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II):千年之約
cover
試閱內容

《修煉(II):千年之約》內容試閱:

不管妳是人是鳥,我就是要跟妳在一起,

而且妳不是說,我上輩子救了妳,我們早就認識了嗎?

說不定我們的緣分很深,不管怎樣,以後還是會相遇的……

歲月匆匆,唐朝的盛世沒有維持太久,安史之亂後開始走下坡,黃巢民亂更顯示民心對朝廷的失望。

這年,是後唐李從珂清泰三年,算來是西元九三六年。

春節快到了,我來到蔚州靈丘的街頭研墨寫字,擺攤賣春聯。本來應該熱鬧歡樂的街頭,因為朝廷腐敗,經年內亂,百姓生活非常艱苦,街上一點都沒有過年的氣氛。

我寫了一些春聯,偷偷在每幅字上施點法力,希望有緣買到的人可以帶點福氣跟喜氣回家。

天色漸漸暗了,路上的人也都要回家團圓了。我看大家都收攤了,也準備把東西收一收。

這時,一個黑衣中年漢子急速從我面前經過。

他瘸著腿,似乎身上有傷,背上背著一個長形的布匣,從外形來看,應該是一把劍。

忽然,一個頭帶笠帽的男子出現,擋住中年漢子的去路。

我冷眼看著這兩個人,有預感,他是為了這把劍而來。

「把東西放下!」笠帽男子說。

我看不到他的臉,不過聽他的聲音,看他的身形,應該是個年輕男子。

「廢話少說,有本事就來搶。」

「哼!」男子冷笑一聲,身形一閃,往漢子抓去。

中年漢子也不弱,他身子一伏,躲過攻擊,同時舉起腳向對方背心踢去。

男子轉過身,格開這一腳,雙掌拍向漢子,漢子也出手跟他對招。兩個人來來回回拆了十幾招。漢子背著長劍,身上又有傷,終於漸漸不敵。

男子找到機會,對著漢子胸口連發三掌。

漢子往後連退七、八步,吐一口鮮血,倒在地上。

街上的行人看到爭執轉為惡鬥,都害怕起來,紛紛走避。

男子來到漢子身邊,彎腰取走布匣。

此時漢子掙扎著不知說些什麼,男子隨即舉手,往漢子頭頂打去。

「住手!」我運力丟出一塊方硯,打中男子的手腕,阻止他殺人,「你拿了寶劍,就饒了這個人吧!」

「好勁力!」他看看我,又看看地上的人,「顯然你們不是一夥的。」

「你在說什麼?」

「妳看。」男子指著那個漢子,本來他只是受傷,這時卻臉色發黑,四肢僵硬,顯然中毒身亡。

我大驚,「你真是心狠手辣,搶了人家的東西還害死人家!」

「不,他不是我殺的。」男子搖搖頭,「這人是奉他主人的命令去執行任務,現在失敗了,回去會受到嚴峻的酷刑,所以剛才我過去拿劍,他才求我下手幫他脫離痛苦,不過妳阻止了我,他就服毒自盡了。」

「他雖然不是你親手所殺,可是你搶他的東西,害他無法交差,死於非命,你也難辭其咎。」我厲聲斥喝。

「我沒搶他的東西,這劍事關重大……我跟妳講這些做什麼,小姑娘,要過年了,妳快回去跟家人團圓吧!」男子說完轉身就走。

「等等,你把話說明白。」我拉著他,把他攔下來。

這時候,忽然傳來一陣哨聲,五個同樣裝束的黑衣漢子朝我們奔來。

男子變得很警覺:「我沒時間跟妳說,快走!」

他拉著我轉入旁邊的巷子,繞了幾個彎,朝城外奔去。

「你幹麼拉著我跑?」我要甩脫他其實不難,不過我很好奇這把劍有什麼重大關係,而且,說不上為什麼,我對這個不知道姓名,還沒見到長相的男子,居然覺得非常熟悉。

「從妳擲硯臺的手法看來,妳也有兩下子,不過這些人心狠手辣,妳不是他們的對手。」他左右看一下環境,拉著我往城南一間破廟躲去。

剛剛看他出手俐落,奪劍傷人,一點也不含糊,這會兒,卻對一個不認識的人這麼照顧,看來他不是窮凶惡極之人,中間另有隱情,我準備靜觀其變。

「妳先躲在這裡,我把那些人引開後,妳就趕快回家,聽到沒有?」他說完,不等我回答就衝出破廟。

可惜他還沒跑遠,那五名黑衣漢子就追了上來,把他團團圍住。

我躲在廟門後面,從門縫裡偷看。

「剛剛跟你在一起的女子呢?」一個腰配長劍的高壯漢子說,看來他是這群人的首領。

「她就在廟裡,有本事你們去找啊!」男子笑著說。

我聽了嚇一跳,他在搞什麼,故意陷害我嗎?

