太子似乎特別喜歡舔咬她的耳珠子……

她還記得兩年前,皇后派來的一個嬤嬤發現她未穿耳洞,便自作主張地為她紮了兩個耳洞戴上珍珠耳墜,結果他發現後,當場便下令將那嬤嬤一雙手剁了下來,理由是「碰了他的東西」。

從那以後,伺候她的宮人越發戰戰兢兢,看向她的眼神再沒有半絲親近溫和,只剩下小心與戒慎,更不敢輕易碰觸她了。

兩人在臺上親密相擁的模樣,放在平時,不知道要羨煞多少東宮妃嬪,但是現在所有人都被廣場上慘無人道的血腥場面震得心神大亂,心底裡隱隱同情起那個被摟在太子殿下懷中的少女來了。

伴君如伴虎!尤其是一隻嗜好血腥殺戮又喜怒無常的惡虎!

廣場上的酷刑還在繼續,好幾個被迫前來「觀禮」的嬪妃忍不住彎腰幹嘔起來,更有幾個直接昏倒了事,但是沒有人敢提出要先行離開。

太子殿下的意思很明白,要讓東宮裡每一個人都知道背叛他的下場!

濃重的血腥味似乎大大刺激了他的情緒,他毫不忌諱地在光天化日大庭廣眾之下,將手滑入她層層衣衫之中,肆意揉捏起她的身子。

有人可以救救她嗎?強烈的日光眩得她眼睛發花,眼角餘光所見,站在臺上伺候的太監宮娥一個個退到了台邊,別過臉不敢多看這邊一眼……

「乖乖的聽話,知道麼?」低沉警告在耳邊響起,身體被舉起了一把壓在前面的冰涼青玉案上……

這是惡夢,只要醒來就好!只要醒來!

用盡全身的力氣,朱朱猛地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已經開始發黃的土布帳子,空氣中漂浮著山中特有的清新草木氣息,不是那濃厚得彷彿要將她淹沒的糜豔熏香……

她定定心神,默念道:「那是噩夢罷了……」

失控的心跳慢慢平復下來,朱朱坐起身看著房間裡簡單到簡陋的擺設,只覺得一陣輕鬆,有種近乎劫後餘生的解脫感覺。

她隨手披起衣服下床遊魂一樣走到廚房,側頭想了好一陣都沒想明白為什麼自己好端端地會老是做這樣的夢。她看不清楚夢裡那些人的五官輪廓,卻清楚知道他們的身份過往與彼此之間的關係,甚至當她身陷其中成為女主角的時候,她好像擁有了另外一個人的記憶,知道「她」身上曾發生的所有事。

夢醒了,一切又再度模糊起來。

低頭看看面前銅盤裡自己的倒影,朱朱深感鬱悶——一張典型的淳樸小村姑面孔,還是面黃肌瘦營養不良的那種,眼大而無神,眉毛稀疏鼻子又扁又小,夢裡那些小宮女大概都比她漂亮一百倍,那個什麼太子會喜歡這種鄉土風格嗎?這得多重的口味啊!

朱朱百思不得其解,她明明記得自己不過是個父母雙亡的小孤女,跟著外婆逃荒到這個小村落戶,半年前外婆也走了。在她貧乏的記憶裡,別說什麼皇宮太子,連個像樣的芝麻綠豆官都不曾見過。

那一幕幕感覺朦朧又真實的場景,她是怎麼幻想出來的!?

想起夢中種種,朱朱忍不住臉紅,就算自己是春心動了夢到這個也太離譜太荒謬了,她腦子沒毛病,又是黃花小閨女一名,怎麼會幻想跟個嗜血變態的傢伙那個那個呢?