「你詭計多端,一定在廟裡設了什麼陷阱,而那個女的恐怕早就跑了。哼!我才不會上當呢!」高壯漢子指揮另外兩個黑衣人,「你們兩個往下追,其他人跟我把聞愷抓起來。」

原來這個男子叫聞愷。

「不可以!」聞愷看那兩人追去,故意露出緊張的神色,「那女孩什麼都不知道,你們放過她吧!」

「哈!你自身難保還要充當英雄?告訴你,主人有指令,這件事是機密,就算那女的只看那把劍一眼,也不能留下活口。」

那個主人是誰?居然如此蠻橫不講道理!我決定幫暗中聞愷的忙。

「你們亂殺人,不怕有報應嗎?」聞愷正色說。

「哼!你自己都快沒命了,不用替我們操心!」黑衣人說:「你乖乖把劍拿來,或許主人可以賞你一個全屍,不然等我們動手,你就沒那麼好死了。」

「這把劍不能落在你們手裡,你們不知道引起的災害會有多大!」聞愷邊說邊往前走一步,我看得出他想把這些人引開破廟。

「廢話少說!」為首的黑衣人大喝一聲,拔出劍向聞愷胸前刺去。

聞愷行動快速,不等長劍及身,身體往旁一閃,躲過劍刃,同時右手拍向對方肩膀。高壯漢子也不含糊,手腕一轉,刷刷兩聲,馬上把劍式轉向,又朝聞愷大腿砍去。

聞愷往上一跳,躍過長劍,同時迴過身子,右腳往上一踢,正中黑衣漢子下巴,痛得他眼斜口歪,火氣上攻,手中的劍舞得更狠毒,招招直取聞愷要害。

這時,另外兩個黑衣人也拿出武器從旁夾擊,一個使刀,一個使棍。

這三人的武功好像套好一樣,一個從左攻來,另一個就從右進擊;一個刺向他上身,另一個就橫掃他的下盤。本來打個平手的聞愷,現在要徒手對付三名高手,慢慢顯得左支右絀。

我在一旁觀看,準備在需要時動手。只是我不明白,既然聞愷拿到寶劍,為什麼不拿出來使用?難不成,那寶劍只有裝飾功能,不能制敵?

就在這時候,使棍的漢子一棒打向聞愷後腦,同時長劍向他小腹刺去,單刀向他背心砍去。

聞愷頭一低躲過了棍棒,身子一縮閃過了長劍,可是來不及格去單刀。

情急下,他只能微微一側閃過刀刃。

刀刃沒砍到聞凱,只砍到他背上的布匣。

噹的一聲,包裹的布條被切得散開,刀子擊在劍鞘上,馬上斷成兩截。

我頓時愣住了,那劍鞘看來烏黑不起眼,沒想到這麼剛硬。

使刀的人也愣了一下。聞愷趁機迴身一掌出擊,使刀漢子悶哼一聲,昏了過去。

同一時間,那把寶劍應聲落地。

使棍的黑衣人看了大喜,急奔過去要搶,聞愷也馬上轉身彎腰搶劍。高壯漢子抓住這機會,挺劍朝聞凱頭頸刺去。

我看了一驚,本想他擊退一名敵手,這下要對付其他兩名就不難,沒想到這個笨蛋,居然為了一把劍,什麼也不顧。

「小心!」我忍不住大喊,飛奔出廟,同時手上運力,將兩塊石頭朝黑衣人擲去。

幸好聞愷及時把頭一偏,長劍只劃過他的耳朵,把笠帽切成兩半。

使棍的漢子沒抓到寶劍,但也順手在聞愷腰間戳了一棍。

我的石頭分別打中兩名黑衣人的手腕,「啊!啊!」兩聲,他們手上的武器被打得飛出去,兩人同時左手按著右手,跪在地上哀號——我估計我施的力道足以讓他們的手骨斷掉,至少要幾個月的修養才能復原。

我奔到聞愷身邊,他懷裡緊抱著黑劍,血流滿面,人昏了過去。

我在三個黑衣人身上各踢一腳,讓他們在這兒昏睡幾個時辰,然後背起聞愷,回頭往城裡走。

進城前,我先施個易裝術,讓自己的外貌看來像個男子,聞愷像生病的老人,寶劍則像根拐杖,才去客棧投宿。

我扶著聞愷到床上,用店老闆給的清水毛巾,小心擦掉他臉上的血。

他左邊耳朵被削掉一半,頸側到太陽穴有一道五吋長的傷口。我從懷裡拿出慕溪調製的傷藥給他止血包紮。

他腰間的棍擊也不輕,我掀起上衣,一片瘀青,看來五臟受到震盪。我運法將兩掌貼在他背上,順著穴道輸入法力,幫他調運體內的血行。

等運功到一階段,天色也暗了。我施個法讓他好好去睡,自己則變回鳥形,守在窗邊修煉。

第二天一早,我才剛變回人形,就聽到外面傳來吵雜人聲。

「兩位客官,我說過,昨晚沒有一男一女來投宿,你們這樣每個客房亂闖,我怎麼做生意啊?」

「少囉唆!」

「快帶路,我們要一間間搜!」

我立刻施法,讓我跟聞愷看起來跟昨天一樣。

此時,兩個黑衣人已經闖進房間。

「大家都回家過年了,昨天只有這對父子投宿,沒有什麼一男一女啊!」客棧老闆說。

「哼!」黑衣人看了我們一眼,又到下一個房間去搜。

客棧老闆頻頻跟我道歉,我揮揮手,示意他離去。

我想,一時間待在靈丘應該沒問題,他們這次沒找到,就會認為我們出城去了。所謂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他們大概沒料到我會這麼大膽留下來。