朱朱隨手拉過牆邊架子上半舊的帕子扔到水裡,打碎自己的倒影,然後撈起來擰幹用力擦臉。

擦掉三層皮也擦不出個美女來!一個夢而已,想那麼多做什麼?朱朱翻個白眼,認命地轉身去生火做飯。

一大一小兩碗野菜湯麵剛剛做好端到桌上,屋門就被人從外邊粗暴地踹開,一個看上去大概十七八歲的青衫少年大步闖進朱朱的地盤,背著光也看不清楚他面貌如何。

少年瞄了眼桌上的野菜湯麵,皺起眉頭惡聲惡氣質問道:「就吃這個!?我昨天拎過來的兩隻五色錦雞呢!?」

朱朱被惡客嚇了一跳,反射性地倒退幾步,囁嚅道:「早、早上吃太油的不好,我、我、我中午做給你吃行嗎?哎喲……」

一句話沒說完,耳朵就被青衫少年伸過來的爪子一把揪住,一張臉湊到她面前罵道:「你豬腦袋裡裝的什麼東西?我跟你說了今天一早要出發到聖智山拜師,去了就要一直留在山上,中午還吃什麼五色錦雞?」

近處看得分明,少年長了一副極好的容貌,劍眉星目,五官精緻俊雅中蘊含了一絲妖魅冷然,就算橫眉豎目地發火,也依然好看得很。

朱朱不會形容,只是忽然想到一句不倫不類的話:任是無情也動人。

她怎麼會想到這麼文縐縐的句子呢?她好像沒進私塾也沒讀過什麼書……不過她習慣性的走神很快被耳朵上的痛楚所取代。

少年挑起左邊眉毛,不屑而兇惡地打量著她,那眼神明明白白地表示:如果沒有一個讓他滿意的交代,他會擰掉她的耳朵!

朱朱痛得眼淚汪汪,低聲下氣道:「那、那我現在去做給你吃……」狡辯會被暴力鎮壓,老實承認錯誤並馬上改過,還有一條生路。

青衫少年重重哼了一聲,鬆開她的耳朵道:「等你做好天都黑了,還怎麼趕得及出發?行李收拾好了沒?趕緊吃完了跟我走!」

「啊?行李?」朱朱一臉茫然,她記得少年前兩天曾跟她說過要上聖智山拜師修煉的事,但是他家在隔壁又不住她這兒,她怎麼給他收拾行李啊?不對!他說要跟他走!?

剛剛逃出生天的耳朵再次落入魔掌,少年狠狠擰了一下怒道:「笨豬!你當然跟我一起去聖智山,這都要我吩咐提醒不成!?」

泥人也有土性子,朱朱一邊奮力搶救耳朵,一邊低叫道:「我又不要求什麼長生大道,去聖智山幹什麼?」

少年一愣,氣道:「別人求都求不來的機會,我願意帶上你,你還給我拿喬!?」

「我不想修仙,留在這裡挺好的。」朱朱好不容易掙脫魔爪,護著耳朵飛快跑開。

「你在這裡無親無故,餓死了都沒人管,跟我到聖智山去拜師,只要能夠成為外門弟子,一輩子衣食無憂,有聖智派包吃包住供奉到你死掉那天,難道不好?」青衫少年眼底裡閃過一絲算計,收斂了火氣哼道。

他跟朱朱相處將近一年,已經大致摸清了她的想法,自然也很明白什麼東西對她最有吸引力。此去聖智山路途遙遠,再快也需要兩三天時間,如果不能說服她自願跟從,倒是件麻煩事。

果然朱朱一聽便動了心,不過還是有些懷疑:「有這樣的好事?成為他們的弟子難不難?都要做些什麼?」

少年輕哼一聲道:「不難,只要你通過他們的靈根測試就可以,平常就掃掃院子種種草藥,很輕鬆的。如果不是答應過你外婆要照顧你,我還懶得這麼麻煩呢!也不倒盆水照照自己的德行,連村尾那條老光棍都不肯來提親,以後你老了誰養你?」

說話就說話,不帶這麼侮辱人的!