我探探熟睡的聞愷,他正發著高燒。

昨天忙著救人,醫人,這時才能仔細看他。他的臉型修長,額頭偏高,有著兩道濃密的眉毛跟挺直的鼻子,薄薄的嘴脣緊閉,面目清秀,五官端正。

我確定我沒見過他,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卻覺得他有種熟悉的感覺。

接下來的日子,我再給他上藥,運氣幫他療傷,這樣接連五天,他的燒總算退了。第六天中午,終於醒了。

「這裡是哪裡?」他慢慢坐起身,頭腦還不是很清楚。

「我們在靈丘的客棧。你受了重傷,躺五天了。」我端一碗內服的湯藥讓他喝下。

他望著我好一會兒,才猛然一驚,「劍!那把劍呢?」

聞愷左右張望,動作過大,牽動了傷口,頸項又滲出血來。

「在這兒在這兒,」我知道這把劍對他很重要,趕忙把劍遞給他,「你不要亂動,傷口還沒全好啊!」

「還好,他們沒搶去。」他緊緊抓著劍,一手摸著頭臉,「是妳救了我?」

「是啊,不過你少了半片耳朵。」

「算不了什麼,只要保住這把劍就好了。」他看著我,「妳叫什麼名字?」

「我叫莊姝。」我說。

「貌豐盈以莊姝兮,苞溫潤之玉顏。眸子炯其精朗兮,瞭多美而可觀。」聞愷吟頌著,「妳的名字是從宋玉的『神女賦』中取來的嗎?」

「是啊!」我有點驚訝,這個人武功不弱,沒想到文學上也頗有造詣。

「好名字!跟妳的人很相稱。」他讚美著。

我不好意思的紅了臉。

「那些人殺人不眨眼,妳為什麼沒有聽我的話趕快逃走?」他說。

「你一心想救我,我怎麼可以棄你於不顧?」我瞪他一眼。

「可是妳怎麼打敗那三個人的?」

「我……我從破廟忽然出來,他們沒有料到,所以被我僥倖贏了。」

「真是謝謝妳,不知該怎麼報答才好!」聞愷由衷的說。

「我知道你可以怎麼報答我。」我靈機一動。

「什麼?」他大概沒料到我這樣回答。

「唉,算了,我想你只是隨便說說而已。」我以退為進。

「什麼話!我當然是誠心誠意的!妳說,妳要什麼,我拼死拼活也幫妳去做!」聞愷回答得很豪氣。

「我只不過想問個問題。你答不答?」

「如果我能答我就會答。」看來這個聞愷也不笨。

「好吧,我直接問了。這把劍有什麼特別,為什麼你說事關重大,又為什麼這麼多人想要它?」

「這件事我不能說。」他搖搖頭。

「我救了你,你還不相信我?還是你以為我是故意來騙你的劍?」

「當然不是,否則妳大可趁我昏迷的時候把劍拿走。」他搖搖頭,「我不告訴妳是為了妳的安全,妳知道的越多,對妳來說越危險。」

原來他是為我著想。

「你不用擔心我,」我說:「別忘了,那些人可是被我打敗的喔!現在你身上有傷,他們又到處找你,或許我能幫你呢!」

最後一句話似乎打動了他。他沉思一會兒,下定決心說:「好,妳說的沒錯,我本想自己完成這件事,不過看來沒那麼簡單。妳能從他們手上把我救下來,應該武功高強,我們可以聯手。」

「我沒有武功高強,」我只是法力很強,當然這句話我不能說,「不過有需要的話,我願意幫你,但你要先告訴我這把劍的來歷。」

……

商品簡介

網友公認五顆星,佳評如潮

全臺國中小圖書館瘋狂排隊借閱

出版社創社二十年來詢問度最高

讀者不斷來電追問續集出版進度

榮獲「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

上市一週,狂銷三千冊

艾美的媽媽莊姝被狼精抓走了。透過媽媽留下的捲軸,艾美才知道一個好久好久以前的故事:

兩千多年前,有一隻相思鳥被一個男人救了,一人一鳥共同生活。後來男人死了,相思鳥修煉成人形,也就是莊姝。之後她與龜(劉慕溪)、兔(鄭妱嫀)成了好朋友,三人經常一起修煉。

幾百年過去,莊姝無意中遇到轉世後的男人,他們相遇相愛,感情很好。可是男人終究還是老死了。莊姝傷心欲絕放棄修煉,幾乎灰飛煙滅,然而妱嫀告訴她,男人一千年後會再投胎,鼓勵莊姝繼續修煉。

此時,江湖中盛傳的「影木果」出現了蹤跡,據說只要得到影木果,功力就會大增,因此詭計多端的狼精龐英展開行動,希望取得影木果。為了不讓影木果落入壞人手中,莊姝、妱嫀和慕溪歷經千辛萬苦,終於打敗龐英,把他封在一個瓷瓶中,運到臺灣藏起來。

一千年後,莊姝找到男人,他投胎成嬰兒,於是莊姝放棄鳥精的身分,把自己變成凡人,失去所有的記憶,從嬰兒重新展開生命。一直到她二十歲,她才恢復部分記憶,但她已經是個會變老的普通人了。誰知龐英卻被釋放出來,決定找莊姝復仇⋯⋯

作者自序

我家的混血少女

陳郁如

很多人知道,寫作需要靈感,一塊山腳的石頭可能讓作家寫出不朽的愛情故事,一只平凡的戒指也可能衍生出曠世奇幻小說。靈感來自身邊的各種資源,而這部書的主角,很明顯的,靈感來自我們家。是的,我住在美國,先生是美國人,因此我們家裡,就有兩個混血女孩。

在美國這個各種種族相會的國家,混血小孩一點也不稀奇。不過,每每帶他們回臺灣,便可以深刻感受臺灣人對混血小孩的好奇與熱情。

首先是長相,大多數的人都覺得混血兒長得好看,長長的睫毛,深邃的五官,褐色微捲的頭髮……大家總是不吝嗇的給予她們讚美。

除了外表,大家最好奇的就是語言。

「他們會說中文嗎?」這是最常聽到的問題。

當女兒又害羞又驕傲的說:「會,我會說中文!」時,她們很輕易就能贏得讚賞的眼光。不過,只要多說幾句話,馬上就露餡了。

「你們住臺灣嗎?」路人甲問道。

「沒有,我們住美國。」女兒禮貌的回答。

「你們喜歡臺灣嗎?」路人甲非常熱情。

「喜歡。」女兒微笑的回答。

「媽媽有沒有帶你們去夜市吃小吃?」路人繼續拋出問題。

女兒開始臉色茫然,「去Yes吃東西?」

我們家的孩子對中文一知半解,經常出現好笑的對話。

「媽媽,我吃飽了!」女兒把餅乾拿給我,「我可以放在妳的包子裡嗎?」

「包子?」我眉頭一皺。看了看孩子手指的地方,才恍然大悟,「那不是包子啦,那是媽媽的包包。」

呵呵,差一個字,意思差很多呢!

孩子們喜歡跟外婆玩,回到臺灣,都愛跟著外婆走。有一回,祖孫倆一起去散步,小女兒牽著外婆的手,遙遙一指,「阿嬤,那個房子好漂亮,上面的娃娃好可愛喔!」外婆抬頭一看,差點笑昏,「那是土地公,不是娃娃啦!」

帶孩子回臺灣的日子,天天都有意想不到的樂趣。所以,當我開始寫《修煉》這個故事時,主人翁的角色馬上浮在我眼前。

書中的艾美,跟我家小孩一樣,會說一些中文,愛吃東方美食,喜歡跟外婆聊天出遊。我寫艾美的時候,都會想到自己的小孩,書中一些有趣的對話,也來自於生活中真實的場景。當然,書中的混血少女跟我家的混血少女很不相同,她遇見了動物精,而且擁有法力,還經歷一場又一場奇幻的冒險旅程。這些,我想我家的混血少女日後看到,一定非常羨慕。你呢?

名人推薦

洪蘭、哈遠儀、王文華、許建崑、葉國良、康來新、子魚、鄭宗弦、陳肇宜聯名推薦。

神話、歷史與心靈圖譜的間織----畫家陳郁如的越界書寫

東海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許建崑

夜晚時分,當我們仰望蒼穹,是否覺得天上的星宿眨著眼睛,似乎在細訴衷情?難道星星是護守我們的主靈?相別已久的舊識?抑或是前世戀人?夜裡的精靈經常悄悄踏襲我們的心坎。讓人思想起:孕育我們的祖先從哪裡來?死後又歸於何處?在洪荒時代與祖先同時存的猛瑪、狻狔、熊羆、修巳、大鳳又是怎麼來的?難道他們才是生命的起源?我們的祖先相信「圖騰」,相信熊、蛇、鳥,甚至龍、鳳,是我們靈魂與力量的來源。然則這些大型動物,現在又去了哪裡?是否他們轉換成不同的形象,重現世間?人既為「萬物之靈」,所有的動物最後是不是都想變成「人類」,用人的形象來行走世界?修煉,在月圓時節對空吐納、煉丹,周而復始,是不是動物變成人的不二法門?

閱讀陳郁如新作,顯然帶著我們前往神話世界。相信「靈魂不朽」,依戀塵寰的人們自然可以轉世投胎,以不同的身分重返人間。相信「萬物有靈」,則烏龜、白兔、花豹、壁虎、貓、狼、狗,還有蜘蛛,可以透過修煉而變成不死精靈,日積月累,幻化為人形,寄居於人類的世界。但兩者最大的不同,在於人類必須經歷生、老、病、死的痛苦,即使轉世投胎,也得喝下孟婆湯,走過奈何橋,才能夠清清白白重新來過。而精靈是不死的,修煉的深淺決定了每天幻化為人形的時間長短。

為了加速修煉,「服食仙藥」是個偷巧的方法。然則仙藥影木生產於瀛洲,千年一熟,好精靈服食,可以增加功力,護國佑民;是壞精靈吞食,反而帶來腥風血雨,造成社會動盪不安。但不論好、壞精靈,道行越高,越接近人類,卻永遠不是人類。要成為人,必須放棄修煉不死的成果,無可逃避生、老、病、死的折磨。故事中的媽媽莊姝,為了報答人類相救之恩,歷經兩千年,反覆三世,仍然選擇放棄精靈身分,委身於早年的恩人,賡續舊緣,而生下艾美。艾美,半人半精靈,暑假期間自美返回臺灣探視外婆,最先遇見的朋友是影木。然則影木不是影木,誰才是真正的影木?