她天天早上都拿水盆照一次自己的模樣好不好!外婆說她是天下間最漂亮的女子,就算現在不是,女大十八變,她總有一天會變得很好看的!朱朱在心裡用力強調,但她沒有蠢到把這話說出口,否則面前這壞蛋一定會毫不留情恥笑打擊她。

仔細盤算一下少年的話,他雖然把欺負奴役她當習慣,可是倒從不會騙她,應該說不屑騙她。她這個樣子,很傷心地說,人販子看見她也會遠遠繞道,身上翻不出幾個銅板,無財無色,就沒有什麼值得人家打主意的。

外婆走了,壞蛋也走了,村裡那些地痞混混一定會趁機來欺負她,她一個人孤零零的,日後很可能真的會晚景淒涼。

少年見她意動就不再勸說,大模大樣坐下捧起面前的大碗哧溜哧溜吃起湯麵來。朱朱長得不好看,但是手藝很出色。

終於,朱朱似乎認命了,一步步挪回桌邊機械地吃完自己那一碗,然後站起身收了碗筷,老老實實回房去收拾行李。

少年看著她忙碌的背影,心中泛起幾絲得意,娘親曾經說過,聖智派的伙食很差,弟子們平時洗衣灑掃等等事情都要自己動手,把這小笨豬拐上山,就不用煩惱這些瑣事了,也算是完成了對朱朱外婆的承諾,正是一舉兩得。

商品簡介

村姑變仙姑,法寶竟是神猪防身?

走遍天下,全靠一招扮豬吃老虎!?

苦情飯婢+天才修仙美惡少

讀者譽「經典中的經典」

峨嵋‧最出乎意料の浪漫異界戀物語

※ 隨書附贈:修仙必備小書卡一套(3入)

【適用級別:初階飯婢、中階藥僮、高階天才】

---

堪稱是本世紀長得最像村姑的孤苦少女朱朱,卻被天賦異稟的修仙少年強迫收為飯婢,還被一起強拉上仙山拜師修煉,以便可以天天煮飯給她少爺吃!

人在江湖打不過人家的苦情朱朱,只好包袱款款,認命上山去當煮飯婆。豈料,世事真是難料,被眾人譏為天生廢物的她,竟莫名其妙獲得仙山上的高級別煉丹長老賞識,給收為入室大弟子,當起「偽仙姑」來。

本以為以她那「煮飯婆」的資質,未來的修仙生涯必定會慘兮兮,結果煮啊煮的,竟然給她煮成了煉丹煮靈藥的高手,甚至還在山上「撿」到一隻神奇的噴火豬,一人一豬因而組成了「朱豬仙鋒隊」,煉丹打怪一把罩,從此前途………一片光明!?

作者簡介

峨嵋

2011年度起點女生網最具人氣作者,

橫掃網絡、出版、移動閱讀暢銷榜,號稱「萌系甜文天后」。作品風格輕鬆幽默,甜蜜和煦。《誘狐》為最知名代表作,已有簡、繁體中文版問世,越南語文版也即將推出。

◎封面繪圖

西米

雙子座,A型,素食主義者,長得不好看的食物堅決不吃!生平最討厭上課的人,現世報卻是當了老師。最大的愛好是花錢、睡覺、K歌(麥霸?)。理想是開間自有品牌服裝店,賣自己設計的衣服。

◎Q版繪圖

花開

個性慢吞吞的巨蟹座,熱愛畫畫和喵星人>///<。

美術學院畢業,目前為家裡蹲自由插畫師,從事各種插畫繪製工作。最愛畫美人^O^~

整天計畫外出旅遊,卻總因為積稿而無法成行……(閨密對不起,我又對妳開空頭支票了>o<)

丹姬(1):上仙山煮飯去!?
作者:峨嵋
出版社:耕林
出版日期:2012-11-27
ISBN:9789862863060
定價:220元
特價:88折  194
其他版本:二手書 34 折, 74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