陳郁如所寫的這部作品,羅列在動物精靈、古老傳說、民俗信仰、幻奇想像等國際名家傑作之間,又沒有電影媒體與電腦製作推波助瀾,如何能獨樹一格?作者其實是吃了秤砣,她加入中國歷史與地理的素材,活化了故事背景。從西漢末年,即西元七年,陌生的縣城寫起,歷經唐、五代、宋之間,李從珂、劉知遠、石敬塘、趙禔、趙光義等開國君王、太子,時而走進書中,江南、江北;塞內、漠北,迴旋了好幾圈。又在刀光劍影中,讓這些精靈朋友時而靜靜的穿梭其間,時而加入撼動山河的革命行列,一點也不唐突。作為「架空歷史小說」而言,這套書也是稱職的。

除了神話與歷史的元素之外,作者也加進「偵探推理」。在艾美的單飛旅行、探訪親友、遭遇攻擊、不藥而癒、寶盒雙胞、母親失蹤、閱讀長卷,步步懸疑,步步驚魂,卻又能柳暗花明、撥雲見日。讀者如果能耐心讀過幾十頁之後,就會被複雜而神奇的伏筆所吸引,為了窺探究竟,理解前因後果,肯定讓人廢寢忘食,持續「修煉」下去。

「修煉」是這套書的總題,也正是作者的寫作目的。每個人來世走一遭,如果不是為了「修煉」,又何必大費周章,來世感懷,來世受苦,來世怨嘆,來世謝恩?有些人不免要質疑「前世今生」的輪迴思想,是否可信?心理學家說,在我們視、聽、讀、想之際,產生許多想像,沉澱在腦部的皺摺之間,當我們提筆寫作、歌唱或繪圖之際,就會翻攪出這些儲積的影像,重新接拼,而成就了新鮮的故事。我相信這種說法,也相信作者郁如憑藉著她繪畫的高敏感度,提供了這麼精采的心靈圖譜,讓我們分享一座神奇而美麗樂園。

看到《修煉》,我很高興——終於有一本國人寫的奇幻小說了!這本書像《哈利波特》一樣,老少咸宜,我今年六十五歲,拿起來也是一直看到完才放下。作者陳郁如運用中國傳統的投胎轉世、前世今生等觀念,勸人行善,把「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的觀念巧妙融入故事中,寓教於樂,想像力完全不輸JK羅琳!

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洪蘭

托爾金和路易斯跨越文化隔閡,帶我們走進西方妖精與巫師的奇幻世界。本書的作者卻直接打開通往東方古老傳說的大門,讓新世代的想像力跟隨老祖宗的陰陽五行上天下地。動物精怪修煉千百年,最終的命運卻是由內心的善惡來決定,人類又何嘗例外?不管你相不相信吸血鬼與白蛇精,這些角色都在我們眼前開展出華麗的舞臺,讓人不覺悠然神往,激發面對挑戰、堅持信念的勇氣。看主人翁艾美努力修法也修心,跟隨故事奇妙的情節穿越古今中外,讓人內心起伏,如同在新聞播報臺上,看盡人生千百態。

中視新聞全球報導主播 哈遠儀

雖然有人質疑現在大學生的語文能力普遍低落,我仍有幸遇到許多文采斐然,表現優異的學生。這些語文能力出類拔萃的學生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從小喜愛閱讀,而且有耐心閱讀數十萬字的大部頭小說。《修煉》是現代青少年文學中難得一見的長篇奇幻小說。作者陳郁如女士有豐富的想像力與深厚的文學底子,故事結合中國古代歷史與動物精怪傳奇,場景從數千年前的宮廷鬥爭拉到現代臺灣國中生的考場競爭。行文流暢,引人入勝,值得一讀。

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院長 葉國良

這部奇幻書可視為青春成長的另類轉骨湯,提供比調理生理更為可貴的心靈想像力。萬物有靈的心靈想像,就主角艾美父系美國的基督教文化而言,是創世之初、凡所受造「神看著是好」的美麗與友善,就母系臺灣諸神祟拜的宗教寬容而言,更因「修煉」書名直指道教的變化之妙,其中所涉人、物的恩仇償報,不僅有情,更帶來猜謎解碼的驚喜連連,比方:龜兔賽事未了,結為劉趙家族,豈不是漢宋之祖?鳥精和商人之戀,令人想起「天命玄鳥,降而生商」的國族神話。如此有料的轉骨湯,足使想像展翅逍遙遠遊!

中央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 康來新

陳郁如所寫的這部作品,羅列在動物精靈、古老傳說、民俗信仰、幻奇想像等國際名家傑作之間,她加入中國歷史與地理的素材,活化了故事背景。從西漢末年,即西元七年,陌生的縣城寫起,歷經唐、五代、宋之間,李從珂、劉知遠、石敬塘、趙禔、趙光義等開國君王、太子,時而走進書中,江南、江北;塞內、漠北,迴旋了好幾圈。又在刀光劍影中,讓這些精靈朋友時而靜靜的穿梭其間,時而加入撼動山河的革命行列,一點也不唐突。作為「架空歷史小說」而言,這套書也是稱職的。讀者如果能耐心讀過幾十頁之後,就會被複雜而神奇的伏筆所吸引,為了窺探究竟,理解前因後果,肯定讓人廢寢忘食,持續「修煉」下去。

東海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許建崑

陳郁如是一位畫家,獲獎無數,擅長抽象油畫,文學造詣更是出類拔萃。她將藝術的新思維融入文章中,清新脫俗,讓人耳目一新。在《修煉》這部作品中,她出神入化的將史實融入故事,字字句句充滿魔力及想像力。閱讀此書,你可從中獲得無可取代的樂趣及啟發,是一本值得一讀再讀的好書,特為推薦。

臺灣美術院院士 師大美術系名譽教授 陳銀輝

這是一部引人入勝,讀來欲罷不能的少年武俠小說。

這個以盛傳於中國的動物精故事為藍本的現代創作,不但帶領孩子進入中國民間傳說那充滿創造力的想像世界,更讓人隨著書中長生不死的動物精,穿梭在中國歷代之間。那些原本陌生遙遠的歷史人物或事件,甚或古物,都因故事而充滿了趣味與溫度。另外,書中描寫細膩,刻劃寫實的愛戀情仇與人性糾葛,讓孩子在享受有趣的閱讀之中,同時對人性與人生價值觀等能有深刻的觀察與思考,在國內少年小說創作中實屬難得。

貓頭鷹圖書館館長 蔡明灑

作家陳郁如完成《修煉》之時,我驚訝於華人書寫,出現類《哈利波特》的長篇奇幻小說,為少年兒童閱讀揭開新視野。

魔幻與冒險一直是書寫上值得開拓的題材,在少年兒童閱讀喜好上也是最受歡迎的內容。選擇魔幻與冒險作為小說書寫的方向時,儼然已創造一個閱讀的奇幻新世界。

當《哈利波特》的巫師、咒語、魔法杖出現在書中之時,JK羅琳將這些古老的西方元素重新布置成為一部精采的故事;陳郁如提煉中國古老的元素,陰陽、五行、妖精與歷史人物,融合現代的環境背景,開創一部極具新視野的小說。

經過《修煉》才能修成正果。當時空貫穿古今,屬於東方的魔幻與冒險正要展開。

台北市故事文創協會發起人 子魚

快快快,繼《西遊記》之後,最好看的東方奇幻少年小說登場了!肯定榮獲最佳手電筒之光獎(躲在棉被裡的男孩女孩齊聲喊耶~),吸睛度達到百分之百,女兒和我搶著閱讀原稿,天天逼著我問第三集,這可是哈波和金庸後,第二套讓她如此魂牽夢縈的磅薄大作,推推推!

兒童文學名家 王文華

這是一部難得一見的東方靈學奇幻少年小說,蒐羅神仙、精怪、武俠、歷史事件、中國宇宙觀與佛道生命哲學,結合現代地球村生活型態,超越傳統家庭的倫理框架,編織出一部架構龐大,人物眾多,情節豐富的精采小說。作者廣博的學識、奇思妙想、旺盛的企圖心和堅強的創作毅力,都令人驚嘆。

兒童文學名家 鄭宗弦

在這套小說裡,正反角色性格的對比強烈,邪不勝正的主題相當明確;最令人折服的是,情節峰迴路轉卻又條理分明,充分展現作者在情節架構與文字敘述的邏輯能力。作者精準的運用伏筆做為線索,不但營造出多層次的懸疑效果,而且有條不紊的串連複雜的角色關係與環環相扣的情節,並將各種奇幻、炫目的打鬥場面,以及高潮迭起的情節,非常生動的呈現出來。一旦踏入她所編織的文字網,讀者的腦海很快就會幻化出綿綿不絕的3D畫面,身、心、靈與書中的角色緊密融合,展開驚心動魄的奇幻之旅……

兒童文學名家 陳肇宜

得獎記錄

台北市深耕閱讀入選書

國圖臺灣出版TOP1-2013代表性圖書

《洪蘭老師開書單》推薦書

2013天下雜誌希望閱讀選書

修煉(II):千年之約
作者:陳郁如
出版社:小兵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2-06-05
ISBN:9789865988128
定價:360元
特價:88折  317
其他版本:二手書 64 折, 230 元起